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297章 第二次尸变!

第297章 第二次尸变!

  一月之后,舞嫣与兮然苏醒。

  一个女子昏迷日久,清醒之日却发现****、躺在水池中,任谁都不会平静的。

  好在检查**之后,发现**某物尚在,舞嫣方才芳心一松。再一看沉重的伤势竟已痊愈,自然明了,这一切都是宁凡所为。

  宁凡救了自己…当然,也看光了自己的清白,摸遍了自己的身体。

  她对待宁凡的心情,不由有些复杂起来,而当发现自己储物袋中,灵药几乎消耗一空,她真是哭笑不得。

  “陆北,全天下也唯有你一人,会用如此珍贵的万年灵药泡澡用!不过,若不是你,我的伤定不会好的,若不是你,我已死在那巨熊掌下…”

  舞嫣穿上女尸递来的衣衫,看守她与兮然的,是女尸与月凌空。

  女尸舞嫣认得,月凌空倒是第一次见,娇小若童女,修为却有化神后期,甚至舞嫣隐隐感觉,此女战斗力远在自己之上。

  这二女,无疑是宁凡的女人。

  女尸自非完璧,早在宁城之时,便被宁凡欢好过。

  月凌空亦非完璧,被宁凡的黄瓜捅得几乎死去。

  “我却是完璧…他是舍不得伤我清白,还是…看不上我…”舞嫣竟有些失落了。

  只是着衣之时,素手抚上柔嫩的**,见其上伤口竟完全愈合、不留伤疤,**的神情,顿时被羞恼所取代。

  “我记得,昏迷之时,似乎被陆北在胸口抹药了…他还捏了这里,还说,这里很美…”

  似乎胸口柔嫩娇挺上,还有当日宁凡指温,霎时间,舞嫣目光迷离起来。

  她无法欺骗自己,一次次邂逅,她无法对宁凡不动心。

  只是目光扫过女尸、月凌空,二女皆是倾国之色,又让舞嫣稍稍自卑起来。

  “我终究被家族所累,无法留下他身边、伴他一生的,我亦不是婉儿妹妹,精通附灵之术,可为他付出一切、令其视为妻子…或许,他的心里,不曾有我,此次帮我,仅仅是因为婉儿妹妹的恳求…”

  女尸目光宁静,她听从宁凡的命令,在此看护二女,只要二女不逃跑,她不会动手。

  月凌空就没有那么好的脾气了,她堂堂内海的女暴君,却被宁凡勒令在此看护两个女人,凭什么!

  “不就是黄瓜粗点、长点,干老娘一次,老娘就属于你了?做梦吧!有种干老娘第二次试试,看老娘不逆推了你,干得你不要不要的!”

  口中骂骂咧咧,但对宁凡的命令,她还真没有违背。

  “你们不许逃,否则老娘可就把你们当出气筒了!”月凌空语带威胁。

  “我不会逃…我在此等他…”舞嫣着好衣衫,并无离去之意。

  麻烦的,是兮然小萝莉。

  可以想象,这个涉世未深的大小姐,某一日发现自己娇躯**躺在某地,该是何等惶恐心情。

  尤其是,她还保留了之前被宁凡喂下‘春药’的记忆。

  “我被玷污了!我嫁不出去了!哇!”

  小萝莉光着屁屁,就往洞外跑,已经哭傻了。

  “再多走一步,死!”

  在小萝莉即将跑出洞府、**大泄之时,月凌空冰冷的声音响起。

  兮然好歹还是个小萝莉,月凌空却只是女童,但后者的一声威胁,却带给兮然冰冷彻骨的威压!

  仿佛自己多跨出一步,离开了洞府范围,月凌空就会辣手摧花、斩杀自己如蝼蚁!

  “你,你也欺负我!你和陆北是一伙的!哇!”

  同是化神后期,但兮然的战斗力就是渣渣,而月凌空么,曾经的内海第一人、女暴君,跌落到化神后期,都不是化神巅峰能战胜的。

  兮然是单纯,又不是傻,她能感觉到月凌空的可怕。

  她不敢逃,也不好意思逃,刚才是一时冲动,此刻光着屁屁,让她出洞,她都不出!

  万一被其他荒兽看到了,她真的不用活了。

  她能做的,只有哭,印象中,只要一哭,家族立刻会有人护着自己呢。

  “你再哭一声,我便剁你一只手!哭两声,我便剁你第二只手!”

  月凌空的语气,依然冰冷,而传出的杀气,让舞嫣这战斗力不弱的化神后期,都感到有些难以承受。

  兮然乖了,不哭了…只是抽噎着,小肩膀颤抖着。

  嘴唇挤成了蚯蚓,委屈得直抖,就是不敢哭出声。

  乖乖回到洞中,接过女尸递来的衣裙,窸窸窣窣穿上,这才感觉自己手脚灵活,竟是伤势痊愈了。

  “咦?我的伤,竟都好了?难道陆北喂我的,竟不是春药?”

