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934章 看美人比命重要

第934章 看美人比命重要

  想起来了。【】

  失去的记忆,如同干枯已久的河道,渐渐灌满了水。

  不是旁人的水,而是自己曾失去的水这是自己的记忆,独一无二,不可代替。

  纸鹤的音容渐渐清晰,一幕幕记忆,也都变得清晰。

  宁凡微微苦笑,他竟在第七损中,忘掉了这么多事情,甚至险些死在第七损之中,这第七损真是可怕。

  且他竟在失去记忆之时,引爆了身上绝大多数的法宝,这一点,还真是有些浪费。

  浪费就浪费吧,无论如何,总算夺回了记忆。而让宁凡意想不到的是,不但自己的记忆夺了回来,竟还有其他人的记忆,混在其中,流入宁凡脑海。

  “吾为塔古,此术为蛮族四等神通,大闪咒”

  “吾为塔古,此术为蛮族五等神通,冥狗术”

  “五等神通,都天式”

  “六等神通,云光三身术”

  宁凡刺入塔古巨影的一剑,不但夺回了属于自己的记忆,竟然还捎带夺走了塔古的部分记忆。

  原来这巨影,是七代蛮神塔古之影。而那些记忆,竟无一例外都是有关蛮族神通的记忆。

  只一剑,宁凡的脑海之中,便多了四种蛮族神通的修炼法门,只是这四种神通,貌似都不是什么高深神通,没什么大用。但此举,却着实激怒了塔古。

  暴怒,何等的暴怒!

  堂堂七代蛮神,竟被一个渡第七损的‘蛮族后辈’反噬,夺走了少许记忆,这是何等的奇耻大辱。

  “尔蛮族后辈,竟敢弑神,夺神之记忆。不得不说,你的胆子很大!”塔古的脸色阴沉地可怕。

  亘古以来,从未有任何一个少司蛮,敢在渡损劫时对蛮神出手。

  因为不敢!蛮神是蛮修的神祗,任何一个蛮修,无论出于什么理由,只要对蛮神出手了,便会受到天地间所有蛮修的追杀,不死不休。

  塔古一没有想到宁凡能够冲出湮流河水,二没有想到宁凡敢刺自己一剑。大意之下,倒是被宁凡得逞,一剑当胸刺入。

  堂堂蛮神,被一个渡真小辈刺杀,何其狼狈!

  若今日之事传出,此子在古蛮界将再无立足之地,甚至其身后的蛮族,都可能有灭族之祸。

  只因此子刺了蛮神一剑,此事在蛮修之中。乃是弥天大罪!

  塔古只因为宁凡是某个古蛮界部落的少司蛮,却不知道宁凡根本不是蛮人。

  宁凡不是蛮人,不知道刺伤蛮神是何等重罪,他只知道失去的记忆十分重要。无论如何都要夺回。

  且就算知道,他也会毫不犹豫刺下这一剑。

  他又不是蛮修,更不在古蛮界,根本不怕古蛮界无数修士的追杀。那些蛮修再厉害。还能跑到四天九界追杀自己么?

  不过那湮流之术确实厉害,一旦被困在长河之中,即便是仙帝也很难脱逃。一身道行、记忆都会化入河水,最终难逃一死。

  好在宁凡拥有天人第二境的眼力,看出了塔古神通的些许薄弱处。自爆了无数法宝,终于令法术一时不稳,趁机跑出了河底,给了塔古一剑。

  若再次陷入河水,宁凡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这么幸运,能够再一次跑出来。

  不过既然跑出来的,总要跟这位七代蛮神收些利息的。

  宁凡目光更冷,刺入塔古巨影体内的道剑,猛地横削,竟是将塔古巨影直接拦腰斩成两段。

  这巨影十分脆弱,完全不像湮流之术那么难缠。一剑截断塔古的巨影,宁凡的脑海再次多出不少记忆。

  “六等神通,奔鬼术”

  “七等神通,五方四地术”

  “七等神通,炎火咒”

  “八等神通,四方破灭咒”

  “九等神通,湮流之术”

  还有更多的神通,不断涌入宁凡脑海,细细数来,竟有上百种,其中甚至包括塔古正在使用的湮流术!

