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261章 半颗神星,阴融之威!

第261章 半颗神星,阴融之威!

  净云妖将,轻易败陆战,宁凡,却更加轻易杀净云!

  手持净云储物袋,宁凡目光一扫,30株碧焰草,到手!如此,自己倒是可以,着手炼化妖帅之血,妖力万甲,冲刺化神!

  罗云都郡,一片安静,针落可闻。

  传闻宁凡独斩三神,但当日亲眼所见的尧渊等人,早已回程北漠。都郡之中,见过宁凡实力冰山一脚的,只有被打成死狗的陆天明。

  但在净云身死的一刻,罗云在寂静之后,陷入沸腾!

  而陆天明,正开庄设赌,却在宁凡的凶煞气息下,目瞪口呆。

  他笃定,宁凡能败净云,甚至能斩净云,但万万想不到,宁凡面对实力强劲的净云,竟仍是压倒性取胜…

  “本公子当日,能从此人手上苟活一命,绝对是走了天大的运气…此人敢当着火将陆界焚,动手杀人,此人太狠…不怕与净火部不死不休,不考虑任何杀人后果,仅仅是…有仇必杀!”

  瞎目的陆战,感觉自己热血沸腾。

  被净云所伤的憋屈,都在此刻,一扫而空,化作对宁凡的震撼与崇敬。

  “此人,当我罗云第八将,老子第一个举双手赞成!杀得好,杀得好!甚至这陆北,杀净云之前,故意戳瞎净云双目,这是在为老子报仇啊!老子陆战,欠你陆北一个人情!”陆战哈哈大笑,戳瞎之目,好似不那么痛了。

  陆婉儿小手掩口,茶女风女,亦是异彩连连。她们与宁凡朝夕相处,却是第一次亲眼见到宁凡的恐怖手段。

  “陆北…竟这么厉害…”

  青衣妖妃指尖捋过鬓丝,神情第一次动容。

  “陆北…此人几乎毫发未损,便杀净云,有此实力,第二界中,能胜他者,不足二十人…一旦成就化神,怕是封妖之下,此人再无敌手…但,他终究不是真正妖族,可胜净云,却未必能胜金群,便是能胜,也必定是苦战,至于鲤伴…他,能胜鲤伴么…”

  长空之上,陆界焚虎目震怒,净云妖将手段非最强,却是其不可多得的心腹之一,却被宁凡所杀,他岂能不怒。

  但身前,有陆道尘踏天相阻,使得陆界焚神情阴沉,却是万万无法步入火台,干预赌战。

  “呵呵,火将息怒,诸将踏上火台,便生死由天,净云既死,要怪只怪其技不如人…”陆道尘阻在陆界焚身前,不让一步。

  “哼!生死由天…好!稍后,这陆北死于上界妖将之手,你陆道尘,可休想相救!”

  陆界焚眼露寒意,自己不能手刃宁凡,但火台之上,尚有二将,自有人为净云报仇。

  碧焰草,到手。

  宁凡举鞭一指鲤伴,神情淡漠。

  “下一个,是你么…”

  这眼神,目空一切,让鲤伴新仇旧恨,怒火中烧。

  “周明!本将不知,你如何逃过大晋死劫,但今日,本将不会再放过你,必杀你!”

  其一步踏出,便要与宁凡交手,却被金群拦住。

  “我来!”

  金甲妖将,徐徐迈出,气势却愈发沉凝。

  从宁凡灭杀净云的举动中,金群意识到,宁凡是一个强劲对手,但自问,自己仍有的是手段,灭杀宁凡。

  “你,接不下本将一枪!”

  “是么…”宁凡冷笑。

  “找死!”

  金群眼光一寒,一步踏出,周身徐徐长出金毛,化作金色獒头,獠牙尖锐。

  大手一抓,晴空之上,一缕缕日光,被其摄入手中,化作一道璀璨夺目的日光金矛,掌力一拍,巨矛化作一道金色极光,直刺宁凡丹田。

  “妖术,离日枪!”

  此日光金矛,一矛之力,好似炎阳,几乎灭杀陆青。

  而这一次,金群更是幻化出妖相,一矛之力较之之前,更平添数成威力。

  面对此矛,宁凡目光第一次凝重,手掌附上灰色火焰,一掌,拍在金矛之上。

  炽热的温度,好似太阳,令宁凡掌心片刻之中,出现焦糊。

  只是这肉身伤势,却在妖血的自我修复下,顷刻复原。

  手掌顺势一抓,出手如电,将矛尖生生握住,连退三步,卸去一矛之力。

  他目光一沉,此矛之所以厉害,原因,便是借日光演化妖术。

  同级妖术中,演化日光的妖术,绝对是不可多得的强悍术法。

  欲破此术,首先要抽此术,真阳之力!

