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936章 十面盾牌

第936章 十面盾牌

  随着四代蛮神一声令下,数以亿万的蛮修,纷纷倒在地上,变回尸体,不再攻击宁凡。【】

  宁凡目光淡淡扫过这些死尸,收回魔火,倒也没有焚灭这些死尸的打算。

  从四代蛮神的只言片语中,宁凡了解了自己目前的处境。

  此刻的他,位于古蛮之坟第一层,而四代蛮神则在第七层。

  唯有一路杀上第七层,才有机会渡过第八损,否则,便只有张开欺天阵法,放弃第八损了。

  宁凡闭上眼,感知了一下外界的情形。

  他的意识,被四代蛮神困在了古蛮坟第一层。

  他的肉身,仍在外面的湖底盘膝打坐,但却如同失了魂一般,无法动弹半分。

  宁凡尝试着意识回归身体,却发现无法办到这一点。

  眼珠怪则仍旧在湖岸上犯花痴,对着天空流口水,沉沦在四代蛮神的美色中,完全没有清醒的意思...

  果然是个专坑队友的色胚!

  宁凡本来的打算,是第八损能渡则渡,不能渡则催动欺天阵法,放弃掉这一损。

  然而︽他的意识无法回归本体,自身无法催动外界的欺天阵法,能够依靠的,只有眼珠怪。

  偏偏眼珠怪不靠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清醒过来。而在他清醒之前,自然无法为宁凡催动欺天阵法保命...

  “也就是说,在眼珠怪清醒之前,我无法借阵法之力离开此地,除非渡过第八损...”

  即便在第八损中遇到千凶万险,也无法离开,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这坑人的眼珠怪!

  宁凡眉头皱了皱,终于还是化作一道金光,沿着天梯的方向,向着更高处的天空飞去。

  这天梯的尽头处。有一个洒满纸钱的祭坛,祭坛是八角形,上面却立着九根石柱,九根石柱形成了一个古老的传送阵法,可直通古蛮坟第二层。

  在这祭坛出现之后,越来越多的木箱,出现在了天空上,漫无目的地飘浮着。

  木箱上的封印十分玄妙,可隔绝修士的神念探查。

  宁凡的神念一接触到那些木箱,便被一股股柔和之力轻轻推开。无法以神念查探那些木箱。

  也不知道这些木箱里装的是什么...

  双眼覆上青芒之后,宁凡再看那些木箱,这一次,目光可以稍稍穿透木箱上的禁制。

  他看到,每一个木箱中,都封印着一件法宝。法宝的品阶,大多是下品、中品仙宝,好一些的也不过是上品仙宝,连一件后天仙宝都没有。

  且这些法宝。大多沾满锈迹,灵性已不剩多少,不知存在了多少年,已经破旧得难以使用了。

  品阶又低。还破旧...对这些法宝,宁凡没有半点觊觎之心,直接飞到祭坛,准备借用祭坛阵法。进入第二层。

  只是刚一踏上祭坛,天地间竟立刻响起一道威严无比的老者声音。

  “遵道蛮山之令,通过古蛮坟第一层考验者。可从此地取走一宝...”

  “不取宝,则视为放弃赏赐,不允许进入第二层...”

  “多取者,将受道蛮山一指之惩...”

  宁凡微微一怔,这声音,是某个大能修士遗留在此地天地的声音,已存在无数年。

  他本看不上这里的残破法宝,但这声音,却要求他从此地取走一宝,否则便不允许他进入第二层。

  宁凡试了一试,未取宝之前,果然无法催动传送阵,进入第二层。这传送阵上,有着某个大能修士定下的规则,必须从此地取宝之后,才可进入其中。

  真是麻烦的规则...

  罢了,虽说看不上此地残破法宝,还是取走一件吧。

  宁凡也不挑拣,随便选了一个最近的木箱,朝着那木箱一招。那木箱立刻朝宁凡靠近,自行打开。

  木箱中封印着的法宝,是一个巴掌大小的破旧金盾,不过是一件中品仙宝罢了。由于此盾十分破旧,能够发挥的威能,可能连碎虚法宝都比不了。

  真是个无用的盾牌...

