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222章 许如山!

第222章 许如山!

  黑云碎去,现出黑衣老者。

  此人白发如银,骨瘦嶙峋,但周身却有一股沉重的魄力,并不凌厉,却厚重如山,好似这老者一拳一指,便足以天崩地裂。

  本该浑浊的老眼,却敏锐如鹰。

  眉心之上,半颗虚幻的黑色星辰,幽幽闪烁!

  他立在那里,有一种浑然天成的道韵!

  一丝元磁之力,引得深海矿脉,磁力纷乱,那丝丝磁力,刺入宁凡识海,即便是无心,都令得神念微微痛楚。

  化神初期…许如山!

  宁凡面沉如水,此人给他极强的威压之感,好似立在其身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座山!

  那刺痛神念的力量,分明是元磁之力,极为不凡。

  为此人眉心半颗黑星,极其类似太古魔星!

  此人并非太古神魔脉,却凝练出半颗太古魔星,即便只有半颗,仍足以说明,此人惊才绝艳!

  宁凡思索着此人来意,凛然无惧。

  这许如山,确实厉害,一人之力,足以横扫外海元婴。论气势,比死物石兵,强上太多。

  当然,此人实力应与石兵相当的,气势终是外物,而其实力犹弱于女尸。即便是宁凡自己,独自一人,以元瑶界对敌,也有三成把握,可杀此人,当然,死于此人手中的概率,也不低就是了…元婴战化神,非胜即死…三成胜算,七成死率!

  自元后开始,每一步,都将是天壤之别的差距。

  而许如山,便是高于宁凡一小一大两个差距的存在!

  此人来寻自己,态度有些微妙。

  开口有事相求,并许以五十滴地母冥乳的好处。

  500甲法力,若是有此法力,宁凡甚至可以尝试冲击元婴巅峰的瓶颈,真正一步迈入大修士之境。

  而此人以化神之尊,来相求自己,若非知晓自己是五转炼丹师,那么,便是为了碎界秘境而来。

  唯有碎界秘境,才值得他以化神之身相求,因为此秘境,化神不可入,宁凡身为化神之下最强者,是最可借助的力量!

  但这许如山,隐匿此地,时间不短,应是在苏瑶等人遇险时出现,毕竟同位外海十宗,他还不至于看碧瑶宗主,在欢魔海受辱。

  只是宁凡的出现,打消了此人救人的初衷。

  他没有立刻出手,助宁凡等人灭敌,有两个原因。

  其一,是观察宁凡的实力,看此人有没有资格拉拢。

  其二,是想借宁凡之手,杀人。令宁凡背上黑佛宗这大仇人!

  搜过密莲记忆,宁凡探知,再过数日,黑佛宗的某个化神老怪,会莅临欢魔海…为的,是所谓的化神鼎炉拍卖!

  此事极为隐秘,也就黑佛宗等宗门有资格知晓,甚至宁凡来此之前,尚不知有化神鼎炉这种好东西,此事姑且不提。需要注意的,是黑佛宗迟来的化神,多半此刻已知悉宗门高手被杀,之后,回来寻自己麻烦。

  许如山,兴许想利用黑佛宗的威胁,胁迫自己一二…

  此人所谓的有事相求,实际也不过是威逼利诱了。

  “哦?许前辈有事相求,不知是何事?晚辈倒是乐意聆听一二的。”宁凡微笑,朝许如山抱拳,神情镇定。

  嘶!

  许如山面色不变,心头却暗暗吸口冷气。

  这周明,好生镇静。面对自己化神境界、元磁之力的威压,竟然还如此从容。

  须知,其他大修士,连在许如山千丈外镇定心神,都做不到!

  但这周明,却在自己五百丈之内,气定神闲。

  如此看来,‘化神之下第一人’,这名号,倒是实至名归。

  而越打量宁凡,许如山便越感到不可思议。

  从宁凡身上,他探出妖血、尸气、魔气、剑气等诸多气息,如此看来,此人身上,所学倒是驳杂了。

  而那种种气息之中,似乎有几道,能给许如山一丝危机之感。

  也便是说,眼前的宁凡,看似人畜无害,实则若是拼命,甚至有办法伤到自己。

  若是如此,不惧许如山,倒是情有可原。

  许如山面不改色,心存试探,步步踏空,与宁凡拉近距离。

  400丈,300丈,200丈,当仅仅距离宁凡百丈之时,许如山收住脚步,目光一凛!

  距离如此之近,他的威压,几乎毫无保留落在宁凡身上,但他却连眼皮都不眨一下,仍是笑意从容。

  反倒是许如山,距离宁凡越近,一丝危机之感,便越深!

  甚至,他心头升起一种荒诞感应,若自己靠近宁凡十丈,恐怕会有…性命之忧!

  “嘶!此子不仅有手段伤我,更有手段…杀我!”

