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301章 星海乱(三)

第301章 星海乱(三)

  半日后,兮然搜集魂沙完成。

  在她身前,宁凡倒提斩离,分海而立。

  在其一令之下,石兵率人诛杀十万里海域,此地早已寸妖不存。

  兮然退出秘法,小脸方才徐徐恢复血色,收起半袋魂沙,垂着头,不敢看宁凡的脸,轻轻将半袋魂沙递给宁凡。

  “炼魂沙,搜、搜集够了,有这些,唤醒你药魂,足、足够了。”

  不敢看宁凡,并非害怕,而是害臊。她的心犹在扑通乱跳,刚才绝望之际,必死之时,宁凡那毫无犹豫的身躯,挡在其身前,挡下邪寒蛊虫的紫色虫刺。

  那时候,兮然的心便开始扑通乱跳,无法克制。

  她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只知道,自己不敢看宁凡的眼睛了,一看就会心跳的更厉害。

  “谢、谢谢你救我…”兮然声音低如蚊呐,好似这一句话语,用尽了所有心意,表露了所有情绪,立刻,俏脸通红,小手捂脸,已然滚烫。

  “没什么,你为我取魂沙,我许诺保护你,帮你挡一击,不过份内之事。且不说那邪寒蛊根本不值一提,即便此蛊再厉害,我也不会让你受伤的。你无须介怀!”

  宁凡淡淡接过半袋炼魂沙,收入储物袋,口中安慰兮然,将邪寒蛊说得不值一提,伤势亦说得极轻,实则,这邪寒蛊已几乎让宁凡频临死亡!

  炼蛊之术,与符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厉害的蛊虫,威力绝对不弱与高品符录。

  那邪寒蛊,很厉害!至少此刻宁凡表面若无其事,体内已是五脏冰封,气血滞流!

  那虫刺,太过锋锐,竟连自己堪比第三境的肉身防御都轻易破去!

  那蛊寒,更是无法祛除,正如曲风所言,无药可医,并非无法压制,而是寻常的药物手段,根本治疗不了这种蛊!

  若非宁凡咽下那口逆血,强行压下伤势,此刻的他,已是重伤之身!

  若非宁凡以九种天霜地火,强行封住蛊力,此刻的他,不只是五脏冰封,怕是六腑、仙脉、识海,都已被寒毒封住!

  这蛊很厉害,正因为厉害,宁凡更要帮兮然挡下那一击。

  他为人处事,虽然多有狡诈、自私,但这一次,是兮然主动示好,帮助宁凡大忙,若宁凡让兮然受半点伤害,都会让他道心有损。

  男人,说出便要做到!答应护她无碍,便要让她毫发无损!

  至于此蛊厉害,宁凡不欲告知兮然,以免此女心中有愧。

  听宁凡自称伤势不重,兮然轻轻舒了口气,拍拍胸口,方才甜甜一笑。

  “伤不重就好,千万别有事呢,如果因为我,让你受到重伤,我会内疚一辈子的。不过蛊术都很隐晦、歹毒,表面不重的伤,也可能潜伏着危险,我帮你诊诊仙脉吧。”

  诊脉,是凡人的医术。

  诊仙脉,则是拥有药魂的炼丹师才能做到的事情。

  兮然不懂自己的心情,只知道,从宁凡挺身而出、挡在她身前的那一刻,她的心情,就变得好奇怪,一想到宁凡为了自己受伤,心中竟有些紧紧撕扯的难受。

  为何会这样,她不知,从前她从未有过这种感受…

  小手一扬,鼓起勇气,按向宁凡手腕。

  此刻的宁凡,竭力压制体内寒毒,自未注意兮然的举动。

  当宁凡察觉到,兮然小手正按向手腕,已然面色大变。

  “不要碰我!”

  但这提醒,太迟!

  在肢体相触的一刻,一股深紫色的寒劲,透过宁凡手腕,没入兮然小手之中

  兮然没有宁凡那么强横火焰抵寒,这一个触碰,就好似摸到了玄妖海十万年产出一颗的太古玄冰。

  彻骨奇寒,没入柔指,好似针刺一般,让兮然始料不及,本能地痛楚得疼叫出来。

  呀!

  仅一个照面,兮然的小手便被紫色冰霜冻结,沿着小手、皓腕、藕臂,顷刻间,一条手臂都被冰住!

