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285章 四滴祖血!

第285章 四滴祖血!

  一日之后,月凌空才苏醒,只是方一睁开明眸,她便发现,自己正以极其暧昧的姿势,蜷缩在宁凡怀中,彼此交合处,则传来撕心裂肺的肿痛。

  一切风雨,都已过去…无人知,内海第一女暴君月凌空,在这种荒芜界宝内失身。

  宁凡正炼化采补而来的元阴之力。

  月凌空这老处女,4000年的贞守,加上识海封印的恐怖法力,采补之后,起码提升700甲法力.

  取出量天尺测量,自己法力已超出4200甲。

  体内尚有少量元红没有彻底炼化,若彻底炼化,应能达到4210甲的样子。

  “你醒了?”宁凡心情不错,痛是痛了些,不过收获的法力可不少。

  “放开老娘!嘶…”

  一想到自己迫不得已、被宁凡这毛头小子占尽便宜,月凌空便有气撒不出来。颇为蛮横地一推宁凡,拔出那火热‘黄瓜’,月凌空一时有些烦闷,只是内视之后,发现修为竟恢复到化神后期,方才稍稍心情好了些。

  只是细细一想,立刻不解起来。

  识海封印的法力宣泄,莫说自己昏迷,便是清醒,也最多恢复到化神中期,很难恢复到后期。

  而当时自己是昏迷的,无法反抗,无法自行炼化法力,根本没有炼化月识海、恢复修为的机会。这便是说,昏迷之中的自己,被人相助、吸收盈余法力,恢复了后期境界?

  此地只有自己与宁凡,难不成,是这臭小子帮忙的?

  “是你帮老娘疏导仙脉、恢复化神后期的?”月凌空的语气稍稍缓和,下体虽撕裂般疼痛,却固执地站了起来。寻常女子若是如此惨烈地破身,不定难以下床,但她性格刚强,不怕这等痛。

  “不错。”

  “为什么要帮我?你完全可以多采补老娘一些,那样你好处更大。”

  “本来我是不会给你恢复后期的机会,只是当时,昏迷之中的你,承受交合已到极限,接近痛死…若我多动几下,抽吸收一些元红,现在的你,已是死人。”

  没办法,月凌空这具肉身,太幼小了。她是痛昏的七八岁女童,自己则是修炼阴阳变后、龙精虎猛的青年之身,每一次刺入,都让月凌空痛不欲生。

  当交合持续半日,宁凡见月凌空已痛的嘴唇惨白,心知若再采补,此女必死无疑。

  于是他停下了采补,并帮此女疏导仙脉,吸收多余法力,最终恢复到化神后期。

  倒不是宁凡大发善心,所谓过犹不及,强硬采补下去,此女也只有必死,而自己也未必能多采补一甲半甲法力。

  此女留着,还可令她带路入神空岛,且在此女识海种下妖禁,从某种意义上,此女一旦恢复实力,会是不错的打手。

  种种选择之后,最终,宁凡救下此女。

  月凌空秀眉一蹙,对宁凡的为人,有些看不透了。

  她虽知宁凡救她是为了利益考虑,但不论如何,宁凡在约定外出手救了她,这个人情,她终究欠下。

  而看着身上破撕得破烂烂的衣衫、娇小柔嫩的肌肤上留下的指印吻痕她又有些气恼。

  再一想到,自己被宁凡种下妖禁,若无法突破炼虚,便无法挣脱宁凡的操控,她更加不悦。

  总之,这一刻的月凌空,对宁凡的感官,可谓复杂之极,虽谈不上什么好感,但杀意少了许多。

  原本她打算突破炼虚、挣脱妖禁,再杀了这个玷污她清白的臭黄瓜。

  只是此刻,她却稍稍改变了决定,等挣脱妖禁后,稍微放这小子一马好了…饶他不死,只关他一辈子,嗯,就关在神空岛好了。

  “你帮我,等我挣脱念禁那天,你会后悔…”

  月凌空冷冷说了句,旋即与宁凡拉开数丈距离,坐在草地独自盘膝,稳固恢复的修为。

  而宁凡,则微妙地感觉到月凌空语气中,杀意减少了。

  “这并不是纯粹帮你,因为我并不觉得,你可以挣脱我的掌控。在我眼中,你不过是一个不错打手,恢复你的实力,于我也有好处。嗯,作为打手,你很优秀,作为鼎炉,与你双修,毫无任何乐趣可言…”

  “你!”

