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340章 帝星传承

第340章 帝星传承

  十八重生死门,在虚空中诡异悬浮,若隐若现,九生九死,若误入死门,纵是炼虚也必死无疑。

  好在卫玄早为宁凡辨别出九道生门,甚至还进入了其中六道。

  余下的三道生门,其中一道,便是通往陆吾封印之地。

  虚空之中,处处漂浮着山石瓦砾的废墟。

  废墟之中,宁凡与诸女立在星罗盘上,皆是目光注视着生死门。

  诸人中,宁凡姑且服下数颗五转伤药,压制伤势,左目紫光闪烁,催动扶离之目,试图辨别出三道生门谁封了陆吾。

  至于其他女子,则或是唏嘘、或是庆幸、或是感叹,更多的却是难以置信自己等人还活着。

  在诸女身旁,一龙一傀处处损伤、仍在守护。除了这两具尸傀,有多出三具披着斗篷、眼神幽绿的傀儡。

  “陆北哥哥,是真的么!这三具傀儡都是用真仙界兽炼制的!北瑶姐姐好厉害!”兮然目光闪着小星星,持着一柄长剑,叮叮当当敲着三具新傀儡。

  不会错!这三具傀儡,都是用真仙高手的尸身炼制!虽然只是半成品,但三具傀儡都有着炼虚初期的威能!

  “是啊…”宁凡感叹道,若非这一次元瑶出手,或许真的会死吧。

  元瑶没有彻底恢复修为,在灭掉界兽后,再次封印到化神修为。

  只是这一次封印,只是暂时的,只要元瑶愿意,随时可再次撕裂封印,发挥出舍空境界的力量。

  封印修为,会让仙脉的负担减少,有助于伤势恢复,仅此而已。

  至于洛幽,因为借给宁凡元神力量,残损的元神濒临崩溃,为了自保,已在阴阳锁中自封沉睡。

  关于洛幽的事,宁凡没有告诉元瑶,只是在心中暗下决心,此次返回无尽海,定要寻些滋补元神的东西,帮助洛幽恢复元神力量。

  “不论怎样,这一次多亏了北瑶出手,我等才能活下来。只是想不到,北瑶竟是舍空境高手…”

  舞嫣望向元瑶,目光带着感激之色,一句话,说得元瑶目露惭愧。

  “若不是因为我,你们也不会被界兽追杀…一切都是我的错。”

  “好了!别你感谢我、我道歉你了!先说说正事吧,小黄瓜,我们究竟该入哪一道生门,不能再拖了!若再有其他界兽追击而来,终究是个麻烦。”

  “嗯,确实要尽快的。”

  宁凡点点头,将扶离之目催动到极致。

  九座生门,六道不必进入,需要选择的只有三座。

  三座雪白的巨门之中,唯有一道,闪烁着一丝金光。

  扶离之目一经捕捉到这丝金光,立刻,宁凡毫不犹豫一拂袖,卷起诸女、诸傀儡,化作一道流光,进入其中一道生门。

  就在进入此巨门的一霎间,十八座巨门,尽数崩溃!

  最诡异的,是整座星宫,一霎间消失无踪!

  数日后,虚空废墟之中,方才再次开启三道界门,界门中,相继走出三名高手,俱是真仙级界兽!

  三人之中为首的一人,手持一块追踪罗盘,似乎是追踪元瑶而来。

  这罗盘之内封印了一丝元瑶气息,只要距离在百亿里之内,都能显示元瑶的位置。

  但就在三人赶来星宫的路上,罗盘之上代表元瑶方向的光点,一闪之下,消失了!

  为首的老者,望着此地一片废墟,目光阴沉。

  “星宫消失了!那贱婢也不见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那贱婢,躲入了一处中千世界?!”

  “哼,算这贱婢命大,竟让她跑了!我等三人返回族内,该如何与大长老交待?”

