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348章 做一回凡人

第348章 做一回凡人

  记名弟子,是宁凡给羊古的回答。

  姑且记名,不合心意则一脚踹了,若有用,则可稍加培养。

  即便是这个模棱两可的答复,都让羊古兴奋不已,并立刻辞别宁凡,一路赶回内海丹岛去了。

  这一去,一是推荐宁凡入丹道做客卿长老。

  二是请人,请一大波人,很多人,来帮宁凡干掉刺明联盟!

  具体能请多少人就不一定了,羊古的人缘很广大,以他随和的性格,普天之下皆朋友。加上丹道一些好友,怕是这群架会打得很壮观。

  羊古之事告一段落,之后的事,却是为许秋灵解除身体隐患。

  首先,那一块陷仙剑的残片必须取出。

  其次,必须彻底为许秋灵解决命格缺金的隐患。

  一连数日,宁凡闭门苦思,推演了数十种治疗方案,最终选取了其中三种。

  一出玄翠宫,宁凡前往极乐巅,去寻许秋灵,结果闺房空无一人。

  神念扫开,搜索半个欢魔岛,硬是寻不到许秋灵的去向。

  宁凡暗暗诧异,在花冢中,却有一个小婢模样、十三四岁的少女畏畏缩缩走来,将一个纸蝶交给宁凡。

  “周、周公子,这是小姐给、给你的…小姐让你去寻她…”

  小丫头言语大颤,似乎十分害怕宁凡。

  “你叫小莲?”

  “是、是…”小莲头也不敢抬。

  “这纸蝶是你叠的?”

  “小、小莲该死,小莲再也不敢了…”少女哇地一声,跪地求饶,似乎婢女不允许折传音纸蝶,以防泄密。

  “嗯,放心,此事我不告诉他人。这蝶折的挺好看,不错。”

  宁凡拍了拍小脸的头,折开纸蝶,目光一扫其中字眼,立刻哭笑不得,一步踏出,已渺然无踪。

  远处,只留那婢女小莲,跪在地上,直到宁凡走后,才敢抬起头,神情仍是惧怕不已。

  花丛后,见宁凡已走,立刻有七八个小婢过来扶起小莲,各个畏惧不已。

  “小莲,你胆儿真大,那周公子可是外海疯传的魔头,杀人无数,你竟敢和他说整整三句话!”

  “还好还好,听说他可是个淫人妻女的大魔头呢,你没被他怎么样吧。”

  “好像刚刚他摸了一下你的头,该不会种下什么禁制了吧?”

  几个女伴皆是担心,小莲则摇摇头,小脸一红,低声道,

  “我、我觉得,周公子好像,好像不是坏人…他还说我折的纸蝶好看…”

  “哎呀,小莲姑娘思春啦…”

  “我看何止是思春,魂儿都被周公子勾了去。”

  “嘻嘻…”

  “咯咯…”

  一群少女便在花径中嬉闹起来,浑然忘了宁凡的可怕。

  欢魔岛上空,宁凡神念一扫,感知到诸婢女的嬉闹,面色一叹。

  这群婢女地位虽低,甚至资质低下、一生无缘修到金丹元婴境界,但却天真烂漫,过着凡人一般的生活。

  确实,宁凡羡慕着这种平淡、嬉闹的生活,只是生命没有给他选择。

  那传音纸蝶中,只有一句话,是许秋灵的柔声细语。

  “红颜似水流不返,可怜公子不思凡…”

  这一句,是许秋灵随口做的小诗,她真是一个才女。

  她自己都性命垂危,还有心跟宁凡玩躲猫猫,藏起来,让宁凡找。

  可怜公子不思凡…她是在可怜宁凡一生修炼太过劳碌么?

