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319章 残梦棋局

第319章 残梦棋局

  数千年来,蛮山夫妇借助淬星紫芝的力量,虽非正确服食,亦几乎达到彻底化妖的地步。加上宁凡所赠六转丹药——淬相丹的奇效,几乎在服下丹药的一刻,便开始闭关蜕星成妖!

  淬相丹的效果,本是淬炼法相、妖相,颇受炼虚修士追捧。

  但对星灵而言,进化成妖,无异于在星灵之身的基础上、修出妖相,这淬相丹自是有奇效的。

  眼见三个小辈果然有望成妖,蛮凶纵然性格孤僻冷漠,也不由对宁凡抱拳感谢。

  “多谢小友大恩!”

  “无需多谢,仅仅是各取所需罢了。前辈服下此丹,伤势可压制千年,但千年后…前辈必死。”

  宁凡沉默,蛮凶的伤太重,且拖延了数千年,早是个半死之人。宁凡无法治愈此伤,能做的,仅仅是已另一颗六转丹药——封死丹,封印蛮凶的伤势。

  此丹并非治伤,而是封印伤势。封印的不仅仅有伤势,更会封印修为增长。

  一旦服下此丹,蛮凶千年之内可如同常人生活,并恢复炼虚初期的修为。

  千年之后,蛮凶会死,并非死于伤势,而是死于寿数。

  炼虚有万载寿命,蛮凶已是九千岁,千年之后,寿数便至,天命难回。

  此丹封印伤势,亦封印了蛮凶任何修为增长的可能,令他绝无机会突破碎虚。

  但对此弊端,蛮凶一笑而已,并不在意。

  “小友说笑了,纵然不服此丹,以老夫资质,想在千年之内从炼虚初期突破碎虚,是毫无可能的。服下此丹,能有千年无伤、庇护三个小辈,便已足够。在我等妖族眼中,族群传承远比个人生死看重许多。”

  蛮凶毅然服下封死丹,并在短短半个时辰后,封印伤势,气势恢复到炼虚初期!

  “小友于我星岛有大恩,除淬星紫芝外,其他之物所有所需,但说无妨!听说小友欲往天殿,老夫与那三个痴儿尚需时间闭关,待出关之后,若还有机会,必助小友入天殿,寻机缘!”

  “不必了,我只要淬星紫芝即可。”

  望着张灯结彩的蛮王谷,宁凡眼神一黯。

  有自己的帮助,蛮山夫妇化妖有望,蛮凶伤势千年无忧,星岛在贪狼星海的脚跟,可谓彻底站稳。

  他们自是欢庆的,但这欢喜,不属于宁凡。

  在蛮王谷深处,宁凡取走淬星紫芝,复杂地在蛮山石关外伫立多时,最终向蛮凶抱拳离去。

  “我可帮他人实现心愿,却无人可帮我、让微凉重展笑靥…”

  宁凡的眉头仍无片刻舒缓,即便他获得了整株紫芝。

  此物他若自己服用,甚至有希望让肉身一步提升至玉命第三境。

  但他不会自己服用,此物他要给女尸服下,让她重塑识海。

  喂她吃药,为她苏醒前世的记忆,就好前世她喂下蝴蝶露水的深情。

  只是宁凡不确定,这淬星紫芝能让女尸恢复到什么程度。

  她的识海,伤势太重,碎得惨不忍睹。

  纵然有淬星紫芝,又当真能修复识海么。

  若最终修复识海失败,则自己所做的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微凉…”

  宁凡收住脚步,数次挪移之后,他已返回南岛洞府。

  时间已是晌午,诸女都已醒来,正在洞府内闲聊着什么,所论之事,却与宁凡北岛之行有关。

  一见宁凡返回,皆是纷纷起身。

  月凌空略有不满,她已从兮然口中得知、宁凡去了北岛蛮王谷,去‘夺’淬星紫芝。这种争斗之事,不叫上自己,太不够意思了。

  舞嫣则有些担心,担心宁凡和蛮山等人打起来。

  兮然小脸一鼓,她还在气宁凡欠她的9亿5千万仙玉。

  元瑶则目光躲闪,仍有歉疚、难堪,不敢看宁凡眼睛。

  “事情如何了?紫芝到手了?”月凌空第一个问了出来。

  “嗯,到手了…”

  宁凡只是望着孤伶伶立在角落的女尸,心中一痛。

  “我要为她疗伤,护法之事,有劳你们了…”

