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349章 洞房花烛

第349章 洞房花烛

  王四,元婴中期修为,人称王伯、四叔,在姑苏城颇有人望。

  他一声吩咐后,独自驾着海舟,载着宁凡、许秋灵二人,穿透重重海雾,驶向远方的一座海岛。其他海舟,则遵他指令,留在原地。

  海舟行得极慢,令宁凡回想起吴国坐船的往事。

  许秋灵俏立在宁凡身旁,轻轻踮着脚,努力呼吸着微咸的海风,鬓丝被吹乱,却一脸幸福。

  扬帆掌舵,王四叔唱着渔歌,淳朴的歌声,一丝丝勾起宁凡的回忆。

  原本他的心境已在轮回钟前、达到半步炼虚的境界,在这一刻,心境竟又有了松动、提升的驱使。

  “周公子,记得到了‘姑苏’,不可动用任何法力。我们只是普通人…”许秋灵再次提醒道。

  “你说了很多次了。”

  “答应我,不许在姑苏跟人动武!”

  许秋灵的眼神,好似有一股魔力,让宁凡不忍拒绝其要求。

  宁凡点点头,若许秋灵无生命之危,些许小事,他可不与人计较的。

  天色渐晚,清晨变作晌午,再至傍晚。远处,一座晚霞娴静的海岛,遥遥在目。

  不单单王四一艘海舟归海,其他方向亦有不少海舟归岛,有的是打渔归来,有的则同样载着数个修士,前来姑苏炼心入凡。

  炼心入凡,为的是化凡、斩凡,对元婴老怪来说,能否化凡、斩凡,意味着此生能否化神成功。故而来此地的修士,不少都是元婴老怪。

  似许秋灵这般的金丹,也有一些。

  似宁凡这样的化神,则罕有。

  岛岸上,一队差官打扮的甲士,正一一检阅登岛修士。有着王四这一层关系,宁凡几乎未受什么检查,即可入岛,只是被要求隐匿法宝、储物袋。

  除宁凡、许秋灵以外,其他登岛的十余个修士,几乎毫无意外被要求搜身。

  王四交给宁凡二人一个沉甸甸的钱袋后,驾舟离岛。

  许秋灵则拉着宁凡,租了辆马车,驶入姑苏。

  竹篱田埂,小桥流水,燕子晚归。

  夜色降下,瑞云塔之巅,燃放起一道道绚烂烟火。

  “很美呢…是宝翠阁的七彩烟火呢…”许秋灵掀开帘帷,在马车上眺望烟火,如痴如醉。

  宁凡的眼中追忆之色更浓,他开始生起一种错觉,一路杀伐、修魔、血海、争夺,只是一场梦,梦醒了,他还会在吴国的青山绿水间,平淡此生。

  只是太多的时候,他没有选择。

  只是走上修道之路,他便再无法退后。

  他的眼中,渐渐浮现挣扎之色,挣扎的,是仙与凡的选择。

  一幕幕回忆,充斥在他的心头,好似在叩问他的心扉,化作一道声音,不住在其心中响起。

  “修路无涯,回头是凡…”

  见许秋灵一口道破花火来历,马夫颇为惊讶的。

  “姑娘好眼力,看来不是第一次来姑苏了。今日正是乞巧节,姑娘能和情郎赶上此节日,真是福分…”

  马夫开始絮絮解释起来,是个颇为健谈的凡人,但许秋灵根本没有与他攀谈的意思。

  当许秋灵看到宁凡眼中化不开的挣扎与追忆,她心头不忍,轻轻握住宁凡的手。

  第一次见到宁凡时,他亦是这种表情,在铃兰花前,扫去迷茫,提升心境。

  今日,宁凡再次迷茫,他在借此地凡间气息提升心境。

  许秋灵心中怜惜起来,她只是想让宁凡休息休息而已,宁凡太累了,太好强了。

  只是到了此刻,许秋灵才明白,宁凡根本无法停歇,他没有时间游玩。

  “对不起,我不该任性带你来此,这样只会让你更加困扰吧…”许秋灵自责道。

  “无妨。”

  宁凡眼神渐渐清明,不以为然,刚刚一番心神挣扎,心境修为提升了不少。

  心境,需要机缘、感悟才可提升,非苦修可提升。

  有如此好机会提升心境,宁凡自不会放过,也不再认为此地游玩浪费光阴了。

  握紧了许秋灵的手,宁凡的目光同样望向夜空烟火,淡然道,

  “是我该道歉,辜负你一番好意。我终究无法变回一个凡人…但我不后悔走上修路!”

