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268章 轮回钟,仙帝惊

第268章 轮回钟,仙帝惊

  一清继续看守三座道碑,转由北璃领宁凡,前往斩凡第二步。

  穿行云海,走过雾霭,北璃不时问宁凡一些下界琐事,试图摸摸宁凡底细。

  如此人才,身为遗世宫三小姐,她自然想要笼络的。

  只是面对北璃提问,宁凡始终淡漠应对,寥寥数语答复,不愿深谈。甚至,当北璃问起雨界遗世宫之时,宁凡更做茫然表情,仿佛自己,压根不认识北小蛮。

  宁凡眼神,始终平静如水,深邃如幽潭,目光亦未多看北璃一眼,即便北璃姣好的容颜,潇洒的倩影,足以让任何男子瞩目。

  北璃眼波流转,暗暗讶异。

  从始至终,宁凡没有被自己美色动摇半分,足可见此人心志之坚、远超常人。

  自己堂堂半步炼虚,却看不透此人底细,足可见他城府之深、隐匿之多。此子修为没有隐匿,隐匿的必是惊天手段…

  “想不到,下界竟会有如此人物…宁公子出身雨界,在此界应不是默默无闻吧…小蛮妹妹为何不招揽此人呢?”

  北璃不解,若北小蛮代表遗世宫招揽了宁凡,应该已经赐予‘名额’,自己能看出端倪的。

  “难道宁公子,被东溟天的‘妖女’招揽了?小蛮妹妹不喜**,**癸脉,亦难以‘斩赤龙’,正逢杀劫,故而代替‘诗姐姐’与‘清寒姐姐’下界,以小蛮妹妹半步化神的修为,确实不是那碎虚九重的妖女对手呢…只是,宁公子体内,似乎也没有神虚阁的名额…”

  北璃更加困惑了。

  能在十步桥上回头的人物,竟未被任何势力看上,这是为何?

  北璃自然不知,小妖女认识宁凡之时,宁凡仅仅才融灵,阴阳魔脉亦未表现出惊人资质,那时的宁凡,仅仅靠着测算凡虚大阵之阵眼,方才让小妖女稍稍侧目,但也仅此而已。那时的宁凡,刚刚修真不久,若是被赐予九界飞升名额,才是荒谬。

  北璃更加不知,北小蛮自然不可能招揽宁凡,她巴不得用绳子将宁凡捆在树上,拿皮鞭抽他!她一万个不想招揽宁凡,而且,她已经被宁凡‘反招揽’了…元瑶玉被夺,北小蛮自己都半步迈入宁凡后宫,清白堪忧啊…

  这一切,宁凡不会傻到跟北璃说,白白为自己惹麻烦。

  云海彼岸,雾霭间,立着一尊金钟,好似天地般巨大。

  远远望见此钟,宁凡便感到一股铺面而来的仙威,令自己无法飞遁,只能一步步好似朝圣,走向巨钟。

  “公子且看,此金钟,便是轮回钟呢…亦是仙皇所立,传闻太古之前,每过129600年,便有一次‘听道’机会,仙人们便会敲响轮回钟,唤醒仙皇,登莲台,等待仙皇元神降临,为十亿世界传道…”

  “又是仙皇…”

  宁凡步步走近金钟,眼光再次一惊。

  他很少如此动容。

  他发现,这尊屹立天地、执掌轮回的巨钟,实则,与东溟钟太过形似…

  只是也有差异,外貌相似,但若放在一起,东溟钟太过渺小,且只是极品法宝、古妖祭器、传承定天术的器皿。

  而眼前这尊巨钟,却给人一种直观感受,此钟,重量已经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这一尊巨钟,比四天仙界都要沉重、无人可搬动…所以,它仍能沉睡之地,没有高手取走此钟。

  刻印《妖典》之后,宁凡已将东溟钟的升威之术铭记。

  他发现,当自己运转升威之术时,隐隐与这尊巨钟多了一丝奇妙感应,甚至,可吸收一丝仙威,徐徐提升自己的威压。

  “此钟,是仙皇所立…东溟钟,是妖祖传承…仙皇修的是紫气,妖祖则是金光,二人应不是同一人,但二人之钟如此相似,怕是二人之间,关系匪浅,有某种交情在里面…”

  太古之前的历史,早已成空,宁凡也仅能凭两尊金钟,判断一丝丝讯息。

  他目光波动的一瞬,被北璃捕捉,清冷的容颜,泛起一丝浅笑。

  “公子觉得此钟眼熟?可是听说过另一尊金钟,与此钟形似?”

  “不是…”

  宁凡不会将东溟钟讲出来。

  “公子不必否认,东溟天的镇天之宝,不就是一尊金钟么,想必公子在下界,也多有耳闻吧…东天祖帝的遗物,只是敲响巨钟,得到的并非轮回之音,而是杀伐之声,世人对那‘镇天钟’的评价,只有四个字…钟响,界灭…”

  “镇天钟…”宁凡面色不改,却将北璃的话铭记。

  钟前三丈,北璃收住莲步,再无法靠近轮回钟半步。

  素手指向身旁玉架,架子上,供奉着一柄金锤,长三丈。

  “轮回钟有仙皇之威,除了成仙之人,便是碎虚高手,也无法靠近巨钟三丈以内…故而此地设有金锤,以锤敲钟,以钟成音,以音洗涤心中凡念,完成斩凡第二步。北璃之前已说过,寻常突破化神的大修士,最多只能敲响三次轮回钟,而北璃,可是敲响11次了哦…公子敲钟,若少于11次,北璃便要取笑你的…”

  北璃眼波流转,她这话自然是说笑,毫无恶意。

  因为她隐隐感觉,宁凡不会只敲响11下。

  而她也不希望宁凡有所保留,想看看这修为远低于自己的青年,有多么深的隐藏。

  “请公子,敲响轮回!”