  许如山缓缓收了气势,目光肃然。

  此刻对宁凡,是再无一丝一缕的傲然了,就好似,看待同辈之人。

  他对着宁凡一抱拳,回道,

  “周道友,好定力!好手段!”

  能让他抱拳的,唯有化神修士,化神之下,宁凡是第一个!

  “呵呵,许前辈客气了,还未为周某解惑,不知前辈所求,是何事?难道与碎界秘境有关…”

  “此事隐秘,周道友先讲闲杂人等遣散吧…”许如山目光斜睨一眼女尸,摇头。

  此女没有一丝法力迹象,但却能踏空。

  有些古怪,但多半是宁凡姬妾,区区女子,不宜听取男子议事。

  “她不是外人…外人,我已遣散。”宁凡笑意不减。

  数面之交的苏瑶是外人,余龙是外人,但女尸,不是。

  “既如此,老夫也便不扭捏了。不如来老夫的‘洞天法宝’一叙吧…”

  许如山取出一尊巴掌大的金屋,一拍,那金屋迎风而长。

  他做了请入的手势,但宁凡,却摇头。

  “就在这里说吧,若有人经过偷听,便杀了!”

  许如山面色不改,呵呵一笑,收起金屋。心头,却暗暗泛起三次惊异。

  第一惊,宁凡这种元婴之修,见到洞天法宝,竟不惊讶。须知此宝可不是寻常化神可以拥有,还是‘巨尊大人’赐予自己。

  第二惊,宁凡此人,好强的戒心,竟不入他人洞天宝中,且似乎对洞天宝极为了解,知晓此宝可设阵攻敌。

  第三惊,宁凡的话语,杀气森森,戾气惊人。是个杀伐果断之辈,血海历练之修。

  有此实力,有此心性,此事托付于他,多半能成。

  哎,似乎也只能托付于他了,否则,200颗荒兽妖丹,杀了他许如山,都凑不出…巨尊那边,可是拼了命在催…

  许如山与宁凡,话未多言几句,但一番试探、观察,加之对宁凡此人所行之事的分析,已基本掌握了此人性格、实力。

  他微微迟疑,旋即,一拍储物袋,取出一枚乌金之色的玉简。

  玉简之上,铭刻有三道金纹,已碎其一。此金纹,名为‘碎简纹’,是防止他人窥探玉简所用,此金纹,便是化神修士也无法破除。

  三道金纹,即是说,此玉简仅可阅览三次。三次之后,金纹尽,玉简碎。

  已碎其一,自然是许如山阅览。

  除了许如山,再无人阅过,足以说明此玉简珍贵。

  甚至,从玉简之上,宁凡隐隐嗅出一丝魔气,仅一丝,便几乎让宁凡彻底稳固的元婴,崩溃!

  烙印此玉简的修士,好强横的魔气!

  至少在无尽海外海,宁凡从未见过哪个修士,有如此惊天的魔气。

  他没有立刻接过玉简,而是摇头,显然是知晓,此玉简必定关乎一件不小之事。

  一旦阅过,则自己无论答不答应许如山的请求,怕都是抹不掉干系。

  “前辈还是先说说此事大概吧,否则事关重大,周某,不敢轻率!”

  “哦?道友如此谨慎,足可见是能托付大事之人…哎,实不相瞒,此事如道友所料,确实与碎界秘境有关,说起来,也不过是猎取荒兽妖丹而已,但…哎,这猎取数目,实在有些…有些大了,而这期限,也着实太赶了…”

  “数目?期限?”宁凡微微沉吟,若许如山拜托他的事,是猎取妖丹,似乎没必要如此大费周章,是何等庞大的数目,才能让许如山如此失态。

  “碎界秘境,五十年一开,每次开启,可入40人,并可维持一年,容修士入秘境猎取妖丹。此次秘境,因事态紧急,而强行提前半年开启,因此,秘境并不稳固,只能维持半年…而在半年之中,老夫必须凑足…200颗荒兽妖丹!老夫斗胆一问,道友可有把握,在半年之内,斩杀两百头荒兽!”

  “半年时间!200颗妖丹?斩杀两百头荒兽!许前辈太看得起晚辈了!”

  宁凡的目光,终于闪过一丝惊色。

  想不到,这许如山,竟是求自己,半年斩杀200头荒兽,这岂不是说,一入碎界秘境,几乎每一天,都得杀戮1头堪比化神的荒兽,恐怕还不够…

  杀戮二百化神…若宁凡有此实力,早杀入内海称雄,还入什么碎界秘境。

  宁凡微微沉默,不置可否,而许如山,有些急了。

  宁凡的实力,他算是见到了,甚至能给自己危机之感,说是化神之下第一人,绝不为过!

  寻常大修士,能在进入秘境之时,斩杀一头荒兽,都是高手。往年每次秘境开启,许如山也不过能从数十名大修士手中,收购到十余颗妖丹而已。

  但这一次,他必须一次获取二百颗妖丹,否则,他将人头不保!

