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346章 药魂一现羊古惊

第346章 药魂一现羊古惊

  一番搜魂,宁凡毫不留情,立刻知道了陆界焚的下落。

  星宫之中,陆界焚身受重伤,已然返回封妖殿,且一返回殿中,立刻闭关谢客,疗养伤势。

  若陆界焚知晓手下在跟宁凡做对,他必会第一个阻止的…宁凡是谁?那可是战力堪比半步炼虚的狠人,身上更有两具半步炼虚的尸傀!

  见识过宁凡厉害后,给陆界焚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与宁凡为敌。偏偏此次返回封妖殿,陆界焚立即闭关,根本不知紫蛊想刺杀宁凡。

  故而,那紫蛊道人才敢加入刺明联盟,追杀宁凡!

  宁凡冷笑不已,他倒想看看,自己屠灭刺明联盟后,陆界焚会给他什么解释!

  这边,宁凡在搜魂杀人。

  另一边,老怪们却皆是心神大乱。

  他是周明!

  他回来了!

  一个个老怪,心头大颤,但退得更快,纷纷告辞离去,仿佛在此地多呆一时半刻,都有可能丧命于周明之手。

  羊古白眉一皱,他性子随和,不喜杀戮道的魔修。

  眼见宁凡挥手杀了黄牙子,羊古亦是告辞离去,却被宁凡叫住。

  “羊道友,请留步。”

  “怎么!周道友有何指教?莫非是杀人杀得高兴了,想连老夫一并斩杀于欢魔岛么!”

  “羊道友误会了。听说你是丹岛之人,周某想想你讨一张丹方。”

  “丹方?什么丹方?我丹岛的丹方,从不对外界出售…哼,还是说你明尊老祖,想在此地,杀我羊古夺宝么!”

  羊古不悦,他身为一个宗师,平日性情温和,但自有一股傲气,不为强势所屈。

  此刻大殿中已无外人,只剩羊古与许如山等人。

  若宁凡想杀羊古,以多欺少,羊古毫无胜算可言,但他根本不惧。

  “羊道友误会了…”

  宁凡面无表情摇摇头,他并不是一个滥杀之人。黄牙子有取死之道,但这羊古千里迢迢来为许秋灵治病,本着一番好意,这种人宁凡是不会滥杀的。

  散去所有威压,宁凡朝羊古一笑抱拳,这一笑,倒是让羊古大为错愕。

  奇怪…凶名惊天的周明魔头,竟然会笑,会对羊古一个倔老头客气。

  “我有办法为秋灵治病,并可保证她金气补全、修为大进,但这治疗过程有些霸道,极伤心神,以秋灵金丹的身子怕是有些撑不住…我需要一些止痛之丹,久闻贵岛之上,有一卷丹方,名为‘养心丹’,名列五转,可滋润修士心神。我想要此丹丹方!”

  “什么!你要养心丹丹方!”

  羊古震撼了,倒不是震撼宁凡索要丹方的霸道,而是震撼宁凡的话中深意。

  宁凡的语气,一副救许秋灵轻而易举的模样。

  宁凡的语气,一副获得养心丹后、炼制此丹轻而易举的模样。

  羊古心头一震,难道这周明周大魔头,不仅仅是个杀人魔,还是个丹道宗师?是五转炼丹师?

  但就算五转炼丹师,也治不好许秋灵才对。且羊古细细端详宁凡,一看宁凡才四百不到的骨龄,立刻摇头。

  年轻!宁凡太年轻了!

  四百不到,修炼到了化神,资质逆天!

  但四百岁拥有五转丹术,是不可能的,除非是上界丹道世界的天骄,自小培养,有可能做到这一步。

  而宁凡的种种传闻,都说明他没有任何背景,只是一介散修。一个散修,四百岁之时凭机缘化神都逆天,却绝不可能有五转丹术。

  “周道友,医术可不是儿戏!”

  羊古不悦,在他看来,这宁凡与王炜都是一路人,年轻气盛,稍稍懂得些丹术,就以为自己医术通天了。这种心态,要不得!

  “羊道友的话,周某深以为然,医术不是儿戏,一丝误诊,可能致病患于死地。为师者,不可误人子弟。为医者,不可泯灭良心…”

  宁凡也不与羊古争辩,只是朝洞虚、许如山、严中则、余龙点点头,徐徐走向那一个多年不见的女子。

  “我回来了。”

  很简单的一句话,但落在许秋灵耳中,却更加让她心头泛酸。

  “回来就好…呀!”

