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1059章 五个道魂

第1059章 五个道魂

  始祖雷雀…

  这个名字,宁凡还是第一次听说。原本立刻催动灭神盾的打算,因为黑魔的一句话,有了更改。

  此界天道魂并非是妖类掌天,而是道魂一族的存在。妖族与道魂族,乃是一阴一阳对立,气息相似却不同。其中差别,普通人看不出来,宁凡却因为见识过道鲤、九狸等道魂生灵的气息,能够辨别一二。

  敌人是名为始祖雷雀的道魂,而黑魔,则是道魂万族之中排名第四的九狸…

  倘若只是宁凡独自一人,面对极丹圣域的苍茫天道,必定不会狂妄说出擒拿天道魂作雷图图灵的话语。

  但如今,黑魔却说出了这样的话,并带着无法言说的自信…

  有趣,要不要试试,擒拿此界天道魂呢…

  宁凡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眼中魔念滔天!

  天道魂是操控一界天道的使者,所处界面的位界之力越强,天道魂能够调动的天地之力便越为强大。与天道魂为敌,意味着与整个位面为敌,忤逆天道者,日后所遭遇的此界天劫威力会加倍,更可能直接引来天意灭杀。擒拿中千世界天道魂,更需要与整个中千世界的位界之力相抗衡,对于第二步修士而言,绝对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横行雨界之时,宁凡曾有一段时间与雨界天道为敌,之所以没有被雨界天道所杀,一方面是因为宁凡底牌层出不穷,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雨界只是一处小千世界,位界之力弱得有限,给了宁凡忤逆天道的可能。但也只是忤逆而已,自然没有可能顶着雨界的位界之力,擒拿当年的离小小的。

  极丹圣域的位界之力,更是中千世界中的翘楚,便是大卑五大至尊一级的准圣,最多也只能施展抽天道魂的神通,借取天地之力,而不可能顶着整个界面之力擒拿天道魂的。

  同等级情况下,人是不可能战胜世界的,此乃常识。

  然而若是九狸出手的话…结果又会如何!

  当日黑魔击杀准圣道鲤的一幕,历历在目。对于自家小猫儿,宁凡可是有着相当程度的信心。

  若敌人是道魂同类,则我家的小猫儿,会很强!便是狂妄擒下此界天道,也有一丝可能吧!

  “你既然有此打算,我便配合你一二,从正面牵制此界天道,由你暗中偷袭!”

  宁凡没有收回雷图,但却解开了与黑魔的融合,顿时在其肩头位置,黑芒一闪,出现了一只慵懒高傲的小黑猫,再一闪,黑猫不见了踪影。

  解除道魂融合后,宁凡的气息自是一路跌落,回归到本身的力量。继而,太素雷图的力量因为宁凡气息跌落,同样威能大减,本就已经在雷鸟的一次次冲击之下千疮百孔,此刻力量削减,更加无法承受雷鸟的雷霆冲击,瞬间就有了崩溃趋势。

  大量的雷霆之力从雷图破损部位洒漏出来,滋滋作响,狂乱宣泄,但凡漏出的雷霆,通通都被雷鸟贪婪地吞入腹中。

  之前被宁凡雷图吞掉的天劫雷力,也在此刻被雷鸟一点点地重新夺回。

  雷图中的雷力被强吞,宁凡心神受到牵连,喉间一甜之下,嘴角有了血丝渗出,目光却没有半点慌乱之色,反而目露算计之芒,指诀一掐之下,一些被雷鸟吞噬掉的雷力,忽得化做成百上千道韧如钢丝的雷霆之线,从雷鸟腹中穿刺而出,继而将雷鸟整个身体如同捆粽子一般,捆了个严严实实。

  雷鸟吃痛之下,发出愤怒的兽吼,待看清束缚自身的雷线后,瞳中又有了不屑。

  这些钢丝一般的雷线,居然是雷霆道则所凝,且还包含了一丝雷掌位之力,方才轻易刺穿它的雷躯。

  可惜,终究只是一丝掌位雷力而已,此子并不是真正的掌位雷修,想要凭这点掌位之力压制它的雷霆简直是痴心妄想!

