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927章 小子,你被算计了

第927章 小子,你被算计了

  readx;“先把我朋友放出来,再谈其他事情。【】.yankuai”宁凡皱眉道。

  “...对,快把我放出去,我不想呆在笼子里...”妙言仙尊耳根微红。她可不想像猴子一样,关在笼子里被人围观,尤其不想被宁凡围观。

  这一幕,太狼狈,她内心里不想让宁凡看到自己狼狈的一幕。

  即便这个铁笼子疗伤效果显著,她也一刻都不愿呆在里面。

  她尝试过轰开铁笼,却无奈地发现,这不起眼、锈迹斑斑的铁笼子,真的是一件先天法宝。以她万古第一劫的仙尊修为,轰不开铁笼。

  “哎呀呀,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事多,老夫一片好心,拿先天法宝帮你们治伤,你们竟然不领情,好好好,老夫这就把这小姑娘放出来。回来吧,【小铁笼】。”

  眼珠怪嘀咕一声,扫出一道灰光,铁笼子立刻不见了踪影,不知被眼珠怪收到哪里去了。

  脱离了铁笼子,妙言仙尊立刻飞至宁凡身边,忌惮极深地看着眼珠怪。

  这个眼珠怪给她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比普通的仙帝都要危险...

  “现在怎么办...我们被这眼珠怪抓到这里,要怎么离开...”妙言悄悄对宁凡传音道。

  见识过宁凡诛杀古尸的恐怖实力,她已经将宁凡当成了主心骨。

  也只有宁凡,能战胜这眼球怪了吧...

  “先看看他有什么事找我吧。”宁凡眉头皱得更深,传音回道。

  眼前的眼球怪实力深不可测,宁凡又不是真正的圣人、仙帝,没有把握战胜眼球怪。

  最多也就是燃祖血,炸始气,破开此地掌位虚空,带上妙言仙尊逃离此地而已。宁凡有把握在这眼球怪手中保命,只是保命的代价太大。

  七滴祖血,一道始气...若可能,宁凡也不想为了一个眼珠怪。就把这些底牌用光。

  也不知道斩命人剑对这眼珠怪有没有一击必杀的杀伤力...

  这眼珠怪身上有大量的不死之气流动,但似乎还拥有不死之气以外的其他力量...

  之前宁凡一剑轰碎石门,那一剑同样斩到了门内的眼珠怪。

  石门毁了,眼珠怪却毫发无损...它似乎与古尸、石门不同。不惧怕斩命人剑。

  宁凡目光微微有些凝重,还是先探探这眼珠怪的来意吧,再作计较。

  “嘿嘿,小夫妻就是感情好,还说悄悄话。先别说了,跟老夫过来这边。刚才多有得罪,老夫先送小友一份小礼物,再谈正事。如何?”

  眼珠怪猥琐地笑了笑,朝着虚空某个方向一遁飞去。

  宁凡面无表情,紧随眼珠怪飞去。他倒要看看,这眼珠怪究竟玩什么花样。

  妙言仙尊则有些尴尬,脸色更红,匆匆跟上宁凡。她和宁凡才不是小夫妻,这眼珠怪怎么一直乱说话。扰乱她的心境...

  也不知道眼珠怪究竟想去哪里,一路上,不断有铜塔塔楼飘过,都是古塔,不知存在了多少年,最矮也有三层高,高一些的有六层七层的铜塔。

  这些铜塔古旧残破,乍一看,就好似极为普通的建筑,没有任何特殊之处。

  宁凡并未太过关注这些铜塔。反倒是妙言,美目流转,若有所思。

  “这里的铜塔,有些像北天遗世宫的遗世塔...很像...”妙言忽然对宁凡传音道。

  “遗世塔?”宁凡微微一怔。他自然是知道遗世塔的,不由得勾起了一丝回忆。

  雨界无尽海中的遗世塔,倒的确和眼前的铜塔有几分相似,不过也只是塔的格局相似而已。这里的铜塔,并无改变时间流速的力量。

  虽然与遗世塔相似,终究不是遗世塔...

  他想起了年少之时。前往无尽海修行的岁月,他去了外海蓬莱仙岛,入了遗世塔,在塔里结丹,结婴...

  出塔之后,又与北小蛮纠缠不清...

