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345章 凶名不减胜当年

第345章 凶名不减胜当年

  元瑶的心思,自不可能被两个女儿猜透。

  她刚刚赶回北天,便赶到云海,给北小蛮星力水晶,除此,她还有其他事要忙碌的。

  北天天骄不少死在宁凡手上,元瑶必须帮宁凡摆平些小麻烦…

  “小蛮,娘嘱你件事,你切也记好。此次你回雨界,若那陆北寻你,要求飞升北天天界,你可全力助他。”

  “哦。”北小蛮点头应下。

  …

  欢魔海域,富含矿藏,一如当年磁力混乱,并有黑雪遮天。即便是白昼,在黑雪掩映下,目力都无法穿透百丈,有磁力存在,寻常修士更不敢轻易散出神念的。

  唯有一名披着黑色羽氅的白衣青年,行走在风雪中,神情平静,将神念散得很远、很远,仿佛丝毫不惧磁力一般。

  半步炼虚的神念,此人的神念高出许如山等初期化神…太多!

  每一步,好似闲庭信步,偏偏往往一步之后,便了然无影了。

  如此遁速,放在整个无尽海都是顶尖的存在了!

  宁凡一步步走过黑色风雪,在欢魔仙岛之外,蓦然收住脚步,眼神一动。

  风雪之中,欢魔仙岛一副警戒的模样,整座悬空岛则开启了数以万计的阵光,更有无数修士巡守岛域,似有什么事发生。

  “嗯?莫非是秋灵病情恶化了?原来如此,只是在求医么…一群三转、四转丹师,可是治不好秋灵的。”

  宁凡摇摇头,一步踏出,周身翻起紫金色的微风,霎时间穿透无数重防御阵光,飘入岛中,无一能阻止他的脚步。

  他的到来,更无人察觉。

  欢魔岛之巅,高悬着一座悬空山,其名极乐巅,乃是欢魔岛主许如山的法宝所化。

  其内大殿中,此刻正有数十个炼丹大师,分座在客位上,讨论着许秋灵的病情。

  这数十人无一不是外海闻名的炼丹师,其中甚至有数人来自内海,神情更是倨傲。

  主座上则坐着四人,为首者自是欢魔岛主许如山,其身旁则坐着一个麻袍老者,鹤发童颜,威风凛凛,正是踏云宗化神老祖——严中则。

  主位上另二人,一个是淡黄衣衫的女子,面遮轻纱,闭目抚琴,幽幽的琴声在殿中回荡,却根本无人欣赏,她亦不在乎。

  此女不是许秋灵,更是何人。

  至于主位最后一人,却是个花农打扮、脏兮兮的老头,只流露出元婴修为,正旁若无人吃着糕饼点心,却是化名水业的洞虚老祖。

  很显然,洞虚已经向许如山表露了身份,在欢魔岛几乎受到最高规格的礼遇。不过么,他的身份未向他人公布,寻常人根本不明白,如此郑重的场合,为何会让一个脏兮兮的花农掺和。

  除了这四人外,还有一个畏首畏尾的元婴立在一边服侍花农,却是曾被宁凡收服、丢在欢魔岛的余龙老祖。

  “咳咳,诸位大师且莫争…不知小女的伤势究竟因何而来,如何才能治好?”

  许如山干咳两声,打断在座丹师的讨论。他面有愧色,这惭愧,是因为直到三年前他才知晓,自家女儿竟患有本命缺金的奇症…

  作为一个父亲,他太失责了!

  “请诸位尽全力出手,谁能治好小女,但有要求,尽管提出!只要是我许如山能办到的事,绝不二话,势必让诸位大师满意!”

  许如山的许诺,立刻让大殿之中不少丹师眼神火热起来。

  这批丹师之中,最少都是三转巅峰丹师,其中半数以上是四转。这半数四转丹师中,又有五人是四转中级,还有数人看不出级别。

  会被一些空头许诺引诱的,大都是三转丹师。

  每一个四转丹师,都是沉稳有度、眼高于顶,不拿出实际利益,是不会妄动神色的。

  “许老头许诺了好处,你们自然是激动的。不过老夫可把丑话说在前面…你们若是治不好我秋灵侄女,哼!”

