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293章 问虚!

第293章 问虚!

  宁凡的自信,落在二女眼中,便是狂妄了。

  两名丑妇,皆是虎背熊腰,脸如磨盘,浓眉粗目,甚是凶悍。各是一步踏出,化神巅峰的气势,好似山岳倾塌,倒向宁凡,烟尘四起。

  两道化神巅峰的威压,竟诡异有相融的征兆,合为一道,堪比半步炼虚!

  宁凡目光一动,这二女倒是不弱,只是目光并无惧色。

  同样一步迈出,一踏大地,瞬间,地动山摇,而一股殷红的威压,与二女之威狠狠碰撞在一起。

  轰!

  巨大的声响下,双方威压竟是势均力敌的场面,这倒是大出二女的意料了。

  二女为熊妖蛮山之妻,生的虽丑,但实力绝对不容小觑的。

  且二女本是一母同胎,一灵双化,不但威压可相融,妖术亦可相融,合击之下,甚至可战半步炼虚!

  二女竭尽所能的威压,加以融合,本打算一个照面摄服宁凡,却不曾想,区区化神初期的宁凡,竟有着不弱半步炼虚的气势!

  而随着时间的退意,那碰撞的威压,渐渐分出胜负,二女的威压,终究只是融合,开始分离、崩溃,此消彼长下,宁凡的威压气势,却越来越强横。

  “哼!老娘还不信了!化神初期而已,威压还能压垮我姐妹二人么!用秘术!”

  “好!”

  二女对视一眼,虽仍然出言不逊,但彼此眼神已有凝重。

  却见二女相继咬破指尖,挤出几滴银色妖血,弹做血雾,霎时间,二女威压**的趋势,立刻缓解,且二女威压,更节节攀升起来。

  看起来,倒像是二女施展了什么威压秘术。

  宁凡目光一沉,这二女若是男子,自己是不敢小视的,可惜,自己有着阴阳魔脉,最不怕的便是女子。并非瞧不起女人,而是一种天生克制,我就是克你,你不服不行。

  左目紫星一闪,背后妖翼陡然幻化!

  在那紫星转动的一刻,一股浩瀚的威压,自血脉传出,让原本张狂的二女,齐齐丑脸大变,难以置信!

  “祖血之威…此人之妖血,竟是…祖血级!”

  妖族看重血脉,因为血脉到了一定程度,会产生一股上位者的威压,让你本能得想要屈服。

  就好似当年的明雀小丫头,修为不高,却无妖敢惹。

  又好似此刻的宁凡,一个眼神,却有抹不掉的冷漠!

  那冷漠,是高高在上的态度,就好似站在千丈山岳上,俯视二女如蝼蚁!

  嘭!

  殷红的气势,附上一丝紫黑之色,在这紫黑呈现的一刻,自宁凡三丈处,一股浩瀚的气势冲开,将二女施展秘法提升的威压气场,好似琉璃般,生生震成碎片!

  二女难以置信地连退数步,仍未稳住身形,被宁凡威压狠狠一震,二女丑脸皆涨红起来,气势大乱!

  在这一刻,更加让二女无法置信的事情,出现了!

  却见宁凡只一振双翼,却以堪比半步炼虚的遁速,一步出现在二女身前,双手皆是一指按下,分别按向二女!

  “好快的遁速!即便放在半步炼虚中,也算不弱了!”

  二女震惊之后,却相继稳住身形,目露寒光。

  她二人一眼看出,宁凡的炼体境界不过玉命第二境,而二女,却皆是玉命第三境!

  此人速度是快,可惜却选择了近身肉搏…凭第二境肉身,而直接双指按向二女,简直是找死!

  诚然,若二女是男子,宁凡炼体境界弱于对手,万万不敢近身肉搏的。可惜,若是女子,只消打入采阴指力,此二女将被魅术彻底命中,不消一时半刻,便可妖力全失,任宁凡宰割!

  这一切,二女自是不知,只道宁凡太过狂妄,不知死活。

  故而毫不容情的,二女齐齐挥拳打出,迎着宁凡双指,试图将宁凡连指带臂,直接轰成粉碎。

  只是在这一刻,一道黑影却一步迈出,直接挡在宁凡、二女身前,大喝一声,

  “蠢婆娘!老子不是说了,不能来南岛打扰这位兄弟么,还不滚回家,在炕上等老子回去修理你们!”