  “我是一个修士!”

  宁凡的眼神坚定不移,更有一股修士的骄傲。他早已不是迷茫的年纪,他的心境距离炼虚境界,已不远!

  这一刻的他,身上燃起一股与此地格格不入的气质。心境提升,散出一丝气势,大修士之下根本察觉不到的。这一丝气势散出,一霎间,整座姑苏城颤动了一下,罕有人觉察!

  这一刻,禁锢姑苏城天地灵气的阵法,却几乎被这一丝气势给震得崩溃!

  嘶!

  姑苏城中,五位老者蛰伏城中,皆有大修士修为,齐齐推门而出,望天震惊,倒吸凉气。

  姑苏海域设有绝灵阵法,可隔绝一切天地灵气,让此城拥有凡间一般的氛围。

  此绝灵阵法,乃是化级巅峰阵法,且设计极其玄妙,根本无法凭法力破去。

  纵然是化神老祖,不动用底牌法宝,绝对破不去此阵。

  但就在刚刚,这姑苏城的绝灵大阵,竟仿佛被什么人一丝心境气势给破了去!

  那丝气势,透露出莫大的道心感悟,分明是心境修为提升所引发。那种感悟,已超过化神境界,几乎达到炼虚的等级!

  五名老者尽是骇然,皆意识到,这姑苏城中,怕是进来了一个了不得的人物!

  “是谁!竟几乎触摸到炼虚级心境!”

  五人的提问,终究不会有回答,而他们深居简出,与世隔绝,更不知外海曾出了个凶魔,且那凶魔事隔二十年后,降临姑苏!

  青石长街之上,游人如织,凤箫声动。

  灯火阑珊处,一个青衫书生闭目感受着此地氛围,在他身后,恭敬陪伴着一位白衣青年。

  若有外海修士在此,必能认出,那白衣青年乃是十宗道法宗的天骄人物,外海七子中资质最高者——王云!

  道法宗王云,400岁结婴,900岁元婴巅峰,二十年来,更是达到了半步化神的境界,距离化神都不远了。

  以他的身份,竟会如此恭敬陪在青衫书生身旁,足可见这书生身份更加超然。

  “云兄,这姑苏城如何?可有助你感悟凡尘,丹术突破五转中级?”

  王云的语气异常恭敬,从他的话中竟可得知,那青衫书生,赫然是位五转初级丹师!

  “难…丹术虽难提升,不过我的心境几乎要突破化神中期了…看起来,修为从化神初期达到中期,指日可待!”

  青衫书生语气淡然之极,却自有一股傲气。

  罕有人知,他名为云念苏,是雨殿青俊一代排名第二的天骄,骨龄千岁,修为化神初期,丹术五转下级!

  在云念苏的面前,王云等外海七子,根本不值一提!

  “说起来,无尽海好歹是不周雷皇的地盘,青俊一代,除了周家周青,几乎没几个可入眼的。真是扫兴!”

  云念苏的话,让王云眼露惭愧,若论资质,他自问是拍马难及云念苏的。此人丹法双修,还能达到如此境界,不容小觑。

  但对云念苏小视无尽海的口气,王云却极其不敢苟同。

  “不瞒念苏兄,王云便知一人,资质更在那周家周青之上,传闻他已返回外海,想必即便念苏兄初入无尽海,也应听过其姓名的。”

  王云的眼前,不仅浮现出一个白衣黑氅的身影,那身影在一个风雪交加之夜,踩尽了外海七子的所有骄傲!