  严中则冷哼一声,化神初期的恐怖气势如同风卷残云,扫过大殿,一掌拍在一旁几案上,顷刻间,几案粉碎,巨力则传至大殿地面,惹得整座极乐巅剧烈摇晃、几乎有崩碎的趋势!

  嘶!

  这一次,纵然是四转丹师,面上都浮现些许震撼。

  这极乐巅可是许如山的本命法宝啊,是化级下品的玄天灵宝,竟然被严中则一掌几乎拍碎!

  这严中则的掌力,究竟有多么强横!

  今日众人若不给许如山个满意答复,怕是有点麻烦…

  有了许如山许诺的好处,又有了严中则施加的压力,一个个丹师总算冷静下来,依次起身,向许如山、严中则抱拳。

  “小生是外海王家的客卿丹师王炜,丹术是三转巅峰。小生以为,秋灵小姐的病情,是由肺部引起,医典有云,‘秋属金、金主肺’,此乃五脏之疾病,是法力失调引起,只需小生一颗三转丹药,必能让小姐药到病除!”一名青衫青年率先抱拳。

  只是他的话,除了引用医典的那一句还能让诸人点头,其他的话,纯属放屁,就连许如山这不懂医道的人,都不悦摇头。

  若是一颗三转丹药就能治好许秋灵,他许如山何须如此大费周章请医?

  欢魔仙岛上的三转丹师,几乎有一百个了,还不够用么!

  “王大师此言差矣…”

  一名儒袍老者起身,摇头否决道。

  “哼!你是哪位?王某看你有些面生,多半是哪里出来的低阶丹师吧!”王炜不悦。

  “敝人羊古,忝为是内海‘丹岛’的长老。”老者含笑摇头,平淡的口气,却立刻引起大殿震动。

  嘶!

  又是一阵震撼在大殿传开,这一次,就连许如山、严中则都面色大变,起身向这儒袍老者抱拳一礼。

  “原来是内海闻名的羊古大师,失敬,失敬!”

  内海七尊势力,为神空岛、不周周家、巨魔族、剑岛、洞天岛、封妖殿,最后一个势力便是丹岛。

  由于精研丹术,并向内海高手出售高阶丹药,丹岛的地位可谓超然。

  而这羊古,便是丹岛的十大丹师之一,此人有着化神初期的修为,更浸淫丹道数千年,已半步迈入五转丹术!

  这种级别的炼丹师,纵然是化神中期见到,都要客气对待,许、严二人自不敢怠慢的。

  羊古的话,当然比区区一个三转的王炜有分量。

  “晚、晚辈失礼,请羊前辈海涵!”王炜开始恐慌,生怕之前出言不逊得罪羊古。

  “无妨,你得罪老夫,倒是没什么关系,只是医道之事,切不可儿戏。一步错,伤人性命,一药误,误人生死,你需记住…”

  羊古的语气缓和,颇有长者之风,他的话,让王炜露出羞惭之色,同时让不少三转丹师都羞惭不已。

  不少人来此,都是存了碰机会的心思,并无把握治好许秋灵,只是胡乱开药,试试运气。

  这种心思,在医道之上,最是要不得的。

  “敢问羊大师,小女可还有救?”许如山搓着手掌,有些紧张。

  “抱歉,老夫只能说,以我尚未五转的丹术,治不好令爱。令爱的病情,乃是命格缺金,而之所以缺金,想必许道友也猜到一二,皆是因为你的元磁功法太过霸道,在令爱还是胎儿之体时,便被抽尽的金气…阴阳五行,乃是自然之理,缺一不可,令爱命中缺金,本该早夭,却又因为体内植入了一块古剑残片,暂时补足了金气,但这治标不治本…”

  羊古无奈一叹,颇有愧色,

  “就算是五转丹师,也治不好令爱。除非是我丹尊出手,才有一丝可能的。丹尊,是六转丹师!除了他,这无尽海怕是无人能救令爱,可丹尊早已游历天下,尚未归来…令爱的寿命,不超过十年了…”

