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266章 入龙潭,登云海!

第266章 入龙潭,登云海!

  都郡禁地,龙潭。

  天色昏暗,并非时辰已晚,而是龙潭的黑色水雾,升腾为云,遮蔽了日光。

  此地草木凋零,潭水血腥。

  但这血腥味道的水气,吸入肺腑,却好似久旱逢甘露,竟令得宁凡的妖力,增进了一丝。

  一个呼吸,便增进一丝妖力,若跃入龙潭**,寻常大修士百年化神,绝不难!

  但前提是,你得在龙潭撑过百年。

  妖力碎体、死于龙潭**的修士,更是不少。血腥之味,融于池水,至今不散。

  宁凡目光一凛,眼前这漆黑如墨、深不见底的黑潭,便是罗云妖族听之神往、闻之色变的龙潭!

  龙潭!一步成,浴龙化神,一步错,碎体葬身!

  凶险与机缘,总是并存!

  “此龙潭,深不见底,但越往下,潭水妖力越盛,吸收妖力、突破化神所需时间,亦越短。九千丈以上,皆是黑潭,九千丈之下,则是血潭,沉没有无数年来死亡妖修的骸骨。再下方,据说是黄泉,葬有龙尸,连接地脉,勾成大势,故称龙潭。”

  “具体是否如此,老夫亦不清楚。以老夫化神中期修为,凭封赐之力,也只下过一万二千丈。至于寻常大修士,一般只在千丈位置**,在此深度,不出意外,百年即可化神。往年死于此潭的大修士,有些是不自量力,欲潜入更下方,被妖力碎体,有些,则是被龙潭‘暗兽’偷袭…陆北,切记!世事无常,量力而行!”

  “嗯。”

  宁凡闭上眼,在来之前,他便已将龙潭情报,打听清楚。

  没有立刻入龙潭,却负手而立,风吹不动,整整三日。

  三日之后,其气势达到巅峰,一步踏出,化作一道紫虹,一跃入潭!

  龙潭化神!这一步,宁凡等了太久,太久。

  紫虹在千丈位置,化出宁凡身形。粘稠、腥臭的潭水,让其眉头一皱,但为了实力提升,些许不适,可姑且忍耐。

  千丈位置,妖力**速度,几乎是外界的三倍。

  外界妖修化神,往往闭关二三百年,积蓄妖力,方才得以冲击瓶颈。

  若在此地,资质尚可的妖修,**十年,便可触摸到瓶颈!

  而若是更下方的位置,**速度,将更快。十年化神,绝不是空谈,前提是,宁凡潜入龙潭足够下层。

  只是此地,隐约给宁凡一丝若有若无的危机之感,好似暗处有人窥伺,想必便是陆道尘所言的暗兽。

  宁凡散出神念,以他剑念之强,神念竟被局限在百丈以内,根本无法散开。

  这黏稠的潭水,似乎可屏蔽感知。也就是宁凡,可感知百丈,寻常大修士,只能感知三丈,便是陆道尘,也仅能感知七十丈。

  毕竟他们,没有剑念。

  宁凡皱眉,此地妖力虽浓,却远远没到无法承受的地步。

  他一步踏出,身化紫虹,继续朝下方潜去。

  两千丈,三千丈…九千丈!

  九千丈位置,潭水好似被一道明显的分界线切割,上方是黑色潭水,下方是血色潭水。

  九千丈黑潭,妖力**速度,几乎是外界六倍,在此化神,四五十年便可做到!

  灌入体内的妖力,隐隐让宁凡有些不适,催动玉命第二境的罡灵,不适之感立刻消弭。

  “此地我可四十年化神,但若更下方,则时间可更短…”

  只是越往下,宁凡便越感觉,自己被暗兽所盯,好似有千百道隐晦的目光,在打量自己,令人毛骨悚然。

  在其一步踏入血色潭水之时,一道暗影如刃,刺向宁凡丹田,竟诡异地穿越罡灵防御。

  这黑光,来得太快,且似乎可无视妖术以外的防御。

  “将甲,现!”