  “呸!那小子干女人,还需要春药?他魅术那么厉害,一指下去,就能干得你不要不要的!”

  月凌空冷笑道。

  “那他,原来不是想玷污我,而是想救我?可他为什么要救我呀?”兮然抹抹眼泪,也不委屈了,大眼睛露出困惑之色,望向舞嫣,这一望,却把舞嫣望得面红耳赤。

  舞嫣自然明白,宁凡救了自己,连带还救了兮然,多半是看在自己面子上。

  只是兮然的提问,舞嫣却不好正面回答,她从不能说,那陆北虽然杀人不眨眼,**女无数,但看在我的面子上,对你网开一面,救你性命…

  “也许,陆北爱上你了…”舞嫣随口应付道。

  “什么!他竟然爱上我了,我竟然不知道!”

  唰!

  兮然的小脸红通红通的。

  她涉世未深,自然更未接触到情爱二字。

  被舞嫣这么随口一说,她便信以为真,芳心乱跳起来。

  “可是,可是他就算爱上我,也不能那么粗暴呀,还骂我…他骂我的时候好凶,捏我嘴巴,捏得好疼…再说,他是下界妖族,我是玄药族公主,爹爹不会同意我们的亲事的…”兮然有些小委屈。

  “傻丫头…”对兮然,舞嫣不知该说什么了。

  自己不过随口一句,这单纯的小丫头便信以为真了。

  还考虑到成亲上了?

  “光…我…的...”女尸第一次主动开口,竟是在争风吃醋一般。

  “就是,那臭小子的美妾多了去了,干嘛非得娶你,你玄药族好了不起么?”月凌空不屑道。

  “他看光我了,我都嫁不出去了,他不娶我,我怎么办!”兮然反驳道。

  “他就算把你强干了,该不娶你,就不娶你,你有个屁的意见!”月凌空再次不屑。

  “不行!他不能不娶我!”兮然这小丫头,基本已忘记初衷。

  原本的委屈,都不见了,此刻她只想一件事,就是一定要让宁凡娶她,不然,她就‘嫁不出去了’。

  不得不说,兮然是宁凡所遇女子中最纯的一个。

  即便是纸鹤、慕微凉、慕小鬟、女尸,也仅仅是性格天真、呆萌,但对男女之事都知道一些。

  但这兮然,显然根本不明白男女之事了,一个能把粗制药丸当作春药的傻萝莉,在这物欲横流的修真界,多么的稀有。

  甚至,她都不懂,检验清白是否还在,不是被宁凡看光多少,而是**有一道膜。

  她未必知道,自己身体有这个机关。

  “光…不…娶…你…”

  “他娶我!”

  “不…娶…你…”

  “他娶我!”

  兮然傻丫头,就这样在洞府中,和灵智极低的女尸吵了起来。

  这只有一个原因,兮然的情商,基本也就和女尸一个水平了。可怜!

  闲话不表。

  一月**,宁凡气势已大不相同。

  此刻的他,面容狰狞恐怖,白骨森森,肉身溃烂、腐臭,好似一具沉寂多年的古尸。

  但在这狰狞的面容下,其周身缭绕的魔气,竟已有三万余道!

  无疑,魔气已然远超化神初期的水准,甚至只要再多上两万道,他的魔气便可一步迈入化神中期的境界。

  不过可惜,想要再有卫玄一般的人物,将一生杀戮之尸给宁凡提升尸气,怕是困难了。

  魔功的再次提升,怕还要另寻门路,单就这一个月的**而言,魔功提升,效果不菲。

  尸魔录一口气**至第四重巅峰,其间,完成了第一次尸变,成就了腐尸之体。

  腐尸之体,好似突破了**的气力上限,明明是玉命第二境体术,却可发挥第三境的力量。

  这便是第一次尸变的恐怖么。

  当年黑尸攻城,尚未完成第二次尸变,气力便迥异同阶,想必是这腐尸之体的特殊效果。

  第二次尸变,黑尸没有成功便被宁凡灭杀,这一次,宁凡却要完成第二次尸变,化作尸魔之身!

  否则,不完成第二次尸变,自己便得已这腐臭之躯生活,若是采补女子,想必那场景会很重口味的。

  且第二次尸变若成功,宁凡的肉身,将有极大的蜕变。

  第一次尸变,腐烂肉身,以达到突破肉身极限的效果。

  第二次尸变,重塑尸魔身,以达到防御晋升的效果。

  第三次尸变,则是塑尸命…若第三次尸变成功,宁凡单凭尸魔之身,就可长生不死!

