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338章 元瑶动怒

第338章 元瑶动怒

  虚空之中,四处漂浮着崩碎的砖石瓦砾。

  星宫的废墟之中,两名高手对峙,磅礴的气势,让无数天骄喘不过气。

  一面,是肉身数十万丈的漆黑界兽,却因为伤势过重,只流露出炼虚初期的气息。

  另一面,是柔指拈发、粉面含笑的‘宁凡’,举止虽然阴柔,流露的气息也不过是炼虚初期,甚至气息还有衰弱的趋势。但单论气场,甚至比界兽更强!

  “陆北与界兽,谁会胜!”

  “你还管这个做什么,我等现在只有一件任务…那便是逃!”

  随着星宫破碎,凶险来临,这些北天高手再也不敢逗留此地了,纷纷祭起星罗盘,沿着虚空疾遁而走。

  就算是那些倾慕宁凡的花痴女修,也不得不在师兄弟的催促下,无奈离去。

  此地,已是陆北与界兽的战场,无论谁胜谁败,都会波及广大地域,在此围观,必死无疑!

  数万名北天天骄,几乎再无人关心帝星的归属,只匆匆逃去。

  只是无论是‘宁凡’,还是界兽,此刻皆彼此注目,丝毫不管离去之人,抗衡着气势。

  随着嘭一声巨响,界兽的气势,竟败给了洛幽附身的宁凡!

  “你究竟是谁!附身在一个下界蝼蚁身上,却又知晓界族之事,绝非无名之辈!”

  界兽喘着粗气,兽瞳杀机毕露。

  论气势,他或许不如洛幽,但论肉身之强,洛幽附身的宁凡,绝对比不上界兽厉害。

  吼!

  伴随着一声震耳兽吼,界兽猛抬巨爪,朝身前无数虚空一拍。

  即便修为大损,但肉身气力尚在,这一爪之力,直接化作一道十万丈巨大的漆黑掌印,朝宁凡当头拍下。

  “界掌之术!”

  恐怖的掌印,每过一处,必定引发虚空震动。

  望着头顶的巨掌,‘宁凡’…不,洛幽美目一沉,娇哼一声,

  “想凭兽身之强欺负姐姐么…哼!你却不知,姐姐的血脉秘术,专克各种炼体修士呢!美人花丛,可埋豪骨,弱水三千,可葬英雄,此为不变之理…‘弱水三千之术’!”

  一丝水蓝色的法力,借助宁凡的肉身,流动在指尖。

  洛幽指诀连变,朝天一指,头顶之上,立刻浮现一重重水蓝色的幽潭,这潭水名为…弱水!

  弱水寒潭,一共九重!

  界兽十万丈的掌印,轰在幽潭之中,轻易便毁灭潭水。

  只是每崩碎一潭潭水,便会有一丝诡异的蓝色法力,没入掌印之中,令得掌印立刻减弱不少。

  崩溃第一重幽潭,掌印还剩五万丈。

  崩溃第三重幽潭,掌印仅剩万丈。

  崩溃第六重幽潭,掌印尚余五千丈。

  崩溃第九重幽潭,掌印仅剩千丈。

  这千丈掌印,威力不过相当于寻常化神一击。

  借助宁凡的肉身,洛幽素手托天,柔掌朝天一拍,直接将那千丈掌印按碎。

  在掌印崩碎的一刻,更有一缕缕水蓝色的气息,透过掌印,没入界兽兽身之内。

  那丝水蓝方一没入,立刻,界兽硕大的兽身,开始极速缩小,最终仅剩千丈而已!

  “弱水三千之术!你是洛族之人!”

  界兽目光大变,传闻北天洛族,有一门血脉秘术,其名弱水三千,是一种封印肉身气力的可怕神通!

  界兽本准备借助兽身强横,压制洛幽,不曾想,洛幽一上来便以秘术封了界兽的恐怖气力!

  弱水三千,可葬英雄!

  纵然你有真仙级炼体修为,一旦中了此术,也会气力大损、酥筋软骨!

