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937章 圣人遗物

第937章 圣人遗物

  那心惊肉跳的感觉,只一闪即逝,却已足够引起宁凡的重视。【】

  这古国战天盾绝对有古怪…只是不知为何,表面看上去,却是平平无奇,没有任何奇异之处…

  表面上看,此盾锈迹斑斑,灵光暗淡,甚至还有不少裂痕缺口,虽是后天四涅的品阶,却太过破旧,威能所剩无多,防御力可能还比不上一些完好的一涅法宝。

  这样一件法宝,为何会带给宁凡心惊肉跳的感觉呢…

  或许此盾大有玄机,那玄机,即便是天人第二境的宁凡都看不透。

  又或许,那心惊肉跳的感觉,只是一种错觉…

  宁凡沉默少许,终于有了决定。惊雷盾也好,东山盾也罢,左右不过是后天八涅的法宝,可有可无。

  唯独这古国战天盾,他无法看透。那心惊之感若非错觉,此盾定有不凡之处。

  “就要此盾!”

  宁凡目光一决,以手中的灵霄盾,换走了古国战天盾。

  四代蛮神俏脸一片霜寒,她怎么也想不到,宁凡竟能看破战天盾的不凡,并选走了此盾。

  此子一开始选择盾类法宝,或许还能用巧合解释。但这一次,绝非巧合。此子绝对感觉到了战天盾的不凡,才会特▽▼意选择此盾!

  此子好毒辣的眼力!若非介意宁凡太苍劫灵的身份,四代蛮神真想称赞宁凡一句。

  “麻烦了。此子一旦选择此盾,便算是道蛮一脉的传承之人,即便身为太苍劫灵,也不会受到此地蛮尸的攻击了。这是初代蛮神定下的规则,即便是我也无法违背。”

  “想在古蛮坟中杀死此子,怕是不易了,且一个不慎,还有可能被此子继承道蛮圣物…”

  四代蛮神幽幽一叹。语气颇有几分不甘。

  她已经能够预见宁凡一路畅通无阻来到第七层的一幕了。

  这一切,只因宁凡在第三层中,选中了传承之盾。

  这古国战天盾本身只是一件残损法宝,防御力普通,不值一提,却因蕴含了初代蛮神道蛮山的一道传承印记,而有着极为特殊的意义。

  道蛮山是古蛮界第一代蛮神,也是最强的一代蛮神。他种下的印记,便是一些圣人都无法看破。宁凡同样看不透,顶多能隐约察觉此盾不凡。已是极为难得。

  持此盾者,便算是道蛮山的传承者,有机会接受考验,获得道蛮山的传承圣物。

  持此盾者,无论是何身份,都会受到道蛮山的庇护,不会在古蛮坟之内受到任何袭击。

  这,是初代蛮神生前定下的规则,便是四代蛮神也无法违背!

  这一切。宁凡通通不知道,古国战天盾不过是一面巴掌大的小盾牌而已,入手一片冰凉,那冰凉之中。似有一股意志残存,模模糊糊,无法看清。

  “此盾果然有古怪…”

  宁凡略看了古国战天盾几眼,便不再将此盾放在心上。将此盾随手收起,徐徐踏入祭坛中心的传送阵。

  下一个瞬间,那古老威严的声音徐徐响起。

  “十国盾中。你选择了古国战天盾,从此刻起,你便是我道蛮一脉传人,有资格参与道蛮试炼。第四层,道蛮第一关,若你通过,可以古国战天盾,从无诸多遗物之中,换取一物。”

  在那声音响起的瞬间,天地间的铁箱通通消失,通往第四层的传送阵则逐渐点亮。

  宁凡微微一怔,他倒是不知道,选中了古国战天盾,便会成为道蛮传人。

  道蛮传人、道蛮试炼、道蛮第一关是什么,他通通不知。唯一知晓的,是此盾果然有不凡之处,他倒是没有看错。

  借着传送阵之力,宁凡进入到古蛮坟第四层。

  古蛮坟第四层,只有寥寥一百余蛮修之尸,每一具,都是碎念之尸。

  在宁凡踏入第四层的瞬间,一具具蛮尸从地上摇摇晃晃地站起,双目爆射出滔天杀机。

  更有一声声咆哮,冲天而起。

  “杀太苍劫灵!”