  当然,成了尸魔,似乎已脱离了生死二字的范畴。

  闭上双目,沉浸在尸气中,任无数蝇虫寄生在身体之内,宁凡不敢妄动。

  麻痒难忍,恶臭熏人,但为了凝聚尸气、冲破第二次尸变瓶颈,他不得不忍!

  这一坐,便是十日,十日间,他的五脏六腑长满尸蛆,身上流着暗红、腐黄的浓浆。

  但其心神,却始终保持空明,若连这一步也无法忍耐,则根本没有资格获得更进一步的实力。

  “凝!”

  十日等待,只为今日,宁凡豁然睁开双目,周身31720道尸气,腾天而起,最终,尸气凝为肉身!

  那些蛆虫、卵物,仅一个瞬息,便尽数死于尸气,被黑色的尸火焚为飞灰。

  那黑色的尸火,不断煅烧腐烂的肉身,所有的腐朽,都化作灰尘,而尸气正重塑全新的**。

  每一步,都在地面上留下黑火脚印,烧的草木滋滋作响。

  每一步,宁凡的气息都更加升腾!

  黑色尸火之中,一个**青年,徐徐走出,其肉身白净瘦弱,却充斥着一股恐怖的破坏力。

  仍是玉命第二境,但这第二境,却是完成两次尸变、进化尸魔,打开了身体的力之极限,重塑了肉身,提升了防御极限,甚至那防御,还属于同级无敌的范畴!

  玉命第二境的**,气力、防御却皆是第三境的水准!

  单凭肉身,宁凡可一战化神后期不败!

  “凝!”

  伴随着第二次尸变成功,宁凡掌中一凝,一朵黑色的莲花火焰,在掌中成形。

  这尸火,随着其第二次尸变,凝聚成了地脉妖火排名第三的火焰…莲尸火!

  此乃意外收获,如此,他已身怀四种地脉妖火、五种天霜寒气!

  在莲尸火的主导下,九种灵火、寒气,凝成一道深邃的黑色火焰,再非灰色。

  这一道黑色火焰,便是放在六品灵火中,都绝对不弱的。

  妖力20150甲,魔气31720甲,法力5884甲,三力叠加,宁凡的法力浑厚,比寻常化神中期都强数千甲。

  三力同修,对战力的提升,宁凡十分满意。

  这一刻,他更升起另一番心思。

  若能将三力全部提升至化神中期,宁凡有把握三力融合,冲击后期!

  “这是卫玄给我的第一份大礼…此恩,不可忘!”

  一晃身形,宁凡再次白衣加身,端详起掌心玉瓶、那滴传承心血。

  这心血,其中蕴含着莫大的力量,对修士的心力、念力都有极大提升。

  这是一名命仙阵修,死前以秘术留下的心血传承!

  “服下此血,我的神念起码可突破化神后期,心力也可极大提升。且这心血,更蕴含了心阵的秘术传承…心阵…”

  宁凡目光一闪,若习得心阵,他的对敌手段将多出很多。

  不但念禁、妖禁的威力更强大,日后对敌,挥手可凭法力、布下大阵!

  如此,他所精通的化级大阵,便相当于化级法术。凡虚级大阵,便相当于…凡虚级法术!

  且若获得心阵,自己对第三件太古神兵的掌控,将更为轻松。

  捏碎玉瓶,服下心血,宁凡立刻盘膝而坐,将那心血逼入心口,炼化。

  一霎之间,那银色心血,化作千丝万缕的银线,在其心房之上,刻印下一道道繁复、古奥的阵纹,这阵纹,正是河洛星域的阵道世家、运用心阵的奥妙!

  好似打破桎梏,识海弥漫银光,神念持续攀升,最终,突破化神后期!

  后期神念,玉命二境的尸魔身,抽魂之术下、法力亦可直逼化神后期,三者叠加,宁凡可一战化神巅峰!

  一丝丝清凉感觉,在心头升起,这一刻,宁凡的意识空前清明,以往想不通的问题,此刻似乎看得分外清楚。

  一双眼,似乎能看清天地间的每一丝阵力。

  取出定星盘,宁凡目光落在此宝之上,立刻眉头一皱。

  从前他看不出此宝瑕疵,此刻却一眼看出,定星盘上,一丝丝阵力复杂**,不少地方都有谬误。

  “想不到获得心血传承,竟能看到阵力脉络,难怪那些阵道世界的天骄,不是常人可比拟…不过,我既然拥有了心血传承,又获得九派之一的《河洛阵秘》,若日后在阵道上输给河洛星域的天骄,未免太丢人了…”

  “稍稍闭关,差不多该回去了。一个半月,也不知舞嫣与那兮然,是否苏醒。对那太玄芝,我仍是颇感兴趣,如今有了卫玄前辈的介入,怕是即便我直接向黑熊索要秘宝,他都不敢反抗。这是卫玄前辈的威名,若不借用,是傻子!”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