  月凌空小脸羞怒,自己当年的容貌身材,内海可是一等一的,有多少高手求欢都被她不屑打跑。

  如今虽沦落为没胸没屁股的黄毛小丫头,但被宁凡占尽便宜、采补双修,后者竟还给她一个差评,实在是让她不爽。

  “等老娘恢复身材、实力,肯定把你囚禁在神空岛,没事就干你一次,干得你不要不要的!让你看看跟老娘双修,是不是那么毫无乐趣!”

  待法力彻底稳固在4210甲后,宁凡给月凌空留了一个储物袋,其中有一些女子衣物、丹药法宝。

  月凌空自是二话不说,全部收下,当即换上一件月黄的罗衫,一番装扮,外表精致得像个瓷娃娃。

  宁凡提出为她下身按摩、活血,不过被月凌空果断拒绝,理由是不想被宁凡碰到下身。

  于是,宁凡也乐得轻松,便在元瑶界继续修炼。有妖禁控制,更有实力保证,他不怕月凌空叛变。

  首先,是处理战利品。

  排名第八的苍兰冰,排名第六的东极风,排名第四的帝冥雪,三种天霜寒气,在五品寒气中都是珍惜之物。也就上界妖将家大业大,容易弄到,若是宁凡自己搜集,怕还真是有些难度。

  三种寒气相继取出,让月凌空这内海至尊,都感到诧异。

  “天霜寒气,你竟然有三种!就算是老娘,也只搜集了两种而已…如今都归那第二元神拥有了。”

  “哦?是么…”宁凡目光一闪,如此,前往神空岛岂不是还有两种寒气的额外收获?

  以化神修为,炼化五品寒气,已经能彻底吸收其中磅礴妖力,不错,就是妖力。

  被王枭、邹藤炼化已久,这三种寒气,自然而然是蕴含妖力的,并非提升法力。

  一月过去,宁凡彻底炼化三种寒气,妖力提升至18450甲。

  加上骨狱息、松寒髓,他已拥有五种寒气,地火却只有三种,体内冰火阴阳,稍稍有些失衡了。

  此战利品之后,接下来,是炼化地心冥乳。

  200滴地心冥乳,在宁凡刻意已法力吸收之下,终于是提升法力了。

  本该提升2000甲法力,却最终只提升1674甲,让宁凡无奈,一种灵物吃多了,吃到最后竟会失效。

  难怪这么好的东西,没有被巨魔族吃干净,反倒拿出来招揽打手探索秘境,估计那巨魔族巨尊,早已把这东西吃得不吃了。

  法力达到5884甲,从炼化到稳固,共花费四个月。

  突破5000甲,法力总算达到半步化神的境界!

  望着手中的传音玉牌,并未接到任何通知,宁凡心知界路祭祀,仍未准备好。

  如此,他仍有时间提升实力。

  见宁凡有如此之多的地心冥乳,月凌空不禁揣测,这宁凡怕是与内海巨魔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对宁凡的忌惮,有多了一些。

