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197章 姐妹情挑,诱香秦楼

第197章 姐妹情挑,诱香秦楼

  搜魂,侵入天灵。

  鹰鹤老人的识海,好似一片灰色,因三分识海、施展融妖术,这识海范围却是窄小。

  并非特殊识海,而是修炼妖术,令识海被妖力染脏。

  宁凡的神念之影,立于灰色海洋之上,挥手自海中,招其一滴滴海水。

  一滴海水,一丝记忆。

  鹰鹤,妖脉修炼者,魔修。内海中似他这般、修炼妖功妖脉的魔修,数不胜数。此人所修并非太古妖脉,仅仅是普通的羽脉,倒与宁凡相似。

  一生记忆,好似走马灯,从中看到此人生平,一幕幕的杀伐血海,一步步从寻常魔修,一路修炼一千七百年,到了如今地步。

  魔鉴榜,内海七尊,十万悬空岛,内海诸多秘闻…这些,宁凡都从其记忆中窥探一二。

  但海水即将干涸之极,最底部,却有一层海水,被紫色妖力封印。

  其中所藏,便是关于封妖殿的隐秘…被紫印封印,便是宁凡,也无法无损破开。

  他尝试探测其下部分,获悉其中‘扶鸾术’‘融妖术’的信息,但结果,却是方一触碰那禁地,立刻,整片识海紫光大盛,崩溃!

  险之又险,收回神念,宁凡的嘴角,留下一丝紫血。

  此封印,是封妖殿之主——妖尊所留,仅仅一道妖印,便让宁凡吐血…

  这封印,是为了防止宗门修士落入敌手,搜魂,是另一种念禁。

  他沉心静气,许久,心境平和。

  “内海,很危险…那里几乎一落单,便会立刻被人族、妖族、魔族等诸多种族攻击…那里莫说杀人无人管,内海七尊,除非我突破化神,并达到中期,否则,无法抗衡…修真之路,越往后,差距竟如此之大…便是太古魔脉,想要越阶,都不易…”

  一口吃下鹰鹤元婴,迅速以妖功炼化。

  6具元婴尸身,炼化,妖术达到了10甲,勉强算是金丹中期了。

  如此,闭关三日。

  三日后,宁凡戾气已散,唤出冰灵、月灵二女,出了房,在秦家客楼的酒肆之中,打听丹鼎门拍卖会的消息。

  10年,在鼎炉环中,二女已是金丹中期修为,在金丹鼎炉中,算是不错的了。

  差不多,一个女子,能卖5万仙玉…当然,宁凡不可能卖的。

  让二女透透气,也好,即便在无尽海,保护区区两个金丹女修,以他实力,绰绰有余。

  10年,二女骇然地发现,宁凡的修为,她们再难看出一丝端倪。

  酒桌包厢之中,隔念阵光之内,两姐妹一左一右,为宁凡斟酒,恭敬而好奇。

  好奇…即便隔着阵光,也能感受到无尽海独特的海风味道。

  道,“主人如今什么修为,难不成,已经金丹后期了么?”

  宁凡摇摇头,却失笑,唯有面对故人,他才有调笑的心情,他才仍是当年的宁凡。

  “我允许你们,摸摸。”

  “什…什么!摸主人,婢子怎敢!”冰灵惶恐起来,但眼神明显亮晶晶的有些期待,而月灵,则干脆地伸出手,摸向宁凡丹田。

  即便隔着衣袍,仍能感受到一个滑腻的小手,在腹上抚摸。

  “哎呀,根本摸不出来有没有金丹嘛…我再多摸摸…”月灵俏脸之上,做出无辜的神色,眼中,却闪过一丝狡黠,粉颈之下,已然羞得粉红,心更是跳得极快。

  她与姐姐冰灵,自小被当作鼎炉养,并被看守婆婆传授各种技巧。二女修炼的,本不是正道功法,乃是鼎炉功法,处处都是魅惑之术。

  若是普通女魔,修炼媚功,饥渴难忍,大概会捉些精壮男子,欢愉之后,采补杀死。但二女不同,她们一面要日日修炼双修承欢之术,一面却要受人监视,不可有丝毫逾越清白的举动。她们是为紫阴老魔结婴所豢养的鼎炉,没有自由,在遇到宁凡前,甚至不容易姐妹二人彼此抚慰…她们只敢偷偷的,偷偷的…

