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309章 美妇与界兽

第309章 美妇与界兽

  一方方势力,死于南牢,昔日以盛产海灵果闻名的海兽之国,一日之内,化为乌有!唯一见证这段历史的,唯有皑皑白骨,以及那震碎南牢都郡的恐怖掌印!

  两大星主,现身南牢,最终却未阻挡宁凡在星海的杀戮。

  默许!

  两大星主,默许了宁凡的所有行为!

  离鲲宫中,一个光头大汉坐立难安,正是鲲魔。

  走了,都走了…

  大哥星龙、二哥鲸魔,根本不来助阵!

  三哥袁方,也率领海猿军撤离!

  甚至,离鲲宫的势力,因为太过畏惧宁凡的即将到来,而分崩离析。

  此刻的鲲魔,已不信任任何人,任何人都有可能斩他头、讨好宁凡!

  形势逆转,自己两度下令追杀宁凡,如今江山易主,轮到人家追杀自己了。

  “不,我还没有输!只要我服下剩下的两种蛊,即便是真正的炼虚,也必定可以…”

  “也必定可以什么呢…”

  一道紫色烟丝徐徐飘入离鲲宫,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察觉。

  或者,有人看到了这烟丝,但根本不敢阻拦吧。

  宁凡揽着兮然,出现在离鲲宫中!

  “又见面了,鲲魔,不过如今,似乎不是你追杀我,而是,我追杀你…”

  “陆北!你怎么如此轻易进入离鲲宫!本王还有百万妖军,绝不会让你…”

  鲲魔表情好似惊慌,但话说一半,却忽然眼神一冷,捏碎一道红丝晶莹的蛊虫,并立刻一振鲲鹏之翼,一遁九万里,望风而逃!

  血晶蛊!鲲魔最强三蛊之一!

  “小心,此蛊一旦中了,便会…”

  兮然匆忙提醒,但话未说完,一道血线已以诡异速度,在空气中几次闪烁,便逼近至宁凡身前。

  “不怕,我祖血还有一日才会彻底燃尽的…收!”

  对这血线,宁凡眼皮也不抬,屈指一点,出手如电,正点在那红线上。

  指尖一丝虚空之力被拉成黑线,将血线一捆,立刻,血线痛呼一颤,重新化作一条红丝晶莹的蛊虫,小小蛊虫,表情竟在畏惧。

  “邪寒蛊,足够我神念突破化神巅峰的。如今得到这血晶蛊,加上鲲魔的第三种蛊虫,却不知我神念能否一举突破半步炼虚…哼!想跑么?”

  宁凡搂紧兮然,摇身一晃,已出现在十万里外,连遁九百万里,猛然收住脚步,后发先至,一掌拍出,在那处地方,鲲魔乌黑的遁光刚至,便被宁凡一掌拍出身形。

  踉跄之下,几乎跌倒,鲲魔连退数十步,方才稳住身形,只是面色已然大变。

  “你的遁速怎可能这么快!血晶蛊一旦施蛊成功,可令你无法飞遁的…难道血晶蛊失败了?你收了血晶蛊!这不可能!即便是炼虚…”

  鲲魔话未说完,又是偷袭,屈指探出一道浅黄之光,旋即又要再逃。

  这浅黄之光,乃是鲲魔第三蛊…损明蛊!

  宁凡眼露不耐,他并不欲再和鲲魔纠缠,大手一拍,一道黑炎掌印隔空瞬移,正中鲲魔胸口。

  在这一掌之下,鲲魔连吐数口黑血,瘫软于地,仙脉已废,咳血不止。

  而那淡黄光芒的蛊虫,则被宁凡拂袖一招,轻易摄在手中。

  “炼虚!原来如此…你燃了祖血,修为短时间内提升至炼虚!哈哈,原来你只是借助他人力量才血洗星海的!你陆北,也不过如此!”