  “这等程度的雷线,也想束缚天道吗…哼,不自量力!”

  雷鸟周身爆出无数雷弧,一身束缚着的雷线轻易便被尽数崩断,雷躯顿时恢复了自由。身躯上被雷线刺穿的细细密密伤口,也在雷之道则的修复下,顷刻便伤口愈合。

  继而口中不知念出了什么咒语,雷鸟的身躯越变越大,巨喙带着几分不耐,直接一个大口吞,将太素雷图生吞到腹中,舒服得打了一个饱嗝之后,更是双翼猛然煽动,雷力绵绵不休地宣泄而出,雷力波及范围之广,直接使得宁凡所处的整块凶域大陆,陷入到灭世般的雷暴之内。

  轰!轰!轰!

  大陆上数之不尽的山川,原野,生灵,通通在雷暴之下化为齑粉。

  身处于雷暴攻击中心的宁凡,更是惨叫一声,直接被轰成了炭灰。

  整块凶域大陆崩溃之后,天空上形成了一个一陆之广的雷暴蘑菇云,许久许久,蘑菇云才散去。然而周遭雷元力仍旧狂暴,灵气混乱肆虐,此地天地法更是遭受到毁灭性的破坏,没有成百上千万年是休想恢复如初的。

  望着下方毁灭殆尽的焦炭大陆,雷鸟话语带着至高无上的天威,不屑道。

  “区区外修,也敢忤逆天意,此为下场!”

  “唯一可惜的是,之前感应到的那一丝九狸气息,似乎也不见了踪影,是被我直接轰杀在了雷暴之中么!哼,徒有虚名的九狸,不过尔尔!看来我这血脉记忆之中,对于九狸一族的恐怖描述,有些言过其实了。”

  枉费它之前一察觉到宁凡身上有九狸气息,便如临大敌地化出道魂本尊,直接释放大招。似乎…有些大题小做了。

  双翼一展,雷鸟正欲飞会破坏殆尽的长空,忽然瞳孔扩张,有了骇然!

  原本阴沉沉的雷空,不知从何时开始,竟化作了动物肉璧一般的颜色,并如同生物内脏一般规律的扩张收缩。

  不,不只是天空!周遭的空间,下方的大陆废墟,眼前的风景,一切的一切,都在顷刻间化作了血肉的颜色,开始蠕动收缩!

  怎么回事!

  是谁施展了改天换地的神通吗!令天地改变了形态?居然瞒过了此界天道的耳目!

  不,不对!

  这不是改天换地的神通,这是…幻术!

  该死,大意了!

  “解!”

  雷鸟一声怪吼,周遭血肉蠕动的天地顿时如同碎玻璃般崩溃,坠落。

  眼前天地收缩的幻象瞬间便消失了。

  然而意识才刚刚回到现实之中,雷鸟便感受到一股剧痛传来,好似被什么东西咬住了躯体,整个身体几欲断为两截。

  雷鸟怒目圆睁,这才看清,此刻的它,根本没有变为巨身,而是身躯缩小到了凡间麻雀的大小,被一只目光凶狠的黑猫叼在口中!

  周遭的天地并未受到雷暴毁灭性打击!

  那张硕大的雷图,还在天空之上,并未被它吞毁!

  下方的凶域大陆也没有被雷暴蘑菇云所毁灭!

  在下方陆地的某座山峰上,宁凡如绝世魔神一般,傲然立在猎猎狂风之中,左目紧闭,其左目更是流下一道黑血。

  根本没有死去!

  “该死,对我施展幻术的,是这个小小外修吗!区区外修,居然,居然…真是太大意了!可恨,可恨啊…啊!”

