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252章 宝成,丹香

第252章 宝成,丹香

  “灵印的指诀,都在这玉简中,是婉儿亲自所写,你若想学,便拿去吧…”

  陆婉儿自储物袋中,取出一个玉简,递到宁凡手心。

  不经意碰到宁凡手掌,她立刻俏脸一红,目光偏移,顾左右而言他。

  “对了…不知北将军想在这鞭宝之上,附灵什么灵铁…”

  “这一块!”

  宁凡取出一块黝黑灵铁,方一交到陆婉儿手上,立刻,让其美眸连闪。

  “虚级灵铁!凡虚神通,吸法!这种等级的灵铁,便是封号妖将都没有,你竟拥有!”

  “如何,婉儿小姐,可有信心,为此鞭附上吸法神通?”

  “这个…没问题!”

  陆婉儿抿抿唇,这碎神鞭已是极品上级品质,附灵的话,还是虚级灵铁,有些不大容易呢…说不得,要耗损心血涂鞭,才能成功…

  只是,这是陆婉儿唯一能为宁凡做的事,她不愿回绝…

  七梅城墨如水,虽附灵焚魂,但当时的斩离剑,毕竟只是下级飞剑。

  这次的附灵难度,绝非第一次可比。

  “谢谢…不过不要太勉强,法宝终是死物,为死物自损,不值…”

  宁凡看破了陆婉儿心思,揉揉她的青丝,一笑而去。

  只留陆婉儿,在冶金炉旁,俏脸滚烫。

  握着碎神鞭,她的心,却更加坚定。

  “没有值不值,只有,愿不愿…”

  …

  炼丹室,宁凡盘坐蒲团,却并未立刻炼丹,反倒一点眉心,取出斩离剑。

  一路走来,种种杀戮,磨砺剑光,斩离勉强是极品下级之宝,距离中级,仍遥遥无期。

  这种品阶的法宝,根本无法给化神级高手,予以伤害。

  化神,太古妖脉…宁凡有预感,在接下来的交锋中,自己会和鲤伴在内的诸多太古妖族,对上。

  而若无趁手的太古神兵,自己,会吃太亏…

  碎神鞭所用的太古星辰稀少,唯一厉害的,便是抽宝碎婴的能力,而多了吸法神通,此宝必定可在攻击间隙,抽敌之法力,神通不凡,但法宝本身的杀伤力,却不高。

  鞭的用途,是束缚,暗算,鞭笞众生。

  剑的用途,是锋锐,破尽万千法相、虚身。

  手中星光剑影,徐徐流转,在宁凡掌力一吐后,化作一柄如水长剑。

  “斩离,斩离…你的意义,最深,最重。你是我第一件太古神兵,是我第一次挑战命运、夺来的兵刃…”

  宁凡取出玉简,按在眉心。

  立刻,神念之中,响起一道娟秀的女子声音,传授灵印的指诀。

  许久,宁凡收起玉简,望着斩离,目光沉吟。

  灵印的刻印指诀,不难学,不过是婴级中品的妖术。

  难学的,是组成灵印的古妖族文字。

  每一个古妖文字,都是一套符阵,并蕴含莫大神通。

  宁凡习得的文字,仅有200个。

  每一个灵印,都是有主妖文配合数量不等的次妖文,组合而成。

  这200个字,能完全组合出的灵印,仅有三种。

  ‘坚’,‘火’,‘锐’。

  坚字灵印,可提升法宝防御。

  火字灵印,可提升法宝火威。

  锐字灵印,可提升法宝锋锐。

  宁凡目光一闪,斩离剑最合适的,莫过于锋锐!

  剑,不需要花哨的神通变化,不需要繁复的操控手段,只需足以斩敌,便可。

  似有所决,他立刻呼出一字,并祭起斩离,掐动指诀,在剑身一点,勾画数个上古妖文。

  锐字灵印,由锐为主字,并有十一个次妖文组成。

  一共,312笔!

  一笔勾下,宁凡感觉,自己这一笔,竟耗去一甲子妖力,尽数化作那一笔的符印之力!

  暗道这附加灵印之术,当真不是凡人做的。

  一个锐字,便是312笔,妖力至少达到312甲的元后妖族,才有办法为法宝刻印此灵印,且每刻印一个灵印,怕是都得休息良久,运行周天,才足以恢复满妖力。

  宁凡指尖生涩,在刻印97笔之时,失败。

  他沉默片刻,思索之前的指法,旋即再次刻印。

  这一次,足足刻印276笔,方才失败。

  他似有所悟,再次刻印,第三次,刻印成功!

