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232章 你可愿意!

第232章 你可愿意!

  “哦?前辈能算出晚辈姓名?”

  宁凡心头苦笑,这弥天舍利,似乎屏蔽不了洞虚尊的卜算。

  只是虽然苦笑,他面色,却没有半分惊色。

  且不算按他推算,洞虚与巨尊应有交情,自己与巨魔族扯上关系,此人不会加害自己。

  便是此人当真加害自己,自己可一遁遁入元瑶界,趋吉避凶。

  若是拼命,宁凡还有一个散魔。

  即便不拼命,宁凡手上带着元瑶玉,稍有身份之人,都会明白,这玉,是什么意思。

  他宁凡,是北小蛮的‘夫君’!

  洞虚目光一凝,旋即哈哈大笑。

  “好定力!老夫在你这等年纪,还不知在哪片海域,和金丹修士斗狠争宝…而你,则已经能一拳轰飞严中则了…有意思的娃娃…妖血、魔纹、神力,御雷之星,掌木之星,尤其是这司土之星…这可是巨擎老头寻了一辈子的东西…放心,老朽洞虚,寻你没有敌意,而老朽隐姓埋名,躲在此地逍遥快活,收了这小女娃为徒,她并不知老朽身份,甚至那许如山,都不知,老朽身份你莫要揭穿。”

  洞虚老头目光不住打量宁凡,越看越奇。

  “老朽之前谎言杀人夺宝,是想吓吓你,你可知,为何?

  “不知。”宁凡微笑饮茶。

  “是报复!前几日,你抽了欢合岛的半岛之灵,可把老朽吓了一跳。老朽还以为,是雨殿的碎虚,来责怪老朽私自离开内海…啧啧啧,内海七尊,私自离开内海,可是重罪,你说,你是不是把老朽吓了一跳!老朽掐指一算,算出,原来在岛上闹腾的娃娃,是你啊…”

  “失礼了…”宁凡苦笑,什么叫躺着也中枪?自己抽个岛魂,竟抽出了一个隐匿在此的内海老祖。

  如此,日后自己抽大地魂,还真要小心。

  万一再抽个隐居的炼虚、碎虚出来,在实力未成之时,仍是麻烦。

  换言之,若面前的不是洞虚,而是封妖殿妖尊,自己绝对麻烦极大。

  “抽魂…化神…碎虚三术,你得其二,此生前途不可限量啊,但老夫还是那句话,你绝对不可化神,否则,必死!”

  “哦?这是为何?”宁凡眼皮一挑。

  “因为…你是真魔逆修!只有化魔之说,何来化神!其你的‘气运’,很古怪,我看不透…”

  “化魔?气运?”

  宁凡目光一肃,这洞虚老头,似乎肚子里真有些东西。

  化魔一词,他第一次听说,而气运…此一词,在乱古记忆中略有提及,但实际属于真仙范畴的概念,故而并未详述,宁凡亦不知太多。

  但洞虚,似乎对气运二字,所知极多。

  “天运分七彩,气运分七色,赤橙黄绿青蓝紫,赤为末,紫为极,凡人无运,辟脉为赤,碎虚为紫,寻常元婴,气运为绿色,每朝化神迈进,气运便青色加深。而道友的气运,虽亦是绿色…却每迈入化神一步,朝黄色崩落一丝…”

  “崩落?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因为某些原因,道友的气运,‘丢了’…修为提升,气运却丧失,若老朽所看不差,道友本为凡体,无气运,某次获取莫大机缘,而气运一路逼升至紫气。只是不知为何,这紫气,却每况愈下,随着道友修为提升,气运逐渐丧失,就好似冥冥之中,有人在算计道友,夺走了道友气运。若到碎虚,则道友气运跌尽,那时,或许是道友身死之时…”

  “…”

  宁凡皱眉,不置可否。

  这洞虚所言,越来越玄乎,但似乎,有并非胡言。

  自己本为凡人,获得阴阳锁,传承了乱古大帝的记忆,而那时,似乎是自己气运最盛之时。走在七梅,都能获得玉皇草、盘魔草,杀个金丹,都能暴落道果。

  修为越是提高,自己的麻烦,却反倒越多,运气似乎也越来越差,杀了如此之多的元婴,似乎还未出过道果。

  似乎,这洞虚老头,说得极有道理,自己的气运,当真丢失了?

  若丢失,是谁算计自己呢?

  “最让老朽不明白的,实际是道友的命格…道友骨龄,仅有340岁,但命格,却延续了1300年…前千年为死命…命格与阳寿不符之事,老朽还是初次遇见…说起来,这种情形,倒与传闻中,妖灵之地的沉睡之妖类似,妖将寿不过数千年,但沉睡数十万载,却可寿数不减…不过,道友又非妖将…嗯,这有些奇怪…”

  洞虚自言自语,玄乎的语言,宁凡越发难以明白。

  他微微摇头,这洞虚,来寻自己,难道是为了说胡话?