  “护道蛮不朽!”

  “杀!”

  单独一道碎念杀机,宁凡不惧。但一百余道碎念杀机叠加在一起,便不容宁凡忽视了。

  一百多个碎念联手,便是万古仙尊也要苦战不下。

  被一百多道碎念杀机锁定,宁凡自然不敢怠慢,露出如临大敌的神色,将周身劫力催动至极致。

  一袭白衣,红芒耀世,这一刻的宁凡,纵然面对上百名碎念的围攻,也是毫无惧色。如今的他,有这个实力应付眼前的局面!

  这会是一场苦战,但他,不会败!他有这个自信!

  古战场上,硝烟弥漫,杀机暗涌。终于,一个个碎念蛮修朝着宁凡发起了进攻。

  宁凡正欲出手,却有一道流光自行飞出,护在他的身前。

  那道流光,正是古国战天盾!

  战天盾一出现,原本杀机汹涌的上百蛮修,竟全部神情一震,生生收住了脚步。

  再无人敢对宁凡出手,再无人敢向宁凡喊打喊杀的咆哮!

  却见原本平平无奇的战天盾上,忽然浮现出一个暗红小山的古老印记。

  这印记一现,顿时便有一股撼天动地的威压,扫向第四层整片天地。

  那威压之强,早已超出了宁凡的理解,那是境界的不同,是真正的圣人威压,根本无从抵挡!

  好在这威压无意伤人,只一闪即逝,却足以撼动人心,令宁凡再一次有了心惊肉跳之感。他终于明白,平平无奇的古国战天盾,为何能带给他心惊之感了。

  原来,曾有一名修为通天的圣人,在这面小盾之中,种下了一个印记!

  那威压,太强…宁凡在心中暗暗比较,怕是不死、乱古一级的人物,都没有这等威压。

  此人的实力,要超出不死、乱古很多。很多…

  “此子持有古国之盾,便是道蛮一脉传人,伤他者,将受老夫一指之惩,绝不姑息!”

  这一刻,天地间更是有一道声音,缓缓响起。

  这声音,分明与之前那道威严苍老的声音如出一辙。

  这声音,竟是站在宁凡这一边,意图维护宁凡。

  这声音并不严厉。但他的命令,却没有任何一个蛮修敢无视!

  只因这道声音,是初代蛮神道蛮山的声音,他的意志,没有任何一个蛮修敢违背!

  一个个碎念蛮修,不甘地望着宁凡,有了道蛮山的命令,他们不敢对宁凡出手,只能重新变回尸体。倒在地上。

  位于第七层的四代蛮神苦涩一笑,她早已预见到这一幕。只要此子选中了传承之盾,便再无蛮修敢伤他了。

  即便此子是古蛮界的敌人…太苍劫灵…

  “此子选中传承之盾,便是道蛮传人。古蛮坟中无人敢伤他,却不代表他能活着走出此地。道蛮传人,需要接受三关试炼,那试炼极为凶险。便是我去参加,最多也只能闯过第一关,第二关必定陨落…此子修为不高。多半连第一关也过不去。第四层,或许就是他的埋骨之地…”

  第四层中,宁凡目光微微一凝,看着群尸倒回地上的一幕。

  想不到选择古国战天盾后,竟会受到庇护,如此一来,他在古蛮坟中应该不会受到蛮尸袭击了。

  这算是选择战天盾的福利么…

  轰隆隆!

  随着一声声巨响传出,一阶阶天梯出现在天空上,天梯的尽头,是通往第五层的祭坛传送阵。

  更有一个个赤铜打造的箱子,漂浮在空中,每一个箱子都有宝光流动,昭示着箱中物品的不凡。

  这一次,以宁凡天人第二境的眼力,都看不出箱子里究竟有什么了。这些铜箱上的封印,级别太高。

  他也没工夫去管箱子里有什么,此时此刻,正有一道虚影,徐徐幻化而出,出现在祭坛之上,负手而立。

  那虚影隐约是一个红衣老者,容貌十分苍老,佝偻的脊背,身材干枯瘦小,目光却好似星空般明亮。

  老者的额头上,有着一个暗红小山的印记,隐约传出滔天凶威,竟给宁凡一种嗜血之感。

  老者的身后,依稀竟有三个环影,若隐若现,被他一念收入体内。

  那三个环影,分明是真正的圣人才能拥有的圣人环!

