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308章 掌灭南牢!

第308章 掌灭南牢!

  老熊忌惮宁凡炼尸,忌惮宁凡祖血,忌惮宁凡拥有卫玄这碎虚靠山。

  但忌惮宁凡本身实力,还是头一次。

  至少老熊自问,自己击败葬龙有可能,击杀葬龙却万难做到。

  自己做不到的事,宁凡做得到,看起来,自己以往还是小觑此人了。

  熊妖蛮山沉吟不语,最终,憨厚的脸上露出坚毅之色,传令道。

  “传本王之令,攻打四圣妖的计划,取消!”

  “什么!取消作战计划!那鲲魔等人意图攻打我星岛,我等为何不率先反击,各个击破,难道等他们四大势力集合、兵围星岛?”一名荒将不解。

  “他们不会在兵围星岛了…你看着吧,再过不久,他们会只求自保,出兵星岛?借他们胆子,他们都不敢!只不知…四圣妖最终还能剩下几个…”

  …

  南星海,葬龙城。

  三十万海兽降服,两名后期、一名中期化神降服,余者尽死…

  妖血、妖丹,被宁凡挥袖凝成血晶,尽数吞下。

  青玄等六名龙城降将,一见龙城废墟,皆是唏嘘感叹。好在他们归降得快,可保族人无忧。

  而他们也明白,稍作歇息之后,龙城妖军,将归宁凡统领,作为宁凡横扫星海的力量。

  石兵忙于搜集妖魂,兮然则乖巧得将定星盘归还宁凡。

  一幕幕杀戮,让她原本柔弱的心,多了一些坚忍,只是她仍不敢面对血海,而宁凡也未强迫。

  “陆北从前就是这般,一次次从血海历练的么…”兮然自叹一声,自己往日所受的小委屈,比起宁凡一路艰辛,又算得了什么。

  想起自己一次次哭泣、被宁凡凶过的经历,兮然不免觉得从前的自己有些好笑。

  自己,是该成熟一些了呢…

  宁凡妖力耗尽,但祖血已燃,血炎不灭,则宁凡将有用之不竭的妖力。

  此刻他的妖力境界,在祖血的燃烧下,达到半步炼虚!

  要在妖血燃尽前,灭去所有仇敌!

  几乎没有任何整顿,只将葬龙城所有灵药积蓄一抢,宁凡揽起兮然,紫翼一阵,冲天而逝。

  在他身后,三十万海兽结阵遁行、19道化神遁光紧紧跟随。

  葬龙城千万里海域,早已被烽火点燃。

  无数小势力都向此地奔来、观望,试图查探葬龙城发生了何事。

  只是一看那庞大的妖军,一看那恐怖的化神阵容,罕有人敢在此地逗留。

  尤其是冲在三军前方的宁凡,妖相紫翼,分外妖异,周身黑炎,诡异腾烧。

  无关之人根本不知宁凡燃血,且宁凡一振羽翼之后,已一遁十万里。

  这一刻燃血的宁凡,拥有半步炼虚的实力,更有炼虚级遁速!

  宁凡一路当先,离开葬龙海域,直奔南牢国境。

  以其恐怖的阵容,足以让葬龙海域无人敢惹,但一入南牢国境,竟立刻受到无数海兽成群结队的攻击。

  这些海兽,有的是奔着宁凡的邪寒蛊而来,有的则是为了祖血!

  南牢二老,逃回国境,立刻向无数海域发出求救,并宣称,宁凡灭了龙城,夺了葬龙一滴半祖血。

  对于宁凡燃血之事,二人自是隐瞒,否则,谁会傻到为了已不存在的祖血,帮南牢国对抗一个燃祖血的疯子?

  邪寒蛊可让修士神念突破化神巅峰,若为了邪寒蛊,顶多有化神巅峰的势力追杀宁凡。

  只是若为祖血,则半步炼虚高手,都会来此地!

  无数隐世老怪纷至沓来,不分日夜赶往南牢。其中甚至有其他星海的老怪。

  对付这些人,宁凡毫不留情,全部击杀!

  一封封雪片般的急报,传闻开来,南牢已是一片血海!

  飞鱼族等十七个小族,集结31名化神、百万妖军,最高者甚至有化神巅峰,但这百万妖军,被宁凡九步踏成灰烬!

  红骨国等六大妖国,集结42头荒兽、一百五十万妖军,这庞大的军阵,却被宁凡一剑诛平!

  东海星龙、西海鲸魔的援军,共17名荒将、七十万妖军,这些军阵被宁凡蛮横地化出巨大妖相,已近五千丈的巨人之身,生吃了所有妖兽!

  破军星海…

  七杀星海…

  血淋淋的杀戮,宁凡已进行六日,但凡阻挡身前之仇寇,无一幸免!

  他的身上,寒气与祖血之火交融。他的头顶,一朵煞气腾腾的血煞之云,是由三百名以上荒兽之血,凝练!

  他的身后,无数葬龙城海兽在胆寒、畏惧。

  这一路,几乎根本不用他们出手,随着宁凡更疯狂的燃烧祖血,这一刻,他几乎就是炼虚!

