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337章 姐姐就是陆北喔

第337章 姐姐就是陆北喔

  界兽一吼,透露出不断加重的伤势,这伤势,着实震惊了星宫外、虚空中的一个个北天天骄。

  他们不知星宫之内发生了何事,只知界兽在追击宁凡的过程中,不断受伤!

  一个个平日眼高于顶的天骄,此刻齐齐发自内心记下了一个名字。

  陆北!

  “陆北若飞升,绝非我等化神可招惹!”这个想法,在一个个天骄心中,迅速传开!

  紫薇玄宫阵中,宁凡不住施展挪移之术,此刻金焰车半毁,他唯有凭扶离遁速带诸女逃遁。

  每遁行万里,便有六生一死七块石板。

  起初宁凡还需借助卫玄所给的破阵路线遁行。

  到了后来,他对这紫薇玄宫阵的阵眼布局几乎铭记于心。

  心中仿佛出现一个纵横交错的紫光棋盘,在棋盘之上,交格之处,则摆放着四万九千枚黑白棋子。

  这棋盘棋子,便是仙虚级阵法——紫薇玄宫阵的阵图,却在这逃亡路上,被宁凡领悟了六七成!

  “若逃过此劫,细细琢磨此阵,不需太久,我便可领悟此阵奥妙,只需我修为足够,材料足够,日后布下此阵,不难!”

  这心思,在宁凡心中升起,也只是片刻就收起。

  此刻不是领悟紫薇玄宫阵的时机,尽量逃出界兽追击,才是当务之急!

  一次次抽魂,一次次挪移,危机之感却越来越重。

  “陆北,我飞不动了…”兮然妖力几乎耗尽,其他几女也大多法力耗损眼中。

  她们不是宁凡,没有堪称妖孽的扶离双翼,飞遁是需要耗损法力妖力的。

  “没办法了,姑且将你们收入界宝…”

  宁凡皱眉,以他的挪移之术,若带诸女飞遁,遁速必慢。

  如今面对界兽追杀,诸女几乎帮不上任何忙,留下只会有危险。

  没有多言,宁凡以元瑶玉将诸女收起,甚至连黑龙黑尸都收起,随后,立刻化作一道紫色流光,急遁而走。

  “近了,再穿过49个阵眼,就可离开此阵!”

  宁凡一纵之下,落在一块白色石板之上,立刻纵身而起。

  前方,只剩42个阵眼!

  身后界兽追击的破空之声,不知何时开始,已经停止了。

  宁凡心中涌起些许疑惑,暗道难道是界兽遇到了什么阻碍,被困住了?无法继续追击自己了?

  心中疑窦丛生,脚下遁光却是不慢。

  宁凡几乎将扶离双翼催动到极致,速度提升至一个极为恐怖的境界。

  都说生死危机有助于提升实力,这一次被追杀的经历,令得宁凡的遁速再次提升,凭扶离之翼飞遁,一遁可九万里,完全不弱于鲲鹏血脉的鲲魔!

  好似一道紫色星点,接连闪烁5次,5次闪烁后,宁凡望着前方最后七块石板,眼露喜色。

  “最后一处生死阵眼,突破此处,就可彻底甩掉界兽,逃出生天!”

  宁凡一纵而起,朝着前方万里七块石板之一遁去。

  只是刚刚飞遁一半,一股莫大的危机之感,却从前方传来,前方长空之上,凭空浮现一道漆黑的巨爪虚影,足足有五千丈之大,猛然朝宁凡抓下,带着炼虚一击的恐怖威力!

  而在巨爪之后,斗篷大汉眼露幽绿的凶芒,蓦然现身,冷笑不已。

  “本座说过,你,跑不掉!”

  “不好!”

  这巨爪虚影来的太快,快到宁凡连定星盘都来不及驱使,直接一拍储物袋,祭起黑傀、黑龙,挡在身前。

  以黑傀、黑龙的肉身之坚,纵然防御半步炼虚的攻击,都未必受伤的。

  但被这巨爪虚影一轰,黑龙黑傀齐齐身躯猛颤,无数裂痕扩散开,竟是一个照面,便被巨爪所重伤!

  借着两具尸傀挡下巨爪的时机,宁凡面陈如水,抽身飞退回白色石板,望着身前冷笑的斗篷大汉,目露寒芒,挥掌收回一龙一傀,护在身前。

  “你就是那头界兽!”

  宁凡面沉如水。

  难怪逃到最后几乎听不到界兽的追杀声,原来这界兽根本是施展了秘术,已提前一步到达大阵尽头,准备截杀自己!

