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287章 星宫三殿

第287章 星宫三殿

  宁凡收起金焰车、龙尸,与陆婉儿并肩而行,面对群妖的瞩目,气定神闲。

  见宁凡到来,诸封妖齐齐趋身上前,抱拳,眼神却有敬畏。若说宁凡风烟一指、灭掉王枭,足以让诸封妖忌惮,那么这半步炼虚级龙尸,则让诸妖胆寒了。

  尤其是裂土部的土将,更是热情。此人因为悬赏、刺杀过宁凡,如今为求自保,自是不遗余力的讨好,甚至还将莽原以北数千万里土地,割让给罗云。如此,宁凡倒未对此人赶尽杀绝。

  “呵呵,北将军总算来了,我等可是恭候多时了。听闻北将军周游九部,搜索古阵,不知有何用途,若有差遣,本将倒能帮将军搜集一些。”

  九名封妖,齐齐相迎,给足了宁凡面子。

  宁凡依次抱拳还礼,对土将的讨好,则不冷不热地摇头。

  “无妨,该搜集的阵图,陆某已搜集得差不多了,倒不需要土将费心。”

  阵图用处,他打了个哈哈,没有道破,土将识趣,也不多问。

  宁凡目光,扫过陆道尘与陆界焚。前者正对他大有深意地微笑,后者,则寒暄之后,立刻转身返回净火部行列。

  宁凡对前者善意一笑,对后者则目光微凝。

  宁凡自然知道,陆道尘在暗示什么。所有筹划,都为今日,陆道尘期待宁凡遵守诺言,在第三界拯救陆吾妖帅。

  让宁凡稍稍在意的,是陆界焚。

  此人今日的气息,给宁凡的感觉,有些古怪…

  往日的陆界焚,为化神后期修为,靠着封赐之星的力量,在后期中难逢敌手,但仍弱于王枭,不足为虑。

  而今日的陆界焚,其身上,藏着一道极为隐晦的气息。这气息,竟带给宁凡一丝危险感。

  那气息,很熟悉,宁凡在楚鹤、鹰鹤等封妖殿高手身上,曾感受过数次。

  封妖殿之人身上、独有的气息!

  “这陆界焚,果然与封妖殿大有关系,今日的他,似乎通过什么秘法,提升了不少实力…看来这净火部、封妖殿,为了天帝之星,谋划很多啊。”

  宁凡心思飞转,面色却不露一分。

  碎界秘境是巨魔族首先发现,却被封妖殿密奏给上界,方才被妖灵之地所共知,派遣妖族,下界开界路。

  封妖殿,那封妖二字,就好似在暗示着什么。

  封妖殿、净火部…二者有何谋划,宁凡不知,只是自己诸多底牌,倒不怕封妖殿玩出花样。

  “陆界焚…不论如何,第三界天帝之星,我志在必得!”

  宁凡目光移开,随陆道尘步入罗云队伍。

  今日的陆道尘,虽然在笑,但神色罕见有一丝凝重。

  “陆帅之事,拜托你了!”陆道尘传音道。。

  并旋即一拍储物袋,将一个布满灰尘的银色玉盒递给宁凡。

  宁凡神念一扫,立刻目光一凛,直接收起玉盒。

  其中,有一枚银色的古老钥匙,被密密封印。

  他能够推测,此物便是星宫之匙!

  此物是收服帝星的关键,比界图更加重要,不到界路开启之日,陆道尘自然不放心轻易交给自己的。

  但如今,陆道尘能做的,只有相信自己,将此物托给自己保管,期望自己能遵守承诺。

  “放心!”宁凡的回复,只有二字,却掷地有声。

  宁凡的性格,有诡谲、狡诈,但若对方不负,则他不会违背诺言。

  陆道尘满意地点点头,怅然抬头,望着苍天上的虚幻血门。

  “界路要开了…当这血门彻底凝实之后,你便以九图合一,引出陆帅气息,开启此门!星宫地图,你应知晓…一切,拜托了!”

  “嗯。”

  随着宁凡的到来,祭祀彻底开始。

  事先勾刻的阵图上,数十万妖兽被血祭,惨叫之中,化作血光,融入巨门。

  近百名各部祭司,朝着阵中心一尊六足金兽巨像,齐齐屈身叩拜,并诵唱着古老的**。

  近万件古妖祭器分列各处阵眼,随着阵法运转,皆亮起白蒙蒙的光亮。

  一股浩瀚的威压,自六足金像传出,席卷数十万里。

  在这威压之下,一个个元婴高手难以自恃、唯有屈身下拜,才能卸去威压。而化神妖将面对此威,亦不从容。

  只是这威压席卷至罗云部落之时,却有宁凡一步踏出,紫星一闪,五指一抓,将威压捏碎,护住陆婉儿不被威压所侵。

  这一幕,引得不少妖族高手侧目,但不待询问,苍穹之上忽而传出一道轰隆隆的沉重之声,在这一刻,血色巨门凝实,并裂开一道缝隙!

