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214章 化神之下第一人!

第214章 化神之下第一人!

  那剑不过一尺来长,青翠如玉,圆润缺少锋芒,古旧而有裂痕。

  硬说是剑,何不说是匕首更为贴切。

  但即便如此,在此剑现出之际,便给予了宁凡莫大危机之感。

  丝丝天灵之力,自剑上散出,在北塔塔主挥剑之下,天灵之力化作青色微芒,微芒成线,线如刃,轻轻一割,却将虚无的天地,划破一道极细的伤口,隐隐露出伤口之下的幽暗虚空…

  灵宝!

  唯有灵宝,可引动天灵之力,斩碎虚空!

  这一剑若斩在肉身上,便是宁凡的肉身之强,也要受损!

  甚至,连雷鞭都不可轻易打在此宝之上,否则,必损!

  但片刻间,宁凡又发现了不同之处。

  此剑虽缠绕天灵之力,但比真正灵宝,又弱了一些。

  灵宝,又称玄天灵宝,修士到了化神,可凝神意,法宝到了灵阶,可融天灵。五行灵力,凝聚而成为天地元力,元力再凝聚至极致,则是纯粹的天灵之力。

  譬如这一剑带有一丝青色微芒,那不足寸许的微芒,便可以斩杀玉命境之下一切炼体修士,从色泽看,应是木属性的天灵之力。

  但若说是灵宝,威能又略低了些…心思一转,宁凡便看破,此剑或许曾经算是灵宝,但如今,因为破损,只能算半步灵宝,比极品强,比灵宝弱。

  不是玄天灵宝,而应是…玄天残宝!

  对,必是如此的。真正的灵宝,便是化神初期,使用都极为勉强,万甲法力都不够,若说是残宝,则北褐可施此刃,原因宁凡便懂了。

  “周明!本座已知你炼体境界不凡,亦只你有一鞭,专打人法宝,抽宝杀婴!项辽不防,吃了暗亏,本座可不会重蹈覆辙!此剑在手,你炼体境界再高又如何,在老夫眼中,随手可杀!”

  北褐冷笑,但面色的苍白,却隐隐说明,他操控此刃,并非随心所欲。

  此剑在手,他心生空前自信,便是化神,也可一伤!

  “三弟,你持宝拦住此子退路,莫让此子跑了…本座自损修为,方可施展此刃一剑之威,且死了二弟,若一无所获,可就太过不值!”

  “是!”

  东青遁光一闪,手持一道长锁,小心戒备,一旦宁凡逃遁,则阻拦!

  而在封锁宁凡退路之后,北褐掌心,一剑自上而下,一斩!

  这一斩,北褐的一身血肉,好似被玄天斩灵剑吞噬一般,面色更苍白,身体极速瘦削下去,顷刻,已只剩皮包骨头,所有血气,都没入一剑之内。

  好似一道青色光线,自天空下坠,接连海面,风平浪静。

  但下一刻,那光线处,却天灵一撕,整片天地,都被撕碎,露出幽暗之虚!

  那青线切割的一霎,宁凡心头一凛,毫不犹豫瞬移而遁,但那天灵之线好似附骨之蛆,他遁到哪里,灵线便割到何处,退无可退!

  目光一狠,宁凡心知,此天灵一剑,他怕是唯有硬抗了!

  一身法宝,没有一件达到灵宝品阶,连玄天残宝都无,如此,似乎只有凭肉身去抗!

  这绝对是宁凡所见,化神之下修士能发出的最强一击,甚至,比少数化神初期的攻击,都更为恐怖!

  右目司土之星一动,天地间的土行之力,好似形成一个深黄色的巨盾,阻在身前。在巨盾之后,宁凡毫不犹豫催动‘念守决’,以元婴巅峰的墨色剑念,化作一个黑色巨茧,将自己包在其中,而在巨茧内,他周身彻底化作银质,魔纹闪烁,并持有十余件极品法宝在手!

  土元所化巨盾,足以挡下寻常大修士一击,但在青光一线下,‘嗤’地一声,数十丈厚的土盾,纵斩为两半,切面光洁如镜!

  第一道防御破去,却仅仅消磨掉青光的五分之一力量!

