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307章 星海乱(九)

第307章 星海乱(九)

  吼!

  南牢三老的出现,让葬龙城士气大振!

  吼!

  无数海兽仰天嘶吼,冷视宁凡等人如死人,在它们看来,区区化神初期之妖,敢来葬龙城惹事,纯属找死!

  吼——!

  所有的吼声,带着杀意、气势,数以百万的海兽爬出巢穴,将宁凡等区区21名高手,死死包围。

  杀声连天,百万道烽火狼烟,更在星海亮起,染红了千万里海域!

  这百万道烽火,让无数海族震撼不已,这烽火,是葬龙城誓死杀敌的信号!

  即便是千年前、熊妖攻打葬龙城,都未让葬龙城点亮百万烽火示警!

  是谁!是谁令葬龙城主动了真怒,倾尽百万海兽,誓死一战!

  无人知,剑指葬龙尊者的,仅仅是一个瘦弱青年!

  烽火燃,星海乱,血色染!但宁凡眼中,魔焰却比烽火更疯狂、更猛烈!

  任你有百万妖军,任你有四名巅峰化神,但这一步,不可退让!

  纵然这星海有十亿、百亿海兽,但既然是敌人,宁凡何惜独战百亿妖军!

  吼!

  百万海兽,百万烽火,凝成一道杀意滔天的嘶吼,甚至有近三万海兽,直接挺身而出、自爆妖身,将那自爆之力,融入到嘶吼之声!

  死士!这葬龙不愧是一方枭雄,化神手下大多脓包,但低级海兽却一个个都不惧一死的!

  所有自爆之力、妖血之力、杀意嘶吼之力,形成一道巨大的血色巨浪,朝宁凡当头而来!

  这巨浪,堪比半步炼虚必杀一击。

  这巨浪,曾让老熊望风而退!

  “你有半步炼虚的炼尸,又能如何!老夫有百万妖军,岂是你可比!”葬龙大笑。

  “百万妖军,本尊何惧!定星盘,现!星灯…燃!”

  一拍储物袋,星罗盘在手。

  一指点出,星光构成阵图,星图席卷十万里!

  一字点燃,星图之上,三万莲灯,相继点燃,亮起五千尊银色灯火!

  在这灯火点燃的一刻,宁凡脚踏星图,手握星光,这一刻,他便是这三万星灯的…众星之主!

  一重重星光阵墙,从四方升起,那百万海兽的合力一击,足以轻易撕碎寻常化神巅峰,但,攻不破这星光阵墙!

  “这是什么法宝!防御力竟如此逆天!”

  葬龙目光一变,宁凡有如此防御之宝在身,加上遁速逆天的金焰车,岂不是炼虚之下、先天立于不败之地了!

  只是葬龙不解,立于不败的星光中,宁凡却未发动任何攻击,仿佛在等,等待所有的敌方攻击、彻底被星阵瓦解。

  “他在等什么!”

  葬龙的老眼,猛然圆睁,因为百万海兽的合击被吞噬后,那星阵,开始变得诡异。

  阵光宁静,但阵中杀气,却越来越浓。

  宁凡在等,等待阵光反击!

  所有忍耐,都是为了厚积薄发。

  所有的防御,都是为了反弹出最强一击。

  当阵光气势与宁凡合一的一刻,宁凡一步迈出,妖瞳星光大现,一字喝出。

  “逆!”

  定星盘,不仅仅会防御。

  其最厉害的地方、让卫玄这曾经的阵仙都啧啧称叹的地方,是那反弹敌人攻击的能力!

  你有百万妖军,我以一阵逆之!

  你为仙帝至尊,我以一翼逆之!

  你为天道命运,我以一命逆之!

  “杀!”

  宁凡脚踏阵图,向天一吼,阵光积蓄了百万海兽的全部攻击,在这一刻,爆发!

  百万道星光魔剑,如暴雨梨花,倾泄而下。

  无数海兽露出惊恐之色,被星魔剑影斩为血泥!

  百万海兽,一时大乱,阵势已破!