  雷鸟恨恨出声,话音刚落,便觉得叼住自己的黑猫动了怒火,狠狠一咬之下,将其缩小后的身躯咬得痛彻神魂,难以遏制地惨叫了出来。

  它那麻雀大小的身体,想要在黑猫口中挣扎一二,却骇然地发现,自己整个身体似乎被什么毒素麻痹了一般,居然无法调动周围一丝一毫雷霆之力,仅凭此刻的弱小身躯,根本无法从黑猫的獠牙之下挣脱!

  “九狸之六,道禁!”

  黑猫几乎无情地淡淡出声,齿关开合间,使得雷鸟更加痛楚,惨叫连连。

  内心深处则对于九狸一族,有了有生以来最大的恐惧!

  它是始祖雷雀,一只脱离了族群的始祖雷雀。它并没有在真界生活过,也没有亲眼见过任何一只九狸。

  它对于九狸一族的所有了解、仇恨,都是来自于血脉中的祖先记忆。

  在祖先记忆之中,它见过九狸一族残忍吞食始祖雷雀的一幕幕画面。

  在祖先记忆之中,它见过九狸一族的九大秘术,更是深深了解着九狸一族秘术的可怕。

  九狸第六大禁术…道禁!这是一种毒素攻击,懂得此术的九狸,一旦咬中其他道魂族生灵,便可通过伤口,将毒素种入对方体内,使得对方一身道魂之力遭到一定程度的禁锢!

  不会错!这只九狸咬伤了它,并给它种下了道禁毒素!

  这只九狸…居然懂得九狸第六术!单论悟性,绝对是九狸一族万中无一的资质了!毕竟九狸禁术越往上,越难修成,据雷鸟的血脉记忆记载,能修成第六术的九狸,一万人中只有一个。

  但就算是九狸第六术,也不应该对它产生如此巨大的压制才对!

  对方应该只是一只未成年九狸!道魂级别似乎只是堪堪达到帝品二阶而已,与修士中的万古第二劫同级。

  而它,则是堂堂成年期的帝品五阶修为!纵然中了对方的第六禁术,最多也只能封印小部分道魂修为才对,绝不可能被对方完全封印道魂修为!

  除非…对方血脉极强,竟是那种百万人出一个的王族九狸!

  嘶!

  隐隐猜测出真相的雷鸟,对于咬住他的黑猫,有了有生以来最大的惧怕,那是来源于血脉之中的战栗!

  九狸一族最可怕的地方,并不是以其他道魂生灵为食物的凶狠,而是可以强行灭夺其他族群族运的逆天能力!

  九狸第九禁术,王弓!被此弓射死的道魂生灵,会牵连其一族,令其一族灭失族运!

  九狸之祖,十步开弓,追杀道魂三皇十亿世界,夺妖之气运…

  血脉记忆中的话语,言犹在耳,使得雷鸟的内心,隐隐有了一个疯狂决定。

  它不知眼前这只九狸是否有通天彻地的本事,能够使出王弓将它击杀,夺取它始祖雷雀一族的族运。

  若对方真有如此能耐,则它无论如何,都不能死在这只九狸手中!

  宁可自尽,也不能被九狸王弓灭杀!此乃道魂生灵的共识!毕竟自尽只死一个轮回,若是牵连本族族运灭失,则为重罪,无尽轮回都会被抹灭…

  …

  黑猫叼着奄奄一息的小雷雀,降落到宁凡所在的山峰峰顶,献宝一般,将无法动弹的雷雀放在宁凡脚边,喵呜喵呜地蹭着宁凡的鞋边。

  她立功了。

  她居然做到了大卑准圣都做不到的事情,将极丹圣域的天道擒拿了!

  宁凡不过是施展了一式幻术而已,稍稍迷惑了这只雷雀的感知,毕竟这只雷雀本身修为只是帝品五阶,不过与五劫仙王同级,趁其大意稍稍幻术迷惑一二,并不是多么困难的事情。

  黑猫就有些逆天了。

  九狸第五禁术,反掌!

