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227章 苏瑶,苏荷之香

第227章 苏瑶,苏荷之香

  玄翠宫,宁凡于房中盘膝吐纳,女尸在一旁、安静为宁凡缝补衣物。

  这是第三天,许如山从宁凡口中,得到了满意答复。

  玉命境的宁凡,应下了许如山的请求,代价,是包括地母之心在内,欢魔岛的一切,他宁凡但凡开口,许如山必须无条件支持。

  丹药,法宝,灵装,灵铁,鼎炉,仙玉,丹方,功法…

  许如山,没有拒绝!

  若说初遇之时是求助,升雀台之战是讨好,那么在见识到宁凡的魔意山影之后,他对宁凡的态度,几乎是…恭敬!且杀戮赵子敬之事,竟被许如山一力抹平,未传出丝毫风声…

  “许如山的态度,有些奇怪,但应无恶意…罢了,我还需彻底稳固玉命境界…”

  宁凡沉吟间,门外响起余龙恭敬之声。

  “老奴余龙求见!”

  “进!”

  得到宁凡允诺,余龙深吸一口气,推开房门,捧着沉甸甸的储物袋进入,眼神崇拜之极。

  “启禀尊主,尊主所需之万年灵药,属下悉已获取,如尊主若料,欢魔宗下属坊市,毫不拒绝尊主奉求,对属下有求必应,甚至,还令属下带回十瓶四转上品塑体丹药——‘魔骨丹’,共104颗,请尊主验收。”

  能不崇拜么!在化神坐镇的十宗地界,不拜见许如山,反倒让许如山大费代价结好。

  104颗魔骨丹,起码价值千万仙玉…他余龙不是傻子,这么重的礼,若非许如山交待,欢魔宗任何一人,都不敢随意送人!

  化神老祖,许如山,在拼命讨好自家主人!

  外海化神老祖,算什么!在自家主人面前,还不是得恭敬结交!

  余龙眼神火热,能成为宁凡之奴,真是他一生最幸运之事!他此次入欢魔宗,可谓意气风发、扬眉吐气,甚至昔日几个交恶之人,主动送礼赔罪,这是何等的快意!

  “嗯,进来吧,将丹药放在桌上,你便可退下了,至于欢魔宗拜访之修,由你接待,所送之礼,悉数收下!”

  “是!”

  余龙放下储物袋,合上门,恭敬退下。

  对余龙的态度转变,宁凡微微点头,这余龙修为不行,丹术一般,但作为奴仆,识时务,知轻重,办些杂事,用起来还是很省心的。

  他袖袍一卷,将桌案上储物袋卷入手中,神念一探,待确认其中灵药、丹药后,微微一笑。

  “我所要复容丹灵药,万年即可,但许如山,却给我五万年份之药,且一式十份。知我需稳固炼体境界,便奉上104颗四转丹药,如此,我炼体境界必可极速稳固…许如山的诚意,不错!果然,放手一搏、接下严中则五掌,是对的。这无尽海,没有实力,不杀人,也会被人追杀,有实力,即便杀人,也不会有事!”

  宁凡沉吟。

  当初他初入无尽海,便被封妖殿追杀,因为,他弱小!

  此刻他杀人无数,仇家遍布外海,但明明仇人无数,却无一个仇人,敢上门报仇!

  道理,很浅显。

  麋鹿藏于深山,即便从不伤人,也会有猎人来捕捉。

  猛虎吃人无数,但明知虎在山头,敢入山惹虎、寻仇者,罕有!

  他宁凡,不是鹿。

  “地母之心,此物许如山声称在秘境结束后,方才可交付于我…拍卖会,在十日之后,而入碎界秘境之日,则是在拍卖会结束半月,这即是说,碎界秘境可开半年,但我却必须在五个月之内,斩获150伪荒兽。若是之前,我尚有几分顾虑,在突破玉命境之后,已可一战最弱化神,杀伪荒兽,易如反掌!”