  兮然傻傻怔住了,她被寒毒入侵,本能地呼痛,但心中第一个反应,却不是怕痛、怕冰、怕冷,而是内疚。

  这透过宁凡手腕传出的寒毒,分明是那邪寒蛊的蛊毒。

  仅仅一丝,便将猝不及防的自己,手臂冰冻。

  一丝足以冰封自己一臂,那么,完整的蛊毒,有该有怎样可怕的寒力。

  此刻的宁凡,忍着多么痛楚的蛊毒,却不告诉自己,是怕自己内疚么。

  她更看出,这一个触碰,似乎更大大激发了蛊毒威力。

  邪寒蛊,其蛊寒并非寻常寒气,故而即便宁凡地火厉害,也难以彻底抵挡蛊毒。

  中此蛊者,有一个大忌,便是不可在蛊发之时触碰女子,毕竟女子属阴、性偏寒,一旦触碰,蛊毒便会大涨。

  兮然知道自己怕又闯祸了,连累宁凡寒毒加重了…

  “对不起…对不起…”

  这一刻,她竟忘了,自己大意下也被寒毒波及,一条手臂都冻得失去知觉。

  她的心中只有自责,若非保护自己,宁凡不会受伤。若非自己太笨、太蠢,不会察觉不到宁凡被蛊毒所侵,更不会触碰宁凡,连累他蛊毒加重。

  仅被兮然轻轻一碰,宁凡体内蛊毒更乱。

  这一碰的后果,是六腑彻底冰封。

  五脏六腑皆已冰封,下一步,将是识海、仙脉,若这二者也被冰封,则此蛊毒将回天乏术,无法解除。

  “干嘛和我道歉,不是给你说了,这邪寒蛊只是小事而已。倒是你,被这寒毒侵体,可是麻烦…索性蛊毒不重,根除不难。”

  宁凡柔和一笑,这兮然已不再是敌人,而他亦无须对兮然冷着脸。

  一拍储物袋,取出往年斩妖所获得的诸多妖血,捏碎玉瓶,尸火煅烧下,将十来瓶妖血煅烧成一枚暗红色的血晶。

  “这枚血晶,有压制蛊毒之效,此邪寒蛊是我第一次见,具体根除之法,我并不知,但以我中蛊感受判断,此蛊并非真正的寒冷,而是一种心寒,想要根除此蛊,以血燃蛊,可有奇效,你寒毒不重,这数千头婴兽精血,够你解毒。”

  宁凡将血晶递给兮然,兮然却内疚摇头道。

  “我不吃!你快吃!都是因为我太蠢,才害你寒毒加深,你吃吧…你不要死!”

  一想到那曲风死前所言,兮然感到自己的小手在发抖。

  曲风说,中了邪寒蛊的人,不会活过三天…自己看到宁凡活蹦乱跳,本不信的,此刻她却信了。

  人都是会死得,爷爷逃不过大天劫会死,娘炼丹反噬会死,谁都会死。

  兮然心里好乱好乱,不知为什么,一想到宁凡可能因为蛊毒就此死去,她的脑海,就回忆起对她最好最好的爷爷和娘亲。

  “你不要死…”兮然眼中啪嗒流下泪珠,这一次,并非害怕,并非娇气,仅仅是舍不得宁凡会死。

  即便她根本不懂,自己为何有这种古怪心情。

  “放心,我不会死…”

  宁凡望着兮然,轻轻一叹,曾几何时,他亦曾向一名女子做过如此保证。

  不会死,自己怎会死?不斩尽仇寇,自己,不可以死啊。

  “吃了它,我还需要你帮忙,炼制一颗五转中品丹药,压制蛊毒,若你手臂冰封,怎么为我炼丹?”

  “炼丹?炼丹能压下蛊毒么!我吃,我炼!”

  兮然不敢再接触宁凡身体,小心接过血晶,一口吞下,即便这血晶太过腥臭,太过难吃,她也要吃。她要将宁凡救回来!

  随着血晶化开,兮然手臂蛊毒消融,只是片刻后,按着嗓子,趴在地上,呕吐起来。

  太恶心的味道了…她从未吃过这么恶心的东西…

  “你需要什么丹药,我都给你炼!”兮然信誓旦旦。

  “不急,稍后我会告诉你,鲲魔的这支先锋军,来的诡异,似乎冲星岛而来。至于我受了这份邪寒蛊的大礼,不可能不返还给他的。”

  宁凡目光一冷,他不是任人欺凌的性子,人为何想要变得强大,因为不愿被人欺凌,若修道修到最后,仍无法挺直一根傲骨,那么这道,终究不必再修!

  宁凡在等,等石兵等人的归还!

  半个时辰后,石兵与一众傀儡立于黑色巨龙之上,返回。

  宁凡没有多言,只是深深看着石兵,当石兵走近身前,递上曲风的残魂之后,宁凡的目光方才稍缓。

  “若你连此魂都私吞,我不会轻饶你!”