  当黑猫使出这一禁术之时,居然直接夺取了这只雷雀的天道掌控权,使得这只雷雀对于周遭天地之力的调动,彻底中断。

  只是片刻强夺天道掌控而已,但这也足以使宁凡感到震惊了。若早知道小猫儿还有这等本领,他完全没有必要和此界天道大动干戈,只需要命令小猫儿夺取片刻的天道掌控权,并在那片刻时间里趁机无视天道压制进入玄阴界不就行了…

  九狸第六禁术,道禁!

  直接禁锢了这只雷雀的一身道魂之力,使得前一刻至高无上的雷雀天道魂,下一刻便力量封禁,成了一个软弱无力的可怜麻雀。

  “想不到你居然真的擒下了此界天道魂,只是有些古怪啊…按理说,一界天道魂若脱离职守,此界天道便会停止运转。此刻我们分明擒下了此界天道魂,但为何…此界天道的运行没有完全中止,只是略微缓慢而已…”

  宁凡不解地望着天空。

  “主人有所不知,此界天道魂似乎不是一只,而是数只。这只始祖雷雀似乎只是其中之一,我从此地穹顶之中,还感应到了其他几只始祖雷雀的气息,每一只都比这一只强大许多…”黑猫沉吟片刻后答道。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你我虽擒拿了其中一只始祖雷雀,仍旧无法中止此界天道对我外修身份的压制是么..”

  宁凡张口将阴阳锁吞回丹田,尝试进入玄阴界,果然还是无法进入。

  天道对于外修的限制,仍旧存在着…

  此刻,天空中原本睁开的那只巨大兽瞳,已经闭合。那是被宁凡擒拿的雷雀之瞳。

  一只兽瞳闭合后,却又有另外四只兽瞳睁开,每一只兽瞳传出的气息,都要比宁凡手中的这只雷雀气息强大!

  两只帝品七阶,一只帝品八阶,一只帝品九阶!

  极丹圣域的天道,还有另外四只始祖雷雀在执掌,且每一只都有着仙帝之上的恐怖修为!

  这可不是小猫儿能够擒拿的程度了!

  此刻,那四只兽瞳全部带着无法掩饰的愤怒,愤怒地,自然是宁凡区区外修居然胆大包天,公然忤逆此界天道,并擒下了五大天道魂其中之一!

  原本以为对付区区一个外修仙尊,不必全体出手,如今看来,它们全都低估了这名外修的本事啊。

  这外修,居然有本事收服一只王族九狸做灵宠!

  王族九狸!可灭夺一族气运的王族九狸!

  不能让始祖雷雀一族气运沦丧在这名外修的手中!若是族运被夺,族内大长老必定愤怒,定会将它们所有人的存在从无尽轮回之中抹去!

  “雀古,你既然被九狸所擒,为何还不自尽!是在畏惧死亡吗!”

  穹顶之上,四道古老声音齐齐质问道。

  在这四道声音响起的刹那,宁凡左掌掌心的小雷雀,终于有了直面死亡的决心,一咬牙,居然强行挣脱了体内九狸道禁一丝!

  只挣开了极少的一丝,只恢复了体内极少一丝的力量,但这丝力量,已经足够它点燃体内其他受封修为,将一身力量引爆!

  它要自爆!它要以性命,令眼前这个胆大包天的外修付出代价!

  “自爆是么,勇气可嘉,可惜我对于此事早有防备,岂会给你自尽的机会…”

  宁凡嘴角微微冷笑,左掌之中无数金焰冒出,化作古奥难明的上百层封印,将这只小雷雀唯一挣脱的一丝力量也给封印了。

  这一次,这只雷雀是连自尽都无法办到了。

  “该死!雀古自尽失败了!”

  “若是它被九狸王弓射杀,我族族运必定会损失不少,你我皆是同罪!”

  “拼了!跟这外修拼了!以一界天道之力,与他拼个你死我活!”

