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325章 蓝灵珠

第325章 蓝灵珠

  舞嫣、兮然收走了所有药灰。药已成灰,自无药效,除了对灵王有用,对其他人则是无用之物。

  宁凡自不会取这药灰,他看中的,是此地药圃。

  这里的灵土,足以培育百万年份的帝药!在宁凡眼中,这灵土,乃是无价之宝!

  “光…”

  “石…头…”

  女尸拉着宁凡一角,素手摇摆,双目恳求。

  她想求宁凡带走这块青石,因为这里有她前世最美好的记忆。

  稍稍增长灵智后,她更懂得,想要求宁凡办事,就得服些代价。

  犹豫着、反复考虑着,最终,女尸大着胆,啵地一下,轻轻在宁凡脸上亲了一口。

  “石…头…”

  感受到脸上传来的冰凉唇印,宁凡哭笑不得。

  “傻丫头,好,我把这石头带走,这药圃也带走,日后你可日日在青石之上,绣彩蝶双飞。如此可好?”

  “嗯…嗯…”女尸连连点头,神情欢喜,宛若一个五六岁的孩童。

  好歹将灵智提升到五六岁了,不是么?

  “这便是‘宠爱’么…”元瑶目光思索,或许对女尸而言,能寻到一个宠她、护她的男子,可死而无憾了吧。

  宁凡一拍储物袋,一道界力一扫,此地的残破药圃立刻消失,被收入元瑶玉中。

  他并未直接取出元瑶玉,以免元瑶觉察、徒增麻烦。

  只是目光敏锐的元瑶,仍是注意到那界力,轻轻诧异道,

  “界力?这是开辟了小千世界的界宝么…想不到以你下界修士身份,竟能有这等宝物,不过…为何我觉得这道界力,有些眼熟…是错觉么?”

  元瑶望着宁凡,似在求证,她总觉得,宁凡所持界宝的界力,和自己制作的元瑶玉,有些相似。

  “嗯,是错觉!”

  宁凡露出人畜无害的表情,他是不会当着元瑶的面、取出元瑶玉的。

  他可不想在北小蛮姐姐面前,暴露自己与北小蛮的恩怨纠葛。

  对此,元瑶自不会深究,世间界宝无数,偶有界力相似的宝物,也不奇怪吧。

  “原本准备把我这枚元瑶玉给你、助你收了这药圃灵土,既然你有界宝,倒是不必了呢…”元瑶轻叹道。

  “是么…你的元瑶玉,还是留个心上人吧。”

  宁凡随口应了声。

  夺了北小蛮的元瑶玉,是意外、是战利品。但若拿了元瑶指上的玉,则是定情信物了。

  元瑶玉,是遗世宫四位小姐的定情信物,宁凡看出元瑶不愿和自己有牵制,所以,他不会取元瑶的定情信物。

  “心上人…我没有心上人,从前没有,日后,同样不可以有…”元瑶眼神看似平静,面纱之下,却在紧紧咬唇。

  不是不能有,只是不可以…

  此地稍稍沉默,一个时辰后,这沉默的气氛被一道返回的月色遁光所打破。

  那遁光方一降落,便化作一个貌约七八岁的女童,容颜清秀,眼神却颇有冷傲,正是月凌空。

  “月儿回来了?如何,可曾遇到危险?可曾探出这远古森林有几条出路?”

  “呸!臭黄瓜,月儿是你叫的!”

  月凌空不耐地顶了句嘴,但被宁凡关心了句,还是神情柔和了些。

  “此处能有什么危险,最多就是一些荒兽,凭老娘实力,三两下就能打得它们不要不要的…至于路嘛,根据老娘侦查,除了我们进入森林走得那条,起码还有三条可以离开此地…当然,三条路上其中一条,有打斗的迹,应是那三个倒霉雷将逃跑时所留。我们走哪条?”

  月凌空一手递过远古森林的粗略地图,另一手持了颗幽蓝色的宝珠,正是这宝珠,帮助她不被幻阵迷惑。

  宝珠散着氤氲幽光,有破除幻阵的妙效,其名‘蓝灵珠’,本是灵王赐予紫妃之宝,如今则归宁凡所有,暂时赐给月凌空使用。

  在舞嫣、兮然等女搜集药灰之时,月凌空便带着宁凡赐下的蓝灵珠,在此处探路去了。

  “三条路?我们走哪条?若想跟那狼妖抢钥匙,我们应走雷将的路才是。”元瑶淡然道。

  “北瑶姐姐说得有理,且九部封妖也要那条路上,一起联手,夺得钥匙大有可能!”舞嫣补充道。

  “陆北哥哥,不管去哪里,我肯定跟着你的,只是…你一定要保护好我…”兮然有点底气不足。

  诸女的话,落在宁凡耳中,化作思索。

  星宫钥匙已化作星力棋子,就在自己手中,宁凡完全没必要为钥匙和贪狼冲突。

  这件事,诸女不知。故而诸女考虑路线,着眼点是钥匙,而宁凡的着眼点,则是…星宫的中心、封印陆吾残魂的所在。

  取出陆道尘所赠玉简,按在眉心,宁凡眉头一皱。

  从地图上看,想要到达陆吾残魂封印处,倒是不得不通过贪狼防守的领域了。

  “也罢,看来我只有这一条路选择了…”

  宁凡不再多言,一拍储物袋,取出金焰车。

  一卷诸女上车,指诀一变,黑龙拉动金焰腾腾的水晶之车,只一个瞬息,便化作一丝金线,消失在密林之中。

  …

  半月之后。

  天殿之中,一处飘落银色雪花的迷谷之中,九名化神目光皆是凝重。

  他们好似刚刚逃脱一场追杀,在他们逃亡的路上,有无数妖兽尸骨遗留。

  九个人,却分作两边站立,彼此相视的目光皆不善。

  若有陆族妖族在此,必会发现,这九人无一例外,都是九部封号妖将!