  但宁凡,默许了二女的百合行为,这让二女暗暗松了口气。

  这是这心,终究是寂寞的,在鼎炉环中十年一日,她们日日被红雾迷乱心性,渐渐的,姐妹间的抚慰,已经不够,需要捅破那层、进入其中,饱满充盈,才能填补心中空虚。

  这不可耻,正常的女人,都会有这种感觉,只是大多数功法往往提升心境,可压制欲念,偏偏,鼎炉功法,却正是需要激发欲念,更加欲仙欲死,更加沉浸其中,才能在采补之时,为主人提供更多清泉阴米青。

  她们的心中,早已在无数生死中,属意宁凡。若是主人,换成紫阴,她们即便难耐,也不会自觉奉上。

  终究是,动了情…

  宁凡是她们的主人,但偏偏硬是不采补她们…这情她们很感激,但,也难免会空落落的有些失望。

  二女已发现誓言,自愿终身追随宁凡,但宁凡,至今没有采补双修的动静。

  本来二女还指望能在宁凡结丹之时,献上自己,出一把力,奈何,宁凡结丹的手段,太多了,根本未取二女元阴。

  姐姐冰灵,性子矜持,自不多言。

  妹妹月灵,虽然活泼大胆,但身为女子,也不至于主动开口求欢。

  “今日,或许是个机会呢…”月灵如是想到。

  只要能将小手,伸入主人衣衫之内,只要再望丹田之下,移动一些,摸到…那个!

  那么月灵有把握…撩拨起主人欲念…然后…

  “妹妹,你怎可对主人提这种要求!主人肌肤,是你可碰的么!”冰灵面色一红,口不对心地训斥道。她自己都想摸摸呢…

  “姐姐,你…你真笨!”月灵不断眨眼睛,但冰灵,好似完全领回不了其中神意。

  而宁凡,苦笑。月灵的心思,以他300余年的心智,如何看不出…

  这月灵,真是胆子野了、大了,敢对自己动邪念。

  自己看在二女有恩于己的面子上,放过二女不采补,但二女,似乎很主动。

  自己是魔修,又不是圣人,姑娘有情,自己又何必扭捏。

  只是在这酒楼之中,终究不是地方。

  虽然有隔念阵,但恐怕,隔绝不了大修士级别的人物探测。

  “傻丫头,下次再摸吧…”他失笑摇摇头,冰灵暗暗松了口气,月灵则露出极为失望的神情,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暗暗生闷气。

  木头,主人是木头…

  “呵呵,这位元婴前辈,好生雅致,二美相伴,实在让晚辈羡慕。晚辈为秦楼家主,秦明,见过周前辈。”

  门外,一个恭敬的老者声音传入。

  那老者,分明是金丹后期修为,一句话的气势,让冰月二女,都为之畏惧,那老者,好强的血气,多半是个厉害魔君!

  但这样的魔君,竟称呼宁凡为前辈,且万分恭敬?!

  难道主人,结婴了?!是元婴老怪了?!!

  冰灵聪颖,月灵也不笨,二女齐齐小嘴圆张,满是难以置信。

  “秦明么?进来吧。”宁凡收了笑容,恢复冷漠。

  不是任何人,都有让他笑的资格,至少这秦明,没有!

  秦明不敢怠慢,躬着身,缓步进入,连抬眼都不敢,生怕看走了二女姿容,惹宁凡不快。

  此楼之中,只住元婴,每一人,他都惹不起!

  “不知前辈呼唤晚辈,是想打听何事,晚辈但有所知,无所不言!”

