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童女

  “350万!”

  “400万!”

  “500万…”

  万剑离心草,只对剑修有用,剑修虽不多,但此次大修士之数,外海17,内海74,其中倒也有几人是剑修,对万剑离心草颇为看重。

  但当宁凡叫出500万之后,立刻,全场讶然无声。

  余威仍在。

  宁凡飘然降落,付钱取草,严中则脸上,则堆出几分苦笑。

  此草若在往年,卖上700万仙玉都不难,但在宁凡出声之后,便尘埃落定,由宁凡拍去此物。

  剑岛化神关雄,对此草亦略有动心。

  不过他对宁凡存了交好之意,自不会为了区区一灵草,与宁凡不快。

  此草最终,花落宁凡口袋。

  之后拍卖之物,多是寻常万年灵药,除了所需之物,宁凡倒也没有再出手,只是但有五转丹方,宁凡却一一拍下。

  这拍卖之仙玉,皆要上缴巨魔族,故而许如山也无法给宁凡优惠。

  一番下来,宁凡花费近两亿仙玉,连邪光的钱都花掉,储物袋中,仅剩不到五千万…

  故而到了玄天灵宝、残宝的拍卖,他倒并不上心了。

  这也让诸多大修士暗暗松了口气。

  他们倒不知宁凡是五转炼丹师,一个人能在340岁骨龄之时,拥有化神战力,已然逆天,再有五品丹术,怎么可能。

  对宁凡之富,便是严中则之流,都暗暗震惊。

  便是无尽海化神,一个人能有数千万仙玉在身,都算富有,毕竟修真之路,丹药法宝,太费钱财,布阵炼器,仙玉耗损亦大。

  而若是放在八百修国,寻常化神,便更穷了。

  不少大修士,都渴望得一件玄天残宝,自是倾家荡产,也要拍一件的。

  宁凡不参与法宝竞拍,自是他们最乐见的局面。

  可惜这种品阶的法宝,便是关雄等人,也偶尔动心。

  “天紫索,玄天残宝,起拍价,一千万仙玉!”

  “红云古剑,玄天残宝,起拍价一千五百万仙玉!”

  “落日塔…”

  “千万魂魂幡…”

  无数法宝,激起一幕幕争抢,而宁凡,始终不为所动。

  玄天残宝,他有三件,够用了。

  法宝之后,是灵装,灵铁。

  欢魔海盛产灵矿,灵铁不凡。

  地玄灵装,化级灵铁,都有数件拍卖。

  当拍卖第一件压轴之物,凡虚级灵铁——‘吸法’出售之时,便是周青,都动了心。

  内海周家,擅长攻婴秘术,他亦有一件类似宁凡碎神雷鞭的法宝,虽然威力没有宁凡霸道就是了。

  此物若是附灵在该宝之上,他周青,手段无疑再增几成。

  “‘吸法’灵铁,凡虚灵铁之中罕有的极品灵铁,若附着在法宝之上,攻敌之时,可伤敌吸法,于拼斗中暗中吸取敌修法力,起拍价,两千万…”

  “两千一百万。”宁凡出价了。

  周青眼皮一皱,旋即一松。

  “少主,是否出价。”周七问道。

  “给他一个面子…”周青看不出喜怒。

  凡虚灵铁,化神修士都要争抢,自是价格不菲,但以周青在周家的地位,仍有机会弄到,不必为此与宁凡交恶。

  灵装拍卖之后,是丹药,四转、五转丹药,自然引得修士竞价,宁凡钱财无多,除了天元丹与玄元丹,他一概不拍。

  在丹药之末,第二件压轴之物,神亦石,开拍!

  严中则手中捧着一个玉盒,其中一块血红有纹的圆石,方一露面,立刻引得所有大修士瞩目。

  神亦石分天地玄黄四品,雨殿元婴神使,可蒙赐黄品神亦石。这一枚玄品神亦石,唯有雨殿化神尊老可获得,起拍价,便是三千万。

  但大修士连化神都未突破,自不会耗费巨资购买此石。也唯有雨殿那种庞然大物,才会舍得给元婴级神使吞服神亦石。

  四层三位化神,亦是老辈化神,无须此石。

  此石,最终由周青拍下。

  宁凡没有去争,玄品神亦石,洞虚老头手中,便有好几块…虽然在未救治许秋灵前,此石还不属于宁凡便是。

  神亦石之后,再次拍出一些丹药,之后,第三件压轴之物,道晶,开拍!