  “此子竟然选择了盾...他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否则万千法宝,为何独独选择盾...”四代蛮神美眸中,第一次露出凝重之色。

  古蛮坟是蛮族的圣地,是初代蛮神道蛮山以一己之力开辟,这里不仅仅是收容蛮修尸骨的地方,更是历代蛮神考验门人弟子的地方。

  当然,古蛮坟还有更重要的使命...此地,埋葬着一件至宝...

  古蛮坟中,有初代蛮神道蛮山定下的规则,任何一个闯过第一层的修士,都可获得一件赏赐。

  这个规则,便是四代蛮神无法干预,无法阻止。她的本意,是让宁凡死在古蛮坟中,却也无法阻止宁凡获得赏赐...

  “你选择了五星中品蛮器,鎏金盾。现在,你可以进入第二层了...”

  之前那道老者声音,再次响起。

  在这声音响起的瞬间,所有的木箱统统消失不见。宁凡也终于借由传送阵,进入到古蛮坟第二层。

  那个破旧的盾牌,早被宁凡收起,忘在一边。

  此刻的他,谨慎地看着第二层中的死尸,这些死尸明显比第一层要少,但每一具都是渡真之尸。

  零零落落地,倒也有上万具之多。在宁凡进入第二层的瞬间,一具具死尸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目露凶光,仿若有了生命一般。

  “杀太苍劫灵!”

  “护古蛮荣耀!”

  “杀!”

  一道道吼声传开,带着灭族之恨。近万名死去多年的渡真蛮修,在这一刻,齐齐朝着宁凡包围而来。

  一名渡真初期的中年大汉,冲得最快,他才冲至宁凡千丈距离,直接选择了自爆!

  以其自爆点为中心,狂乱的大道法则洪水般宣泄而出。一股足以摧毁修真星的毁灭风暴,直接扫过千丈距离,欲将宁凡卷入其中。

  渡真修士的自爆,何其厉害,便是碎念老怪,也不敢说站着不动,任由对方自爆攻击。

  宁凡自不会傻傻站在原地不动,猛然抬手,五指向前一按,前方的天地。竟好似在他一按之下凝固。

  那毁灭风暴,更是被他生生按灭!

  便是舍空老怪,也无法如此轻易挡下渡真自爆,但宁凡却轻易办到了这一点。

  他的身上,开始散发出滔天红芒,这一刻的他,用上了劫血的力量,气息暴虐而疯狂。

  这一刻的他,实力几乎可媲美碎念巅峰的老怪。按灭渡真自爆,不难!他的实力,岂是舍空修士可比。

  又有十余名渡真蛮修从身后偷袭而来,这一次。宁凡连头也不回,身上红芒更盛,那红芒更是化作无数实质般的红线飞出。

  那些红线一经飞出,立刻化作一道道拇指粗细的劫念红芒。发出刺耳的破空声,袭向一个个靠近宁凡的蛮修。

  一个渡真中期的蛮修,还没来得及攻击宁凡。便看到眼前红芒一片。下一个瞬间,便有一道劫念红芒轻易轰开他的天灵,钻入他的识海,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一个拇指大小的血洞。随着劫念红芒在其体内肆意破坏,此修,陨落...

