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248章 卢宗云的愤慨

第248章 卢宗云的愤慨

  内宫第二间宫殿,塑有一尊百丈金像,为六足铜兽之妖像!

  宁凡目光一扫此像,暗暗一凝,此六足铜兽,振金羽,俯视乾坤,那目光,与东溟钟声的妖祖残影,很像…

  自经塔阅经,宁凡已知,此六足之妖兽,为太古金乌的法相!

  只是,寻常金乌族人,能有三足,便是逆天,修出四足,便算王族金乌,六足之人,普天之下,亘古一来,只此一乌!

  甚至在面对妖像之时,宁凡妖血一颤。

  在炼化心诀金光之后,他隐隐感觉,自己妖血之中,多了一丝金色。

  那金色,应是一丝…妖祖金念!在此刻,与妖像产生共鸣!

  “太古金乌么…”

  宁凡心思百转。

  “仗着妖祖金念,我可摆脱羽妖之身,成就金乌之体,只是…如此取巧,虽必定成功,但第二次觉醒,凭残念,最多觉醒出残血,三次觉醒之后,残血提升,顶多只是寻常金乌妖血的程度,若如此,我的妖道资质,便好似鲤伴,真灵之血,听起来很好听,在九界惹人艳羡,但在妖灵之地,稀薄的真灵之血,只算平庸…”

  宁凡皱眉,觉醒妖血,有随机因素在其中,但亦受个人意志左右。

  自己是稳妥觉醒残血,还是…放手一搏?

  祭司身份的卢宗云,立在妖像前,开始往脸上涂抹妖血,并焚香祷祝,只是神色间,仍是满面愁容,咬牙道。

  “请陆总兵,切莫将觉醒妖血,当作儿戏…若实在失败,请总兵证明,卑职没有加害总兵…”

  “放心,无论成败,陆某不会泼你脏水!”

  宁凡点点头,没有多言,独自步入第三间宫殿。

  这千丈开阔的宫殿,乌金色的金属地板,勾勒有繁复的凹槽,似阵纹般妖异,灌注有金丹妖兽之血。

  而在阵纹最中心,有一方百丈血池,青色妖血能量浓郁。

  “便在此池之中,觉醒妖血么,是否觉醒金乌之血,尚可商榷,毕竟我有20万战功,共可觉醒两次,第一次便是失败,也无妨,卢宗云说得对,妖血觉醒,需要慎重,而我的慎重,并未是如何一次成功,而是考虑…如何将我的稀薄羽妖血脉,觉醒至…最强!”

  宁凡取出战功令,指诀朝令上一抹。

  20余万战功,登时变作10万。

  在战功减少之际,青色血池,好似滚沸,散出热气、腥味,翻着气泡。

  此时,便是宁凡入池之机会!

  “等等!”

  在宁凡欲入池之前,却有一道娇柔女声,在其身旁响起。

  一紫衣女子,步步生莲,入第三宫,朝宁凡羞碾一笑。

  “哥哥说,让婉儿服侍总兵更衣,并在此守护,以免卢宗云暗动手脚…至于这枚五转丹药,名为醒血丹,为封号妖将所赐,本有两颗,其一哥哥服下,以三觉妖血,这一颗,本是给婉儿三次觉醒所用,不过,还是公子用吧…”

  宁凡微微一怔,深深看了陆婉儿一眼。

  此女服侍自己更衣,其清白,岂不是葬在自己手中…

  这真是陆生意思,还是此女,私自决定…

  望着掌心一枚能量浩瀚的金色丹丸,宁凡问道。

  “此丹是妖将的意思,还是,你的…”

  “是…是哥哥的…意思…你不必于心难安…”陆婉儿的脸色,微微一红,有些不自然。

  宁凡一叹。

  五转丹药,更是对化神妖将三次觉醒有用之丹,这种丹药,以陆生性格,不可能不顾妹妹,而夺妹妹丹药,以此讨好自己。

  目前为之,陆生对自己确实诚心结交,但是平辈相交,而非自降身份。

  这种损亲益疏的做法,不符合陆生作风!

  以宁凡的眼力,自然看出,陆婉儿是在说谎。

  此女,是自己私自前来,为自己**,并赠丹。因为此女,对自己动了情。

  但此女,似乎又知晓自己志不在北漠城,不可能为她留在此地,故而,未表露心事。

  “情债,难偿…”

  宁凡心中轻轻一叹,目光转向陆婉儿,却一笑。

  “久闻妖族女子,敢爱敢恨,率真大胆,似白狐恋书生,如此佳话,不胜枚举…今日婉儿小姐,瞒着哥哥,赠如此贵重丹药,莫非是要陆某,做那书生,与小姐这白狐,一宿良缘?”