  宁凡摇摇头,他拿许秋灵这种自主独立的女子,最是没辙。

  闭上眼睛,指尖按在纸蝶之上,借着那纸蝶之上的一丝气息,宁凡感知着风中残留的气息,并借着那丝气息,追逐许秋灵而去。

  许秋灵的气息是特别的,她日日沉浸于花中,爱花、养花,有一股沁入灵魂的花香。

  或许,她的前世就是一朵花…

  欢魔海的黑色风雪中,一艘画舫出海漂泊,其上仅有许秋灵一人。

  她真是很大胆呢,以金丹巅峰修为,独自一人,行走于欢魔海。

  貌似大胆,实则那小小的画舫,却是一艘洞虚所赠的洞天之宝,一旦有敌,大可躲入舟中空间,炼虚之下,无人可寻出她躲在何处。

  这些只是理性上的安全,实则许秋灵是个很感性的人。

  她相信,宁凡会来寻找她的,就如此第一次见到宁凡只是,她便被宁凡的气质所吸引。

  她一直以为,那是一见钟情,直到三年前,她开始病情发作,开始昏迷,开始做稀奇古怪的梦。

  梦中,她是一株漆黑的兰草,孤独立在一处幽谷,与世隔绝。

  无人可走入她的世界,她亦无须去了解任何人的世界。她可以孤芳自赏,可以一整天独自歌唱。

  直到那一日,幽谷之内,飞入了一只浑身雪白的蝴蝶。

  白得纤尘不染,却弱不禁风,好似在什么地方受了风雨,半边蝶翼,都被雨殿打烂。

  即便如此,那蝴蝶还是倔强地飞着,不肯认输,不肯屈服。

  当蝴蝶恰好飞过兰花上方,再也飞不动了,跌落在兰花的花蕊中。

  蝴蝶的呼吸渐渐微弱,渐渐迷失记忆,却仍是倔强的铺着翅膀,试图向着苍天飞去。

  这一刻,兰花明白了,她明白蝴蝶为何受伤,因为这蝴蝶太傻,试图凭自己脆弱的蝶翼,飞升苍穹之上。

  它的蝶翼,是被罡风撕碎。

  “傻蝴蝶,那里是仙人的世界,你只是小小的蝴蝶,为何如此执着…”

  兰花说着蝴蝶听不见的花语,正如兰花改变不了蝴蝶的意志。

  蝴蝶一次次扇动羸弱的身躯,一次次跌回花蕊,兰花终于心疼了。

  她不明白为何会心疼,只是看到蝴蝶垂死挣扎的表情,她不忍,她要救这只蝶。

  “傻蝴蝶,采走我的花蕊,你便可恢复体力。”

  “傻蝴蝶,撕下我的花瓣,你便可补全蝶翼。”

  “傻蝴蝶,你太弱小,你的身躯不够坚固,挡不住罡风,我愿将我的命中金气度给你,让你的蝶翼坚固好似铁石,你就可挡住罡风…”

  “傻蝴蝶,你为什么不看看我…”

  那朵兰花,偷偷将花露洒在蝴蝶身上,将花瓣补在蝴蝶的蝶翼上,将自己生生世世的金气,度给了蝴蝶。

  那只蝴蝶,不再是纯白之色,它的一半黑色,是兰花赐予的。

  她的金气,不是被爹爹的元磁之力吸收…

  她的金气,早在前世,就送给了一只蝶…

  最终,蝴蝶拥有了力量,飞上了天空,却不曾知晓,有一朵兰花,救了它的性命…

  那只兰花,最终因为失去金气,一丝丝枯萎。

  直到有一日,一丝蝴蝶焚灭的残灰,随风飘落凡尘,落在兰花上。

  那一刻,兰花的心碎了,好似一声呜咽,失去了最后的一丝生机…

  “很悲伤的梦…是我太多愁善感了么…”许秋灵有些叹息。

  “那只蝴蝶,它去了哪里…”许秋灵喃喃自语,她的指尖,折着一张传音纸蝶。

  她钟爱花,她偏爱蝶…

  或许,很久很久的前世,她曾单恋过一只蝶…

  许秋灵催动画舫,以一个匪夷所思的速度前进,往来的修士遁光自画舫上空通过,却大都感觉不到画舫的隐匿气息。

  她独自一人,好似流浪,飘泊无依。

  但许秋灵相信,宁凡回来找她。

  咚!

  微微风雪中,一个白衣黑氅的青年,循着一丝气息,追到画舫,落在画舫船艄。

  他本穿惯一袭白衣,偏偏在入魔之后,象征性地在白衣外披上了硕大的黑色羽氅。

  一黑一白,善恶交替…

  “私自出海,可不是儿戏!”宁凡皱眉斥道,他一路杀伐,甚至无尽海有多么危险,尤其是欢魔海这种无法地带。

  当年元瑶便是在此处被伏击,虽说如今没有拍卖会、内海修士罕有前来的,虽说许秋灵有洞天之宝护身,但仍是危险。

  至少,许秋灵的身体尚有病在身,不宜染上风寒。

  被宁凡则被,许秋灵不气反笑,因为唯有孤独的人才明白,有人责备,实则是一种幸福。责备,便是关心啊。

  “对不起…有些莽撞了,只是我相信着,你会来找我!”

