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344章 北家三女为谁争

第344章 北家三女为谁争

  “见、见过前辈!”

  老者一生杀戮,见惯生死,但在眼前的青年跟前,他竟言辞颤抖、胆寒不已!

  这青年,仅仅一丝气息,却让老者有几乎窒息的感受。

  那气息之中,含有千万以上的金丹血海,沉重的煞气,让老者丹田之中、金丹欲碎!

  他无法想象,原来世间,竟存在着这等高手!

  只是虽未看清青年面容,老者却隐隐觉得,这丝气息,有些熟悉,好似曾经在哪里见过。

  老者眼中的一丝疑虑,没有瞒过青年的探查。

  他一步之下,散去气势,目光扫过老者少年,立刻,一股被彻底看透的感觉,浮现在老者心头。

  “你认得周某?”

  青年稍有诧异,他注意到了老者眼中一丝波动。

  这青年,正是宁凡,在罗云部落化名陆北,返回之后,则继续化用周明之名。

  “不、不敢,晚辈何德何能,能认识周前辈…”

  从宁凡的声音中,老者更是确定,眼前之人,正是遁天舟上并肩同行的那个周明!

  一时慌张,不小心喊出了周前辈,一霎间,老者面色大变,恨不得扇自己几个嘴巴。

  愚蠢啊!此人必定是纵横外海无敌的凶魔周明,人家消失二十年,突然出现,必定不愿让人知晓的。自己一时失言,认出其身份,说不准,会被这周明杀人灭口…

  “是故人么,我也觉得你的气息有些熟悉…嗯,想起来了,是遁天舟上见过。”

  宁凡自语,似乎想起当年遁天舟上,确实有老者这么个人。

  他凶名虽盛,却也不是滥杀之人,更不可能因为别人认出自己就杀人灭口。

  他虽无杀人之意,但二十年前的凶名,仍在外海传闻,久久不散。老者自是惧怕宁凡的。

  “惭愧,晚辈孙布衣,当年确实在遁天舟上、与前辈有一面之缘…”

  老者心头稍安,以他对宁凡的印象,宁凡杀人根本不与人废话的。

  宁凡既然与他问话,老者自是不会死了。

  “孙布衣么,周某有话问你,若你让周某满意,自有赏赐。”宁凡语气极淡,但老者立刻惶恐起来。

  “明尊有问,但说无妨,晚辈必定知无不言,岂敢求赏赐!”

  开玩笑!

  能从宁凡手上活命就够幸运了,还要赏赐?孙布衣是想也不敢想。

  “不知明尊想问些什么…”孙布衣有些忐忑不安,生怕自己的回答让宁凡不满。

  “你可知周某何日入碎界秘境?”

  “晚辈知晓…”

  “周某离去归来,过去多久了,无尽海发生了哪些大事?”

  “回前辈的话,前辈离开无尽海,已有二十一年零九个月。至于无尽海发生的大事,晚辈这些年来并未闭关,或多或少都知道一些。只是所知之事太杂太多,若一一说出,难免耽误前辈时间,请容晚辈将记忆烙印在玉简中,供前辈参详…当然,若前辈执意让晚辈口述,晚辈也是极乐意的。”

  “不必了。用玉简烙印更好,二十一年了么,想必发生的大事会很多吧…”

  宁凡目光有些担忧,无尽海有最让他关心的,莫过于两方势力。

  一个是许秋灵所在的欢魔岛,一个则是殷素秋加入的碧瑶仙岛。

  嗯,似乎还有一个…对那北小蛮的安危,宁凡也稍有一丝关注。

  “是!前辈有命,晚辈立刻便烙印玉简!”

  孙布衣不敢怠慢,立刻一拍储物袋,取出一枚玉简,细细思索二十余年的记忆,并一一烙印在玉简中。

  修士记忆本就远超凡人,几乎过目不忘,而宁凡又只问大事,烙印这些记忆,对孙布衣而言不过小事一桩。

  仅一炷香功夫,他便将大小琐事皆烙印下来。

  而宁凡拂袖一招,孙布衣手中的玉简凭空消失,瞬间出现在宁凡手中。

  这种手段,根本是孙布衣生平仅见,心头极其震惊。

  这根本不是元婴修士的手段,仿佛是借用了…挪移之力!

  “明尊突破化神了?!但二十年前,他才刚刚结婴,二十年过去,怎会化神!”