  之所以没有彻底开启,因为,缺了界图!

  宁凡知道,该他出手了,界路一开,一入第三界,怕难有归还之日。下一次与陆婉儿重逢,却不知是何年何月。

  “去吧…罗云部此次入第三界的,只有师父、哥哥以及陆螯将军,其他将军,会留在罗云,我的安全不必担心。”

  陆婉儿明明是笑,眸中却藏了深深不舍,她知道,宁凡踏入第三界之时,便是二人别离之际。

  她忍着不哭,但香肩,却在颤抖。

  “快去啊,你定要看我流泪么!”

  “若一切恩怨了结…我会回来!”

  宁凡目光一决,一步化紫烟,踏天而起!

  立在巨门之前,他一拍储物袋,取出九张界图,眼光一决。

  九张残图,本是残破,但随着宁凡掌力一吐,九图裂缝处竟有合一趋势。

  随着九图合一,一道金光自残图射出,没入巨门之上。

  那金光之中,有着一道雄浑威压,虽不及六足金像,却也达到炼虚程度。在此金光浮现一刻,九名封妖的额头上,齐齐浮现一道金色印记、一闪而没。

  “陆帅!”陆道尘的老眼有些模糊了,言辞激动。这气息,正是他曾经的主人、陆吾所有!

  而其他封妖,神色各有追忆、叹息等不同表情,唯有陆界焚,眼中露出的…是一丝贪婪!

  “若我夺得天帝之星,净火部**定可突破半步炼虚,一旦**与外界的本尊合一…便可冲击炼虚境界!内海称雄,九部亦可无敌!”

  诸封妖的额头金印,一闪而没。

  在下一刻,巨门开!

  但见巨门之中,赫然是一片无垠虚空!

  虚空之中,一道道星光铺成道路,道路的尽头,连接虚空,虚空之上,由星光铸成了一座广阔的迷宫!

  “那是什么!”

  一个个妖族惊鸿一瞥,见到巨门另一端的景象,纷纷面色大变。

  第三界,不是应该为妖帅沉睡界面么,不是应该由蛮荒大陆、沉睡巨卵组成么?

  沉睡之卵,妖族高手的自封方式,封印在卵中,不可**,只可沉睡,但却有着几乎磨灭岁月的逆天效果。甚至,不少古妖自封卵中,待无数年后唤醒,仍保持着原本骨龄!

  常理而言,陆吾妖帅应该沉睡在妖卵中,不是么?

  但第三界没有妖卵,只有无尽虚空以及一座星光迷宫,这却是为何?

  便是屈舜、紫妃、陆界焚等人,都大感错愕。

  不解,但没有解释,在宁凡身后,已有49道流光,冲天而起,直冲第三界而来。

  唯独宁凡、陆道尘洞悉真相,并未惊讶。

  回头看了陆婉儿一眼,宁凡拳头一握,转身,一步踏入星路!

  在踏入星路的一刻,他好似被星光指引,一遁,传入星宫某处。

  其余49人,依次踏足星路,各自传开。

  当进入其中人数达到50人后,巨门徐徐关闭。

  “看不到了…”陆婉儿再无法强忍微笑,轻轻背过身,藏起泪落。

  “我会努力**,提升附灵术,得到灵王宫赏识,如师父一般获得成仙机会…那时,由我保护你,不让你再四处漂泊无依…宁凡,我会等你…你一定要平安才好…”

  …

  眼前星光飞逝,即便以扶离之目去窥探,都看不穿流逝身后的风景。

  速度太快…这星光之速度,起码可一遁六十万里…这遁速,是金焰车目前遁速的六倍!金焰车已是一遁十万里,这星光遁速,怕堪比半步碎虚高手了。

  被星光吞噬,传送十日,十日后,星光一闪消失,宁凡目光一扫,自己已出现在一座银光灿灿的宫室之内。

  银砖银瓦,周遭草木亦是银色。

  宁凡手掌抚上宫墙,立刻,一股莫大的反震之力自宫墙传来,震得其气息大乱,连退数十步,目光一凝。

  这宫墙之上,有一股极强的力量,不容人触碰,亦无法穿行。

  那力量,是星光!