  许秋灵捋了捋鬓丝,扬起容颜,笑若幽兰。

  “我当然会来找你!”宁凡气笑了,这许秋灵真是个麻烦的女人,仅次于殷素秋…不,或许某种程度,能和殷素秋打成平手。

  “知道那句诗的来历么…”许秋灵忽而话题一转,却催动画舫,向着某个方向疾驰。

  “哪句?我与你相遇,你念过的诗不少。”

  “可怜公子不思凡!知道么,这是我第一次见你之时的感受…可怜,嗯,就是可怜,并非你想象中的仰慕…你太倔强了,明明修为不强,偏偏要与那赵子敬争,只为了一株兰花,值得么…”

  许秋灵似乎回想起那场梦,好似想替那株兰草问问蝴蝶,蝴蝶呀,你那样拼命飞上天空,值么…

  兰草不曾这么问过,但兰草相信,蝴蝶执着的飞上天,一定有一个理由,比死都重要…

  “你的过去,我不问,因为你的过去里,没有我…”许秋灵淡然一指前方,忽而笑出来,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那是我第一次溜出欢魔岛去的地方,是师父带我去的。那是一个凡人的国度,当初师父就用这艘画舫,带我去看凡人的生活…那时候,我知道了,原来我不是世间最苦命的人…”

  “我体质太弱,无法突破元婴,我寿数太少,十年后便死去,但饶是如此,我也活了数百年,不是么…那些凡人,一世饱受战乱、瘟疫、天灾的折磨,但他们仍顽强活着,即便饥不饱食,即便命运多舛,仍是挣扎地活着…”

  “那时候,我明白了,人活一世,无法选择自己的命运,但,可以选择自己的态度。无论日子有多苦,都可以笑着活下去…若一生中,恰好在未死前,遇上一个心仪之人,便是违背世俗,又待如何…”

  许秋灵的眸子,带着深情款款,望向宁凡,“只要你敢,我便敢!”

  “是么…”

  宁凡大感怜惜地望着许秋灵,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就连责备她私自出岛的心都没了。

  若许秋灵未遇上自己,或许今世,她会孤独死在她的幽谷。

  “你想去哪里,我带你去,只是你需答应我,去过之后,乖乖与我回家,安心接受治疗。”

  “不,我们就在那凡人的国度治疗,可好?我喜欢那里的气氛。”

  “那里人多眼杂,若有人图谋不轨…”

  “以你周大魔头的实力,还无法从一堆凡人手中,护我一个弱女子么。”许秋灵眼中闪过狡黠调皮之色。

  “…我没你想象的那么强大。但若这是你的心愿,我会尽力护住你。”

  宁凡摇摇头,不知为何,今日的他,对待许秋灵的任何要求,都本能的不想拒绝。

  就好似前世之中,欠过她、伤过她…

  许秋灵眼中流露出一丝幸福之色,这是她一辈子唯一一次任性,她只是想看看,那个人,会不会包容她的任性。

  只是这幸福之色刚刚升起,旋即便被一股惊羞之色覆住颜面。

  却见宁凡蓦然揽住许秋灵的腰肢,将其横抱而起,一步踏在画舫之上,足尖一点,那画舫立刻化作一道极光,飞回许秋灵的储物袋。

  “你为何、为何…”

  第一次被一个男子以如此暧昧的方式抱住,饶是许秋灵性格再淡然,也难免惊羞了。

  “你的画舫,太慢!”宁凡眼中闪过一丝自傲,一对硕大的紫黑色妖翼,自身后没出,一振之下,海浪滔天,其翼若垂天之云,一振便是九万里!

  “世间竟有这么快的遁速!”

  许秋灵怔住了。

  洞虚给她的画舫,重在隐匿、洞天两种神通,速度反而不快,只相当于普通元婴遁速。

  而从无任何人带许秋灵飞遁,她本人除了少有的几次离岛,几乎一生都囚禁在欢魔岛中。

  这是第一次,有一个男子抱着她飞翔。

  这个男子的遁速,一遁可达九万里,在这整座无尽海,若论遁速,炼虚之下,他可为第一!

  许秋灵躺在宁凡怀中,搂着宁凡的脖颈,望着他的脸,渐渐看痴了。

  恍惚间,她看到了一只蝶,一只前世不曾多看她一眼的蝶,今生却将她抱紧。

  “说起来,你想去的究竟是何处?无尽海有凡人国度?”