  “不可!此子身旁的王族九狸,懂得九狸第五禁术,可在极端时间之内暂时反控天道。这种反控十分有限,但也足以在短时间内剥夺你我行使此界位界之力的能力了。若在这短暂一瞬间,你我之中又有其他人被其九狸擒拿,该当如何!”

  “不可妄动!”

  “但左右都是死…”

  穹顶的四道雷雀气息,居然在此刻有了争论,有了迟疑。

  面对任何一个胆敢忤逆上天的修士,它们都会毫不迟疑地予以灭杀,便是准圣逆天,它们也不会留情。

  然而此刻面对宁凡,面对宁凡身旁的王族九狸,它们却有了惧怕,有了犹豫,有了惶恐,有了顾虑…

  不敢轻易幻化出道魂本体,来对宁凡动手!一旦幻化,便有被王族九狸擒拿的可能!

  但若不幻化出道魂本体,它们能够调动的位界之力,便十分有限了,绝对杀不死宁凡的…

  “还能再擒拿些始祖雷雀吗?”

  宁凡面色不露半分,暗地里却对黑猫传音问道。

  “仅仅是擒拿这一只帝品五阶雷雀,黑魔便损耗巨大,想要擒拿那些超越帝品六阶的始祖雷雀,希望不大,当然若是黑魔不惜性命去做此事,应该能再多抓一两只始祖雷雀的。主人需要再捉几只雷雀么,若是主人有命,黑魔定然无所不从!”

  黑猫一副生死置于度外的淡然口吻,回答道。

  若是能帮到宁凡少许,便是牺牲她的性命,她也在所不惜的。

  宁凡的心有了触动。

  他当然不会为了多擒拿一两只始祖雷雀,就放任黑魔舍命一搏的。

  从利益上讲,一只王族九狸的价值,要远远高出一两只始祖雷雀。

  从感情上讲,宁凡能够感受到黑魔对于他的忠诚。那种忠诚,不知从何而来,宁凡自问没有做过什么让黑魔死心塌地的事情,然而黑魔却将他视如生命般看待。

  只需一个命令,这小猫儿便愿意为他去死…

  “若要牺牲你的生命,才能多擒拿一些始祖雷雀,则此事作罢。能捉到其中一只始祖雷雀,已经算是意外收获。此刻其他雷雀顾忌你的存在,反而对我有了惧怕,这惧怕,倒是一件好事。”

  宁凡没打算让黑魔施展九狸王弓的禁术。

  射杀掉眼前这只帝品五阶始祖雷雀,固然能强行掠夺一些始祖雷雀的族运,但族运这种东西,目前而言对宁凡没有大用。他手上还有一千五百彩族运,是从道鲤一族强行夺取而来,因为担心使用族运后,会引来四天九界无数势力的掠夺,他始终没有动用这些族运。

  族运暂时无用。

  且使用王弓禁术,似乎对小猫儿的损耗极其巨大,副作用更是不容忽视。

  当日黑魔只是射杀了三只道鲤而已,便修为大损,濒临陨落。若非生死关头,宁凡可不忍心让小猫儿动用那等威能的禁术。

  念及于此,宁凡忽而抬头,对头顶上的四只兽瞳微微一笑。

  “做一场交易如何?”

  “什么交易!”四只躲在穹顶的始祖雷雀,忽然一凛。

  若只是宁凡一人,它们绝不会将宁凡放入眼中,更不会放下高傲,来听宁凡要做什么交易。

  直接便会动手灭杀!

  但如今有着王族九狸在侧,它们不敢轻易妄动,对于宁凡的重视,也因那王族九狸提升到了空前。

  “我可以不让我的小猫儿拿王弓射杀这只雷雀,但尔等,必须答应我三个条件!”

  宁凡话语一落,穹顶四只始祖雷雀,顿时有了怒意!

  开什么玩笑!它们可是至高无上的天道魂,掌控着极丹圣域一界之天道,便是那些个大卑准圣,面对它们都得放低身份。区区一个卑微外修,居然敢跟它们提条件!

