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930章 第四步的路

第930章 第四步的路

  readx;“善尸悼亡,现!”

  随着眼珠怪声音一落,最左侧的巨像,不断有石屑剥落,模样不再模糊,逐渐清晰起来。【】.yankuai.追书必备

  若是妙言在此,必定又会震惊一次,因为这一座巨像的模样,竟是与四溟宗绝密卷宗里,北天祖帝的模样如出一辙!

  那是一个中年男子的塑像,男子右侧脸上有着一个黑月图腾,那是悼亡族的族徽。其双手缠绕着无数傀线,目光慈悲,那慈悲之中,更有着一股化不开的悲伤。那悲意极有感染力,很快传遍整个山谷。

  湖底的宁凡亦被这悲意所感染,勾起了心中最为悲伤的回忆。

  他想起了他的母亲,苍白的容颜,牺牲掉所有妖血,化作石像,只为保住孩子的性命。

  他想起了自己的父亲,在掌运仙帝算计之下,悲哀绝望的嘶吼,一点点失去对心中挚爱的记忆。

  他想起了老魔,那一年,七梅城上,老魔被不肖徒涅皇亲手废掉修为,老魔第一次露出苍老悲哀的表情,如一个垂暮老人...

  宁凡忽然一惊,不知觉间,自己竟已流下泪水。

  他被悼亡古像的悲意同化了,这悲意,有着一种让人感同身受的神通!

  “此像塑的是谁,竟有如此强大的悲意,让我沉沦其中,无法自拔!”

  宁凡神念冲出湖面,看到了不断散发悲意的悼亡之像,目光动容。

  “嘿嘿,这是悼亡大帝的塑像,小子,瞻仰瞻仰北天祖帝的风采吧。要破祝福之术,可少不了他的力量。”

  眼珠怪嘿嘿一笑,回答道。心中却在暗暗嘀咕。

  “悼亡啊悼亡,我两从前交情不错,今日我借用下你的力量,你应该不会介意吧。哎。你死都死了,又怎么可能会介意呢,连你闺女都死了,如今的天地。旧识寥寥,还真是让人寂寞啊...”

  他继续催动神通,口中念念有词。悼亡的古像,威压越来越重,使得整个山谷。都笼罩在他的威压之下。

  那威压,好似化作一只无形之手,骤然出手,朝着湖水方向狠狠一撕,湖底的宁凡,立刻感到一股浑身撕裂般的剧痛。好似就在这一刻,他的道被那无形之手生生撕开!

  右半边身体,鲜血立刻渗出皮肤,染红了身上的白衣,溶在湖水之中。

  紧接着。就连血肉都一点点溶解在湖水中,只剩皮肉下的森森白骨。

  失去血肉,宁凡右半边身体顿时显得干瘪,衣服贴在白骨上,有着空荡荡的感觉。

  而随着半边身体的溶解,禁锢宁凡元神的祝福之力,生生削弱了千分之一。

  便在此时,湖水中一股极为庞大的不死之气,朝着宁凡右半边身体疯狂流入。

  那不死之力似乎与他阴阳魔脉的力量格格不入,仿佛天生就是两种敌对力量般。无法共存。

  饶是如此,不死之力仍旧滋养着宁凡损伤严重的肉身。于是,湖底出现了诡异的一幕。

  宁凡右半边身体只剩白骨,看不到血肉。左半边身体则还在不死之气的滋养下,完好如初。

  渐渐地,不死之力缠上了宁凡的骨架,使得空荡荡的白骨之上,立刻出现了血肉重组的一幕。

  只数个呼吸间,宁凡右半边身体。便在湖底重新塑出,与之前的肉身没有半点不同!

  “还不够!恶尸阴墨,现!”

  眼珠怪目光落在第二座巨像上,没好气地哼了一声,“阴墨啊阴墨,你是我的身,我是你的眼,你我本为一体,我使用下你的力量,不为过吧?”

  眼珠怪口中念念有词,第二座巨像,渐渐清晰起来。

  那是一个yankuai着上身的老者之像,下身裹着兽皮裙,头发绑成了无数小辫。

  其模样,分明与天阙第九层的古像老者一致!

  这是阴墨老祖的塑像!宁凡目光微微一动。先是悼亡之像,后是阴墨之像,这二者之间,有什么联系么...

  悼亡的古像上,有着化不开的悲意。

  阴墨的古像上,却有着近乎疯狂的杀意。

  一股犹如风暴般猛烈的杀意,骤然从阴墨塑像之上宣泄而出,朝着整个山谷重重压下。

  这杀意,不比悼亡大帝的悲意弱多少,同样将宁凡笼罩在其中。

  宁凡的目光顿时血红一片,暴虐的杀意开始滋生。

  那是一种近乎六亲不认的杀意,任何出现在眼前的生灵,都要杀,杀,杀!