  在蛮族,七等神通相当于舍空级别,八等神通相当于碎念级别。

  湮流之术是九等神通,且不是普通的九等神通,放在四天九界,绝对是一门不可多得的仙帝之术。

  在多出湮流之术的记忆之后,宁凡再看那长河河水,目光忽然古怪起来。

  有了这部分记忆,宁凡直接知晓了湮流之术的全部弱点,若是再被困入河水中,他甚至有信心正面破掉此术。

  白捡了一大段记忆啊

  “胆子不小!但,无用!”被拦腰斩断的塔古巨影,重新融合归一,脸色更加阴沉,抬起巨人之手,朝着宁凡狠狠一按。

  他倒是没有想到,宁凡犯了一次重罪之后,还敢犯第二次罪,再斩自己一剑。

  这一按之下,天与地立刻倒转,原本已经逃出长河的宁凡,身形一个晃动,竟再一次陷落在长河河底,一点点沉没。

  “本神不管你刚刚如何逃出此河,但这一次,你不会再有机会逃掉了!”

  塔古朝着长河屈指连点,长河之上立刻多出无数符文封印,如同一层透明的玻璃,将河面彻底封死。

  他相信,再一次沉入河底的宁凡,一定无法破开这层封印逃出来。

  竟敢刺杀蛮神呵,真是个有胆魄的小辈,但是无用,终究会死在这长河之下。塔古微微闭上眼,不屑再看。

  再一次陷入河底,宁凡的目光却极为冷静,直接盘膝于河底,双手掐起古奥的手诀。

  这一次,他并不急于脱逃。他获得了湮流之术的修炼法门,其中,有应对湮流之术的方法。

  湮流河水有着惊人的力量,便是仙帝也要畏惧此术三分。但在宁凡掐动数十个手诀之后,其三丈之内,河水竟诡异的退开。形成了一个真空地带。

  任何试图靠近宁凡的河水,都会被一股柔和的力量逼开。渐渐的,甚至开始有部分河水,被宁凡掌控,听从宁凡的命令,向东向西,皆在宁凡一念之间。

  在未获得湮流之术的修炼法门前,宁凡还无法看出什么门道,但此刻,他看这黑色长河。竟是又有了不同。

  这哪里是什么河水,分明是一道道蛮闪之力凝聚而出的黑色符文,彼此流动,才形成了河流。

  宁凡逐渐控制的,也不是河中流水,而是一道道黑色符文,正是这些符文,组成了流水。

  而那指诀,正是控制符文的指诀!

  整条长河的符文。何止亿万,以宁凡修为,无法控制太多,只能控制靠近自己三丈之内的符文。

  饶是如此。也已经足够在河中自保了,可令河水无法靠近自己。

  “这是湮流术的指诀!”塔古目光一沉。

  他只知道自己被宁凡夺去了不少记忆,却不知道被夺走的记忆中,还包括了湮流之术的修炼法门。

  如此一来。想仗着湮流之术杀死宁凡,可就不容易了。

  好在自己已在长河之上布下封印,此术虽杀不死宁凡。但困住宁凡还是很容易的。

  但又能困宁凡多久呢?

  塔古心中暗恨,他只是七代蛮神遗留至今的山海之影而已,这一道山海之影,只能使用湮流术一种神通。不能使用其他神通,就没有杀死宁凡的可能。堂堂蛮神,竟杀不死一个渡真小辈,这个事实让他憋屈不已。

  且他这一道山海之影力量有限,最多只能困宁凡七日。

  七日之后,若宁凡仍旧不死,则此山海之影力量耗尽,届时长河尽去,宁凡便算是渡过了第七损。

  古往今来,能渡过第七损的少司蛮有多少?千分之一的比例都不到。让这个冒犯自己的小辈渡过第七损,塔古不甘,但又无法阻止对方渡劫成功。

  所以,他很憋屈,而让他更加愤怒的事情,正在渐渐发生。

  宁凡竟心平气和地坐在了长河河底,不紧不慢地修炼起湮流之术!

  这简直是在藐视他七代蛮神的权威!

  他堂堂七代蛮神,想杀一个渡真小辈都杀不死,而这个渡真小辈,竟敢堂而皇之地在他面前修炼他的成名神通。

  还真是胆大包天啊!

