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284章 竟然进不去

第284章 竟然进不去

  自上一次与宁凡交涉,已过去近12年。月凌空很痛苦,没日没夜,都要苦苦压制识海的力量失控。

  她迫切需要一个男子**,将这多余的法力给宣泄掉。

  “可恶,那宁凡晾了姥姥12年,不闻不问,难道不担心姥姥死在这处小千世界,会令他痛失一个鼎炉么!”

  她没好气地骂道,表情却越来越不忿。

  “老娘真是流年不利!先是被第二元神反噬夺舍,然后以《月轮术》借助月光轮回,重塑此女童之体,却因为识海出现问题,被人捡到、当鼎炉四处**卖!鼎炉就鼎炉吧,这气老娘忍了!不管落入哪个**徒手中,有我化神级鼎炉采补,自然早就动手了…反正需要男修宣泄多余法力,即便被某个男人干了,老娘也会当被黄瓜刺了,忍下这口气,最多完事后恢复实力,杀了那男修…偏偏,老娘落在宁凡这小子手中!”

  “这小子在等,等老娘修为崩溃、哀求他,等老娘自己送上门给他采补…那样,老娘恢复的修为就少了,他的好处就多了!偏偏老娘被困在他的界宝中,还不得不哀求他、跟他做!”

  “老娘守了4000年的贞**啊!”

  这月凌空一面痛楚,一面颇为彪悍地骂骂咧咧,所说话语,根本不似一个女流该有的口气。

  如果要找最标准的词汇评价她,怕是只有一个词能完美形容她…女汉纸!

  把被男人玷污、当作被黄瓜刺一下,这种话,怕是四天九界再无第二个女流能说出口了。

  只是月凌空几乎支撑不住,却是真的。

  多余的法力,积累在她的识海,令女童之身的她,小手抱着脑袋,蹲在地上,满面痛楚,偏偏此女身为内海七尊之一,当惯了女霸主,即便再痛,硬是没有掉一滴眼泪,皱一下眉头,只是不断骂人…

  宁凡入了元瑶界,却催动弥天舍利,隐身在侧,哭笑不得。

  他当真不知道,此时此地现身,是否合适。

  “这月凌空,倒是泼辣,不过这才对,以女流之身,在内海凶魔之地成为最强霸主,号令群雄,若是柔弱的性子,我反倒会惊讶的…”

  他寻思良久,最终还是决定现身。

  弥天之光消失,宁凡的身影出现在月凌空身前时,这个泼辣的小女童,怔住了!

  她竟然不知道,宁凡是什么时候进入元瑶界的!

  这无疑说明,宁凡这隐身的手段,足以瞒过她半步炼虚的神念!

  “你这臭小子,隐身手段不弱啊,看来12年来,你的实力增涨了不少。不过只要未入化神,在老娘眼中,就是蝼蚁…”

  女童气呼呼的喘息,面色苍白,难以支撑痛楚。

  宁凡不言,一步踏出,这一步之下,竟直接跨入囚禁女童的大阵。

  那阵光,但凡触碰宁凡身体,立刻被紫金色的风烟消融。

  那速度,未招出扶离双翼,却已堪比化神中期!

  尤其是挪移之时,那一步的妖力气息,分明是化神初期,且境界已极其稳固!

  女童小脸之上写满错愕,话说一半,就这么咽在喉咙里。

  她怎么也想不到,宁凡这小子,能在12年中突破化神,且那惊鸿一现的紫金色风烟,给她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

  即便自己恢复半步炼虚修为,想要接下那风烟法术,都不容易。

  而若是现在的女童之身么…女童自忖,根本无法接下此术,一旦被宁凡攻击,怕是会被瞬杀般、直接陨落!

  “才12年,这小子竟化身成功,且实力提升到这种程度!若老娘没有感知错,这小子身上,煞气好重!此人起码已经杀了十名化神以上!”

  准确的说,从黑佛宗副宗主开始计算,加上悲催的黑龙、血龙,一共有15名化神或荒兽,陨落在宁凡手中。

  这煞气,自然不同凡响!便是月凌空,都不敢再对宁凡有半分小觑。

  这小子,是个怪物…

  “月凌空,我来的似乎很巧,你已经快要撑不住了吧?”宁凡目光淡漠。

  “哼,说什么废话,快来干老娘!老娘要被法力撑爆了!”女童气炸了,婆婆妈妈说什么废话,不就是采补吗,多大点事,一进一出就够了,速度,速度!

