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204章 横行漠南!

第204章 横行漠南!

  望着那宛如鬼魅般悄然出现的青年,项辽的脸色异常阴沉,阴沉中,又带着一丝隐藏极深的忌惮。

  周明…此人便是杀戮其弟的凶手…那个连大修士都能击杀的魔头!

  此人怎会在这里!

  很强的戾气…但此人确实是元初修士…此人,当真能击杀大修士?

  那戾气,没有丝毫遮掩,在现身一刻,令得所有项家元婴,齐齐心神剧颤!

  便是项辽,都暗暗震惊…他一生杀戮,也不过与这周明持平!

  忌惮,凝重,但心思百转后,项辽旋即冷笑。

  纵然此人当真能杀罗非又如何,自己同样拥有…击杀罗非的实力!

  无人知,项辽已摸到…化神瓶颈!

  无人知,他此次借口踢宗,本是为了夺鼎炉、道果,为突破化神做准备!

  一旦突破化神,则外海之地,除了十宗十名化神,三名散修化神,将再多项辽一人!项家,将成为顶级势力,外海割据、称雄!

  至少在这一点上,周明,比不上他项辽!

  他项辽,是即将突破化神的大修士!

  “周明…哼!你确定要为丹鼎门出头么!你杀吾弟,此事老夫还没和你算账,竟还敢帮丹鼎门出头,哈哈,可笑!你当我项家,软弱可欺么!须知太过不知好歹,在外海是自取死路!识相的,就滚!”

  项辽再不将宁凡,放入眼中!

  “凭你,不够!”宁凡冷笑。

  “找死!”

  项辽大怒,一步大迈,须发如银,目光气势陡升,周身元力狂乱,好似天神!

  其气势张开的一霎,令得拍卖会场中,气氛立刻压抑、窒息起来,好似被天地大势所压迫,但凡稍有眼力之辈,皆是面色大变!

  项辽这气势,已经到了‘势融于心’的境界,也就是说,这项辽,已然摸到化神瓶颈!与其说是大修士,不如说…是半步化神修士!

  他大步迈出,那狂妄的脚步,好似踏在所有人道心之上,轰然巨响!

  与此同时,项家其他十六名元婴,法宝尽出,攻向宁凡,在老祖动杀机之后,试图合击出手,将那宁凡一击必杀!

  尤其是项辽,更是张口喷出九尊血光小鼎,九鼎腾空,化为巨鼎,每一鼎都有极品上级之威,镇压之势,好似泰山崩塌,无可匹敌!

  在场金丹纷纷在巨鼎一震下,吐血!面色大变,身已负伤!仅仅被斗法波及,都气血大乱,受伤不轻,立刻匆匆离去,哪还有半分参与拍卖的心情!周明是厉害,但这项辽,似乎犹比周明势大…那九鼎若坠下,千里绿洲,直接会被碾平!

  唯有元婴修士,才敢继续逗留,但一个个都法宝防身,并在心中衡量周项之争,猜测结果如何。

  在他们看来,周明必败,毕竟那项辽已半步化神,一身法力,恐怕已有5000甲,绝非寻常大修士可比!九鼎法宝,更是来历神秘…不过项辽亦难杀周明,周明不是项辽对手,还不会跑么…最好的结果,多半是周明拼命,伤了项家,但自己重伤,而那时候,在座70名元婴…坐收渔人之利!

  他们预期着,周明的败局!

  但结果,却只片刻,便出乎他们的预期,令他们的投机之心,粉碎!

  在项家修士出手一瞬,宁凡亦动!

  他虚步一踏,好似残影,瞬移九步,每一步,都好似踏在天地大道之上,令得千里绿洲不住地震,而第九步之时,一股强横如云的大势之剑,狠狠一震,剑气肆虐,将项辽半步化神的气势,生生震碎!

  所谓的半步化神之势,在其眼中,不值一提!