  “如此,先来稳固炼体境界,之后,再寻许如山,索要丹药、鼎炉,若是能在入秘境之前,将修为提升至元婴巅峰,自是更好,但时间,似乎不够了…至于化级炼体术…或许,可索要几种,但多半无足够时间修炼的。听说,许如山还为我准备了‘成套灵装’,俱是地玄品质…”

  宁凡一抖储物袋,将复容丹药材收起,取出一瓶瓶魔骨丹,服下。

  此丹名列四转上品,药效极其霸道,魔性极重,寻常修士塑体之时,往往痛楚难耐,但宁凡服下此丹,却感到药力平和、清凉滋润。甚至,与背后的玄土魔纹,起了丝丝感应。

  “魔丹么…魔族的特殊丹药,与我魔纹丝丝呼应。许如山的背后,是内海七尊之巨魔族巨尊,这巨魔族,似乎有些不凡呢…”

  收起心思,宁凡专心炼化药力。

  三日之后,他推门而出,沐着风雪,气定神闲。

  小伤痊愈,甚至一些暗伤都被丹药疗养。玉命境炼体境界,彻底稳固在第一境界,并提升了一线,几乎朝着玉命第二境,迈出了三分之一!

  立在雪中,宁凡神情不动,屈手一抓。

  一抓之力,却好似引得长空狂风大作,乌雪逆飞,黑雪凝聚成一个巨爪之影,狠狠一握,天空仿佛要被撕裂。

  这一抓,没有动用丝毫法力,但却好似,超脱了肉身之力的范畴。

  力必须接触,才能伤敌。

  势必须成术,才能伤敌。

  但意…如今宁凡的玉命境界,这隔空一抓之力,便是元婴初期修士,都能直接捏成粉碎!

  宁凡沉默。

  从前他的炼体术,修的是以身化巨,但在获取《尸魔录》之后,此术更多是提升肉身防御,而不侧重以身化巨。尸魔录凝聚土星,土星又与玄土魔纹相融,如此的宁凡,炼体道路,似乎出现了改变。

  不再是巨大化,而是,凝缩…

  不再是数十拳合击,而是将所有拳意,凝为一拳…

  他一拍储物袋,取出自密莲手中夺来、‘第二元婴’的秘术,轻轻摇头。

  “元婴多,未必便神通广。肉身巨,未必便力通天。手段如云,可能泛而不精,心分二用,可能多而道毁…世间没有最强的术法神通,只有最适合我之神通…若涅皇是万丈巨人,我便是八尺之身,但一指之力,亦可崩其十指!最小之身,却有最强之势与意…”

  “只是,想要化神,仍是艰难...外海三千悬空岛,元婴修士数千,但化神仅有13人。能结婴者,俱是资质不凡之辈,但这些天骄之辈,突破化神百中无一,资质,终究是外物,想在这修真之路走得更远,唯有天地争锋之心!”

  宁凡伫立良久,待心如止水,下了玉阶,踏雪而去。

  而房中,女尸立刻放下针线,匆匆起身,跟在宁凡身后。

  她是一个跟屁虫…

  “光…去…哪…”

  “给苏瑶姑娘解毒,你跟去,或许会很不方便…”

  “我…方…便…”女尸坚定点头。

  …

  玄翠宫,女厢。

  苏瑶倚在窗前,看窗外风雪,好似做梦。

  她虽是碧瑶仙岛宗主,但从来还没入住过玄翠宫。

  此宫,是欢魔宗迎接大修士级老怪的住处。

  一袭翡青的长纱宫裙,藕臂如玉,拖着香腮,淡眉含着一丝讶然。

  她从来都是水一样的性子,处变不惊,但便是这潭幽水,在见到房间的奢华,仍难免芳心震撼。

  房间,通体由仙砖砌成,一间房,起码用去十万仙砖,每块仙砖,以十块仙玉熔铸。

  一间房,便值百万仙玉,在其中修炼,速度非同一般。

  房中点燃的,是十万仙玉一支的‘寒苏’之香,据说可澄澈心魔,提升修士心境。

  连饮用、沐浴之水,都是灵气所化的精纯灵液,一杯水,便值一万仙玉…

  她知道,自己之所以能享受如此隆重的招待,原因明显,是因为…周明!