  “…”

  宁凡无语,当他这个采花贼,遇上女童之身的女汉纸,真是遇到了克星。

  实话说,这七八岁女童之身、**豪迈的月凌空,着实让宁凡没有半点兴趣。

  跟陆婉儿那风情万种的狐妖相比,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速速跟老娘做!完事了老娘还要炼化法力、恢复修为!速度!老娘保证三个呼吸,把你干得不要不要的…”

  “…”

  宁凡发誓,他一辈子没见过这么粗鲁的女汉子。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宁凡又很欣赏月凌空的个性。

  不拘小节、敢作敢为,强势豪迈、杀伐果决,可想而知,此女全盛之时,在内海铁定是个女暴君。

  “好,好!宁凡,你赢了!说吧,你要什么好处,才肯跟老娘做一次!老娘仅仅是这个破身体逃出神空岛,身上可是身无分文,嗯,说得不准确,老娘身上倒也有点好东西…这对手镣脚镣,都是用**秘银打造的,拳头大小,就有万斤重,如果你跟老娘做,这对手镣脚镣送你,你回家将这秘银精炼,炼出指甲壳大小的**银精,可提升符印类法宝的**之力…”

  宁凡目光一闪,他自然知道月凌空的手镣脚镣是好东西,若非太古星辰铁有攻击神魔血脉虚幻法身的能力,单就坚固而言,未必比**银精坚固多少。

  甚至宁凡还知,老魔的碎丹鼎用的魔界烂银铁炼制,而烂银铁实际只是**秘银的一种伴生矿,远不如秘银坚固。

  总之,脚镣手镣是好东西,不过么,数量太少了。

  “月凌空,我不和你废话,如今的你陷入我手中,我有不小把握,强行将你修为采补干净,如此至少可提升千甲法力。不过,我亦知你是内海七尊最强者,神空岛中有你一生储备,更有你不少化神女徒弟…我要神空岛,一切!你可以选择,是否被我采补。也可以试试,以莫大代价暂时恢复半步炼虚,杀我泄愤,不过,即便你恢复半步炼虚,也杀不了我!”

  宁凡一念动,黑龙炼尸的一丝气势,徐徐散出,半步炼虚的气势,让月凌空第一次震撼。

  “半步炼虚的炼尸!你,你竟然有这种级别的炼尸!”

  半步炼虚,这种修为在无尽海内海,便是内海七尊,是无上高手,但在宁凡手中,却仅仅是一具炼尸…

  此子好狠,敢把这种高手做成炼尸,即便老娘自损激发一丝本体力量,也未必是此人对手啊…

  不得不说,月凌空是个很果决的女人。一见无法胜过宁凡,立刻露出屈服神情。

  “好!老娘退一步,如果你跟老娘做,老娘就当你是根黄瓜,事后绝对不打击报复!而且,老娘可以带你回神空岛!岛不可以给你,这是老娘的基业,而且老娘知道,你看上的不是势力,而是如何提升实力…老娘有7个化神女**!你送老娘回去,这些**,都可以给你采补…她们在第二元神的叛乱中,竟敢背叛老娘,出手攻击,若非如此,老娘也不会如此惨败…化神道果,老娘有四颗,在老娘藏宝阁封印着,除了老娘本人,便是第二元神都打不开,你帮老娘,这些道果就是你的!”

  月凌空表明了立场,形式不如人,她愿意屈从,而她更是毫不犹豫,给出了足以让宁凡心动的代价。

  七名化神鼎炉,四颗化神道果,有了这些,宁凡法力突破化神,绰绰有余!

  “你跟不跟老娘做,给个话!”女童没好气地白了宁凡一眼,意思很明显。

  老娘一个女的都不墨迹,你一个大老爷们怎么这么墨迹!

  宁凡感觉,他要是再不采补月凌空,就要被这女人鄙视了。

  “我在她眼中,就是根黄瓜…”

  宁凡有两个选择,一是在此刻强行采补月凌空,以炼尸打服她,不但采补她识海的多余法力,更采补她化神初期法力。这样的话,提升个千甲法力,轻松。

  第二个选择,只采补月凌空多余法力,帮助她恢复实力,暂时不放走她,在她帮助下前往神空岛。

  虽然神空岛死人一片,也不知道那7个叛徒化神女修是不是还活着,不过,四个化神道果肯定跑不掉,而神空岛的好东西,肯定也不少。内海第一势力的储藏,让宁凡动心。

  两个选择,第二个有不确定性,但一旦成功,好处极大。

  宁凡一番考虑,选得第二个。

  “我答应你的要求,可助你采补多余法力,甚至助你恢复实力,不过,我必须给你种下念禁!防止你事后反噬于我!”

  “念禁?随便你!”月凌空想也没想,任宁凡步步逼近,她则仰着粉颈,一副任君施为的表情。

  她才不怕念禁,月光形态的识海,最厉害的,便是可以抹去他人种在识海的普通念禁,当年月凌空还小,被某个女魔种下念禁,最终还不是凭月识破去了?

  “你种吧!”

