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272章 化神初期,风烟一指!

第272章 化神初期,风烟一指!

  纸鹤在宁家住下,宁倩在房中陪伴她。

  屋外,宁凡斜坐青牛背上,手持柳鞭,目光古井无波。

  他身躯明明瘦弱,但却令青牛不敢反抗,更不敢有丝毫不满。

  王族扶离,群妖退避,连妖都算不上的青牛,自不敢得罪宁凡的。

  王木匠心知女儿心决,叹息之后,没有阻止女儿的意思。

  但吴家,却从县城里,寻来不少地痞无赖,三五成群,来宁村闹事。

  不少都持器械,拦在宁家竹篱之外,或有人持火把,宣称宁家不放纸鹤,便要放火烧人!

  “嘿嘿,再不放人,我等可就不客气了…听说这宁凡之母宁倩,也曾是此村绝色,虽说已过30,但风韵犹存,纸鹤是大人要的,我等不敢动,但这宁倩么…”

  一个个地痞,自是无法无天之辈。

  但他们不知道,在宁凡这真正无法无天者眼中,他们,什么也不是。

  声声侮辱,让宁凡眼露寒芒,这寒芒上升的一刻,他催动青牛,手中柳鞭动!

  一道鞭影抽出,却好似在一瞬间变出千百道,同时抽在数十个无赖身上。

  明明是柳条之鞭,但抽在身上,却比铁条还痛!

  啊!

  一声声惨叫,传遍宁村,一时间,惊得一村之内,禽畜吠鸣!

  宁凡没有杀人…八年光阴,96个月,他平淡人生,只为升起问道之心。一旦杀人,血染心境,便因杀心,破去问道心境,这幻境,亦再无可逗留。

  与娘亲相处之日,便就此结束…

  且这幻境中,宁倩是凡人女子,若见到自己杀戮众生,是否会畏惧…

  “为了多见娘亲几日,姑且饶你等狗命…有意思,想不到我宁凡,也会有不杀人之日!但不杀人,却要让尔等,众生畏惧、追悔!”

  宁凡目光落在那出身调戏母亲的地痞身上,目光狠色升腾。

  屈指一弹,震碎柳鞭,一片片柳叶,化作青色利刃,刺入每个地痞口中,斩去众人舌头!

  啊!

  一个个地痞,疼痛钻心,却再难说出一句话语,却都被斩舌成了哑巴!

  而所有地痞,齐齐在此刻,望着宁凡方向,不要命的下拜,这一幕,以柳叶斩舌的手段,让他们…胆寒!

  妖术!这宁凡,不是人,是妖怪!

  惹不起,惹不起呀!人能跟妖怪斗么!更何况众地痞活了无数年,从未见过能以柳叶杀人的妖怪!

  就算是偶尔出现在乡间县中的小妖小鬼,也不过附附身、闹闹宅,惹你寝食难安而已。

  能肆无忌惮、随意杀人的,定是手段通天的高手!

  可惜,他们知道宁凡是‘妖人’的秘密,却不敢宣扬,更因成了哑巴,无法宣扬。

  数十人齐齐没命逃回县城,七日后,东县吴家中,吴东南望着豢养的47名地痞,尽数被割去舌头,面色大怒!

  “这是怎么回事!你们不是去抢亲么?怎么被人隔了舌头?谁这么大胆,敢在东县地界,得罪我吴东南!”

  一个个地痞,皆被宁凡的‘妖术’给吓傻了,而唯一一个会写几字的地痞,勉强在纸上,写下九个字。

  宁凡是妖人,不可得罪!

  “妖人?可笑!子不语怪力乱神,世间哪有这么多妖,对,这宁凡,怕是一个武道高手,传闻武道修炼到高深境界,也能以飞叶杀人…哼,这一次,我吴东南去请洪教头出马,拿下这宁凡,应不难…不过为以防万一,还是请诸葛仙师,一起前去,万一真有妖人,便让道长拿下…”

  三日后,一翻走动、宴请、送礼,吴东南请来了县里有名的洪教头、诸葛仙师。

  前者是武道高手,年过四十,内力极强,太阳穴高高鼓起,暗器手段更练到了飞叶杀人的地步,一听闻宁村出了个少年高手,立刻不屑一顾。

  “吴老爷放心,此人或许天资不错,摸到了武道中‘飞叶杀人’的秘诀,但此人终究才16岁,天赋再高,内力却必定不如我。此子对付普通人,或许厉害,但在洪某身前,不值一提!”