  “嗯?这座铜塔之上,竟然有北天悼亡族的族徽!”

  妙言忽然发现了什么,朝着附近某座铜塔飞去。

  宁凡目光微动。悼亡族...那不是北天祖帝的家族么。北天祖帝传下的悼亡之术,可克制天下傀儡,当年的宁凡,凭借悼亡之术多次降服超出自身境界的傀儡...

  传说,北天祖帝开创了悼亡一族,傀儡术独步天下。

  传说,悼亡族的傀儡术太过危险,在北天祖帝死后,悼亡族被几名北天大能屠灭,族人无一人存活。

  顺着妙言的方向,宁凡看到一座与其他铜塔稍稍不同的塔。

  这一座铜塔,共有八层,塔门之上,刻着一个巨大图腾。

  那是一个黑色月牙的古老图腾,宁凡不认识这个图腾,妙言却是见过,这黑月图腾,正是悼亡一族的族徽。

  她是四溟宗的仙尊,四天仙界一些大家族的族徽,她大都知晓。悼亡族虽说覆灭已久,却是北天祖帝一手创立,曾有过极为辉煌的历史,她自然认识悼亡族的黑月族徽。

  “‘悼亡之术,天下无解,若逢黑月,逆之则灭...’没错,这图腾,真的是悼亡族的族徽。”妙言仙尊飞至那座铜塔前,悬空而立,笃定地说道。

  “只是想不到,这个地方竟然会有悼亡族的族徽...这个地方与北天悼亡族有什么关系么?”妙言自语道。

  “小姑娘,眼力不错啊,居然认识悼亡族的族徽。想不想知道,这族徽为何会出现在这里?”眼珠怪见妙言跑去看塔,嘿嘿一笑,收住遁光。

  “莫非这个地方曾有悼亡族人来过?”妙言猜测道。

  “何止是来过,这里所有的铜塔,都是那名悼亡族人亲手造出。嘿嘿,想不想知道,造出这些铜塔的,是哪个悼亡族人?那可是个了不得的大人物!”眼珠怪打开了话头,很期待看到二人露出好奇宝宝的表情,向他提问。

  妙言仙尊倒是有些好奇,顺着眼珠怪的话,问了一句“是谁造了这些铜塔”。

  宁凡则不发一言。眼神平静,没有任何好奇之念,让眼珠怪大感失望。

  “小子,你不好奇是哪个悼亡族人。在这里造了这些铜塔?此事可涉及了不少上古秘闻。你不感兴趣么?”眼珠怪有些恨铁不成钢。没有好奇心的人简直太无趣了,他可不喜欢跟无趣之人打交道。

  “不感兴趣,是谁在此造塔,与我无关。”

  “怎么跟你没关系,老夫要你帮的忙。跟此事关系可不小。”

  “我还没答应帮你的忙...”

  “你会答应的,你已经中了那个老东西的算计,却还犹不自知。没有老夫帮助,你恐怕会有大麻烦。老夫寻求你的帮助,何尝不是想要帮你一把,不过各取所需罢了。”眼珠怪大有深意地说道。

  “你说我中了算计,是什么意思?”宁凡目光终于有些好奇了。

  眼珠怪见面瘫宁凡终于露出好奇之色,猥琐一笑,却又话锋一转,说起了这里的铜塔。

  “小子。听说过悼亡大帝的名号么?”眼珠怪露出‘你不知道就是孤陋寡闻’的眼神。

  “当然听说过。”宁凡点点头。

  悼亡大帝就是北天祖帝的帝号,是开创悼亡一族、命囚悼亡术的盖代人物。这算是四天修士的常识了,宁凡在东天呆了不少年,自然不会不知道。

  此人未称霸北天仙界之前,以悼亡为帝号,称霸北天之后,被世人尊称为北天祖帝。

  何谓祖帝?唯有彻底称霸一天、统御万宗千族的人物,才能被尊称为祖帝。

  同一时期,东妖祖完全称霸东天,被世人尊为东天祖帝。西天、南天也各有祖帝称霸。

  “小子。若我说在此地造铜塔的,正是悼亡族之主,悼亡大帝,你可相信!这黑月族徽。正是他亲手留在此地!”眼珠怪露出‘我不信你不惊讶’的眼神。

  “北天祖帝竟然来过这里,并在此造塔!”妙言仙尊惊讶了。这个秘闻连四溟宗的远古卷宗都没有记载。

  宁凡也惊讶了,只不过没有表现的那么明显而已,于是,眼珠怪不满了。

  你丫面瘫吗?吃个惊尖叫一下会死吗!

