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229章 魔罗山

第229章 魔罗山

  冗长的山腹中,宁凡、女尸、许秋灵,三人同行。

  沿路所遇婢子、侍卫,但凡见到许秋灵,立刻恭敬行礼。

  自然,更无人盘问宁凡的。

  许秋灵始话语不多,偶尔所言,皆是花鸟虫鱼。对这些,宁凡的乱古见识,可谓渊博,偶尔一句,便让许秋灵眼前一亮。

  “公子,真是雅士…”

  “雅士么…”

  宁凡失笑。若这许秋灵知晓,她所谓的雅士,实则是她最厌恶的外海凶魔,大概,会失望吧…

  同时,宁凡沉吟,思索的,却是许秋灵身上的奇异之处。

  这许秋灵,即将死去…

  若宁凡所料不差,此女体内,有一道霸道的金灵力,夺其生机,莫看此女外表光鲜,实则随时都可能命终而亡。

  而那金灵力,若宁凡没感应错,应是…

  他眉宇一凝,若他所料不错,则这许秋灵,倒是要救上一救…

  既为了那天大好处,也为了,不让此女香消玉殒。

  曲折回廊的尽头,是一座淡红色的巨大铜门。

  巨门外,许秋灵收住脚步,深深吸了口气,皓腕一招,取出一块红色铜令,打诀于其上。

  立刻,巨门一颤之下,化作红色虚影,消散。

  “周公子,爹爹便在殿中,公子切记,见到爹爹,定需慎言…”

  “多谢秋灵小姐提醒,周某会注意的。”

  许秋灵微微忐忑,毕竟爹爹喜怒无常、杀人如麻,即便宁凡是俊杰人物,但若惹爹爹不喜,仍是危险。

  且算算时间,爹爹此刻,应是在招待狂魔周明呢…那周明,会不会肆无忌惮,将周公子杀了…

  她步履迟疑,只是出乎她的意料,铜门一开,其中却并无所谓的魔头身影,只有两个老头,似乎还在等人。见宁凡前来,两位老头似乎并不奇怪,反倒好似久候一般,立刻起身,抱拳相迎。

  “周道友,你总算来了,真是让许某人好等啊!”

  “哈哈!周兄弟来了!”

  这两道声音,一是许如山,二是严中则。

  声音一落,两位化神老祖立刻化作青烟,飘出宫殿,出殿迎接!

  “爹爹,你们…”

  许秋灵俏脸暗暗吃惊,吃惊这表情,落在她素来平静的脸上,分外可爱。

  她万万没料到,自家爹爹与踏云宗严伯伯,竟以化神之尊,亲自迎接周公子!

  原本她还担心,这周公子会惹爹爹与严伯伯不快,但如今看来,爹爹与严伯伯,高兴都来不及,哪有不快…

  许秋灵心头,不由升起一种极其荒谬的猜测。

  难道,自己身旁的周公子,便是爹爹与严伯伯所等待的…周明?

  “不可能…那周明名声极坏,怎会是…怎会是周公子…且即便周公子便是狂魔周明,爹爹与严伯伯的态度,也恭敬的有些过分了…”

  许如山抱拳之时,微微屈身,莫看这动作极小,但却说明,其对宁凡的恭敬,是发自内心!发自内心的恭敬,许如山只对巨尊一人表露,但今日,却对宁凡表露…这太不正常!

  而严中则抱拳之时,则悄悄后挪了半步,莫看这半步极小,但却说明,其内心深处,对宁凡,有一丝忌惮,而这后退,则是…谨慎!堂堂化神,不过面对小辈青俊,竟还要谨慎小心、忌惮极深…这更不正常!

  许秋灵想不通,无论如何也想不通。

  她望着宁凡,似在求证。

  “敢问周公子…尊名…”

  “失礼了,与秋灵姑娘数次相见,却仍未通姓名…在下,周明!”

  周明!

  他,便是周明!

  那曾经令自己深恶痛绝的‘周明’,竟是这般模样?

  “怎,怎么会…”

  许秋灵望着宁凡,怔怔无言,难以理解,眼前这温文尔雅的青年,会是外海畏惧的魔头?

  此人明明举止有度,哪里是十恶不赦的淫贼了…

  爹爹所接见的魔头,许秋灵知晓,是狂魔周明!