  在这一刻,宁凡将定星盘交到兮然手上,一步踏出,直冲葬龙而去!

  有定星盘在,兮然无人可伤,至于南牢三老,龙城化神,交给石兵等傀儡对付。

  “葬龙,受死!”

  一声嘶吼,左目紫星闪烁,祖血好似燃烧!

  四滴祖血之威,让南牢三老面色大惧,他们感觉到宁凡身怀祖血,却不曾想,这祖血之威厚重到这一步!

  尤其是葬龙,处在威压中心,就好似立在汪洋之中的一片孤舟。

  渺小、卑微,半滴祖血在宁凡的四滴面前,什么也不是!

  没有给葬龙任何思考的机会,宁凡拳如山崩,扶离影现,轰在其胸口,带着覆海之势!

  其遁速太快,让葬龙无法看准拳影,只能凭直觉迎拳而上。

  拳上密密浮上黑色龙鳞,葬龙全力出手,毫不留情。

  论炼体境界,他为玉命第四境,高于宁凡整整两个小境界。

  常理而言,葬龙随手一击,都足以轰死第二境修士,全力一击,化神后期都要粉身碎骨!

  但这一拳相碰,其结果让葬龙都措手不及。

  宁凡明明是第二境,一拳之力却堪比第三境,使得葬龙连退数十步,方才卸去拳力,甚至拳上龙鳞都碎了不少。

  而宁凡,则在拳力相触的一刻,自碎妖身,化成墨影,避开了所有拳力。

  随着墨影重凝,紫影重现,宁凡重现妖身,毫发无损,更丝毫不给葬龙休息时间,再此愤而出拳!

  每一次拳力相碰,每一次都是葬龙退步、宁凡碎身!

  一拳碎身,一步重凝。

  步步碎身,步步重凝!

  宁凡拳如暴雨,目若疯狂,就好似一条见人便要的恶犬。

  半柱香功夫,已有数百拳交手,而这数百拳中,葬龙竟只有防御之功,几乎没有攻击过。

  轰鸣响彻星海,每一拳对碰,都会引得虚空崩溃,便是葬龙也无法再轻松。

  龙鳞破碎,防御崩溃,更渐渐留下伤势。且随着葬龙每退一步,伤势都在加重。

  反观宁凡每重凝一次妖身,气势却更加疯狂。不顾一切,杀机难灭!

  这世上的一切,都只为将仇寇…斩尽杀绝!

  “化身!你有化身在身,谁可伤你!”

  葬龙惧了,宁凡修有化身之术,无论击碎多少次妖身,只要不是必杀一击,都无法将其斩杀!

  在这数百拳之后,葬龙嘴角不断溢出黑血,如此搏命的打法,让他渐渐动了真火,目光阴沉。

  目光一扫龙城战场,己方尚有不足七十万海兽、3名后期化神、3名中期、7名初期。对方则有青玄等三名降将、风寒等四名妖将、十具黑傀,以及**控五千星灯、守护诸傀儡的兮然。

  仅仅半柱香时间,海兽陨落了三十万,中期化神死了1人,初期化神死了6人!对方的初期傀儡,则重创了四具,战事胶着、不容乐观。

  另一片战场,南牢三老各逞手段,却在石兵**控的黑龙炼尸攻击下、渐渐左支右绌起来。

  葬龙心中一沉,百万妖军无法取胜,自己无法取胜,南牢三老更已露出败相…

  难道自己百万妖军、加上南牢三老的帮助,还不是区区一名化神初期的对手?

  一股杀机在葬龙眼中升起,他知道,自己若不和宁凡一样拼命,今日怕是会龙城覆灭!

  他不愿承认,却不得不承认,宁凡所带人数不多,但确实是劲敌!

  必须拼命!

  “化身又如何?你以为老夫破不了你的化身之术么!祖血之术,‘五墓葬龙之术’!”

  葬龙一爪探出,化作龙爪之相,身后现出黑龙巨影,五指燃起黑血,周天星海,黑炎腾天!

  “风为木龙,地为土龙,雷为金龙,炎为火龙,冰为水龙…五龙死,黑龙生!五行死,五墓生!”