  羊古的话,好似一道晴天霹雳,打在许如山心头。

  若是别人说许秋灵无药可救,许如山或许会怀疑,但是羊古亲自开口,则许如山岂能不信…

  就连洞虚老祖,也唯有叹息沉默。

  正如羊古所言,在洞虚老祖的心中,能救许秋灵的只有两人。一人便是羊古所说的丹尊,此人游历数百年未归,否则,洞虚早求丹尊救许秋灵了。

  另一个能救许秋灵的,是宁凡。但宁凡,同样失踪不归…

  对羊古的话,许秋灵却好似未听见一般,仍是沉浸在自己的琴声中。

  对生死,她早已看淡,她早备好花冢,在死后,埋葬于花田之中。

  若未遇见宁凡,许秋灵对死不会有任何遗憾,如今,她却担忧死前无法见宁凡最后一眼。

  羊古的话太有分量,就好似下达了死亡宣判,无人再敢为许秋灵乱诊病。

  一个个丹师摇头不语,他们也没有办法治好许秋灵,若此刻还厚着脸皮乱开药,无异于自打脸皮了。

  “灵儿!你放心!无尽海无人可救你,为师冒天下之大不韪,带你走遍八百修国,去雨殿寻六转丹师,为你治病!”

  洞虚豁然站起,似下了什么决心。

  无人知洞虚修为,诸位炼丹师此刻才知晓,敢情洞虚这脏兮兮的老头,是许秋灵师父,难怪才元婴修为,就能出席如此重要的场合。

  洞虚向许如山点点头,许如山会意,无奈一叹。如此,只有让洞虚老祖带着许秋灵前往八百修国,碰碰运气,看能否求得六转丹师出手救人了…

  心思一决,许如山起身,对诸位丹师抱拳,下了逐客令,

  “小女已是无救,有劳诸位大师费心了,诸位远道而来,可在欢魔岛稍作歇息,老夫还有些事要处理,就不亲自招待诸位了。”

  “且慢!令爱未必无药可医!只要她嫁给我,我有办法可救她!”

  在诸位丹师准备离去之时,一道尖锐的声音,忽然响起。

  发出此声音者,赫然是一个身形矮小、满口黄牙的猥琐瘦汉,有着大修士修为,正望著许秋灵绝非的身段,嘿嘿淫笑。

  “这位大师,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许如山心情正烦,都已经下了逐客令,怎么跳出一个出言不逊的人。

  什么叫嫁给他就能救人…这人以为他自己是谁?天王老子么!丹岛都治不好的人,他能治好?

  “小兄弟,医道可不是儿戏!”羊古不悦,他最见不得有人借医道之名,坑蒙拐骗,害死病患。

  “不错!羊古大师说得极是不错!医道救不好秋灵小姐,那么…蛊道呢!”

  猥琐瘦汉一句反问,立刻让羊古无言以对,上古之时,蛊术与丹术同样玄妙,都可治病疗伤,只是一脉传承下来,正统蛊术却分支成了毒术、诅术、驱虫术等数个范畴,由正统变成邪道。

  羊古对蛊术知晓不多,并不能断言蛊术治不好许秋灵。

  “阁下是谁,难道精通蛊术么?”许如山面色稍缓。

  “在下刺明联盟散修…黄牙子!黄某之师,为内海某个化神高手,曾机缘巧合获得某种蛊虫,其名——双修蛊!此虫被黄某千年祭炼,唯黄某一人可驱使,只要令爱服下此蛊虫,再与黄某双修,并任黄某采补干净其修为,所有伤病,皆可痊愈!”

  “什么!你有双修蛊!”

  一听双修蛊大名,纵然是许严二人,纵然是洞虚,纵然是对蛊术不甚了解的羊古,都大为震惊。

  双修蛊是一种上古修士才懂得饲养的蛊虫,通过男女装修激发蛊虫力量,可治愈绝大多数顽疾重伤。

  此蛊又有一个特性,一旦被某人所炼化,则不可易主…

  若这黄牙子真的有双修蛊,或许可让他与许秋灵双修,治好许秋灵…

  一想到爱女将被黄牙子这猥琐之人糟蹋,许如山心头挣扎,这挣扎同样出现在严中则、洞虚的脸上。

  但这或许是救治许秋灵的唯一方法…该如何取舍。

  “黄某以双修蛊救人,不但要采尽令爱的元阴,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条件!听说许岛主与那凶魔周明颇有交情,家师对岛主有一个要求,岛主必须发下心魔大誓,日后周明返回外海,我刺明联盟诛杀周明,岛主不可相助,需袖手旁观!若允诺此事,黄某可以出手,救下令爱性命!”

