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298章 她是逆鳞

第298章 她是逆鳞

  数十万骸骨,堆积在山谷中,尸气已尽。

  一个白衣青年立在骸骨之中,一脚踏地,立刻,脚下平地而起一座千丈黑岳。

  立在山巅,青年双目闪烁奇异之芒,直接掐着古奥阵诀,那阵诀初时生涩,到后面,逐渐圆润。

  有着对妖术指诀的**,青年**阵法指诀,并未多难,指尖翻飞如影。

  随着其指诀变动,浩瀚的法力没入指诀中,在半空中变幻出一道道青色风漩。

  一道道风漩,相继浮现,勾动风云,排列玄异。

  随着风漩一一被神念勾连,墨色渲染开,那风漩被墨念相连,形成一具千丈之大的墨青色风龙!

  这一道墨青色风龙,呼啸间,山河颤动,威力堪比化级上品的法术,但此术,并非法术,而是阵术!

  是以法力,按心阵秘诀,施展的阵力之术!

  立于魔山之巅,宁凡一望此龙,露出满意之色,那3000道风漩排列的位置,实际是依据天象、占据的各自阵眼。

  这偌大的墨青色风龙,便是借风云之力布下的天象之阵,其名‘岚龙舞天阵’!勾连化级上品阵法,需要至少后期神念,催发此阵威力,需要不弱于后期的法力。

  随着宁凡五指一抓,十万里之地脉灵气,皆被其摄入掌中,化作一团朦胧的大地之魂,一口吞下。

  三力叠加,堪比中期,抽魂之后,法力一时间暴涨至后期。

  随着其一指点下,那墨青风龙嘶吼一声,一头冲撞在地面,立刻,轰鸣之中,烈风四起,一道道扯动虚空的碎龙飓风,席卷大地,风响不绝。山塌地陷,草木成灰,只片刻间,南岛万里地域,已被飓风夷为平地!

  “这就是心阵的威力么…阵术修到极高境界,威力绝不弱于仙术!”

  宁凡可以想象,若他神念够强、法力够多,直接施展仙虚之术,可轻易夷平百万里,灭一个中级修真国,不过弹指之间。

  可惜,阵术同时受到神念、法力牵制,如今的宁凡,最多施展上品化级阵。在诸多上品阵中,这岚龙舞天,应是威力较高、又易于作为阵术施展的最佳阵法了。

  “又多了一个手段!”

  宁凡收起杂思,略微调息后,散去魔山虚影,一步返回洞府。

  十余个遁身之后,直接跨越南岛十余万里土地,摇身一现,出现在洞府之前。

  此刻的宁凡,丝毫气息不外露,并非刻意隐匿气息,而是第二次尸变成功后,尸身敛气的效果。

  故而其出现在洞府外,竟连月凌空都未感觉到半分。

  而一听闻洞府内貌似激烈的争吵,宁凡目光顿时古怪起来。

  洞府中,舞嫣静坐石床,美眸优雅而无奈。

  一旁,女尸与兮然正吵得不可开交,而争执的关键,竟然是宁凡要不要娶兮然。

  月凌空可谓众人之中、年纪最长者,若在从前,有这女暴君之名的她,定是个惜语如金、狠辣果决的女人。然而自从被第二元神反噬、化为女童之身后,接连被宁凡所囚禁、采补,她冷漠的性格似乎多了一丝腹黑,在二女争吵之时,她则时不时说句荤话、挑拨一下,令得二女越吵越凶,几乎要打起来。

  “陆北必须娶我!我今晚就要嫁给他!”兮然吵得小脸涨红。

  “光…不…娶…你…”女尸偏不让步。

  月凌空扬着稚嫩的童颜,勾起大感有趣的笑容,插嘴道,“吵有个屁用!打一架,谁打赢,谁说了算!”

  若有熟悉月凌空的人,此时必会发现,此女眼中竟有戏谑、看热闹的表情。

  这种表情,在从前的女暴君身上,根本不可能出现的。

  一听月凌空的建议,二女也不吵了,女尸强横地拍出尸魔一掌,而兮然则指诀一掐,化作一道妖力藤鞭,一鞭抽向女尸。

  女尸同级强横,兮然同级弱小,这一出手,竟是势均力敌的场面。

  宁凡茫然了,这兮然小萝莉,为何莫名其妙、嚷嚷要嫁给自己?自己的魅力这么大么?

  他没问,即便问了,估计兮然都忘了她吵架的初衷,此刻她只是不想输给女尸而已。

  没有多言,一闪身形,直接挡在欲干架的二女中间,平抬双掌,挡下二女攻击。

  女尸一掌,堪比化神中期一击,有着拔山覆岳的力气,寻常化神中期,根本连女尸一掌都接不下。

  但这一次,双掌相触,巨力对撞,震得地动山摇,然而宁凡竟半步未退,俨然气力远胜女尸!