  她忽而娇呼一声,素手掩口,另一只皓腕,却被宁凡握在手中。

  “你、你做什么!这里这么多人…”许秋灵病弱的面色,翻起丝丝羞红,暗含羞恼。

  自己何曾允许过宁凡,触摸自己的手腕了…

  “不做什么,诊脉而已…药魂现!”

  宁凡收起所有的煞气,神情严肃,眼中翻起一丝丝青光,周身亦是被一股青气所笼罩。

  一瞬间,其气质大变,前一刻,他还是杀气腾腾的凶魔,后一刻,他已是药气腾腾的炼丹宗师!

  “药魂!”

  许秋灵美眸异彩连连,而许、严等人,则各个惊呆了。

  药魂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拥有药魂者,必定是五转炼丹师!

  宁凡这是在用药魂为许秋灵诊脉!

  嘶!

  羊古倒吸一口凉气。

  他从不认为,一个不到四百岁的人可修成五转丹术,但眼前的宁凡,做到了!

  之前他看不起宁凡,厌恶宁凡乱夸海口,蔑视丹术,此刻回想起来,之前的宁凡哪里是蔑视丹术,分明是丹术高深,对治疗许秋灵信心满满而已!

  “周、周道友,你竟是五转丹师!恕老夫眼拙,之前竟未认出来,言辞多有得罪,请道友海涵!”

  羊古抱拳一礼,他不为强权所屈,但面对比他丹术更高的宗师,却愿意低头一拜!

  羊古距离踏入五转境界,还有一步一摇,但宁凡已是五转,丹术造诣更在羊古之上!

  羊古神色崇敬,看待宁凡的目光,就好似看待一些丹道前辈!

  四百岁不到的五转炼丹师…纵然是丹尊,在四百岁之时,也不过才四转而已。这无疑说明,宁凡的丹道资质比丹尊更强,此生突破六转、七转,都是大有可能!

  “呵呵,羊道友不过就事论事,何来得罪?且羊道友自内海千里迢迢赶来,为秋灵治病,这份心意,周某心领了。若羊道友愿意将养心丹丹方赠与周某,周某可用凝结药魂的心诀,与你交换。”

  宁凡语气平静,但羊古却立刻目光火热起来。

  以羊古的心性,极少会露出这种目光,但宁凡的话,却让他无法冷静的。

  “凝结药魂的心诀!周道友当真要用此物交换养心丹方!”

  羊古有些难以置信了。

  凝结药魂,对寻常五转炼丹师而言,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哪有什么心诀。若有心诀,岂不是人人都有机会突破五转?

  对一些传承百万年的丹道世家而言,或许传承有凝结药魂的心诀,但这心诀无一不是本族之秘,概不外传的。

  就算是丹岛的九名五转丹师,就算是丹道丹尊,也无一拥有凝魂心诀。

  宁凡竟有!

  难道这宁凡,是某个丹道世家的天骄子弟?

  养心丹丹方或许珍贵,但凝结药魂的心诀,却根本无法用珍贵二字衡量…

  丹道的规矩,不可将丹方外传,但谁说既定的规矩不可打破?相信换做任何一个丹道老怪,在此地和宁凡做交易,都极其乐意用一卷丹方换凝魂秘诀!

  羊古几乎毫不犹豫,立刻取出一卷青色丹方,屈指弹给宁凡,生怕宁凡反悔一般。

  宁凡失笑摇头,神念一扫丹方,见丹方无错,俄而取出一枚玉简,在其中简略烙印了凝结药魂的心诀。

  这心诀,来源于兮然所传的丹术,是玄药族的秘术。

  当然,宁凡不可能给羊古完整心诀,他所给的,也仅仅是心诀的十分之一,只有大致的凝魂之法,如此,就算此术传出,也不会暴露玄药族的秘术。

  在宁凡眼中,十分之一的残缺心诀,不值一提。

  但在羊古眼中,这十分之一的心诀,几乎比他的老命都珍贵!

  “这、这竟真的是凝结药魂的心诀!虽说心诀残缺,但比起我等摸石过河的丹修而言,无疑高明了千百倍,有此术在,千年之内,我丹岛必可再诞生数名五转丹师!甚至老夫突破五转,都无需太久!”

  咽了咽口水,羊古望着宁凡,只觉得后者越来越高深莫测。

  本来羊古断言许秋灵无药可医,断定许秋灵十年必死,羊古不信宁凡能救许秋灵。

  这一刻,他倒是对宁凡大有信心,隐隐感觉宁凡有能力救治此女!

  “老夫想在欢魔岛多呆些时间,看看周道友如何炼制养心丹,如何为许小姐治病,不知是否可以?”