  宁凡目光一寒,周身浮现出将银之甲,那黑光撞在胸甲之上,立刻一颤,一股巨力击在宁凡小腹,却未震碎胸甲,反倒震得那黑光头晕目眩,一时失神。

  黑光一顿,露出一个黑蛇小兽,锐齿淬毒,背生双翼,怕便是暗处窥伺自己的暗兽。

  区区一只小兽,竟是元婴修为,加上其诡异的遁速、破防能力,一时大意死在此兽手中的大修士,还真不少。

  显然未料到宁凡竟有地玄将甲护体,暗兽眼中凶芒稍减,一遁便欲逃。

  只是没逃半步,已被宁凡屈掌一拍,妖力一震,几乎让暗兽粉身碎骨。

  五指一握,已将暗兽擒入手中。

  望着此兽,宁凡目光一沉。

  此兽有些麻烦…九千丈之上,暗兽仅仅元婴初期,但再下方,怕是有元中、元后、元巅甚至化神暗兽,届时,自己单凭将甲,便防御不住此兽偷袭。有此兽窥伺,无人**之下,自己擅入九千丈以下,十分危险。

  能派出**的,有女尸,有石兵,但二人皆无妖力妖术,怕是挡不住暗手攻击,甚至有在暗兽偷袭下受伤、丧命的危险。

  “如此看来,我最多只能在九千丈**,还需时刻小心翼翼么…”

  宁凡掌力一吐,暗兽陨,这暗兽通体带毒,甚至其妖血,自己都无法轻易炼化。

  在其犹疑之时,储物袋中,小巧的金焰车轻轻颤动,似乎极为兴奋。

  “黑龙冢!这气息,肯定是黑龙冢没错?!煞星,哥警告你,快放哥出来,哥已经感觉到了,这里是黑龙冢,是哥修为大涨的好地方,不放哥,哥跟你拼了!”

  宁凡目光一诧,这在储物袋闹腾的,自然是金焰车车灵——黑龙了。

  听其言,似乎对这龙潭,极为了解,更称之为黑龙冢。

  说起来,这黑龙倒是拥有妖力的打手,好歹也是化神中期,若有此孽龙**,倒是不惧暗兽…

  目光一决,一拍储物袋,掌中平放一尊金焰小车。

  车宝之中,一道黑色龙影目光一扫,确认此地确实是黑龙冢之后,异常兴奋起来,恨不得立刻逃出金焰车,在此黑龙冢,好好提升妖力、甚至重塑妖身!

  只是可怜的黑龙,已被宁凡炼化成车灵,想要离开金焰车,除非获得宁凡神念准许…

  “放哥出去!哥知道,你是怕哥在黑龙冢获得传承,一不小心突破炼虚,超越你十条街!你在嫉妒哥!煞星,哥再次警告你,不放哥出去,哥要跟你动真格了!哥生起气来,可是很可怕的!”

  “聒噪!”

  宁凡一催妖禁,立刻,黑龙痛的哭爹骂娘,嚣张的言语,也渐渐老实起来。

  “饶命啊!主人饶命啊!小弟得意忘形了,小弟有罪!”

  “哼!下次再出言不逊,身死莫怪!本尊问你,黑龙冢是什么!”

  咯噔!

  黑龙心头一颤,刚才一不小心,太得意了,说溜嘴了,怎么把黑龙冢说出来了。

  这可是黑龙族的秘密啊,也就他身为少主,才知道一二,寻常妖族,根本不懂!

  “哥不知道黑龙冢是什么…”

  “三息!不说实话,则死!”宁凡懒得跟黑龙废话。

  一息!

  二息!

  第三息,黑龙萎了,咬牙道,

  “好吧!不就是黑龙冢吗,说就说!反正除了黑龙族,谁也无法从这黑龙冢获得半点好处…”黑龙得意道,看来自己气运不差啊,本以为成了罪龙,够霉了,本以为被斩龙爪、被宁凡炼成车灵,够霉了,但如今时来运转了,竟然让自己,发现了一处黑龙冢!