  那诸葛仙师,轻轻鼻哼了一声,不屑道,

  “武者又能如何,却不知世间有仙…贫道虽是辟脉4层,但便是三五个凡间高手,也能轻易灭杀…此事不需洪教头出手,贫道一人即可!一张符火,足以杀之!”

  洪教头与诸葛仙师,言辞针锋,似乎二人曾有过节。

  见二人吵架,吴东南自是好言劝慰,心中则已动了杀机。

  “洪教头、诸葛仙师,请你们记住,这宁凡,确实是妖人!”

  吴东南要咬定宁凡妖人身份,诛杀此人,便不犯越国律法。

  洪教头与诸葛仙师,心领神会,对视冷笑。

  二人出手,各得白银百两。

  收人钱财,替人消灾,咬定宁凡是妖人,杀之无罪!

  一行人浩浩荡荡出了县城,打得,却是诛妖之名。

  当行到宁村之外,尚未进村,却见宁凡骑牛而出,手执柳鞭,目若寒霜,扫若诸人。

  “此人便是宁凡!”一个负责带路的小厮,指着骑牛青年嚷嚷道。

  一听此言,洪教头与诸葛仙师,齐齐打量宁凡,在确认此子不过十五六岁之后,皆是一副抢功表情。

  终究是洪教头步子大些,一步迈出,凛然有虎威,手中大刀一横,对宁凡斥道,

  “妖人宁凡,下来受死!”

  “凭你!”

  宁凡目光一凛,血芒加身,戾气飞腾。。

  在这一刻,但凡被他目光扫中之人,皆是双膝一软,跪倒在地,瑟瑟发抖,胆颤心惊。

  诸葛仙师面色大变,他此刻无比确定一件事,那便是…眼前的宁凡,是修士!是比他境界更高无数倍的修士!仅仅一个威压,自己16条仙脉,尽数崩碎!

  噗!

  他一口鲜血喷出,拂尘撑地,已是胆寒,勃然大怒望着吴东南。

  好个吴东南!说杀什么小贼,实则杀戮这样的前辈…这简直是骗自己来送死啊!

  洪教头距离宁凡更紧,对宁凡威压,感触更加敏锐。

  在血芒之威袭来之时,洪教头手中精钢环刀,直接化作齑粉震碎,而其一根手臂,更是化作血雾崩碎,痛楚钻心!

  丹田捣毁,五内似焚,洪教头胸口好似重重一击,直接飞起,坠落尘埃,却是卧底不起,咳血不止,目光同样仇恨之极,望向吴东南。

  这是什么高手!

  此人不是练武的,这不是内力,这真的是个妖人,还是打死洪教头都不愿得罪的那种!

  “谁敢抢我妻!”

  宁凡淡淡一声,却好似有无数雷霆,在主人耳边炸响,尽数匍匐于地。

  而吴东南,根本没有理会洪教头、诸葛仙师的怨恨,他只是不可置信望着宁凡,这个容貌,吴东南见过,只是在此之前,他怎么都想不到,宁凡便是那人!

  这个容貌的主人,日日夜夜出现在吴东南梦里!

  那场梦里,吴东南是个飞天遁地的仙人,但每一次,都会被此人轻易斩杀!

  不能惹,这人不能惹啊!

  若早知纸鹤是被此人抢去,自己便是有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得罪此人!

  家资万贯又如何,秀才出身又如何…

  吴东南相信,即便想抢纸鹤的,是越王,他宁凡,也敢一路踏血,杀入越王宫,带走心爱女子。

  “求宁尊,饶命!”

  吴东南跪地,死命叩头,用梦中称呼宁凡的方式,唤出一句宁尊。

  “此生,我不想再看到尔等…滚!”