  陆婉儿,正是白狐妖脉!

  听闻宁凡调笑,话中有话,陆婉儿俏脸更红,没好气地白了宁凡一眼。

  “心里知道便好,何必说出来!且你一个杀人如麻的魔头,谁好稀罕‘私恋’你!这丹药,你可以当成是我对你的赔礼,这些年,你每每向我求爱,我都冷言冷语轰走你,想必以你高傲自尊,受了委屈…”

  宁凡收了笑容,微微一叹。

  原来如此。

  此女喜欢自己,原也不是平白无故,而是有了正主陆北多年接触的影子,对陆北的印象极深,却全是坏印象。

  当自己代替陆北,来到北漠,气度转变,此女那深种的坏印象,便全化作更深的好感。

  若宁凡真是陆北,陆婉儿的心意,便是一种由恨到爱、带着愧疚的爱意。

  可惜,宁凡不是陆北。

  “你喜欢错人了…”

  “是啊…”陆婉儿幽幽一叹,她误会了宁凡意思,只以为宁凡是说,二人志不相投,不可能在一起。

  “但此丹珍贵,我欠你一份情,他年若有需要,我必为你,出手一次…”

  “是么…”陆婉儿柔柔一笑,开始为宁凡更衣。

  玉手在宁凡身上摸索,一一解开衣扣,这还是她第一次,为男子脱衣。

  妖族女子,为男子更衣,这无异于以身相许的誓言。

  宁凡赤身下了血池,只带了储物袋。

  血池旁,陆婉儿俏脸红晕,她怎么也想不到,如此凶悍的杀手,其身体,却是这样瘦弱、白净。

  还真是很像书生呢…

  “白狐恋书生么…”

  陆婉儿微微有些神往。

  “陆北,祝你前程似锦…而你,不需要记得我的…”

  血池中,宁凡好似一道水箭,射入池底。

  百丈之下,青血之中,浸没在粘稠之中,宁凡在池底,徐徐睁开双目,张口,服下五转中品丹药,醒血丹!

  周身妖血,在滚沸!

  但心头,却因为一枚醒血丹,而分外冰宁。

  此丹专为妖将第三次觉醒所用,第二次觉醒使用,太过浪费。

  陆婉儿自己二次醒血,便不舍得吃,但给宁凡吃,她不认为浪费。

  她听哥哥说,醒血之后,宁凡会受哥哥推荐,前往罗云都郡,参与妖将考核,若成功,甚至有机会,化神成功,在那是,宁凡便是罗云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而宁凡的未来,说不准会冲出罗云,平定九部纷争,飞升妖灵之地…

  觉醒妖血,或许是自己与他最后一次相见之机会。

  她决定,将醒血丹给宁凡吃…

  她决定,在宁凡离开北漠城的前夕,帮助宁凡这羽妖,凝聚出最高傲的羽翼,飞向更高的地方。

  妖族女子,最是痴情、大胆,认准了人,便不会回头。

  只是陆婉儿不会知,宁凡,并非陆北。

  甚至,并非真正的妖族…

  “谢谢…”

  宁凡自语,他的双目渐渐被淡紫色的药气给笼罩。

  这一刻,对自身的血脉,感知竟敏锐了万倍不止。

  一丝丝妖血的呼吸,都能敏锐捕捉。

  甚至,宁凡依稀看到,自己妖血之中,深藏着17道青色血线。

  那,便是自己稀薄的羽妖之血!

  而吸收血脉之力,实际便是要提升青色血线的数目,借以提升血脉浓度!

  “吸!”

  甚至不待卢宗云叩拜妖像,宁凡已自凭17道妖血,在身前,形成17道青色羽翎,而羽翎顷刻崩碎,化作17道青色漩涡,开始吞噬血池之血!

  这过程,好似血脉焚烧,但焚血之痛对宁凡而言,早是家常便饭。

  他是可忍耐魔纹百刻的怪物!

  几乎在一个瞬间,便凝聚出第18道青色漩涡!

  无论是卢宗云,抑或是妖影壁下的陆生妖将,俱在此刻震惊!

  什么人,不需借助妖祖妖像之威,便可吸纳妖血入体!

  除非服食醒血丹,但这种珍贵丹药,唯有封号妖将才有,只赐妖将,寻常妖兵,绝不可能拥有!