  葬龙每多念一言,星海之中、宁凡头顶,便被黑炎凝成一座古朴墓碑,似要砸向宁凡天灵。

  那一座墓碑便有千丈之高,鬼气森森,初时只有一道,但在最后,共被葬龙凝出五道墓碑,各有龙影飞腾!

  宁凡目光一凝,这墓碑之术,分明是妖术,且还是以祖血催动的妖术。

  虽是化级巅峰的品阶,但由祖血施展,一击之力绝对比百万海兽的合击,更强上数倍不止!

  且随着左目紫星一转,宁凡更看破此术真正恐怖之处。

  此墓碑分列五行,暗合生死天机。若被此墓碑砸中、毁去妖身,则不会有化身重凝的机会。

  妖魂,会被墓碑吸走、封印!

  南牢三老面色大变,这五道墓碑,暗合五行天机,拥有封印妖魂的莫大威能。

  即便是三老联手,怕也顶多轰碎三道墓碑,而起码有二人会被余下两道墓碑吞噬、封印!

  “此术太强,非半步炼虚无法抵挡,难怪这葬龙能从老熊手中保得性命,有此术在,化神巅峰之中,谁是他一合之敌!”

  三人苦涩,本来打算灭了宁凡,再三人合伙干掉葬龙、夺祖血,如今看来,不但宁凡等人强得厉害,就连葬龙都是一个狠主…

  自己三人来趟这场浑水,真是做错了!怕最后落不到任何好处,反会惹一身骚。

  只是三人没有时间后悔,宁凡已经得罪了,如今唯有拼死力、灭杀宁凡,以免再多得罪葬龙!

  “这墓碑!不会错,是黑龙族失传的祖血秘术!虽被此人施展的似是而非,但威力却足以重伤半步炼虚了…陆北,不要输呀…”

  兮然催使定星盘防御,目光却有隐忧。

  这隐忧,同样在石兵眼中出现,他身为上界傀儡,参与过界战,自然知道祖血秘术的可怕。

  祖血之术,若是由天妖老祖施展,足以碎灭一颗洞府星球!

  即便是葬龙这化神巅峰施展,非半步炼虚都接不下的。

  “我得**控这黑龙炼尸,帮他一把!”

  石兵目光一凛,一踏黑龙,便要去相助宁凡、抗衡碑术,却被南牢三老看破想法,嘿嘿冷笑,封住退路。

  “我们的争斗还未完,你想逃么?”

  南牢三老不是黑龙炼尸之敌,但阻碍石兵、令其无法援助宁凡,三老还是做得到的。

  在三人看来,只要拦住石兵一时片刻,葬龙必可斩杀宁凡,旋即分出身形,斩了石兵与黑龙,大势可定!

  拖!三老只需要稍稍拖延一会儿,事后三人虽不敢跟葬龙讨要祖血,好处却定是少不了的。

  “可恶!”石兵愤怒,却无法破开三人牛皮糖一样的纠缠。

  “真是想不通啊,你这种品阶的傀儡,又能**控如此强横的炼尸,为何会听从一个化神初期的蝼蚁指挥!”

  南牢三老冷笑不已。

  “你说他是蝼蚁!”石兵眼露讥讽之色。

  蝼蚁?

  多少人嘲笑过宁凡是蝼蚁,最终又如何?

  在此之前,石兵也料不到元婴修为的宁凡,会将自己堂堂化神擒下!

  在此之前,石兵也料不到,宁凡尚未化神,便纵横外海,独闯秘境。

  在此之前,石兵也料不到,宁凡一旦化神,便叱咤罗云,如今更是扬威星海!

  这种人,一路杀伐才有今日,踏过多少天骄的尸骨,与多少老怪争锋!

  这种人,若是蝼蚁,天下还有谁人,不是蝼蚁!

  “你们说他是蝼蚁,会后悔的!”石兵不屑望着南牢三老,就好似看待三名死人。

  “星海,会因他一人,天翻地覆!”

