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艳奴

  一夜**,一洞狼藉。

  十名妖妃,九人都被采补得气若游丝,只剩金丹修为,迷梦间被宁凡种下妖禁,收入鼎炉环中,交给冰灵月灵两个女统领调教去了。

  唯有那纳兰紫,虽已**,却仍是化神巅峰修为。

  而宁凡,也失了采补此女的兴致。

  “灵王是女子…主族可解灵奴诅咒,可救下妹妹…”

  “陆北是主族么?若他是,我愿为他做任何事,只求他…救救妹妹…”

  “我有一个妹妹,她叫纳兰灵…”

  一句句心事,通过阴阳锁、反复出现在宁凡识海之内。

  起初只是下意识想窥探下纳兰紫的心事,探探灵王宫秘闻,却不曾想,宁凡随意之下,探出了不得的情报。

  “灵王是女子?且这纳兰紫心中反复认定我是主族,唯有主族可不受紫鹃诅咒,甚至主族可以凭血脉之力、支配灵王!主族是什么…纳兰紫说我是主族之人,难道我凭借扶离血脉,可支配灵王?这未免太荒谬了…”

  宁凡靠着冰壁坐下,取过自己衣衫,盖在纳兰紫身上。

  也许是为了等纳兰紫苏醒后、从她口中套出更多秘密。

  也许是被纳兰紫的往事勾动了心事。

  宁凡终究在破了此女之身后,收了攻势,没有采补此女一丝修为。

  “留着此女,或许日后有意想不到的大用,若弄清主族的秘密,说不准日后,我可以一举某夺灵王宫,一步登天,成为妖灵之地的至尊人物…且此女似乎认定我是主族之人后,决定为我付出一切…若是如此,此女到很意外的可成为一个不错打手,一旦培养起来,其紫鹃血泪封印,会是一种可怕的杀敌手段。当然,前提是她这被特殊破坏的双目,还有复明的可能…”

  宁凡目光一缓,他放纳兰紫一马,或许有九成原因是纳兰紫有利用价值。

  剩下一成,则是纳兰紫的过往、让宁凡回忆起自己的往事。

  “难怪她性格如此跋扈傲慢、不近人情,原来是经历如此变故了…”

  宁凡轻轻伸过手,**着纳兰紫昏迷的容颜,那施展紫鹃封印、瞎掉的双目,睫毛之下,血泪干成血痂。

  “为了妹妹、愿服从我一切要求么?你倒是个好姐姐,我却不是好兄长…”

  “对敌人狠辣,宁死不屈…这一点,又和我很像。”

  手掌抚过纳兰紫的**,并不太**,只是一般,以她的身材,稍显贫瘠了。肋骨隐隐可见,但是个瘦弱的女人,或许和宁凡一样,吃过不少苦。

  在宁凡**纳兰紫之时,纳兰紫睫毛轻轻一颤,徐徐苏醒。

  她双目已瞎,看不到宁凡,却能感知到宁凡手掌的火热。

  **着自己的**凸起,划过小腹,越过森林,又抚弄着那柔嫩、泥泞、带着血迹的股间。

  她忍耐着,忍耐着,任宁凡玩弄她…从认主宁凡主族身份的一刻,纳兰紫便决定,尽一切代价,讨好宁凡。

  只是让她奇怪的,是自己的身子被宁凡玩弄,修为却并没有被采补。

  “嗯…”

  撩拨着,渐渐她无法忍耐,轻轻**了出来。

  而宁凡,仍未停下手指,他早感知到纳兰紫苏醒。索性掀开衣衫,再一次压在纳兰紫身上。

  宁凡倒要看看,此女是否真的服从自己,她究竟能忍耐自己欺凌到什么程度。

  刺入,破身的伤口传来疼痛,纳兰紫面露屈辱,却咬牙忍受。

  冰冷的空气,唯有彼此的体温**,唯有那一次次刺入传来火辣辣的疼痛与**。

  “你为何不反抗?”宁凡抽了几下,皱眉停下动作,此女似乎当真从了自己。

  “我愿做主人之奴,愿达成主人…一切要求…愿将身心,供奉给大人…”纳兰紫颤抖说道,隐隐有些口不对心。

  “是为了让我救你妹妹么,她叫纳兰灵么?”