  但在宁凡的印象里,即便是始圣,应该也只有一个圣人环才对,这红衣老者却拥有三个圣人环…

  他是什么修为!

  “吾为初代蛮神道蛮山…死后遗留山海之影…古今不灭…”

  “就是你,选中了传承之盾么…”红衣老者声音威严,这一句不是提问,而是肯定。

  “既如此,你有资格,接受我道蛮一脉的试炼,此为第一关,不会有人打扰你的试炼。”

  “若通过试炼,你有资格以战天之盾,换走老夫诸多遗物中的一件。若败,则死…”

  “现在,试炼开始。”

  红衣老者说完,身体立刻化作斑斑点点的碎影飘散,根本没有给宁凡拒绝的机会。

  宁凡还未消化掉老者话语里的庞大信息,天地间已出现惊人变故。

  一个个铜箱转瞬消失,天梯消失,祭坛消失,天空上的一切,全部消失。

  却有一座暗红的古老山峰,徐徐出现在天空上。

  在这山峰出现的瞬间,一股足以压垮万古仙尊的庞大意志,骤然降临在宁凡身上。

  四代蛮神敛了敛眉,幽幽一叹。

  她不得不承认,宁凡十分优秀,能获得道蛮传人身份的人,能不优秀么。

  但再优秀,恐怕也要止步于第四层了。道蛮第一关,名为意志之关。唯有在初代蛮神意志之下撑过十七息的人,才算通过考验。

  初代蛮神修为太高,能在他意志之下撑十七息的,起码得是巅峰仙帝。

  “十七息,此子撑不过。此子一身实力,接近万古仙尊,却并非真正的仙尊,第四息,恐怕就是此子的极限了…”四代蛮神心中暗道。

  第一息。

  在那股庞大意志的镇压之下。宁凡如遭重击,连退三步,在第四步稳住了身形,嘴角微微渗出一丝血丝。

  他的眼中,隐隐有怒火出现。

  他不管什么第一关不第一关,他不喜欢被人意志镇压的感觉。

  他的意志,早在渡真三幻中经历过千百万年的磨砺。他不惧任何人的意志镇压,即便对方,是初代蛮神道蛮山!

  第二息。

  天空之上,除了那暗红高山之外。更幻化出一片暗红之海。

  一山一海之下,降临在宁凡身上的意志立刻增强数倍。一股无形之力,推动着宁凡不断倒退,每退一步,必定会咳出一口鲜血。

  到了第三息,天空上已幻化出一山二海。第四息,天空上再次多出一山。

  道蛮山降下的意志之力,已超出任何一个万古仙尊的承受范围。

  在这股意志的镇压之下,宁凡伤势越来越重。意识开始模糊,终于在第五息,不堪承受,嘭地一声炸响。暴体而亡。

  “能撑到第五息,你已经出乎我的预料,但很可惜,你终究还是死了。”

  “看来我之前的担心纯属多余。就算你选中传承之盾,也没有资格继承我道蛮一脉的圣物,古国灭神盾…”

  四代蛮神幽幽一叹。竟有了一丝惋惜的心情。

  宁凡确实很优秀,能渡到第八损,绝对是后世之中不可多得的人才,若他不是太苍劫灵,由他继承道蛮圣物,也是一件好事啊。

  “若他不是太苍劫灵,我会帮他,帮他闯道蛮三关,获得圣物认可…可惜,他的身份无法改变,我也不会去帮敌族之修…”

  “自初代蛮神陨落,一共才等来四个传承者,前三个,即便有后世蛮神相助,也无法走到第三关。此子,是第四人…真是可惜…”

  四代蛮神只以为宁凡已经暴体而亡。

  外界的眼珠怪,在这一刻似乎同样有了感应,竟是从魅惑之中清醒过来。

  “死了!那臭小子死在第八损了!这下真的玩大了!少了他,老夫如何去杀阴墨!”