  “他叫陆北,他来自罗云,他是个血洗星海的魔头!必须逃!不可招惹!”

  “他生吃了百万海兽,他是疯子,是魔鬼!”

  一种种传闻,传遍星海,最终,没有化神巅峰坐镇的势力,根本不敢再招惹宁凡,纷纷撤离南牢国。

  即便宁凡真有祖血在身,也无人敢抢夺…无数尸山血海证明,此人,不可招惹!

  他是个疯子,是个以杀人为乐的魔头!

  唯有缩在宁凡怀中的兮然知道,此刻的宁凡,并无任何快乐的。

  杀人从来不是一件快乐的事,只是太多的时候,你别无选择。只是若心软了、剑怯了,则什么要守护不了。只是若退后半步,则身后之人,将受到伤害…

  “他其实,是个温柔的人…”兮然闻着宁凡的男子气息,感到安全、放心。

  她知道,这个男子不会让她受到半分伤害的。

  南牢都郡,此刻乱成一片。

  大殿中,南牢二老、三老如热锅上的蚂蚁。

  他们自然听说宁凡燃血杀人之事,一个个不弱于南牢国、葬龙城的势力,都被宁凡轻易全灭…

  那人的脚步,在一步步逼近,但二人请来的最后援手,还没到…

  “可恶,破军星主、七杀星主怎么还未到达,他们不是答应了,要助我们斩杀陆北么!”二老的手,在颤抖。

  今日是龙城覆灭的第七日,今日…宁凡已离都郡很近了!

  “他们可能是想让我们与陆北拼得同归于尽吧…这二人皆为各自星海之星主,如此尊崇人物,岂会在乎我等异海妖族生死…他们说好听,是来援助我们,说难听,只不过是为了那祖血而已…”

  二人对视一眼,皆看出对方眼中的畏惧。

  实在不行,二人只有抛弃南牢国偌大基业、逃之夭夭了。

  星海天大地大,随便一躲,那陆北再厉害,还能找出自己二人么?

  反正这些天,南牢大乱,已让无数海兽畏战而逃,如今陆北之魔名,在这星海,已达到让人闻风丧胆。魔尊二字,被人冠给了陆北!

  “禀国主!就连紫荆国的四十万妖军,都被灭了…紫金国主,半步炼虚…传闻被那陆北生吃!请国主下令,如何对抗‘魔尊’陆北!”一个荒将震惊不已地入殿禀报。

  这情报,更让两个老头胆寒。

  “什么!紫荆国主都死了!那岂不是说,陆北已攻到都郡十万里内了!不好,必须立刻就逃!”

  二人哪还有收拾细软的闲心,立刻冲出皇宫,就欲化作遁光,朝西面奔逃。

  只是二人刚刚出宫,海宫上空,一个紫色妖影揽着兮然,一步浮现。

  十万里,不过是此刻的他一遁之距离!

  “陆北!你、你怎么来得这么快!”

  “不好!速速开启都郡大阵防御!”

  逃,已经迟了!

  此刻二人心如死灰,只求能以大阵拖延宁凡的脚步,等待两名异海星主的救援!

  莫看这二人胆小如鼠,但好歹是化神巅峰之辈,自损之下,只瞬息便张开了南牢国都郡的阵光。

  这阵光,是化级巅峰之阵,更有南牢二老不遗余力、拼命向阵法内灌注法力、念力。

  在阵光升起的一刻,都郡外,无数海兽哭着跪地,求二老开阵光,放他们入阵避难。

  只是南牢二老此刻自保都吃力,怎会再开阵光放人进来?

  都郡之外,喊杀连天,葬龙妖军已扩充到两百万,化神有43人。43人中,更有三名化神巅峰!

  这些,大都是降将!在妖禁之下,不敢不从宁凡之命令。

  鬼尘与另两名化神巅峰,很卖力地攻打阵光。

  这三人,放眼星海都是一域之主的身份,只是如今,却仅仅是宁凡的攻城之奴。

  南牢二老感到头皮发麻,即便是南牢国最强盛之时,都没有这么强大的海兽之军。

  如此强大的势力,竟都是在杀戮之中、掠夺而来!

  “不能出城!死也不能出城!一旦出城,单单被这批化神进攻,我二人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二人开始拼命自损,只为提升大阵防御力。

  心中,只祈求两位异海星主快快出现。

  只是这期待,很快化作绝望。

  因为二人看到,都郡上空,宁凡脚踏阵光,眼露不耐。

  “尔等,退下!”

  “是!”

  鬼尘等三名化神巅峰,立刻一惧,匆匆退后,不敢反驳。

  只刚刚退出都郡范围,一股好大的声势,已在宁凡身上成形。

  “燃血…将一滴半祖血点燃,我此刻几乎拥有炼虚实力。炼虚,这就是炼虚么?只是触碰到这个境界的力量,我才知道,与涅皇的距离,有多远…涅皇!”

  宁凡的脑海,回忆起当日涅皇一人破宁城的恐怖场景。

  那一指,千里白骨巨指,足以捏碎一切!