  能让欢魔宗倾力结交之人…

  “周明,真是个看不透的人…他与素秋妹妹,是何关系?传言这周明御女如云,鼎炉如雨,但素秋妹妹,却仍是完璧之身…”

  “说起来,我当日立誓,从身份看,已是此人鼎炉,他会采补我么…若他采补,我该如何…自尽么?”

  苏瑶温婉叹息,她修到元婴,亦不容易,若被采补,自不甘愿,而丧失清白,亦是痛苦。

  真到了那一步,她虽会遵照誓言,以身侍奉宁凡,但事后,仍是会自尽吧…

  一想到宁凡将采补自己,苏瑶原本暂时封住的春毒,又开始肆虐。

  落贞散,除非落贞,否则如何破解…

  她原本淡然的容颜,立刻潮红起来,娇躯开始麻软、火热。

  樱唇轻轻呼出热气,带着苏荷般幽香。

  裙衫之下,修长的双腿,轻轻摩挲,丝丝湿意,沾湿亵裤。

  好似有一股魔力,指引她,诱惑她,她不禁探出修长的素手,葱葱玉指,撩起裙摆,隔着亵裤,在股间摸索。

  “这是…不对的…”

  苏瑶咬着淡唇,运起玄门心法,想散去心头欲念。

  但对心魔无往不利的玄功,根本无法彻底散去落贞散的欲望。

  “不行…我乃堂堂碧瑶宗主,怎可…怎可如此轻贱自己…”

  她伏在书案,羞愤欲死,在她的认知,自渎,是轻浮女子才会做的事情。

  而让她惶惶不安的是,自己竟再无法压制这欲念…素手,不知揉捏那娇嫩,湿润滑腻、难以抗拒。

  嗯…

  她低低哼了声,修长的指甲,刺破了一丝阻碍,虽未彻底破去,却有一丝血迹,沿着娇嫩溢出。

  那疼痛,让她秀眉一蹙,稍稍清醒。

  只是见自己竟因为春毒,险些自破清白,苏瑶满面自嘲。

  “我是不是…堕落了…”

  她自怨自艾,捧起铜镜,望着仍是嫣红的双颊,暗暗自责。便在这时,门口处,宁凡与女尸到来,一见香闺艳景,女尸倒是镇定茫然,宁凡却立刻露出古怪之色。

  “周某似乎来得不是时候,打搅到苏瑶仙子的雅事了…”

  ‘啪!’

  铜镜落地,苏瑶娇呼一声,立刻仓皇自椅子上站起,褪至腿弯的亵裤,就此滑下,带着一丝湿意、血迹。

  “周…周明!这里是女厢,你一介男子,为何可进入!且…且…且你到来,不会敲门么…”

  苏瑶蹲下身,以长裙掩着玉腿,眸带嗔怒、羞惭。

  “敲门…苏瑶仙子进行雅事之时,似乎并未关门,虽然是在女厢,但若让其他女修见到,仍是不妙…苏瑶仙子下次做这种事,最好还是掩上房门…”

  “不会有下次!”

  苏瑶幽幽咬唇,春毒发的太过突然,她亦非自愿自渎,没关门窗,自是事故…

  且她万万没想到,数日没有踪影的宁凡,竟会在其最不堪之时,出现…

  也不知宁凡有没有看到自己的…那个…

  若是被看到,则自己,真是无地自容了…

  一想到自己的羞人之事被宁凡撞见,苏瑶芳心大乱,好容易因为刺痛稍稍停歇的春毒,再次发作。

  ‘嗯…’

  她嘤咛一声,彻底软倒在地上,素手再次试图撩拨其裙摆,自渎。

  痛苦的闭上眼,若当着男子之面,做出此等丑事,她,宁死!