  这一切,宁凡自不会主动解释的。

  他最后取出的物品,是28枚紫晶。每一枚,都是紫品灵台所化。

  一枚便相当于一枚醒血丹的效力,往年罗云妖族,突破妖将,也只得蒙赐一枚而已。

  如此珍贵之物,宁凡毫不犹豫给了陆婉儿一半,剩下的,则用于自己三次醒血。

  第二次醒血,已出现莫大异象,虽无人认出扶离,但王族妖血之事,已为宁凡惹了不少麻烦。

  第三次,他不准备在外界醒血,便在元瑶界进行。

  如此重要时刻,为了防止月凌空的不必要干扰,他更是唤出石兵、女尸稍稍看护。

  女尸日日跟慕小鬟相处,已不再孤独,对宁凡的依赖也减少了许多,至少不那么黏人了。

  被召出鼎炉环,与慕小鬟分开,女尸竟还有些不愿。

  “光…我…玩…”

  她在抱怨宁凡打扰她和慕小鬟玩耍。

  再一次见到女尸的容颜,宁凡却百感交集,抚摸着女尸没有体温的冰凉侧脸,不知该说什么。

  自己不再是蝴蝶,而女尸也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天帝之女,魂魄都被分离…

  此女,曾为自己种下守宫砂。

  此女,为了与自己相守,被掌情仙帝欺骗。

  此女一魂,便是纸鹤,在这一世,救了自己两次…

  可自己,无法复活女尸…莫说没有手段,即便是有,他也舍不得斩杀纸鹤等女,抽出魂魄,还给女尸。

  宁凡的神情有些落寞、伤感,他不能为女尸搜集魂魄,唯一能做的,便是多陪陪她,助她提升灵智,以尸魔之身,活下去。

  “对不起,前世的我太弱小,护不住你,今生,我不会再让任何人,动你半分!”

  “光…不…哭…”

  女尸似乎担心宁凡会哭,不再调皮,以冰凉小手,拍拍宁凡的头。

  她失去了魂魄,粉碎了记忆,化作了尸魔,再不是慕微凉,她永远无法体会,宁凡此刻的伤感。

  女尸乖巧了,石兵却愣住了。

  他怎么也想不到,才过了12年,宁凡竟然已经化神了!

  现在,仅仅是站在宁凡身前,石兵都能感到极强的压迫感。

  甚至,从宁凡身上,他嗅到一股化神后期丧命后、留下的凶煞之气。

  “此子,不但化神,更斩了化神后期!此子若生在北天,北天必定会惊动的…只是,此子既然化神,定然已去过云海,却不知看守道碑的三小姐,是否招揽此人,还是此人元瑶玉暴露,被北天知道,为四小姐惹祸了?”

  石兵并不知,宁凡确实让北家三小姐侧目,更让玄武星轰动,让掌碑仙帝梦玄子错愕。

  那一声钟响,敲响轮回,剥夺了无数修士的记忆。

  甚至最终,堂堂掌碑仙帝,竟罕见地向宁凡伸出橄榄枝…

  这些事,便是告诉石兵,石兵也无法置信的。

  他有太多问题想要询问,却明白,事关隐秘,宁凡不可能如实相告。

  有了石兵、女尸看护,纵然是月凌空这小概率不稳定因素,也不值得再去忧虑了。

  元瑶界中,宁凡一步踏出,出现在一处火山口,在此凝出雨鼎,炼制数颗醒血丹。

  将醒血丹、紫晶俱都服下,宁凡开始冲击第三次醒血。

  这是修真七境的妖修,最后一次提升血脉的机会!

  一次醒血,是普通羽妖。

  二次醒血,是王族扶离。

  三次醒血,不知会是什么…

  宁凡一步,跃入火山,将搜集的无数妖血,抛入火山口,直接以整个火山,作为妖血池。

  唯一可惜的,是没有祭祀叩拜妖祖像。

  但宁凡,取出了东溟钟!

  岩浆之中,宁凡坐在东溟钟之上,开始醒血。

  没有妖像,并非没有妖祖之赐。甚至,有此钟在,丝丝火山中的妖血,都变得无比滚沸,莫大的威压,被宁凡引出,席卷整座火山,甚至比卢宗云催动命血香火、借来的妖祖之力,更为浩瀚!