  宁凡眼露寒芒,这青光,未免太过凌厉…眼光一决,神念所化黑茧,已与青线相触。

  好似蛋壳破碎之声,那足以挡下大修士一击的黑茧,破碎!

  而那青线,更是在虚无的神念之上,留下一道细不可见的伤痕,伤痕虽小,却令宁凡识海一痛,吐出一口鲜血。

  念守决亦被破去!

  此剑,好生恐怖!

  此剑力量犹剩五分之三,若已肉身硬接,还不是时候!

  宁凡眼露疯狂,一件件极品法宝,被其掷出,并在临近青线之时,引爆!

  一宝碎!

  十宝碎!

  百宝碎!

  所杀元婴缴获的极品法宝,几乎碎尽,每碎一宝,都有一道堪比元婴级法力,轰击在青线之上…强横的碎宝之力,将宁凡一震,震飞千丈,而纵然是青线,也在此震动之下,虚幻起来。

  青线威力,已不足五分之一,这一刻,临近宁凡,当头斩下!

  好似一道光,万籁俱寂,快,太快!而宁凡,试图以手捉光!

  一拳,打在那青线之上!

  只一个接触,其拳骨竟开始崩溃,被青线侵入身体,肆意破坏!

  在重伤之前,宁凡目光忽而变得淡漠,黑发生长,周身黑雾缭绕,在砰地一声中,肉身碎散!

  青线,灭!

  东塔塔主,东青,其目光早已震撼!

  此剑虽斩杀宁凡,但最终,却被宁凡耗尽威力!

  “这便是周明的实力么…玄天斩灵剑,虽是残宝,但威力比起寻常灵宝都不弱了!那一剑,便是寻常化神,都要受伤…此人竟可磨灭青光,其战力,已无限接近化神!”

  而北褐,亦是震撼,但脸上,却冷笑不已。

  一剑,几乎抽尽他一身精血,如此重伤,即便以天才地宝疗养,没有百年,也绝对无法伤愈,即便伤愈,由于自损,其修为,必会跌落不少,伤愈后,恐怕也只有不到5000甲法力…

  这一剑,代价不可谓不大!

  他北褐,也算个人物!能发出这一剑,足以自傲!

  代价虽大,但终究斩杀宁凡,获取两种地脉妖火,炎尊必定嘉奖…

  结好五转炼丹师,若蒙赐一颗‘离合丹’,他们此生,都有望化神了!

  “哈哈!三弟,快去在身死之处,寻找地脉妖火!我先稍微休息一下,压住伤势…”

  “可是,没有妖火啊?”

  “不可能!这一剑引动天灵之力,可将其元婴都灭尽,血肉一滴不流,但地脉妖火那种天地灵物,是不受天灵之力毁灭的…嗯?难道是此剑切碎虚空,令得二火坠入虚空了?麻烦,看来唯有再自损一次,切碎虚空,取出妖火,不过下一剑,你来斩…”

  盘膝长空的北褐,正炼化体内丹药之力,蓦然,背心一寒!

  无数墨色剑念,在其身后浮现,化作一个黑衣冷漠的青年!

  青年脸色微微苍白,似有伤势,但,未死!

  “你伤了我,很得意么…墨流分神术!”

  这警兆,出现的太过诡异!

  甚至北褐都来不及,向千丈外的东青求援!

  这声音,好似魔障,极端冰冷,却分外耳熟,不会错,正是那人!

  “周明!你没死,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啊!”

  青年再次暴散成墨影,而北褐,立刻惨叫!

  其持剑右臂,被墨影一斩,生生斩下!

  而墨影没入肉身,绞碎仙脉,捣毁丹田,直迫那丹田雌伏的小小元婴!

  肉身碎散、元婴将灭的一刻,披着金甲的元婴,惶恐捏碎一块玉牌,玉牌之中一道炎光一卷,施展挪移之力,已将其挪至千丈以外!

  他不可置信看着黑雾重凝的青年,而东青,则被眼前逆转的形势,惊呆了!

  怎么可能!被天灵一剑斩中的‘周明’,竟然还…活着!

  那黑雾之身,是什么,可碎可凝!

  墨流分神术,又是什么!一碎一散,便让北褐的肉身崩溃,更是凭借‘大挪移玉’,才侥幸不死!