  她凛然不惧,任宁凡手掌按在天灵。

  宁凡微微一笑,他也明白,月凌空这么爽快,多半是认为月识厉害,可抹念禁。

  可惜月凌空不知道,自己的念禁,有些不一样呢。

  左目紫星一闪,一股扶离王血之力,化作一个玄异的妖禁烙印,刻在月凌空的月光识海。

  就在宁凡妖星闪烁的一刻,月凌空就后悔了。

  “妖禁!等等,你不是说种念禁…”

  妖禁,可是上界妖族的高深念禁,而宁凡的血脉之强,实在是月凌空生平仅见,一看宁凡竟种这种禁制,她是一万个不愿,因为她…破不掉!

  可惜,完了…她的不要不要说晚了,妖禁,已种!

  “老娘亏了!”月凌空要发飙了,被种下抹不掉的妖禁,除非自己高出宁凡一个大境界,强行破禁,否则,抹不掉!

  这小子已经是化神初期了,自己没有炼虚初期修为,根本破不掉!

  在炼虚初期前,自己压根成这臭小子性奴了?!

  亏了,亏大了…

  除非挣脱扶离妖禁,否则自己即便重修回半步炼虚,重新成为内海第一高手,也仍然受这臭小子控制。

  心思一乱,识海一痛,封印法力彻底失去控制,犹如脱缰的野马,在其体内肆虐。

  痛,好痛!

  月凌空知道,她不能再犹豫了,其他的事姑且放在一边,现在先扑到宁凡要紧!

  一个七八岁的小萝莉,拖着沉重的手镣、脚镣,发着叮铃铃的沉重响声,好似发了情的母牛,扑倒了宁凡。

  小手不顾一切,去脱宁凡衣服,手镣上捆得银色铁球,啪地就砸到宁凡头上,砸出一道道火星。

  虽然无伤,但也很痛不是…

  “咳咳,你别急,慢慢来,先把这碍事的手镣、脚镣取掉。”

  宁凡无语,自己被一个小姑娘扑倒,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

  好像不是自己采补月凌空,反倒是她要强上宁凡一样。

  “别急?怎么不急!再不急,老娘的小命都没了!”

  啪!

  彪悍的月凌空,周身月光一闪,直接将脚镣、手镣消融出缺口,镣铐全部甩在一变。

  宁凡目光一凝,那月光,有点恐怖了,能把堪比太古星辰坚固的**秘银,直接给消融了…这岂不是说,肉身没到金身境界,根本挡不住此女的月光攻击?

  这女人能称霸内海,果然不是靠运气…

  没有了镣铐,小萝莉感到自己手脚麻利多了,三下五除二,把宁凡剥干净,自己则衣服也不脱,直接匆忙把自己小裙子一撕,露出光洁的屁屁,一屁屁坐下。

  “速度速度,你就是根黄瓜,看老娘把你干得不要不要的!”

  月凌空言辞犀利,但心中,真的有些紧张。

  不管她外表再彪悍,归根究底,终究是女人,而这是她的第一次。

  小手握着那根火热,她果决地刺入自己某处,毫无前戏。

  只是很快,月凌空悲哀地发现一个严重问题。

  “进不去,为什么进不去!快进去啊!”

  无论怎么捅,就是进不去。

  “你太小了…”宁凡无语。

  “老娘4000岁!大你十倍!”月凌空急的小脸涨红,鬓丝纷乱,她的头越来越痛。

  “我说的不是骨龄…”

  宁凡也头疼了,月凌空重塑的肉身,只是七八岁的容颜,太小了。

  远远没有**,进不去是应该的。

  “你答应老娘,要帮我的!”月凌空快要急哭了,很难想象,内海最强者,会因为如此奇葩的理由,几乎哭泣。

  “我说过,不要急的…”宁凡坐起,轻轻揽住月凌空,掌力一撕,撕破了她的衣裙。

  手掌在平平坦坦的平原**,虽然柔嫩,终究很平,你无法期待一个七八岁的女童,给你带来惊喜。

  “有感觉么…”

  “嗯…”月凌空绷紧的身体,渐渐放轻松,渐渐有湿滑溢出。

  “忍忍吧,如果不想被法力冲击死的话…”宁凡目光一凛,狠狠一挺。

  月凌空某处,直接被撑破三倍,撕裂的痛楚,让这个倔强的女人,第一次留下眼泪。

  “疼!”

  竟直接疼晕过去,**的股间,**之处,被殷红之血流满。

  “估计她会留一辈子阴影…看她以后,还敢轻视黄瓜…”宁凡哭笑不得一叹,将那娇小、未**的身躯,压在身下。

  他也痛…不过为了采补此女,姑且忍耐。

  职业的双修魔头,必需要能应付一切女修,这叫职业**守。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