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234章 神空岛之变

第234章 神空岛之变

  邪光的出手,让群修忌惮。

  邪光的落荒而逃,则让群修胆寒。

  那可是化神啊,是无数元婴老怪毕生追求的境界,即便邪光是最弱化神,但绝非元婴可比…

  仅仅一指,邪光竟死?!

  那一指,凝元成势,聚天灵为日,碎日为剑,化剑为丝…一指一剑,天崩空碎,化神死…

  这便是周明的真正实力么!便是外海13化神,能接下其一指的,又有几人!

  一个个老怪,望着苏瑶身前的淡漠青年,暗暗吞咽口水。

  寻常老怪,入世修真,无不是扮猪吃虎,小心翼翼。

  但这周明,却一路高调而行。若换做其他修士,即便与邪光僧对上,第一招顶多也是试探,底牌都是最后藏而不用。

  而这周明,却第一回合,便动用杀招。

  看似鲁莽,实则,其处世之道,远比诸老怪的扮猪吃虎高明得多。

  若无实力,自然要收敛,但实力足以外海称雄,内海纵横,何须隐藏?

  若不第一回合便动杀招,待邪光认清自己实力,有了戒备,再杀还会容易么?

  宁凡仙脉剧痛,这一指,自损不小。

  但目光,却渐渐古井无波。

  他的目光,扫过第四层东厢,扫过北厢,最终停留在西厢。

  三厢之中,周青周七、关雄、紫蛊,皆面色复杂走出。

  四人三神的气势,带着试探,压向宁凡,但面对气势覆压,宁凡云淡风轻。

  他不怕气势,至少,碎虚以下的气势,对他无用。

  “本尊周明,在此杀人,兴许惹诸位不快,若有人对周明行事不满,大可出手!”

  此言,显然是对三厢化神所言。

  关雄第一个收了气势,目光感叹,一拍储物袋,取出一柄银色小剑,剑三寸无锋,却有铭文,实际是一块剑形令牌。

  “剑修横行,一剑杀人,原本再寻常不过,关某对周道友自没有不满的。周道友剑术通神,关某佩服,若道友有机会,不妨来剑岛一坐…此为我剑岛剑令,持此令,道友来剑岛无人回阻!”

  ‘剑奴’关雄,试图结交宁凡!甚至赠送了剑岛信物!

  那剑令激射,带着一丝足以斩灭寻常大修士的剑气,但激射至宁凡身前,却见宁凡屈指一弹,弹在那小剑之上,立刻,小剑一颤,剑气崩溃。

  “弹指碎剑?!此子,好强的炼体境界,怕是有玉命境了…”关雄暗暗称叹,那剑气,自是试探宁凡实力了。

  “关前辈客气了,此剑令,周某便姑且收下,若有机会,周某必去剑岛一行…”

  宁凡收令抱拳,而关雄微微点头,返回北厢。他代表剑岛,剑岛对宁凡,无敌意!

  “这关雄,有一股英豪之气,一心修剑,此人结好我,有七分诚意,三分看中我剑指之术…如此,若有化神修为,去剑岛一行,倒也无妨。”

  宁凡的目光,落在周青身上,此人第二个收起气势,其眉心,有半颗银色雷星,但仍未彻底凝聚。

  此人似乎是太古雷脉,但又似是而非。

  在这目光一触之间,周青目光一凝,激发眉心雷星,半星雷光一闪,他目光如电,逼视宁凡。

  他早听闻宁凡似乎有雷星神通,若非如此,以周青高傲个性,绝不会关注外海修士。

  “吾为周家天子,为万年之内、周家天资最强之人,凭半废血脉,几乎重凝太古雷星…此人并非周家修士,绝不可能凝聚雷星…”

  周青目光如电,但宁凡的目光,却好似星空。其目光之电与宁凡方一接触,却见宁凡眼中,血雷一闪,立刻,周青的脑海,好似有一道血雷炸裂,而其双目之电,立刻崩溃、臣服!