  “前辈的正事,不打算提一提么…”宁凡无奈提醒道。

  “啊!对!老朽都忘了,老朽寻你,这些不过鸡毛小事,你死不死,干老朽屁事,老朽寻你,是要请你,为我徒儿治病。你应该看出,秋灵体内的异状了吧…”

  洞虚目光一凝,疯癫之色散去。

  “看出了一些…此女先天缺金,命格16岁必死,但却活到了金丹巅峰…因为,有人以一道极为霸道的古剑,震碎为剑气金灵力,贯入此女体内,锁住此女命脉不绝…晚辈本还在想,许如山再有本事,也无法寻来如此厉害剑气,若是洞虚前辈所为,则一切,便说得通了…只是晚辈有一个疑问,前辈为何要收秋灵为徒,又为何要以剑气,为其保命。”

  “心血来潮,闲极无聊!”洞虚的答案,让宁凡哭笑不得。

  洞虚收徒,确实是闲极无聊,但救人之心,却不假。

  他爱花,许秋灵也爱花,所以,他就收此女为徒。

  只是发觉此女命薄,此女先天缺金,都因为许如山的元磁之力太猛,此女尚在母体之时,便被夺走金命…于是,洞虚便上了剑岛,跟剑尊一番软磨硬泡,弄走了一道古剑,震碎打入许秋灵体内。

  但这些,并非长久之计。甚至再过不久,许秋灵的躯体便承受不住剑力,届时,她不是死于古剑剑力,便是死于命格缺金。

  糊涂的许如山,甚至不知自己爱女将死。

  ‘短命’的许秋灵,自然养成了看破红尘的性格。此事,她一直隐瞒。

  而洞虚,虽然没告诉许秋灵自己的真实身份,却为她卜过一卦。

  卦象显示,能令许秋灵心动的男子,便是…救她之人!

  怎么救,洞虚也不知道,但他对自己的卜算深信不疑。

  他修为在雨界并非最高,但论卜算之道,他可自豪为雨界第一!

  在他看来,宁凡便是命中注定、拯救许秋灵之人。

  但洞虚无奈的发现,他看得透宁凡修为,却看不透宁凡命格,更不知,宁凡有何手段,救许秋灵。

  “这剑灵力,是剑岛老头搜集的古剑之一…其中有一片残片,是古天庭所获,应是诛仙四剑之一的残片,若老朽没看错,或许是…陷仙剑残片…若你救秋灵,此剑自归你所有,对你的剑识剑念,大有益处…而作为回报,老朽可以‘仙血’之力,为你,卜算一卦!便是四天之上的天机,也能…窥探一二!”

  洞虚目光,那幽深之意,忽然闪过一丝血色。

  宁凡心神一颤,终于明白,为何洞虚给自己如此大的神秘感。

  其双目之中,眉心之内,封印着一滴…真仙之血!

  他之所以能看到修士看不到的气运,之所以能成为雨界第一卦师,一切,都因这滴真仙之血!

  这一滴血之内,蕴含的灵力,几乎比化神初期修士的全部法力,都要磅薄!

  此血被洞虚炼化,祭炼千年,已无法易主,但耗损此血,可卜算莫测天机。

  算出老魔的仇人,可以。

  算出自己的身世,可以。

  算出明雀的真仙仇人,可以。

  甚至,若自己当真命格有问题,算出其原因,找出背后算计自己之人,同样可以!

  宁凡与洞虚,二人一直传音,旁人自不知他们在说什么。

  余龙不敢插嘴,女尸眼中只有宁凡,许秋灵则暗暗紧张,紧张自己师父,在和宁凡说些什么。

  终于,二人不再传音,而洞虚,露出严肃之色。

  “你,可愿娶灵儿!并救她脱离苦海!”

  “若你愿意,老朽可助你,获取巨擎老儿的魔罗传承!”

  “若你愿意,老朽可助你,耗真仙血,卜算天机!”

  “若你愿意,老朽可为你炼制一宝,莫说化神感知,便是碎虚老怪,也再看不出你的底细!”

  “若你愿意,老朽一身神通,皆可传你!”

  “若你愿意,老朽赠你千件洞天之宝,十七具化神傀儡,给你内海称雄的力量!”

  “若你愿意,老朽可带你踏遍内海、修国,寻足够之物,保你化神之时,气运不散,化魔成功!”

  “若你愿意,老朽甚至可将‘雷皇之墓’的三分之一地图,赠送于你!此物,内海化神,人人窥觑,其中,有不周雷皇的毕生传承!”

  “你,可愿娶灵儿为妻,护她不死!”

  这一刻,洞虚的气势,在这小小厢房之内,高不可攀!

  许秋灵难以置信,自己朝夕相处的恩师,竟不是元婴初期,而是比爹爹更强无数倍的高手!

  余龙元婴欲碎,在这气势之下,他渺小好似蝼蚁!而听闻洞虚的种种好处,余龙目光狂热,若他能获得洞虚垂青,赠送神通、法宝,保送化神,有17具化神傀儡护身,他余龙,可以内海称雄!外海无敌!