  “交待?该怎么说,就怎么说!族内黑无、黑木、夜戮、夜孤,这四人命牌已碎,自是已死。四名真仙追杀一个自封修为的贱婢,竟然全死了,大长老可是很生气呢!”

  “之前赶来的路上,捉了几个小辈搜魂灭忆,他们的记忆中,似乎提到有一个名为陆北的化神小子,与黑无战得不分胜负…而之后贱婢现身,也是从那小子储物袋出现的。莫非黑木四人追杀贱婢失败,是因为那个小子的阻挠?”

  “这是不可能的…黑木就算再重伤,也是真仙,岂会与一个化神不分胜负,那陆北,无须在意。贱婢已失踪迹,我等速速返回族内,向大长老禀报此事!”

  三人一番商议后,各自踏回界门,就此离去。

  …

  宁凡并不知,因为他进入了正确的生门,而使得星宫失踪。

  他亦不知,在他进入星宫数日之后,又有人追击而来。

  生门之内,是一片片云雾铺成的云海。

  在那片云海之中,宁凡等人一连走了数日,方才走到一座云雾砌成的巨宫。

  那云雾宫殿,不知有多么高大,根本看不到顶端。更诡异的是,这宫殿有玉阶,有柱梁,却无门,不可进入。

  宫殿虽无门,其中却隐隐传出一丝隐晦、凶悍的气息,似乎便是封印状态的陆吾了。

  周围的杀阵,更是恐怖非凡,若有擅入此宫的妖族,怕是立刻会死!

  此地虽无星辰,却有好似是所有星光的枢纽,可决定星宫所有星力的归属一般。

  纵然是元瑶,初见此宫,都有些惊讶了。

  “好气派的云宫!若我没看错,这云宫之上,设有仙帝级杀阵,除非持有星宫钥匙,或者有着仙帝修为,否则,无人可进入此宫!这里多半便是星宫中心了,想不到一座荒芜亿年的星宫,其中还尘封了这么一座宫殿…”

  元瑶尚且惊讶,其他女人就更加难以置信了。

  唯有宁凡目光平静,这种高不见顶的巨宫,在轮回的幻梦中,古天庭之内,他见过很多。

  “此乃仙宫,为仙帝所居之宫殿…或许,这里曾是天帝的某座寝宫。”

  “陆吾就在里面么,陆道尘曾说,之所以求我就陆吾,是因为我是人族,故而可入此殿,我有王血,故而可洗清陆吾孽印…孽印,那是真灵大族对叛徒的责罚,是罪孽封印。中孽印者,即便是死,也会魂魄囚困,无**回,终日饱受折磨…至于此宫阵光,似乎尤其为监视妖族而设置,这就是陆道尘看上我人族身份的原因么?”

  “只是这巨宫之上,却四面无门,却要如何进入…或许,该呼唤陆吾,让其从内开门?”

  唰!

  宁凡心思一动,立刻取出一卷古旧的画轴,将其一抖撑开。

  画中所画,是一个身着虎头金甲的妖帅,乘坐在金焰车上,由九头妖兽拉车的图卷。

  金焰车经过的土地,是一座座灵气盎然的药园。

  在所有药园的背景之后,隐隐可见一座恢宏巨大的云雾宫殿,几乎与此地的巨宫一般模样。

  此画是陆道尘送给宁凡,相传是古天庭某个画仙所画。

  在此画一抖呈现之时,舞嫣、兮然、月凌空,俱是眼前一亮。

  “这是…仙画!凡人之画,最多以假乱真,终究是虚。仙人之画,却可令画中之物苏生。这虽是一卷画,却必定出自真仙之手。这哪是什么画,分明是一件画卷法宝!”月凌空首先赞道。

  “不错,此画若落在炼虚修士手中,便是一件虚宝,可召出画中炼虚助阵杀敌。做出此画的仙人,即便不是舍空境,也多半是渡真巅峰…”元瑶的眼光更高,看得更准确。

  宁凡没有解释此画来历,而是寻找着打开巨宫的方法。

  这画是陆道尘交给自己,从某种方面来说,也算是宁凡的信物。

  轻吸口气,宁凡向着巨宫方向,抱拳道,

  “晚辈罗云部陆北,应云将请求,前来替陆吾妖帅解孽印、取帝星,请陆帅开宫门!”