  …

  私塾内,正教书的紫衣青年,目光露出赞许之色。

  “此子性狠、嗜杀,这不是坏事,但若只知杀戮,则仙途之上,必难走远…此子为了多与母亲相处些岁月,故而不杀人,不破坏此幻境氛围…本皇喜欢孝子…已过了97日,是时候传他一场道悟…”

  吴东南灰头土脸离去,宁村之事,渐渐平息。

  宁凡乘牛回家,家中已传出饭菜之香。

  娘亲,纸鹤,还有自己…

  这是宁凡做梦都想拥有的温情…

  他徐徐闭上眼,露出满足的笑容,虽然知道眼前一切,都是虚幻。

  夜已深,二女歇息,宁凡却骑牛出村,一路北行。

  北面有山,山不高,但山上,仅五百丈,但山巅站着一个紫衣青年,他站在那里,仿佛一个神色,便可令眼前所见所有天地…粉碎!

  宁凡跃下青牛,拍拍牛头,与之告别。

  青牛不舍,数步一回头,似不愿离开宁凡,但宁凡,谴回了它。

  身形一纵,化作紫烟,出现在山巅,隔着一步,立在紫衣青年身后,抱拳道,

  “晚辈宁凡,见过紫斗仙皇!”

  “嗯!”

  这一刻的紫衣青年,目光之中,有一股睥睨天下的气概。

  他在山上,所以他不再是凡尘中的教书先生,而是…仙皇!

  “我与你,有缘!你通过本皇设下考核,可获得一场道悟…不过在这道悟之前,本皇有话问你…你以勇武,吓退恶贼,你以不杀,得留幻境,为何不多与娘亲、妻子相处,却急着来找本皇!”

  “我需要修为,在真实世界,与她们重逢!”

  “嗯,这个答案,差强人意…以你境界,远不足以看破真虚,也怪不得你…外界是真实,此地幻境,未必不是真实…有朝一日,你明悟轮回,会懂…”

  紫衣青年不再言语,他的身影渐渐飘渺,最终化作紫雾流散。

  这紫雾一笼,五百丈山丘,忽然拔高,一路直冲云霄,达到七百万丈。

  七百万丈高度,宁凡心思大震,此刻不论外界的他,还是幻境的自己,都在众山之巅!

  “你自无尽海入碎界,心神自碎界入云海,道心自云海入心幻,这其中,哪一界为真,哪一界为假,你可看透?”

  “未必孜孜求学的你,是虚假,未必在雨界杀伐的你,是真实…真虚之在一念间!”

  “本皇以轮回之力,演化紫雾,紫雾之中,你细细感悟,能感悟多少,是你的机缘造化!”

  随着紫斗一言,一丝丝紫气,好似细水长流,没入宁凡体内。

  宁凡闭上眼,天风之中,立在七百万丈之巅,细细感悟。

  轮回,他看不透,因为他修为太弱,他尚处在修真第一步,但仙皇自称,是第四步!

  四天的真仙,应是第二步修为,也便是说,真仙们之所以连仰望仙皇都做不到,是因为远远没有达到第三步,更何谈第四步…

  这是太古最强者,给予自己的一场造化。

  自己,决不可浪费!

  在这紫气中,仿佛一步之下,便可掌握轮回真意,施展出令梦玄子都畏惧的轮回之术。

  只是太多的紫气,自指尖流散,犹如握不住的恒河细沙,犹如逝去的年华。

  “我尚未彻底化神,不足以领悟轮回之力…但若仅仅是模仿此紫气,创出一道法术,未必不能做到…即便只模仿半分形似,此术,也算沾染上一丝轮回之力的影子,而待我境界足够,凭此术,必可参悟轮回!”

  他目光一决,手中掐决,演化术法。

  98日,99日…一日日流去,在这七百万丈绝巅,宁凡已站了247日!

  第248日,他睁开了双目,指诀一凝,周身紫雾好似琉璃碎散,化作晶莹粉尘。

  那晶莹粉尘,每一粒,都是紫金,好似烟尘,好似风沙。

  宁凡没有领悟轮回真意,但他却在轮回之力中,自创一式法术。

  他睁开双目,茫然转身,望着梦玄子方向,指诀一变。

  这一刻,梦玄子的脸上,狠狠一震。

  248日!此子竟在问道幻境中,呆了整整248日!

  且从这目光、指诀来看,似乎此子,还领悟了一式法术的样子。

  若仅仅是法术,也就罢了,但这法术,竟然看不出品阶!