  “都怪我!要不是我硬要看美人,逼他渡第八损,他也不会死…要不是我沉沦在美色中,无法自拔,也不会来不及救他出来…都怪我,都怪我啊…”

  “不死大哥,小弟对不起你!小弟…小弟不能帮你雪恨了…”

  眼珠怪心中满是懊悔,真恨不得抽自己几巴掌,可惜,他没有手…

  宁凡是他杀死阴墨的最大底牌啊,怎么能死,怎么可以死…

  眼珠怪只以为宁凡已经死了,四代蛮神也以为宁凡已经死了。

  唯有宁凡知道,他根本没有死亡,在他必死之际,毫不犹豫地催动了幻生丹的力量。

  第六息!

  空荡荡的古蛮坟第四层,宁凡暴体而亡的地方,忽然出现了一道似虚似幻的火苗。

  那火苗越烧越旺,逐渐有了一人之高,下一个瞬间,宁凡一袭白衣,毫发无损地从火光中走出。

  他,没死!不但没死,还撑到了第六息!

  “怎么可能!此子…竟还活着!”四代蛮神也好,眼珠怪也好,全都在这一刻露出惊容。

  他们无法理解,明明已经‘暴体而死’的宁凡,为何能够浴火重生,重新出现。

  二人何等阅历,只一瞬间便想到数个可能性,却无法向宁凡求证。

  能够死而复生的保命手段,不是没有,但无一例外,都是仙帝难求的东西。

  此子竟然还有这类手段自保,倒是小瞧他了…

  “还好还好,这臭小子还活着,哈哈!活着就好,活着就好!”眼珠怪自是大喜过望。

  四代蛮神却蹙了秀眉,她再次复杂一叹,没有杀死宁凡,同样让她感到可惜。

  此刻,宁凡的丹田之内,还有两道虚幻的火苗燃烧,催动幻生丹的药力后,体内会生出三道幻火,可保命三次,但就在刚刚,用掉了一次。

  “初代蛮神道蛮山,还真是位可怕的强者。若非有幻生丹保命,第五息,我必死无疑。”

  “幻火还有两道。一个时辰之内,我还有两次死而复生的机会…”

  “眼珠怪似乎也清醒了,若事不可为,我随时可以脱离此地,放弃第八损。”

  “如此一来,倒是没有了后顾之忧。既然用掉了幻生丹,便不要浪费。将这什么道蛮第一关给闯过去吧!”

  第七息,第八息,第九息,第十息!

  天空上已幻化出五山五海。散发出的意志之力,足以重创任何一个仙王强者。

  自第六息的重生开始,宁凡的身体再一次在意志之力的镇压下,不断出现伤势。

  第十息时,他已临近油尽灯枯。

  第十一息时,宁凡再次不堪重负,暴体而亡。

  但在第十二息,他又从幻化的火光里走出,浴火重生。

  仅十二息。他便死了两次,若没有幻生丹保命,以他的修为,断然过不了这道蛮第一关。

  “还有最后一次重生的机会!”

  宁凡目露青芒。看着天空上逐渐幻化出的六山六海。

  每过一息,天空上便会多出一山或一海来。蛮人以九山八海为极限,也就是说,这道蛮第一关的考验。最多持续到第十七息!

  还有一次重生的机会,足以闯过道蛮第一关。

  若闯过道蛮第一关,便能以古国战天盾。换走初代蛮神道蛮山的一件遗物!

  宁凡目光微微闪烁,幻生丹乃是至宝,用掉了,便必须把本钱捞回来。

  道蛮山是一位圣人,且不是普通圣人,拥有三道圣人环。他的遗物,绝对都是好东西。随便一样,都足够补偿幻生丹的损失了。

  第十三息,第十四息,第十五息。

  宁凡终于再一次不堪重负,暴体而亡。第十六息,他浴火重生,此时此刻,天空上已幻化出八山八海。

  天地间的意志之力,已超出了仙帝级强者的承受能力。

  才刚刚浴火重生,宁凡便再一次在这等意志之力的镇压下,七窍流血。

  幻生丹的三次重生机会,已经用光了。接下来,他只能凭自己的力量,撑过十七息。

  撑过去,便能从圣人遗物中选择一件,据为己有。

  撑不过去,则只能放弃第八损…

  “臭小子,我不知你此刻经历着什么,若你需要,只需传出一道意念,老夫便会为你催动欺天阵法,保你性命!”眼珠怪的传音,适时地在宁凡脑海响起。

  宁凡没有给予答复,只是咬着牙,倔着骨,在那乱天动地的意志之下强撑。

  只差一息,只差最后一息了…

  幻生丹没有白白用掉的道理,这圣人遗物,我必取走一件!