  又有一个炼体大汉,想要欺近宁凡,以拳偷袭,却在挥拳的一刻,被一道红芒射穿天灵。

  一个,两个,三个...宁凡灭杀的渡真蛮修越来越多,以他劫血之强,灭杀渡真如同探囊取物。

  四代蛮神秀眉蹙了蹙,她知道,第二层的死尸,仍旧拦不住宁凡。但这一次,她没有阻止这场杀戮。

  半个时辰后,宁凡一身血污,站在第二层的尸山血海之上。虽说杀尽了所有渡真蛮修,身上却也多了许多伤口。

  这就是四代蛮神不阻止的理由,第二层的死尸不是白白牺牲,他们的牺牲,能让宁凡付出代价。

  通往第三层的天梯徐徐出现,天梯的尽头,仍是一个八角形的祭坛,立着九根古老石柱,形成传送阵法。

  在这祭坛出现的瞬间,天空上出现了数万个青石打造的石箱。

  这些石箱之中,同样封印着法宝,最低都是一涅后天仙宝,最高甚至有三涅仙宝。

  当然,所有的法宝都十分破旧,甚至半毁...

  “三涅仙宝么...仍是无用。”

  宁凡没有多看这些石箱,而是化作一道金虹,直奔祭坛而去。

  当他踏上祭坛的一刻,天地间又响起了某个老者的声音。

  “遵道蛮山之令,欲入第三层,需以第一层获取之宝,换取另外一宝。”

  “只允许换取同类法宝...”

  “强取此地法宝,将受道蛮山一指之惩...”

  那声音,在天地间回荡了几次便消失了。此地本有数万个石箱,但随着那道声音响起,立刻便有无数石像从天地间消失。

  短短数息之后,此地只留下了寥寥四十多个石箱,可供宁凡选择。

  宁凡微微一怔,看起来,想入第三层,必须拿第一层获得的鎏金盾,去换第二层的某个法宝。

  这余下的四十多个石箱,所封印的无一不是盾类法宝。

  宁凡在第一层选择了盾,所以在第二层,也只能以盾换盾。

  四十多个石箱中,品阶最高的盾牌,是一个后天二涅的白银小盾。宁凡沉吟片刻后,选择了这个石箱。

  当他做出选择之后,他手中的鎏金盾,连同其它石箱,通通在一瞬间消失。

  唯独他所选择的白银小盾,自行从石箱飞出,飞到了他的手中。

  “你选择了六星中品蛮器,灵霄盾,现在,你可以进入第三层了...”

  握着手中的白银小盾,宁凡微微沉吟起来。

  第一层中,他获得了一个中品仙宝的鎏金盾。

  第二层中,他以鎏金盾,换到一个后天二涅的灵霄盾。

  若是到了第三层,是不是还能换到更高级别的盾?

  若到了第四层,第五层...

  也许这破旧的小盾,并不是什么无用之物...

  将灵霄盾暂时收起,宁凡借着祭坛传送阵。进入到古蛮坟第三层。

  第三层中死尸更少,只有寥寥千具而已,但每一具都是舍空之尸。

  “杀太苍劫灵!”

  “护我蛮苍山海!”

  “杀!”

  一千多名舍空蛮修,从地上爬起,怒吼冲天,威压惊天动地。

  宁凡目光终于有了凝重之色。不待这些舍空蛮修展开进攻,直接一挥手,释放出无数红线,率先发动了进攻。

  一道道红线化作奔腾疾走的劫念红芒,朝着一个个舍空蛮修袭去。只有少数几个舍空初期之修。未能挡下红芒的攻击,被红芒破了天灵,毁了识海,死去。

  绝大多数的舍空蛮修,虽被劫念红芒所伤,却并未死去,而是在宁凡面前,有了反抗之力。

  毕竟群修已经到了舍空境界,四天之中。舍空修士无不是名动一方的巨擘,岂是能够群体秒杀的。

  一个个舍空蛮修展开了神通,天地间顿时出现了数不清的道象。

  有蛮猿击天的道象,有雷车撞日的道象。有古蛮造人的道象,凡此种种,皆是这些修士施展大神通的前奏。

  下一个瞬间,便有上千舍空神通朝着宁凡袭来。五颜六色的术法光芒,晃得人睁不开眼。

  “挡不下...”