  这黑影,实则是一个面相憨厚、胡渣满面的粗犷黑汉。此人口中骂骂咧咧,拳上却是不慢,一拳挡住二女双拳,纹丝不动,却震得二女倒飞千丈,偏偏力道又恰到好处,丝毫不伤。

  而另一面,黑汉变指成抓,五指一抓,在宁凡双指之前,撕裂出一片虚空障壁,挡住了宁凡双指。

  宁凡目光一凛,这黑汉,应是那巨熊无疑,模样不同,但气息却是一致。

  荒兽**兽身,但临近炼虚,是可变化人相的。妖修**人身,但同样可变化妖相。

  大道到了极致,便是殊途同归,此刻却不表。

  双指触及虚空障壁,若再进一分,便指入虚空,被虚空之力撕烂…宁凡目光从容,于关键时一收双指,振翼而退,却大有深意望了黑汉一眼。

  这一道虚空障壁,若黑汉愿意,可直接打向宁凡,但黑汉没有出手,似乎是不想得罪宁凡。

  而一拳震开二女,分明是看出宁凡采阴指力厉害,嘴上是在骂女人,实则却是一种粗犷的呵护。

  “夫君!快快杀了这小子…”

  “闭嘴!”

  黑汉没好气地又喝了二女一句,回过头,同样大有深意望向宁凡,抱拳道。

  “多谢阁下手下留情!若你动用那炼尸,怕是我这两个娇妻,直接就要大意丧命的。”

  黑汉蛮山,竟看出宁凡身怀黑龙炼尸!

  诚然,宁凡确实留情了,否则他大可抛出炼尸,拦住一女,以炼尸攻击另一女,二女怕都没有好下场。

  黑熊忌惮宁凡,宁凡亦忌惮黑熊,距离星门再次开启还有数月,而星门又在老熊地盘,若是杀了对方老婆,势必与黑熊不死不休,想入星门,就得拼命了。能不拼命,宁凡自无必要杀人,至于那太玄芝的事,待问明了兮然以后,再决定是否抢夺不迟。

  “自家婆娘,就该看好,随便放出来,若是伤了,可要心疼的。”宁凡漠然道。

  “哈哈!放心,兄弟你在南岛好生歇息,这种事,不会再有第二次!看在你不杀老子婆娘的份上,老子给你一个好处…”

  黑熊貌似憨厚的大笑,抛给宁凡一个玉简,转过头,狠狠瞪了二女一眼。

  “回家!”

  “…”二女不敢违背,三道身影一晃离去。

  黑熊离去后,宁凡握着玉简,并未急着打开,先检查是否有暗算禁制,见一切正常,方才沉入神念一览。

  这一看,宁凡顿时目光一冷,这玉简记载的,不是他事,而是一道追杀令!

  发布追杀令的,是星海四圣妖之一…鲲圣鲲魔!

  所追杀之人的容貌,却与自己一般无二!

  此事若不是黑熊告知,怕自己还不知道,自己不知不觉中,得罪了一个高手。

  “难道这鲲魔,是那人…”宁凡回想起,自己四个月遁行星海,斩杀了不少荒兽,确实得罪过一个半步炼虚之兽。

  那一日,那半步炼虚之兽,领着数十头荒兽,沿海追杀自己,若非仗着金焰车厉害,自己怕是颇有危险的。

  有这追杀令,宁凡便可多一分防备,虽然他根本不惧什么鲲圣鲲魔!

  星海荒兽攻击自己,自己斩杀荒兽,恩怨难以说清,但宁凡却更加深信一件事。

  这世上,不是你不惹人,别人就会不惹你。

  “这黑熊,有点意思。”

  散去心思,宁凡微微一笑,这黑熊看起来憨厚,却绝对不笨。

  细细思索,这黑熊对自己示好,告知自己被人追杀,原因却是因为自己顾及重重,没有如往常一般、斩杀其妻。

  “我与他为善,他便回报追杀之讯…投桃报李,这种事,在修界真的很难遇到了。说起来,我不杀他妻,并非心软,更非善意,只是忌惮而已,他对我示好,亦未必是感恩,或许只是想稍表善意,避免我在他地盘惹更多麻烦…这种关系,就好像我与师尊,我因不甘心死亡、拜入师尊门下,师尊因我能救他妻子,故而对我全力培养。这何尝不是一种投桃报李…”

  “这其中涵盖的道理,不是恩义,而是…因果!世间万物,有因便有果,就好似一个圆上的两极,触动了因,便结下了果…而那圆,便是因果循环!”

