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244章 妖祖背影!

第244章 妖祖背影!

  宁凡牵着小鬟,一步步踏上五层,朝靠窗的位子坐下。更高层,他没打算去,第五层之上,每一层,都有威压阵法,修为不足,上去便会被威压所伤。

  倒不是说宁凡自己威压不够,而是小结巴,半点修为也无,自是无法上去的。

  他好似一道利剑,刺入人群,所过之处,宾客分道散开,好似躲避煞星。

  这些宾客,大部分都是金丹,少有几人,是元婴初期,甚至有中期。

  但无人,敢斥责宁凡一句,甚至无人能在宁凡戾气凶芒下,气息不乱!

  宁凡仅凭戾气,便令得元婴初期的昊辰重伤吐血,这凶戾红芒,怕是唯有化神妖将,才可凝聚。

  此人,好生厉害!

  但若此人是700妖兵中的精英高手,岂会籍籍无名至今。

  “咳咳…你是,陆北?!”

  昊辰一袭红衣,却咳满乌血,眼中闪过一丝嫉恨。

  但嫉恨之外,更多的,是难以置信。

  他昊辰,是北漠城有名的纨绔,而陆北,则是另一个极端。

  昊辰跋扈,却颇有实力,且其父,乃是司掌北漠城觉醒血池的祭司,颇有身份。

  而陆北跋扈,则仅仅敢对金丹小辈跋扈,实力在元婴中算是末流,家族亦早已没落。

  甚至,曾经的陆北,在北漠城见到他昊辰公子,还得拱手一礼,客气打个招呼。

  今日,这陆北怎转了性子,如此张狂,敢伤自己!

  最最难以置信的,是有着‘最弱元婴’之称的陆北,竟然,有办法仅凭凶悍气势,伤到自己!

  这简直是荒谬,但却有真实发生在眼前!

  他是罗云部落最大的废物…陆北?!

  一个个老怪,纷纷面色一变。

  尤其是元婴老怪,这才想起,难怪感觉哪里见过宁凡,原来,此人竟是废名在外的废物…

  一月之前,传闻陆北私出北漠,独入莽原,杀戮71名敌妖,原本诸人还不信…

  如此看来,传闻都还弱了,这陆北,确确实实是元婴初期的妖力,但气息,怕是比大修士还要浑厚几分!

  果然,谣言不可信呐!

  被外界说得如此不堪的陆北,竟是个…绝世高手!

  “陆北?!”

  五层最中心的座位上,一个被众星拱月般簇拥的丰满女子,徐徐起身,朝着宁凡方向,目光一闪,颇有些羞愤的神色。

  “有事?”

  宁凡只淡淡扫过一眼此女,旋即移开目光,并无多少兴趣。

  此女一袭紫衣,酥胸丰满,腰肢却纤细,容颜又稚嫩的过分,却俏皮可爱,童颜巨乳用在其身上,再合适不过。

  只是这可爱的容颜,望向宁凡,却极为羞愤,这羞愤,似乎是因为多次被陆北招惹、轻薄的缘故,至于具体,从陆北残破的记忆,倒没搜出这么多,宁凡亦懒得知晓具体。

  唯一知晓的,是此女为北漠城主陆生之妹,陆婉儿。

  元婴中期修为,900载骨龄,此女资质倒是不错,但尚未被宁凡放入眼中。

  甚至这北漠城中,便是那化神初期的妖将陆生,亦非自己对手。

  “诶?”

  陆婉儿原本还准备了几句‘脏话’,在‘陆北’调戏自己之时,回顶几句,结果,竟第一次在‘陆北’身上,碰了个软钉子。

  有事…这答话,是很明显的拒绝,这陆北对自己,竟仿佛毫无兴趣…

  这怎么可能!

  陆婉儿有些错愕了。若在往常,遇上陆北,此人必定以垂涎之目光,窥探自己娇躯,甚至会出言调戏…

  但今日,陆北竟对自己毫无兴趣,更没有半点轻薄之色。

  不是伪装!