  石兵不再多言,因为一股紫金色的猎猎狂风,已从其身上升起。

  若说五墓葬龙之术,是借用了生死之力,封印妖魂。

  那么,这紫术风烟,便是化用了更高级的轮回之力,更在生死之上!

  轮回!

  一股淡漠的威压,在宁凡双目成形。

  一股紫金色的风沙,席卷十万里龙城!

  望着当空悬落的五座古墓墓碑,宁凡大手一抓,十万里内,海底灵气皆汇入其一掌之中!

  抽魂!

  “竟是抽魂之术!此子不但会化身之术,更会抽魂神通!”葬龙满面震惊,却一咬牙,狠狠变诀,令五座巨碑同时轰落!

  他自然看出,这紫金色风沙厉害,但他更看出,这法术之内,没有宁凡的道!

  一个没有融入自己道心的法术,再厉害,也只是徒有其表,足以瞬杀化神后期,但难杀化神巅峰,更难破自己的五墓葬龙之术!

  五墓同坠之力,令得千里之内,虚空尽碎。

  只是任五墓气势如天,宁凡头也不抬,双目紧闭,一口吞下大地之魂。

  法力提升,一路提升至化神后期。

  他的眼前,回忆起吴国的平淡生活,回忆起合欢宗内屈辱往日,回忆起妖鬼林的血海修行,回忆起诸国游历的忍耐退让。

  最终,所有的回忆,停留在七梅的风雪中,停留在纸鹤不老的笑靥之内。

  周遭的紫金风沙,开始转变!

  宁凡一身妖相,立在魔气凝聚的梅树下,那梅树之上,朵朵雨意凝聚的殷红血梅,寂静盛开。

  这一刻,他睁开眼,抬起头,目光好似虚空般深邃,望向葬龙!

  这一个目光之深邃,好似浩瀚星空,要将葬龙心神都吸入在目光中!

  “这是什么目光!”

  葬龙面色大变,这一刻,所有的紫金风沙,都化作黑色的雪片。

  每一片雪花,都不同,都有自己的轨迹。

  每一片雪花,都纯黑,都是虚空之力所化!

  风雪席卷十万里,却带着一丝孤独、苍凉。孤独与苍凉中,却又有一丝深深的眷恋。

  孤独的,是一路走来的**

  苍凉的,是一路血海的疲惫。

  眷恋的,是那七梅风雪中,永生难忘的容颜。

  “纸鹤,我想你了…”

  这一刻,宁凡挥动衣袖。

  这一刻,一场黑色诡异的风雪,席卷龙城,无人可挡!

  这一刻,五座气势腾腾的目光,在风雪之中,冰结、崩碎!

  这一刻,葬龙目光惊骇,法术被破,连退数步,方才稳住身影,咳出黑血,其中竟已半数冻成冰渣!

  “这是…什么法术!”

  不懂,葬龙注定不懂此术的奥妙,因为他,没有看过轮回的面貌,没有见识过这时间最强者——紫斗仙皇的道!

  南牢三老畏惧了,在这风雪之中,他们三人齐齐升起会被风雪吞噬、道消人亡的感受!

  渺小、卑微!

  任你是诸天真仙,在我轮回之下,也当俯首!

  仙皇对轮回的领悟,是让一切尘归尘、土归土,忘掉一切往事,让一切…风化!

  但宁凡,做不到忘记一切。他有太多不舍,有太多眷恋,若轮回想夺走他的挚爱,他便会将轮回,冰封在岁月中,永不磨灭!

  “风雪一指…冰封轮回!”

  宁凡一指点下,一股无法想象的森寒,涌上身心,让葬龙六魂无主。

  随着这一指点下,葬龙恐惧地发现,他的血液冻结、妖力冻结、识海冻结、妖魂冻结、每一寸血肉,都在风雪中冻结!

  他恐惧的发现,宁凡一步步走向他,但他不能逃,不能动,因为他已是一块寒冰!

  他更为恐惧的发现,十万里葬龙城,已被宁凡一指冰封!

  妖翼一振,宁凡出现在葬龙身前,一切只在瞬息之间,一掌,拍出!