  周青面色大变,蹭蹭连退两步,其识海之血雷,凭自己的修为,竟无法逼出!

  “周七!”

  “是!”

  身后化神初期的银袍老者,一步踏前,手掌托住周青背心,方才稳住退势,指力电光一闪,方才逼碎周青识海一道血雷。

  只是此刻,无论是周七,抑或是周青,面上都流露着难以置信之色。

  对视一眼,二人心头,齐齐翻起惊涛骇浪。

  宁凡能杀邪光,周青虽惊不惧,因为他亦能杀。

  宁凡一指强横,周青虽惧不乱,此人虽然比自己厉害,但周青,仍有自己的骄傲。

  但这一道血雷,却令得周青‘天子’之傲全部崩溃。

  自己凝聚半颗雷星,便自傲,眼前的宁凡,凝聚的,全是完整雷星,绝不会错!

  目光汇聚,双雷相触,自己的银雷,完全比不上此人之血雷。

  那是什么雷霆!就好似,天劫一般…

  在这一个目光对视间,周青,落败。

  他面露苦涩,但立刻,收起所有败容,再次笑意从容。

  “呵呵,周道友说笑了,黑佛宗区区弹丸之宗,邪光更是不足挂齿,杀便杀了,于我周家何干,道友手段高明,周青自愧不如,化神之下,内海外海,道友皆为第一人。化神之上,道友亦可为翘楚人物。此为我周家雷皇令,他日若入内海,道友持之,可来周家一坐…”

  嘶!

  内海化神之下第一人,竟向周明服输?

  外海修士尚不如何惊讶,但内海大修士,却纷纷面色动容。

  周家天子,周青,此人天资卓然,性格更是傲慢,但手段更是厉害,化神之下,共败过三名化神初期,魔鉴榜上,都能排入前百的人物…

  此人平日,便是化神初期都不放入眼中,但却对周明青眼有加。

  如此算来,周明这杀人之举,却获得剑岛、周家的好感,他倒是赚到了。

  接过平平飞来的雷皇令,此令倒没有多此一举的试探,该试探的,都在那一个目光触碰间了然。

  宁凡望着此令,一个银角雷兽的图腾,古朴、霸凌。

  收起此令,宁凡亦对周青抱拳。而周青含笑点头,与周七返回厢房。

  “这周青,是个人物。雷霆败于我手,却立刻便抹平败心,重燃斗志…此人定是自微末而起,从艰难攀升,历经挫败,方有百折不屈之心,万年之后,雨界碎虚,或许会有此人之名…不过此人交好我,仅有一分诚意,九分看中我雷星血雷之术…除非有抗衡周尊之力,否则轻易莫去周家,恐被人灭杀夺雷…”

  最终,宁凡的目光,落在紫蛊道人身上。

  “周某与封妖殿,似乎有些过节,不知紫蛊道友,意欲何为!”

  紫蛊眼中藏起一丝阴沉,哈哈一笑,

  “道友说笑了,鹰鹤之事,本座系已知晓,他区区元后修士,追杀道友,是他自取死路,此次事情,就当没发生过,算是我封妖殿对道友交好之意,不过道友切记,下一次,可莫要再伤我封妖殿之人,否则…呵呵,道友应该明白的。”

  鹰鹤说完,掏出一块紫令,屈指一弹,送给宁凡。

  “此令为我封妖殿的妖尊令,道友持此令,若来我封妖殿,必受礼遇,紫某期待,与道友在宗门内相逢。”

  宁凡接过此令,神念一探,立刻冷笑。

  此令之中,藏有一道灰色妖印,用以跟踪…种此令者,修为不弱于巨尊、洞虚,多半是封妖殿妖尊!