  猝不及防的项家元婴,11名初期,只一个照面,纷纷被这大势一剑,一剑重伤,吐血坠地!而4名中期,1名后期,虽未重伤,却勉强才以手段阻挡剑势,合力之下,勉强自保,但一个个都狼狈不已,围攻宁凡的举动,也被迫中断!一个个平日眼高于顶的项家老怪,纷纷骇然!

  至于项辽,则更是目露惊容,他半步化神,也不过堪堪明悟天地之势,想要化势为剑,绝对做不到!想不到那周明,竟九步成剑,大势无形!这手段…他只在化神修士手中见过!

  眼露流露出嫉恨之情,嫉妒的,是宁凡明明元初,却能施展化神手段的事实!

  这嫉恨,瞒不过宁凡探查。眼中寒芒闪烁,雷星一动,一丝血雷,好似天威,血目一闪,令项辽目光一痛,九鼎攻击一滞!

  散去雷光,宁凡已长鞭在手,踏空而起。

  血雷之鞭,掌握在手,好似这一刻握住的不是长鞭,而是…漫天雷霆!好似这一刻,他不再是宁凡,若是…雷罚之主!

  一鞭鞭出手如电,抽在九鼎之上,晴天生雷!

  九鼎沉重如山,但雷鞭,带着天威,为天劫血雷,九鼎之宝,又如何!

  此宝模仿至仙宝‘九鼎’,但在宁凡眼中,此宝的炼制,浑然满是漏洞。

  在其仙帝级眼光之下,这九鼎品阶虽高,但瑕疵不少,想碎,不难!

  弱,太弱…一味追求法宝品阶,胡乱添加多余灵矿,此九鼎画虎不成,实为…笑柄!

  “给本尊,碎!”

  一鞭生雷!

  九鞭碎鼎!

  好似一个瞬间,九道鞭影,带着轰雷之声,轰落在九鼎之上,那抽鞭之力,将巨鼎下坠之势,生生阻断,并反抽回苍天!

  而九道鞭影,极为精准地抽在九鼎的炼制缺陷处,九鞭一过,九鼎之上,纷纷裂痕无数,灵性大减,并在瞬息之后,炸裂!

  九鼎碎!

  项辽面色大骇,九件极品上级的成套法宝——九鼎,竟这般轻易,被眼前的青年给生生长鞭抽碎!

  不可能!绝不可能!他的长鞭,只是极品中级,又不是极品巅峰之宝,岂能有此威能!

  来不及细想,更让项辽始料不及之事,已出现!

  九鼎粉碎之际,九道血色雷劫,好似恶鬼附身,自项辽丹田之中,凭空出现,并立刻带着轰鸣之势,坠落在其元婴之上。一霎,项辽周身,透骨生寒,汗毛竖起!

  他的元婴,精心防护,穿戴灵装护婴甲,但那宝甲,仅仅阻挡一道血雷,便碎灭雷中,其余八道,则连绵不绝,劈在其元婴之上,元婴小脸,与项辽一般容貌,立刻露出惊骇欲绝之色!

  这是什么雷!连玉玄巅峰的灵装护甲,都防不住!

  “是了!这是攻婴秘术!是内海周家的独门雷术!你果然是周家之人!可恶!可恶!老夫元婴,半步成神,即便是周家之雷,也不可能…啊!”

  他的元婴,初步虚幻,融大势于婴,几乎要碎婴,化做无体元神,比起其他元婴修士,防御之力高了何止百倍,便是周家元婴的雷道秘术,攻击元婴,他亦不惧!

  但当着血雷轰落,他始料不及!

  仅仅一道血雷,却令得其元婴一震之下,伤势不轻,咳出一口淡金色的婴血,气息大衰!

  项辽匆匆连退,借势削雷,勉强将血雷阻挡,但还没来得及稳住脚步,第二道血雷,又轰下!

  每一道血雷轰婴,他便连退数步,伤势加重一分!