  黄牙子冷笑不已,他来此地,一是为了抱得美人归,二是奉了师父命令,来破坏欢魔岛与宁凡的交情,为日后诛杀宁凡做准备。

  这一次,黄牙子是代表刺明联盟而来!

  他的语气即不客气,立刻惹得许如山皱眉。

  “阁下的条件,似乎太多了!我欢魔岛是否交好周明,与你刺明联盟何干!”

  “若不答应这个要求,黄某自不会出手救人,而令爱么…必死!”黄牙子冷笑。

  黄牙子的条件,着实让许如山为难了。

  交好周明,是巨魔族族长的意思,他已无法违逆了。

  若不答应黄牙子条件,又救不了女儿…怎么办!

  严中则很不爽,他是特别不愿意把水灵可人的侄女嫁给这种猥琐汉子的。但现在他是外人,不能帮许如山拿主意。

  在许如山为难之际,一个沉寂已久的小人物,发话了。

  “刺明联盟算个球!双修蛊算个球!若我主人周明归来,他可轻易救下秋灵小姐!”

  余龙怒了!这声音,赫然是余龙所发出!

  他跟随宁凡的时间不长,但对主人宁凡是佩服到了骨子里,并一直深信着宁凡能救许秋灵。

  心中更早将许秋灵当成宁凡的红颜!

  宁凡是余龙的主人,许秋灵就是余龙的主母!

  眼前形态猥琐的黄牙子,好大的狗胆,开口闭口要抢自己主母当女人,他算个球!

  “你是谁!”黄牙子眼神一寒,目光转向余龙。斜睨一眼,立刻不屑。

  黄牙子是元婴巅峰的大修士,而余龙不过是元婴中期,这种修为,根本不是黄牙子一合之敌!

  “老夫是明尊之奴,名为余龙!你不是刺明联盟之人么,连老夫都不知道么!”

  “你是周明之奴!哼!”黄牙子眼中闪过一丝狞色,气焰嚣张对许如山道。

  “黄某决定了,想要黄某救治令爱,还需再多答应我一个条件!我要这余龙的人头!”

  嘣——

  黄牙子的话音刚落,许秋灵第一次娇躯一颤,琴弦断。

  面纱之下,明眸之中,原本不为万物所动的温柔,化作冷漠。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动周公子的人!余龙的人头,你取不走!至于我许秋灵,就算是死,也不可能嫁给你!滚!”

  嘶!

  不少老怪暗暗吸口冷气。

  这一向传闻温柔娴静的秋灵仙子,竟也会发怒!

  “你、你敢让我滚!你可知我师父是谁!你可知,除了我,无尽海中无人可救你,你只能嫁我一人!你难道想死么!”黄牙子眼露怨毒,被许秋灵鄙夷,让他气得语气发颤。

  “死?死又如何…‘春蚕到死丝方尽’,死了,也就不必饱受相思之苦了…你言语羞辱我,我不会和你计较的。但你要动周公子的手下,我是绝不允许的。你是刺明联盟之人,我不喜见到你。你若不滚,我便叫爹爹杀了你…”

  许秋灵再次露出平静之色,她的心,只为一人波动。

  “好!你叫我滚,这笔账,黄某记住了!日后,莫要后悔!或许再过不久,欢魔岛便会被…血洗!”

  黄牙子冷笑,要不了多久,刺明联盟就会筹备完全,一切与周明有关的势力,都会被摧毁。

  这欢魔仙岛也不例外,即便他是巨魔族的下属势力!