  宁凡立在洞府之外,黑发无风自动,这一刻,他的眼神,变得空前澄澈。

  星宫最外围的人殿,宁凡历经三月之行,将雨意、山意、扶离意纷纷凝练至小成。

  神意,全名为虚神之意。从前宁凡居于雨界,所住多是人族,修神道,故而修士称此为神意。但妖有妖意,魔有魔意,以神意而论,终究片面,实则那意字,便指意境。

  意境是一种玄妙的感悟,是修士将对大道的领悟,揉合自身经历、性格,最终凝聚的神通。

  换言之,意境之中,含有修士所修的道!

  将雨意凝成神通,便是千滴血雨,可杀人夺命!

  将山意凝成神通,便是千丈魔山,可**敌修!

  将扶离意凝成神通,便是千羽妖相,可极大提升遁速!

  同样是雨,但宁凡的雨却并非滋润、而是杀戮血雨。同样是山,宁凡的山却不是草木幽深、而是魔气滔天。

  这便是意境小成的神通,而意境大成之时,那神通威力,亦会增强,随着感悟意境中的道念,甚至有机会以意境、道念,创出‘道意之术’!

  道意之术,威力不仅仅取决于法力境界,更取决于意境的强弱。

  而自创道意之术,先决条件,便是意境大成!

  “突破炼虚期,同样需要意境大成…可是,我的意境,与寻常修士不同。寻常修士,只能**神、妖、魔一族**,我却因阴阳变三族同修,故而凝聚了三种意境。借助星宫妖意,我强行凝练意境、促其小成,但想要意境大成,却是艰难…如何才能大成?”

  澄澈的双目,露出一丝困惑,只是这困惑越多,宁凡对自身意境的领悟,便越深。

  这领悟,皆因为对因果循环的思考所触发。

  这领悟,将宁凡七个月以来的困惑,在此刻全部激发。

  他好似看到了一层隔膜,只要捅破这隔膜,便可意境大成!

  这困惑,到了极点,令宁凡百思不得其解,偏偏在这时,他的指尖,回荡起…紫金色的风烟!

  “风烟…风烟…此术是我自紫斗仙皇手中领悟,从前我看不出此术真意,此刻才法诀,此术之所以厉害,完全因为此术实际并非纯粹的法术,而是…道意之术!这一指风烟,含有仙皇的道,因为我领悟了那一丝道,所以我境界虽低、意境亦差,但此风烟一指,却是威力极强的。但,这便是说,我仍未彻底领悟风烟一指。因为这风烟一指的颜色,是紫金色,是仙皇的颜色,是他的道!”

  “我有我的道!此术若不融入我的道,便不算真正的道意之术,仅仅是虚有其表,或许凭借那一丝轮回之力,此术可逆天,但若非我自己的道意之术,我纵然成为仙帝,将此术领悟到极致,领悟的也是仙皇之道,而非我的道!”

  “紫斗仙皇,曾反复告诫我,我与他人不同…当初我以为我懂了他的话,如今看来,我仍未懂。这不同,并非个体差异,而是,道的不同!正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所以,世上并无完全相同的两个人,更无彻底一样的两滴雨!”

  宁凡的眼神,越来越空濛,他的心,忽然好似明白了什么。

  “我懂了!意境大成,只要做到这一点,便可成功!而一旦成功,此风烟一指,会彻底凝聚我的道,威力更进一步!”

  这一刻,宁凡目光忽然一凛,他要将这风烟一指的自创之处,彻底完善!

  剥离仙皇之道,融入自己之道!

  其指尖,竟徐徐浮现一丝…虚空之力!

  …

  黑熊与他两位夫人,已遁出很远了。

  此刻,三人收住遁光,降落于地,表情忽然转换。

  原本受气媳妇般、被黑熊吼得不敢吱声的丑妇二人,此刻眼珠子都气圆了,而那刚才还威风凛凛的黑熊猛男,立刻点头哈腰,赔笑起来。

  啪!

