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276章 你问我是谁!

第276章 你问我是谁!

  无数修士因为落败、灵台被夺,最终被阵光强行传送出战场。

  而在阵光升起157息之后,第一道紫品灵台,浮现!

  王枭脚踏紫品,傲然脱离大阵,返回会场之外,脚下紫气腾云的云雾灵台,宣示着他惊人实力。

  157息,凝聚紫品灵台,这无疑宣示,除了屈舜、紫妃两名化神巅峰,在场修士,他可列第一!

  脚步一踏,灵台碎,化作紫气,被其吸入腹中,一经炼化,立刻目光一顿,暗暗诧异道。

  “嗯?这紫气,有些不凡…几乎可比一颗五转醒血丹!”

  在王枭的感官里,这紫气确实不凡,足以提升血脉一丝品阶。

  可惜,他早已三次醒血,这紫气效力,倒是有大半浪费。

  “紫品灵台,终究只对二次醒血之妖有效…如此,倒不必令诸秦去杀人抢台了…只让他杀了陆婉儿一人,便可!陆北之仇,先从他妻子开始好好回报!不知这陆北若知,自己妻子死于今日,会是何等感受…”

  紧随着王枭之后,妖妃、陆界焚等后期存在,纷纷登紫台而出。

  300息以后,145名化神,已有144人,成功晋升、离开战场。

  阵光中,唯有不足八百人,仍在你争我夺,最少也是黄品灵台,最多者,甚至已晋升蓝品。

  陆婉儿踏着青品灵台,正凭借凤翼,操控紫火,与一名大修士抗衡,争夺对方青品灵台。

  一旦成功,便可晋升为蓝品…

  地玄巅峰的紫凤火翼,每一振,都可借天地灵力,传出一道道火浪!

  在这火浪席卷下,倒是对方的大修士苦苦以法宝支撑,气力已不支,数件法宝都被紫火焚毁,落败是迟早的事。

  此凤翼之强横,让那大修士暗暗苦涩,终于在最终,被一道火浪击下灵台,他暗暗叹息,跃下灵台,承认落败,被阵光安全传送出去。

  陆婉儿面色苍白,轻轻拭去鬓边香汗,指诀一变,催动两座青品灵台,融合成蓝品…嘴角勾起笑容,

  “只要最后一战,再争夺一道蓝品灵台,便可成功晋升紫品…蓝品…在哪里…”

  陆婉儿美眸一扫,会场之中,除自己以外,已有7个蓝品灵台的持有者出现。

  其中6人都是大修士,6人中,有4人气息浩瀚,陆婉儿自问凭凤翼都胜算不多,但另外2人,却不足虑,自己,可胜!

  只是,第七名脚踏蓝品灵台的,竟是一名银甲化神!

  在陆婉儿凝聚出蓝品灵台之后,那化神,冷笑…

  陆婉儿很奇怪,化神修士,修为强横,怎么过了如此多的时间,还未凝紫品离去?

  “化神,他在等什么呢…记得这名化神,是叫诸秦,为上界妖将…”

  …

  会场外,陆道尘的目光越来越凌厉。

  145名化神,仅有144人离开战场,还有一人,没有出来。

  并非无法夺取灵台,而是在等着什么,似有所图。

  那一人,是王枭的部将…诸秦!

  “王枭将军,你那部将诸秦,为何灵台升至蓝品后,便不再动手…他留在阵光中,所图何事,难道是将军的意思么?”风起,陆道尘隐隐有些不安。

  “不知道呢…大概是想杀人吧…”王枭冷笑。

  杀人?!

  陆道尘心头咯噔一声,似乎想到了什么。

  在这一刻,诸秦动了!

  好似一道狂澜,席卷开了,银光一闪,没人看清他如何出手,已被此人一式银光,灭去7名脚踏蓝品灵台的大修士,七名大修士之妖婴,面色大变,匆匆跃下灵台,传送离去。

  好狠!

  七人离去,七道蓝品灵台寂静悬浮,但诸秦根本看也不看灵台,似乎根本不关心灵台升紫之事,一踏灵台,冷视陆婉儿!