  此令名为交好,实则,一旦宁凡携带此令,则会被紫蛊掌握行踪,事后追击…

  看来这紫蛊,并非面上所说、不在乎自己杀戮鹰鹤之事啊。

  此人种下的紫色妖印,被自己迫入弥天舍利内,无法感知,所以假借结好之名,再送一令,用以跟踪自己么…

  “紫蛊此人,传闻有一万七千紫噬之虫,化神初期之中,无人愿与之为敌…此人表面交好,实则仍对我存了杀戮之心,或许他以为,我窥探了鹰鹤被紫光封印的部分记忆,知晓了某些秘密,故而非杀我不可…当初的我,并无破解紫印的力量,并未窥探到封妖殿隐秘,但此事,纵然我对紫蛊解释,他必不信,仍会杀我,与封妖殿之仇,终究难以化解…紫蛊赠令,毫无诚意,只有杀意,除非足以灭封妖殿满门,否则,绝不可踏入封妖殿地界!”

  宁凡面色不动,心中却冷笑,收起妖尊令,再不看紫蛊一眼,更莫提抱拳。

  紫蛊面色一抽,心头暗暗愠怒,但神色却不露一分,深深看了宁凡一眼,返回厢房。

  “狂妄小子,待老夫唤来人马,你,必死!”紫蛊心头冷笑。

  黑佛宗化神邪光,死!

  内海七尊,三尊之人,竞相交好宁凡!

  这一幕落在无数老怪眼中,顿时化作骇然之色。

  未入化神,便能斩邪光,便能令内海三尊实力交好,这宁凡,好生厉害!一旦入了化神,岂不是连化神中期,都可一战!

  而少数老怪更是知道,许如山身后的势力,是巨魔族,他交好宁凡,便代表巨魔族交好。

  这便是说,这宁凡,实际有七尊之四结交!

  只是若是这些人知晓,直接便有一名内海之尊——洞虚,正在豁出老命交好宁凡,又该是何等心情。

  可惜,他们不会知晓,更不会知,邪光看似逃遁,实则根本没跑多远,便被捉回。

  原本无法引起大修士侧目的婴级拍卖会,却因为化神老怪的死,而变得憾人心扉。

  邪光已死,道果却成了无主之物。

  拍卖台上,元婴后期的拍卖师,满面尴尬。

  这道果,该给谁呢…

  “刚才喊八百万的道友,是哪一位…”拍卖师目光一扫,落在那之前喊八百万的元婴老怪身上,立刻,那名老怪如坐针毡,心里暗骂。

  他娘的!这拍卖师怎么这么没有眼色,看老子做什么!这道果分明是个烫手山芋,是那碧瑶宗主苏瑶所要之物!那苏瑶是谁?周明大魔头刚说,是他周某人的鼎炉!邪光喊900万,就死了…老子喊800万,不死才怪!周明啊,他是周明啊,上次蓬莱仙岛的拍卖会,这货都敢杀得人仰马翻,这一次,他连化神都敢杀,我若敢跟他女人抢道果,他不杀我才怪啊!

  他是外海卢家的老祖,堂堂元后修士,但在周大魔头眼中,又算哪根葱?

  他还没说话,立刻感受到,宁凡冰冷的目光,扫了过来。

  一霎,卢姓老怪面色大变,胆颤心惊。

  不好!老子果然被周老魔盯上了!

  “这位道友,道果,八百万,请付钱…”拍卖师苦笑,他巴不得马上卖了道果,赶快走人。

  “不好意思,老子的钱不够,道果,老子不要了,刚才谁喊700万,你找他!”卢姓老怪面色不耐,如是说道。

  “呃,如此,刚才哪位道友喊得700万,请付钱…”

  “哎呀真是不巧,老夫的钱也不够…你找660万那位…”

  “呃,不知刚才是谁喊660万…”

  拍卖师话未说完,一连串的声音,纷纷响起。

  “倒霉,老子的储物袋丢了,没有660万…”

  “老夫喊得620万,但钱不够…”

  “小老儿喊得600万,但是,钱不够啊…”