  “北溟有日,其名阴融…北溟有雷,其名雷恸…”

  回想洛幽当日传下的神秘口诀,心头默诵,宁凡感觉自己灰炎覆盖的手掌,好似生出丝丝消融日光的力量。

  金群心头大震。

  这日光之矛,其温度,绝对是恐怖的,至少金群自问,自己若凭肉身硬接此矛,必定被焚成虚无。

  从金群领悟此妖术开始,曾无数次凭此术斩敌立功,即便此术被某些高手破去,但便是寻常金身境炼体高手,化出金身,也不敢硬接日光,唯有以妖术抗衡。

  似陆青,妄图以玉命境肉身硬接金矛,其结果,便是手臂焚为飞灰。

  但宁凡,以肉掌,接下了此矛!

  其手掌之上的灰色火炎,是什么妖火,竟足以抗衡日光的灼热,难道是…六品灵火?!

  他尚未想个明白,却见宁凡一拍金矛,连退三步,止住矛势。

  好似施展了什么秘术,竟将金矛之中的日光之力,抽去!

  抽走的日光之力,在宁凡眉心,徐徐凝出半颗虚幻星点。

  此星尚未凝实,且只有半颗,却蕴含了一式神通,名为,阴融之术!

  第一星,为属性之星,第二星,却可附加神通。

  入碎界秘境,吞无数妖血,宁凡的肉身在妖血的滋养下,早已到达玉命第二层的边缘。

  在第二神星凝出一半之后,炼体境界的隔膜,就此突破…

  “阴融…以太阴雷力,消融太阳…此为我第二神星…虽尚未彻底凝实,但这阴融之力,却正是所有日光法术的克星!”

  手掌之上,灰炎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丝丝血色雷光。

  仅仅数个呼吸,其体内,却发生翻天覆地之剧变,突破炼体境界的隔膜,晋入玉命第二境!

  眉心之上,已有,一颗半星点!

  “碎!”

  五指狠狠一握,金矛粉碎,化作破碎的耀眼金光!

  碎光之中,宁凡一步踏出,双翼一振,烟影一闪,已出现在金群面前,一拳,轰落。

  这一拳,没有多余花哨,有的,仅仅是附上淡淡血雷,却已令金群面色大变。

  “此雷是什么雷,竟似乎专破日光神通!此拳力,不会错…是玉命第二境界!此拳一击,可匹敌化神中期一击!”

  金群十指掐决,周身升起金光,化作一尊金色獒头,张开金口,一口咬向迎面而来的宁凡。

  “妖术,破木金犬!”

  一个獒头现出,随着指诀一变,分出十余个獒头,各个金光耀眼。

  但所有金光之獒,皆是演化日光之术,一旦接触到血雷,纷纷惨叫出声,诡异消融,并被同化成血雷之力。

  太阴神雷,阴融离日!

  “不好,挡不住了!”

  一拳正中胸膛,金群将甲粉碎,肋骨尽碎。

  而这一拳之力,附上血色雷光,拳力好似成了雷,在金群体内疯狂撕裂。

  噗!

  便是当日界门崩溃,他都未受伤,今日却在宁凡一拳之下,吐血!

  金群被一拳轰出千丈,好容易稳住身形,眼神,却是疯狂。

  自己堂堂上界妖将,岂可输给下界蝼蚁小妖,岂可!

  “燃血!”

  他仅仅凝出一滴真灵金獒之血,但此刻,却为了战胜宁凡,而将血点燃。

  都郡之中,一个个妖族唏嘘不已,万万想不到,身为金獒族人的金群,竟被宁凡一个照面,逼到不得不燃血抵挡的地步。

  点燃妖血,金群周身好似化作了耀眼日光,一步踏出,整个人立即消失在原地,只留金色残影。

  这染血换来的日光遁速,绝对可比拟宁凡的妖翼遁速!

  在其身子消失的一刻,宁凡眼皮一挑,旋即,冷笑。

  他左目紫星一闪,一眼便看穿了金群的攻击套路,连退九步。

  每一步,都凝聚天地大势于足尖,九步之后,他一脚踏下,火台,粉碎!