  并不知孙布衣心头惊讶,宁凡神念略略一扫,见玉简大致是自己想知道之事,满意地点点头,旋即一拍储物袋,随手取了瓶丹药抛给孙布衣,聊做赏赐。

  旋即一步踏出,但见紫烟一闪,已渺然无踪!

  “好快的遁速!这就是明尊!我竟见到了明尊本人!”一旁的少年在宁凡离去后,方才从沉重如山的压力下恢复呼吸,目光狂热。

  而孙布衣,则再次震惊。

  “挪移!果真是挪移!他回来了,他…化神了!二十年…他用了二十年,化神!”

  心中的震撼已无以复加,但孙布衣一垂头,目光再次大变。

  “这是…化婴丹!明尊赐我的丹药,竟是一颗四转化婴丹!”

  孙布衣眼神狂喜,立刻宝贝地收起丹瓶,朝着宁凡离去方向抱拳一拜。

  “多谢明尊厚赐!”

  这一老一少今日深海寻矿,先是遭遇礁兽偷袭,后是见到宁凡回归,虽说有惊无险,但已再无寻矿的心情。

  二人唏嘘不已,立刻化遁光离去海域,至于宣扬与宁凡相遇之事,是根本不敢的。

  “故人么…”

  远方万里之外,宁凡伫立深海,海水诡异地分开,没有任何海兽敢靠近他。

  对孙布衣,宁凡根本没有多大印象,只是那故人二字,却让他颇有感触。

  至于赠给孙布衣的化婴丹,也不过是他一路杀戮夺来的无数丹药之一,不值一提。

  一枚化婴丹,在当年足以让越国掀起血雨。

  一枚化婴丹,对如今的宁凡,只是鸡肋之物。

  “也许,下次再见北瑶等女,她们也只是故人…”

  握着手中一块晶莹剔透的蛊皇令,宁凡回忆起星宫之中的一幕幕。

  蛊令已收回,佳人已远去,宁凡则返回外海,不再伪装陆北,而是撤去容貌伪装,变回周明。

  女尸、月凌空也暂时收入鼎炉环歇息,二女在界兽追击下逃亡,消耗极大,亦有些许伤势,是该好好修养的。

  “无尽海,我宁凡,回来了!”

  宁凡眼中精光一闪,将孙布衣所给的玉简按在眉心,旋即闭上眼,细细浏览二十年来的变化。

  一幕幕记忆,在眼前播放,半炷香之后,宁凡睁开眼,眼神却有冷色,继续浏览

  “刺明联盟!瀛洲仙岛的化神老祖,暗通内海化神建立的杀手组织么,只为刺杀我一人么…”

  宁凡眼光不屑,这区区刺明联盟,根本不值得他丝毫重视。

  化神老祖么…似外海的13名初期化神,宁凡在星海之内不知生吃了多少。

  比起处理刺明联盟,宁凡更关注欢魔仙岛,倒不是在意那颗地母之心,而是在意许秋灵的伤势。

  当日他入碎界秘境,推断许秋灵有三十年可活,如今过去二十年,许秋灵伤势已开始稍微发作,再过十年,她必死。

  好在宁凡已然回归,更带着白骨活人的黑星疗伤术,炼虚以下修士,基本没什么伤势是宁凡治不好的。

  有他在,许秋灵非但死不了,更会借助伤势、修为极大提升。

  进入碎界之前,宁凡只能让许秋灵伤愈,如今的他,甚至可助许秋灵修为飙升。

  再次浏览玉简,玉简之中,唯有两件事让宁凡动容。

  一件是蓬莱仙岛遗世宫的情报,南塔塔主北小蛮…闭关化神,已几乎成功!

  另一件,是关于碧瑶仙岛的情报。

  三年之前,碧瑶仙岛之中,一直隐藏的化神中期老祖…归墟道消了!

  归墟,便是修士寿尽而死。

  宁凡曾有猜测,碧瑶仙岛一宗女修,却并无外海魔头敢染指此宗女子,定是此宗隐藏着莫大底蕴。

  这有情报印证了宁凡猜测,碧瑶仙岛,历来就有两名化神坐镇的,一暗一明!