  “是婉儿么…她说去为陆北**,想不到,竟连唯一一枚醒血丹,都送给此人…这个傻丫头,这是何苦…”陆生叹息,自己的妹妹,喜欢了不该喜欢的人。

  陆婉儿,则明眸异彩连连。

  “片刻凝出第十八道青漩,便是寻常妖将,都做不到呢…且觉醒妖血那么痛,你却一声不吭…我陆婉儿的眼光,果然很好…你是婉儿见过,最杰出的男子…可惜婉儿,配不上你…”

  第二宫殿内,卢宗云哪里还敢怠慢,立刻跪在地上,朝妖祖之像叩拜起来。

  十叩,百叩,千叩,丝丝白色气息,自卢宗云的祷告中升起,没入百丈妖像。妖像双目,升起淡淡金芒,虽然极淡,但这一刻,血脉池中,妖血好似被威慑一般,吸纳速度,几乎提升一倍!

  宁凡的妖血,好似焚烧,眼光,却决然!

  屈指勾圆,好似漩涡,急速凝聚妖血漩涡!

  19道,20道…25道!

  当到了觉醒妖血的关卡,宁凡眼皮一动,却没有停歇,继续凝聚第26道血脉漩涡。

  妖影壁上,排名不断变换!

  宁凡的排名,已上升至8600位!

  陆北,羽之妖血,25段!

  当这数值,变作26段之时,陆生妖将目光一闪。

  “此子,果然志不在普通觉醒,他追求的,定是百段残血,不会错!”

  这一刻,卢宗云却暗暗叫苦。

  他一面朝妖像叩拜,一面则惊讶宁凡凝聚妖血的速度,太过快速。

  当宁凡妖血破25段,他松了口气,如此,宁凡血脉觉醒,应不会失败吧…

  但当宁凡血脉,继续提升,达到26之后,卢宗云心头咯噔一下,暗叫不好。

  此人,竟是要冲击60段的混血种不成!

  混血妖种,虽然弱于真灵,但也算极强的妖种,甚至**至极致,根本不弱于真灵。

  如上古传闻的四凶妖种:混沌、穷奇、梼杌、饕餮,皆是一妖之身,凝出诸多品种的妖血,混合出强横妖身,厉害非凡。

  “此人第一次血脉觉醒,才冲击到9段,便失败告终,这一次,此人虽然侥幸突破25段,但为何不学好,非要冲击60段…万一失败了,妖将大人肯定以为是卢某的过错…罢了,罢了,卢某,豁出去了!”

  卢宗云停止叩拜,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个玉瓶,其中盛放着一团乳白之气,乃是香火之力。

  这是起做了千年祭司、偷偷积攒的力量,当年给自家儿子醒血,用去一半,如今,剩下的一半,怕是要用在宁凡身上了。

  “罢,罢,罢!你要60段,老夫便豁出去,帮你!谁让老夫现在,与你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卢宗云捏碎玉瓶,白雾没入妖像,立刻,血脉池的凝血速度,几乎提升三倍!

  凝出第31道血脉漩涡,宁凡明显感觉,这凝血速度放慢。

  越到后面,凝聚血漩,怕是越难,第32道血漩,怕是要耗费不少时间了…

  但在此沉吟之时,血池忽然变得更为滚沸,几乎是片刻,宁凡凝出了第32道血漩!

  “哦?这卢宗云,似乎很卖力啊,这血脉池的凝血速度,竟提升了这么多…”

  收起心思,宁凡沉下心,专心凝血。

  这一坐,便是十日!

  33道,34道…59道!

  当突破60道血漩之时,妖影碑上,青光大现,宁凡的排名,已升至147名!

  这即是说,在这苍茫的第二界,九部之内,单论血脉,其已足以排入147名!

  非但罗云部妖影碑青芒大现,其他八部妖族,各大妖城,齐齐碑现青光!

  无数高手,奔赴各自妖城的妖将之卵,却看那妖影碑上、急遽上升的姓名!

  “陆北,是陆北!此人不是悬赏三千万的凶妖么!此人被传闻是化神中期,但怎会刚刚第二次觉醒妖血,古怪,古怪啊!”

  裂土部都郡,一个银甲大汉立在妖影碑下,目光阴沉望着玉碑,其身后,无数妖族高手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此人是,封号土将,白无尊!

  “哼!原来这陆北,本将派人调查陆北,传闻此人曾妖血二觉失败,是个废物之中的废物,此情报,本将原本还不信,如此看来,此人灭陷峰卫,果然是有水份,或许是用了我不知晓的阴谋手段,才害了熊锐…哼,悬赏此子三千万,有些太多了!”

  罗云部都郡,一个兽甲老者,拄着龙头拐杖,立在妖影碑下,双目虚眯,睿智深沉。

  “陆北么…这陆生推荐的第八将人选,倒是不凡…皇影,妖祖气息…此人若能血脉过百,凝聚太古残血,便是未入化神,我也准此人,为我罗云第八妖将!”