  “哼!你是什么身份!也敢跟我等始祖雷雀提条件!”

  “给你三息,放了雀古,否则我等必定化出道魂本体,引一界雷霆,将你轰杀!”

  “若你乖乖从命,我们可以考虑饶你不死,放你安然离开极丹圣域!”

  “一息了!二息了!二息半了!二息六了!二息七了!二息八了!二息九了!二息九九了!二息九九九了!”

  “该死,你这外修是在逼我们数到三息,将你灭杀啊!”

  “我们真的要数第三息了啊,我们真的要…”

  聒噪!

  宁凡朝着穹顶四只色厉内荏的始祖雷雀冷冷一喝,继而一个眼神示意,一旁的黑猫顿时装模作样,一副打算施展王弓禁术的姿态!

  此举,顿时震得穹顶四只始祖雷雀有了惧意。

  “且慢!且慢啊!王弓禁术万万不可动用,若是用了,你便是我始祖雷雀一族不死不休的敌人!”

  “该死!此子身处紫斗仙王所创幻梦界,与真界距离太远,根本不惧我始祖雷雀一族的威名!”

  “罢罢罢!我们同意与你做交易,只要你答应不夺我族族运,并释放雀古,我等可以勉为其难答应你三个条件!”

  “不行啊大哥,三个条件太多,最多只能答应他两个!”

  “不,最多一个!”

  “半个!”

  “三分之一个!”

  “十分之一个!”

  “嘶!这外修似乎发怒了!你们几个混账快给我住嘴!”

  宁凡眼神有了不耐,冷冷道,“你们似乎搞错了一件事。我不是在和你们商量,而是在命令!我的三个条件,尔等必须答应,若不答应,我便令这只九狸灭夺尔等族运!”

  “不可!此事万万不可!你有何要求,我等答应便是!”四只始祖雷雀惊道。

  “早这么懂事,不就好了么!”

  宁凡脸上在冷笑,心中则在无语。

  极丹圣域的天道,未免也太好威胁了…当然,之所以能轻易胁迫此界天道从命,不得不说,完全都是小猫儿的功劳。

  小猫儿是道魂万族排名第四的九狸族,且还是王族九狸…这名头,对于始祖雷雀而言太过庞大,涉及族运大事,更是不敢有任何冒险之举。

  前有道鲤一族,后有始祖雷雀一族,皆在小猫儿手上吃了大亏,小猫儿的本事果然很大啊。

  呵呵,真是没有想到,本来只是想抗衡极丹圣域的天道压制而已,以进入玄阴界,却意外地擒下了极丹圣域五大天道魂之一…

  “敢问阁下想向我等提出什么条件?又可否将雀古归还?”穹顶四只四祖雷雀之中,其中最为苍老的一道声音问道,声音分明回荡天地,天威滚滚,却给人一种底气不足的感觉。

  “这只小麻雀是我的战利品,自然是不可能归还给你们的。不过只要你们答应我的条件,我可以保证不杀死它,只留他做为我的雷图图灵。”

  宁凡又不傻,若是将擒下的始祖雷雀归还,便失去了王弓灭夺气运的威胁,等待他的,绝不会是此界天道魂的感谢,而是…再无顾忌的疯狂报复吧!

  “第一个条件,我要尔等聚一界之雷力,供我吞噬修炼!”

  “什么!此事有违创造此界的圣人意志,若我等做了此事,便会…”

  “哼!我似乎已经说过了,这不是商量,而是命令!”

  “这…好吧,这个条件,我们可以答应。”那道最为苍老的声音,咬牙切齿地应道。

  “第二个条件,我要求此界天道对我外修身份的压制,彻底废弃!此界一些特殊地点的禁空之力对我的压制,同样必须废弃!”