  “不敢!”

  石兵抱拳不语,他带人斩杀12名化神,共吞8道化神中期之魂,3道初期之魂,此刻气息几乎距离突破化神中期,已然不远。

  吞魂、提升傀儡修为,这一幕,瞒不过宁凡眼睛,只是他不多说,将事情交给了石兵,他便不会多问,且只要石兵没有异心,即便得些好处。修为提升,宁凡也可视而不见。

  宁凡没有说破,石兵亦没有说破。但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宁凡对那傀儡升级之术,已然动心,虽知道傀儡可通过吞噬魂魄晋级,但具体的法门,仍掌握在石兵手中。

  “我要你提升修为的秘术,作为好处,至少帮你提升至化神中期,并许诺你,下一次前往蓬莱仙岛,可释放你,归交给北小蛮!”

  “这…此术可以传你!”石兵稍稍考虑,立刻应下。

  升傀术虽是秘术,但北天不少高手都能通过与遗世宫建交获得,以宁凡的身份,日后飞升北天想得到此术,亦不会太难。

  若此术能用来交好宁凡、缓和他与遗世宫的关系,是再好不过的了。且自己不回到北小蛮身边,始终无法放心。

  立刻,石兵烙印下一个玉简,交给宁凡,而宁凡一览玉简之后,没有多言,暂且收起,眼神却是升起火热之意。

  《升傀术》!有此术在,只要自己猎杀足够多的化神,便可晋升傀儡等级!

  如此,自己手上的10具傀儡,以及洞虚老祖答应自己的十几具傀儡,都有提升实力的空间。

  这世上,可以信任的属下太少,而傀儡,无疑是最安心的手下!

  接过曲风的残魂,宁凡眼露寒芒,毫不留情,搜魂灭忆。

  在其残魂之中,星海势力、邪寒蛊隐秘、甚至鲲魔等人攻打星岛诛杀自己的计划,都被一一得知。

  “此魂给你吞噬,你可突破中期!”宁凡将搜魂之后的曲风残魂交给石兵,眼中露出空前杀机。

  他自出宁城,虽然不甘被欺凌,但做事以极其收敛。

  大晋他没有灭国。

  外海他没有灭宗。

  陆族九部,他亦没有灭人一部。

  他在忍,只是在星海,却不可再忍!

  一味忍让,最终让四圣妖集齐势力、围攻星岛么!

  “我本不愿在星海滋事,但,既然他不放过我,我何惜血洗星海!”

  星海共有三个,亦有三处星门。

  这一处星海,被划分成四海,盘踞着四头半步炼虚的荒兽,自命为四圣妖!

  鲲魔,在南海,甚至从曲风记忆来看,原本其他三圣妖都放弃招惹自己,是此妖偏偏一意诛杀自己。

  邪寒蛊?可笑!凭一个区区蛊毒,就像取我宁凡姓名么!

  此蛊确实厉害,并非普通寒毒,无法以火力取出,但血力,却可消融此毒!

  “我不会死,我要以你南星海万妖之血,洗我寒毒!我手不染血,不代表我不杀人!”

  宁凡屈指成剑念,一道剑光朝星岛方向打出,正是飞剑传音!

  其中只说要在外界稍稍逗留,让舞嫣等女歇息,莫要担心。

  有卫玄的积威存在,熊妖不敢惹三女,甚至,怕还会送些礼物给三女,以便结交自己!

  “我去杀人,你去不去?”宁凡淡淡望向兮然,若她拒绝,则宁凡会派两名傀儡,护其返回。

  “杀人…”一想到这个可怕的词汇,兮然就吓得小脸惨白,但一想到宁凡寒毒未祛,她却万万不愿离去的。

  “我…我不怕杀人,大概…我必须陪你去!”

  “嗯。”

  宁凡没有多言,袖袍生风,取出金焰车,卷起兮然,已立在车头。

  “金焰车!”兮然的眼中闪出小星星,这种‘高端大气上档次、低调奢华有内涵’的名车,在这天庭崩溃的时代,很难乘坐到了呢。

  名车情结,兮然也避免不了。

  宁凡闭上眼,深深吸了口气,再睁开时,双目已然冰冷如石。

  这一刻的他,就好似回到了妖鬼林,在那退后一步则死的绝境,誓要将天捅破!

  自己初入星海,便被海域妖兽偷袭,斩妖仅是自保。

  自己被鲲魔带领数十荒兽追杀,当时若自己狠一些,直接拼死、诛杀此妖,便不会有如今这么多麻烦!

  鲲魔,可杀!

  “都上车,我们去…杀人!”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