  “说重点!”宁凡掌力一吐,金焰车中的黑龙妖魂,濒临崩溃,这一刻,黑龙又怂了。

  “别,别动手啊,动手伤感情!哥说,哥全部都说!这黑龙冢,实际就是我黑龙族的王族前辈,陨落之后的坟冢,在特殊地势之下,以秘术走龙脉,成龙穴,保留王族之尸不朽,留待精血,供后人吞噬、吸收…不过,只有我黑龙族人才能获得传承,寻常人是得不到的!嘿嘿,这里陨落的王族前辈,万一是天妖级别,那哥就发了,哥吸收他的妖尸、妖血,起码突破碎虚没问题!”黑龙眼光,露出期待。

  “黑龙王族…”

  宁凡皱眉,自《妖典》之中,他略略得知,龙族本有无数分支,但在天地大劫之后,除了太古雷龙,再无其他龙族,可诞生王血…

  但若在大劫前,黑龙族曾一度比雷龙强横。

  这便是说,此龙潭,是天地崩溃、陆吾沉睡之前,就存在的?

  其下,有一具王族黑龙尸身,沉睡么…

  第二界界面脆弱,最多只容化神进入,这便是说,下方真有王族黑龙尸身,最多也只能是半步炼虚的修为。

  如此,绝不可能出现黑龙期待的天妖妖尸,顶多是个化神妖尸…

  黑龙,怕是要失望了。

  不过既然此地是黑龙族的龙冢,那么如何抵挡暗兽,想必这黑龙,应该有不少办法。

  “你可有办法对付暗兽?”宁凡沉声问道。

  “暗兽?就它们?它们不过算是哥的干粮,哥一露面,它们都要逃!”黑龙得意道。

  “好!如此,本尊在此**,你负责**,若有差池,本尊便催动妖禁,取你性命!出来吧!”

  宁凡一指点在金焰车上,黑龙一颤,飞出金焰车,化出硕大龙身。

  收起金焰车,脚踏黑龙,宁凡令道,

  “去更下方!”

  “没问题,包在哥身上!”

  黑龙一口应下,心中却是得意得想笑。

  “这煞星要在龙冢**,好,真是好!这段时间,哥便在龙冢捕捉暗兽,获取王族前辈的传承,争取突破炼虚期。只要突破炼虚期,妖禁再厉害,也控制不了高于修为一个大境界的妖兽,他肯定控制不了哥!”

  一时间,黑龙对未来充满了憧憬。

  只是当他跨越血潭,步入黄泉之底,所有期待,都落空。

  黄泉之地,三万丈!

  此地,堆积了无数骸骨,君临骸骨最上处,是一具半腐未腐的黑龙龙尸。

  从龙血观察,此黑龙生前,应是半步炼虚修为,与宁凡所料,所差不多。

  噼里啪啦,黑龙的**梦想,碎了一地。

  “化神龙尸!不是天妖!靠!哥白高兴了!这样的话,就算真吞了这龙尸、龙血,哥顶破天也只能突破化神巅峰!”

  “龙血,是我的,腐尸给你!”

  宁凡一笑,跃下黑龙,拂袖一招,滴滴黑色晶亮、妖力盎然的龙血,被宁凡招入手中,吞入口中。

  黑龙凌乱了,崩溃了。

  “本来哥把龙尸、龙血都吞了,也就最多化神巅峰,你还抢哥龙血,这下哥最多也就突破化神后期!哥跟你拼了!”

  “再吵,龙尸也不给你了!”

  宁凡目光一沉,催动妖禁,黑龙识海一痛,哭爹喊娘。

  心道,好歹自己也没算白帮煞星的忙,总算落个龙尸好处,腐烂就腐烂吧,好过没有,哥忍了!哥吃了!

  吃了这龙尸,哥好好**,争取突破化神后期,再吃点暗兽补充营养,说不定,还是有希望突破化神巅峰,甚至炼虚期!

  一想到这里,黑龙也不垂头丧气了。

  龙目一扫,暗处似乎有十几头化神初期的暗兽啊,哎呦,这都是美味的干粮!