  黄牙子冷冷拂袖,一步走出大殿,但这一步尚未彻底跨出,一股好似天塌一般的威压,陡然间从天上降临。

  在这威压之下,大殿之中、化神之下,无一人可站稳!而黄牙子更是处在威压中心,堂堂元婴巅峰的修为,竟筋骨一颤,胸口如遭重击,连退数十步,方才稳住身形,却已重伤,吐血不止!

  但见大殿中微风一卷,紫烟一闪,一道白衣黑氅的青年徐徐浮现,望向黄牙子,目露寒芒。

  “你刚刚说,要取余龙人头,要血洗欢魔岛,要采补许家小姐…这些话,你可敢当着周某,再说一遍!”

  那青年,只一句平淡的话语,但这话语之中,却有一股让化神修士都心惊胆寒的煞气!

  这一刻,欢魔岛上空的天空,俱被煞气染上红霞!

  在这道身影出现的一刻,许秋灵美目一酸,忽而垂泪…是宁凡回来了,他终于回来了…

  许如山、严中则齐齐面色大变,宁凡的到来,他们事先竟未察觉到半分!而从宁凡的遁光来看,分明使用的挪移之术,看起来才过了二十年,宁凡竟从元婴后期修到了化神境界!

  洞虚更是目光一变,他的修为最高,目光最是毒辣。他乃是半步炼虚修为,在得到宁凡所赠虚力感悟后,更是距离炼虚只差一线。

  但即便是这样的洞虚,都隐隐感觉,此刻的宁凡不可战胜!

  “此子不但突破化神,且竟给我如此强大的危机感…他现在究竟是什么境界!”

  余龙目光大喜,眼神愈加崇敬,在宁凡的威压下,他渺小地像是沧海中的一叶孤舟。他立刻意识到,主人又变强了,且强得可怕!

  主人回来了,刺明联盟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

  伴随着宁凡的出现,一个个名动外海的丹师老怪,皆是惶恐起来。

  二十年,宁凡的凶名在外海不减反增!

  二十年,纵然是刺明联盟兴起,也罕有老怪敢公然加入刺明联盟、与宁凡做对!

  二十年过去,宁凡回来了!带着更强的实力,更重的煞气!

  “你可敢当着周某,再说一遍刚才的话!”

  宁凡一步踏下,堂堂大修士修为的黄牙子,竟毫无反抗之力,肉身一震而碎,仓皇的元婴想逃遁离去,却被宁凡拂袖摄入掌中,好似握住一个蝼蚁!

  嘶!

  一股浓浓的震撼,在所有老怪心头升起!

  这周明,比当年更加凶悍了!

  一步踏死大修士,这种事就连化神初期的老祖都未必能做到…

  如今的周明,究竟是什么境界!

  且明知黄牙子是刺明联盟的人,宁凡却毫无顾忌、出手便是杀人之举,他还如当年一样嗜杀成性!

  黄牙子吓愣了。

  他小小的元婴被宁凡擒在手中,一股无法抗拒的震撼感受,在心中迅速升起。

  “你、你就是周明!你怎可能这么强,就算是我师尊紫蛊老祖,都没有这种实力…”

  “紫蛊?”

  宁凡眼露寒芒,紫蛊是谁,他当然记得。

  是那个封妖殿的三长老,此人当年便与宁凡颇有仇怨,只是想不到事情过了二十年,那人竟仍然一心诛杀宁凡。

  刺明联盟后面,有紫蛊的影子。

  只是有一点让宁凡不明白,紫蛊是封妖殿三长老,不知自己的实力,但陆界焚身为封妖殿主,知道自己的可怕,应不敢追杀自己才对。

  “难道陆界焚死了,或者没有返回封妖殿?不论如何,搜魂便知一切…”

  宁凡毫不犹豫,搜魂灭忆。

  黄牙子惨叫一声,魂飞魄散。

  大殿之中,一个个老怪噤若寒蝉。

  狠!这周明老祖真是太狠了!

  杀人搜魂,好似家常便饭,根本不避讳任何人,更不怕被刺明联盟知道。

  这是个真正的魔枭!这种人屠人一宗一岛都不会眨下眼皮!

  诸位老怪的心头,齐齐一寒。

  “周明回来了…此魔头,不可惹!”

  (补昨日第三更)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