  塔古微微冷笑,这湮流之术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修炼的。

  说起来,此术并不是蛮族神通,而是他从太苍劫灵的强者手中换来的一部劫血神通。

  蛮族是太苍劫灵的仆从,轮到他做蛮神的时候,古蛮界早就沦陷了。

  他这一代蛮神,做得相当憋屈,平日里见到厉害的太苍劫灵,根本不敢招惹。便是遇到弱小的太苍劫灵,也要客气待之,不敢得罪。

  在蛮人世界里,他是万族之神,地位崇高,但在太苍劫灵面前,他只不过是个亡国灭种的奴才而已。

  好在塔古为人圆滑,倒是结交了不少太苍劫灵的好友,并从这些劫灵手中,弄到了一些劫血神通。

  太苍劫灵的血脉,与蛮族血脉有着共通之处,只是不知为何,太苍劫灵的血脉天生就比蛮血高端。

  太苍劫灵可以修炼蛮族神通,蛮人却无法使用太苍劫灵的神通。

  若有蛮人强行去学劫血神通,只有一个下场,那便是走火入魔,血脉自燃而亡!

  那湮流之术乃是实打实的劫血神通,按理说,他塔古是无法学会的。

  好在他朋友多,甚至有不少太苍劫灵的友人助他,在他体内种下了一个劫灵血符

  如此一来,他倒是可以勉强施展这湮流之术了,甚至一度凭借此术,傲视古蛮界。

  但可惜的是,他终究不是真正的太苍劫灵,就算勉强施展湮流之术,也有许多瑕疵,无法做到完美。

  这也是宁凡能够侥幸冲出长河的原因,若换成真正的太苍劫灵施展此术,宁凡能否逃出便是两说了。

  此刻,塔古暗暗冷笑,笑的是宁凡自取灭亡,竟敢以蛮人身份,修炼劫血神通。

  他却不知。宁凡压根就不是什么蛮人,拥有的,也恰恰就是太苍劫灵的血脉。

  “塔古的记忆里,一共有132种神通,湮流之术是唯一一种劫血神通,且此术,是唯一一个品阶达到九等的神通”

  其他的神通,宁凡统统看不上,唯有这湮流之术,用处不小。

  如今的宁凡。同时拥有神、妖、魔、劫四种力量,其中要数劫血的力量最强。

  但可惜的是,宁凡至今也不会任何一种专属于劫灵一族的神通。

  用劫血的力量施展其他族群的神通,宁凡也能办到,只是这样一来,神通的威力便会大打折扣。

  若无趁手的神通,劫血的战斗力根本无法发挥出十成。

  真是缺什么来什么竟然从塔古的记忆里得到了湮流之术的修炼法门。

  若能学会此术,日后化身劫灵战斗之时,可是能增加不少战力的。

  湮流之术的修炼门槛不高。命仙都能修炼,只是想要将此术修炼大成,非得有仙帝之上的修为不可。

  此术的威力,与修炼出的符文数量有关。那符文名为湮灭符文。数量越多,此术越强。

  第一道湮灭符文最难修炼,之后便有捷径可走了

  宁凡不急,再一次被困在长河之底。他会让那高高在上的蛮神塔古付出代价!

  塔古料定宁凡修不成湮流之术,宁凡却在暗暗算计着塔古。

  一日一夜过去,宁凡仍然没有渡过第七损。却也没有死亡。

  外面的眼珠怪有些着急了,更多的却是吃惊。

  “这臭小子,竟然能在七代蛮神的道若湮流中撑这么久,难道他真有希望渡过第七损?”

  一千个少司蛮都难找到一个渡过第七损,宁凡竟然有可能做到?

  这臭小子未免也太逆天了吧!

  “传说渡过第七损,除了能够修出祖级蛮血,还能获得蛮神的赏赐给这臭小子掌劫的,是蛮神塔古,若此子渡过第七损,也不知这塔古会赏他什么东西。”眼珠怪暗暗嘀咕,对宁凡渡过第七损,竟是有了一些信心。

  以他阅人无数的眼力,也是头一次开始真正重视宁凡。

  不是重视宁凡的斩命剑技,而是重视宁凡这个人。一个有望渡过第七损的人,足够让他重视!

  时间一点点流逝,第二日很快过去。

  宁凡端坐长河河底,手中指诀变幻,一道略带猩红的黑色符文,正一点点在他身前呈现。

  眼见宁凡竟要修出第一道湮灭符文了,塔古不怒反笑。

  在他看来,宁凡这是自寻死路的行为。以蛮人身份修劫血神通,呵呵

  他区区一道山海之影,杀不死宁凡,但若是能看到宁凡蛮血自燃而死,似乎也不错。

  到了第三日,宁凡的第一道湮灭符文,终于修成!