  八雷之后,他面如苍纸,咳血不止,竟已重伤!

  他面色震惊,这血色雷鞭,比传闻中周家修士攻击元婴的秘术…还要强横、暴虐!

  那是什么雷?!不是法术之雷!就好似是从天劫中、强行夺来的雷!

  天劫?!

  一想到这两个字,项辽好似明白了什么,猛然倒吸冷气。

  他明白了!

  这周明的雷鞭,之所以如此强横,是抽取天劫之雷,炼制的!

  寻常修士渡劫,无不是小心翼翼,或瞒天渡劫,或顺天抗劫,但这周明,竟是硬悍雷劫,并自雷劫中,抽雷祭宝!

  魔修!上古才有的真魔修!此人是逆天而修的真魔道之修!

  这一刻,项辽哪还有半分傲气,几乎一个片刻,已将宁凡视为生平大敌,且决不可力敌!

  在宁凡身前,他所有的骄傲,都变得不值一提!

  抽取天劫,掌控雷罚,此人,惹不得!

  “一起上!”他略带仓皇、一声令下,想令诸属下围住宁凡,而自己趁机撤退。但却见16名项家元婴,都好似木偶般僵立着,对其命令,无视!

  “定!”宁凡抬指,一指定身!

  指尖灰光一闪之际,光圈涟漪震开,好似生了无数道则之线,将所有项家元婴,一一定住身影!

  而项辽惊骇的发现,自己好似被无数肉眼难见的灰色细线,死死捆缚,亦被宁凡定住身影!即便施尽法力挣脱,起码也要1息,才能挣脱此术!

  想要立刻挣脱,除非…自损!

  在所有人定身之际,宁凡却换鞭为剑,一剑斩离,在身前虚幻一个圆圈!

  一个圆,好似天意,圆润一笔,一笔落,那剑威,蓦然成形!

  一股莫测的力量,在斩离剑尖闪过。同一时间,包括项辽在内,所有修士,心头一痛,旋即粉碎!

  此为第四剑,画心一剑!

  随着人心碎裂,痛楚中,一道莫测剑芒,更钻心而出,刺遍全身,带着婴级巅峰剑术之威,11名项家元初,4名元中,齐齐肉身碎裂,莫可抵御,暴散成血雾,元婴都没逃出,一命呜呼!

  那后期修士,虽以自爆肉身为代价,挣脱定身,元婴飞逃,侥幸逃过剑芒,但宁凡一掷斩离,星光剑影好似附骨之蛆,瞬息剑,已剑刺元婴,剑挑昏迷的后期元婴,剑影飞还,探手,已被此婴擒于手中!

  15死,1擒!

  项辽狠狠咬破舌尖,以自损为代价,震碎定身之术,硬是受了画心一剑不死…

  人无心则死,元婴无心,仍可存活!大修士之心,即便重创,仍是生龙活虎。

  只是他的脸上,没有一丝庆幸,全是震惊、胆寒!他白发染血,狼狈如丧家之犬!他老眼欲裂,惊惧如惶惶之蛇!

  死了,全死了!

  他带来丹鼎门的项家高手,才半息不到,竟已死绝!

  一个照面,抹杀项家16名元婴,更重伤自己!这周明,一身手段,简直是深不可测!抽宝碎婴的雷鞭!画空斩心的剑术!此人手段诡异,杀人无情!化神之下,谁是他敌手!

  再不逃,就没机会了!

  “着!瞬移!”

  项辽心思一决,猛然祭起一线寒芒,直刺宁凡,并立刻遁身,便要瞬移逃遁!

  他深深认识到,这周明,绝非自己可敌,但自负,自己若逃,便是化神都难杀自己,周明同样挡不住自己!

  此刻拍卖场中,一个个元婴老怪,已然胆寒!

  他们寄予深厚‘期望’的项辽,竟一个照面,被宁凡重伤,全非敌手,更有16名项家元婴,15死,1人元婴生擒!