  暗处,正窥伺宁凡的暗兽,成千上万的目光,在见到黑龙之后,个个躯体一寒,浑身颤抖。

  黑龙,专吃暗兽!

  暗兽的畏惧,是本能的,甚至在黑龙面前,暗兽连一成实力都发挥不出来!

  三万丈,妖力几乎撑爆躯体。

  若非肉身突破玉命第二层,若非有王族扶离之血护身,宁凡万万无法适应此地妖力。

  在此地**,速度是外界的30倍以上!

  十年化神,不难!

  眼见黑龙对暗兽有逆天克制,宁凡更是放下心来。

  有妖禁在,除非黑龙高于自己一个大境界,否则不敢耍花样。

  有此孽龙**,安全不是问题,唯一要担心的,是黑龙吃太多暗兽,会不会一举突破炼虚期…

  “不怕!暗兽之血,非黑龙族无法炼化其毒,等此孽龙吞食暗兽,将毒力化作精纯妖力,我再夺其妖力,自行吞服,便可压制此龙修为…”

  宁凡目光一凛,对黑龙下了重重命令,限制其行动,旋即盘膝而坐,一拍储物袋,取出碧焰草、妖帅金血。

  13滴完整金血,84道血丝…这些,恐怕是沉睡之地的所有妖帅残血了。

  此血一现,正在捕杀暗兽、**的黑龙,抑郁的表情,忽然放出亮彩。

  “妖帅精血!竟有这么多!这可是好东西啊…”

  黑龙无法想象,宁凡从何处弄来这么多金血。

  他咽了咽口水,旋即苦闷的散去心头贪欲。不行,不能抢这煞星的金血,金血虽好,自己如今有妖禁在身,不是煞星对手…

  “罢了,金血给你,哥忍了!哥吃暗兽,使劲吃!”

  ...

  服食金血,已近三月。

  整整三个月,宁凡不动不言,好似坐禅,周身升起淡淡金光,又有碧焰飞腾,正徐徐炼化金光入体。

  妖力,一甲甲突破,徐徐朝万甲靠拢。

  当最后一丝金血炼化,周身妖力,已达到10147甲!

  妖力,跨越万甲,突破了化神边缘,在这一刻,宁凡睁开了双目,一个心念,所有金光、碧焰,俱都收入体内,在体内,进行最终炼化。

  “妖力,万甲…是时候开始,凝聚妖力,冲击化神瓶颈了…”

  一拍储物袋,取出破将丹、玄血丹、离合丹,除此三颗丹药,还有第四颗云生丹。

  那云生丹,亦足以提升化神一成成功机会,却是陆道尘所赠的秘药。

  四颗丹药,可提升三成半的成功几率,加之妖力万甲,领悟两种意境,若宁凡突破化神仍然失败,则未免太过丢脸。

  四个月,陆婉儿已成功炼制凤翼,守着龙潭,等候宁凡破关化神的一刻。

  四个月,妖妃亦偶尔来到,当然其关注的,仍是界图界路而已。

  四个月,陆道尘手持一块罗盘,施展秘术,测定宁凡的下潜深度。

  当罗盘显示,宁凡深处黄泉三万丈之时,陆道尘面色震撼。

  他并不知宁凡有何手段,潜下如此深度,但自问,自己忌惮暗兽之强,绝对不敢潜入那么深…

  “此子手段,仍在我预估之上…后生可畏啊!十年化神,此子怕当真能做到…”

  一年,两年,三年…在第七年之时,净火部之内,血光百万里,数十万妖族丧命,通往妖界的界路,第二次开启!

  第八年,罗云都郡上空,界路开,霞光现,一道紫衣倩影,带着十余名娇滴滴的化神女妖,降临罗云!