  好在宁凡气力掌控已精妙入微,并未伤到女尸,只这一掌,便震得女尸站立不稳,被宁凡顺势一揽,揽入怀中。

  而对兮然的妖藤之鞭,宁凡只随手一掌,拍出一道黑莲魔火,此火之霸道,仅一个照面,便将那化级中品的妖术焚为虚无。

  “玉命第三境?!不,这小黄瓜仍是玉命第二境,但这气力,分明已是三境程度,这怎么可能!且其分明站在老娘面前,老娘半步炼虚的神念,竟察觉不出他半点气息…这不是刻意隐匿,而是所有气息收敛入体…这是尸魔的炼体道!”

  “焚术成虚!直接将妖术焚成虚无,此火品阶至少高于那妖藤一个大境界!此火是六品灵火,且在六品之中,还算中流之列!但此火为何我从未听闻,且单从外形来看,倒是与五品灵火莲尸火有些相似,但威力却迥然不同!”

  月凌空与舞嫣,皆是目光毒辣之辈,一眼便看出宁凡这随意出手的不凡。

  舞嫣不知宁凡具体底细,在她眼中,宁凡始终看不穿、摸不透,故而惊讶还不是那么大。

  但月凌空,却是一路从元婴看到宁凡如今的,其心中,岂能平静!

  这些深层次的想法,也唯有月凌空、舞嫣会有,似女尸与兮然,则完全没在乎宁凡的出手厉害。

  依偎在宁凡怀中,女尸脸色不白,依然苍白冰凉,但心绪却有些纷乱。

  自她被宁凡彻底收服后,从未与宁凡有如此亲密接触,此刻这一个拥抱,令她瞬间回忆起当年被宁凡强行**的经历,空洞、澄澈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畏惧,轻轻挣扎起来,生怕宁凡再次与她做那种事。

  宁凡目露感叹,女尸依赖自己,却有畏惧着自己,这是他从未再动女尸半根指头的原因。

  松开怀抱,宁凡揉揉女尸的青丝,眼神柔和,

  “放心,我不会再伤害你,更不容任何人伤害你…”

  目光一侧,落在兮然身上,宁凡的眼神,霎时变冷。

  他不知这傻萝莉为何忽然要嫁给自己,也不知她为何与女尸争吵,若只是闹剧,他顶多笑笑,不会在意,但刚才,兮然想伤害女尸!即便二女实力在伯仲间,兮然之术并不会真伤到女尸,但她出手了,则宁凡,无法容忍。

  “她是我妻,伤她者死!”

  兮然有些委屈,自己与女尸争吵,凭什么宁凡帮女尸,不帮她,还如此冰冷的看自己,就好似在看一个陌生人。

  她却不知,若非宁凡看在舞嫣面子上,刚才凭她对女尸动手之事,便会抹杀了此女!

  女尸,是宁凡的逆鳞,无论今生前世!

  没有多管兮然的委屈,宁凡的目光,最终落在月凌空身上,冷若寒霜。

  “没有下一次!”

  这一场争斗,是月凌空闲极无聊、挑拨起来的。宁凡不管月凌空曾经有多么崇高的身份、有多么跋扈的个性,但落到自己手里,便不允许给自己添麻烦。

  “哼…”

  月凌空气势不足的轻哼一声,但却不敢多言。此刻的宁凡给她一种极为认真的感觉,若是寻常,自己可和他开玩笑,但今日,宁凡动了杀机。

  之前月凌空只是女尸是宁凡的炼尸,并颇受宠爱,却从来不知,此女在宁凡心头,竟有如此重要的地位。

  以她女暴君的个性,本该不悦被宁凡斥责,但此刻,心头却第一次升起一种异样感觉。

  羡慕。

  羡慕女尸,能让一个冷漠如冰的魔头,露出如此疯狂的杀机。

  从前月凌空一心称霸内海,从未思考过男女之情,甚至被宁凡采补,也只是当作被黄瓜捅了。从前的她,不可能羡慕一个女人受到宠爱。

  舞嫣轻轻垂下头,幽幽一叹,曾经她第一次对宁凡心动,便是在宁凡为陆婉儿冲冠一怒之时。没有风花雪月,没有儿女情长,只有一句冰冷却郑重的誓言。

  她是我妻,伤她者死!

  “若能成为他的妻子,应是一种幸福吧…”舞嫣自嘲一笑,她知道,自己没有那个荣幸。

  “光…不…气…她…朋…友…”

  女尸轻轻挡在兮然身前,护着她,生怕宁凡做出什么疯狂之事。

  兮然傻眼了,万万料不到一直吵嘴的女尸,会对她如此维护,小嘴委屈成了蚯蚓,低声道,

  “对不起…”

  女尸却摇头,生硬一笑,“不…吵…着…玩…”

  旋即偏过头,第一次恳求,

  “光…不…伤…她…”

  “好…不…好…”

  宁凡表情怅然、怜惜,抚了抚女尸的青丝。

  “嗯,不伤她。”

  你前世是那么傻,偏偏爱上一只蝴蝶,为它舍弃一切。

  你今生是这么傻,偏偏为救一个末路少年,舍了清白。

  即便化为尸体,舍了灵智,碎了识海,失了记忆,仍会原谅敌人,不忍伤人…

  你绣着比翼双飞的蝶,忘了一切,却仍记得自己在等一个人,等待他化蝶为人,等待嫁给他,为他留下守宫砂…你还记得这些,却不记得,那蝶是我…

  洞府之内,一时安静,各怀心事。

  最终,宁凡目光转向兮然道,“如你所见,我便是这种杀人不眨眼的个性,你还想嫁给我么?”