  一个个老怪你看我,我看你,谁都不敢去要这枚道果。

  大家都不是傻子,为了20甲法力,极可能得罪周大魔头…命若丢了,好修个屁的真,道果,下次再说吧…

  “有意思,大家的钱,似乎都没带够,如此,只有瑶儿去买这道果了…”宁凡微微一笑,而苏瑶,立刻俏脸一红。

  既感激,又嗔恼…

  瑶儿…自己什么时候,许他这么称呼自己了…

  堂堂十宗宗主,却被他当众宣布成鼎炉,但这身份,不但没有鄙夷苏瑶,反倒有不少女魔,暗暗羡慕苏瑶,获得了周老魔的庇护。

  “呃…苏宗主,这枚道果,价值550万仙玉,你的钱…够不够…”拍卖师苦笑。

  “当然够…”苏瑶芳心纷乱,胡乱应了声,莲步踏空而落,付钱取果,返回厢房。

  如此,婴级拍卖会,终于落幕,而顶着巨大压力的拍卖师,终于告退,接班的,是许如山请来的严中则。

  大修士级拍卖,不少物品足以吸引化神出手竞拍,没有化神镇场子,倒是危险。

  大修士之下元婴,纷纷立场,第二层没多久,便再无人落座。

  甚至,不少未持欢魔令的大修士,亦不得不黯然离去。

  苏瑶,亦不得不走了。

  她来欢魔海,便为道果,道果入手,再留何意…

  “谢谢…”她淡淡咬唇,这次,算不算宁凡第四次救自己。

  “只有口头感谢么…”宁凡调笑。

  “不,不是…”

  苏瑶俏脸微红,示意其他碧瑶女修先离去。

  在诸女离去之后,苏瑶好似做了重大的决定,轻轻踮起脚,好似蜻蜓点水,在宁凡侧脸轻吻一口。

  “若你来碧瑶宗,我苏瑶,必不背约,任君采撷…”

  她俏脸滚烫,以她一宗之主的身份,对一男子说出此话,已是大胆放浪。

  但终究,要走了…

  她步步离去,每一步,都好似更加远离宁凡,令她没由来有些失落。

  只是未出房门,却被宁凡捉住皓腕。

  “等等。”

  “怎,怎么,亲一下,不够么…”被宁凡握住的皓腕,传来丝丝酥麻之感,让她竟有些舍不得宁凡松开。

  “这三枚道果,你拿着,这颗化婴丹,以及千万仙玉,你帮我带给素秋…”

  “三枚道果!千万仙玉!”苏瑶素手掩着小口,怔住了。

  “嗯,这颗化婴丹,你们碧瑶宗或许也有,但四转丹师,他们炼的丹,不如我,此丹,更强!”

  没有给苏瑶解释自己五转丹师的身份,没有必要。

  “再会!”

  宁凡一抱拳,微微一笑,遁身返回三层厢房。

  苏瑶望着那遁去的背影,心中不断荡起涟漪,浅浅一笑,轻盈离去。

  “谢谢,谢谢你对素秋妹妹这般好,谢谢你屡次相救…”

  …

  厢房中,洞虚已然返回,手中捉着一道虚弱之极的黑色元神,似笑非笑看着宁凡。

  “此人元神已捉回,随道友处置,如此,可否算老朽,帮你出手一次?”

  “前辈说笑了,捉拿区区化神残神,对前辈乃是小事一件,如何能算出手次数…”

  宁凡接过邪光元神,以及邪光的储物袋,封印收起。

  目光却一偏,望向许秋灵。

  斩邪光,捉元神,手段之强,仍许秋灵目中异彩连连,但同时,思及宁凡出手,皆为救红颜,许秋灵的心,微微酸涩。

  “周公子的红颜,很多呢…”

  只是这份酸涩,在宁凡目光扫来,立刻化作俏脸微红。

  “怎么了?秋灵脸上有脏东西么?”