  “哦?以你化神中期的修为,竟第三次挡下本座一击,有意思,你的实力,似乎在化神之中罕有敌手了啊。以这份资质而言,若给你数万年时间,修炼到本座一样的境界,本座未必是你对手,不过可惜…你,没有机会了!小子,将那贱婢交出,本座可留你魂魄,成为本座腹中界奴!”

  斗篷大汉目光微微动容,不是任何化神都可在他出手三次后还保得性命的。

  尤其让斗篷大汉震惊的,是宁凡突破仙虚大阵的速度,太快了。

  眼看宁凡即将逃出大阵,斗篷大汉迫不得已,只得再次施展自损秘术,强遁至大阵尽头,在此将宁凡拦下。

  此刻的斗篷大汉,强行穿越49000个阵眼,彻底承受了近六千道阵光攻击。

  一道阵光攻击,便足以灭杀炼虚初期,六千道攻击,纵然是大汉的真仙级肉身,都难免重伤,斗篷之下,皮肉溃烂,白骨森森,兽血肆流。

  即便重伤,即便此刻的修为只剩炼虚中期,即便在大汉眼中、宁凡是个化神之中的妖孽之才,但斗篷大汉仍不认为,宁凡能逃过自己的追杀。

  他已堵住宁凡的去路,在他的眼中,宁凡离死不远!

  “界奴?可笑!陆某一生苦修,只为不成为任何人之奴!”

  宁凡眼露决然之色,周身升起萧索的杀机。

  面对界兽,即便取出散魔,都未必能伤到此兽。宁凡能依仗的,或许只有元瑶恢复实力,灭掉此兽。

  但,不能将所有希望放在元瑶身上…

  五掌一抓,抽魂入体,宁凡气势陡升,只片刻便提升至化神后期的顶峰!

  “无论你是谁,都不是让我为奴的理由!为将者,何惜一死!为奴者,与死何异!紫术,风烟!”

  一指点出,紫金风烟朝斗篷大汉一卷,立刻,斗篷大汉目光一变。

  “有意思,你区区一个下界化神,竟敢主动对本座出手,找死!抽魂之术倒是不弱,但若仅仅是‘抽地魂’的境界,根本不值一提!这漫天风沙的法术,也尚未达到虚术标准,纵然达到,又岂能伤的了本座!”

  斗篷大汉眼露讥讽,望着宁凡,就好似望着一个垂死挣扎的蝼蚁。

  其一脚躲下,阵中大地猛然一颤,砰地一声,仿佛有什么破碎一般。

  立刻,宁凡口吐鲜血,目露震撼,气息陡然跌落,其抽入体内的大地之魂,竟被斗篷大汉一脚震碎,生生破去!

  “这就是真仙手段么!此界兽虽跌落炼虚修为,但一身手段,纵然是碎虚都未必能比!”

  宁凡的震惊,让斗篷大汉颇感自得,望着漫天紫金风沙,更是不屑。

  “以本座肉身之强,连仙虚大阵都可硬闯,岂会惧你区区一道化级法术…吞!”

  斗篷大汉张口一吞,黑雾一卷,竟将紫金风沙全部吞入腹中。

  只是在吞下紫金风沙的一刻,大汉立刻目光一惊,狠狠一拳砸在胸口之上,咳出数口鲜血,这鲜血竟带着紫金之色!

  “这是什么法术!明明只是化级,却含有一股匪夷所思的力量,连本座真仙级的内腑防御,都可消融!”

  一霎之间,大汉面色难看之极,原本还存了一丝猫戏老鼠的心情,此刻彻底化作杀机。

  若伤他的是一名命仙,他尚能接受。

  堂堂一个渡真境高手,却被一个蝼蚁伤到,即便是因为轻敌自负,即便那伤势只有一丝,但这事落在任何真仙高手之中,都无法忍受的!

  此乃耻辱!

  趁着界兽大意受伤,宁凡目光一变,立刻腾身而起,化作一道细若须发的紫色烟丝,冲天而逃!

  前方有界兽堵路,想逃入陆吾封印之地,办不到了…

  若朝后方撤退,则只会再一次被界兽追上。

  而若躲入元瑶界中,也只会被界兽一掌拍碎元瑶界,瓮中捉鳖。

  望着头顶飘飘的紫色阵光,望着阵光更上方的星宫顶端,宁凡眼露决然。

  大阵之中,已前后皆死、无路可逃。他能做的,只有逃到大阵之外!

  “我有风烟一指,纵然是仙虚之阵,也可破去一个缺口,出入自如,而这界兽纵然厉害,终究实力大损,他入阵容易,出阵…难!”

  “无论如何,一定要拖延到北瑶恢复实力!”

  紫金风沙轰在阵光光幕的顶部,丝丝磨蚀声中,被磨出一个小洞。

  宁凡毫不犹豫,一道紫烟,飘出大阵,并立刻化出扶离妖身,如一头翱翔九天的紫色妖禽,冲天而起!