  这是一块青色晶石,其上有莲花纹路,一块道晶,蕴含的灵力,几乎是五百万仙玉的总和。

  “这是一块道晶,此物是碎虚老怪成仙所需之物,是仙虚大阵布阵之物,亦是四天仙界的货币,起拍价,五百万仙玉…”

  此物,来头似大,但实则,只对碎虚老怪、仙虚大阵有用,对大修士的诱惑力,反倒没有那么巨大。

  “仙界货币么…”宁凡摇头,此物他亦不需要,若有机会飞升四天,他自有手段杀人夺宝,凑到足够道晶。

  一块道晶,在雨界珍稀,但在四天仙界,对真仙,不过相当于一块仙玉的价值。

  此物最终被紫蛊道人以900万仙玉拍下。

  而宁凡,则心头一笑。

  若是某天杀死紫蛊,不知这块道晶,是否会回到自己口袋。

  此次拍卖的元婴鼎炉,早入了宁凡口袋,取而代之的,是妖宠、灵虫、灵符的拍卖。

  伪荒兽级妖宠,化神一击的灵符,偶尔能让宁凡眼前一亮,但用处不大。

  救好许秋灵之后,他将从洞虚手中,接管17具化神机关傀儡,妖宠还需饲养,有傀儡好用么?

  他在等最后一件压轴之物。

  化神鼎炉!

  拍卖会持续三日,三日之后,终于到了尾声。

  当一名月白罗衫的女童,拖着沉重的脚镣手镣,在三名元婴的看护下,走上拍卖台,满场寂静。

  在这一刻,周青、关雄、紫蛊三人,齐齐双目亮起精光。

  此女童,不过**岁模样,丫鬟打扮,唇红齿白,明净动人,但眼眸却空洞。

  如此孩童模样,让人难以相信,此女会是一名化神老怪。

  不过也难怪,不少老怪修炼童子功,容颜始终保持童子模样,至死不改,倒也算不上太稀奇之事。

  严中则目光罕有的严肃,提防三宗化神出手抢人,暗处,许如山亦是手头捏把汗。

  周青、关雄、紫蛊,三人相继降落于拍卖台,纷纷探出神念,试图探入此女童识海,但皆尝试无果,面色凝重。

  严中则清了清嗓子,气势陡然放出,震惊全场。

  “此化神鼎炉,为此次拍卖最后一件物品,无意竞拍的朋友,可以先走一步了!”

  没人一滴地母冥乳,自不会少,不过那是秘境之行之后的事。

  在此之前,大修士的使命,就此告终。

  必须得清场,一旦三宗化神,当真从此女童识海,翻出什么惊天消息,则恐怕会引起内海大范围的势力变动…

  神空岛虽然低调,但好歹也在内海有无数依附势力,若能从女童识海,得知月尊死讯,则这些势力,将易主,被瓜分…

  若能从女童识海,再寻出神空岛的进入方法,则神空传承,会引起内海一番疯狂争夺、厮杀。

  许秋灵悠悠起身,她素知宁凡需要鼎炉修炼,但想来,在师尊告知宁凡此女牵涉之后,宁凡应不会再争此鼎炉。

  但让许秋灵诧异的是,宁凡目光沉吟,但并未离去。

  “周公子,我们还是先走的好,莫要扯上无端是非…”许秋灵劝道。

  “无妨,我想看看…”

  宁凡纵身一跃,飘然降下拍卖台。

  方一降落,立刻,紫蛊皱眉,周青诧异,关雄亦是为难。

  但宁凡立刻对关周二人抱拳道,“诸位请继续,周某对神空传承,毫无兴趣。只是此女若无法搜魂,便无用处,周某想在那时,购此女为鼎炉。”

  “哦?道友的消息,好生灵通,此事唯有内海大势力知晓,我等也是临时告知,便是许如山都未必知,你却知道。”