  第十七息!

  这一刻,天空上的九山八海全部幻化而出,更有一双虚幻的双眼,在天空中出现,俯瞰着宁凡。

  那是道蛮山的眼,无悲无喜地看着宁凡,没有任何感情。

  这一刻,天地间的意志之力达到了巅峰,便是普通的圣人,在这等意志之下都要受伤!

  宁凡目光有了一丝疯狂,他的脑海之中,出现了当初化蛮牛、化蛮鱼、化蛮蝶的一幕幕。

  他的意志,早经历过千百次的锤炼,他可以被击败,可以被灭杀,唯独他的意志,不容任何人磨灭!

  他的眼中,红芒越来越盛,他的体内,四族血脉同时运转。

  他的脚下,幻化出了长河之影,河上有桥,是他的执道真桥。

  这一刻的宁凡,已动用了全力,无论如何,都要撑过第十七息!

  明明已是最后一息,给宁凡的感觉,却如同一个轮回般漫长。

  第十八息!

  九山八海的虚影,通通消失。

  天梯、祭坛、铜箱,重新幻化而出。

  祭坛之上,道蛮山的山海之影同样幻化而出,无悲无喜地脸上,第一次有了满意之色。

  “你,很好。以我道蛮山之令,允许你从我诸多遗物中,换走一件。”

  此为…圣人之赐!

  “他竟以不到万古仙尊的修为,闯过了道蛮第一关!”四代蛮神咬了咬银牙。

  一旦闯过了道蛮第一关,便有资格从道蛮山的遗物中,取走一件。

  此子,会不会选到道蛮一族的圣物…

  千万不要!她宁愿死上千万次,也不愿看到本族圣物蒙羞,落入太苍劫灵的手中。

  在四代蛮神内心挣扎之时,宁凡却是频频倒吸冷气,有了眼花缭乱之感。

  天空上的铜箱,一个个自行打开,露出其中珍藏着的至宝,更有道蛮山的山海之影,在一旁替宁凡一一介绍。

  而宁凡,早已登上祭坛,在一旁听着道蛮山的介绍。

  “老夫平定十国、立古蛮界之时,曾取十国准圣之眼,炼出一宝,为【荡天珠】。此珠虽只是先天品阶,但若取圣人之血祭之,便可令此珠威能暴涨十倍,纵是圣人也可稍稍击伤…”

  竟然是连圣人都可击伤的法宝!圣人之下,此宝岂不是无敌了!

  “老夫游历诸仙域时,曾偶得一株开天灵芝,圣人之上服之无用,圣人之下,服之若是不死,可直接拥有准圣修为!”

  竟然是吃了直接成为准圣的灵药!

  “此无名古卷,是某个太古仙皇所写,其中文字,老夫不识,记录的似乎是某种玄妙神通…”

  竟然是某个太古仙皇留下的神通密卷!

  “此傀儡是老夫游历诸荒之时,意外获得。此傀…差不多拥有八劫仙帝的实力,不算厉害,留着看守洞府还是可以的…”

  竟然是万古第八劫修为的仙帝傀儡!

  饶是见惯了好东西,这一刻,宁凡仍旧有着大开眼界之感。

  跟道蛮山的遗物比起来,他此生见过的天才地宝,根本不值一提。

  这里的东西,随便拿出一件,都足以引起四天老怪的疯抢。这些东西越好,宁凡反而越不知道该如何选择了。

  到底该选什么呢…

  不经意间,宁凡的目光,落在了某个铜箱之上。

  在那个铜箱之中,孤零零地躺着一块法宝残片。

  看上去,似乎是某个盾宝的碎片,颜色暗红,似铜非铜,灵光暗淡,十分不起眼,也看不出有什么威能。

  “这是什么?”宁凡指着那个法宝残片问道。

  “此物是什么,老夫不打算告诉你。你若喜欢,可直接取走此物,只是其他东西,你便不能取走了。”道蛮山大有深意地回答道。

  在宁凡之前,曾有三名传承者来到了道蛮山面前,但那三人之中,无人选择此物。

  此子,会选择此物么…道蛮山微微摇头,无论宁凡选择什么,他都不会在意。

  毕竟他早已是一个死人,生前的责任已尽,死后的因果,与他无关…(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