  这里,便是星宫…

  星宫之路,错综复杂,危机难测,但陆道尘却曾给了宁凡一副星宫地图。虽是大致地图,并不精准,但其中的标注,却让宁凡霎时明白,自己如今身处何处。

  “这里是人殿六院之一么…”

  宁凡再次取出陆道尘所赠玉简,按在眉心,识别地图后,沉吟道。

  星宫是一处硕大的迷宫,按陆道尘的划分,从外而内,分作三个区域——天殿、地殿、人殿。

  人殿处于最外层,有六处迷宫,分列六方,被陆道尘称之为六院。

  人殿处在最外围,穿过人殿六院,便可到达地殿三宫。

  三宫的尽头,便是天殿,只是这天殿的结构,极其类似宁凡轮回之中、看到的天帝药圃。

  而红点标注、陆帅残魂被困之地,便是在天殿之中。

  收起玉简,宁凡自语道。

  “不知其他人都被星光传送到了哪里…”

  神念一扫,仅仅是外围的人殿六院之一,便不知有几百万里之大,更麻烦的是此地道路极其复杂,更有不少机关,有这些机关存在,寻常高手根本不能全力飞遁,甚至,每一步都要小心谨慎。

  万里之内,并无其他人在此,虽无人迹,宁凡却在迷宫之内,寻到了不少千年灵药生长,年份最高之药,甚至达到了万年药龄,可用于炼制五转丹药。

  灵药并非悉心培养,便可永无止尽的提升药龄,一株灵药最多能长到多少药龄,取决于品种、灵气浓度、灵土灵泉等诸多因素。

  这些尚生长的灵药旁,往往都有厚厚的灰尘,皆是千百万年前的灵药,生长到了药龄极限,因此地灵气无法达到要求,而最终枯萎、化作药灰。

  “这些灵药,若是遇到,倒是不必错过的…”

  宁凡左目紫星一闪,洞察之力提升,唤出扶离妖翼,遁速堪比化神巅峰。

  一步踏出,立刻化作一道紫色烟丝,飘出万里之外。

  如此肆无忌惮的飞遁,自然激发了不少机关,一道道星光箭影自暗口射出,凭借扶离之目的洞察力,宁凡往往屈身一避,便轻易避过机关攻击。

  机关不难避过,但宁凡的心中,却并不平静。

  仅仅一遁之下,他的心头却油然而生一股警兆。

  周围宫墙之上,无数星光没出,带着一股莫大妖意,好似星空降临般沉重,压得宁凡喘不过气。

  一股无法抗拒的星光,将宁凡肉身一缠,好似禁锢。星光一闪,传送而回,顷刻间,宁凡竟又被星光、传送回处。

  “禁空!”

  宁凡神情一变,不少迷宫、遗迹,都有类似的禁制,一旦修士飞遁,则会被强行传送而回。此地的星光之中,分明融合了一道霸道妖意,这妖意传达了禁空意志,不允许任何人在此飞遁。

  宁凡万万没想到,这星宫之内,竟有这等禁制,如此,这无垠的星宫,难道要凭自己双脚走完么?

  他再次试图抖动翅膀,但那融合了妖意的星光,旋即临身,一镇之下,竟压迫得宁凡无法飞身半分。

  他的目光,空前凝重起来。

  “这星宫,被某人设下妖意,禁制飞遁。只是不知,这禁空妖意,是否可凭借同等的意境力量抵消。”

  宁凡沉默,收起扶离双翼,步伐沉缓,向前前进,只是周身,却渐渐笼罩起一丝湿润气息。

  宫殿之中,毫无征兆,忽而小范围下起雨来。

  雨之神意!

  当这雨意加身之后,宁凡明显感到,禁空之力减弱的许多。当他召出山之魔意、扶离妖意之后,禁空之力已不再明显,甚至此刻的宁凡,勉强可以用一半的遁速飞遁了。

  只是,凭如今的意境力量,想彻底抵消禁空之力,仍远远不够。

  即便如此,宁凡仍确定了一事,那便是自身神意,可抵消星宫妖意。这样的话,只要自己神意足够强大,便可压过妖意,重新在此星宫中飞遁!

  而他亦发现,雨之神意被星宫妖意压迫,却以并不缓慢的速度,蜕变、升华着。

  “有意思…此星宫妖意压迫之下,我的雨之神意,竟在提升等级!”

  凝聚神意仅是第一步,初步领悟神意之后,化神修士将神意融入法术,极大提升法术威力。

  而凝聚神意之后,还需将神意修至小成、大成、圆满境界,并最终,神意入体,虚神合一!