  北天天骄,皆已逃遁,自无人见识到此术的诡异和可怕。

  心神之内,宁凡暗暗心惊,若自己日后遇上洛幽的族人,当小心,这弱水秘术,有些逆天了…

  对斗篷大汉而言,气力被封,化作兽身,已没有任何意义。

  摇身一晃,再次变作人相,斗篷之下,一对幽绿眼瞳露出怨毒之色。

  “你是洛族余孽,本座若杀你,自是大功一件!以你的残损元神,先是破本座祖符之力,后又封本座炼体境界,力量已所剩不多!洛族的秘术,你怕是一个也无法施展了!”

  大汉冷笑,一步踏出,直接蛮横地冲向洛幽。

  就算气力被封,但其肉身防御尚在,与洛幽拳拳对撞、硬碰硬的对轰,绝对是斗篷大汉占优势。

  洛幽美目一寒,她元神残损,相继施展阴融之术、弱水之术,元神更加虚弱,再禁不起大规模的秘术折腾。

  眼见大汉猛拳攻来,洛幽应接不暇,勉强以宁凡肉身去接,却直接被大汉一拳轰在肩胛,肩骨尽碎!

  洛幽根本不擅长体术战斗!

  眼见一拳得利,大汉冷笑不已,更多的拳芒轰来。

  左闪右躲间,洛幽不断中拳,这些拳力,自然都打在宁凡的肉身之上。

  “换我来!你只需借我元神之力即可!”

  心神之中,宁凡看不下去了。

  洛幽不擅体术,即便封了界兽的真仙级气力,仍不占优势。

  “抱歉…我不太擅长近身对战…你来吧…”洛幽歉疚自责。

  因为她的缘故,连累宁凡的肉身受了重伤。

  “嗯!”

  宁凡的肉身,一霎闭上眼,面对斗篷大汉迎面而来的拳芒,不躲不避。

  这一幕,落在斗篷大汉眼中,化作讥讽之色。

  “哼!知道不是本座对手,放弃了么…”

  眼见宁凡一副俯首待死的模样,斗篷大汉自是以为胜券在握。

  只是一拳轰在宁凡身躯上,却并无击中任何无体的实感。

  同一个瞬间,被击中的宁凡,目光猛然睁开,精光毕露,周身暴散成无数墨影,一散一凝之后,于千丈开外,重凝成一个黑衣黑发的冷漠青年。

  “你追杀我,追杀的很高兴啊!”

  “你打我,打得也很得意啊!”

  一碎一凝,再碎再凝。

  数次破碎重凝身躯,宁凡心神内视,之前被斗篷大汉打碎的骨头,已经勉强碎骨愈合了。

  虽然仍有伤势,但已不妨碍战斗。

  “界兽,死来!”

  宁凡眼露寒芒,一路被界兽追杀,数次生死,此刻这界兽被洛幽封印了气力,跟更是修为跌落炼虚,而自己,同样借助洛幽的力量,达到了炼虚境界!

  这一刻的宁凡,有了与大汉对等抗衡的资格。

  洛幽不擅长肉身对碰,但宁凡,体术不弱!

  轰——

  一拳迎上大汉拳芒,双拳对撞间,二人皆是在虚空中崩退万丈,却立刻一遁之下,交战在一起,短时间内,竟难分胜负!

  不同的是二人的神色。

  宁凡的眼中,是冷漠如冰、不为万物所动的冷静。

  大汉眼中,却满含怒火。

  “化身之术?还修炼到了化身自愈的境界?但这又如何!”

  大汉更加觉得耻辱。

  自己何等身份,若非多次重伤,若非被洛幽封了气力,捏死宁凡,绝非难事。

  区区一个化神蝼蚁,敢与自己拳拳对撞,即便凭借强横的肉身防御,大汉毫发无损,但心中,却是震怒。

  “区区蝼蚁,给本座滚!滚!滚!”

  大汉一声怒喝,让无数虚空风暴卷起。

  任大汉的拳头有多硬,任虚空风暴有多么猛烈,每一次被轰碎肉身,宁凡都会重凝墨影,再次袭来。

  没有任何技巧,没有任何花哨,有的只是拳拳到手的拼死之心!