  “你终于蓝品了,本将可是等得心焦了!”

  这一步踏下,妖力化作一朵银色之鹤,影立长空,在此鹤戾鸣之下,生出无数银色裂纹,带着猎猎狂风之势,疯狂向四方扩散,迅速震开,刺破长空。但凡被卷入银光的元婴修士,只消被那银线一撕,肉身立刻崩溃,撕裂,将甲粉碎,极品法宝崩溃,无可抵挡。一个个妖婴,露出胆寒之色,纷纷跃下灵台,再不管第一轮选拔,纷纷在阵光庇护下撤离战场!

  可怕,太可怕了!化神妖将,手段通天!

  甚至有几名元婴之妖失去肉身,不及逃出妖婴,直接葬身于银光之内,一命呜呼!

  这诸秦妖将,胆大包天,他无视擂战规则,他要在此杀人!

  “不好!我等速速逃离!”

  一个个老怪纷纷逃去,而诸秦看也不看他人,目光只看着陆婉儿,掌中银光更盛!

  银鹤族天赋神通,风声鹤唳!

  诸秦哈哈大笑,大手一抓,所有银线纷纷折路掉头,扫向陆婉儿,一片片天空被撕成碎片。

  灵台,俱碎!

  “诸秦将军,你这是何意!”陆婉儿美眸冷了。

  “陆北杀我上界妖将,你是他妻,便替他…受死!”

  “什么!”陆婉儿大惊,这化神妖将,竟敢公然诛杀自己。

  “你敢!”

  陆道尘、陆生、妖妃纷纷色变,齐齐出手,但三人之力,竟无法攻破阵光。

  陆道尘面色大变,这凡虚大阵,一经催动,便是他自己都打不开,除非第一轮筛选结束!

  从外界,救不了陆婉儿...难道要让他眼睁睁看着,自己最骄傲的徒弟死去!

  “诸秦!你若敢伤我徒,即便你是银鹤族人,是真灵冰枭族依附妖族,也必死!”

  陆道尘的怒吼,丝毫动摇不了诸秦的决心。

  受王枭之命,杀下界蝼蚁,有何好顾及!

  陆婉儿俏脸色变,疯狂催动凤翼,将此翼之力催动到极致。

  在这一刻,明明身属狐族,但陆婉儿竟惊人地…凝出紫凤虚影!

  她容颜急速惨白,而紫凤虚影却越来越凝实。

  指诀艰难地掐动,紫凤口中喷出一道虚幻紫火,这紫火明明虚幻,但一焚之下,竟将诸秦化神一击的银线,生生焚空!

  诸秦面色一变,万万料不到自己的天赋神通、全力一击,会被一个化神后期的女子接下。

  陆道尘等人神情一缓,他们轰不碎这阵光,但只要陆婉儿放弃选拔,跃下灵台,便可被阵光保护、传送出来,安然无恙,之后的事,陆道尘会帮她出气!

  可是,陆婉儿没有跃下灵台,没有逃…

  她的目光落在远处蓝品灵台,咬唇,拼命飞去。

  她不能逃,不能…她代表的,是宁凡,此刻的她…是宁凡之妻!

  只要比诸秦快一步,融合蓝品灵台,升为紫品,她就可凭紫品灵台离去…那样的离去,可保住宁凡资格。

  她一振凤翼,遁向千丈外的蓝品灵台,这一幕落在陆道尘等人眼中,皆化作错愕。

  “傻丫头!傻丫头啊!这都什么时候,还管那紫品灵台之事…”

  是,她就是傻丫头…不是傻丫头,怎会爱上一个异族。

  她要拼一拼,她弄不清楚对方是否想要破坏宁凡名额,总之,她想保住宁凡的名额…

  近了,近了…距离那孤零零的蓝品灵台,只剩百丈…

  但此刻,一道银光,却豁然射出,挡在其前路。

  “想不到,你竟能以狐族血脉,施展凤族神通…不过看起来,你这招数,施展得很勉强啊,怕是再也施展不出来了!哼,若你趁刚才机会跑了,倒也罢了,偏偏你不逃,是否太不将本将,放入眼中了!以为本将杀不了你么!”