  明处的,是曾与宁凡有半面之缘的一个老妪。

  暗处的,则是一个老辈化神。

  这老辈化神一死,碧瑶仙岛没有新晋化神顶上去,仅凭一个化神镇守碧瑶仙岛,已有些不济了。

  一宗女修,皆是大好鼎炉,不知有多少魔头,口水直流盯着碧瑶宗,甚至已有数个魔头,掳走了十来个此宗女修…

  而近三年来,刺明联盟也开始打压碧瑶宗了,原因则是因为有传言…碧瑶宗副宗主殷素秋,是周明的女人!

  殷素秋,已结婴成功,甚至得到了碧瑶宗那名归墟老祖的功力传承,几乎已是元婴巅峰修为,只差半步,便可化神。

  殷素秋在碧瑶宗地位提高,自然也引起某个女修的嫉妒,曝光了她与宁凡的关系。

  这一曝光,了不得!刺明联盟几乎已将殷素秋当成必杀之人!

  好在殷素秋从不离宗,一心闭关苦修,倒是没给人下手的机会。

  宁凡眼中寒芒更甚。

  且不论殷素秋此女如何,刺明联盟的举动,已动了宁凡真怒。

  “素秋正在闭关,暂时无碍…哼,先救治秋灵,而后,我必定要亲自看看,这刺明联盟有什么资格,打我宁凡女人的主意!”

  宁凡一摇身形,紫烟一闪间,已彻底失去身影,朝欢魔仙岛飘去。

  看起来,他刚刚回归,便要做些事情了。

  不让外海染染血,有些人是学不乖的!

  …

  北天虚空界,玄武星上,一名踏着紫晶剑影的清冷女子,正朝着云海飞去。

  虚空界,是掌碑仙帝所居住的中千世界。踏剑女子小褂罗衫,软鞋生香,周身泛着琉璃色的剑气,飘然绝尘,赫然是掌碑仙帝的爱徒——北璃。

  北璃刚刚出关,便匆匆赶去云海,却是为了帮助某人化神。

  以她的身份,除非遇到可窥探气运的高手,否则是不会亲自助人斩凡的。

  上一次,为了帮助宁凡,她前往云海。

  这一次,却是为了帮助妹妹。

  她的四妹北小蛮,今日即将斩凡成功,道碑留名,成为一个化神修士。

  “小蛮终于化神了么,如此,她要不了多久,就该返回北天了吧…”

  北璃自语,似乎在担忧着什么事,半个时辰后,已到达云海三座道碑之下。

  在道碑之下,道童一清如坐针毡,正叹息不已与一名红衣少女对峙。

  那红衣少女,手持红鞭,鹅蛋小脸,清秀绝尘,偏偏眸子却冷寒。拦着一清,硬要比武切磋一番…

  她,正是遗世宫四小姐——北小蛮。

  北小蛮见一清有两下子,想和一清试招,但一清哪敢与北小蛮动手。

  人家可是遗世宫四小姐…万一受伤,麻烦就大了。

  一见北璃前来,一清立刻如蒙大赦,匆匆告退。

  这一幕,让北璃轻轻一叹,秀眉轻蹙,淡然责道,

  “小蛮,你又胡闹了,你才刚刚化神,尚未稳固境界,怎可与人切磋呢?一清师弟不与你争斗,是怕你受伤…”

  “哼!你们都小瞧我!若非我体质有问题,年龄又最小,岂会今日才化神!况且我会与他争吵,还不怪那一清口气太嚣张了…斩凡三关,我每通过一关,他就跟我啰嗦一遍,说当年有个叫‘宁凡’的多么多么了得,有着什么样的通关成绩…真是烦人!”

  “傻丫头,那宁公子是真的很了不起呢,一清师弟是打心底佩服宁公子,并非刻意激怒你…”

  北璃眼神泛起追忆,似乎回想起一个青年。

  “宁公子…嗯?璃姐姐有些奇怪,你不是从来看不上任何男子的么,怎会对那宁凡如此客气,还特意称呼宁公子?”

  北小蛮小手背在身后,红丝小脚轻轻跺地,大有兴趣地望着北璃,眼带弯月牙般的笑意。

  “姐姐,难道喜欢上那个‘宁公子’了?这可不行呦,宁凡再厉害,也只是下界之民呢…”

  “呸!小蛮你在下界不学好,胆子越来越大了!我与宁公子仅有一面之缘,怎会喜欢上他!”北璃俏脸一红,没好气白了北小蛮一眼。

  “我当然知道璃姐姐心高气傲,不可能看上下界修士的啦…姐姐何必这么激动嘛。再说,我在下界认识一个人,论才华,可不输给姐姐的‘宁公子’呢!”