  脚步轻轻一踏,飘然而至女尸身边,再一晃身影,宁凡已和女尸俱都无踪。

  四女皆是一怔,这一刻的宁凡,眼中的歉疚、自责、脆弱、动摇,瞒不过诸女的观察。

  “他,竟也会露出这种表情…”

  即便杀戮百万、千万,宁凡没有犹豫,更无自责。

  只是看到女尸的僵硬表情,宁凡却无法不心疼。

  海风吹风,宁凡揽着女尸,没有在星岛闭关,而是逆着海风,一路冲天而起,直达星光最盛的苍穹,那四百八十万丈的渺渺星空。

  在海风猎猎中,宁凡收住脚步,将女尸搂得很紧、很紧。

  “不要怕,有我在…若修复识海失败,我会再寻其他方法,让你恢复记忆,一定、一定…”

  “光?”

  女尸露出茫然之色,她不理解,宁凡为何这等脆弱的表情。

  她也不明白,好端端的,为何会被宁凡带上这四百八十万丈的星空之上。

  她本能地想要推开宁凡,她不喜欢被男子抱着。

  只是这一刻的宁凡,给她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恍惚间,似乎抱着她的并非一个男子,而是一只蝶…

  碎裂的识海颤动,女尸仿佛重新看到那肝肠寸断的一面。

  那只蝶,为救自己,以渺小之翼,冲向了掌情!

  “光…我…难…受…”

  “门…不…是…我…开…的…”

  她不懂为何,她想哭,却哭不出来。

  尸魔无泪,不会哭,尸魔无心,不会痛。

  “不怕,前世如尘,一切都会过去,今生…有我在!有我在,无论是谁,都无法再伤你,即便是…仙帝!”

  宁凡深吸一口气,平复下心情。他不可紧张,不可动摇,不可脆弱!

  之前他尚担心这一株紫芝治不好女尸,此刻,他却不再担忧。

  “一株紫芝治不好你,我便寻百株、千株、万株!一年无法恢复记忆,我便等你百年、千年、万年!我会等你…记起我的那一刻!”

  宁凡不再迷茫,松开女尸怀抱,这一刻他的身上,有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

  一拍储物袋,取出一枚土黄色的灵芝。

  这灵芝,无论气味、形貌,都与太玄芝一般无二,若是从前的宁凡,亦会以为这是一株太玄芝。

  但觉醒药魂之后,宁凡对灵药辨析入微,已可嗅出,这灵芝气味接近太玄芝,却实则有着伪装的成分。

  世间万物,但凡有灵,皆懂得趋吉避凶。这淬星紫芝,灵性不凡,自然懂得伪装模样、欺瞒世人。

  “药犹如此,人何以堪…”

  宁凡淡淡自语,催动药魂,周身青光大现,那青光在掌心之上,凝成一块青色玉块,朝太玄芝上一刮。

  被药魂凝聚的青玉一刮,灵芝轻轻一颤,旋即变化成一株一尺长的紫色灵芝。

  服食淬星紫芝,需要三步。

  第一步,药魂化玉、破去其伪装。

  第二步,以火煅芝,九次煅烧。

  第三步,以药奴破芝毒,让紫芝发挥最大药性。

  第一步俨然已完成,宁凡毫不犹豫,指尖腾烧起三尺黑火,煅烧起紫芝。

  九次煅烧,对火焰的掌控需精细入微,温度高一分则紫芝成灰,第一分则煅烧不彻底。

  药魂在身,这一刻宁凡耳聪目明,对火焰的掌控前所未有的细致。

  仅半个时辰,九次煅烧皆已成功,丝丝芝香传出,仅一个香味,便让宁凡法力激荡、似要精进。

  “接下来,是第三步…”

  宁凡望着表情呆滞的女尸,眼光一决,一口精气喷出,将偌大的紫芝吸入腹中。

  “炼!”

  随着其一字念出,紫芝在其体内炼化,化作一滴滴紫色芝血,凝聚成一颗颗紫色药晶。

  宁凡很小心,生怕吸收到一丝药晶、浪费药力,让女尸失去恢复记忆的可能。

  伴随着药晶的炼化,更有丝丝漆黑如墨的毒线,被逼入药晶,吸入宁凡体内。

  天生一药,必生一毒!

  这紫芝药力越强,其药毒便越重。

  此毒入体,宁凡嘴唇立刻化作紫黑,面色也开始泛着黑气。

  任毒素在体内肆虐,五脏绞痛,宁凡咬牙不语,将一颗颗药气逼人的紫色药晶,逼出体内,喂入女尸口中。

  痛,我不在乎!

  修为,我也可不要!

  我只要你,重新露出笑靥!