  塔古冷笑更甚,等待着宁凡蛮血自燃的一幕,只是他左等等,右等等,宁凡就是没有死。

  脸上只有少许疲惫之色,却没有任何异样神色。

  怎么可能!身为蛮人,修炼劫灵神通,竟然没血燃而死!塔古目光一沉,总觉得此事有些蹊跷。

  难道此子十分好运,也有太苍劫灵的朋友甚至长辈,在他人的帮助下,体内种有劫灵血符?

  还有一点让塔古想不明白。

  宁凡修炼出的湮灭符文,似乎比他自己修炼出来的符文,要精纯,要厉害。

  他使用蛮闪之力凝聚符文的,宁凡用的,似乎不是蛮闪之力

  渐渐的,塔古看出了一些门道,而这个门道,让他不愿相信,却不得不信。

  宁凡的符文之所以比他的精纯,是因为宁凡本身就是一个太苍劫灵!

  所以,宁凡比他更适合修炼湮流之术!

  “此子竟然是太苍劫灵,难怪他敢刺本神一剑,他有劫灵身份,哪个蛮修敢追杀他。”塔古微微一叹,露出一丝苦笑。

  蛮人是劫灵的奴才,就算蛮人修为再高,也是奴才。

  不论宁凡修为多高,只要他拥有劫灵身份,就不是塔古可以轻易招惹的。

  好在。塔古已经死了,遗留的也只是区区山海之影而已,得罪了太苍劫灵,也不怕报复。

  死都死了,还怕什么劳什子的太苍劫灵!

  若有手段杀死宁凡,他还是会杀的,无奈的是他这道山海之影,弄不死宁凡。

  “真是可惜本神生前不敢对太苍劫灵出手,死后若能杀死一名太苍劫灵,也是一件美事。可惜杀他不死”塔古凉薄地叹气。完全没有考虑自己杀死劫灵后,是否可能遗祸古蛮界。

  他并没有身为蛮神的操守,生性自私,也只有这种人,能在古蛮界陷落后,以奴才的身份继续侍奉劫灵一族。

  真正有骨气的,只会为了守界而战死,哪里会给人做奴才呢?

  宁凡修出了第一道湮灭符文后,没有继续修炼第二道符文。而是从河底站了起来。

  一道湮灭符文,根本没有什么威力,除非数量达到万道以上,才会稍微有些威力。

  但也只是稍微而已。想要令湮流之术达到渡真威力,起码需要十万以上符文。

  舍空威力,需要百万符文。

  碎念威力,需要千万符文。

  万古境威力。需要上亿符文,甚至更多。

  宁凡三天才能修出一道符文,一年也只能修出百道。万年也只能修出百万道。

  想要令湮流之术拥有万古仙尊的威力,起码需要苦修此术百万年,甚至更久

  正常的手段,无法快速修出湮灭符文,但也有捷径可走。

  若遇到同样修炼湮流术的强者,可用自己的符文吞噬对方的符文,快速凝聚出新的符文。

  困住宁凡的长河,正是数以亿计的符文所化!

  之前,塔古以此长河困宁凡,杀宁凡。

  如今,轮到宁凡借用塔古的湮灭长河,修炼符文了!

  “吞!”

  宁凡屈指向前一点,刚刚修出的那道湮灭符文,立刻向前飞出,开始吞噬长河中的无数符文。

  按照湮流术的介绍,吞噬他人的符文,差不多要吞噬数十道才能修出一道属于自己的符文。

  塔古长河中的符文不少,够宁凡好好修炼一番了!

  一炷香之后,宁凡的一道符文,变成了两道!

  又一炷香之后,两道符文变成四道!

  再一炷香之后,四道符文变成八道!

  这是几何式增长,越到后面,增加的速度越快!

  时间一点点流逝,宁凡的符文越来越多,半个时辰后,其符文数量已经超过4000道。

  又半个时辰,其符文数量达到了1100万道!

  而此刻,整个长河已经荡然无存,被宁凡的符文吞噬一空!

  1100万湮灭符文,足以令湮流之术达到碎念术的威力!

  “竖子可恨!”塔古双目血红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宁凡真是好大的胆子,竟将自己苦修无数年的符文,轻而易举地吞噬一空!

  但凡他还活着,但凡他以真正的身体出现在宁凡身边,宁凡都没有可能轻而易举吞掉他苦修多年的湮灭符文。

  但,他毕竟已经死了,且修炼的符文还是不完美的,不似宁凡的符文那般精纯。

  他无力阻挡宁凡吞噬自己符文的行为,眼睁睁看着宁凡糟蹋自己的符文。

  他生前苦修了多少年,才修出这数十亿湮灭符文啊!用了好几千万年吧!