  “这杀意,和劫念之力侵蚀的感觉很像。如今的我劫血已经小成,这点杀意,乱不了我的神智!”

  宁凡周身劫念红芒一闪,生生将这股杀意驱散。

  他可以容许自己被悲意感动,却不容许自己被杀意侵蚀理智。

  随着第二座古像杀意降临,加持在宁凡身上的撕裂之力,立刻加强了一倍之多!

  这一次,就连宁凡左半边身体都开始溶解,有了不死之力加持,溶解掉的部分很快又重组了出来。

  “还是不够。难道要动用本我之尸的力量么...哎,用吧用吧,不死大哥,小弟借用一下你的力量啊,得罪之处,见怪莫怪...”眼珠怪看了一眼第三座巨像,神情小心翼翼,似乎很怕第三座巨像。

  “本我尸不死,现!”

  轰隆隆!

  眼珠怪声音才刚落,山谷的上方,立刻出现了数之不尽的黑色劫云。那些劫云,赫然全都是不死之气所化!

  一道道黑色雷霆,从天而落,万雷轰鸣中,第三座巨像的模样一点点清晰起来。

  那是一个身着黑色道袍的中年男子,披散着长发,容貌普通,眼神却璀璨地让人不敢逼视。

  无法形容那般璀璨的目光,就仿佛他的眼睛里,装着一整片星空一般。

  那目光之中,更有一种刻骨铭心的思念,那是对故国星空的思念...

  这份思念,无声无息,却在一瞬间。将宁凡笼罩其中,勾起了宁凡思乡之情。

  宁凡好似与第三座古像产生了共鸣,好似能感受到无数年前,古像之人流传至今的情绪。

  想家了...很想很想...但家。已经不在...那是古像之人的情绪,并非宁凡的情绪。

  第三座古像的眼眶中,忽然流下两行血泪。他的家,早已不在,早已...不在...

  “这是不死大帝的塑像...臭小子。好好看清楚,这个人,就是紫斗仙皇座下排名第一的大帝!就算是荒圣见了他,也要客气三分!”眼珠怪神情充满了敬畏之色。

  下一个瞬间,一股宁凡生平仅见的恐怖气势,从不死古像之上,骤然镇压而下!

  那气势,比乱古大帝的气势更强数倍!

  那是紫斗仙皇座下,第一仙帝的气势!

  这一刻,天地间更是响起一声声古老的声音。那是埋藏在天道轮回中的回声!

  那是不死大帝多年以前,不甘的嘶吼!

  “吾紫斗仙修,逆劫而生,埋骨无悔,生死全为紫斗仙!”

  “界在人在,界亡人亡!本座在此立誓,此生此世,誓要杀尽域外敌修,回归故国!”

  “...我斩出了恶尸,那恶尸却背叛了紫斗仙域。投靠劫主,成为九代蛮神,此为我一生之恨...”

  “善尸...承载我一生之悲,就留在幻梦界吧...这里。是紫斗仙修最后的家园...不死虚空,留给你自保...”

  “善尸...等我杀尽域外修士,便来此地,带你回家...”

  一声声,在山谷上空响起,那是不死大帝遗留在天道轮回中的回声。绵延万古,流传至今。

  再一次听到这个声音,眼珠怪的眼睛忽然有些湿润了,竟是流下了泪水。

  但他很快便收了泪水,专心致志地操控起阵法来。

  他一定要帮宁凡破掉祝福之术!然后,杀死阴墨!

  因为...这是不死大帝一生之恨,他要帮不死雪恨!

  “不死之术,司掌命之道...诸天天命,皆听我令!不死星,现!”

  眼珠怪骤然催动神通,湖水之中,顿时有点点血雾向着天空飞去。

  山谷的上空,一瞬间化作黑夜降临。在那无尽的黑夜里,更有一颗星辰,分外夺目,徐徐降临,是血雾所化。

  那是一颗紫色星辰,蕴含了极为恐怖的不死之气!

  其名,不死星!不死大帝右目之中,曾修有九个星点,这不死星,正是九个星点其中的一个。

  只是这颗紫色星辰之上,不知为何,裂痕密布...

  “不死大帝曾与域外修士一战,遭十二名圣人围攻,右目第四颗魔星星点被人轰碎。碎裂的星点化作一滴黑血流出...那一滴黑血,蕴含了不死大帝半生的记忆与思念,更有一丝传承留在其中...这传承,唯有不死体质的修士可以获得。其他人,无法获得...”

  “只可惜亘古以来,除了不死大帝之外,再没有诞生过第二个不死体质的修士,这血中传承,怕是无人可以获得...”眼珠怪倒是不知道,世间已有第二个不死修士诞生,名为司命,还没成长起来,就被宁凡乱剑砍死了。

  “为了帮这小子破祝福之术,老夫连传承之血都用掉了。老夫这次可是下了血本,希望这小子,不会让老夫失望...一定要,杀了阴墨!”