  宁凡清朗的声音,绕着云宫回荡了三遍。

  三遍之后,巨宫之中好似有什么巨物挪动身体的声音,仿佛被宁凡所唤醒,传出一丝丝强有力的呼吸之声。

  最后,更有一道沙哑、沉重的声音,好似雷霆,从云宫之内传出。

  “云将?嗯…陆道尘请来的人啊…不会错,此画正是‘金陵仙’赠吾之画。陆道尘将此物都交给你,足可见你是可信之人。只不过…你之前说,你来此地,共有两个目的,一是助我洗清孽印、解脱魂魄,二是取走天帝之星…是这样么!”

  轰——

  那道声音蓦然间威严起来,充斥着一股强横的气势。

  这气势,几乎不弱于炼虚巅峰!

  气势化作一阵狂风,似乎考验着宁凡。

  那狂风吹到宁凡身边,却见宁凡左目紫星一闪,立刻,狂风分两边散去。

  “不错,晚辈来此,一为承诺,二为帝星,请陆帅开宫门!”

  宁凡言辞不卑不亢,‘唰’地一声收起画轴。再次一拍储物袋,取出一枚黑色棋子。

  巨宫之中的陆吾,感知到宁凡竟是凭祖血之力、挡下了自己气势,似乎颇为震惊。化神中期,挡下自己气势,此子不弱…

  而当见到宁凡取出这枚黑色棋子之后,陆吾立刻目光一震。

  “你获得天帝陛下的认可了!”

  宁凡不知这黑色棋子有何涵义,陆吾却知。

  当年他沉睡之前,曾交给陆道尘一枚钥匙,但那钥匙,仅仅是获得帝星传承的第一步。

  第二步,是要用钥匙开启天帝留在星宫的一丝残念,获得天帝认可。

  第三步,便是凭这枚漆黑棋子,领悟天帝黑星的力量!

  宁凡能获得黑色棋子,自然是获得了天帝残念的认可,他当然有资格获得帝星传承了!

  何须其他考验!

  几乎是一个瞬间,陆吾便准备开启云宫之门,但当其目光落在宁凡身后的女尸之上时,更浓重的震惊,令他一时间竟忘了开门。

  “公主!”

  巨宫之内,一头匍匐于低的巨兽,白毛垂地,神态苍老。目光昏暗,神情平静。

  只是看到女尸的一霎那,巨兽眼中射出激动的光芒。从未想到,他陆吾会在天庭覆灭一亿五千万年后,见到公主!

  天庭覆灭,陆吾与其他幸存者一样,被剥夺所有记忆。

  但他仍记得天帝,记得公主!

  若说原本仅仅惊讶宁凡的祖血,此刻,他却惊讶宁凡为何能与公主同行。

  恍惚间,陆吾似乎升起一种错觉。

  此刻在云宫之外的青年,不是一个拥有祖血的高手,而是…一只蝶,一只他曾在天庭见过多次的蝶!

  嘭!

  云宫四周,杀阵阵光俱都暗淡,并在轰响之中,炸裂开一道巨大的门扉。

  “你叫陆北么…你可入宫,接受帝星传承,不过其他人,暂时不可进入…此宫被天帝设有仙阵,除了获得‘天帝棋子’的人,其他人除非有仙帝修为,否则无法进入的…你的手上,有一颗黑色棋子,我的手上,则握着一颗白色棋子…你,进来吧!”