  这贼子好大的胆子,竟只用了一个时辰不到,便将自己几千万年的苦功糟蹋地一干二净。

  “可恨,可恨!若非本神已死多年,必定要将你挫骨扬灰,以泄心头之恨!”塔古向天而吼,恨不能将宁凡剁碎喂狗。

  “你等着,你给本神等着!本神虽然死了,但本神还有很多生死之交,只要本神出面,他们定不会放过你的,他们也是太苍劫灵,他们不惧你的身份!”

  任塔古如何嘶吼,宁凡都只是冷冷看着夜空上的塔古,神情充满漠视。

  曾经的七代蛮神又如何!你对我出手,我修为虽不如你,却也能让你付出代价。

  长河已灭,四周的黑夜在这一刻彻底破碎,露出其外明媚的天空,宁凡回到了山谷废墟的湖底。

  塔古的巨影再不甘也要幻灭。因为只要长河一破,宁凡的第七损便渡过了!

  体内更是在这一刻修出四滴祖血!

  四滴祖血被劫血吞掉,劫血的等级,朝着三星迈出了一大步,但仍未突破三星。

  好差一些,但差的不多了,也许渡过第八损,就能晋入真血三星的境界。

  “第八损,还要渡么”宁凡心中有了些许犹豫。

  第七损已如此难渡,换成其他人。就算是仙帝级老怪,被塔古困在湮灭长河,都要九死一生的。

  宁凡是开了多少挂才渡过第七损的啊

  第八损,又该是何等可怕,一个不慎,可能就真的死了

  他没有忘记第七损中失去记忆的感觉,那连纸鹤都遗忘的感觉,就好似明明想要悲伤,想要流泪。却忘了为何悲伤,为谁流泪

  那种感觉,宁凡不希望再一次体会。

  不过有幻生丹在手,就算第八损再危险。再怎么渡不过,应该也都能保住性命的

  “臭小子,不赖嘛,竟然连第七损都渡过了。那蛮神塔古可有赐你什么宝物?”眼珠怪啧啧称叹的声音传入湖底。

  “那塔古恨不得将我碎尸万段,怎么可能赏我宝物。”宁凡摇头轻笑。

  “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不能啊。蛮神掌劫,就算真在损劫中杀你。也只是为了考验你能否渡劫,不会掺入私人恩怨。你又没杀其子,夺其妻,那塔古为什么要将你碎尸万段难道你真的做过这种事情嘿嘿”眼珠怪猥琐一笑,一副好奇宝宝的表情,他的人生充满了好奇心。

  宁凡懒得跟眼珠怪讨论这些无聊问题。没有赏赐就没有赏赐吧,他已经从塔古那里得到巨大好处,何须其他赏赐。

  他现在比较关心第八损有多难度。

  他问了一下眼珠怪,眼珠怪立刻来了精神,兴致勃勃地道,“臭小子,你真的要渡第八损?”

  “没有太大把握能渡过,但还是想尝试一下。”宁凡微微苦笑。

  “哎,是啊,第八损确实很难啊,你没把握也很正常。别说是你,就算是阴墨,当年修蛮道,渡损劫,都无法渡过第八损要知道他渡第八损的时候,修为已经达到仙帝境界了,但仍然还是失败了亘古至今,渡过第八损的少司蛮,只有寥寥七十四人,且其中一大半都是以巅峰仙帝的修为去渡的。你才什么修为,渡不过也正常,不必灰心。但可以试试,据说这第八损,渡不过也有好处拿。”眼珠怪神秘地说道。

  “什么好处?”宁凡微微一诧。

  第八损的难度,更在他想象之上,但也没有让他吃惊,还算在预料之中。

  让他诧异的,是第八损渡不过也有好处拿。

  “可以大饱眼福,算不算有好处,第七损的内容,每个人的不同,但第八损,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四代蛮神啊,那可是古蛮界亘古以来第一美人啊。胸大屁股大,若能看她一眼,真是死也瞑目啊。嘿嘿,臭小子,这一损你一定要渡,你不渡,我就瞻仰不到四代蛮神的绝世风华,就会死不瞑目,就会”