  诸秦的双目,好似化作纯银,背后的银鹤虚影,拔高一倍!

  指尖丝丝缕缕的银线,威力平添一倍之多,已足以绞碎寻常化神!

  “你可以死了,无人可救你,要怪就怪你夫君…是陆北!”

  诸秦眼光冷厉,毫不担心有人会救陆婉儿。这阵光之强,连化神后期的妖妃都轰不破,自是无人可进入此地、救陆婉儿的。

  之前自己大意,此女恰巧挡下自己攻击,这机会,不可能拥有第二次!陆婉儿,此次必死!

  诸秦如此坚信,但这坚信,却在下一刻,化作难以置信。

  一丝心惊胆寒之感,毫无征兆,浮现于心头,这种感受,亦在同一时间,席卷向整个会场十万妖修!

  尤其是化神修士,越是修为高,越感觉到这气息的可怕。

  在一声破碎声中,足以挡下化神后期攻击的凡虚级阵光,似乎被谁消融了一个碎洞!

  那破碎处,紫光大现,一个白衣青年,指尖一丝紫金风沙,徐徐流逝、消弭,无人看出,他究竟是如何出手。

  但便是屈舜、紫妃,在目睹那紫金风沙的一刻,俱是心头一颤,在来到沉睡之地后,第一次升起一种心颤之感…

  那紫色流沙…是什么!给人的感觉,极其恐怖!

  阵光破碎,旋即愈合,白衣青年散去紫沙,目光却好似万载不化的寒冰,一步踏出,挡在陆婉儿身前,朝天银鹤虚影五指一抓,那漫天银线,旋即纷纷崩溃!

  这身影浮现的一刻,尧渊眼中现出一分火热崇敬,陆生、陆道尘安心,妖妃露出嗔怪表情,卢宗云、卢昊辰父子则齐齐打起冷颤。

  最是那藏在人群中看热闹的陆天明,在看到此人出现的一刻,忽然回忆起此人入都郡那日、送出三颗化神首级的恐怖杀气!

  “陆北!是他!他来了!这下好了,他要杀人了!”

  王枭目光一变,拍案而起,难以置信。

  “他,便是陆北?!他如何闯入此阵?!这不可能!便是本将,都无法自外破去此阵!”

  银线被碎,诸秦难以想象,自己的银鹤族天赋,如此简单就被破去。

  面对眼前步步逼近的白衣青年,诸秦生平第一次,升起一丝心悸般恐慌。

  “你…你是谁!”

  “你问我是谁?”

  宁凡好似听到最可笑的提问,眼中寒光一现,一步踏出,化作紫烟,以诸秦无法想象的速度,瞬息出现其身前,单手狠狠抓下。

  这一抓之力,直接破去诸秦玉命境第一层的罡灵护体,握在其手臂上。

  “玉命第二层!”诸秦面色大惊,下一刻,剧痛!

  却见宁凡抓力一撕,已极其血腥的手段,生生撕下诸秦一只手臂,碎骨、鲜血四溅!

  剧痛之下,诸秦面色惨白,匆匆退后,心中惊怒交加。

  是谁!此人究竟是谁!这气势,比在场任何人…都强!

  但自己与此人无冤无仇,此人为何要伤自己!

  “你问我是谁!”

  宁凡一步踏出,步步气势升腾,在第九步踏下的一刻,周天大势,化作一道道剑光,狠狠一震而散。

  在这一刻,诸秦疯狂吐血,竟是被这大势之剑,一剑重伤。

  九步成剑,重伤化神?!这是什么手段!此人绝非无名之辈,他…是谁!

  “连我是谁都不知,你却敢…伤我妻!”

  宁凡五指一抓,丝丝缕缕的日光,化作一柄金枪。

  化级中品妖术,离日枪!

  只是这枪,硬说之下,似乎多了什么不同之处,却不是诸秦可以看出,但一枪之力,几乎堪比化级上品妖术!

  一拍之下,金枪化作炽烈金虹,直射诸秦!

  “离日枪?!不,离日枪不可能有此威势的!”

