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311章 我叫北瑶

第311章 我叫北瑶

  密室之中,一室旖旎,整整一夜,**不断。

  宁凡坐在床前,头仍有些痛,望着**两具纠缠一起的女子娇躯,目光复杂。

  这一次的他,终究保留了半分理智,未让初次破身的兮然太过痛苦,反倒让这小丫头数次到达巅峰。

  床单上的血迹,是兮然欢愉的代价…这小丫头,这次是彻底嫁不出去了。

  而对那美妇,宁凡亦没有采补起身,任她前面水漫金山,宁凡只是进攻后庭…

  看着美妇红肿、带着血丝的菊瓣,宁凡揉了揉额头。

  自己怕是惹了天大麻烦…

  这美妇并非处子之身,但被自己占了后庭,贞**也算丧在了自己手中。

  遗世宫…此女若是北璃、北小蛮的姐姐,不是大小姐便是二小姐。

  也不知这美妇是否婚配,从她已非处子来看,难道此女是个水性杨花之女?

  宁凡倒是误会了美妇元瑶。

  人家哪里是不贞之妇?

  若是生了四个女儿,还是处子,那才奇怪好不好…

  此刻的宁凡仍未意识到,这一夜发生的艳事有多么荒唐、严重。

  只是阴阳锁中,洛幽早已笑得岔了气。

  “傻弟弟,你闯祸了哦,你可知她是谁?”

  “是谁?”

  “你想知道么,想知道就对姐姐用窃言术呀~”

  洛幽笑得梨花带雨,她偏偏要卖这个关子。

  她与宁凡修为差距太大,宁凡根本无法对她使用窃言术的。

  在这一刻,好死不死的,兮然醒了。

  揉了揉惺忪的水淹,还含着疼痛、欢愉的泪珠,懒懒打个哈欠,撑起身来,却立刻感受到**撕裂般的痛楚。

  呀!

  小丫头疼过之后,吓傻了。

  自己怎么光着身子…

  为什么屁屁那里好疼、在流血…

  做了什么!昨天和陆北做了什么!

  不记得,好混乱!只记得好像自己中了紫雾,胆子好大,抱着陆北,亲这里,亲那里,还有,还有…

  “啊!我嫁不出去了!”

  她扯过薄被、遮住被舔得肿红的**,气呼呼望着宁凡,一字一顿,带着怨念。

  “我——嫁——不——出——去——了!”

  “谁要你自己啃上来的,看,我这手上,脖子上,都是你的牙印…”

  “不许说,不许说!你占了我便宜,你还冤枉我!”

  兮然小脸涨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嘴上不服输,她却恍恍惚惚还记得,不单单这些牙印是自己咬的,就连宁凡身上好多地方,都是自己咬的。

  最后,自己好像还用嘴,吃了什么火热的东西…

  “爹爹要是知道,一定会、一定会骂死我!”

  她完全在担心不值得担心的问题。

  “傻丫头…”

  宁凡无奈摇头,傻气是天生的,药都治不好。

  握着兮然手掌,一丝丝法力输入,调和兮然的气血。

  一霎之间,恍然一惊。

  无论是法力、妖力、魔气,流动速度都比之前整整提升了一倍之多!

  修为没有提升,但仙脉变得更宽、更坚韧!

  “**提升了!”

  面色一变,宁凡内视丹田,目光震惊。

  不得不惊!

  仅仅一夕欢好,其阴阳变**,晋升至第二层第九重巅峰!

  只差一步,便可晋入第三重境界,便可开玄阴界,便可放出洛幽!

  “发现了?你的阴阳变**,即将**小成了呢!这美人的后庭,效果不错吧。”洛幽语带羡慕道。

  “小成…”

  阴阳变十重,前三重只算小成而已。

  这**品阶太高,故而提升极为艰难,遥想当年,宁凡费尽千辛万苦才让**突破1层、2层,如今,却仅仅因为和那美妇后庭**,一步就几乎要突破3层了!

  “此女究竟什么修为!竟有如此强大的元阴之气!且我总觉得,这一次**提升,不仅仅是品阶升高,而是本质上的改变…”

  “当然咯,姐姐不是告诉你了?她可是七灵之体,这次你与她的亲密接触,可是令得这‘火碑’补全了第一灵…”

  洛幽自言自语,总之是很欢快了。

  但宁凡眼见**提升,明明该高兴,却无法高兴。

  自己侵犯了一个如此强大的女子后庭,如何善终!