  宁凡摇了摇头,心中略有失望。大饱眼福算什么好处。

  这眼珠怪真是太损了,为了看一眼美女,竟然怂恿自己渡第八损。

  第八损可比第六、第七损更危险,稍有不慎就得死

  渡第六、第七损时,眼珠怪可是一个劲的劝,劝自己不要渡劫,说渡劫多么多么危险。

  现在

  忽然间,宁凡想到了什么,徐徐走出湖面,朝着眼珠怪大有深意地一笑。

  “第八损,我不渡了。”

  “什么!你竟然放弃渡第八损!你是猪么,有个看美人的机会,你竟然放弃了,第八损是危险,但你就不能勇敢一点,将生死置之度外么!难道在你心中,生命还不如看美人重要么!”眼珠怪急眼了。

  敢情在他心中,看美人比生命都重要

  “说起来,你不想渡第八损也没用。这一次我不会帮你催动欺天阵法的,嘿嘿,我要看美人!你再不愿意,第八损也会降下!”眼珠怪转念一想,又猥琐地笑了。

  “你的欺天阵法,我已经记下了,阵法虽然玄妙,级别却不是太高,如今的我也能布下。”宁凡眼中青芒闪烁,早已将湖畔的欺天阵法铭记于心。

  就算眼珠怪不帮他。他也能自己布阵,避过第八损!

  闻言,眼珠怪笑不出来了,又急了。

  若宁凡自己布阵,避开第八损,他还真无法替宁凡引下损劫。

  那样,就看不到美人了

  “你真的不帮老夫达成这个小小心愿!老夫就算是死,也想看四代蛮神一眼啊!”眼珠怪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装可怜。

  “那是你的心愿,又不是我的心愿。”

  “你你你。你这个臭小子,之前为了帮你破祝福术,老夫可是帮你垫了九十亿道晶,更用掉了四十三条强者之魂。还有不死大帝的魔星精血”这是拿恩惠威胁了。

  “那是我们各取所需而已,你帮我破祝福术,我也会帮你杀阴墨的。”宁凡心中倒是有些感激眼珠怪的帮助,嘴上却不这么说。只是大有深意地看着眼珠怪。

  “你!你这个油盐不进、忘恩负义的臭小子!你枉为乱古传人,枉为烈元宗后人,你是紫斗仙域之耻。你是”

  眼珠怪气得乱骂一通,他是真拿宁凡没办法了。

  宁凡等眼珠怪骂累了,才笑道,“你帮我破祝福之术,我帮你杀阴墨。这是一码事。你想看美人,让我犯险渡第八损,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不能让我白白冒险。”

  这话一说,眼珠怪就明白了,没好气地看着宁凡。

  敢情这臭小子是想问自己要好处!

  他压根就不是真的不想渡第八损!按照他的个性,就算渡不过,也会试上一试才对。

  他奶奶的,这臭小子是盯上我那点家底了。眼珠怪暗暗肉疼。

  他知道,这一次自己若不付出点代价,宁凡是不会让自己安安生生看美人的。

  “说吧,你想要什么好处,才肯帮老夫了却心愿!”眼珠怪没好气地说道。

  “我的法宝毁完了,如今正缺趁手的法宝。”离合剑等法宝全毁,宁凡倒是想弄点新法宝用用。

  眼珠怪的家底厚啊,九十亿道晶嗖就拿出来了,小铁笼什么的先天法宝应该也不止一件

  若能从他手中弄件先天法宝,倒也不错。

  我冒死引下第八损,就为了给您老看美人,您老不出点血,怎么说得过去。

  坑蒙拐骗,老魔一股脑的教给了宁凡,宁凡虽然很少敲人竹杠,但这一次,却是非敲眼珠怪不可。

  无他,这眼珠怪实在是欠敲打。

  “好吧好吧,老夫送你一件十二涅法宝,这总够意思了吧哎,你是不知道呀,老夫帮你破祝福术之后有多穷”

  “哭穷就不必了,你送我一件先天法宝,我替你引下第八损。”

  “什么,你竟然想要老夫的先天法宝!不可能,没商量!”

  眼珠怪气呼呼地看着宁凡,便在此时,大片大片的红云,出现在了湖水上空。

  第八损就要到来了。

  看在宁凡似笑非笑的欠抽脸,眼珠怪第一次觉得还是面瘫宁凡可爱一笑。

  “罢了罢了,你赢了,你是大爷,老夫怕了你了。第八损之后,老夫送你一件先天法宝!快准备渡劫!”

  眼珠怪话音刚落,一股清浅的脂粉味道,已经随风飘满整个天地。

  第八损,来临!

  (2/2)竟然双更了,好可怕。(未完待续……)i129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