  在这一刻,宁凡脚下,一道金獒之头,刚刚钻出,竟是从地底偷袭。

  只是他尚未偷袭成功,九步之力,大势成剑,加上宁凡玉命第二境界的一踏之力,尽数踏在金群妖身之上。

  这一踏之力,剑气纵横,更化作无数血雷波动。

  天空碎裂,而裂纹,沿着宁凡脚下为中心,疯狂向四周横扫而去,更是一步,将金群妖身踏碎成血雾,就连妖魂,都在一踏之下,重伤!

  火台,重凝!

  宁凡脚踏妖魂于火台,俯视,就好似,俯视一个蝼蚁。

  这轻蔑的目光,让金群尊严受挫,怒火中烧,偏偏妖魂被死狗般践踏在宁凡脚下,动弹不得。

  金群大怒,勃然大怒!

  “陆北!陆北!你敢伤我,若有一日,你飞升天妖界,金某在金獒族中长辈,必定杀你,为金某泄愤!”

  “我为上界妖将!你敢杀我,便等着夷灭九族!”

  “本将给你一个机会,现在放了本将妖魂,并跪下叩头万次,自觉退出界图之争,本将可饶你不死!”

  金群好生狂妄!

  因为金群笃定,宁凡不敢杀他!他与净云不同,净云是净火部妖将,背景,仅仅是净火部,杀便杀了。但他金群的背景,可是真灵金獒族!!

  杀一獒,便获罪万獒!他笃定,宁凡不敢动他!

  在金群的狂妄声中,宁凡眼中杀机,越来越盛。但他没有立刻踏死金群,反倒冷笑仰天,望着陆界焚,毫不畏惧。

  俯瞰罗云都郡,声如雷霆!

  “此妖金群,虽为上妖,名列金獒,但犯我罗云,伤陆青,言不驯,该当何罪!”

  这一道质问,好似一道飓风,扫过罗云都郡。

  金群,该当何罪!

  在这声质问前,无人敢伤上界妖将,即便对方堂而皇之在都郡地界,羞辱封妖。

  但伴随着宁凡掌灭金枪,拳破金光,脚踏金群,其威势,如日中天,点燃了每个罗云妖族,心中之热血。让习惯了卑微、逆来顺受的下界之妖,胸中不满,宣泄!

  上界妖将,又如何…

  上界妖将,凭什么高高在上!

  “妖祖之训,我妖族男儿,当不敬天,不畏地,上界妖将,又如何!”

  “请北将军,斩杀此孽,振我罗云之威,报我陆青之血仇!”

  断臂陆青,扶着伤口,怒视被践踏如死狗的金群,大感快意。

  随着其一声之后,都郡之中,一道道附和之声,潮水般响起。

  杀!

  杀!!

  杀!!!

  陆道尘眼光一凝,露出更为赞许之色,心头苦笑。

  “这陆北,倒是谨慎…知道杀戮上界妖将为重罪,即便有火台生死状在先,亦怕被老夫算计,故而,点燃我罗云妖族之愤,同仇敌忾…净云戳瞎陆战之目,此人便反戳净云之目,金群斩陆青之手臂,此人便踏碎金群妖身…毁金群妖身,则与金群结下死仇,以陆北对仇人斩草除根的个性,自是必杀金群,不留后患,但此人,刻意让陆青放话,让罗云同仇敌忾…此子,想将自己杀人之罪,与罗云分担,绑在一次…此子,好个奸猾、小心之辈…”

  一道道杀戮之声,响彻罗云。

  在这一刻,宁凡垂下目光,冷视金群。

  而原本张狂的金群,从宁凡的眼光中,感到一丝步步逼近的杀机。

  冰冷,让人不寒而栗…

  凶煞,让人呼吸窒息…

  “这陆北,要杀我!怎么会,怎么会!除非是疯子,否则,明知本将为金獒族人,此人,如何敢杀我!”

  金群,怕了!

  仿佛自己所有的背景、依仗、嚣张的成本,在宁凡的身前,都是可笑。

  疯子,疯子!

  此人杀人,从无顾虑!

  “陆…陆将军,有话…好说…”金群的妖魂,在一阵阵冲天杀戮声中,颤抖。

  “我与你,没有话说...死!”

  一步踏下,金群,妖魂碎!

  张口一吞,所有血雾、妖魂,尽数吞入腹中。

  可惜,可惜…没有搜此妖之魂,否则倒是能知晓不少上界的秘密。

  但如此情形之下,宁凡亦无时间,静下心来,慢慢搜魂。

  而若不果决斩杀此妖魂,一旦陆界焚出手救人,则杀戮金群的机会,便流逝…

  上界妖将…死!

  在金群身死的一刻,都郡之中,呼声如潮。

  “北将军威武!”