  “不可能!不可能!”北褐发出声嘶力竭的嘶吼!嘶吼中,却带着极端的恐惧。

  “你们要死了…在死前,周某有一个疑问。你们煞费苦心,侍奉雨殿炎尊,似乎是因为炎尊为五转炼丹师吧,不过,你们却不知,周某,同样是五转炼丹师!你们不该得罪我。”

  “什,什么!你是五转炼丹师!”东青心神大挫,若早知宁凡便是五转,他们自会拼命交好此人,岂会为了讨好另一个五转,伤这一人…

  悔,后悔…但后悔后,各自眼中,却皆是惶恐与怨恨。

  这周明,手段太过诡异,不好对付,还是先逃,逃出无尽海,逃回雨殿,请炎尊相助,为二人复仇!

  “想跑?定!”

  宁凡一指,定住二人,黑身之目,冷若万载冰寒。

  张口一吸,将北褐的断臂吃下,手持尺余的青色翠剑,一丝天地交融的感觉,浮现在宁凡身心。

  这,便是玄天斩灵剑么…自己一路走来,有些低估法宝威力了,想不到法宝一入灵阶,引动天灵,威力竟如此恐怖,即便自己,都要受些伤呢…

  玄天残宝,但以自己190甲法力,即便加上妖力,都不足以催动。

  被定住的二人,自损身体,想要逃遁,却再次被宁凡一指定住。

  挣脱,定!

  挣脱,定!

  一人一婴,露出绝望之色,此刻墨影状态的宁凡,气息堪比大修士,竟已不若与二人,施展的定身术,也绝不易挣脱!

  “周明道友,若你此次放过本座,本座保证,返回雨殿之后,绝不追究你犯界法之罪!”

  “追究?呵,不要急,我正在研究,此剑的用法,以此剑,斩尔头!”

  “你用不了此剑!此剑便是化神,也…”

  “聒噪!”

  这一句,声融于天,泛着雷音,久久回震在二人心头!

  而一股浩瀚、沧桑的气息,在宁凡身上,徐徐凝聚。

  屈手一抓,却好似将整片海域的海底之土,都抓在掌心!

  “抽魂…”

  淡漠的声音响起,大地之魂,融入宁凡体内,化作不绝之法力!

  300甲,500甲,1000甲。

  2000甲,5000甲,10000甲!

  万甲法力,堪比化神,如此之多的法力,即便宁凡不损自身,也足以,一剑斩灵!

  “抽…抽魂!懂了!本座懂了!你这斩不碎的墨影,是化身,且还是那罕有的几种‘不灭化身’!你,你…你竟在元婴期,领悟到了两种碎虚神通!周明,周明!哈哈,本座死在你手上,不枉,不枉啊!但你若不杀我,本座愿奉你为…”

  “聒噪!”

  寒芒一闪,一股绝强的气势,化作斩灵一剑!

  斩灵横削半圆,一道青线,横斩而过,好似要讲青天…辟开!

  青线自一人一婴斩过,二人的面容,惶恐、惊惧、怨毒!

  无论是元婴,还是肉身,都在一剑之下,迅速消融…

  两道惨叫之声,在海域顺风传开,但随即,便被天碎的轰鸣声,淹没!

  虚空碎裂一条黑色裂缝,丝丝虚空之力,令人头皮发麻。

  随即,愈合。

  海浪滔天,唯有一个黑衣青年,立在海浪中心,端详手中之剑。

  徐徐散去大地之魂。

  “玄天灵宝…当真恐怖…如此对上化神,需要万分小心,并要开始好好祭炼几件趁手法宝了…斩离剑,不能再只停留于上品了…”

  …

  玄武城中,无数老怪围在南丹塔之外,其中,陆青与北小蛮等遗世宫高层,手持三块命玉,沉默。

  三块命玉,相继碎裂,这无疑意味着,三名塔主,相继死去。

  南塔之中,死一样的寂静!

  而片刻之后,一个轰动的消息,震惊了蓬莱,也将以恐怖的速度,在外海流传开来!

  周明,以一人之力,斩杀了三名大修士!

  三位遗世宫塔主,三位雨殿客卿,无一生还!

  周明,当为无尽海外海,化神之下第一人!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