  北璃粉拳一抱,徐徐后退,将场地留给宁凡。

  没有立刻敲钟,宁凡只是淡淡看着金钟,眼中升起一丝迷茫。

  “轮回钟...此钟有一股我无法理解的力量…仙皇的手段,非我可知,这便是屹立于所有真仙之顶的高手么,师尊不弱,乱古仙帝不弱,但若放在仙皇面前,则一切,只有道空而已…此钟,我能敲响几下…”

  拂袖一招,金锤在手!

  宁凡眼中迷茫渐渐散去,化作坚毅。

  仙皇,是乱古的老师!

  乱古,算是自己半个老师!

  “今日我敲钟,不为斩凡!仅以此钟声,缅怀太古先烈!而他日,我要站在那众仙之巅!”

  咚!

  金锤落,巨钟轻颤,发出一道犹如实质的紫金色音波。

  那音波好似光圈,在敲响之时,光圈扩大,直到绵延千里。

  在那光圈临身之际,宁凡目光一凛,他发现,这紫金色钟声,让其心境提升了一分!

  此钟玄妙,让宁凡无法理解,故而更加敬仰起仙皇手段。

  那敬仰,更化作一丝昂扬斗志,下定决心,走上乱古、仙皇这般,驰骋天地的道路!

  “第二声!第三声!第四声!”他沉声,挥动金锤!

  咚!咚!咚!

  三声钟声,好似合一,化作更加璀璨的紫金光圈,绵延出四千里!

  每多敲响一声,钟声便可传达更远,更远,直到被曾经的仙皇,听到!

  但十亿年过去,当年仙皇,早已不存,当年听道的仙帝,也纷纷化作灰尘,只留神魔传承…

  沧桑!宁凡的心中,有一丝沧桑升起,而这沧桑之中,含有轮回真意!

  咚!

  他敲响第五声钟声,传出五千里!

  一气呵成!

  北璃美眸动容,她从未听说过,有谁敲响轮回钟,是五锤连叩!

  而她的目光,更是不可置信望着宁凡背影!

  宁凡背影,渐渐沧桑、古老,竟在每一声钟声中,改变气息,仿佛与钟声相融!

  明明瘦弱,但这背影,却给北璃一种唯有仰视的感受。

  好似站在她面前的,不再是宁凡,而成了…仙皇!

  五声一气呵成,但宁凡,仍未停!

  连敲五下,是他的极限,而稍稍停顿后,按他估算,敲出11下不难,14下勉强,19下便是极限…

  五声钟声,澄澈心境,起码提升了五百年心境修为!

  敲响轮回钟,不仅是斩凡,不仅是对乱古、仙皇的缅怀,更是提升心境的绝佳手段!

  “皇影,现!”

  宁凡的身后,徐徐浮现一道金色虚影,在这虚影呈现的一刻,宁凡气势陡升,眼中更升起一道帝王之威,敲出第六下!

  咚!

  这一声,仍未停,几乎是片刻间,又有五道钟声,几乎同时响起!

  11下!宁凡一气呵成,便敲响11次钟声!

  只是第12下,他没有再敲下。心境在这一刻,突破化神中期!

  这一刻,他恍然间,从轮回钟中,看到一丝古老画面…

  那画面,是轮回,却一闪而逝…

  在那画面中,惊鸿一瞥,他看到一个女子,容颜模糊,好似纸鹤。

  在此女消失前,宁凡左目紫星一闪,目力陡升,他看清那女子容颜,但并非纸鹤,而是…慕微凉!

  正坐在青石,在那天帝药圃中,绣着一副刺绣。

  刺绣中,却是,一对比翼双飞的蝴蝶…

  在她身边,一道蝶影,翩翩起舞…

  画面消失,宁凡却目光一凝。

  “那画面,是什么!明明是纸鹤,为何最终,却是微凉…”

  …

  云海之中,有斩凡三步,有天道碑。这云海,是掌碑仙帝开辟的法术界面,为小千世界。

  此界与虚空界相连,虚空界中,玄武星上,一个秃头白眉的微胖老者,正目光严肃,为玄武星修士传经讲道。

  他眼光微微不悦,因为他最器重的某个女**,刚刚接到什么传讯,也不跟他这个师尊回禀一声,直接乘剑跑去云海…

  须知,他今日特意出关,为玄武星传道,主要还是为了给那女**,讲讲如何突破炼虚期瓶颈。

  “璃儿,你真是气死为师…辜负为师特意出关传道…”

  北璃,既是遗世宫三小姐,也是掌碑仙帝梦玄子,最看重的**。

  梦玄子面色不好看,但之后听到看守道碑的一清解释,说是下界有个修士化神,竟看到气运,故而才请北璃去引导此人化神升运。

  知道这个消息,梦玄子心头才好受了些,若是有如此原因,那么北璃去云海,倒也情有可原。

  面色屈于平和,重新为群修讲道。

  但某一刻,梦玄子双目一睁,闪过一丝讶异。

  “斩凡第二步?有人在轮回钟前,看到了轮回?!”

  “不,不对,仅仅是误打误撞而已,此人看到的,应是轮回残像…”

  “但此人的气息,似乎有些熟悉,在哪里见过…”

  梦玄子眼神有一丝疑惑。

  他尚未记起,曾有一个下界融灵,机缘巧合,识念化线,误闯虚空界…而梦玄子,出手救了此人。

  不过,仍未记起…没办法,仙帝的事太多了,每一次讲道,都要面对数百万陌生面孔,记起所有人,怕有些困难。

  “老夫,应该见过此人,且此人应给老夫留下不错印象,否则老夫不可能特意记下此人气息…但是,在哪里见过?”梦玄子迟疑道。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