  元瑶界中,当空出现一尊振翅遮天的紫黑色妖禽巨影。

  在这巨影出现的一刻,宁凡彻底入定,血脉沸腾。

  他尚不知外界情形,但见识不凡的月凌空、石兵,则尽皆面色大变。

  祖影赐血!

  宁凡第一次醒血,蒙扶离祖影赐下一滴祖血,便突破王血。

  而这一次,应该能获得更多祖血!

  在巨影莫大的威压下,便是高傲如月凌空、冷酷如石兵,都纷纷感到一股不得不臣服的气势。

  二人并非妖族,但面对如此强者虚影,竟都有跪拜的趋势!

  只是当那威压席卷而来,却被女尸轻轻素手一扬,全部挥散,若非如此,月凌空与石兵都会出丑。

  “这女尸是什么身份,竟能抗衡这虚影之威!说起来,这种凶兽,闻所未闻,究竟是什么种类…真灵么?但真灵中,有这种族群?”石兵震撼而不解。

  “此女厉害,老娘之前看走眼了…”月凌空凝思道。

  宁凡的血脉,在沸腾。

  妖力没有增长,但妖血品质,却在不断提升,使得其妖力越来越精纯。

  入定之中,宁凡听到一声来自血脉的对话。

  那对话之声,有着无上威严,冷傲如冰。只是虽然冷漠,口气中又有一丝对宁凡的亲近。

  那声音,来自祖影。那亲近,来自相同的血脉。

  “吾扶离灭族已久,能留后人诞生,幸甚之至。赐尔祖血,护持天道,万死莫辞!赐尔…三滴祖血!”

  “三滴!”

  宁凡目光一睁,天空紫影消逝,化作三道紫黑色光芒,射入火山,没入其体内。

  值此一刻,左目紫星飞速旋转,第二颗紫星徐徐凝聚!

  其左目洞破虚幻的能力,更甚,甚至有了第二星之后,一个目光,可为敌人种下幻象。

  第二星之中,包容了一种幻术,名为血月之术。

  此术颇为苛刻,唯有在黑夜才可施展,但按宁凡推测,即便是王枭之流,一道血月幻术,都能令后者沉沦幻象、难以自拔。

  第一星掌控属性,第二星赋予神通。

  神星第二星,名为阴融之星,效果是消融真阳之力、或逆向创造真阳之力。

  妖星第二星,名为血月之星,效果是幻惑。

  宁凡在岩浆中闭关一月,跃出岩浆,气息比之从前,更加凝而不发。

  算起来,自己身为王族扶离,已有四滴祖血在身,不是放在妖灵之地,是什么水平。

  王血为血脉最高的品阶,而区分王血强弱,则是按祖血计算。

  没有祖血的王族,属于王族末流,拥有祖血,则属于高层。

  “四滴祖血,似乎在真灵族做族长都绰绰有余了吧…”

  宁凡失笑,若扶离族还存在,自己凭四滴祖血,可成为扶离老祖,但就这个身份,怕是不弱仙帝多少,即便修为不高,也无人敢惹的。

  可惜,扶离已灭…没有庞大的族群,身份再尊崇也无人敬畏。

  “最后,差不多该炼制第三件太古神兵了,斩离剑锋锐无匹、攻击无敌,碎神鞭偷袭束缚、妙用不少,第三件神兵,不如炼制一件防御神兵…”

  宁凡眉头一皱,化身是碎虚之术,随着修为提高,敌人的实力增强,化身无法保证不受伤。

  似王枭便冰封罗云,伤到墨影化身。

  一拍储物袋,取出数块太古星辰铁、紫电锤,这些自然都是那些上界妖将储物袋中缴获的。

  除此,宁凡又取出108种灵矿。

  斩离剑为求纯粹的锋利,删去了大部分材料。

  但这件防御之宝,却要依仗太古星辰的坚固、外加诸多灵矿的变化神通,达到绝对防御的效果。

  “这第三件神兵,便叫‘定星盘’好了…”