  妖族,本就不该被等级所拘束。

  不能顶天立地,便不配为妖!

  青衣妖妃,俏立在欢呼声中,奇异之色,却越来越多。

  “灵王…若非灵王陛下被人暗算,重伤至今,或许在天妖界中,应也是这般威风凛凛…根本不会容龙族等真灵,**…”

  收了金群储物袋,宁凡目光一扫,纷繁的物品中,倒是有一卷功法,记载的是化级中品妖术,离日枪…

  那日光之枪,威力倒是不弱,对尚不会高端妖术的宁凡,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毕竟,可不是每个敌妖,都会阴融口诀的…

  第二颗眉心神星,已凝出半颗,神通,阴融!

  炼体境界,在一战之中,突破瓶颈桎梏,达到玉命第二境!

  宁凡步步走向鲤伴,煞气腾腾。

  而鲤伴,不自禁的,后退半步!

  心头,翻起滔天巨浪!

  “他,当真是周明么…那个不堪一击的融灵蝼蚁,如今,已有如此恐怖的实力!”

  鲤伴没有注意到,自己掌心,已握出…冷汗!

  他自尊心,不容其畏惧一个下界蝼蚁,但身体,却不由自主在恐惧!

  会败,会败…

  若凭自己,不是这周明对手,会被其…斩杀!

  如此,休怪本将,卑鄙了!

  “伴妖,列阵!”

  鲤伴眼露狞色,一拍收妖袋,火台之上,一道道妖影浮现,将宁凡围在中心。

  数百道妖影,皆是…元婴气息!

  只是这一道道妖影,皆是兽身,非人身伴妖,而是兽身伴妖…

  “这鲤伴,竟有如此之多的伴妖!”陆道尘眼中一惊,寻常上界妖将,能有数十伴妖,便是不凡。

  伴妖,即是家族为此将安排的仆从。

  鲤伴的伴妖如此之多,足以说明,此人在上界家族,多么受到重视…

  甚至陆道尘听闻,此次第二界,共来了十人上界妖将,修为最高者,是化神后期的王枭。

  但十人中,最受本族器重者,却是…鲤伴!

  只是此人还未与宁凡交手,便唤出数百元婴伴妖,既是示弱,也是卑鄙…

  “此妖身份不凡…不知这陆北,敢不敢如杀金群一般,杀戮此人…若连此狠性都无,怕是连站在天帝之星的资格,也无,跟无法,拯救陆帅…”

  罗天殿外,风女、茶女,心头苦涩。

  鲤伴妖将,还是这般薄情呢,数百元婴伴妖,拿出来送死,毫不心疼…

  或许,此人根本已忘了,曾有两名伴妖,一为茶花之妖,一为风信子所化…

  宁凡,则不同…明明鼎炉环中,有一千多名金丹、融灵鼎炉,却从未派出、让鼎炉送死…

  若非当日被宁凡所劫,或许,自己二人早已被鲤伴当作垫脚石,死在某处战场了…

  “主人,不要败…”

  二女闭目祷告,祷告着宁凡取胜,击杀鲤伴。

  二女甚知鲤伴个性,此人睚眦必报,若不斩杀,后患无穷…

  火台之上,宁凡冷视数百头元婴妖兽。

  穿行于妖潮之中,如入无人之境,任何龇牙咧嘴咆哮而来的妖兽,皆被其轻描淡写,一掌灭杀。

  一步,两步,三步…

  四步,五步,六步…

  七步,八步,九步!

  踏天九步,九步成剑,大势斩过!

  宁凡周身,好似升起一道势剑之圆。

  这圆渐渐迫开,徐徐扩散,但凡被卷入圆中的妖兽,俱被绞碎成血雾,一命呜呼。

  婴剑四剑,最强之剑,本是画心一剑。

  踏天九步,本是最弱一剑,但这一剑,是宁凡唯一自创之剑术!

  在一次次施展中,越来越圆润。

  甚至这一剑之中,剑势成圆的一刻,好似有一道玄妙剑意,说不出,道不明,在宁凡心头升起。

  短时间内,无法颖悟。

  但一旦颖悟,突破化神,他便算是领悟真正剑意的化神剑修…

  天道,为圆…

  这已化圆的剑势,隐隐含有大道在其中。

  “灭!”

  宁凡目光一寒,圆心,扩散千里!

  数百妖兽,齐齐好似塑像定住,下一刻,化作肉泥而亡。

  戾气腾空!