  “本尊给你二人最后一次机会,三息之内,滚出南牢,成我之奴,可保不死!”

  宁凡话语如冰,这话语,让南牢二老挣扎,只是,他们却不愿为奴,他们仍侥幸能逃出生天。

  “陆北!你休要嚣张,待破军、七杀星主降临,你必死!”

  “三息已过!”

  宁凡不再多言,阴阳火在指尖焚烧,顷刻间,五指燃火。

  “当日涅皇以白骨炎凝火指,今日,我便以九种天霜地火,凝火掌!死!”

  一掌拍出,黑莲尸火化作一道绵延百里的巨大火焰掌印!

  这掌印,轻易震碎南牢阵光!

  这掌印,轰在南牢都郡,在这一刻,十万里之广的南牢都郡,山崩地裂、江水逆流,一国都郡,就此被一掌夷平!

  处于掌力攻击中心的南牢二老,在此掌呈现的一刻,便已追悔莫及。

  此掌之玄妙,绝非化级法术,至少是凡虚级!

  “啊!”

  惨叫声,淹没在掌印之下。

  一个瞬息,二人连同南牢,永远从贪狼星海的历史中抹去。

  “掌灭南牢!”

  鬼尘眼露畏惧,如此掌力,即便是其所居海域最强者——破军星主,都未必能打出如此强劲一掌!

  须知,两名星主,可都是…真正的炼虚!

  一掌覆灭南牢,宁凡却看也不看南牢废墟,只抬起头,冷视某个方向,一踏虚空。

  这一踏之下,裂纹沿着脚印扩散,震动海流。

  两名身影,一人苦笑、一人冷漠,皆略带狼狈,竟被宁凡一脚震出虚空!

  “破军星主,七杀星主!你二人在此窥探已久,是想与陆某为敌么!”

  “哼!”其中一名颇为冷漠的负剑大汉,冷哼一声,却目光忌惮,不敢对宁凡出手。

  而另一人,带着儒士冠,颇有些苦笑之色,干咳一声,似在提醒负剑大汉。继而对宁凡抱拳道,言语试探,

  “魔尊陆北,果然名不虚传,这一掌,怕是模仿自某个碎虚老怪吧?”

  “是又如何!”

  “呵呵,真灵祖血,王族黑龙的半步炼虚炼尸,北天傀儡,还有碎虚背景,阁下的身份有些神秘啊。”

  “神秘不神秘,与尔等无关!若要与陆某为敌,大可出手,不过陆某可不保证,你二人,不会死!”

  “呵呵,阁下说笑了…”

  儒冠青年看似和善,实则不断言语试探宁凡身份,更暗中于长袖中掐指变诀,竟已某种秘术,从宁凡身上感到一丝碎虚气息…

  “是最近留下的碎虚气息…此子,果然有碎虚背景!”儒冠大汉对负剑大汉传音道。

  “什么!如此,我等可要杀了此人?”

  “杀他?为了什么?两滴祖血被他点燃、烧尽,杀他有什么好处?平白得罪一个碎虚,不智…且我有一种直觉,此子若是拼死,还会有更厉害的手段…”

  儒冠青年目光凝重,以他炼虚修为,却从宁凡身上感到一丝危机感。

  他自不知,宁凡身上,还有一具散魔…即便此刻的宁凡无法彻底**控散魔,若是拼死,便是碎虚,宁凡也敢同归于尽!

  “此子,很危险!你见过哪个化神初期,能够血洗一方星海的…此人可结交,不可得罪…”

  儒冠青年对负剑大汉叮嘱一声,旋即掏出一个玉简,在其中烙印下什么神念,抛给宁凡,抱拳道。

  “之前窥觑阁下,多有得罪,小生破军,这一人是七杀,他虽言语凶恶,但对阁下并无敌意。这个玉简,是窥觑刻下的补偿,想必其中有关贪狼星主的秘闻,会对阁下天殿之行有所帮助。告辞!”

  二人一遁离去,并未逗留。

  宁凡确定玉简没有异常后,神念一扫,目光一变。

  “贪狼星主,五千年前入了天殿…”

  南牢覆灭,已让无数海兽心惊。

  只是最让人心惊的,无疑是两名异海星主的出现。

  两名炼虚,真正的炼虚!但面对宁凡,竟示弱、交好!

  鬼尘身为破军海域的鬼头族之人,最是明白那破军星主的狠辣。

  莫看此人是个儒冠打扮,文质彬彬,但此人为突破炼虚,生吃了海兽,不知都有几千万了…

  如此狠人,却向宁凡示弱、交好!

  这一切,让鬼尘觉得匪夷所思。

  自己的新主人宁凡,竟是个如此深藏不漏的狠人,能让炼虚星主忌惮么?

  宁凡收起玉简,望着离去的两名星主,若有所思。

  “那七杀星主,锋芒毕露,不足为虑。但那破军,是个人物,之前他施展了什么秘术,竟与我身上的散魔起了感应…此人定是发现我身怀散魔、故而惊退,否则,未必不会斩杀我的。”

  “鲲魔!却不知此刻的你,得知我要杀你,是何表情...会怕么...”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