  眼珠怪忽然一喝,山谷上空的紫色星辰,立刻化作一道紫光,朝着湖水猛然射落。

  湖底的宁凡,目光顿时一变,眼睁睁看着一道紫芒朝着自己的身体激射而来。

  他本想躲避,但眼珠怪的声音在这一刻传入而出,让他打消了躲避之念。

  “这是不死星,是不死大帝右目九个神通星点第四个,是破除祝福之术的关键所在。接受它!

  接下来,你的肉身会崩溃重组千次,少了它的力量,你定会陨落在千次崩溃之中!”眼珠怪忽然提醒道。

  在这提醒声响起的瞬间,宁凡的肉身,开始出现第一次崩溃,疯狂的崩溃!

  这一次,不仅是血肉。就连骨骼都开始崩溃,从右手开始,继而是整个右半身,而后是全身。

  只一个瞬息。宁凡衣袍粉碎,整个身体化作血雾崩溃,只剩下元神,孤零零地留在湖底。

  即便肉身崩溃,元神之上仍有极为强大的祝福之力。使得宁凡的元神,无法飞离肉身崩溃之地十丈距离!

  便在此刻,那紫色星光飞入宁凡元神之内,宁凡元神小脸略略犹豫了一下,终究没有抗拒这股力量。

  他选择相信眼珠怪一次,毕竟不相信眼珠怪也是死路一条,他已别无选择。

  那紫色星光一经射入,宁凡的元神,立刻笼入了淡紫光芒中。

  原本崩溃为血雾的肉身,只一个瞬间。便重新重组的出来,但旋即,肉身便再一次崩溃。

  重组,崩溃,重组,崩溃...崩溃与重组交替,是一场意志层面的煎熬。

  好似有一个细小刀片,在一寸寸割光你的血肉。

  好似有一个铁凿,在一点点凿穿你的骨头。

  好似有一个铁钳,一片片拔掉你的指甲。一个个钳碎你的指骨。

  而后,又是麻痒的新生,紧接着,又是下一轮剧痛。

  在阵法之力的加持下。那种剧痛更是被放大了无数倍。宁凡却始终冷眼待之。

  他的意志经历过太多太多的磨练,这样的痛,他品尝过太多,早已麻木。

  只是一次次肉身崩溃,终究给宁凡的元神带来不轻的伤势,这伤势。他无法忽视。

  十次崩溃之后,宁凡元神小脸便已苍白如纸。

  二十次崩溃之后,宁凡的元神已经有些虚幻。

  三十次,四十次...宁凡的元神,终于濒临涣散,意识也渐渐迷失。元神一散,他便会死,如同许许多多死在修道路上的人,悄无声息地死去。

  甘心么?

  甘心就这么籍籍无名的死去么!

  甘心就这么被阴墨老祖算计而死么!

  不,不甘心!

  “不能散!”宁凡的元神,神情忽然偏执如魔。他不愿消散,那么即便是这天,也无法让他消散!

  迷失的意识,被他强行唤回!

  濒临涣散的元神,被他以执道之力,强行稳固!

  他的偏执,好似与那紫色星光起了感应。那紫色星光开始传出丝丝温润之感,使得他的元神越来越凝实,意识也越来越清晰。

  他的精神空前集中,好似有一道声音,忽然在宁凡脑海响起,不知从何而来,飘渺难寻。

  “想家...想...很想...”

  “...这一滴血,有我半生回忆以及对故乡的思念...”

  是谁,是谁在说话?

  一股大力袭来,宁凡只觉识海一痛,意识顿时陷入重重幻觉之中。

  不,那不是幻觉,而是一段段破碎凌乱的回忆。

  在那场回忆之中,有一个裹着兽皮的蛮族少年,在草原之上疯狂逃命。

  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蛮人,没有修为,在他的身后,几个辟脉修士驾着飞剑,在后面一路追赶,戏耍着他。

  逃,必须逃!

  远方的部落,早已血光冲天,阿爸死了,阿妈死了,他的家园,被紫薇仙域入侵了。他的亲人,被那些高高在上的紫薇修士杀光了...

  家,没了...

  “玩够了,别追了,杀了这小子吧,可以回去交差了。”一个辟脉少年玩腻了,祭起手中飞剑,一剑射杀了前方拼命奔逃的蛮族少年。

  蛮族少年只觉得一股疼痛传来,眼前便越来越黑,朝地上栽倒。

  他,死了么...这,就是死亡么...

  死了,就能见到阿爸、阿妈了么,死了...就能回家了么...