  这一幕,落在斗篷大汉眼中,再次一惊。

  “那紫金色的风沙,究竟是何物所化,竟连仙虚大阵都可消融出一个缺口!”

  “狡猾的小子,引本座入阵,自己却凭秘术逃到阵外…但你以为,这样就能逃出本座手掌么!”

  斗篷大汉冷笑一声,同样不顾一切、冲天而起,望着阻拦在头顶的大阵之光,蓦然咬破舌尖,自损修为、催动秘术,只一个瞬间,他的修为跌落到炼虚初期,却有一股黑色雾气,从其口中喷出,席卷百万里。

  “界溶之术!”

  界溶之术,一雾溶一界!

  此术在界兽之中都算极其厉害的神通,寻常界兽都未必能学会。

  斗篷大汉以自损为代价,喷出一口黑雾,这黑雾自是非同小可!

  方一喷在阵光之上,立刻,堂堂仙虚级大阵,竟一个瞬间,开始整体溶解!

  片刻之后,轰的一声,堂堂49000阵眼的仙虚大阵,直接被斗篷大汉整体轰碎!

  阵光不存,这一片废墟中剩下的,只有尽头处、漂浮天空的十八座古老巨门,正是通往陆吾封印之地的十八座生死门。

  “此术不但自损修为,更会极大提前本座大天劫的降临时间,若非必要,本座不想施展此术…陆北,你让本座如此自损,若不将你碎尸万段,如何消去本座心头大恨!你,必死!”

  这一刻,比起杀死元瑶,界兽更渴望杀死宁凡。

  杀元瑶是为了任务,杀宁凡,则是为了仇恨!

  区区一个蝼蚁,屡次三番挡下自己攻击,数次逼自己自损,更还用风烟一指暗算到自己…这口气,界兽咽不下!

  撕破仙虚大阵的缺口,对宁凡而言,亦是极大消耗、勉强之极。

  若非对此阵领悟极深,知晓何处阵光最为薄弱,他绝对无法顺利破开阵光缺口的。

  只是好容易才破开缺口,还未松口气,宁凡震撼发现,那界兽竟再次自损、好似疯魔一般,毁去了整座大阵。

  “那可是足以困住碎虚的仙虚大阵,竟被此兽一口黑雾毁去!”

  此界兽,太厉害!

  宁凡与此兽已不是一个境界的差距…根本是天与地的差别!

  “若那黑雾喷在我身上,任我唤出散魔、任我躲在元瑶界、任我以定星盘防御,都是必死!此界兽,太强!若非他修为跌落、伤势不轻,杀我何须一息!”

  “我不是他对手…只是,我不能退!更不能畏!亦不能死!”

  “我不可以死!在执念未消之前,我,不能死!”

  宁凡伫立苍天,俯视下方一雾毁阵的斗篷大汉。

  逃,已无路可逃!

  死,又不甘死亡!

  唯有一战,何惜一战!

  “小幽儿,将你的元神力量,借我一用!”

  “嗯,弟弟不说,姐姐也准备将元神力量给你了呢…此界兽太强,一般的界兽根本不可能精通如此多的界族神通。此界兽会追杀瑶儿姐,原因绝非简单!此界兽,多半是‘那个人’派来…那个人,曾经也是这般追杀姐姐呢!你,千万不可死在他手中!”

  阴阳锁中,玄阴界内,洛幽傲然而立,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仇人身影,美眸一冷。

  葱葱玉指十指掐决,将所有元神的残力,沿着玄阴界破开的一丝裂缝,汇入宁凡体内。

  宁凡目光渐渐冷漠,丹田之中,一股暖流涌上,一丝阴柔却高贵的气质,在其周身缭绕。

  他的双目露出阴柔杀机,轻轻捋了捋鬓丝,好似一个女子,声音都变得阴柔。

  “你是大长老派来的界兽么…呵呵,他还是不学好,暗通界族呢。”

  这一道声音,不是宁凡所发出!

  这一刻身体的掌控权,也不是宁凡所有!

  而是…洛幽!

  “元神附体之术!你不是陆北,你究竟是谁,怎会知道大长老!”

  斗篷大汉目光一惊,这一刻的‘宁凡’,气息几乎提升至炼虚初期。

  且这炼虚初期的气势,极不寻常,好似与斗篷大汉一样,是因为重伤、跌落到的炼虚初期!

  他哪里不知,有一道高手的元神,附在宁凡身上了!

  只是大汉不明白,什么级别的高手,一丝元神,竟给他一种危机之感!

  “不论如何,必须趁此人彻底元神附身前,杀了此人!决不可泄露大长老与界族的关系!”