  伪装的话,多少会有端倪,但陆婉儿阅人无数,却发现,今日的陆北,其气度,简直与从前判若两人。

  “不,没事…明玉楼是我哥哥的酒楼,之前是昊辰公子失礼在先,但陆公子既然已教训过他了,此事就此作罢,算是给我一个薄面,可好…作为赔礼,婉儿愿邀请陆公子,来饮一杯。”

  “饮酒便不必了,只是陆某在此,不想被打扰,此事我可不追究,但若再有人招惹,休怪陆某杀人无情…”宁凡只是看着小结巴,若有所思,甚至连头都没转一下。

  比起这陆婉儿,他更烦闷,自己该如何处理这小结巴。

  淡漠的话语,却有一股抹不掉的冷意。

  陆婉儿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微微抱了抱双肩,心头则暗暗诧异。

  若是往常,自己给陆北一个好脸色,请他喝酒,怕这陆北立刻如黏死人不偿命的蜜蜂,纠缠而来。

  今日,竟如此守礼,真是怪事…

  “既然公子不愿,婉儿便自罚一杯,此事就此了结…”

  陆婉儿自饮一杯,再次坐下,昊辰亦服下丹药,稍稍压制住伤势,回到席位,众宾客,亦回到各自席位。

  只是在场妖修,再无欢喧气氛,一个个都如坐针毡,至于昊辰,更是目光时不时斜睨宁凡,怨恨而恐惧…

  很快,宁凡便将陆婉儿等人,抛在脑后。

  他看着小结巴,小结巴亦看着他,肚子却咕噜叫了出来。

  “饿了?”宁凡失笑。

  “嗯…”小结巴低下头,小脸难为情,身为女儿家,却饿的叫肚子…

  酒楼小厮畏畏缩缩点菜,不多时,已有一桌精致佳肴呈上。

  小结巴起初还扭捏,后来便自顾自吃了起来,倒是个没心没肺的丫头,和慕微凉、女尸,都有一些相同之处。

  宁凡沉默。

  即便明知此女是女尸第二魂,但让他杀此女夺魂,却无论如何做不出来。

  此女,分明是一个翻版的慕微凉…10岁版的…

  “哎…”

  他揉揉小结巴的脑袋,小结巴立刻包着一嘴饭菜,睁大眼睛,抬起小脑袋,表示不解。

  “小鬟做错事情了么?”

  “没有,吃罢…”

  宁凡苦笑。

  我在想到底该不该杀你…这种话,能说出么。

  小结巴,你叫小鬟,你姓慕,你该叫慕小鬟,你可知,可知…

  傻兮兮的样子,和纸鹤倒有得一比…

  夕阳透过窗,映入酒楼,北漠城妖灯纷纷点亮,灯火辉煌。

  许久没有如此平静吃顿饭了…宁凡望着小结巴,心头闪过一丝温晴。

  “师尊说我要多晒太阳,我去连晒夕阳的时间,都这么少…”

  在这简简单单的温情之中,宁凡心境最欠缺的那丝情感,徐徐补全。

  心境,缓缓提升,最终,突破到了元婴巅峰。

  在其突破心境之时,目中精芒一闪,但转瞬即逝。

  这一幕,没有引起任何人关注,应该说,没有任何不长眼的人,敢在宁凡显露实力之后,再去招惹。

  唯有陆婉儿,注意到了。

  她的小嘴,不由惊讶地难以置信,身旁昊辰的一具具奉承、讨好言语,更是半句没听入心中。

  “他竟在一餐饭中,突破了心境修为!”

  几乎是立刻,陆婉儿起身,难以理解地望着宁凡。

  此人心境已是元婴巅峰,不会错!

  此人的妖力,更是比元婴巅峰的1500甲更浑厚,这也不会错!

  但此人,仅仅是元婴初期,这一点,也不会错!