  临死之际,蛮族少年却是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比起活着,死了也许更好。

  蛮族少年的尸体,倒在地上,那几个辟脉修士,降落在地,准备割下蛮族少年的头颅,回去请功。

  就在这时,整个草原的天空,忽然化作大片大片的紫色。

  更有一个周身笼在紫光中的男子。微微敛着目光,朝着蛮族少年的尸体走来。

  那男子一袭紫衣,风采绝伦,周身没有一丝修为气息流出。却给人一种无法战胜之感。

  几名辟脉修士忽然怔住了,他们怎会不认识眼前的男子,这可是一个名动紫薇、北斗两大仙域的老怪!

  “是...是他!那个自号紫斗的狂妄修士!”

  “此人数月前,以一己之力杀尽紫薇仙皇三千死士,那一战。共有十六名圣人,死在他的手中!整个紫薇仙域,如今都在通缉此人!”

  “传闻此人离去之后,更与北斗仙皇相遇,大战之后,全身而退。此人未入第四步,便有与第四步修士一战之力。若入第四步,诸天仙皇之中,谁可与之争锋!”

  “会...会死么?传闻此人杀人如麻,穷凶极恶。我们遇上此人,岂有活命的道理...”

  几个辟脉小辈抖个不停,吓得面无血色。

  紫衣青年却看也不看几个小辈,只是屈指一点,这几个小辈立刻爆散成一道道血雾,惨叫而亡。

  以大欺小又如何?这几个辟脉修士,每个都杀了不少蛮人,手上因果不少。

  敢杀人,就要有被人杀的觉悟。

  “紫薇、北斗两大仙域,已彻底臣服太苍尘界了么。堂堂仙皇。竟听从尘界调遣,围攻古蛮界...紫薇、北斗已经堕落到这种地步了么...”

  “荒古、紫薇、北斗...三界联手,加上尘界强者,古蛮界怕是很快便会被攻破吧...太苍劫灵的奴界。又要多一个了...”

  紫衣青年微微闭上眼,大时代之下,他自保都难,无力改变现状。

  未入第四步,终是蝼蚁,他距离第四步。只差一线,却还很远...

  他还没看到自己的路。

  “我的路,究竟是什么...”

  紫衣青年望着火光冲天的古蛮界,心中忽然有些烦躁。

  他讨厌这样战火纷飞的修真界,每一日,都有数不尽的凡人、弱者,死在动荡中。

  就好似眼前的这个蛮族少年,被修士当成戏弄的工具,戏弄过后,更是残忍杀害...

  “嗯?没死?”紫衣青年忽然轻咦了一声。

  却是那倒在血泊中的蛮族少年,疼得哼哼唧唧,从地上爬了起来。

  这少年,确确实实是一个毫无修为的凡人。

  这少年,心脏都被飞剑绞烂了,竟然还活着...

  这少年,难道拥有某种特殊体质不成...修真界似乎还从未有过这一类的体质。

  “怎么会这样...我怎么没死!”

  蛮族少年忽然嚎啕大哭。

  阿爸阿妈都死了,只有他还活着...

  这算什么!

  “为什么弱者就要被强者欺凌,杀戮,为什么,是谁定下的这个规则!”

  蛮族少年并未注意到,身旁还站了一个紫衣青年,只顾着自己嚎啕大哭。

  那紫衣青年,却被蛮族少年的话醍醐灌顶一般,困惑多年的问题,有了明悟。

  “规则...是了,通往第四步的路,差的就是这一点。我还没有定下自己的规则!”

  紫衣青年深深看了蛮族少年一眼,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蛮族少年这才一惊,发现旁边竟然还有别人,一看之下,更是吓得忘了哭喊。

  紫衣青年的通缉令,早已发往各大仙域,就算是凡人,也有不少认得他的,都把他当成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我...我叫阴墨...”蛮族少年弱弱地回答道。

  ...

  宁凡微微一惊,从回忆中暂时苏醒过来。

  他竟然看到了不死大帝的回忆!

  只是不死大帝的回忆中,为何会有阴墨老祖,为何竟还有紫斗仙皇!

  不死,阴墨,悼亡,这三个人,似乎有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

  尤其让宁凡吃惊的,是他竟然在这回忆中,看到了紫斗仙王问道第四步的一幕!

  回忆里的紫斗,显然还没有踏入第四步,成为一代仙皇。

  但他距离第四步已经很近,并发出一句句叩问。

  ‘我的路,究竟是什么...’

  ‘规则...是了,通往第四步的路,差的就是这一点。我还没有定下自己的规则!’

  宁凡这个小小的第二步真仙,竟然亲耳听到紫斗仙皇对第四步的领悟。虽然只有简单的两句,却足以让他震惊。

  他这算不算先人一步,看到了第四步的道路?

  多少圣人穷其一生,都找不到该如何突破第四步,他就这么简简单单的看到了,从不死大帝的回忆里...(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