  “有的,准确的说,是半凡人的国都,是一处北海海岛上的小国家,这个国家最初建立,是某些元婴老怪为了领悟凡人生活、‘化凡’‘斩凡’而准备…也就是说,这些凡人,实际是许多代先祖前就被捉来此海岛的,从未被告知世上有其他国家,亦未被告知世上有修士存在。任何修士进入此海岛,都会被此地的凡间气息所感染,而自行收起法力,隐姓埋名地生活,当然了…”

  许秋灵话说一半,忽而神情一叹,

  “当然,也会有少数修士见凡人软弱好欺,来此杀人,或来此避仇,这种人,都会被藏在凡人岛上的数个大修士暗中灭掉…他们是这国家治安的守护者,传说数代之前,他们曾是此海岛上的凡人,故而想守护这个国家。”

  宁凡目光一亮,想不到这沾满血海的修坟之中,会有人特意开辟一座世外桃源。

  或许此地隐居着不少修士,厌倦了修真血海,在此了此残生。或许有人只是路过此地,在此获得足够的感悟后,便会离去。

  恍然间,宁凡好似明白了什么,望着怀中的许秋灵,露出感激之色。

  “谢谢。”

  “谢什么?”许秋灵俏皮地眨眨眼。

  “谢谢你的那一句,可怜公子不思凡…”

  宁凡有些感叹,这许秋灵,哪里是任性,分明是看自己二十年杀戮太过疲惫,怕自己走火入魔,带自己看些凡间往事,平复魔心。

  这许秋灵,明明是关心自己,只是她不说,亦不邀功,只是默默付出。

  若你不注意,或许便错过了,便永生不知她曾为你付出一切。

  望着许秋灵,宁凡恍然升起一丝熟悉之感,总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她。

  在哪里呢…

  以宁凡的遁速,有许秋灵指引方向,很快便到达一处平静的海域。

  仅仅踏入这片海域,宁凡便感觉到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此地的空气中,竟无半点灵气,完全无法修炼!

  这没有灵力的天地,当然是某些修士为了模拟凡间,以阵法布置出来的。

  收住遁光,宁凡俯身一望,下方停靠着不少海舟。

  海舟共十余艘,每一艘海舟之上,都有一个船夫撑舟,这些船夫乍看之下不起眼,但每一个都隐隐透露着元婴气息。

  一见宁凡二人前来,立刻,十余个渔夫齐齐起身,目光不善望向宁凡。

  “来者止步!此地为无尽海修士炼心入凡之地,任何擅入此地的修士,不允许施展遁光,暴露一丝修为。否则,一旦让此地凡人知晓世间存在修士,打乱了他们的平静生活,尔等将遭到五名大修士追杀!”

  这些渔夫的提醒,让宁凡一怔,望向怀中的许秋灵,摇摇头。

  “现在怎么办,以我的个性,从来没有去不了的地方,若有人阻,我便杀进去。”

  “呸!我们坐船,就能入岛了!”

  许秋灵简直无语了。

  这宁凡真是个修炼疯子,战斗狂人!自己好心带他来体悟凡人生活,他还要在此打打杀杀,掀起腥风血雨,他是白痴么!

  似乎看到了熟人,许秋灵朝某个方向一指,立刻,宁凡抱着她,降落在其中某一艘海舟之上。

  那海舟上的船夫,是一名元婴中期的中年汉子,正在猛抽一支旱烟袋。

  一见许秋灵与宁凡来到,先是露出警戒之色,身体本能告诉他,眼前这个白衣黑氅的青年,很危险!

  只是一看到许秋灵,中年汉子好似认出谁来,又大感困惑。

  “你是…”

  “王伯伯!是我,我是秋灵!”

  许秋灵跳下宁凡怀抱,浅浅一笑,优雅的笑容,立刻让那淳朴的中年汉子难为情起来,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了。

  “秋灵,是你啊,你都长这么大了!咳咳,成大姑娘了,都有相公了,四叔都不敢认你了。”

  “我当然会长大了,你知道距离我上一次来‘姑苏’,过去多久了么!几百年了好么!”

  “哎呀,都过去这么久了…呵呵,四叔我过惯了凡人生活,不记年,不记年。”

  四叔放下烟袋,仔细端详起宁凡来,这一刻,就好似看侄女婿般,越看越满意。

  “不错,秋灵的眼光,这后生根骨绝佳,是个人才…怎么,这一次是赶着‘七夕’,来此地和情郎成亲的?”

  “成亲?”许秋灵眼露异彩,转过头,求证似的望向宁凡,轻轻问道,“我们要不要试试?”

  “随便…”

  宁凡一副无所谓的口气,他的眼神,仍是警戒状态,暗中关注着十几个元婴高手。

  一旦有人对许秋灵如何,他只需半息,可杀光所有人。

  这是在血海历练的本能。

  见宁凡如此谨慎模样,许秋灵轻轻叹气。

  想要宁凡彻底放松心扉,很难呢…罢了,就算是陪他游玩一次,也是极好的呢。

  (第三更)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