  “当然可以。只是如此的话,羊道友不怕和周某扯上关系、被刺明联盟追杀么?”宁凡笑问道,能随便用些好处拉拢打手,他自是乐意的。

  “刺明联盟?哼,老夫何必怕他们!老夫好歹也是半步五转的丹师,只需振臂一呼,内海之中起码会有六七名化神愿意保护老夫。至于周道友,阁下乃是真正的五转丹师,甚至单单从阁下的药魂判断,几乎距离突破五转中级不远。以阁下的丹术,只需振臂一呼,喊来十余个化神打手,根本不难!刺明联盟又算什么!”

  羊古丝毫未将刺明联盟放入眼中。

  有化神老祖坐镇的杀手组织?这种话也就吓吓元婴小辈而已,对于一个人缘极佳的高阶炼丹师而言,刺明联盟算个屁。

  “若刺明联盟敢对周道友出手,老夫愿帮道友一把,共同一战!”

  羊古爽快道。

  宁凡给了他这么大好处,他自是知恩图报的。

  这一幕,几乎让许严二人看呆了。。

  羊古是谁?是寻常化神都要礼遇的炼丹师!

  这种级别的炼丹师,却被宁凡三言两语弄得心悦诚服。甚至羊古还自愿帮宁凡对抗刺明联盟。

  二十年前,宁凡尚只能让许严二人同辈相交。

  二十年后,宁凡可让许严二人不敢得罪的人,俯首低头!

  许秋灵目露异彩,她看中的男子,果真非凡人的。

  “我一直相信,你若归来,必定可治好我的…我一直在等你。”许秋灵不觉情意流露。

  “放心,有我在!”

  宁凡眼露自信,他必定会治好许秋灵!

  …

  内海,剑岛。

  一个独臂、负着黑铁重剑的中年人,好似一道剑光,飘然降临剑岛。

  在其降落的一刻,剑岛护岛大阵——凡虚级大阵,一霎崩溃!

  岛中埋藏的一千四百万古剑,俱都发出颤抖的畏惧之声。

  岛上无数高手,腾空而起,不可置信望着那踏天而立的白衣中年。

  即便有着半步炼虚修为的剑尊,都在那白衣中年的一个眼神下,感到剑意欲崩!

  此人,好强的剑道修为!

  “我要陷仙残剑。”白衣中年神情沧桑,胡渣满面,目光空洞,披散长发,其中半数长发都已斑白。

  他似乎不喜多言,只淡淡说出一句,道明来意。但这一句言语,立刻引起剑岛无数高手的愤怒。

  “大胆!尔是何人,竟敢破我剑岛大阵,夺我镇岛之宝、陷仙残剑!难道尔不知,不周雷皇与雨殿的约定么!你这是想激怒雷皇大人么!”

  只是这批剑岛高手还没放完狠话,剑尊却猛然摆手,沉声一喝,止住了所有人的话语。

  “闭嘴!”

  一声闭嘴,剑岛在无人敢喧哗,足可见剑尊的威名。

  “来人,取陷仙残剑,送给这位前辈!”剑尊无奈一叹。

  “什么!这可是我剑岛至宝!若失此物,我剑岛的剑灵气浓度,起码减少六成,一岛弟子修炼速度,都会大减的!”

  不少长老反对道,但这反对的声音,俱在剑尊下一句话中,统统闭嘴!

  “此人,是‘白衣剑神’,云天决!”

  剑尊叹道,没有多余的解释,只是报出了白衣剑客的姓名。

  但这一姓名传出后,剑岛之上,所有人都露出无比惊恐之色。

  白衣剑神….云天决!

  “我等明白了…剑尊大人,我等这便去取陷仙残剑…”诸位长老再无人多嘴。

  有些人,想要什么东西,根本无需与你任何解释,直接来到你宗门,报一个名号,你便不敢不从…

  老魔曾是那种高手,这位白衣剑客,亦是那种高手!

  不多时,数位剑岛长老持着一个蓝布包裹的残剑,交到白衣剑客手中。

  那白衣剑客接过此剑,也不拆开布包,只随意扫了一眼,立刻眉头一皱。

  “少了一块剑刃。”

  他不喜多言,这一句话,自然是在跟剑岛讨要那缺损的剑刃了。

  “启禀前辈…这缺少的一块剑刃,被老夫一个友人取走,为其徒儿镇压命脉金气…”

  嗖!

  剑尊话未说完,白衣剑客却剑光一闪,凭空消失于众人眼中。

  这种遁速,以剑尊修为,都根本看不清的。

  “他就是云天决…那位‘舍情忘心’的剑魔…”剑尊咽了咽口水。

  若惹怒白衣剑客,此人一剑可平剑岛,有如儿戏!

  (第一更)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