  “不,只是周某对这大修士级拍卖,颇有兴趣,但具体拍卖之物,除了化神鼎炉,皆对外秘而不宣,故而想从秋灵小姐这里问问,此次拍卖,都有些什么东西。当然,周某最关心的,还是那化神鼎炉,不知关于这鼎炉,秋灵小姐可知晓些什么…”

  “周公子有问,秋灵自是知无不言。此次拍卖会,确实有不少好东西拍卖呢,例如五转丹药啦,丹方啦,又例如化级功法、秘术,玄天灵宝,当然,还有一些无尽海的秘境钥匙,不过想来这些都不足以吸引周公子的兴趣。此次压轴之物,共有四件。其一,为一块玄品神亦石,凭此石,化神初期老怪有一定几率凝聚神意呢。其二,为凡虚级灵铁,‘吸法’,此附灵灵铁,算是凡虚级之中少有的极品灵铁呢。其三,为一枚完整的道晶,其四,自是化神鼎炉…不过关于此女身份,秋灵确实什么也不知呢…”

  “神亦石,灵铁,道晶…”宁凡沉吟。

  这三件东西,皆是不凡,其中‘吸法’灵铁,若给碎神鞭附灵,倒是不凡。不过他最关注的,仍是化神鼎炉。

  许秋灵都不知此女身份么…

  “那女人,不能碰…”洞虚老祖,神情凝重道。

  “哦?洞虚前辈知道些什么?请明言!”宁凡目光一动。

  “她是神空岛的人!甚至极可能,是‘月尊’弟子!”

  “神空岛?”

  宁凡眉头一皱,听着洞虚解释。

  神空岛,是内海七尊势力之一,而月尊,更是七尊之首,实力犹在巨尊等人之上,甚至半只脚踏入炼虚期。

  这神空岛,存于内海神空海域,但那片海域,虚空之力混乱,便是化神修士,贸然入神空海,亦是九死一生。而神空岛不问世事,宗门弟子亦罕有有外界接触。

  但近些时日,神空海域之外,飘出无数女尸。

  而其中一具,尚未死透的,便是此次的化神初期的鼎炉。

  内海势力,纷纷猜测,神空岛定出了莫大变故。

  最疯传的流言,是月尊突破炼虚失败,走火入魔,灭尽本宗宗门弟子。

  因为某些曾被月尊种下念禁的内海高手,纷纷发现,念禁竟消失了!这无疑说明,月尊极可能死了…

  若能搜取那化神之女的记忆,便能得知神空之变,甚至能弄清神空海的入海坊市,入主神空岛,获取月尊的传承,人死光了,多半宗门积蓄尚在。

  明里出售的,是化神鼎炉,暗地里,却是在竞争那神空传承。

  但此鼎炉,记忆封印,神智更是不清,好似痴傻。寻常人根本无法搜魂,亦无法盘问出只言片语,至少巨魔族的搜魂秘法,都没搜出此女记忆。

  巨魔族放弃掺和此事,洞虚亦无法搜魂成功,尚未尝试搜魂的,唯有剑岛、周家、封妖殿,那黑佛宗,纯属不自量力,方才会来竞拍鼎炉…

  不论神空岛发生了何事,都将是凶险莫测。

  唯有七尊大势力才敢入岛探查,至少洞虚不建议宁凡插手此事。而入岛的关键,便是那化神鼎炉。

  “之后所谓的拍卖,也不过是三宗化神,以各族秘法,搜取此女记忆,若仍无法搜取此女记忆,则此女,便失去了价值,只算一具鼎炉…”

  “但若是失去价值,单就鼎炉而言,是无人愿意拍此鼎炉的…”

  洞虚所知,甚至比许如山等人都详细。

  宁凡听后,沉吟不语。

  如此,若三宗化神搜魂失败,自己倒是可以拍下此鼎炉了。

  有着之前的斩邪光之威,三宗化神,不会与自己相争。

  而自己有窃言术,是否能从这鼎炉手中,知晓些什么呢…

  “拍卖开始,第一件拍卖品,为四万年份灵药,万剑离心草,此草一经炼化,可辅助提升剑道修为,起拍价,300万仙玉!”

  宁凡目光一动,这第一件拍卖品,便是可以稳固剑指第二指修为的好东西。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