  “不…不想吧…”兮然拨浪鼓般摇头,她被吓着了。

  这模棱两可的回答,让舞嫣气笑了,这个傻丫头,还以为陆北喜欢她呢。

  “很好,不想就对了。我有话要问你,当**闯入熊妖巢穴,仅仅为了这太玄芝么?”

  “太玄芝?你说这是太玄芝?”一谈到灵药,兮然立刻抹干净眼泪,露出大有兴趣的神情,再无柔弱姿态,反倒有几分不屑地望向宁凡。

  “难道这不是太玄芝?”宁凡目光一凛,他想知道的,就是此芝的真正用处。

  “你是五转炼丹师吧?”兮然小手横抱胸口,轻轻嗅了嗅琼鼻,自信道,

  “不会错,你应是一名五转下级炼丹师,你的‘药魂’不弱呢!”

  “什么!这小子是一名五转炼丹师!”月凌空诧异了,而舞嫣都是一副掩口惊讶的表情。

  月凌空摇头不信,毕竟五转炼丹师远比化神更难培养。骨龄不到400岁,修为化神,战力逆天,炼丹术还是五转,这岂不是逆天了!须知五转炼丹师,便是月凌空这女暴君都要给几分面子的!

  舞嫣虽惊讶,却彻底相信兮然的话。她知道,兮然这小丫头,个性娇弱,心地纯善,涉世未深,但这小丫头却是玄药族公主,有着玄药族无数年来最为精纯的血脉!

  玄药族是炼丹大族,族人皆是灵药妖身,与寻常草木成精的族群不同,玄药族老祖,是太古某个炼丹祖师的一株灵药开灵成妖。那玄药老祖,本身是灵药之身,更师从炼丹祖师,丹道天赋与生俱来,自祖师手中学全了‘三清丹凝’的全部妙诀。

  虽说代代相传之后,玄药族丹术散失极多,但作为一个炼丹大族,放眼妖灵之地,也没有那个族群愿得罪此族,毕竟难保哪天不会需要丹药、求到对方门上。

  作为玄药族小公主,有着王血药脉,纯真如纸的个性更是极其适合精研丹术。此女不擅战斗,但其炼丹术,却已是五转巅峰!

  宁凡目光一凝,这兮然果然不简单,一眼看穿自己炼丹术,这是常人无法做到的。

  且此女所言药魂二字,自己从未听说,从某种意义而言,自己半路出家的炼丹术,与这兮然相差极多。

  “不错,我炼丹术,确实达到五转地步,但这与我不认识此芝叶,有何关系?”

  “难道你老师没有教过你吗!灵药到了一定品质,也是会伪装的!想要看清灵药的真实面目,便需要利用药魂!这才不是太玄芝呢,这可是淬星紫芝!据说只要服下一片叶,便可淬炼神魔之星,若服下一口芝肉,可引星力淬体,可借星光疗伤,并有机会明悟星光之力!”

  “淬星紫芝!”舞嫣与月凌空显然听过此物大名,一个个花容震惊。

  便是宁凡都露出惊讶之色,只是这惊讶,旋即化作惊喜。

  他虽看不破此太玄芝的真面目,却也听说过淬星紫芝的大名!

  一片叶,可凝练神魔之星。

  一口芝肉,可引星力锻体,提升炼体境界!

  甚至在星力淬体的过程中,有机会一步明悟那飘渺浩瀚的星光之力!

  传闻突破碎虚的天妖,才可掌控星光之力。

  星力不但可融入法术,更是疗伤的最佳力量。

  即便是天妖斗法留下的重伤,都可借星光之力,疗伤痊愈!

  宁凡的目光,深深望向一旁的女尸,神情激动。

  若自己获得淬星紫芝,是否可借星光之力,治好女尸的破碎识海,助她恢复记忆!

  “此芝,我非要不可!”宁凡目光一决,就好似准备立刻去向黑熊索要此物。

  只是还未动身,兮然的眼神,忽然狡黠的一闪,

  “你知道淬星紫芝‘真正’的服用方法么?”

  “真正的方法?”宁凡一怔,难道淬星紫芝不是外界传闻那样生吃的?

  “自然有,且看你表情,连药魂都没听过,自然是无法真正利用紫芝力量了。你的老师真是不负责,什么也没教给你!”

  “什么方法!”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刚才还凶我,还欺负我!想知道如何服用紫芝,你得先哄我开心!”

  兮然得意得扬起小脑袋。

  哼,刚才不是很凶么,看你以后还凶不凶我!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