  九人刚刚逃过杀劫,却又好似为了什么东西,起了争端,分成两边。

  左边的五人,以陆界焚为首,各是望着对面四人目光垂涎、虎视眈眈。

  对面四人中,为首的是第二部雷将、第三部风将,在二人身后,裂土部土将面色愁苦,罗云部陆道尘则白须染血,左目紧闭、留着黑血,手中握着一刻淡金色的虚幻果实。

  “陆道尘!我等九人共同杀出狼妖重围,却只有你一人得到‘血狼道果’!难道你想独吞么!把道果…交出来!”

  陆界焚气势如火,扩散开来,万里之内,银色雪花纷纷被点燃、融化!

  “哼!陆界焚你是否太厚颜无耻了!当时我等被群狼追击,若非云将舍身殿后、自毁封赐妖星,我等能这么轻易逃出重围?他付出封赐之星,斩得九头‘血狼’之一,抢下这颗道果,凭什么要给你!”雷将脾气最烈,愤愤不平道。

  “雷将所言极是!陆界焚,你莫要欺人太甚!这里可不是你净火部,若为了区区一个道果,与我等为敌,怕你自己也是自身难保的!”风将沉声威胁道。

  第八部土将很尴尬,他在宁凡威震九部的关头,果断不惜财力物力交好罗云,试图摒弃前仇。

  他不敢得罪陆界焚,但更不敢得罪宁凡…他自然要帮陆道尘的。

  “如今我等身处险地,当处处以和为贵…”土将和事佬般说道。

  “看来你们是冥顽不灵了!本将不和你等废话,若是为了这个道果,即便本将暴露真正实力,也是值得的!这一颗道果,起码能抵三颗化神巅峰的道果,若有此道果…本将突破炼虚的机会,起码可提高半成之多!”

  陆界焚眼中露出狠色,一步踏出,一丝隐匿极深的气息,从其身上散出,在其身前,化作一道紫火凝聚的紫龙虚影。

  重重紫火之中,虚影化作一个紫袍之人,模样与陆界焚有七八分相似,但气势,却比陆界焚强了数倍!

  陆界焚本人是化神后期修为,而这紫衣虚影则是…半步炼虚!

  “半步炼虚!你是谁!”风将、雷将望着紫衣虚影,皆是面色大变。

  “我是谁?我当然是陆界焚啊,不过,我是另一个陆界焚…是无尽海封妖殿殿主!好了,看在我等尚需同心协力的份上,只要你四人交出血狼道果,并任本尊种下妖禁,本尊可饶你四人不死!”

  紫衣虚影冷笑。

  陆道尘则捂着胸口,压下伤势,细细端详陆界焚与紫衣人,忽然道,

  “老夫明白了…陆界焚,紫衣的才是你的本尊吧,红衣的…是你‘融尸吞舍’炼化的**!你将**留在九部,本体却不知如何、逃出了第二界,在外界成了什么封妖殿殿主…可是如此!”

  “融尸吞舍之术!”在场封妖俱都露出骇然之色,融尸吞舍术,是通过吞噬妖兽之尸、炼化**的秘术,但这种秘术,一旦失败,便会导致本尊死亡。

  当日在外海,鹰鹤为了与宁凡争斗,曾以融尸吞舍术吞噬两具妖尸。侥幸成功后,他一体三身,可谓实力大增,

  此术在上古妖族并非罕见,只是因为危险系数太高而罕有人会**。

  以陆界焚的身份,竟然冒死**此术,且竟然还成功了。

  在第二界,他是净火部封号妖将,在外界,他是内海七尊的封妖殿主!

  陆界焚在等,等待留在第二界的**突破半步炼虚,而后…本尊、**融合为一,一举突破炼虚!

  “不错,本尊**了融尸吞舍术!陆道尘,本尊数到三,你若不交出血狼道果,本尊就要动手杀人了!”

  紫衣人目光环扫,半步炼虚的威压带给诸人恐怖的压迫感。

  “一!”

  “二!”

  陆道尘等人,皆露出愤慨、绝望之色。

  看来,唯有屈服于陆界焚、交出道果、种下妖禁了。否则,此地谁人可抗衡半步炼虚高手!

  “不必数了!陆界焚,老夫同意…”陆道尘叹息一声,一步上前,准备交出道果。

  只是他话未说完,一道清朗的声音,伴随着一道金线,飞越过无数重雪海,忽然化作金焰车,出现在迷谷上空!

  “有我在,谁敢动罗云之人!”

  这一道声音方一传来,两道黑影从金焰车上闪下,遁速皆是半步炼虚!

  包括陆道尘在内,竟无人能看清那黑影是什么,唯有紫衣人能看清一二,但看清之后,他反倒更加难以置信。

  “这绝不可能!”

  轰——

  伴随着紫衣人的惊呼之声,两道黑影,一出爪,一出拳,毫不留情轰向紫衣人。

  紫衣人拼尽全力抵御,当奈何以一敌二太过不利,一个照面便被两道黑影轰飞!

  这对轰之力,直接令得迷谷万里崩塌!

  而紫衣人自废墟中爬起,噗地咳出鲜血,竟已受了不轻伤势!

  “半步炼虚的黑龙炼尸,以及…半步炼虚的傀儡!”

  紫衣人不可置信望着前方。

  那两道攻击他的黑影,现出身形,正是一龙一傀!

  (第一更)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