  斗篷大汉肉身防御之强,不是宁凡可以击伤。

  宁凡的化身之术,却在斗篷大汉的拳拳相触下,伤势越来越重。

  化身状态,不是不会受伤,只是宁凡以往的对手太弱,根本伤不到宁凡。

  但界兽不同,他的攻击,让宁凡的化身不断受损。

  鲜血打湿黑袍,周身都是火辣辣的痛楚,但宁凡眼中,却是一如既往的冷漠。

  不为任何感情所动摇,不为任何强敌所震撼,不为任何幻象所迷惑…

  化身无心,无情,无畏!

  轰——

  又是一拳对撞,宁凡被轰飞数万丈,几乎已站立不稳。而界兽亦不好过,他被宁凡频频攻击,虽然未被宁凡直接击伤,却令得周身无数伤口迸裂,侧面加重了之前所受的伤势。

  早已逃出百万里的北天天骄,一个个收住脚步,心有余悸。

  他们总算逃出安全距离,但对宁凡与界兽的交战仍是关注,纷纷取出‘洞天镜’‘传像石’等秘宝,窥探星宫之外的虚空战场。

  只是一看到各自秘宝中的景象,竟无一人能平静的。

  那与界兽拼命的黑袍青年,是何等的瘦弱,却又有着何等冷漠的表情!

  无惧!从一开始,这化名为陆北的青年,就不曾畏惧过界兽。

  在这群天骄看到界兽拼命逃亡后,宁凡却仍留在原地,与界兽拳拳对轰!

  天殿废墟,染红了鲜血。

  但无论流下多少鲜血,宁凡却越战越勇。

  “这陆北,不知施展了什么秘法,明明是化神中期的修为,却借来的炼虚初期的力量,与界兽在对轰!”

  “看样子,是元神附体之术…看起来,这陆北体内藏了一道强者元神,而他之所以能和界兽勉强平手,是因为借助了这强者力量!”

  “借助别人力量又如何?能收为己用的,都算是实力的一种不是么!且纵然借助他人元神,暂时发挥出炼虚实力,也不可能与这头界兽肉身硬撼的…这陆北,似乎以什么秘术,迫使界兽施展不出本身的肉身气力,无法施展任何真仙级炼体术!”

  “什么!世间竟有封印肉身气力的秘术么!这未免太逆天了吧!”

  一个个青年议论纷纷,在他们眼中,宁凡的形象愈加高深莫测起来。

  一个个少女眼露痴迷,在她们眼中,阴柔的宁凡有一种特殊的气质,但此刻冷漠的宁凡强大、冷酷,让这些养尊处优的世家小姐神往不已。

  “他,很帅气呢…”

  不知有无数天骄在关注自己,此刻的宁凡空前专注,目光之中只有斗篷大汉一人。

  化身一次次崩碎,一次次加重伤势,只是宁凡已忘了胜败,心中只存一条执念…

  一定要撑到元瑶恢复修为的一刻!

  这世间,有太多的时候,明知敌人不可战胜,却决不可退后。

  宁凡意识渐渐模糊,妖血沸腾。恍惚间,一幕幕血脉记忆流入识海,宁凡似乎看到一幕幕幻象,那是太古之前,扶离族人诞生的场面…

  世间本无扶离,直到有一日,一个紫衣青年一人之力,血洗洪荒,一统妖族!

  那一日,绝大多数的妖族投降,这些真灵族人被紫衣青年妥善安置。

  那一日,少数真灵老祖誓死不降,拼死战至最后,燃尽最后一滴妖血。

  那些人死后,却得到紫衣青年的敬重,以莫大神通,为这批真灵复生,为诸人脱胎换骨,并封这批新生真灵为…扶离一族!

  扶天之倾,离寇之心!

  唯有虽败不跪、至死不降的人,才有资格监视天道,才有资格秉持公正!

  “扶离一族,是至死不屈者燃尽妖血的残灰…”

  “我与扶离的相遇,意外觉醒扶离之血,但这不是偶然!冥冥之中,我亦是不屈的…”

  “修真之路,一路逆天而行…若不能挺直一根傲骨,根本没有资格,问鼎最强境界!”