  “第十三颗药晶!”

  宁凡将最后一颗药晶喂入女尸口中,立刻胸口如遭中级,连退百步,一口黑血喷出,已然大损。

  药毒,不是凡人可抵御。这淬星紫芝的药毒,便是寻常药奴都逼不出,更承受不出…但宁凡,不在乎!

  “光…你…受…伤…”

  “我…不…明…白…”

  女尸乖巧地服下药晶,空洞地望着宁凡。

  不明白,不明白宁凡为何吐血。

  “你,不需要明白的…”

  宁凡欣慰一笑,他已看到,在女尸服下药晶之后,紫芝之力便在其体内炼化。

  四百八十万丈的星宫苍穹,有着无穷无尽的星光,皆在朝女尸体内汇集。

  丝丝星光缭绕在身,女尸的暗伤在星光中愈合,破碎的识海、开始有了拼合的征兆!

  如此,自己做的一切,都没有白费…

  只是旋即出现的景象,却大大出乎了宁凡的意料。

  在他服下芝毒、喂女尸服下药晶之后,女尸被银色的星光围绕、伤势愈合中。

  而宁凡自己,亦周身升起星光,淡若轻纱。

  只是这星光,却是黑色…

  “黑色星光?这是…什么!”

  宁凡眼光一惊,被这星光一笼,他片刻之后,双目紧闭,好似入梦。

  “黑星,竟是黑星!傻弟弟,你竟有如此机缘,真是了不得!”阴阳锁中,洛幽传出激动不已的话语。可惜,这激动的言语,宁凡却因入梦,而无法听到。

  …

  洞府之外,元瑶抬头看天,怅然不语。

  她看着诸天星光的流动,她猜到,宁凡已成功喂女尸服下紫芝,并引下星光,为女尸治伤。

  “一片叶,可凝聚神魔之星。一口芝肉,可引星力锻体、提升炼体境界…如此珍贵的紫芝,你却舍得整株给她服下,你对她真的很好呢,即便她未必能明白你为她付出那么多…”

  元瑶有些感叹,只片刻后,这感叹化作满面震惊。

  因为那天空,浮现出一片片黑色的星云,折射出漆黑如夜的星光!

  “黑色星光!妖仙可借星光疗伤,但那星光却有高低之分…普通妖仙能领悟银色星光,便可疗伤解毒,银色,只是星光中最低品阶…黑色,则为九阶星光中的至尊之色!”

  元瑶满面震惊,这震惊,罕有人能懂,除非修为到达一定境界,才能明白,黑色星光与普通星光,有何等差别。

  同样都可借星光疗伤,但效果却有云泥之差。

  星光淬体之术,是一种仙人级疗伤术,疗伤星辰的数目、星光的品色,直接关乎到此术的效果高低。

  “传闻天帝的星光之术,修炼到了‘百万星辰’的境界,一掌开,百万黑星现,星光不灭,任遭受诸天仙帝围攻,任受伤亿万、血流成河,都可转瞬痊愈的…”

  “你若能领悟此术,若再达到仙帝修为,说不定,可成为下一个天帝呢…呃,我在说什么…”

  元瑶自嘲摇头。

  宁凡仅仅引下黑色星光而已,自己却如此激动,有些失态了。

  引下星光疗伤、不代表能领悟星光之术。

  领悟星光之术,不代表能修炼出百万星辰,更不代表能成为仙帝。

  宁凡的机缘不错,引下了黑星,但他终究与自己,有着太大的差距。

  “难…”

  也不知,她所说的一个难字,是领悟星光之术的难度,还是指她和宁凡在一起的事情。

  黑色星光中,宁凡伫立三日,三日中,他好似做了一场梦。

  沉浸于梦中,无法脱离。

  梦中,他一袭白衣,与一袭黑色龙袍的中年男子,对弈下棋。

  自己执白子,对方则执黑子。

  “蝴蝶小子,该你下了…”

  那黑色龙袍的男子,捋捋胡须,左目被剜下,黑血流了一地,却神态却从容。

  “世间有白便有黑,有生便有死,有阳光便有阴影,有君子便有小人。在朕看来,星术便是一局棋,黑星银星,最强最弱,皆在此局之中…不觉得很有意思么…想不到,朕死去一亿五千万年,留存星光的一丝残念,会与你的来世相遇…你刚刚对微凉,很不错,朕,都看到了…”

  “你是谁!”宁凡抬起头,直视龙袍男子。

  “朕是谁,不重要,此为残梦而已,你只需破了这一局棋即可!你还有最后半日可以考虑,如何落子!”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