  陆吾开启了云宫巨门,但这巨门却又只能容宁凡一人进入。

  留诸女在外等候,宁凡一步踏出,化作一道紫色烟丝,跃入云宫。

  手持黑色棋子,宁凡心头升起一种感觉,凭这颗棋子,他可免疫一切云宫之内的攻击。

  故而他自不担心入了云宫、被陆吾攻击,抑或出现其他什么变故。

  云宫之内,既不通光,又没有灯火,昏暗好似地窖。

  巨大的空旷的宫殿中,不时传来宁凡步伐的回声。

  不知走了多久,宁凡收住脚步,前方虽然昏暗,他却凭扶离之目看破了黑暗。

  在前方黑暗中,一尊八千丈巨兽匍匐于地,兽身雪白,不含杂毛,乃是一头巨大无比的云兽。

  只是这云兽,并非真正的实体,而是虚幻的。

  他雪白的兽身之上,更诡异地布满了一道道血纹。

  “我是陆吾…不知为何,我好像见过你…真是奇怪啊。”巨兽露出古怪之色。

  “或许我们真的见过,也不一定。”

  宁凡还记得,他在窥探到轮回之时,失声喊了声陆吾,曾被陆吾所听到。

  也许是窥探轮回时彼此见过,也许,陆吾仅仅是对自己的前世蝴蝶熟悉而已。

  宁凡不准备解释,只是有一些慨叹。

  眼前的陆吾,毫无疑问是一个死人。

  明明已死,偏偏魂魄被封印与此地,不入轮回。

  明明认出了慕微凉,但恐怕陆吾除了记得慕微凉身份,根本记不得慕微凉是生是死,为何而死…

  “这就是轮回!轮回之力下,纵然是曾经的一方妖帅,也唯有失去记忆…”

  对轮回的颖悟,又增加了一丝。宁凡目光穿越黑暗,落在巨兽的周身血纹之上,皱眉道,

  “这就是孽印么…就是此物,封印了你的残魂,让你死后不入轮回、日日遭受折磨么…”

  “不错,这就是孽印。在我沉睡之前,便有真灵大族向我索要天帝之星,只是我最终没有交出帝星,而被大族种下孽印,意欲逼迫我屈服。我虽遗忘天庭毁灭的原因,却记得天帝陛下的嘱咐…天帝之星,不可交给妖族,如今的真灵大族,但凡保留王血者,皆是当年的叛徒!”

  巨兽的表情有些愤怒,但最终归于平静。

  他忘了太多事情,甚至忘了真灵背叛的始末。

  “你若能帮我解除孽印,我可重入轮回、自然是高兴的。若你办不到,也无妨的,此事根本无关紧要。你只需取走我这枚白色棋子,黑白合一,领悟天帝的星术即可。”

  巨兽张口喷出一道白光,在黑暗中分外刺眼,那白光一凝,化作一颗白色棋子,落在宁凡掌心。

  在掌心同时握有两枚棋子的时候,一丝丝感悟,透过棋子,传入宁凡心头。

  那些感悟,无一不是关于星光淬体术!

  同一时间,云宫之外,白云之巅,骤然间浮现无数漆黑星辰。

  这些星辰,无一不是整座星宫的力量汇聚而来所凝成。

  滚滚漆黑星力没入云宫,汇入宁凡的体内。

  仅一瞬间,宁凡身上的严重伤势,竟已难以置信的速度愈合!

  “这,就是天帝陛下的黑星之术!以此术疗伤,就算是仙帝造成的伤势,都可顷刻痊愈。越是重伤,越容易领悟此术疗伤的奥秘,你很幸运,带着如此沉重的伤势而来,在伤愈的一刻,领悟此术的机会不小啊!”

  陆吾羡慕道。

  只是对他的羡慕言语,宁凡根本没有时间回复。

  宁凡的心神,全都沉浸在黑色的星光中。

  心中回忆的,全是与天帝残梦中一句句对话,一步步下棋的往事。

  “这就是,黑星之术!”

  “若我习得此术,即便是刚刚习得,日后任化神修为如何伤我,我都可短时间内痊愈!若稍加精研,不但可为宁孤治好身体,更可为宁红红与另一个微凉恢复肉身!”

  “这是机缘,一定要领悟成功!毕竟,这可是天帝的看家秘术!”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