  在这金光射出的一刻,诸秦面色大变,想要施展妖术抵挡,却被宁凡反手一指,定身!

  这定天之术,施展的不露痕迹,已无任何人可看出,此术来源!似石兵认出此日的事情,再不会出现!

  金枪透体,化作千万道日光之线,带着天灵之力,炽烫好似太阳。

  被金枪击中,诸秦惨叫一声,肉身腾烧起金色阳火,开始飞速消融,仅片刻,便在日光焚烧下,化作飞灰!

  他分明感受到,这离日枪中日光,真阳之力浓郁地过分!

  “不可能!真阳之力怎么如此之多…”

  金光之中,诸秦银鹤之形的妖魂,已是胆颤心惊,不顾一切,跃出金光,朝灵台外遁去。

  此人是谁,他不知!他唯一知道的,是此人之强,杀自己如踩蝼蚁!

  若不逃下灵台,被阵光保护、脱身,他诸秦,必死!

  “王将军,救我!”诸秦望着王枭方向,求救!

  但王枭轰不破这大阵,又如何相救!

  “想走?我允你走了么?给我滚回来!”

  这一句话,好似天雷,在诸秦耳中炸响,狠狠一震。

  原本逃窜的妖魂,在这一震之下,拼命吐出逆血,仅一个耽搁,宁凡已一步化烟,逼近,一掌将诸秦脆弱的妖魂,握在手中。

  诸秦,惊骇欲死!他堂堂化神妖将,在此人手中,竟是如此不堪一击!

  “你问我是谁!”

  “告诉你!我是陆婉儿夫君,陆北!搜魂!”

  诸秦妖魂欲碎,剧痛之中,更加恐惧、难以理解、无法置信!

  此人便是王枭将军口中的元婴蝼蚁——陆北?!

  他…便是陆北,他,竟是陆北!

  自己奉命杀的…竟是这种高手的妻子?!

  若早知此人如此厉害,即便有王枭命令,诸秦也不敢对陆婉儿动手!

  “你…不是…元婴…你是…化神…饶…饶命…啊!”

  诸秦拼尽最后一丝气力求饶,但意识,却被宁凡近乎残暴的搜魂灭忆,抹去!

  一口,吞下诸秦之魂,目中寒芒更盛。

  原来如此…这诸秦,奉得是王枭命令…王枭!

  宁凡不言,一步踏出,回到陆婉儿身边,将其轻轻拥在怀,心疼地抹去其嘴角血迹。

  此刻因为诸秦缘故,根本再无任何大修士,逗留阵法中。

  宁凡一拂袖,无数品灵台纷纷聚合,融入陆婉儿灵台,化作一尊紫气惊天的云雾之台。

  此灵台,是56座紫台合一!

  在所有紫台合一后,阵光碎!

  陆婉儿依偎在宁凡怀中,有些担忧,担忧自己拼了性命、追逐蓝品灵台,会被其苛责。

  上次,她以心血附灵,就挨骂了呢…

  “对不起…”她低低道歉。

  “不,是我的错…谢谢,谢谢你为我保住了名额,谢谢你为了我付出这么多…现在我便用这个名额,替你出气…”

  “不要冲动!”陆婉儿想要劝,但宁凡,已松开怀抱。

  转身,望着王枭方向,一步踏下,这56座紫台合一的云雾,迅速延伸,化作一座绵延千里的紫色云台,高高在上。

  自紫台上,宁凡俯视苍生,拂袖一指王枭,好似在指一指畜生般…蔑视!

  “第一轮结束,第二轮开始!此紫台之上,陆某接受任何人挑战…王枭,想要界图,就滚上来,受死!”

  “大胆!”王枭大怒!

  此子太过嚣张,敢杀自己属下诸秦,更敢搜真灵族之魂,已犯了重罪。

  王枭恨不得立刻冲上去,生撕了宁凡,但他未挪步,却有三名化神初期妖将,一步踏出,抱拳向王枭一拜。

  “请将军允许,让我等三人,诛杀此子,为鲤伴、金群、诸秦三位将军,报仇!”

  “本将,准了!”王枭眼光一寒,这三日,是他带来的十人中,最后三名化神初期!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