  除了求宁凡相助,当真没有寄望任何人了,其他大修士,即便是内海七尊的后辈,也没有宁凡这么强横的。

  身为化神修士,身为内海七尊——巨尊的亲信,许如山罕有给人低头之时,但今日,他平生第一次,对人陪笑。

  “呵呵,周明道友,若你帮老夫这忙,则老夫欠你莫大人情,日后你有难,则老夫纵是刀山火海,也必赴约相助,此事老夫可发心魔大誓!且若你完成此事,内海七尊之一,将对你青眼有加。便是你入内海,也算有了极大靠山。当然,若猎杀200妖丹有困难,老夫会再想办法,寻其他人猎取数十颗,但至少,道友需猎取150颗。而作为报酬,除了每颗妖丹换取1滴地母冥乳,老夫会额外附送道友50滴冥乳。200滴冥乳,便是2000甲法力,道友凭此冥乳,突破大修士境界,轻而易举!”

  “…”

  宁凡沉默,目光却火热。

  此事他还需仔细考虑。莫看许如山求人之时,低声下气,但若自己应下此事,却又没有完成约定,怕是许如山将发狂、并拿自己泄愤。

  200头荒兽,即便削减至150头,仍不是小数目。

  虽说这些荒兽,仅仅是伪荒兽,单独对上,宁凡斩杀不难,但谁知秘境之中,荒兽是否群居?

  或许偶尔能猎取落单之兽,但想猎杀200头,怕多半会与荒兽族群对上,一群堪比化神的凶兽,想想便头皮发麻。

  若能带石兵、女尸入秘境,也便轻松许多,但化神之上的高手,无法入秘境…其中,多半要靠自己一人。

  自己是答应此事,还是拒绝?

  若拒绝,则与200滴以上冥乳,失之交臂!

  200滴冥乳,便是2000甲法力,若完成此事,几乎算是走过了化神之路的五分之一!

  至于许如山的人情…说实在的,宁凡还真没觉得,化神初期的人情,有什么珍贵。

  在宁凡考虑之时,女尸安静扯着衣角,许如山却紧张。

  若自己能进入秘境就好了,横杀伪荒兽,绝不难,偏偏化神无法进入…

  难得无尽海数千年中,出了宁凡这么一个战力惊天的怪物,错过此人,去找他人,许如山没有把握…

  他是化神,是外海13高手之一,但在‘巨尊’面前,他抬指可灭…

  “此事,周某需了解荒兽习性、实力、手段之后,才能确定是否有击杀200荒兽之能力。在此之前,周某想先看看许前辈的玉简,当然,即便看了,周某也无法担保,必定应下此事的。所以,是否给晚辈看玉简,由前辈决定。”

  许如山眉头青筋一抽,这周明,当真太不干脆了。

  不过若设身处地,换做是他,恐怕比宁凡还要谨慎、墨迹。

  “拿去!记住,玉简内容,莫要泄露,否则,即便你是化神,老夫也要追杀你至天涯海角!”

  “前辈放心,周某的嘴巴,最是牢靠…嗯!好强的神念!”

  宁凡将玉简按在眉心,目光一凝。

  方一探测玉简,一股刚猛无俦的神念之力,铺面而来!

  这神念中,有一股霸道的黑色神意,那神意,狂猛阳刚,方一出现,宁凡元婴欲崩,心头好似泰山压顶一般,压抑沉闷。

  他连退起步,胸口气血翻涌,但仍卸不去此狂猛神意,眼中雨意一闪,千里之内,黑雪停,微雨落,宁凡,收住了退势!

  “雨之神意!”许如山鹰目一缩!

  第八步,宁凡已雨之神意,消融了那神念之中的霸道之意。

  许如山无法想象,尚未化神的宁凡,竟已凝聚出了神意!

  且在巨尊霸道威凌的神意之下,竟只后退八步,须知便是许如山,第一次触及玉简,都被狂怒的‘巨尊’神意,更惊退七步,且自己,还是事先以神意防御,方才只退七步。

  此人,果然隐藏极深,若此人一开始便放出神意,怕是只会后退三步以内…

  若是往年,许如山大概会想剖开宁凡,探究其秘密。

  如今,他巴不得宁凡越厉害越好,越厉害,则靠此人获取妖丹,成算越大。

  他安静不语,等待宁凡阅读玉简。

  而宁凡,则在阅读之后,皱眉不语。

  烙印玉简者,那狂猛神意的持有者,是内海七尊,巨魔族,‘巨尊’巨擎!

  而玉简之中,第一句话,便是一句骂娘的话。

  “小山子,老子告诉你!半年!半年之内,凑不出200颗妖丹,给我家小雪言救命,老子拧了你脑袋!”

  风雪言,巨魔族巨尊之女,身患急病,需妖丹救命。

  而随着病情加重,这一次,至少需要…200颗!

  巨尊有命!若许如山到时候拿不出妖丹,则准备掉脑袋!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