  鲲魔的话,足以戳中许多人的自尊心,只是宁凡却丝毫不为所动。

  他的世界,只有胜败,什么手段,不重要。

  且这祖血,也是自己灭杀葬龙尊者夺来,服食抢来的东西,如何不算自己的实力?

  兮然不服气了,她最看不惯鲲魔这种人,总是将别人的努力当作机缘。

  星海之乱,兮然从头看到尾,她相信,换做任何一个老怪,拥有和宁凡同等机缘,都不见得能比宁凡做的更好。

  至少,鲲魔斩不了葬龙尊者,夺不到祖血。

  至少,鲲魔就算得到两滴祖血,也舍不得燃血的。

  至少,鲲魔即便燃血,也无法模仿碎虚之术,一掌覆灭南牢。

  就算鲲魔做到了以上一切,也绝无法震慑两名星主,下场么,恐怕只有被灭杀一途的。

  就好似攻破鬼雄关,此关存在那里那么多年,老熊都不曾攻破,又有谁能似宁凡、强行破关?

  兮然十分不服气,她想和鲲魔好好理论,她要说服鲲魔,宁凡是凭自己努力才走到这一步的。

  “陆北放开我,我要和他吵…”

  兮然轻轻挣脱怀抱,在这一刻,鲲魔豁然从地上爬起,屈指一弹,一道幽蓝之线几个闪烁间,已临近兮然胸脯。

  他,还有第四蛊!

  他将死,但他不服,他要报复宁凡,要毁了兮然,毁了宁凡的女人!

  “此蛊名为春残蛊,中此蛊者,活不过凡人一春时间…什么!”

  鲲魔睚眦欲裂,所有的得意,都化作不甘!

  不甘,不甘啊!

  眼看蛊虫就要打到兮然,下一刻,却被宁凡早有预备、拂袖拦下,收入掌中!

  眼神则望着鲲魔,露出讥讽之色。

  “你的偷袭,很拙劣啊…”

  “可恨!陆北,有种你就一剑杀了我!”

  “杀了你,岂不是还要中你第五蛊?”

  宁凡露出讥讽之色,左目紫星一闪,已将鲲魔体内毒丝看透。

  这鲲魔体内,还藏了一蛊,与他性命相修!

  此蛊名为命蛊,一旦鲲魔身亡,便会杀死万里以内的所有敌人!

  鲲魔早在逃跑一瞬,便知自己难逃宁凡手掌。

  故而,他不断以第二蛊、第三蛊偷袭,并最终好似垂死挣扎般,打出第四蛊!

  这一切,都是为了让宁凡大意,为的,便是激怒宁凡,靠近自己,斩杀自己,从而激发第五蛊的威力。

  鲲魔早将妖魂附加在命蛊之上,一旦肉身死,命蛊激发,他便可妖魂逃遁,而宁凡则必死无疑…

  他的计划不错,在鲲魔看来,任何人覆灭了星海,都难免会骄傲、自满的。

  这时候,最容易大意,最容易算计。

  偏偏鲲魔没有算到,宁凡心思如发,从来只有他算计人,哪有他被人算计的。

  再次一掌,将鲲魔所有筋骨打断,宁凡揽起兮然,一步遁出万里,隔空一掌拍下。

  “你可以死了!”

  轰——

  掌印落下,十万里夷平。

  “不甘!本王不甘啊!本王…啊!”