  “你是说…‘明尊’周明!”云念苏目光一闪,只旋即摇头轻笑道,

  “周明此人,传闻元婴之时可斩化神,如今化神归来,更是凶名大盛…不过,他在我眼中也只是资质尚可而已,或许比那周青强些,但不值我重视…”

  云念苏不以为然,但其话音刚落,蓦然暗暗一诧,仰头看天。

  但见天地间屏蔽灵气的绝灵大阵,竟被一丝心境提升的气势,几乎彻底震碎!

  在其震撼之时,一列马车自街头缓缓驶过,云念苏目光一凛,落在马车中一个白衣黑氅的青年身上。

  这几乎崩溃绝灵大阵的心境气势,分明是那马车青年所发出!

  “此人是谁!其修为,我看不透!其心境,竟几乎修到了炼虚!”

  “他,就是周明!”

  王云眼光大震,他的震撼丝毫不弱于云念苏,甚至更多!

  王云从未想过,会在炼心入凡的姑苏城遇见宁凡,更未想过,仅仅是马车擦身而过,宁凡流露的气势,都几乎让王云这外海天骄道心崩溃!

  “他比当年,更强了无数倍!”王云露出复杂之色,当年的宁凡,给他一种不可战胜的感觉。如今的宁凡,让他连站在宁凡身边的资格都没有。

  前一刻,云念苏还是一副自傲表情。

  这一刻,他却呼吸都紊乱。

  这周明,他竟一点也看不透…身为雨殿资质第二者,他竟不如宁凡么!

  徐徐平复了心境,云念苏的眼中,露出一丝战意之色。

  “周明么…想不到无尽海内,有这种人物!”

  …

  马车中,宁凡徐徐平复心境,眼神略感古怪。

  刚刚马车行过的街道,似乎看到一个熟悉面孔…大概是错觉吧。

  他没有动用神念,在这凡人国度,他亦不欲破了心境。

  这是个很好的机会,提升心境,让暴涨的境界稳固。

  “我们去哪里…”他刚刚一问,却忽而被许秋灵拉住,付钱下车,向着灯火最明媚的夜景奔去。

  一路游玩,将王四所赠银两败个精光,许秋灵却仍是兴致勃勃的样子。

  “看!那里就是瑞云塔,所有的烟火都是在塔前燃放呢…”

  许秋灵一指金塔,塔下不少摊位,吆喝着各色烟火。

  逛了数个摊位,许秋灵的表情却开始失落。

  “怎么了?”宁凡关切道。

  “没有之前燃放的七彩烟火…”许秋灵似乎极为喜爱七彩烟火。

  她的话刚落,一旁一处观者最多的摊位上,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似乎听到她的叹息,刻意吆喝道,

  “来咯!瑞云塔下,凡是与老夫对弈者,每胜一盘,便可获得一个七彩烟火…那位小兄弟,要不要与老夫对弈一局!”

  老者目光暗暗凝聚在宁凡身上,本能告诉他,宁凡是一个可怕人物。

  但老者根本不惧的,因为这老者本身,便是一个元婴后期的高手,更精通棋阵之道。

  “胜一局,便有七彩烟火?”宁凡一笑,牵起许秋灵便往人堆走,他没有动用丝毫法力,但自有一股气势,让围观者不自觉散开一条道路。

  “不要和他下棋!他是棋痴齐伯伯,棋术很厉害的,罕有人能胜他…”

  许秋灵有些担心,言罢,更踮起脚,低声对宁凡耳语道,“齐伯伯是一个化级中品的阵法师…阵道棋术相通,他的棋术真的很厉害。”

  “是么。”宁凡不以为然,拂袖坐在青石长凳,隔着石质棋盘,与齐老目光相对。

  “老夫齐输,外号棋痴,这位小兄弟有些面生啊。为美对弈,小兄弟当真是**之人,不过老夫明言在先,尔输一局,需付老夫5两纹银,平局则分文不取,胜一局么,老夫则会赠尔一束烟火…不知小兄弟银钱可够?”

  齐老搓手一笑,似乎认定稳胜宁凡一般,只将后者当成了肥羊来宰。

  哪有半分元婴气度,浑然一个贪财老者。

  “你的烟花可够?”宁凡回之一笑。

  哗!