  净火部都郡,一个大红龙袍的中年,立在妖影碑下,轻捻胡须。

  在其后,王枭等十名来此妖界的妖将,亦各自闲坐,对妖影碑并不关注。

  “此子,竟妖血过60段,想不到隐藏如此之深…”红龙中年,目光一冷。

  但此人所言,所立刻引起王枭在内十妖将的冷笑之声。

  “不过60段而已,除非此人妖血过百段,否则根本不值一提!”

  诚然,王枭等人,有一种天之宠儿的傲然。

  他们身为天界的精英妖族,一生下来,便拥有太古残血级别的血脉,在二次觉醒之时,诸人便已算太古妖脉,在第三此醒血后,少数人更是提升妖血品质,上升成更强的太古妖血!

  例如,鲤伴!

  血鲤族的高手,却凭自己努力,凝出稀薄的太古雷龙之血,可谓天骄!

  瞧不起宁凡,自是理所当然。

  “不,不是王将军想得那样…这陆北,是我净火部布在罗云的暗子,这种暗子,每一个,都选择的资质低劣、品行不端之辈,甚至这陆北,因为资质太低,甚至曾让本将都嗤之以鼻…上一次,此子妖血觉醒失败,仅仅9段,堪为笑柄,但这一次,此子竟突破60段…此子,有些古怪…就好像,此子换了个人一般…”

  “哈哈!火将多心了!我们还是商议商议正事要紧,如何谋划其他八部的界路地图,斩杀‘陆吾孽帅’,夺得‘天帝之星’!至于这陆北,不值一提!”

  “是本将多心了么…”红龙男子,皱眉道。

  而十人中,唯有鲤伴一人,望着陆北之名,若有所思。

  不知为何,他的脑海,浮现出陆北的形象。

  不是当日迎接众人进入第二界的卑微小人,而是与另一个男子形象重叠…

  “周明...哼!也不知此人是否死在太古传送阵,若未死,本将倒很乐意,在任务完成之后,再去一次无尽海,将此子,斩杀!从当日此子进入传送阵的位置看,应是来无尽海了…不过,这周明,定是死在阵崩后的虚空了…”鲤伴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若他知宁凡未死,不知,是何心情。

  北漠城,妖影碑!

  陆生望着玉碑,眉头紧皱。

  他深信,60段,不是宁凡的终点,此子,会迈向更高层,太古残血!

  当60段变作61之时,陆生目光一松,哈哈大笑。

  “本将没有看错人!有此人在,都郡之中,第八将之位,谁可与之争锋!”

  第二宫殿,卢宗云头都叩得破皮了。

  十日叩拜,这是十日不间断的叩拜啊!

  为求诚心,卢宗云甚至不能以妖力防御额头,叩拜十日,以他大修士的修为,都叩得额头破皮。

  只是在看到宁凡妖血突破60段后,卢宗云心头一松。

  如此,此子总算没有白费自己的一番辛苦,没有浪费那千年搜集的香火之力…

  “此子突破混血妖种,足够了…”

  他准备起身,但还没站起,双膝便一软,跪倒在地,气血攻心,一口心血,直接喷出。

  “61!61!此人难道还想冲刺百段不成!都已是混血种了,他还不满意么!”

  卢宗云,心中满是骂娘的冲动,若非自己是北漠祭司,是北漠妖城的脸面人物,他真要不顾身份说脏话了。

  这陆北,太不知好歹了!要不是老子卢宗云,使用千年储备,并且使劲磕头,你以为凭你二觉失败的低劣资质,能突破60段妖血!好不容易60段,你还不知好歹,要冲刺100段,想成为太古妖脉么,做梦!

  气死老夫了,气死老夫了!

  若这陆北失败,陆生妖将,定会要了老夫的命!

  天可怜见,老夫没有加害你,还倾尽全力在帮你,你怎么就不见好就收啊!

  “罢,罢,罢!你不突破太古残血,怕是不会停了,你要是失败,老夫被妖将灭门,这祭司,也做不下去了,这个东西,是我卢家祖上传下的,‘命血香火’!每一代祭司,以千年供奉妖祖之功,化命血为血红香火,这东西,本来老夫是用来突破化神的…便宜你了!你失败了,老子命都没来,还化个屁的神!”

  卢宗云哭丧着脸,捏碎玉瓶,任一道血雾,没入妖祖金像。

  在这一刻,妖祖金像,染上淡淡血芒,而血脉池的凝血速度,起码提升十倍!

  “你要是突破太古残血失败,老子跟你拼了!”

  卢宗云眼神,苦闷、憋屈、心疼、疯狂,甚至于,愤慨!

  他感觉,如果这陆北血脉到了100段,还不开始觉醒妖血,自己,一定会疯的!

  人要懂得见好就收!你老子没教过你吗!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