  “鲤伴,你还有什么手段,再不施展,便没有机会了…”

  “周明!你休要狂妄!区区元婴伴妖,杀便杀了!你却不知,这数百伴妖,是我故意让你杀得…有了这些血祭,我才可,偿付召唤荒兽的代价!”

  鲤伴一拍腰间收妖袋,两道凶煞的荒兽气息,徐徐在血雾之中凝聚。

  一为血龙妖魂!

  二为黑龙妖魂!

  双龙,皆是荒兽!

  这两道妖魂,在血雾之中,疯狂吞噬血雾,凝聚妖身。

  片刻之后,纷纷凝聚出半实半虚的龙身龙影。

  血龙冷漠地望向宁凡,不屑一顾。

  而黑龙,则贪婪地望向鲤伴,嘿嘿媚笑,

  “鲤伴大哥,小弟黑牙,这厢有礼了…说,你让我杀谁,小弟便杀谁!不过,这个…嘿嘿,返回天妖界后,大哥能否帮小弟在龙帅面前,说两句好话…小弟什么时候,可刑满释放,重归龙族…”

  “杀了此人,本将,帮你美言!”

  “好,此人么,区区一个元婴小妖,不过是小弟的下酒菜!”

  黑龙龙影一闪,腾空而起,居高临下,俯瞰宁凡。

  散露出,化神中期的荒兽之威!

  这是,真正的荒兽,更具有,太古龙族血脉!

  陆道尘目光大惊。

  这鲤伴身份,绝对不简单!

  竟蒙赐两道罪龙之魂护身!

  此人在真灵龙族中,后台怕是有点厉害了…

  眼中,不经意闪过一丝忧色。

  陆道尘万万没料到,鲤伴竟有如此背景,有两头荒兽做打手,甚至其中一龙,还是化神中期!

  如此,宁凡万万不是鲤伴对手,多半会…死!

  此子,是自己完成陆帅遗愿的最后希望…不可…不可让此子死!

  “陆北!此战,老夫认输,你速速离开火台!”

  陆道尘的话,让宁凡一怔,他虽从始至终看不穿陆道尘的目的,此刻却哪里看不出…这陆道尘,竟是在维护自己!

  这一次,轮到陆道尘救人了。

  但陆界焚,岂会让陆道尘如愿!

  “呵呵,火台之比,生死由天,陆道尘,你难道想破坏赌战公平么…”

  “公平!以三敌一,何来公平!”

  “谁说火台之上,不可以御兽助阵…”

  陆界焚冷笑,他巴不得看宁凡被鲤伴一人二龙给撕成碎片。

  陆婉儿眼露恐慌,在她看来,便是宁凡再厉害,也多半不是三名化神对手,甚至其中,更有化神中期的黑龙荒兽!

  “妖妃姐姐,如今能救陆北的,只有你了,只要你救陆北,我就…我就加入灵王宫,给你为奴为婢…”

  青衣妖妃,哭笑不得。

  加入灵王宫…为奴为婢…

  这婉儿妹妹,真是个实诚的傻丫头…多少人付出代价,都无法加入灵王宫,她倒好,加入灵王宫,反倒成了妖妃占便宜…

  不过这份为了宁凡付出一切的决心,让妖妃心头,升起一丝神往…

  “他,值得你这般付出么…以你姿容,若被灵王看中,收入宫墙,成为妖妃,便与陆北,再无尘缘…你这样付出,不后悔么…”

  “什么,要当,妖妃…”陆婉儿咬唇,她自不知,妖妃姐姐只是逗她。

  “若能救他姓名…便是…便是…我也愿…”

  “傻丫头,姐姐在这沉睡之地,无亲无故,只有你,算是姐妹…你的情郎,姐姐岂会看他送死,即便他…是异族…”

  青衣妖妃,叹息一声,便欲出手救人。

  但莲步刚动半步,她却生生收住脚步,美眸震惊。

  却见火台之上,宁凡望着黑龙、血龙与狞笑的鲤伴,神情,却是不屑。

  “有意思,陆某倒是不知,赌战将比,原来是可以请援手的…化神援手,可不是只有你鲤伴,才有!”

  一抖鼎炉环,一震元瑶玉。

  女尸、石兵,两道震撼人心的化神气息,出现在火台之上!

  其中石兵为傀儡,气息几乎不弱鲤伴!

  女尸为尸魔,在宁凡的授意下,散出化神中期的气势!

  一霎间,鲤伴冷笑僵住,面色大变。

  “化神中期的炼尸!化神初期的傀儡!不可能!你区区下界蝼蚁,怎会有…如此底蕴!”

  局势,逆转!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