  “无阶?此术之所以没有品阶,只有一个原因…便是此术涉及的力量,太过强大,根本无法通过品阶表现出来…他如今修为,未彻底化神,故而施展此术,是化级中品,但若他突破炼虚,则此术,便是虚术!他若成仙,此术便可一步步改善,成为仙术!非无品阶,实在是品阶太高,而无法一口气全部领悟!”

  梦玄子眼神凝重,宁凡领悟的法术,根本尚不完整,瑕疵极多,以如今修为,只能发挥化级中品的威力,但其涉及的力量,竟让仙帝身份的自己,感到一丝棘手…

  随着宁凡指诀一边,他的双眸,渐渐化作紫金之色。

  指诀动,丝丝轮回之力演化的紫金风沙,好似风烟,吹过天地。只是,但凡被卷入这紫金风烟的山石、草木,皆已无法想象的速度,枯萎、凋零!

  “轮回,我不懂…但我却懂得时光匆匆的感受,百年碎虚,好似巨石加身,那种紧迫,让我动弹不得…时光,韶华,我稍稍能体会的…”

  他轻吸一口气,浑然忘我,不断完善这领悟而来的第三种法术。

  踏天九步,墨流分神术,每一种,都是其绝强底牌。

  这一种,必须更强!因为,这是仙皇所赐机缘之中,领悟!

  “何谓时光,何谓韶华…风华是一指流沙,苍老是一段年华,此术,可消融时光,令万物苍老、腐朽,其名为…紫术,风烟!”

  要让所有的仇寇,都在这一指风烟之中,苍老成土,化作尘埃!

  宁凡一指,点下,紫金色风烟,卷向梦玄子。

  梦玄子面色一变,屈指点出一道青光,化作一道猎猎清风,试图抵消那紫金色烟尘。

  自己虽是随手一道清风,但抵消化级上品的法术,都绰绰有余。

  但清风与紫金烟尘一撞,却根本无法阻挡紫烟分毫,反倒在那风烟之中,风力衰减、消融。

  任何事务,都逃不过苍老,即便是风!

  紫金风烟一笼梦玄子,以其仙体之强,自是丝毫无伤。

  只是虽无伤,梦玄子却清晰感到,自己的肉身,苍老了一丝,生机被夺走…

  那一个接触之下,区区化级中品之术,竟伤到了自己?虽只有一丝,但这已经太过荒谬!

  若梦玄子没有感觉错,那夺走生机的力量,涉及了轮回之力…虽然似是而非,却沾了边…

  “此子,当真感悟了一丝轮回之力!若此子同样有仙帝修为,这一指风烟,足以一指击败老夫!”

  斩凡第三步,结束!

  宁凡眼神彻底清明,苦笑,自己竟在领悟法术之时,对梦玄子动手,不过所幸,这梦玄子似乎没有怪罪自己的意思。

  心中,则暗暗欣喜此术威力。

  这一道法术施展出,宁凡有信心,一指灭杀化神中期,便是后期,都有一丝灭杀机会,令对方,于风烟中,化作飞灰!

  248日,法力提升2480甲,合计3495甲!

  且在一番感悟中,自己,以几乎彻底化神,只差道碑刻名。

  “多谢紫斗先生…”

  宁凡对着远方紫雾,抱拳。

  仙皇应是死了,那幻境中的师徒之缘,应只是法术的传承。

  那是自己无法理解的力量,但终有一次,自己可以理解,可看破真虚,明悟轮回。

  “后生,可有兴趣,飞升我虚空界,加入我掌碑宫…”

  梦玄子第一次,主动对人升起收徒之念!

  “晚辈已有师承…”

  “是么…那真是很可惜啊…”梦玄子摇头叹息。已他身份,主动出言一次,便足够,同样的话,不可能再说第二次,强求对方为弟子。

  他不再多言,袖袍一卷,天地一颤,带着宁凡,出现在三道神碑之下。

  既是妖力化神,自然要刻妖碑。

  “此为‘凝运成笔’之术,如此刻下姓名,可得气运加持…”

  梦玄子一卷袖袍,已有一块玉简,出现在宁凡身前,被其摄入手中,按在眉心。

  顷刻间,凝运成笔之术,便已知悉。

  他的气运,已在轮回中前加持,倒不需要此术多此一举。

  甚至,墨色之下,藏着惊人紫运,有着一流气运。

  若宁凡愿意,他可刻下紫色姓名,但那要,恐怕自己气运改变的秘密,会被算计自己的真仙知晓,便得不偿失…

  “凝!”