  当锐字灵印,化作玄异纹路,附加在斩离剑身,宁凡明显察觉,斩离剑,剑身一颤!

  仅仅一字之威,却仿佛令得斩离,平添一甲子的剑威。

  “有意思,若我给斩离剑,附上一万锐字灵印,此剑,可晋升为灵宝品阶,一剑之锐,足以斩碎虚空,灭杀化神!”

  宁凡深吸一口气,一道道妖力,化作灵印,打在斩离剑上。

  2道,3道,4道…

  宁凡的指诀越来越纯熟,当然,仅仅是对锐字纯熟而已。

  一直到24道灵印之后,宁凡妖力耗尽,方才呼出口浊气,取出一枚丹药服下,恢复妖力。

  一日之后,他妖力尽复,再次为斩离剑刻印灵印。

  25道,26道,27道…

  在刻印49道灵印之后,其妖力耗空。

  宁凡发现,灵印数目越多,刻印难度便越大。

  他服丹调息,隔日,再次刻印。

  日复一日,金焰车在赶路,车后的苍蝇在尾随,陆婉儿在附灵法宝,宁凡,则在刻印灵印。

  第5日,灵印达到114道,并使得斩离剑,突破了极品中级法宝。

  第14日,灵印达到328道,使得斩离剑,突破极品上级。

  第65天,灵印达到1547道,斩离剑,突破极品巅峰!

  第154天,灵印达到7455道,斩离剑,比寻常玄天残宝,都凌厉一分!

  5个月!

  整整5个月,宁凡服尽的许如山赠送的恢复丹药,只为锤炼一宝。

  只是第7456道灵印,宁凡,刻印极为勉强,即便刻上,也不完美。

  想必是因为,其自己妖力,只到了这个境界…灵印的刻印,终究需要刻印者妖力过人。

  望着掌心的星光长剑,宁凡眼光一闪。

  此剑,好生锐利!

  经过7455次灵印强化,此剑犹胜寻常玄天残宝。

  甚至因为只刻印‘锐’字的关系,怕是真正的灵阶飞剑,单论锐利,都比不上斩离剑!

  仅仅平放掌中,那剑锋边缘,便闪烁一丝剑锐之芒,将虚空,刺出裂缝…

  宁凡挥动斩离,轻轻一割,身前虚空,被平平无奇的一件,切裂,分出两边幽暗漆黑…

  “好锋利的剑!有此剑,便是月凌空的玉命第二境肉身,我都可一剑破开防御!”

  若是寻常修士,绝不会只为飞剑增加锋利,而忽略迅捷遁速、坚固耐久、神通变化等诸多飞剑因素。

  宁凡没有考虑遁速、神通,因为斩离剑,不是飞剑!

  他亦不担心斩离剑因不够坚固而崩碎…这是彻底由太古星辰铁炼制之剑,可败,不可碎!

  五个月的刻印,其结果,让宁凡极为满意。

  一点斩离,化作星光,收入眉心。

  神念一扫,整整五个月,陆婉儿竟仍在为碎神鞭附灵…

  宁凡眉头一皱,微微有些担心。

  “给极品宝附灵虚级神通,如此艰难么…”

  感应到陆婉儿气息尚在,方才稍稍松了口气。

  五个月,金焰车已飞出北漠城两亿四千万里!

  但距离罗云都郡,还有五亿里。

  如此,他也唯有姑且炼丹,等待到达都郡,及婉儿出关了。

  “凝!”

  炼丹房中,宁凡大手一抓,化出两尊虚幻丹鼎。

  一尊,充斥着湿润之意,另一尊,却魔气滔天。

  神意化鼎!五转炼丹师的必备之术!

  第一尊为雨意之鼎,第二尊,为魔罗山的山之魔意!