  宁凡微微一叹,虽说他如今实力暴涨。几乎堪比碎念巅峰,却也不可能正面接下上千名舍空修士的联手合击。

  莫说是他,便是真正的万古仙尊,也无法接下吧。

  虽说接不下群修合击,却不代表避不过。宁凡身形一纵,化作一道金虹,一瞬间便跑出了群修的攻击范围,使得群修的合击落了空。

  他高踞于长空之上,俯瞰着下方群修,想了想,决定动用刚刚学会的湮流之术。

  此术,是七代蛮神塔古的成名绝学,放在仙帝级神通之中,也算是一等一的大神通!

  此术,可道化长河,让一切不可磨灭的事物,若消散,若湮流!

  宁凡已修出了1100万道湮灭符文,此术威力,已经十分可观。

  “吾以骨为山!”

  宁凡的周身,1100万湮灭符文呼啸飞出,霎时间铺满了整片天空,黑压压地如同末日魔云一般。

  无数符文之下,更是有一座黑色骨山虚影,徐徐出现。

  渐渐的,天空上的骨山,不断增多。

  第二山,第三山,第四山...一直增加到第九山,才不再增长。

  在这九座骨山出现的瞬间,所有舍空蛮修神情一变,感受到一股从天而降的巨力,压得众人喘不过气,飞不上天空!

  好似每一个人的肩头,都负着九座巨山,被九山之力所压制一般!

  在这巨力的压制之下,群修莫说施展神通攻击宁凡,便是呼吸都开始急促,气息分明已经大乱,竟是有些难负其重。更有少数几个舍空修士,直接被那巨力压垮,跪倒在地上,受不住宁凡的九山之威!

  “以血为海!”

  九山之下,骤然出现了一片黑色海洋,很快,第二海、第三海相继出现,直到第八海出现,那异象才停止。

  八海出现之后,天地顿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所有的一切仿佛通通消失不见,天地改换!

  少数舍空蛮修,直接在那黑暗之中陷入迷茫,开始沦陷。

  便在此时,宁凡抬起了手掌,指间划过的地方,轻易便将天地撕裂。

  “以掌为道!”

  他抬起了手掌,如那塔古当日所做,朝着下方的上前舍空一按。

  这一按之下,九山通通消失,八海则汇合一处,化作了一条寂静流淌的黑色长河。

  宁凡站在河水上,而那些舍空修士,则通通沉入了河水之下,一个个露出了惊恐之色。

  他们骇然地发现,一经陷入河水中,以他们的修为,竟是无法挣脱出来!

  无法挣脱,无力抗衡,只能一点点沉入河底!

  甚至于,他们的修为,道念。生机,记忆,一切的一切,都开始溶解在这黑色长河之中。

  一点点,归于湮灭,一点点,荡然无存...

  “以道为湮流!”

  宁凡放下手掌,一气呵成地掐出数百个指诀,整个长河之中立刻暗流涌动。

  此术,名为道若湮流。可算是如今的宁凡,能够施展的最强神通!

  可惜,他的湮灭符文没有塔古多,故而此术也不可能有塔古那么强大。

  若是塔古施展此术,这上千舍空一经沉入河底,怕是撑不了几个呼吸,便会全部死光,无人可以幸免。

  此术由宁凡施展,一时半刻无法杀尽所有舍空。只有少数几个舍空,在最初几个呼吸死去。

  大多数的舍空,都在此术撑上了百息以上,方才陆陆续续死去。

  但却有二十多个舍空巅峰的强者。彼此联手,即便过了千息,也并未死去。

  可惜,他们能够撑多久呢?