  斗篷大汉目光杀机,大吼一声,化出数十万丈巨大的漆黑兽身。

  兽身之上,伤痕密布,白骨森森,极为吓人。

  其兽身之上,共有九道暗金色符文,在追杀元瑶之时,用去八道,还剩一道!

  此乃界兽一族的特殊神通…祖符之力!

  每一头界兽,生来便拥有九道祖赐符文。每道祖符,都拥有保命、攻敌之力,随着界兽境界越高,祖符也是越来越厉害。

  九道祖符,用掉一道,便少一道。

  此刻界兽激发祖符,一瞬间,他漆黑巨大的兽身,却好似太阳一般发出刺眼的极光。极光扩散,星宫天殿数百亿里的空间,都在颤动!

  “不论你是谁,今日都必须死!祖符,碎!”

  伴随着最后一道祖符崩碎,一股无法想象的崩溃之力,带着此言的光芒豁然传开,一霎之间,席卷百亿里,天殿土崩瓦解,尽数崩碎在虚空之中!

  天殿崩溃,地殿、人殿都受到极大波及,无数虚空炸裂!

  尤其是天殿,直接处在祖符爆炸的中心,三分之一的星宫,直接被轰碎了去!

  星宫之外,北天天骄大多目瞪口呆。

  少有之人目光凝重望着星宫,亦多是骇然之色。

  “这是…界兽的‘祖符崩碎之术’!一道祖符,彻底毁灭天殿,这一头界兽,难道就是追杀陆北的那头渡真境真仙?不好!”

  人殿尚在,地殿尚在,但天殿所有空间,都已不存。

  漆黑的虚空中,三分之一的星宫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头足足有数十万丈之巨的凶兽,诡异出现在虚空。

  在凶兽身后,十八道巨门悬浮,竟未被轰碎,不知通向何处。

  在凶兽身前,无数暗金色的祖符金光,将一个青年笼罩,令得那青年好似太阳一般,无人可看清其容貌。

  无数天骄,望着自爆祖符、轰碎星宫的巨兽,皆是震撼地无以复加,甚至连逃跑的勇气也无。

  无数天骄,望着被祖符金光攻击的青年身影,皆是面色惶恐…

  那被界兽追杀的青年,就是…陆北?!

  “阴融之术…碎!”

  一道阴柔地有些过分的声音,从金光笼罩中飘出。

  ‘宁凡’催动眉心第二颗神星,阴融之心,以阴融之力,吞噬那祖符金光。

  阴融之力,是克制真阳之力的最佳手段。

  真阳之力,却是界兽祖符的力量来源!

  洛幽之所以会此术,不言而喻…是为了对付界兽!

  这一刻的宁凡,躯体已交由洛幽掌控。而阴融之术由洛幽施展,即便是渡真境的界兽祖符崩溃,又有何惧!

  一字崩碎,那缠绕在‘宁凡’周身的金光,粉碎!

  莲步轻移,走出金光,‘宁凡’冷漠的眸子,带着倾尘的杀意,落在界兽身上。

  “姐姐,就是陆北喔…”

  嘶!

  一股震撼,立刻席卷在无数北天天骄的心头。

  他,就是陆北!他,就是界兽追杀之人!

  此人,竟然连渡真境界兽的祖符崩溃,都挡下了…他是妖孽!

  “只是…这陆北怎么有些娘娘腔…难不成,他是…‘弯的’…”一个男修天骄低声腹诽道。

  “闭嘴,你不要命了!管他是不是娘娘腔,他的实力如此恐怖,你再乱说,小心他杀了你!”另一个男修畏惧道。

  “呸!娘娘腔怎么了,多么有个性,多么迷人…”不少北天女修,竟有些痴迷‘宁凡’阴柔的气质,目露异彩。

  宁凡苦笑不已,此刻他身体不归自己掌控,一切话语、动作,都是洛幽借他的身体完成。

  洛幽是女人,说话语气、动作举止,自然是极其娘的。

  这下倒好,且不知洛幽能否挡下界兽,宁凡只知道一点。

  在这群北天天骄的眼中,他好端端一个直男,成了一个人妖形象了…

  罢了,人妖就人妖吧…先干掉界兽再说。

  “小幽儿,能胜么?”宁凡心神中问道。

  “难…”洛幽秀眉一蹙。

  她终究只是残损元神附身,那挡下祖符的阴融之术,几乎将其剩余力量掏空。

  “不过,姐姐不会跟一头界兽认输的,就算把身体打残了,姐姐也要跟这界兽算算旧账!”洛幽冷傲道。

  “记住!你现在用的,是我的身体…”宁凡腹诽。

  但愿自己的肉身,不要被洛幽玩坏了。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