  第九年,沉睡之地战火升起,妖皇太子攻陷三部妖族,紫妃攻陷二部,抢夺界图。除了第二部、第三部没有被攻陷,尚保留界图,其余部落,界图皆失。

  在舞嫣妖妃的庇护下,紫妃暂时没有抢夺宁凡、陆道尘的界图。

  但第十年,净火部的目光,对准了罗云部。

  十年时光,好似烟云消弭。

  十年苦修,妖力沉凝,步步化神。

  十年,宁凡没有一次睁眼,一次次冲击化神瓶颈。

  在第十年,他终于冲破那道隔膜,心神沉入天道,出现在一座云海之域。

  云海之巅,立着三块巨碑。

  三块巨碑,几乎铭刻了古往今来所有化神修士的姓名,其各自高度,皆绵延无尽,不可测量。

  三碑之下,立着一个七八岁的道童,手持拂尘,见宁凡步步前来,冷漠道。

  “嗯?是雨界修士么...‘云海斩凡,登天化神’,此地为云海,此三碑为天道三碑。紫碑为妖,青碑为神,黑碑为魔,三碑相合,天道方融。雨界修士,尔只需完成斩凡三步,并在神碑刻名,便可化神…”

  道童言罢,晗目不语,神情倨傲,无意与宁凡多言。

  至于斩凡三步,更无丝毫解释。

  “天道神碑,斩凡三步…我这是心神沉入天道了么…”

  宁凡步步走近,目光扫过三碑,暗暗诧异这三碑之上、姓名之多。

  天地间,竟存在过如此之多的化神修士…

  若在此碑刻上姓名,他便可获得天道承认,成为化神妖修!

  若不刻,则无法化神,更何谈化魔…

  “洞虚的意思,究竟是什么…该如何化魔,如何…”

  越靠近巨碑,沧桑的气息,好似要将宁凡融化掉。

  目光扫过三块巨碑,宁凡忽而,那一个个陌生的化神姓名,实则有着各自不同的色彩。

  赤橙黄绿青蓝紫,代表各自道途终点的气运,绝大多数是赤橙黄绿青,蓝色极少,紫色更是稀有…

  只是让宁凡在意的,并非紫色姓名,却是神碑之上,无数姓名之内,夹杂的某个黑色姓名。

  初时并未在意,只是看清那姓名之后,宁凡神情一变。

  两仪星,韩元极!

  “师尊!他的名字,竟在神碑之上!不会错,这姓名之中,罕有师尊刻字之气息,我不会认错!”

  “只是为何是黑色,为何师尊的姓名色彩,与众不同,难道,这才是化魔的关键?!”

  他目光扫过三尊巨碑,渐渐发现,每数万人,便偶尔会夹杂一名黑色姓名。目光落在那倨傲道童身上,此道童看似年轻,实则骨龄过千,并有化神后期的修为。

  宁凡收回目光,抱拳道,

  “敢问阁下,这天道神碑之上的姓名,为何有不同色彩?”

  “哦!你竟能看出不同神碑的色彩差异!”

  道童眼光一变。

  只因为那色彩,乃是气运,寻常修士根本看不到,一般而言,唯有真仙可看到。道童所属的掌碑仙府内,能在碎虚之时看到气运的,便十中无一,而化神之下能看到气运者,万中无一!

  顿时,其倨傲之色收敛,反收起拂尘,对宁凡一抱拳。

  “道友眼光卓绝,当真不凡!在下隶属北溟天虚空界玄武星,为‘掌碑仙帝’之护碑道童,道号一清。请教道友尊名!”

  千年骨龄,化神后期,这名为一清的道童,可谓资质卓绝,便是在玄武星上,也算名头不弱。玄武星俊杰,能放入一清眼中者,罕有。但今日,宁凡却令此一清,眼光一亮。

  此子未彻底化神,便可读出气运之色,好生不凡。

  这种人才,值得自己结交!

  “在下,宁凡!”

  宁凡抱拳。在道碑面前,隐瞒姓名,毫无意义。

  斩凡三步,刻名化神,姓名,无法隐瞒。

  历来多少化神客,能令道童侧目者,罕有...宁凡,是一个!

  “道友能识气运,怕是道友化神刻碑,凝气运之笔,还需‘北璃’师姐相助...”

  道童取出一张青符,念念有词。

  已经十三年没有化神修士读出气运了。

  道童隐隐感觉,今日的云海,会被这宁凡轰动一下的。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