  鲲魔露出不甘之色,在这恐怖的掌印下,他连逃出妖魂都做不到,惨叫一声,死于重重废墟之内。

  原处,一道乌黑的蛊线,立刻席卷万里,撕裂一切,自是那命蛊所为。

  兮然吓傻了。

  “好、好可怕!他竟然还有第四蛊,第五蛊…我都不知道…”

  想到自己之前看鲲魔已然瘫痪,还想和他理论,兮然立刻小脸羞红。

  宁凡失笑,若这兮然涉世不深的心智,都能看破鲲魔的算计,那鲲魔才算白活了。

  “下次记住,对敌人,绝不可相信…”

  “那我该不该相信你呢?”兮然小脸一羞,一问出这个问题,她不知为何,就脸颊绯红。

  这一路杀戮,次次都是胆战心惊的,与生死数次擦肩,小丫头对宁凡的感情早已不普通了,虽然她不懂这种感情叫做喜欢。

  只是此刻,让她离开宁凡怀抱,她隐隐有些不愿,只是似乎再无理由躲在里面了。

  南牢一战,宁凡魔威吓到了星海所有势力,鲲魔一死,怕再无人敢惹宁凡的。

  应该不会再有危险了,宁凡自然也不必日日护着兮然了。

  “你已经相信我了…”宁凡有些感叹,换做是他,绝对不会好意到主动帮敌人唤醒药魂。

  细细一想,宁凡不由感叹因果的玄妙。

  若非自己救了兮然,此女没有机会助自己唤醒药魂,也不会告诉自己淬星紫芝的秘密。

  有了因,便注定有果,因果二字,实则有涵盖在轮回之内。

  轮回…这种力量,真是很可怕。

  凭宁凡的境界,只能借轮回感悟、施展风雪之术,再多的感悟,却不是如今的他能够做到。

  若能彻底掌握轮回这力量,便可似敲响轮回钟一般,一瞬间,让整片星域的仙人…失去记忆,葬身轮回!

  “或许…唯有成为紫斗般的存在,才可威服天地,安然生活么…”

  宁凡自语,这话,兮然注定是不明白的。

  命蛊蛊虫,渐渐安静,宁凡揽着兮然,降落万里,挥手一招,收了命蛊,更收了鲲魔的储物袋。

  不到一个月,宁凡灭杀了千万丹兽、九万婴兽、五百荒兽,星海已然深深畏惧了宁凡的恐怖!

  此刻,即便有天大的诱惑,让群兽追杀宁凡,也再无人不开眼了。

  甚至,还有不少势力讨好宁凡、尊他为新的‘贪狼星主’,与另两名星主共尊!

  这些宁凡并不知,即便知晓,对虚名他并不看重,更看重实利。

  五种蛊,神念突破半步炼虚,不难!

  十万金丹道果,九百元婴道果,七枚化神道果,与此而来的,还有吞噬无数妖血、积累的磅礴妖力。

  这份妖力,宁凡没有炼化,若炼化,他不知自己修为能提升多少,或许足够突破化神中期了。

  百万株千年灵药,七万株万年灵药,一千二百株五万年以上灵药!

  如此之多的丹药,只消得丹术提升,可以做很多事情的…

  妖军大军,随后会到,届时,宁凡会彻底收服离鲲宫。

  这是鲲魔经营多年的势力,即便树倒猢狲散,也是一大口肥肉。若宁凡不取,会有很多势力乐意来取的。

  自然,剩余的三圣妖,绝对不敢再攻打星岛了。

  手中,握着一枚晶莹如玉的令牌,宁凡目光一凝。

  蛊皇令!

  此令,是鲲魔的机缘,令他从一个小小羽妖,一步步走到今日地位。

  此令,可轻易化解蛊毒,除此,似乎还可轻易解其他毒。

  “这即是说,炼化此令入体,便可百毒不侵了?”

  宁凡目光一闪,这绝对是一个意外收获。

  “我们要回去了么…要不,再多呆几天吧?”兮然软语恳求,她真是有些舍不得与宁凡的一路旅行了。

  “嗯,怕是还要呆上几天的。待彻底收服了离鲲宫,这无数降服的势力仍是需要处置的…他们是星灵,无法带出此界,如何处置,倒是麻烦,若能带走就好了,这可是庞大的势力…”

  宁凡话说一半,忽然一顿,好似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二话不说,抱起兮然,拼命飞遁!