  这美妇可不是兮然,不是三言两语可打发的。

  在其沉思之际,一道冰冷的目光射在宁凡背上,好似利剑刺中一般,让宁凡遍体生寒。

  而一道羞恼、愤怒、凄楚的声音,冷冷在密室响起。

  “三句话之内,给本宫一个解释,否则,死!”

  轰!

  一股惊天杀机,在这一刻,席卷离鲲宫十万里!

  十万里之内,但凡沉浸在这杀机之中的海兽,尽皆胆寒。

  鬼尘等化神,犹在为宁凡血洗星海善后,此刻于大殿中感知到这份恐怖杀气,俱是豁然站起,望着离鲲宫密室方向,惊骇莫名。

  “尊主好强的杀气!这绝非化神所有,更非炼虚星主所拥有!尊主果然非凡人,竟有如此恐怖的杀气!”

  鬼尘等降将化神,对宁凡更加恭敬了。

  少数几个正在动小心思的降将,也纷纷放弃叛变的打算。

  这一份杀气面前,便是碎虚老怪,都是渺小、卑微的。

  兮然还不觉得什么,只是挡着胸口,目光可怜地望着美妇,心道,也难怪这位姐姐发这么大的火,毕竟被陆北所辱,嫁不出去了嘛…

  唯有宁凡知道,这美妇的话,没有半点开玩笑。

  她需要一个解释,一个让她不杀宁凡的解释!

  三句话!她只给宁凡三句话解释!

  一起床,就发现自己后庭被破了…这算怎么一回事!

  元瑶欲哭无泪。

  她本以为一切只是一场**,却不曾想,第一次在**里动个情,结果竟丧了清白。

  若非有这**记忆,若非知道‘**’中自己有多么的主动,元瑶绝对会想一巴掌拍死宁凡!

  “三句话,给我一个合理解释!”她在哭,只是倔强地将泪咽下。

  “你被界兽追杀,我救了你!”

  “第一句!”

  元瑶凤目怒意稍缓,她确实记得,自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破去那古怪迷阵,并拼死击杀了一头界兽。之后,似乎重伤跌落到虚空风暴之中,那时候,确实好像被谁救了。

  原来是宁凡救了自己么…此人救自己,自己感谢他,但,这不是他趁机侵犯自己的理由!

  “你身中腐仙之毒,我帮你解毒。”

  “第二句!”

  元瑶冷颜一变,腐仙之毒…不会错!宁凡没有撒谎!

  元瑶一催动法力,立刻感到,自己体内还有一丝丝稀薄欲散的残毒,确实是腐仙之毒没错。

  这种毒,不是界兽所有!

  如此说来,这一次自己偷偷下界,却被界兽攻击,本就是怪事…界兽攻击,又怎会有腐仙之毒?难道这界兽,是有人埋伏自己所用!

  元瑶的心,已有些软了。

  自己陷于虚空风暴,是宁凡所救。自己陷于腐仙之毒,是宁凡所救。

  对方前后两次相救自己,纵然夺了自己清白,也顶多算是恩怨抵消…

  “第三句…是你施展紫雾魅惑我,诱我和你欢好。”

  宁凡说了一句大实话。

  只是这句大实话,却让元瑶想死的心都有。

  “你!不许胡言!”

  “陆北哥哥没有说谎,就是你!都怪你!若非你用紫雾连我都给迷倒了,我才不会跟陆北哥哥做这种事情!”

  兮然毫不犹豫扯过薄被,挡在胸口,站在床下,决然地站在了宁凡这一边。

  “就算是真的,我也只以为那是一场梦…”

  元瑶的杀气全都熄灭,痛苦的闭上眼。

  自己一生谨慎小心,想不到生下四个女儿后,却做出如此丧失人伦的事情。

  那不是梦,不是…

  **了无痕,但现实却太伤人…

  是了,是自己用紫雾迷了这对青年男女,不但自己失了贞**,还连累兮然一起失去清白。

  元瑶的‘紫欲灵体’,魅术有多么厉害,她自己心知肚明,宁凡被魅术所蛊惑、辱了自己,也根本不怪他乱性,人家只是好心救自己两次…

  自己才是罪人…自己有什么理由,去责怪宁凡?