  一个悍妇扇了黑熊一个耳光,另一个悍妇,直接捏着黑熊耳朵。

  “老娘姐妹帮你出气,你还反过来帮外人,得意了、腰杆子挺了、不是你了?!”

  “叫我们滚回家、躺炕上等你,看把你牛的!”

  “说吧,那小子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么护着他!如果你不拦着我们,那一拳,铁定把那小子轰死了!”

  黑熊萎了,不敢反抗啊,不敢顶嘴啊,不敢还手啊。

  “我错了,我有罪…不过我拦着你们,是为了你们好啊。如果我不拦着点,你们能接下那一指?那可是极其高深的魅术!老子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高级的魅术,点中了,你们修为高于他,也是白搭,更何况…他还藏了一具半步炼虚的炼尸,如果不是我厉害,估计直接取出炼尸,把你们撂倒了。”

  黑熊那个委屈啊,他如果晚点出手,自己两个美滴滴的娇妻,就要被宁凡摸到小手了,他可舍不得。

  “魅术?!半步炼虚的炼尸?!”

  两个丑妇一惊,她们根本不知道宁凡藏着这么狠、这么阴的手段。

  那个瘦不拉几的小白脸,有这么厉害?

  “你说的是真的?!”二女质问道。

  “千真万确!我敢撒谎,罚我今晚不能上炕!”黑熊咽了咽口水,望着二位丑妇,露出‘你懂得’目光。

  “那么说,前段时间你去追那两个小妞,不是看重她们漂亮?”

  “她们漂亮个球!又瘦又白,不够黑,不够壮,倒贴给老子老子都不要!”黑熊露出鄙夷之色,他当真不觉得舞嫣、兮然哪里美丽了,他就喜欢又黑又壮的,**带劲啊!

  仔细望了望两名丑妻,黑熊点点头,果然,还是自家媳妇看得顺眼,美呆了,好像在这里荒郊野外打一炮。

  “哼!算你嘴巴甜。”

  两名丑妇一阵开心,再丑的女人都喜欢有人夸奖漂亮。虽然二女也明白,自己二人却是丑了点,而自家男人的审美观,一向有问题。

  对自家男人的话,二女总算是相信了,或许蛮山有些夸张,但二女不得不承认,宁凡确实厉害。短暂的交手,正面破了二女威压,这可不是普通人做得到的…

  “看你嘴巴甜,今天的事,只罚你三天不上炕好了…”

  “别啊!老子憋的慌!”黑熊捂着**,一阵委屈,但蓦然间,所有委屈之色,化作一丝震惊。

  同一刻,二女亦是猛然转身,望着南岛方向,不可置信。

  “‘问虚’!那小子…竟然领悟到一丝虚空之力,他在做什么!”

  与此同时,星岛上空,一个化神初期、面色带着酒气的黑袍老者,坐在一个硕大的青色酒葫芦上,隐匿于苍天,诡异的是,他不过初期修为,但竟无任何荒兽能感知他的气息。

  饱饱打了个酒嗝,老者垂头望向脚下星岛,自语道。

  “天殿49000仙虚阵眼,老夫已踏遍。18重生死门,9生9死中,老夫已走遍6重生门…虽未确定此处星宫,藏有什么秘密,不过,身为四溟执事,分神降临,发现雨界虚空有如此变动,是该跟上界回禀一二的,索性是个功劳,可不能让另外的那个执事占了便宜…哎,雨界…可惜,没有看到韩老头,听说他去了剑界,以我权限,却是暂时无法去剑界的…嗯?有人在问虚?区区化神初期,竟试图感悟虚空之力,以虚力为切入点,自创道意之术么…呵呵,下界蝼蚁,总是不自量力,蚍蜉撼树,螳臂挡车,又是何苦…”

  咕咚,咕咚…

  老者狠狠喝了几口酒,刚刚清醒的表情,再次昏沉起来。

  迷蒙中,他好似看到,那在下方以初期化神之身,尝试炼虚修士才敢尝试的事,其渺小的身影,与自己一个故交友人渐渐重合。

  当宁凡周身,一丝黑魔炎中、老魔的气息显露之时,这醉酒的老者,蓦然,酒醒!

  “韩老头的气息!这小子,是韩老头的什么人!”

  黑袍老者浑浊的双眼,第一次,动容!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