  甚至自己爹爹,本还叫自己前来,见一见那周明,但许秋灵傲然拒绝。

  她,不愿。

  只是若早知爹爹让自己见得,便是周公子,她未必不见的…

  “公子隐藏的,好深…”许秋灵幽幽一叹。

  这话在花冢之时,她便说了一次,但此刻再说,却全然是两种心情。

  原来这周公子,便是周明,且更能让爹爹、严伯伯折节结交,自己,还是小觑此人了呢…

  此人名声,极其败坏,但许秋灵,更相信自己眼睛…她所看到的宁凡,是一个有血有肉、气度潇洒的良人,仅此而已…

  只是自己一路而来,不知说了多少‘周明’的坏话,不住提醒宁凡小心,也不知宁凡,是否会介意。

  且许秋灵心头,也微微泛起一丝嗔恼之意,暗暗嗔怪宁凡,竟不告诉自己全名,害自己又一次在他面前出丑。

  虽然许秋灵明白,宁凡不言,自是担心这周明二字,让自己畏惧。

  “他是周明,他竟是周明…”

  许秋灵心思百结,一时不知如何面对宁凡。

  而宁凡却与两位化神抱拳见礼,目光则一凝。

  许如山对他的恭敬,似乎有些过了…这其中,必有其不知情的缘故,但许如山,应无恶意。

  而严中则,此人对自己忌惮,再正常不过。自己那击碎五合之掌的一拳,便是破去七合之掌,怕是也堪堪足够,这样一拳,能令严中则反震而伤,此人对自己忌惮,再正常不过。

  至于此地没见到紫符门左桐老祖,则更让宁凡确信了一件事。

  严中则在此,左桐却不在,多半是护送其他外海六子,回宗‘避祸’了。

  “呵呵,周道友的来意,许某猜出几分,不如到殿内深谈,如何?”

  “也好。”

  恢宏的铜殿,布满玄异纹路,铜殿正中,分主客而坐。

  没有过多的寒暄,几乎一落座,许如山便取出一分古旧地图,在铜案上铺开。

  “周道友请看,这地图,烙印的是碎界秘境外围区域,方圆七千万里。老夫知晓道友实力,亦知晓道友今日前来之目的,厚礼,老夫已备齐,甚至,若道友有任何需要,但凡对入秘境有助,老夫莫不允诺。只是,老夫需要一个明白话,道友看过地图之后,对五月之内,猎杀150荒兽,有多大把握!”

  什么!我没有听错么!爹爹竟求周公子,入碎界秘境,猎杀150头荒兽!

  许秋灵小口微张,美眸含惊。

  碎界秘境,那是什么地方?那是大修士进入都有不小风险之地。在其中猎杀荒兽,能猎一头,都算大修士中翘楚,但150头…如此恐怖的数目,还要在五个月完成…这怎么可能!

  她听说过周明恶名昭彰,听说过周明实力不凡,堪为化神之下第一人,但即便如此,让周明入秘境涉险,爹爹也太莽撞了吧。

  美眸落在那古旧的地图上,望着那山河表里之间,密密麻麻的血色红点,许秋灵便头皮发麻。

  那每一个红点,都是一头荒兽,这地图,是欢魔宗某个大修士,数次入秘境记录的,虽不完全正确,但也错不了多远。

  此地图仅仅记载秘境外围,七千万里的地域中,起码栖息了三大荒兽族群,合计数百头荒兽!

  五个月,150头荒兽,即便是自家爹爹能入秘境,想五个月猎150荒兽,把握都不会超过七成吧…周公子,又能有几成把握,他再厉害,又非化神,能有半成么?

  “本来周某只有七成把握,但若有此地图,多少可趋吉避凶,可有八成!”

  什么!他竟有八成把握?

  许秋灵暗暗吃惊,她虽寥寥数面,却知这周公子绝非哗众取宠之辈,他说有八成,便有八成。五个月,杀戮150头荒兽,把握超过八成…便是爹爹,也不过七成把握,这周明难道比爹爹更厉害?

  “只有八成么…”许如山与严中则对视一眼,隐隐可见其目光之内的隐忧之色。

  八成把握…如此高的把握,爹爹竟然还不满意?

  爹爹到底有多么看重周明!

  “不错,周某只有八成把握,因为许前辈,只给出了外围地图,内围之中,若有凶兽,见周某猎兽,阻挠于我,则便是周某,也不敢说十成完成任务的…”

  世事无常,没看到内围地图,宁凡没把话说满。

  “原来如此…若道友顾及此事,大可放心,内围之中,不会有凶兽干扰道友猎兽,因为碎界秘境的内围区域,有一道阵光遮挡,根本无法进入…其中或许有迅速诞生荒兽的原因,但根本无法查探…”

  “阵光?”

  宁凡一皱眉,碎界秘境,其中有阵光,自然是有隐秘了,只是若不妨碍自己猎兽,倒是无妨。

  “若没有其他干扰,周某倒有十成把握,可完成许道友的任务。”

  “这便好,这便好…”

  许如山大松了口气,若炼体玉命境的宁凡都没有十成把握,怕是化神之下,再难找出一个高手,完成巨尊这近乎苛刻的任务了。

  “如此,周道友请看看老夫为你准备的礼物,若缺了什么,但说无妨!”

  许如山起身,面色微微有些尴尬,苦笑摇头,拍拍手,立刻,内殿之中,盈盈走出12位纤腰束素的婀娜女修。

  12名女子,清一色都是绝色鼎炉,各个魅术精湛,一见宁凡进入,立刻整齐行礼。

  “众婢子,见过主人…”

  这12名女子,每一人,都是元婴修为!