  “这…此事同样有违…罢了,这个条件我们答应便是。”那苍老声音无奈道。

  “第三个条件,若我有所需要,尔等必须听命于我,我要你们杀谁…你们便必须杀谁!”

  “此事绝不可能!我等乃是天道魂,奉创界圣人之令执掌此界,是绝不可能听命其他人的命令的!”

  “也就是说,谈判失败了么,既如此,我便…”

  “且慢!阁下这个条件…我们答应便是!但有一件事,阁下必须知晓,在这大卑族内,有三个人是我等天道也无法灭杀的…阁下若是惹上那三个人,就莫怪我等天道无法助你杀敌了。”

  “哦?此界居然有三个人,是你等天道也无法灭杀的?是哪三人?”

  “这…此事本是极丹圣域绝对隐秘,但既然是阁下询问,我等回答一二,也不是不可。这三人,是大卑族五大至尊的前三位,第二、第三位至尊身份特殊,我等天道无法对他们释放任何攻击。第一至尊实力太过恐怖,虽说如今死得只剩一身白骨,实力也是一****的减弱,但目前为止,她仍然是整个极丹圣域的最强者,尚有远古大修级实力!这等存在,便是我等天道也是绝对不敢妄加攻击的。若你令我等天道攻击这三人,我等只能说声爱莫能助了…”

  宁凡闻言,皱了皱眉。

  他对于大卑族五大至尊的了解,仅限于排名第四的牛鬼,排名第五的十蜂。

  如今却从此界天道口中,听说了另外三名至尊的情报。

  排名第二、第三的至尊,身份特殊,是连天道都无法攻击的存在…

  排名第一的至尊,实力恐怖到发指,死得只剩一具白骨,修为一日不如一日地减弱,减弱到如今,却还有远古大修级实力!是天道都不敢招惹的存在!

  大卑族,居然有远古大修级存在!

  这岂不是说,这大卑族的底蕴,要比秘族还要可怕…

  “那三位至尊,分别是谁!”宁凡目光凝重地问道。

  “第三至尊是附在光明佛身上,欲将圣山光明佛炼制成自己转世灵躯的药师佛残魂!”

  “第二至尊是附在空焰死帝身上,欲将死帝炼制成转世灵躯的焰祖残魂!”

  居然是药师佛与焰祖的残魂!

  根据宁凡对于大卑族历史的了解,大卑族的始祖是南药圣,南药圣死后,善尸恶尸未死,各自占据极丹圣域一半势力,分庭抗礼。

  善尸名为药师佛,是无数大卑人焚香供奉的存在。

  恶尸名为焰祖,是无数三焰修士视若神明的存在!

  貌似绝大多数的大卑人,都认定这二人已经死去多年,却不料,这二人的残魂,居然从古时存活到了至今!

  并附在光明佛与死帝的身上!

  此事…绝对算得上是大卑族至高无上的隐秘了!

  死帝也就罢了,宁凡若想前往圣山救屠皇,势必要与光明佛为敌的,光明佛有着第三至尊药师佛的附身,此事…

  难怪屠皇会被同级修为的光明佛擒拿啊,此事绝对与附在光明佛身上的药师残魂有关!

  宁凡叹了口气,又问道,

  “第一至尊又是谁?”

  “不知,我等只知道那是一个极为恐怖的女人,来历不明,身份不明,在三焰大陆某处禁地隐世不出。大卑族极少知情者,将那位最强至尊,称作白骨夫人。”

  白骨夫人是么…

  既然这位最强至尊是在三焰,那么至少不会对自己救援屠皇之事产生阻碍吧…

  宁凡又问了一些大卑族的隐秘,便懒得与穹顶四道气息废话了。将手中名为雀古的小雷雀暂时收入雷图,继而对穹顶四道气息命令道,

  “以我宁凡之令,引大卑族一界雷力供我修炼,不得有误!”

  “这…是!”四道气息无奈应道。

  便在所有大卑修士茫然不知的情况下,一界雷力源源不断地被天道调来这处荒芜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