  “我想知道丹鼎门的所有信息,包括最近一次的鼎炉拍卖会的时间、地点!”

  “哦?这个说来话长,一日一夜都说不完,不过晚辈这里有一分玉简,记载了丹鼎门的详细信息,前辈若想购鼎炉、卖鼎炉,都可凭此玉简,知晓流程、价格。当然,若是前辈定要晚辈口述,晚辈倒极为乐意与前辈相谈的…”

  “不必了,有玉简更好!”

  “是么,真是可惜…”秦明叹息不已,莫看此人对宁凡客气,私底下可是个杀人无算的魔君,他也不是对每个元婴都恭敬,至少在宁凡之前住于此地的景灼,便没有这种特殊待遇。

  他杀人无数,但在宁凡面前,却感知到更强的杀意、血腥味。

  立刻,便将宁凡,当作了一个杀戮道的前辈高人,希图多多观摩宁凡举止,来感悟自身道。若能与宁凡一席对话,该是何等幸福!

  哎,不过自己怎能期满这位杀戮道的名宿前辈。

  骨龄340载,即便有误差,也差不了多少。

  这杀戮道前辈,是个天才啊!340岁的元婴,放眼无尽海,都是凤毛麟角之辈。

  叹息,又叹息,比月灵没摸到宁凡还叹息。秦明恭敬献上玉简,退去,下了楼之后,叹息声仍能隐隐听闻。

  “此人对主人很恭敬呢…主人,竟是元婴了么…”

  冰灵的脸上,竟带着凄楚的笑容,很勉强的笑容。

  是了,主人结婴了,以他惊才绝艳的资质,300年结婴,本是寻常。原来,鼎炉环中10年,主人已独自度过三百载春秋了么。

  元婴…元婴老怪,采补区区金丹女修,何用?!

  是了,是了…所以主人要打听丹鼎门的消息,要将自己姐妹…卖了!

  卖了…我自愿留在主人身前,他却要,卖了我!

  因为资质不高,就连留在主人身边的资格,都没有么…

  冰灵在笑,但那笑容之下,却是肝肠寸断的悲。

  而月灵,亦是沉默了…水汪汪的眼睛,晕满泪水。

  “主人,月灵到底哪里不好,我可以改,求主人…”

  “住嘴!主人如此,定是极缺仙玉,才会出此…下策…不许违逆…主人…”冰灵想要笑,却忍不住哭了。

  手持玉简,宁凡还没来得及细看,就被二女的异常表现,给怔住了。

  自二女只言片语,他立刻听出,二女是误会他缺仙玉,要卖鼎炉…

  莫说宁凡身怀2000万仙玉,根本不缺钱。

  即便缺钱,他宁杀人越货,也不会卖鼎炉。

  即便卖尽鼎炉,但二女是特殊的,根本不可能卖…

  “你们真是,让我情何以堪…”宁凡哭笑不得,挥手抹去二女眼泪,倒是把二女,惊呆了。

  这是宁凡,第一次抚摸她们!没错,绝对是第一次!

  “主,主人…”二女还欲多言,宁凡却目光一冷,吓得二女不敢说话。

  这冷,并非对二女,而是对一道极其隐晦的探测神念…

  隔壁厢房,隔念阵中,一个娇小的红衣少女,正翘着小腿,颇感兴趣的打探宁凡隐秘。

  “石兵,你也看看,这周明,要去丹鼎门,他竟是个双修魔功的魔修么?难道他的魔脉,是那万分可耻的阴阳魔脉?大概不会吧,反正娘亲、姐姐们都说过,天下男子皆负心,此人应不是阴阳魔脉,而是其他魔脉,兼修采补魔功呢,嗯,即便不是采补魔功,也可能是饥渴了,买女子发泄…嗯?难道此人会别有口味,买个男修,做那龙阳之事…哎呀,那个,那个太刺激了…”

  立刻,小腐女面红心跳,脑补宁凡的种种不堪行为。

  “这周明,长得如此白净俊朗…若是,若是…哇,不敢想象…我的癸星杀气,快要克制不住了!”