  唯有女尸,始终看着宁凡。

  而宁凡,则微笑饮茶,古井无波。该惊讶的,早在最初,便惊讶了。

  外界,无人知,这一刻,内海七尊,给了宁凡天大诱惑。

  不过这诱惑,对宁凡而言,实际并不大的。

  毕竟,他有乱古记忆,而师尊,是老魔,是四溟执事,是雨皇不敢得罪的存在。

  至于洞虚的一身神通,则未让宁凡看重。

  “前辈可保我化神,晚辈却想保前辈炼虚…前辈卡在化神巅峰,距离炼虚,只差半步,这半步,前辈可知,为何无法成功…”

  “呃…那个,那个,现在是老朽在给你好处…”

  “人,我愿意救,且我不但可救她,可娶她,还可帮助你,突破炼虚之境!”

  “什么?!你能帮助老夫,突破炼虚期!这怎么可能!老夫卡在这个瓶颈,已超过千年…”

  洞虚有点乱,非常乱。

  他本来是在给宁凡好处,怎么现在反过来,被宁凡许诺好处了…

  这毛都没长齐的小子,能帮自己突破炼虚期?开什么玩笑…

  他有虚空之力的感悟么?

  或者,他会炼制六转丹药,助自己突破境界么?

  还有,这小子,怎么说着说着,反倒帮助自己起来了…他在计划什么?

  “虚空感悟么…”

  宁凡一笑,将乱古记忆之中,对虚空之力的运用心得,烙印一般,递给洞虚。

  这心得,他境界不足,无法领悟,看此心得,就好似在看不认识的妖族文字,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但洞虚,一看这玉简内容,立刻面色大变。

  他与宁凡不同,停留在化神巅峰千年,对虚空之力,有不少揣摩,虽然这揣摩,远远没有摸到准确方向罢了。

  这心得,给了洞虚一个方向,但由于只有一半,并不完整!

  有此玉简,洞虚便能看到突破方向。

  而若有完整玉简,他甚至有机会,触碰到炼虚期的瓶颈!

  一旦触碰瓶颈,便可尝试突破境界,至于成功率、所需丹药,则是之后再考虑的问题了。

  如今的洞虚,连门槛都没找到,何须去思索跨越门槛的手段。

  洞虚,咽了咽口水。

  他本是许诺宁凡好处,此刻,却被宁凡一个玉简,给弄得哑口无言。

  乖乖,这是什么高手的心得体会…此人对虚空之力的运用,即便是对虚空之力研究千年的洞虚,也自能从字里行间看个皮毛大概。

  只是越看内容,他的心中,迷茫便一丝丝扫去。

  待扫尽所有迷茫,他可…着手突破炼虚期!

  “小,小友…你说吧!什么条件,可给我完整玉简!”

  洞虚浑然忘了,自己刚刚何等意气风发。

  这内海七尊之一,竟对宁凡,第一次露出讨好之色。

  他看得出,宁凡烙印的,是记忆。

  记忆这种东西,可以搜魂,看个大概,但所看必是残破,万一漏了什么,便太可惜了。

  “首先,将你算出的周某底细,好生保密,其次,你说的屏蔽碎虚感知之物,周某很感兴趣。除了仙血卜算,我还要你为我出手三次…千件洞天之宝,17具化神傀儡,我自是需要的。你许诺的好处,我一个不落,全部手下。你发下心魔大誓,允诺我这些要求,半部玉简,拱手奉上!”

  宁凡微微一笑。

  这不是洞虚在跟他谈条件。

  而是他,在跟洞虚谈条件!

  此人一身卜算之术,气运之道,洞天法宝之悟性,傀儡秘术,让宁凡颇为佩服,即便自己仗着乱古记忆,也不过与之半斤八两。

  此人,是个人才,人才,就要收。

  或许,在不久的将来,自己能凭洞虚的仙血卜算之术,避过大劫!

  “呃…”

  洞虚握着玉简,心中斗争复杂。

  修为到了这一步,他说不想突破炼虚期,那是骗鬼。

  但明明是自己跟宁凡提条件,怎么倒过来了…

  “那个,你可愿娶灵儿…”洞虚压下心里欲望,突破炼虚期跟许秋灵的命比起来,他选后者。

  是个好师傅,难得…

  “我周明,对女子从来是来者不拒,我自不会不愿,不过秋灵小姐,可未必愿意嫁我…不过放心,即便无夫妻之名,我也早准备救她一救,但就那陷仙剑残片的剑气,对我而言,便是巨大诱惑,但此事,需推迟!碎界秘境之后,我出手救人。”

  “好!如此,老朽可发心魔血誓,若你能救灵儿,并…并给老朽,剩下玉简,我洞虚,便答应你之前条件!”

  余龙愣住了。

  洞虚…这疯疯癫癫的老头,竟是洞虚!

  内海七尊之一!

  他价值观颠覆了,自家尊主与洞虚的谈话,他完全层次不够,听不明白。

  但却知,所谓内海至尊,在自家尊主面前,讨好、服软了…

  这个世界,是否太疯狂了…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