  “你、你怎么知道…啊!”

  纳兰紫被道破心事,激动之下,一扭腰肢,立刻,那根东西刺入地更深,让她一疼叫了出来,徐徐软倒。

  “主族是什么?”宁凡皱眉问道。

  “你若答应救我妹妹,我就告诉你。”纳兰紫**起伏,却神情渐渐平静。

  “你没有与我谈条件的资格,我可将你采补干净,然后搜魂灭忆!”

  宁凡冷漠出言,并暗暗催动阴阳锁。

  立刻,纳兰紫对主族知道的些许情报,尽皆收入宁凡心头。

  嘴角勾起邪异的笑容,宁凡冷声道,

  “主族是灵王宫初代灵王的主人,拥有掌控灵王宫一切的全力,包括历代灵王的任免、生死…是么!”

  一句话,让纳兰紫惊得合不拢嘴,立刻意识到,自己怕是被什么读心术之类的秘术窥探心事了。

  “你、你会读心术!”纳兰紫有些惊慌,她本准备用这个筹码与宁凡来场交易,如今,筹码丢失了。

  “不错,你落在我手中,我不需搜魂灭忆,也可让你吐出所有秘密,你对我而言,最后的利用价值,只剩采补了!”

  “我对你…没有利用价值了么…”紫鹃心中咯噔一声,作为一个心机不浅的女人,她深深明白,当一个棋子失去利用价值,即将面临的命运是什么。

  自己接下来,会被宁凡采补至死。

  自己根本没有能力、让宁凡救纳兰灵!

  “不,我还有价值!求求你救我妹妹,我对你还有价值!”纳兰紫固执道。

  “什么价值!”宁凡捏住纳兰紫的下巴,面色冷漠,心中却有些颤动。

  纳兰紫,在求自己。

  这个女人,应该和自己一个性格,不会求任何人才对,为了妹妹,所以恳求自己么。

  就好像自己当日、恳求蛮凶让出淬星紫芝么?

  “我可以做你女人,我可以把身体和心,都交给你!”纳兰紫几乎绝望,她不知道,这对她而言付出极大的代价,能否打动宁凡。

  “你的双目可还有复明的可能?我倒是很想多一个打手,我很看重你的紫鹃封印。”

  “我的双目,无法复明…紫鹃一族,封印之术恐怖,甚至让某些真灵族畏惧到联合起来、覆灭紫鹃…这一切,都是因为紫鹃封印太厉害,而这封印,代价是不可逆转的失明,就连神念,都会看不到任何东西…这封印术,我终生无法施展第二次…”

  纳兰紫绝望了。

  她愿意为了宁凡付出身体,但宁凡根本看不上她的身体。

  宁凡看上她的实力,但她为了杀死宁凡,之前已用去一生一次的紫鹃封印术。

  “我对他,没有利用价值了么…他会杀了我么,他不会救灵儿了、是么…”

  “不…不能放弃,灵儿在哭着等我,在等我救她!”

  纳兰紫的心事,一句句浮现在宁凡心头。

  她倔强咬唇,她厌恶被男子亵渎,她有心理阴影。

  但为了妹妹,她必须向宁凡证明,自己还有利用价值…

  “我一定会让你满意,一定,一定…”

  她轻轻扭着腰肢,好似水蛇般扭动,让那根火热不断进进出出,试图让宁凡感到舒服。

  她本已乏力,却单手强撑起身,一手揽住压在身上的宁凡,奉上唇舌。

  “即便你不愿救灵儿,求求你不要杀我…我还不能死…”

  宁凡感到一阵烦闷。

  被一个美女如此服侍,且那美女之前还是仇敌,无论生理还是心理,都应是极大享受才是。

  但宁凡感觉不到半点快乐。

  看着纳兰紫拼命想要保护妹妹的表情,宁凡感觉不到快乐。

  烦闷地起身,烦闷地抛下纳兰紫、披上衣衫,向洞外走去,试图平复心情。

  但他这一离去,纳兰紫立刻成了惊慌的小鹿。

  “你是不是对我不满意…你不要走,不要走!我还可以更努力!”