  “石兵,你快看,此人还会为去区区鼎炉抹眼泪,真是好笑…他做个谁看得?”

  “石兵?!”

  “小蛮小姐,属下没有窥探他人隐私的喜好,先走一步,若小姐有危险,属下立刻来救…”

  无形的空气,轻轻一荡,却是石兵自行离去。

  “哼!扫兴!”北小蛮一拍桌案,一桌饭菜连同木桌,顷刻红光一闪,成为灰烬。

  …

  厢房中,宁凡眼露寒芒。

  这北小姐,当真是纠缠不清!

  如此,唯有给她一番报复了…此女似乎,喜欢男男风,如此,倒是有一个好办法,让她道心受污。

  “你们莫哭,我确实突破元婴,但不会卖你们…永远不会!”

  “真的么!”冰灵立刻喜极而泣,而月灵,则不顾身份,一把抱住宁凡,开心不已。

  “对了,月灵不是想把手伸入衣衫,仔细摸摸么,也好,我让你伸进来,不过恐怕摸不到金丹,只能摸到元婴。”

  宁凡抿一口酒,人畜无害的一笑,但心中已决,在此与二女合欢,污掉那北小蛮的道心!

  既然想似窥自己秘密,就让此女窥到香艳之极的事,终生抹不去这痛苦。

  对正常男子而言,看到男男一幕,将会是噩梦。

  对此女,则恰恰相反,看到男女双修,恐怕会,哭!

  “主人,我真的可以摸么…”

  “可以!”

  “那,容婢子大胆,摸摸主人元婴,是何模样…”

  月灵心头激动不已,小手开始解宁凡衣袍。

  当解到最后一颗衣扣之时,她屏住呼吸,而姐姐冰灵,则已紧张的双手捂眼,但却从指缝,偷偷看宁凡的身体。

  “笨丫头,不要脱光,太明显了,主人会发觉你存心不良的!”

  “哼,姐姐你自己不也想看么…既然如此,最后一颗衣扣,我便不开了…”

  二女的传音,如何能瞒过宁凡神念?

  对此,他唯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下一刻,一只冰凉、柔化的小手,伸入了衣襟之内。

  月灵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这一定好似她这辈子,胆子最大的一回!

  小手按在宁凡腹上,轻轻抚摸,更胆子不小,运上一丝魅惑之力,向激发宁凡欲念。

  一霎,宁凡丹田之内,升起一股火热。

  且渐渐的,月灵的小手,开始有意无意的下滑,终于,抚上一根火热,紧握!

  这一刻,宁凡火热几乎达到巅峰,但他没有压制这份火热。

  “啊,对不起!主人,我,我,我…”月灵好似无辜一般,但手却故意在‘那个’上磨蹭。

  “没关系,很舒服…”

  这一句,好似一句赞扬,立刻,将月灵眼中一丝火焰点亮。

  就连冰灵,都露出羡慕之色。

  主人竟然,表扬她们了!

  月灵的小手,极为卖力,另一只手,却开始搓揉自己的酥胸,明眸渐渐迷离。

  “主人,我摸不出来,可不可以,闻闻元婴的样子…”月灵已经不知所云了。

  “可以。”宁凡没有拒绝,这确实是一件极为享受的事情。

  大胆的,月灵蹲下身,埋头在桌子下,将臻首凑近宁凡双腿间,鼓起勇气,褪下衣袍!

  捋了捋发丝,一口,将那火热含住。

  “啊!”

  一瞬,两个女子同时惊叫出来,冰灵是羡慕,而隔壁不怀好意的北小蛮,则是,惨叫。

  “怎,怎会这样!好恶心!好恶心!女人怎么可以和男人…这么做!”

  她娘没告诉她,女人本就该和男人,这么做!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