  关雄目光一闪,再次高看宁凡一眼。

  而听闻宁凡没有窥伺此女记忆之心,仅仅是想要鼎炉,关雄与周青的异色,纷纷收起,点头表示赞同。

  唯有紫蛊,眼光一寒。

  他本打算,若无法搜此女记忆,便顺势收此女为鼎炉,想不到,宁凡会横插一脚。

  只是一想到宁凡那一指之威,让他独自一人与宁凡争鼎炉,又有些不敢。

  “罢了…此女虽是化神,终究是女童之身,元红未熟,采补效果不佳,让于此子又如何…且化神鼎炉,采补需耗费时日、周全准备,此子不日将入碎界秘境,不可带化神进入,自无法采补,在秘境之后,此子必定离岛,届时,本座也从宗门内,叫来援手,灭此人,夺其鼎炉宝物,不难!”

  紫蛊道人寻思片刻,露出几分无所谓的笑容,点点头,示意若搜魂失败,便将此女作为鼎炉,让给宁凡。

  众人散去,许如山自暗处现身,与严中则、宁凡一道,看护鼎炉。

  另三宗四人,则商议之后,由关雄第一,周青第二,紫蛊第三,依次以本宗秘术搜魂。

  关雄所用搜魂秘术,类似剑念之术,但并非凝聚的剑识剑念,而是以剑气迫念所化。

  周家搜魂之术,为《素雷灭忆》,以雷化念,以念搜魂。

  紫蛊道人,则根本以紫虫化念。

  三人依次以神念,试图没入女童天灵。

  这三道神念,便是化神后期修士的识海,怕是都能搜索一二。

  宁凡暗暗咋舌,不愧是内海魔道的至尊势力,搜魂灭忆之术,果然不凡,比自己的普通搜魂术,强上不知多少倍。

  关雄的伪剑念,虽然不凡,但比其他二人的搜魂之术,显然差了许多。紫蛊的紫虫之术,比关雄厉害,比周青弱,但控虫之道,非旦夕可学,宁凡不想学。至于周青的素雷灭忆之术,倒是最强,似乎是雷力,但其中,又好似融入了一丝妖力。

  雷力与妖力融合…

  “与雷兽有关么…法术与妖术的融合,创出此搜魂之术者,天资惊人…”

  宁凡目光火热,凭他的雷星血雷,若能获得此诀,搜化神识海记忆之时,便不怕什么封印了。

  只可惜,即便是三人的搜魂之术不凡,但却接二连三失败。

  这并不奇怪,连洞虚都说,他暗中搜过此女童魂,但连他都失败,寻常之人,又能如何?

  关雄叹息摇头,紫蛊面色阴沉,而周青,则哈哈一笑,丝毫不以搜魂失败烦心,豁达道。

  “搜不了此女之魂,便更加说明,神空岛的剧变,有些可怕,不能搜魂,未必不是好事,我等不入神空岛,兴许可免去一劫…倒是周明道兄…”

  周青目光一转,落在宁凡身上,微微一笑。

  “周明道兄,似乎对这素雷灭忆之术颇为青睐…若是往常,小弟自会将此术双手奉上,不过小弟之术,并不完整,且此术事关我族隐秘,恕小弟不敢奉送此术,不过,若道兄愿意来我周家一行,兴许我周家老祖,会对道兄一眼垂青,传授此术,也未可知。”

  “呵呵,道友说笑了,周某再如何狂妄,也不会窥伺周家秘术…”宁凡打了个哈哈,但心头,微微升起一丝古怪。

  这周青对自己,似乎再无敌意。

  但同时,似乎极力邀请自己入内海周家,这又是为何…

  此术虽妙,但宁凡还不至于为一个搜魂小术,莽撞进入周家领土。

  实力未成,他不想冒险,谁知周家邀请自己,是否真是善意。

  巨魔族与洞虚老头,二人的善意宁凡可以看出,周家,看不透…

  “哎,如此,剑尊指派任务,关某算是失败了…恭喜周道友获得此女为鼎炉,若有机会,务必来剑岛一行,告辞!”