  法力足够,境界未足,自然是因为妖血没有第二次觉醒。

  只是凭陆婉儿阅人无数的目光,在她眼中,这一刻的宁凡,令她唯有仰望,这样的存在,竟会在妖血第二次觉醒…失败?!

  “似乎妖血觉醒,是昊辰之父所司掌,难道此人,在陆北觉醒妖血之时…动了手脚?!”

  是了,若非如此,以宁凡妖孽资质,若如血脉池,岂会无法觉醒妖血?!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陆婉儿立刻目光不善,望向昊辰,轻轻哼了一声。

  自己哥哥所执掌的妖城,竟有人因为私怨,而埋没陆北这种人才!

  而再一想,陆北此人,为何恶名昭彰,便似乎能说得通了。

  或许是因为当年的陆北,妖血觉醒失败,被人算计,自忖实力未提升,不可显露锋芒,所以自污名声,做纨绔之事,掩人耳目,背负‘最弱元婴’之名,令所有人瞧不起自己,实则,却在暗处努力修炼,积蓄妖力,等待有朝一日,实力足够之时,重新觉醒妖血,一举突破元婴巅峰!

  想到这个可能性,陆婉儿顿时觉得,当初次次见面都调戏自己的陆北,如今看来,也不怎么讨厌了。

  这是个隐忍的男子…而今日之爆发,是他崛起的信号!

  陆婉儿并不知道,自己彻彻底底想错了,屡次调戏于她的那个纨绔,确实是废物陆北,而眼前的绝世高手,则不过是个假陆北,根本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在其中。

  至于昊辰,正在讨好陆婉儿,忽然被其冷颜一哼,立刻僵住。

  昊辰真不知道,自己哪句话说错,得罪了这个小姑奶奶。

  更不知,自己因为种种误会,而被陆婉儿认为是坑害陆北觉醒失败的帮凶!

  “婉儿小姐,不知在下哪句话惹小姐不满…”昊辰赔笑,今日真是倒了血霉,惹了陆北,岂料陆北竟是个深藏不漏的主,一个戾气都能杀人。惹了陆婉儿,但昊辰扪心自问,自己今晚表现尤其恭谨,绝对没有说错一句话,陆婉儿,为什么生气!

  总要有个理由啊!

  “抱歉,婉儿有些乏了,先走一步,公子请自便…”

  陆婉儿以绢帕抹抹唇,起身,神色复杂,步步走向宁凡。

  “公子可是准备,觉醒妖脉!”

  “呃,你怎么知道…”宁凡暗暗古怪,此女难道也会窃言术,怎知自己打算。

  便是宁凡再聪明,也定想不到,陆婉儿的狗血想法。

  “公子为何迟迟不去,是怕小人相害么!”

  “小人?”

  宁凡的目光,落在对面昊辰身上,恰恰与昊辰怨恨的目光相触,哑然失笑。

  小人,说的便是昊辰吧…这陆婉儿倒是有意思,昊辰请他吃饭,自己打了昊辰,但结果,陆婉儿却帮自己说话,更称昊辰是小人…

  不过也对,从陆北记忆中,宁凡知晓,昊辰之父,卢宗云,是一名妖修大修士。那卢宗云在北漠城的另一个身份,则是血脉池祭司,负责元婴妖族第二次觉醒血脉。

  自己今日打了昊辰,那卢宗云,也不知是否对自己加以报复。

  只是,宁凡根本没将卢宗云放在眼中,卢宗云这种级别的妖族,宁凡在第一界,一个月杀了300个!

  “我不怕小人,至少,此人不值得我放入眼中。”宁凡摇头。

  “那为何公子迟迟不去觉醒血脉…”

  “战功不够!”

  宁凡微微一笑,好似自嘲,但这笑容,忽然一凛。

  一股浩大的声势,在一霎之间,席卷了整座明玉楼!

  这股气息到来之际,所有妖族高手,再无一人能坐住,纷纷被气势压服于地。

  这气息,好霸道的气势!