  眼珠怪怒了,他不信邪了。他要爆料更多秘闻,定要看到宁凡一惊一乍的模样。

  “听说过遗世宫么?”眼珠怪又对宁凡问道。

  “听说过。”

  “知道遗世宫的始祖是谁么?”眼珠怪露出‘你说不知道就是胡扯’的眼神。

  “知道,遗世宫的始祖,是已故的阴融大帝...”宁凡想了想,回答道。

  阴融大帝,遗世宫始祖,是一名充满传奇色彩的女修。生前曾凭十颗阴融珠横行北天,甚至参与过剿灭悼亡族的战争。那一战,阴融大帝独自一人屠戮了七名悼亡族仙帝,立刻赫赫凶名。

  阴融大帝死后,其法宝阴融珠因威力强大,被世人誉为‘北天仙界镇天之宝’,与东天仙界的镇天钟齐名。

  “你可知,遗世宫始祖阴融大帝,是悼亡大帝的女儿,她一身神通,是悼亡大帝所传。她赖以成名的阴融珠,是悼亡大帝亲手为她炼制。她创立的遗世宫,更是悼亡大帝亲自为其命名。而她剿灭悼亡族,奉的是悼亡大帝的命令!”眼珠怪开始爆猛料了。

  它很期待听到宁凡吃惊的尖叫声,不过他注定要失望了。

  宁凡目光古怪地看着眼珠怪,一副‘你知道的太多了,我反而有点不相信你说的是真是假’的表情。

  妙言仙尊则一副‘你不会是在鬼扯吧’的表情,这一次,连她都没有惊讶,因为不信。

  阴融大帝是北天祖帝的女儿?不可能,这件事,四溟宗的远古卷宗根本没有记载,不可能是真的。

  “你们不相信老夫的话?老夫说的都是真的!”眼珠怪怒了。

  “老夫与悼亡大帝喝过酒,是过命的交情!”越说越离谱了。

  “老夫看过阴融小丫头穿开裆裤,她的屁屁别说有多嫩了!”越说越没节操。

  “哼!不信算了,臭小子,臭丫头,跟老夫过来!”

  眼珠怪气得哼哼唧唧,化作一道长虹,破空而去。

  宁凡与妙言对视一眼,皆看出对方眼中的无语。这个眼珠怪。有点逗逼...

  不过还是不能对这眼珠怪掉以轻心。

  二人跟在眼珠怪之后,一路疾驰,一路上,还遇到其他几座八层铜塔。

  这些铜塔同样有着悼亡族的黑月族徽。这些族徽是否真如眼珠怪所说,是北天祖帝所留,那就不得而知了。

  很快,眼珠怪将宁凡二人带到了虚空尽头,在那里。有着数百座铜塔高耸,竟是形成了一片塔林。

  其他地方飘浮的铜塔,最高也不过八层,这里的塔,却有九层、十层的,甚至还有十一层、十二层的。

  这里得铜塔皆泛动着宝光,更有一股沧海桑田的岁月气息,扑面而来。

  这里每一座铜塔,都刻有悼亡族的黑月族徽!

  宁凡眼中青芒一闪,竟是从这些铜塔之上。看到了秘密交织的时间道则。

  “一共627座‘封印塔’,九层的407座,十层的133座,十一层的78座,十二层9座。老夫送你一份礼物,让你进一座九层封印塔!”眼珠怪没好气地说道,带着宁凡二人,来到塔林外围一座九层铜塔跟前。

  整个塔林627座铜塔,有606座塔门封印,那封印极强。以眼珠怪的神通也很难破开。

  悠久的岁月长河中,他也只破开了此地21座铜塔封印而已。

  他带宁凡前来的,便是破开封印的铜塔。

  这座铜塔的塔门没有封印,塔门半开。塔内幽暗一片,无法看清塔内的景象。

  细细去看,塔门左侧竟刻着一行神篆文。字体周正,却蕴含了某种神通,给人一种字体模糊之感,无法看清那行字是什么。

  妙言看了一眼。根本看不清那行字写的是什么,只觉得这行字中,含了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片刻之后,更是觉得双目微痛,竟有些承受不住那行字的威压,不能再看。