  关雄抱拳,周身化作剑光一闪而没。

  一个纵身,怕是已在万里之外。

  此术并非挪移,乃是剑修独有的‘剑瞬之术’,凭此术,剑修遁速同阶无敌。

  周青亦是对宁凡微微点头,转身之时,却与身后老者传音道。

  “此人警惕之心不轻,罢了,距离雷皇之墓开启,仍还有不少年,皆是,此子为了七尊之外的入墓名额,终会求到我周家头上…周七,我们走!”

  “是!”

  老者应一声,大手一挥,化作银烟一卷少主,飘然离去。

  化神挪移,与瞬移不同,可轻易带无数人遁行。

  最终,只剩紫蛊一人。

  他目光在女童身上垂涎刮过,最终,移开目光,皮笑肉不笑地对宁凡一抱拳,化作紫烟离去。

  这一离去,便是返回内海,寻帮手,杀宁凡!

  在诸人离去后,许如山与严中则,方才松了口气。

  二人的目光,落在宁凡身上,分明带有敬畏之色。

  那灭杀邪光的一指,二人硬解,非死即伤!

  “周道友,隐藏的好深!严某自愧弗如!”

  严中则自然以为,当日宁凡为突破玉命,那苦苦接下自己五合之掌的姿态,是仍有隐藏了。

  设想宁凡当日便施展此术,严中则必定性命有危,心头暗道,难怪许如山盛赞此子,十丈之内化神凶险,原来,竟是如此…

  他想偏了。

  许如山则望着宁凡,一副看不透的模样。

  化神鼎炉,出自神空岛,此事他许如山还真不知情,宁凡却知。

  他越发觉得,自己看不透宁凡了。

  “此人,便是巨尊所等之人…”

  许如山深深吸了口气,此次拍卖能圆满落幕,并为巨尊寻来宁凡,他的功劳已经不小。

  自己女儿,似乎赖在宁凡身边数日,二人关系,似乎不浅了…

  “秋灵之事,随她喜欢吧,且这周明,确实是不错的归宿…”许如山思索的,却是女儿的终身大事。

  宁凡的目光,望着女童空洞的双目,不语。

  此女的气息,确确实实是化神初期,但似乎,有些古怪…

  “此女,不知开价多少…”宁凡一抱拳,他要买下此女。

  “呵呵,道友说笑了,此女无法搜魂,便只是化神鼎炉,化神鼎炉采补,也不过数百甲法力,老夫连200滴地母冥乳都舍得给你,岂会在乎此鼎炉,此鼎炉,道友直接拿去便可,想来巨尊不会有异议。老夫诚意,已然表示,妖丹之事,便拜托道友了…以道友如今实力,莫说150头,只要时间足够,杀尽秘境,猎尽荒兽,都非不能…”

  “许道友说笑了,如此,此鼎炉周某便却之不恭了。”

  宁凡一抖鼎炉环,收走此女。洞天之宝,以如今身份,当众使用都不奇了。

  许如山,确实是在开玩笑,他所言足够时间,少则数年,多则数十年,并不认为短短五个月期限,宁凡能灭尽秘境之兽,但150头,拼命之下,应不难了。

  但不幸的是,这个玩笑,不久就成真了。

  …

  距离秘境开启,尚有8日。

  返回玄翠宫,仍是余龙接待来访之修,收下各自厚礼。

  至于宁凡,则带着跟屁虫女尸,遁入元瑶界。

  一抖鼎炉环,唤出化神女童。

  化神鼎炉,采补不易,需要丹药辅助,方才能达到最佳效果。

  至少那丹药,宁凡目前是没有的。

  且采补一化神女子,以他元婴修为,起码要半月才能炼化法力。

  此次唤出女童,并非采补,而是宁凡想窥探一下此女记忆。

  神空岛,他并非当真没有兴趣。

  他没有骗人,对于神空传承,他毫无兴趣。

  但对于神空岛的一岛女修,他极有兴趣。

  莫说那月尊,便是月尊的七大化神女弟子,他便兴趣不小…

  “首先,试试能否搜此女之魂,若不能,再尝试以窃言术窥探此女心事…说不得,我能看到内海七尊都看不到的隐秘!”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