  但这气势,席卷向宁凡与慕小鬟,却在宁凡一拂袖间,气势粉碎。

  “好一个陆北!本将威压之下,你竟还不动声色!我本还不信尧渊之语,难怪尧渊将你夸得天花乱坠,若非此次亲眼所见,本将都难以相信,在我北漠城有着鸡飞狗跳恶名的陆北,竟是个…如此隐忍的高手!吾妹婉儿的疑问,亦是本将疑问,你,陆北,身为妖族,当有勇猛精进、逆流而上之雄心,岂可韬光隐晦,隐姓埋名!你,为何不再一次,觉醒妖血!”

  陆婉儿身旁,一个黑甲青年,徐徐浮现。

  那霸道威压,正是此人发出!

  北漠城妖将,陆生!

  “战功?好!本将给你一个获取战功的机会!今日,你若能踏足明玉楼第十层,承受化神中期的威压,本将,给你5万战功!之后,本将给你10日时间,杀一人,若你做到,本将再记你5万战功,前后10万,足够你觉醒一次妖脉,以你资质,若无小人坑害,必可一次成功,只是,你敢接受这个挑战么!”

  黑甲青年目光一亮,这罗云部中,能令其感到压抑者,唯有封号妖将一人!

  但从宁凡身上,黑甲青年竟感到一丝压迫感!

  他给宁凡这个挑战,既是不愿埋没人才,也是试探宁凡真实实力。

  10万战功,寻常元婴初期,怕是百战都难以获得。

  但黑甲青年,却许给了宁凡一个天大的机会,这个机会,他要看看,宁凡能否抓住!

  “陆北,你可能踏上明玉楼第十层!”

  “我办不到!”宁凡淡漠道。

  “什么!”

  黑甲青年目光微微失望,难道自己,高看了此人?

  “我若强行上第十层,此楼,必崩!”

  黑甲青年深深看了宁凡一眼。

  此子眼力,果然不凡!

  这明玉楼的威压阵法,极其特殊,前九层也就罢了,第十层,舍下特殊阵法,唯有封号妖将一人可入,化神中期之下,无法进入,若是真有人能入,此楼也会触发阵法,崩溃!

  封号妖将,不屑让人与其同用一房!

  宁凡能看出十层崩楼之阵,但就这眼力,便说明此人阵道修为惊人!

  “好个狂妄的小子!这明玉楼,乃是以妖界月光之晶所铸造,即便崩碎,也可化月光重塑,你,无须担心!此楼从初建起,一共碎过三次,若你能让其碎第四次,本将许诺的5万战功,归你所有!”

  “如此,陆某便接受这个挑战…小鬟,先别吃了,待上十层,接着吃!”

  宁凡牵起小结巴,便往第六层玉梯行去。

  黑甲青年面色一变,提醒道,

  “这明玉楼,威压根据人数而倍增,你带此凡人少女登楼,第十层之威压,堪比化神后期,第九层,堪比化神中期,便是第九层,你都未必能上…你,确定要带她一同登楼?”

  “不错,留小鬟一人…我不放心!”

  宁凡一步,踏上玉梯,一步,明玉楼却狠狠一颤,好似颤抖,又好似畏惧!

  东溟钟在身,这一刻的宁凡,其背影,油然而生一种气韵,这背影一晃之间,却令的在场所有妖族,几乎齐齐升起臣服之心!

  在这个背影下,黑甲青年第一次面对宁凡,心神颤动。

  “此子的背影...有些,有些...”

  这个背影,给黑甲青年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

  他渐渐回想起来,那是在其第三次妖血觉醒时,叩拜妖祖石像之后,曾蒙赐‘返祖之力’,并凭此力量完成第三次血脉觉醒。那是,赐予他返祖之力的妖祖虚影,其背影,便是这种压迫感觉…

  “妖祖!”

  黑甲青年,眼神渐渐不可思议起来。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