  周明!这便是狂魔周明!他在死荒丘杀人夺宝之时,也是这般狠厉么!

  那一向狂妄无边的项辽,竟然要…逃了!

  而宁凡一掌去抓那寒芒,但那寒芒一钻,竟透过掌心钻入其体内,无声无息,却化作一缕细针,只刺丹田之中的元婴!

  宁凡面色一变,此宝好生诡异!且此宝寒芒之上,似乎还有一丝,极为熟悉的气息,好似在哪里闻过的…女子幽香!

  那针细若毫发,任何法力都难以阻挡其刺破元婴的步伐,宁凡毫不犹豫,催动阴阳锁,锁身狠狠一震,法宝生辉,方才将那针镇住。阴阳锁,是他元婴的最强防护!仙帝之宝,什么东西可以刺穿!

  他此刻方才看清,刺入自己体内、直逼元婴的,竟只是区区一枚寸许丈的银针…绣花针…

  好厉害的法宝!一枚针,毫无花哨,便是极品上级法宝!若非宁凡有阴阳锁护婴,多半要被此针刺破元婴,不死亦伤。

  且那绣花针上,女子幽香,让宁凡,好生眼熟…只片刻之际,偏偏想不起。

  在这银针阻碍下,项辽堪堪瞬移逃遁,渺无踪影。以宁凡的遁速,多半难以追上…大修士拼命逃命,除了化神,谁能追上?

  目光一冷,自储物袋摸出一个石偶,轻轻抛出,未引起任何人关注,只冷冷吩咐道。

  “石兵,带他全尸回来!”

  “是!”石兵的回答,唯宁凡一人听到。

  而会场中,仍处在强烈的震惊之中。

  项辽…逃了!

  无人知,项辽虽逃,但不久,仍是会被石兵捉回。

  但即便如此,在瞬息间的生死对决后,拍卖场中,已只剩倒吸凉气之声,针落可闻!

  周明!此人好生厉害!即便没有杀死项辽,但单凭伤半步化神、斩获16元婴来看,此人纵横外海,绰绰有余!

  三名天字厢房的大修士,心潮难平!他们自以为没有低估此人实力,但如今看来,这周明的手段,仍在他们预料之上。三人法力,远不如项辽浑厚,手段亦比项辽弱许多。若设身处地,换做他们,被宁凡雷鞭抽婴、定剑画心…三人之中,也唯有稍强的那名大修士,能似项辽般自损‘逃生’,其他二人,必死!

  当然,若他们知晓,宁凡早派出石兵追击项辽,恐怕将更加胆寒。化神傀儡,远不是他们能想象之物!一个拥有化神傀儡的修士,足以让十宗不敢得罪!

  而那之前为元婴道果、几乎要和宁凡拔剑相向的青华子,此刻背后,已是冷汗淋漓,剑袍汗湿。

  悬!真是太悬了!若非项家这群替死鬼恰好来踢场,自己已按捺不住,拔剑跟宁凡拼命,而自己的下场,多半和那批项家惨死的元初、元中修士一般,在宁凡手中,毫无还手之力…

  凌鬼哭亦是暗暗震惊。如宁凡所言,他正是鬼雀四尊中、失踪多年的哭尊!在宁凡点明其身份之时,他便暗暗猜想,宁凡多半也是越国出身,且与鬼雀宗颇有渊源,故而出手救他一次。他本以为,自己元婴中期的修为,已是越国修士中万年一遇的人物,但见了宁凡,他才意识到自己这微末道行,在宁凡面前,根本算不得什么…而见过宁凡覆灭项家,他无法想象,这宁凡若是返回越国,则越国说不得可一步成为上级修真国!