  山之魔意,比雨意强数倍,但却见宁凡摇摇头,一指点下,暗碎山鼎,伸手一招,雨鼎飘落在金焰火海之上。

  山意虽强,魔性却重,用于炼丹,不适合。相反,雨意虽弱,但滋润之意,却极其适合化鼎炼丹。

  宁凡必需炼制的五转丹药,有四种。

  复容丹,离合丹,破将丹,玄血丹。

  好在四种丹药,皆是五转下级,已如今宁凡炼丹术,足以炼制。

  只是,这毕竟是第一次正式炼制五转丹药。

  考虑到失败、累积经验的必要,宁凡未从复容丹开始炼制,而是从药材最足的离合丹炼制。

  此丹药材,足够炼制11次,宁凡,容许失败10次。

  而为了缩减每一颗五转丹药的炼制时间,宁凡挥掌,取出青鸾火。

  如今身怀2种地火,3种天霜,宁凡并不需再寻找天寒之地,用以吞噬地火。

  其体内,因为多了一种天霜,奇寒无比,正需第三种地火平衡寒力。

  将青鸾火吞噬,整整半月,宁凡身似坐禅,纹丝不动。

  半月之后,他目光一睁,气势一震,法力在此时,开始激增。

  以其如今修为,吞噬青鸾火,已足以吸收三分之一的火力为法力。

  675甲法力,在提升340甲后,达到了1015甲。

  提升法力,并非宁凡的最大目的,故而并未炼化地心冥乳。

  他的目的,是以三种地火、三种天霜,化作灰色阴阳火,炼丹!

  如此,宁凡的炼丹速度,比起寻常五转炼丹师,快了六倍。

  按他估算,即便是炼出离合丹,也只需1月即可。

  11份药材,宁凡失败8次,第9次,炼出一颗半成品的残丹。

  并未失望,反倒满意,9次摸索,他对五转丹药的炼制,隐隐有些明悟。

  破将丹的药材,有7份,他失败2次,第三次便炼制出残丹。

  玄血丹,仅失败一次,第二次,直接炼制出勉强合格的丹药。

  最后是复容丹,失败一次,炼出残丹。

  三个月的失败,宁凡对几种丹药,经验已足。

  他反复揣摩,在信心足够之后,正是开炉炼丹。

  第四月,离合丹成。

  第五月,破将丹成。

  第六月,玄血丹成。

  第八月,两颗复容丹成。

  八个月的炼丹,宁凡总算可成为一名合格的五转下级炼丹师。

  只是八个月的辛苦,宁凡无奈发现,其炼丹术的提升,微乎其微。

  想将丹术提升至中级,怕是没有数十年辛苦,绝无法办到…

  距离都郡,只剩不到一月的路程。

  宁凡装起五枚丹药,收起,活动筋骨,发出骨骼碰撞的响声。

  “这便是修真无岁月么…5个月炼宝,8个月炼丹,修士的生活,真是枯燥呢…5个月之约,早已过去,不知许秋灵,是否在担心我…此女体内剑崩之日,还有三十年,性命暂时无碍…”

  没有立刻唤出风女茶女,为二女恢复容颜,复容丹,是需配合药浴服用的。

  药浴之物,因为二女是妖族,而有数种灵药,需以妖草代替。

  索性妖草并不珍惜,在都郡应能轻易买到。

  推门而出,神念一扫,陆婉儿竟仍未出关。

  只是炼器室内,法宝波动,越来越剧烈。

  “快要成功了么…”

  宁凡不敢擅入炼器室,以免打扰到陆婉儿。

  只是数日过去,宁凡却隐隐感到,陆婉儿的气息,原本还正常,但在这附灵即将成功的数日之内,竟急遽衰弱…

  目光一沉,宁凡哪里不知,在这宝成的最后关头,竟是陆婉儿,在以心血祭宝。

  炼器室内,动静渐渐平息。

  门扉打开,却走出一个容颜苍白、憔悴的紫衣女子。

  一年零三月的附灵,对元婴中期的她,消耗不可谓不大。

  尤其是其擅作主张,不但为碎神鞭附上吸法神通,更附上凡虚级的‘雷灵’神通,用以提升血雷碎婴的威力。

  她本无凡虚级灵铁。

  只是从吸法灵铁,她便看出,宁凡眼界太高,看不上化级…

  她只有三块化级的‘雷灵’灵铁。

  于是,她以云将所传秘术——升灵术,自损心血,抽三道‘雷灵’已心血相融,强行升灵,勉强,附上了第二道神通,品阶,亦是凡虚级…

  这神通,晦涩难学,几率微弱,更自损伤身,但她不在乎。

  以她的附灵术,第一次用化级灵铁,升灵为凡虚…

  且更是第一次尝试,为灵装,附加第二道神通…故而,才浪费了一年时间。

  索性,成了…

  只是因为身体太过虚弱,她连人形,都难以维持,紫裙之下,露出四条白狐之尾…

  捧着碎神鞭,好似捧着最珍贵的宝物。

  她推门而出,却万万没有料到,门外,有宁凡等候。

  “呀,你怎么在…”

  陆婉儿甜甜一笑,将碎神鞭,递给宁凡,期待着一句表扬。

  但宁凡面色一沉,开口,却是斥责。

  “怎么如此莽撞,我不是说了,法宝只是死物,为法宝自损,不值!”