  宁凡目光渐渐清明,一丝颖悟在心头升起。

  一场以血还血的死斗,却意外让他心境修为提升!

  界兽再也无法忍耐!

  他瞧不起蝼蚁,更不愿被蝼蚁同等战斗。

  在他的眼中,宁凡就是那一个蝼蚁,最惹人厌的蝼蚁。

  “可恶,若是有什么办法,弄死这小子就好了…那贱婢躲在金焰车中,金焰车则被此子收入储物袋,只要弄死此子,杀了贱婢,一切便都结束了!”

  正谋划间,虚空之中,忽然诡异的出现两道虚空巨门,巨门开,门中各走出一个黑衣老者,皆是目光凶狠。

  二人一出现,立刻目光一沉。

  “黑木,大长老让你斩杀贱婢,你为何在此与一个化神蝼蚁纠缠!”

  此二人的出现,太过突然,那巨门开启的一刻,无数北天天骄,立刻骇然欲绝。

  “界门之术!又有两名真仙界兽降临下界!”

  “不好!速走!”

  这一场变故,让数万北天高手再无窥探宁凡的心思,皆是慌忙逃散。

  二人的出现,让宁凡目光一沉,与斗篷大汉对轰一拳后,立刻拉开距离,气息萎靡,身躯去站得笔直。

  “又是两名真仙!”

  宁凡七窍燃血,眼神冷漠、沉重。

  今日,或许会将性命交在此处…

  “界门?夜戮,夜孤,你们怎么来了!”

  斗篷大汉眼露不悦。

  “这要问你自己了!斩杀一个自封修为的贱婢,竟迟迟没有返回族中交付任务,大长老有些急了。黑无呢?”

  “他死了,被那贱婢杀了!”

  “废物!两名渡真境高手,追杀一个自封修为的贱婢,竟还死一个,伤一个…那贱婢呢,她的命牌还没有碎!你不去杀她,为何在此与一个化神小子纠缠!”

  两名黑衣老者,皆是带着讥讽看着斗篷大汉。

  这讥讽的神情,让大汉怒火中烧,若非一系列原因,他怎早杀了元瑶,岂会在此丢人现眼、与宁凡纠缠。

  “你二人休要得意,那贱婢,在他储物袋金焰车中!杀了此子,便可杀贱婢!我三人一起上,杀了此子!”

  斗篷大汉一言出,立刻,两名真仙的目光,齐齐落在宁凡身上。

  他们可不是斗篷大汉,可是全盛状态。

  此刻的他们,捏死宁凡,如蝼蚁!

  其中一个老者,直接一步踏出,只一步之力,立刻引发无数虚空裂纹铺开。霎时间,被那一步之势一震,宁凡口吐鲜血,已然重伤。

  “交出那贱婢!老夫保你不死!”名为夜戮的老者冷笑道。

  “休想!”

  “找死!”

  夜戮再次一踏,宁凡周身筋骨尽碎,周身血如泉涌,却犹站立。

  “休…休想!”

  宁凡冷嘲地看着三人,或许他会死,这只是因为他太弱。

  但修为可以弱小,心却不可弱小。

  若他屈服了,则纵然活下去,纵然强大,也不值一提!

  “哦?此子命倒是挺硬,只是老夫下一步踏下,你必死的。老夫如今正在锤炼心境的重要关头,实在不想杀人…老夫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交出贱婢!”

  “休想!”宁凡冷笑。

  这一道笑容。立刻点燃了老者的怒火。

  “好!好!有胆魄,想死是么,老夫成全你!”

  夜戮杀气凝在脚上,只消一脚踏下,宁凡必死无疑。

  只是这一脚还未踏下,周天百万里,忽然被一股高傲而绝强的气势压迫!

  但见宁凡储物袋中金光一闪,一道宫装美妇的倩影,徐徐走出。

  眼看宁凡重伤,心中不免一疼…

  “本宫不喜杀人,但本宫更不喜他受伤!”

  “尔等,必死!”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