  只半息之后,在其刚刚遁逃之地,一到莫大的撕扯之力传来,百万里长空,俱都粉碎!无尽的虚空风暴,席卷开来,这虚空风暴的级别,怕是足以撕碎碎虚老怪了!

  这与卫玄当日击碎的虚空风暴,绝不是一个等级!

  在那风暴之中,一尊足有十万丈之大的兽尸,轰然砸出虚空!

  伴随着那兽尸砸下,一个浑身染血的宫装女子,自长空坠下,俏脸毫无血色,已然彻底昏迷。

  “这是,什么级别的凶兽!”

  宁凡深吸一口气。

  这凶兽即便已死,强悍的气息,都足以让碎虚老怪胆寒,更别提宁凡了!

  “这是,界兽!竟有人杀了界兽!是那女人么!”兮然唔着小嘴,露出不可置信之色。

  “我们要不要,救救她…”望着随界兽坠落海域的宫装美妇,兮然动了恻隐之心。

  当然,她学乖了,救与不救,还是归宁凡决定的。

  “你让我救她?”宁凡露出古怪之色。

  他虽不知界兽有多强,但怕是寻常仙人都不是界兽对手吧。

  能斩杀界兽的女人,肯定是真仙,难道让自己去救个敌友不明的高手?

  一旦此女苏醒,会不会立刻斩杀自己?

  救人,且还是救一个强大的敌人,宁凡不会做这种傻事。

  杀了她,有些浪费,且怕还会惹下天大麻烦…

  捉了此女采补,留作鼎炉,看似主意极好,但这种级别的女人,躺着叉开腿送上门,宁凡都不敢采补,这种级别的女人,采补一下,宁凡直接爆体。

  杀不得,留不得,这种鸡肋,只会是麻烦……

  “我们走吧…”

  宁凡目光一扫,摇头,他不想惹麻烦,最理智的做法,是立刻离开,避免惹祸上身。

  只是离去的一刻,他的眼神忽然一凝。

  在那宫装美妇的指尖,有一个红玉扳指,与自己的元瑶玉,如初一辙…

  “元瑶玉!此玉不是遗世宫四位小姐才有么,她怎会拥有,难道她是北小蛮的姐姐!”

  宁凡犹豫了。

  若是陌生人,他大可一走了之,但北小蛮么…且他对遗世宫三小姐北璃的感觉也还不错。此女带她通过斩凡三步,帮了不小的忙。

  自己日后,注定飞升北天,且定会与遗世宫打交道。

  若救了此女,或许对飞升之后,有极大的帮助…

  “救呗,犹豫什么!此女可是‘七灵之体’的一种,对你提升阴阳变‘后七重’功法,可是大有好处的哦…”

  一道幽幽的声音,从阴阳锁中传出,却是洛幽,言辞调笑,并不正经。只是调笑之后,立刻严肃,语气清冷,一改往日懒散不羁。

  “此女,姐姐认得呢,虽然当年和她有些不愉快,不过若非是她帮助,姐姐定已死在遗世宫的某人追杀了…算是你帮姐姐第一个忙,救了她!”

  “好!”

  宁凡不再犹豫,一道遁光重回虚空风暴中,一拍储物袋,取出东溟钟,高高祭起。

  顶着东溟钟,宁凡接下了坠落、昏迷的美妇。

  “左抱少女,右抱美妇,果然艳福不浅。”见宁凡救下美妇,洛幽好似松了口气,又开始调笑。

  “艳福么…”宁凡哭笑不得。

  宁凡一直相信,这世上,有些女人不能碰。

  这美妇,定是那其中之一了。

  只是看在北小蛮、北璃、洛幽三人情面,他还真无法见死不救了。

  前二人只是萍水之交,最后之人,可是数次救宁凡于为难之人。

  此人的面子,宁凡要给!

  就算救了此女有麻烦,有洛幽在,自己必不会死。

  麻烦么,未必不是机缘!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