  她不得不移开目光,惊讶不已,“刻下这行字的人,修为比我高得太多,即便不是圣人,也定是半只脚踏入第三步的准圣。”

  “这行字是悼亡大帝刻的,老夫知道,你肯定不信。”眼珠怪没好气地说道。

  宁凡起初同样看不清那行字,但随着双目青芒一闪,终于将那行字看清:

  ‘此塔之内,封印十年岁月。’

  “进来吧。”眼珠怪率先进入了铜塔,宁凡微微沉吟之后,亦是一步踏入,妙言紧随其后。

  塔内自成空间,有山有水,是一处小千世界,整个天地被时间道则彻底隔绝。

  随着三人进入塔内空间,塔门入口立刻消失不见。

  “小友就在此地呆上十年吧,你夫妻二人全都伤势不轻,十年应该足以养伤了。这,便算是老夫送给小友的小小礼物。嘿嘿,十年后再见...”

  眼珠怪猥琐一笑,在此地山水之间寻了一座灵气不错的山峰,开辟了洞府,看模样,竟是打算在洞府内长期闭关。

  宁凡先是一怔,而后猛然抬头,眼中青芒犹如实质般爆射而出,将天人合一催动到极致。

  这一刻,他好似与此地天道融合为一。

  这一刻,他终于看出了这座铜塔的不凡!

  从宁凡踏入此塔开始,外面的时间对于宁凡而言,彻底静止!

  塔中岁月依旧在流淌,日月更迭,春秋变换,塔外时间却静止了!

  无论宁凡在塔内呆多久,外界依旧还停留在宁凡踏入塔内的那一刻!

  忽然间,他明白了刻在塔门上的那句话,指的是什么。

  这座铜塔之内,封印了十年岁月,入塔之人,可在塔内呆上十年,塔外的时间,不会流逝...

  此塔比遗世塔更加逆天!

  遗世宫的遗世塔,只是改变时间流动速度。这座塔,却直接令时间静止了...

  “这里的时间...竟然是静止的!”妙言发现了端倪,惊讶地合不拢嘴。

  已经开辟了洞府的眼珠怪,远远听到妙言的惊呼,不禁大为得意。

  但一看到宁凡的面瘫样,又怒了。

  这臭小子,就不能惊讶一下吗!装逼遭雷劈不知道吗!

  “赵道友,我们现在怎么办...”妙言询问道,宁凡可是她的主心骨。

  “这里时间静止,我们或许可以在这里呆上十年。你身上伤势不轻,便在这里疗伤吧。十年时间,应该足以令伤势痊愈。我有些事情,要问那个眼珠。”

  宁凡身形一晃,化作一道金虹,消失在原地,出现在眼珠怪开辟的洞府中。

  见宁凡前来,眼珠怪嘿嘿一笑。

  “嘿嘿,老夫送小友的礼物如何?小友伤势不轻,不借着这十年时间好好养伤么?”

  “养伤之事,不急于一时。我想知道,你需要我帮什么忙?你可以先说说,但我未必会答应帮你。”宁凡皱眉道。

  眼珠怪的目的,必须弄清楚。

  “老夫要你,帮老夫杀一个人!老夫也不骗你,想杀此人,极其危险,你我联手,胜算也绝不超过三成。你可以不帮我,但你已经被此人算计,入了局,犹不自知。若你没有遇见老夫,十二个时辰之后,便是你的死期,你,信也不信!”眼珠怪忽然严肃无比。

  这一刻的眼珠怪,再不似之前玩世不恭的模样,隐隐地,竟有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

  “老夫希望与你联手,杀死九代蛮神阴墨!你的身上,有阴墨‘祝福之术’遗留的气息。你仔细想想,在你进入九重天阙之后,是不是收了阴墨给你的‘赏赐’?如果是,那么很不幸地告诉你,你被阴墨算计了。你已经离死不远了。你若不信,便仔细检查一下你的元神,看看有什么异常!”(未完待续。)xh1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