  古有修士,为祭炼干将、莫邪之剑,自投炉火,这在宁凡看来,不值!

  今有陆婉儿,为附灵碎神鞭,自损心血,却促使成功…

  陆婉儿心头一酸。

  自己自损心血,只为陆北附灵,结果得到的,不是表扬,而是呵斥…

  只是这心酸刚一升起,却瞬间被羞涩所取代。

  她娇呼一声,无力发现,自己,竟被宁凡横抱而起,直奔卧房。

  甚至,宁凡的手,有意无意,触碰到她狐尾,让她娇躯一颤,登时酥麻乏力。

  “陆…陆北,不要,不要在这里…我现在的身子,无法…无法承欢…”她央求道,但心头,却有一丝期待。

  “承欢?”宁凡气笑了。

  “等你身体好了,自有承欢之日!此事,日后再说,此刻,你唯一任务,便是修养!将心血损失,修炼回来!心血之损,若不及时补回,不仅伤寿数,更对修为有莫大影响…我带你,去休息!”

  宁凡臂弯一揽,将陆婉儿抱得更紧。

  一步迈出,已化烟影,出现在金焰宫的寝宫。

  褪下绣鞋,放上软塌,盖好薄被。

  陆婉儿好似一只羞涩小狐,缩在被中,只露眼睛,半边滚烫的容颜,都藏在被子中。

  她被宁凡抱了…且她最隐秘、敏感的狐尾,都被宁凡碰了…

  委屈自是荡然无存,而细细一想,那原本委屈的呵斥,明明是关心…

  “陆北,关心我,所以骂我…他看都不看法宝,因为他,关心我…”

  陆婉儿的心,扑通乱跳。

  “笨蛋,笨蛋…两种附灵神通的法宝,看都不看,却看我一个丑丫头…傻子…”

  陆婉儿小声低骂道。

  “你吃下此丹,姑且休息,我在此为你护法…”

  “嗯,但你不许趁我睡着,动手动脚…”

  陆婉儿的眼皮,越来越困,

  她感到,宁凡的指,捻着丹药,伸入她的唇,碰到她湿软的舌。

  她有些羞恼,但没有反抗,越来越困,徐徐闭上眼眸…

  床榻边,宁凡看着睡去的陆婉儿,微微松了口气。

  “银血丹服用及时,应不会造成心血之损,如此便好…”

  一想到此女,为了给自己附灵法宝,自损心血,宁凡闭上眼,心中却感动。

  从始至终,此女没跟自己表露过心事。

  但她的心思、顾虑,宁凡全都知道。

  只是陆婉儿,不知道宁凡的顾虑。

  “若我告诉你,我非陆北,你是否,会后悔…”

  他一叹,手掌抚过陆婉儿脸颊,便在此刻,金焰车,轻轻一颤。

  这轻微的颤动,却让宁凡,眼露寒芒。

  接近都郡了,尾随的苍蝇,不耐烦了。

  能跟上金焰车的速度,这批苍蝇,不弱!其中有三道,化神气息!

  宁凡手持碎神鞭,一步化烟影,遁出金焰宫。

  便以这批苍蝇,试试法宝之威!

  但数步之后,他忽然步伐一滞,听了下来,不可置信看着碎神鞭。

  他这才察觉,此鞭,竟附灵有两种神通。

  “吸法…雷灵?!”

  他心神一颤,眼神,却一柔。

  “原来如此…你一年三月的附灵,自损心血的缘故,为的,便是这第二种神通么…你附灵的,不是法宝神通,而是想将自己的影子,附在我心中…你,做到了…”

  “刚才似乎,该表扬你一下的…语气,有些重了…”

  他闭上双目,眼神,却再次寒冷。

  “速战速决…这些苍蝇,打扰到婉儿休息了…”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