  宁凡拂袖,凝出金笔,握在说中,一步踏出,立在妖碑之下,抬手,笔落!

  黑色姓名,宁凡!

  “黑色?”梦玄子微微一诧,但旋即,摇头失笑。

  “若是常人,气运为黑,必定成仙无望,但你不同…你的资质,实乃妖孽,纵是黑色气运,怕亦足以飞升…老夫便在玄武星,等你成仙之日到来,去吧!速速回归下界,全力化神!”

  梦玄子一拂袖,送宁凡心神返回下界。

  只是在拂袖之际,心念一动,又取出一物,赠与宁凡。

  “此物,权当老夫与你,结个善缘!”

  …

  龙潭之底,宁凡沉睡,已十一年!

  百无聊赖的黑龙,正捕捉暗兽,吞噬炼化。

  王族黑龙腐烂龙尸,他早已捏着鼻子吃下。

  十一年来,他几乎吃尽了龙潭所有暗兽,实力已几乎是半步炼虚!只是有一点可惜,在吞噬王血之时,黑龙有一次机会,机会重新苏醒王血,但可惜,一道隔膜,让其失败…

  体内还有一大团暗兽的精纯妖血,被黑龙剥离毒素、持续炼化十一年,凝成一团拳头大小的淡金色血团。

  一旦彻底炼化这血团,黑龙有信心,真正突破半步炼虚!

  到时候,虽然他气息虚浮,也并非王血,更没有妖身,总好歹是个半步炼虚不是?

  同阶或许弱小,但对上化神巅峰,胜算都不小…

  半步炼虚,比半步化神的宁凡,足足高了一个大境界…

  “一旦哥突破半步炼虚,便是时候,尝试挣脱妖禁了!”

  黑龙嘿嘿冷笑,一旦自己挣脱妖禁,便自由了,便不怕宁凡了。

  “以日后半步炼虚的实力,哥必定要碾压这煞星,压垮他,践踏他,蹂躏他!”

  “煞星,你等着,等你黑牙爷爷炼化掉妖禁,便来吃了你!”

  黑龙狞笑,但这狞笑,却在下一刻,化作痴人说梦的表情。

  盘膝池底、沉寂已久的宁凡,端坐无数骸骨之上。

  在这一刻,其气势,节节攀升,并有一股让黑龙无法抗衡的威压,震慑而来。

  半步炼虚之威,其中更有一丝真仙之威,将黑龙骇得胆颤心惊。

  “这煞星,化神成功了!怎么这么巧!且他的威压,不过刚刚化神,为何达到了半步炼虚的程度!”

  仅仅是气势,便震得黑龙龙躯一痛,气息大乱。

  黑龙目光震撼,这一刻,宁凡却气势一震,豁然起身,将梦玄子所赠某物收起,旋即目露寒芒,望着黑龙。

  “你想压垮我,践踏我,蹂躏我?”

  妖力,14750甲!

  法力,3495甲!

  神念,化神中期!

  宁凡冷视黑龙,狠狠一催念禁,立刻,黑龙痛的人仰马翻,哀嚎不已,所有的嚣张,都成了求饶。

  “主人饶命!饶命!小弟是在说笑,说笑啊!”

  “说笑?”

  宁凡冷哼一声,屈掌一摄,将硕大的黑龙,招到身前,眼光一亮。

  这黑龙,资质果然不错,在吞噬暗兽、王族龙尸之后,修为达到化神巅峰,更几乎苏醒王血血脉,不过似乎有一道隔膜,使他突破失败,不然战斗力可是要大幅提升的…

  其体内,有一团惊心淬炼的暗兽精血,还未彻底吞噬…若自己吞噬,不但可进一步提升妖力,还可一具稳固化神初期的境界。

  如此大补之物,可是不多见的。

  “将暗兽精血,给我!”宁凡冷漠令道。

  “什,什么!你要抢哥的东西!”

  黑龙露出哭丧的表情,还未反抗,便痛呼一声。

  妖禁一催…精血,怕是保不住了。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