  元瑶清泪落下,神情苦痛,让兮然心头一软。

  “好啦,我不怪你了…”

  “可是我怪我自己,太荒唐了!”

  元瑶不愧是女中豪杰,虽然心中万分痛苦,却很快平静了心情。

  望着宁凡,声音非常悦耳动听,更有一种成熟、高贵的气质在其中。

  “你的解释,我很满意…放心,只要你管好嘴巴,不将昨夜之事告诉任何人,我不会加害于你…你叫陆北是么,你救我两次,我总该给你一些好处报答…”

  言及于此,元瑶才注意到,自己娇躯衣衫破烂,储物袋更是早已不知所踪,似乎被界兽轰落在虚空之内…

  立刻,她露出无地自容的表情,以她的身份,竟无法报答区区化神小辈的救命之恩,说出去,她元瑶不用在北天立足了。

  “抱歉,我的储物袋遗失了,我传你一种秘术,只要你苦修千年,保你碎虚之下无敌…”

  元瑶的眼中,有一种固执和倔强,一招手,将远处桌案某个空白玉简招入手中,神念在其上烙印下什么,抛给宁凡。

  昨夜的她,所作所为太过羞耻,今日报答宁凡救命之恩,她不可失了礼数,不可再丢人现眼!

  接过玉简,宁凡神念一扫,其中竟是完整的《升傀术》。

  不但介绍了傀儡晋级的秘术,竟还包括炼制傀儡、傀儡合击阵法的种种心得。

  “如此,我们两不相欠了…”

  元瑶一手掩着**的胸口,紫葡萄若隐所现。强撑着下床,后庭撕裂的痛楚,立刻又有丝丝血丝溢出,令她站立不稳,向前一跌。

  她花容一惊,这才注意到此刻的自己,法力竟被界兽封印得只剩元婴中期…

  伤势仅仅稳住而已,随着她心绪一乱,竟又有伤势复发的趋势。

  “失礼了…”

  宁凡目光有一丝赞许,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件自己的衣袍,披在此女身上,扶住了她。

  此女恩怨分明,处世得体,即便**于小辈,也没有和普通女人一样,上来就喊打喊杀。

  更没有做杀人灭口的事情…虽然此刻的她,未必杀得了宁凡就是了。

  被宁凡扶住皓腕,元瑶娇躯一颤,好似麻木。

  以她的身份,竟有一日会跌倒。

  以她的身份,竟有一日会跌入一个陌生青年的怀抱里。

  “谢谢…”她的神情已不似起初那般痛苦,复杂而感伤。

  而宁凡,尝试着催动阴阳锁,以窃言术窥探此女心事,最终无果,只得作罢。此女真实修为,太高了…

  “我不知你是谁,亦不知你是何身份,昨夜之事是一场荒唐,我不会告诉任何人,你可放心,更不必尴尬,换做任何女子才那种情况下,都会做出同样事情的,并不能说明你品性有缺失…我不知你为何会来星宫,但以你如今元婴修为,加上一身伤势,一旦走出离鲲宫,立刻会被海兽围攻…若不介意,在你修为足以自保之前,可暂时与我同行。”

  “…”

  元瑶有些沉默,轻轻挣脱宁凡手掌,勉强站住。

  望着宁凡真诚的目光,她神情更加复杂。

  她知道,宁凡所言有理,此刻的她,修为又低,伤势又重,若不被宁凡保护,怕是会死于区区荒兽的口中。

  万万想不到,自己堂堂舍空期真仙,万人之上的尊崇,有朝一日,会依赖宁凡出手庇护。

  “谢谢,在我伤势痊愈、破除一些封印前,便厚颜赖在公子身边了。奴家北瑶…”

  “北瑶?”宁凡微微点头,此女果然姓北,看起来,确实是北小蛮的某个姐姐了。

  “我叫陆北。”

  “陆北么…”元瑶的表情更复杂了。

  **之中,她已经问过一次宁凡的姓名了。

  真是…冤孽…

  (第二更)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