  围观者俱是哗然,他们是凡人,自看不出宁凡厉害,只知齐老棋术高超,几乎是姑苏第一,眼前凭空出现一个狂妄小子,竟不惧齐老,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没有一人认为宁凡能胜。

  但一个时辰后,所有人的眼珠子都掉在地上。

  仅一个时辰,宁凡与齐老连下十二局,连胜十二局!

  取走十二个燃放烟火的竹筒,宁凡牵起许秋灵,淡然走出人群。

  胜一个区区化级中级阵法师,对宁凡而言,不过小事。

  “周公子,小女子从来不知你棋术如此厉害,真是藏的很深呢…”

  许秋灵小嘴微张,她所了解的宁凡,仅仅修为高、丹术精,想不到对阵术同样资质非凡,否则不可能轻易赢过齐老的。

  “接下来还想去哪里?”

  “不,已经够了…我们去放了这些烟花,然后…”

  许秋灵的容颜,霎时晕红起来。

  她买了红烛,买了苏酒。

  她荡起画舫,点燃红烛,与宁凡泛舟于苏河之上,河岸则燃放着十二束烟火。

  她浅饮薄酒,她抚琴欲醉,她试图用自己的琴声,带走宁凡杀戮的疲惫。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周公子,良宵苦短,有我在,你可放下一切警惕,好好休息一次…”

  这话,许秋灵说过,那日陆婉儿也曾说过。

  “你陪我睡么?”宁凡一樽饮酒,半开玩笑。

  “你若敢…我便敢!唔!”

  这一次,许秋灵直接倾倒在宁凡怀中,以柔嫩的唇瓣,堵住了宁凡的唇。

  “我真的敢…”

  她的眼神,似乎在告诉宁凡他的心意。

  耳边是潺潺的江水声,不时有寒山寺的钟声奏响。

  身下是摇晃的画舫,驶过苏河,驶向岛外,驶向大海,有着洞天隐藏,竟无人知晓画舫存在。

  “唔…唔…”

  吻是许秋灵献上的,但她想撤走**已做不到,她成功挑起宁凡的**。

  连许秋灵自己都佩服自己的勇气了,这是她的初吻,当**接触之时,她面色惊羞,感觉好似整个娇躯都软了下去,似要融化在宁凡的怀抱中。

  娇挺的**,不住起伏,一丝酥麻的感觉,传遍全身。

  她渐渐喘不过来气,想要离开宁凡的唇,却被宁凡紧紧搂住,贪婪的品尝着许秋灵的**。

  凡人皆有七情六欲,既然做一回凡人,宁凡再不会以阴阳变压制**。

  “怎么可以这样…嗯…”

  许秋灵的目光渐渐迷离,她虽大胆,却从不曾设想过**会被一个男子如此亵玩。

  她一双素手轻轻推着宁凡胸口,轻轻地推,却推不开宁凡,渐渐也就不再抗拒。

  任宁凡品尝着自己的**,带给自己初吻的美好感受。

  许秋灵小巧可爱的琼鼻,不是发出令人面红耳赤的细喘**,当感到自己薄衫衣扣被粗暴解开后,她的**,开始带上一丝慌张。

  “周公子,这里不可以…啊…”

  许秋灵立刻感到,一只宽厚的手掌,解开衣扣,伸入薄衫中,隔著光滑的抹胸,**起来。

  **之处,柔软而有弹性,触感妙不可言。

  许秋灵羞不可抑地闭上滴水的明眸,任宁凡施为。

  这姑苏,便是她与宁凡的成亲之地。

  这画舫,便是花烛红帐的洞房之地。

  宁凡眼露怜爱,半醉望着许秋灵。

  恍惚间,他似乎看到许秋灵变作一株兰花,一株似曾相似的漆黑兰花。

  太香了,每一寸**,都有着寻常处子无法比拟的香味。

  压下她,占有她!

  手掌在全身**,舌头在全身**。

  当那火热刺入之时,一抹圣洁的血液,染香了姑苏夜色。

  许秋灵带着疼痛的泪珠,藕臂紧紧抱着宁凡。

  她愿付出一切,只要今生不再失去这只蝴蝶…

  任宁凡冲击,她的**,越来越迷醉。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