  宁凡站在湮灭长河上。将那二十多个舍空巅峰困在河底,一困便是一日一夜。

  一日一夜之后,二十多个舍空巅峰再不愿也要死去。葬身在河底。

  杀尽所有舍空之后,宁凡解了湮流术,身心一阵疲惫。

  这湮流术固然厉害,但对身体的消耗却也不轻。

  通往第四层的天梯已经出现,天空之上,更是出现了上万个铁箱。

  没有立刻登上祭坛,宁凡选择了盘膝打坐,在稍稍恢复之后,才登上祭坛。

  “遵道蛮山之令,你通过了第三层的考验,可以手中之盾,换取十国之盾其中之一...而后,方可进入第四层。”

  那老者威严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天地间的铁箱,则相继消失,只留下十个铁箱,漂浮在宁凡身前。

  这十个铁箱中,皆封印着一个盾牌,甚至于每个铁箱外,都写着其内盾牌的名字、品阶。

  “魇国离地玄火盾,七星中品。”

  “魑国照海盾,七星上品。”

  “猿国云日盾,七星上品。”

  “蜃海国烟霞行空盾,七星上品。”

  “雷辰国惊雷盾,七星巅峰。”

  “许国海鼋盾,七星中品。”

  “叒国彩翅盾,七星上品。”

  “蚩国东山盾,七星巅峰。”

  “古国战天盾,六星巅峰。”

  “鲁国乌睚盾,七星下品。”

  宁凡目光一扫十个铁箱,比较让他感兴趣的,是那两个品阶达到七星巅峰的盾牌。

  雷辰国的惊雷盾,以及蚩国的东山盾。

  按照宁凡估计,五星蛮器,相当于仙宝品阶。

  六星蛮器,相当于后天一到四涅品阶。

  七星蛮器,相当于后天五到八涅品阶。

  这两个七星巅峰的盾牌,已经相当于后天八涅的法宝了,倒也不算弱宝。

  若定要拿那灵霄盾换一个的话,宁凡很有可能会换这两个盾牌的其中一个...

  “换哪个呢...”宁凡微微沉吟。

  在他沉吟之时,四代蛮神粉雕玉砌的脸上,却是第一次有了些许紧张。

  十国盾牌,是初代蛮神道蛮山给予后人的一个考验。

  唯有能从这是个盾牌中选中传承之盾的有缘人,才有一丝机会,继承初代蛮神遗留下的无上至宝...

  四代蛮神可不想那无上至宝,落到宁凡这太苍劫灵手中...那是对蛮族圣物的亵渎。

  若是第一层没有选择盾类法宝,则不会有之后的机会。

  若是第三层没有选到传承之盾,亦不会有得到那件圣物的机会。

  “此子第一层选宝,选的是盾,这或许只是一个巧合。古蛮坟的传承之秘,只有前四代蛮神知晓,便是第五代蛮神,也不知,只因五代以后的蛮神,皆是太苍之奴,没有资格知晓这等秘闻...此子并非蛮神,没有可能知晓【古国灭神盾】的秘密...”

  “他不会选到传承之盾的,一定不会...”

  在四代蛮神略显紧张的目光中,宁凡终于有了决定,朝着惊雷盾的方向抬起了手。

  此盾不仅品阶最高,且盾身之上更有雷之道则凝聚,端的是威力不凡。

  若定要从十盾之中选择一个,宁凡倒愿意选择此盾。

  “他选错了!”

  四代蛮神微微松了一口气,心中更是对宁凡有了一丝轻视。

  轻视的,是宁凡果然十分肤浅,只看得到惊雷盾的厉害,却看不到传承之盾的可怕...

  这也难怪,以她几乎堪比始圣的眼力,都很难看出传承之盾的不凡,宁凡何德何能,看不出也不奇怪吧。

  “不必看了,此子一步选错,是不会有机会获得古国灭神盾的...”

  四代蛮神微微闭起美目,似不屑再看。

  但下一个瞬间,她却猛然睁开双目,清澈的眼中,再次有了一丝紧张之色。

  因为宁凡抬起的手,又放下了。

  而他的目光,从雷辰国惊雷盾之上移开,落在了第九个铁箱之上。

  古国战天盾。

  这一面盾牌,不过是一件六星巅峰的蛮器,相当于后天四涅的法宝,威能应该是比不上惊雷盾的。

  但宁凡望着这面盾牌,却第一次皱了眉。

  怎么看都是一个普通盾牌,为什么,这面盾会给自己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似乎...有古怪...(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