  “什么叫我的宁公子…你认识的人是谁,什么修为?”北璃大感兴趣起来。

  “他叫周明,是个臭小子,天天欺负我!不过,他真的很有才华,很厉害呢,失踪了二十年,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哼,肯定跟那个野女人鬼混去了,气死我了!”

  北小蛮小脸气鼓鼓的,只是就算‘周明’与某个女子鬼混去了,她又有什么好气的呢?她不是不喜欢‘周明’么?

  “傻妹妹…”北璃似乎看出了小蛮的心思,暗道,怕是自己的妹妹看上了一个下界修士,那人,是叫周明么…

  “那周明骨龄如何,有何特殊才华么?以你的眼界,应该看不上化神之下的俊杰才是…”

  “嗯,他很厉害的,肯定比你的宁公子厉害十条街!他骨龄不到四百,已是元婴后期修为…二十年前他失踪时,是这个修为的…”北小蛮有些失落。

  “四百岁的元婴后期么,倒也不差,只是比起宁公子三百岁化神,还是差些。”北璃摇头道。

  “谁说的!那周明虽然是元婴后期,但是连化神都曾打死一个,而且他还是五转炼丹师!”

  此言一落,北小蛮立刻得意起来,仿佛那四百岁的五转炼丹师不是‘周明’,而是她北小蛮。

  “五转炼丹师!那这周公子,的确也算才华斐然呢…是个丹道天才么。”北璃思索道。

  “不许你叫他周公子!你又不认识他!你去找你的宁凡去,周明是我的!”

  北小蛮好似一个斗气的小孩,让北璃又是怜爱、又是头疼。

  这个妹妹,若是稳重些就好了…

  自己不过随口说句周公子,这傻妹妹就开始争风吃醋了么。

  这傻妹妹,喜欢上那个周明了么…如此的话,会有些麻烦呢。

  “小蛮,你应该知道,你与‘西门世家’可是有婚约的…说起来,你的元瑶玉哪里去了!难道送给周明了!”北璃美目一凝,这可是严重的问题。

  “元瑶玉放在石兵那里保管着呢…至于西门世家…我不嫁!”

  北小蛮撒了一个小谎,元瑶玉与石兵都丢了。

  “傻妹妹,就算你不嫁西门世家,与那周明也是不可能的…”

  北璃还要再劝,蓦然间,一道强横的舍空境气息,伴随着紫色霞光,降临云海。

  立刻,二女齐齐露出诧异之色。

  “娘亲!你怎么来了?”

  “我来,自然是给你一件东西,帮你斩掉赤龙了…”

  霞光中,元瑶一步走出,如仙子谪世,遗世独立。

  身上似乎有些伤势,但不待两个女儿提问,元瑶直接拂袖,取出一块黑色水晶,交给北小蛮。

  “蛮儿,你返回雨界之后,炼化此水晶,必可一举斩赤龙。如此,再无‘癸脉嗜杀’的忧虑,不必再借着杀人压制癸脉杀气了…”

  “谢谢娘亲!”

  北小蛮一把保住元瑶,无比欢喜,她做梦都想斩去赤龙。

  月月来经,这可是一桩苦事呢…

  “对了,你们刚刚在谈论什么?”元瑶随口问道。

  “在谈哪个天骄更优秀!我喜欢周明,姐姐偏偏喜欢宁凡!”北小蛮吐了吐舌头,跟元瑶撒娇。

  “什么叫我喜欢宁凡…”北璃不喜多言,根本无力辩解。

  二人的对话,却引起元瑶的沉思。

  “天骄么…你们说得宁凡、周明,怕都比不了那个人…”

  “比不了谁?”北小蛮在下界,北璃刚出关不久,根本不知北天传闻的一件大事。

  “如今北天天骄,青俊一代,几乎都被一个青年折服…那人出身下界,却以化神修为,败紫川,斩林素,独战界兽,血洗星海…他的名字,叫陆北…陆北,怕是此代天骄之中,最杰出之人了…”

  元瑶一阵追忆,却努力掩饰住表情波动,装作不认识‘陆北’。

  “奇怪?以娘亲身份,竟会称赞一个下界化神…”北小蛮、北璃皆感到难以置信。

  而三女皆不知,她们争执不下的最强天骄,实则是…同一人!

  那一人,已悄悄回到了无尽海,正准备再次搅动风云!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