  瞎眼的她,看不到任何东西,原本稍显高傲的明眸,此刻暗淡、失去焦距,慌张地在雪地上爬动、摸索,试图找回宁凡。

  “不要杀我…我还不能死…”一想到妹妹被吃下前的哭喊,纳兰紫心如刀绞。

  “姐姐,你为什么不管我…不救我…”

  妹妹的音容,印在脑海,纳兰紫无法从容。

  **的处子之血,印在雪地上,一路爬行,留下凄美的血红。

  她终于失去所有力气,赤身倒在雪中。

  一双瘦弱却有力的臂弯,却将她抱起。

  “我从不杀鼎炉,如果你听话的话。”

  宁凡皱眉遁下,将纳兰紫抱在膝上。

  他不是一个心软之人,但看到纳兰紫,就好像看到自己。

  自己是幸运的,自己遇到了纸鹤,遇到了老魔,但纳兰紫遇到的,只有冰天雪地的冷漠世界。

  “你不杀我?”纳兰紫好似听到什么可笑的事情。

  一个血屠百万都不眨眼的凶魔,会放过她么…

  “你可以理解成,我对你的技巧很满意,给我当艳奴吧。你若答应,或许日后我心情好,会去灵王宫看看,说不定,顺手救走你妹妹…”

  “真的么!”纳兰紫露出惊喜之色。

  只是一想到宁凡的要求,她又有些犹豫。

  艳奴,不单单要向主人奉献身体。

  艳奴,甚至可能被主人当作工具、拿出去供其他男子玩乐。

  她自不知宁凡有多霸道,根本不可能让其他男子碰自己女人。

  只是一想到母亲被一群男人…纳兰紫犹豫了。

  或许自己,会沦为母亲一样的命运,但若是能救妹妹…

  “我纳兰紫,愿意给你陆北,当艳奴…”

  摸索着,纳兰紫已失明,只能用手摸索。

  她的冰凉玉手,摸到宁凡的腿和腰,最终摸到那根火热,犹豫着,蹲**,娇躯稍稍前倾,用**的小舌,含住了火热。

  唔!

  纳兰紫一面套弄,一面含糊不清问道。

  “主人…舒服么…”

  “嗯。”宁凡漫不经心应道。

  这个女人,姑且留下吧。

  阴阳锁中,一个慵懒的女子一面品香茗,一面看着外界的春宫好戏。

  “好弟弟,你的艳福不浅呢,连真灵紫鹃这‘侍宫一族’的女人、都能收成艳奴,姐姐好羡慕呢…”

  “羡慕什么?羡慕她含住我的某物,你也想含一口么?”

  “呸,连姐姐的玩笑都敢开了!姐姐只是想告诉你,紫鹃一族除了封印之术让人称道,床底间的‘鹃舌之术’,更是**双修术之人的绝佳补品…你趁机**阴阳变,别浪费机会!一旦突破阴阳变三重,姐姐便可重见天日了!”

  洛幽‘啪’地一声,好似合上了窗户,呼吸似乎有些急促。

  终日围观宁凡活春宫,她似乎并不能平静呢。

  “鹃舌之术么…”宁凡的呼气渐渐粗重。

  纳兰紫的滑腻小舌,似乎有让男子彻底乱性的魔力。

  一炷香之后,一股白浊喷涌,纳兰紫立刻拔出火热,素手掩口,俏脸红晕。

  暧昧地咕嘟一声,咽下。

  “主人,满意了么…”

  “满意!”

  宁凡说的满意,实际指阴阳变,这达到第二层第九境界巅峰的**,又向着第三层,迈进了一丝。

  但纳兰紫却轻轻舒了口气,嘴角溢出暧昧的白浊。

  “满意就好…请主人,种下妖禁…”

  “也好,种下妖禁之后,我会暂时将你收起,你修为虽高,但双目失明,战力也大损,姑且休息,我会吩咐冰灵月灵,让你休息。”

  “嗯…”

  依偎在宁凡怀中,纳兰紫再无任何骄纵。

  她知道,这个男子会成为她的一切,即便,那不是因为爱情。

  “主人,请你一定要帮我…作为代价,我可以将一切都交给你…”

  纳兰紫的眼角,一滴泪滑过,却倔强的不留下。

  她从生下,就从未有选择命运的机会。

  但她,有必须活下去的理由...

  (今日第一更)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