  葬龙冰冻的全身,在这一掌之下,化作乌黑的冰屑,粉碎而死!

  一指风雪,破掉祖血之术,灭掉葬龙城主!

  这一指风雪,几乎用尽宁凡所有力量,此刻的他,连动弹都费力。

  灭杀葬龙,龙城残余海兽,俱是胆寒心惊,无人料到,那纵横南星海、可与半步炼虚争锋的葬龙尊者,就这般,死在宁凡手中!

  葬龙的储物袋,落在宁凡手中。

  其中,更有一个乌金色玉瓶,盛放着一滴半未被吞噬的黑龙祖血!

  南牢三老本已惊骇欲死,但随着葬龙身死、宁凡法力耗尽,三人却对那祖血,生了窥伺之心。

  二老、三老拼死挡住黑龙,而老大则不顾一切振动羽翼、向宁凡冲来!

  “小子,你能杀葬龙,算你厉害,不过你已耗尽妖力…老夫此刻杀你,易如反掌!把祖血交给我!”

  轰!

  一掌,击在宁凡妖身上,却只震散墨影重重。

  墨影重凝,宁凡望着南牢老大,眼露杀机。

  “你要祖血?”

  这一个目光,让南牢老大心魂一颤!明明知晓这一刻的宁凡丧失战斗力,但南牢老大仍无法克制对宁凡的畏惧。

  “祖血给我!否则任你手段再高,有我南牢国倾力追杀,你必死!”

  “我必死?可笑!祖血,为何要给你!你算什么东西!”

  宁凡眼露疯狂,不够,还不够!

  要一直杀到…再无人敢追杀自己!

  宁凡一把捏碎玉瓶,服下一滴半乌金色的黑龙祖血。

  下一刻,一股滔天的黑炎,从宁凡身上散出,这一刻的他,气势堪比半步炼虚!

  “燃血!”

  他,竟将辛苦夺来的黑龙祖血,点燃!

  他,要借这祖血之力,扫平星海!

  “不好!”南牢老大震惊了!

  这是个疯子!

  这是个舍得燃烧祖血的疯子!

  任何人若得到祖血恩赐,无不是炼化做血脉之力,提升资质,此人却倒行逆施,将那珍贵至极的祖血,点燃!

  这是疯子,此人不可惹,必须逃!

  点燃祖血,这一刻的宁凡,龙祖威压加身,星海无敌!

  “二弟、三弟,速走!”

  “想走,迟了!”

  宁凡周身被黑炎覆盖,一步踏下,滚滚黑炎凭空浮现,将南牢老大包裹,一个瞬息,肉身成灰!

  二老、三老眼见大哥身死,根本来不及悲痛,这一刻的宁凡,燃了祖血,给他们一种无法战胜的乏力之感。

  必须逃!

  二人遁光一闪,奔南而逃,宁凡冷笑,看也不看二人,只目光落在一旁虚空中,一声冷喝。

  “你,滚出来!”

  一声怒吼,震碎虚空,一道仓皇隐匿的身影自其中跌出,立刻求饶。

  “小人破军星海鬼头族大长老,鬼尘,求大人饶命…”

  此人已是颤抖不已,葬龙死,南牢老大死,此人点燃了祖血,在祖血消逝前,此人杀化神巅峰,如捏死蝼蚁!

  宁凡看也不看此人,直接挥手在鬼尘识海种下妖禁。

  偏偏这鬼尘不敢反抗,只能顺从,让宁凡种下妖禁。

  不能反抗!反抗,便会被杀!

  谁要他躲在此处,准备在双方拼得你死我活时,捡漏…

  “此地海兽,随我征战可活,不从,则死!”

  宁凡冰冷的声音,回荡在葬龙城,毫不留情。

  …

  三日后,星岛之上,老熊握着手中情报,下巴都惊掉了。

  “葬龙小儿死了?是陆北带人灭的?陆北,陆北…”

  老熊捏碎玉简,其中,烙印着宁凡的影像。

  “娘的!这煞星就是陆北!这煞星才几天,把葬龙城都灭了!他为何这么吊!”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