  对方是周明,是外海恶名昭彰的‘淫贼’,看到自己这般模样,大概会…趁人之危吧…

  在其惶惶之时,宁凡却眉头一皱,拂袖生风,关上门窗,对女尸道,

  “微凉,你守着房门,我为她解毒…”

  苏瑶眼皮一颤。

  解毒…果然,这周明,是要与自己,行男女之事了。

  感觉到自己抚弄下身的手,被宁凡一捉,旋即,苏瑶迷迷之中,感觉自己被人轻飘飘的抱起,放在床榻。

  “不要…我还没…还没想好…”这一刻的苏瑶,一想到自己即将被宁凡破身、采补,便梨花带雨,留下清泪。

  此刻的她,不再是一宗之主,不再是为正道不顾一切的正修,仅仅是一个无措的女子。

  “呃…我说要采补你了?”

  宁凡失笑,一指弹了弹苏瑶的秀额,给了她一个爆栗。

  “落贞散,此毒颇为无解,但,若你尚未刺破‘元红’,则还是有法可解,反倒是以交合解毒,虽可解一时之毒,但此毒将烙印身心,并再无解除可能,令贞烈之女化作淫妇…若我来迟一步,任你自破元红,你,便危险了…”

  元红,便是处子之膜。

  之前苏瑶迷乱之下,玉指刺破一丝元红,但只要尚未彻底破损,便无碍。

  此毒在宁凡搜过密莲记忆后,方才确知,寻常春毒,可凭合欢破解,此春毒,却几乎无解。

  不合欢,则情欲如潮而死。

  合欢,则毒入骨髓,淫骨深重,彻底化作情欲之奴。

  密莲种下此毒,根本没有给苏瑶破解的机会。

  否则宁凡倒是可以直接交合一番,轻易解毒了。

  此毒,对常人而言无解。

  但阴阳锁克尽魅术春毒,倒是可在不破身之下,破解此毒。

  苏瑶是一个不错的女人,若是因为强行破身、淫毒入骨,沦落…则未免太过可惜。

  索性算是自己半个鼎炉,他宁凡,自不会眼看女中英杰沦落。

  女人有两张嘴,不能从下方解毒,则需从上方破解了。

  苏瑶神智微微不清,仍以为自己将被采补,藕臂无力地推搡宁凡,却被宁凡一按双臂,压下身,一口吻住唇舌。

  她娇躯一颤,一霎清醒,眼见宁凡竟试图亲吻自己,立刻芳心慌乱,紧闭齿关。

  怎么办…

  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宁凡身上的男子气息,让苏瑶俏脸滚烫。

  “清醒了些?那么便配合我解毒,只是一吻,不需破身…”

  “真的么…”

  “嗯,你虽是我鼎炉,但我也不会在你为难之时伤你…下次吧,下次路过碧瑶仙岛,再来找你…”

  “哦…”

  苏瑶心头微微松了口气,此日不会丧失清白,总是庆幸。

  但一想到下一次宁凡路过碧瑶宗,便会…她的心,微微有些担忧…

  如果,如果…只是一吻的话…

  苏瑶闭上双眼,不再抗拒。

  以她看来,春毒必须合欢才可解,何况是如此厉害的落贞散。

  而这周明,明明可趁人之危,索去自己清白之驱,却只是一吻解毒,这种品行,比许多衣冠楚楚的正人君子强上何止万倍。

  再想到对方终究是为自己解毒,也算第三次救自己…

  苏瑶俏脸不自然,声若蚊呐,低低道,

  “谢谢…待我下次…下次做好心里准备,会履行诺言…”

  “是么…把舌头伸出来吧…”

  “哦…”

  苏瑶嫩红滑腻的香舌,微微探出樱唇,只露了个尖。

  她倒不知,伸出舌头,与解毒有何关系,但仍是照做。

  只是下一刻,她睫毛一颤,恐慌的睁开明眸。

  自己的舌尖,被吸入了宁凡口中…

  ‘唔唔’!

  她的心头,升起前所未有的恐慌。

  恐慌之中,亦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舒适。

  这种感觉,叫做初吻,她苏瑶,从未尝试过。

  她的香舌,仿若有苏荷的清香。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