  难怪许如山面色尴尬,当着自家女儿的面,给其他男子送女子作鼎炉,还真不是光彩之事。

  倒是许秋灵习以为常,在魔修之间,赠送鼎炉,原本再正常不过,虽然,她不喜欢便是了…

  但许秋灵却知,这12名女子,已是欢魔宗尚存的所有元婴鼎炉,爹爹竟全部送给周公子,不拍卖了么…

  “她们12人,皆是自小在我欢魔宗长大,个个体质不俗,适于采补…听闻周道友擅用鼎炉修炼,如此,老夫这礼,可能令道友满意?”

  宁凡面色不懂,心中却暗暗一叹。

  12名元婴鼎炉,确实是重礼,但却没有那名化神鼎炉,倒是让他稍稍失望。

  “道友可是想要化神鼎炉?”许如山似看破了宁凡心思。

  “见笑了…”宁凡苦笑。

  “咳咳…倒不是老夫小气,只是这化神鼎炉是巨魔族自内海捕捉,有些来头,若道友获取,并非美事,而是祸事…”许如山没有过多解释,此事显然涉及一些隐秘。

  “是么…”宁凡没有多言,对12女道,

  “从即日起,尔等为我周明鼎炉,若不相叛,我必不负!至少,尔等此生,可保无虞!”

  “多谢主人不杀之恩!”

  宁凡的言下之意很明显,你们不叛,我便不杀,顶多采补。

  这对鼎炉身份的诸女而言,无疑是一个好消息,自是千恩万谢。

  许秋灵心思颇有些复杂,她不喜宁凡收下鼎炉的行为,但就魔修角度而言,宁凡又比许多魔修,‘仁慈’了些,至少,没有用过便杀,或用完送人、再贩卖…

  12名鼎炉,宁凡是收下了,但并不代表对化神鼎炉便不上心。

  那化神鼎炉,具体如何,还待拍卖会见过之后,方才知晓,若自己实在想要,大不了以仙玉拍下此女即可。

  见宁凡收下鼎炉,却不露喜色,许如山苦笑不已,想要收买周大魔头,血本似乎下的不够。

  也对,对于元婴修士,12名元婴鼎炉算是重礼,但对于化神而言,则又不算什么。

  许如山沉吟片刻,一拍储物袋,取出一套银光熠熠的银甲。

  此甲一出,他脸上微微露出肉疼之色,而严中则,则是目露火热。

  “这是…之前许道友所言的‘成套灵装’!”宁凡目光一凛,这成套灵装在其眼中,极其不凡。

  “不错!这一套灵装,名为‘将银之甲’,是某个已过世的附灵大师,最后一件作品。整套灵装,共分七个部位,靴、下装、上甲、腕甲、灵戒、灵链、灵盔,七件灵装,皆是地玄下级,靴可增身形之速,上下甲可增躯体之防,腕甲可增肉身之力,灵戒可增五行之元,灵链可增魅术之防,灵盔可挡识海之伤。若着此七件灵装,以道友玉命境的肉身,便是化神中期的攻击,都可强挡数下,甚至,七件灵装同时认主,还可激发‘灵阵’神通…”

  “灵阵?”宁凡一挑眉,这灵装之防御,便不下玉命第一境界,穿着此灵装,直接便足以挡下那严中则的五合之掌。

  “不错。成套灵装,每一件之中,都封有术式,七件灵装,若同时认主,可激发灵阵术式,增强法力一倍恢复速度,并七星合一,凝聚天灵之力,化作一柄‘天灵之刃’,用以杀敌。具体如何,日后道友认主灵装,便知晓…老夫只说一句,即便道友未入玉命,若认主此灵装,凭此灵装强悍,一战化神,不难!而在道友获得此灵装之后,便是老夫,也不愿与道友交手…”

  “有意思…不过许道友可否解释一下,这灵装之上的魔山徽印,究竟是何意…”

  宁凡相信,许如山没有撒谎,这灵装,确实极其厉害。

  但有一点,这么厉害的灵装,不应是许如山这化神初期修士,可以拥有。

  其取出灵装,或许,不仅仅是送礼这么简单。

  银甲之上,烙印着一枚魔山徽印,似乎是某个势力的徽章。

  若宁凡所料不错,一旦穿上这成套灵装,怕是有特别意义,想脱下来,便不易了。

  那山,很眼熟…与其背后的玄土魔纹,极像!

  之前宁凡不懂,许如山为何对自己过分恭敬,但此刻,他隐隐猜到一丝。

  或许,与这魔山有关!

  毕竟其对自己恭敬,是在自己凝聚神意、一拳轰出一尊魔山虚影之后的事。

  此山,究竟是什么…

  “不瞒道友,此徽章,是内海巨魔族之徽章,此灵装,亦是巨尊交付。而此山,名为…魔罗山!道友对这魔罗山,可知晓些什么?”

  “魔罗山…”

  当念出此三字,宁凡隐隐感觉,自己背后的魔纹,滚烫起来。

  果然,自己的魔纹,与这魔罗山,大有关系…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