  只是他不解…宁凡的骨龄,是340岁无疑,300年前,他还在越国,越国似乎没有出一个天骄人物,叫‘周明’呢…

  这些,自不是他可以揣测的。

  即便项家不来闹事,这拍卖会也因宁凡一人独断,而提前结束。在项家死伤无数后,宁凡独霸元婴鼎炉、道果之事,再无任何不长眼之人,开口质疑。

  “拍卖已结束,无关之人,立刻离开漠南城!本尊周明,在此闭关,但凡逗留之元婴,皆视为项家同党!一律诛杀!黑甲,杀人!”

  这一刻,宁凡剑念横扫!并放出黑甲炼尸!

  这一刻,漠南城中,在外守护的项家金丹、融灵,纷纷在剑念墨影中,陨落!侥幸不死的,也被黑甲炼尸,生吃活剥!

  嘶!这‘周明’,还会剑念!还有元婴傀儡!

  他要赶人!自己等人,还是速速离去为妙!

  一个个元婴老怪,哪敢质疑宁凡命令…索性拍卖也终结,他们算是一点好处没捞,白跑一次,但能见识大修士死斗,也算开了眼界…一个个老怪出了厢房,面色堆笑,向宁凡抱拳,离去!

  在无尽海,强者便值得尊重!

  尤其是三名大修士,离开厢房后,立刻收起满面复杂,皮笑肉不笑地客套一番,结下‘善缘’,方才离去。

  “周明道友,手段惊人!老夫外海散修刘威,若道友有时间,不如来妨空岛喝杯灵茶。”

  “佩服,佩服!贫道玄机子,目前添为‘十宗’问天宗客卿,若道友来问天仙岛,记得知会贫道,贫道定扫榻相迎!”

  “呵呵,周道友好本事!老夫林素山,内海林家之人,若道友他日来内海,定要拜访一二…”

  对三人的客套,宁凡仅仅略略点头。

  如此,短短数十息之后,整座漠南城,已空荡荡一片,再无一名外来修士逗留,只剩丹鼎门的众修士,以及…项家修士的无数残尸。

  凌鬼哭满腔疑问,想要与宁凡一谈,但宁凡,却不容置疑道,

  “凌道友速为周某准备一处安稳之地,周某有些乏了,要好好歇息一番。”

  “这…是!”凌鬼哭哪里敢多言。

  歇息是假,逼出银针是真…那银、绣花针针,虽一时半刻被阴阳锁镇住,但若不逼出,仍是隐患…

  大修士的手段,果然不可小觑,若非有石兵在身,宁凡纵然可败项辽,也绝对无法擒杀之。

  若无阴阳锁护婴,自己甚至已在项辽银针偷袭下,重伤。

  但偏偏,宁凡有石兵相助,则项辽,休想逃去。

  并未明目张胆动用石兵,原因么,自然是不愿引起遗世宫的关注。若让遗世宫知道,石兵丢失与自己有关,他虽不惧,但少不了会引发一系列风波。

  他不喜欢麻烦。

  此次漠南之行,虽有波折,但总体还算结果不错。

  鼎炉到手,道果到手。待石兵返回,自己调息到巅峰状态,便可在此地,采补新买鼎炉,突破元婴中期!

  “元婴中期!想不到我这么快,就可走到这一步!”

  宁凡眼中精光一闪,但心中,亦略微有些担忧。

  修为提升速度,似乎有些快了,心境稍显跟不上…心境的提升,仍是麻烦。

  心境…若是有冥罗果便好了…冥罗果…也不知明雀那小丫头,如何了…

  …

  瀛国之中,一个脚踏四品仙云的小女孩,怀抱一个毛茸茸的银色小球,身旁跟着数只元婴级雨兽。

  当宁凡想起她之时,她不知觉,打了个喷嚏。

  “哎呀呀,一定是阿公又在骂我了…哼哼!不过不用担心!阿公不能离开冥坟,追不上我!不能打我屁股!我有这么多雨宝宝保护,不会有事的。我要去梦里那个‘岛岛’,我要弄明白,‘司苍’是什么,好不好吃…为什么我天天梦见她呢…”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