  化神修士,已不单单是提升法力便可突破境界,许多化神初期修士,终其一生没有领悟神意,故而无法突破中期。

  想突破化神中期,不但需要足够法力,更需要神意至少达到小成境界。而若想突破炼虚,至少要神意大成,方可感悟瓶颈!

  宁凡的雨之神意,仅仅是初步凝聚而已,并未刻意**过。

  但在今日,星宫妖意的压迫下,雨之神意好似被压缩、淬炼,竟隐隐有升华的驱使,正缓慢向小成境界靠拢!

  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因为这星宫之中,融合的实际是天帝的妖意。此妖意虽残破,但威压尚在,若以此压迫为契机、锤炼自身神意,是一个绝好的**机会。

  “陆道尘曾说,若我得天帝之星,应可突破化神中期,如此,为了成功突破中期境界,倒是需要趁机**下我一身神意了。星宫之匙在我手上,除了我,无人可获得帝星传承。这样看来,我倒不必急着赶路…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利用这星宫妖意,锤炼我自身意境!”

  …

  人殿六院各处,一个个化神高手相继浮现于各处,当见到此地迷宫、机关之后,皆是面色凝重。

  他们入第三界,为的大多是唤醒妖帅、或抢夺妖帅的天帝之星。

  只是万万未料到,出现眼前的,竟会是一座星光迷宫。

  更诡异的是,一处处宫殿,竟设有禁空妖意。

  好在召出各自妖意之后,大多人都可以至少十分之一的遁速飞遁。

  人殿六院,某处荒芜破败的宫墙外,紫妃凤目阴沉,她万万没料到,第三界会是这般模样。

  “可恶!陆孽沉睡之地,怎会变成这副模样!如此,便不知是否还能在此地寻足够的帝药残灰了…若不能完成灵王娘娘之任务,我必死的!”

  徐徐掏出一个紫色罗盘,紫妃冷笑,

  “本宫紫鹃妖意已然小成,起码可以凭一半遁速在此地飞遁!哼,先找找看其他妖妃在何处吧!至于此地灵药,既然生在此地,说不准能令灵王娘娘满意,还是搜集一些的好…”

  六院某座死寂宫殿,尽头处,立着一尊银光灿灿的巨门。

  一名初期妖将小心翼翼,踽踽独行,一面推开巨门,一面暗暗叹息。

  “想不到第三界竟是一处迷宫,更想不到,此地竟然禁空,好在本将传送之地,似乎距离中心较近,嗯…这扇门之后,应是中部地区了吧。嘿嘿,若能抢在其他人前面,寻到沉睡的陆吾妖帅,夺得天帝之星,即便是我,也拥有突破化神中期的资格…若我突破中期,怒江部中,封妖之下,我必定是第一人!”

  此妖将,是第五部怒江部之人。

  他机缘巧合,被直接传送至人殿与地殿的交接处。

  推开沉重的巨门,一步迈入,昏暗的宫殿中,数道银色身影,正在沉睡,却被此人唤醒。

  “擅闯星宫者,死!”

  数道银影齐齐发出生涩的声音,在这一刻,那名怒江部妖将面色大骇。

  “化神傀儡!怎会有这么多!啊!”

  一声惨叫后,巨门关闭。

  天殿之内,九名封妖目光各异,竟几乎同一时间,被星光传送于此处。

  毕竟是**多年的老怪,一番变故后,其他封妖立刻冷静下来,开始思索如今局面。

  而陆道尘则面色一变,此地若他没看错,应是自己标注的天殿无疑!

  “天殿!按我推算,入星宫之人应会被传入人殿才对,为何我等九名封妖,直接传送至天殿…”

  吼!

  一声沉重的兽吼,隔着天殿的封印巨门,却传出让陆道晨胆寒的威压,所有思绪都被打断。

  那股威压带着黑色烈风,猛一吹开,九名封妖猝不及防,竟然齐齐站立不稳,抽身飞退。

  若非隔着一道封印巨门,怕是这一道兽吼,都足以令九人受到不轻之伤。

  “是主人!不,不对!这是…”陆道尘面色大变。

  不会错,陆吾的残魂,应是被封印在天殿令一处。

  那这一处宫殿内,藏着的,究竟是何物!

  “陆道尘!你究竟对我等隐瞒了什么!陆帅沉睡之地,为何会变成这个模样。此殿之中关押的,难道是...陆帅么!”

  陆界焚目光不善起来,不善之中,却有忌惮。

  本应沉睡的陆吾妖帅,难道苏醒了?

  但若苏醒,为何此殿之中,死气如此沉重,难道是...

  “陆帅,死了!而且...”陆界焚面色大变。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