  …

  上界虚空之中,漂浮着无数蛮荒大陆。

  大陆按地域、灵气,分为九等品阶,七阶以上,皆是真灵族的地界。

  某座九阶大陆,被神秘的阵纹隐蔽,藏身虚空。

  大陆中心,立着一座黑玉巨宫,宫内,无数莺莺燕燕的女子,一个个气息不弱。

  诸多宫殿中,最奢华的一座,被重重防护阵法所守护,寻常妖妃,根本无法靠近。

  森严守护中,一尊黑色巨兽雌伏于殿内,身躯有百万丈巨大。

  周身黑气缭绕,更有脓臭散发,似乎伤口溃烂所致。

  巨兽沉寂于此,不知有多久,在其身前,有一座古旧的紫黑色石碑。

  巨兽正挣扎地自石碑中,吸收着什么东西。

  “本宫的‘灵’,不多了…这扶离族碑,是本宫手上最后一件真灵宝了,吸收完此物之灵,怕是再没有东西,可以补充灵了…九阶真灵族!这笔帐,本宫会跟尔等清算的!”

  巨兽妖相丑恶,声音却娇软,似是女子。

  此兽,便是重伤之灵王,自她接替上代灵王之后,便再未采补妖妃,原因,便是因她非男子。

  “纳兰紫亲自去下界寻帝药残灰,若她失败,则不必活了!”巨兽冷冷一声,旋即若有所思。

  “似乎有某个下级妖妃,曾在那处下界,推荐了一个附灵师,似乎是守护妖将,名陆道尘…此人若诚心归附灵王宫,可蒙赐一座二阶大陆,千年以内,为其数次换血,令其突破命仙,应不难…若他能附出真灵宝,本宫的‘灵’,便可有来源…”

  巨兽喃喃自语,良久,忽而兽瞳一惊。

  眼前的扶离祖碑,灵性将近之际,那族碑上,却飞速多出一个姓名!

  只可惜,那姓名虽名列末端,但未彻底显示,已灵性全失、彻底碎了。

  饶是如此,巨兽却已面色大惊。

  “扶离妖祖?!此族灭亡无数年,竟又有族人诞生,且诞生者,还是妖祖级血脉!能在扶离族中,无数代老祖之下名列此族族碑,此人祖血,至少需有3滴以上…”

  祖血只能修炼,百万年可修一滴都算人杰,除此,唯有祖影赐血,才可侥幸获得一滴。

  除此之外,祖血不可抢夺。

  巨兽沉默,揣测着这扶离老祖的身份。

  “此人有3滴以上祖血,若是女子,便于我无用,若是男子...本宫若能寻到他,求他相助,不但伤势有望痊愈,甚至…能求此人相助,解我灵王一族世代诅咒…毕竟我灵王一族,曾是…扶离之奴…”

  “只是,此人能修炼3滴祖血,起码经过三百万年苦修...如此推算,此人修为,怕是在命仙之上、真仙三境之间...应不是真仙之上的境界,若有那种实力,以扶离一族的高傲、猖狂个性,是没可能藏头露尾的,定已在妖灵之地掀起杀戮风暴...嗯,这扶离妖祖,定是藏在妖灵之地某处修炼!”

  巨兽不知,她判断出错了。

  扶离是一个禁忌,除了历代灵王本人,无人知。

  因为下人不知扶离尊贵,舞嫣并未将下界出了扶离王族之事上报,而巨兽亦不知,下界出了个王族扶离。

  宁凡于元瑶界暗中三次醒血,蒙赐三滴祖血,外界自无人知。

  扶离老祖身份,并非无用!

  只是想用这个身份,获得好处,没有实力为保障,绝无可能!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