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195章 婴剑四剑,恐怖实力!

第195章 婴剑四剑,恐怖实力!

  “内海周家…哼,老夫恰好蒙尊主恩赐,得此宝,对付的,便是周家之人!”

  鹰鹤缓缓收了骇然之色,一拍储物袋,取出一尊巴掌大的金兽铜塑。

  那金兽,破旧古老,狼身独角,模样浑似乱古记忆之中,一种上古异兽。

  雷兽!

  此金兽,无疑是除小山之外…另一件古妖祭器!

  “扶鸾术,雷神临!”

  鹰鹤一指打在金兽之上,那金兽立刻滴溜溜飞起,在其周身盘旋,一抹抹金光,洒在鹰鹤身上,带着一丝沧桑惊人的气息!

  那金光、气息,仿佛专门…防御雷霆!

  宁凡不言不语,再一鞭,抽在日离剑上,这一次,一丝红雷借法宝心神联系,轰向鹰鹤,但在其丹田一闪,便立刻被金兽之光,迫出体外,滋滋声响中,消散于海雾之中。

  而鹰鹤大手一抓,已将日离剑、金印摄回,眼露森然。

  “周明!你的法宝,对老子无效了!”

  “是么…不愧是元婴后期,想凭此鞭直接抽死你,还真是小瞧你了…扶鸾术,那秘术,是古妖祭器的真正驱使方法么…”

  宁凡目光一闪,雷鞭散作缕缕红雷,没入眉心消失。

  此雷鞭,他尚未命名,模仿自仙宝打神鞭,凭雷霆天劫锁婴的神通,可抽宝杀婴!并专抽太古神魔脉!

  凭此鞭,元婴中期修士,一旦施展法宝攻他,他可直接一鞭抽杀敌人,端的是厉害!

  听鹰鹤所言,内海周家,似乎有类似的雷霆秘术呢…

  只是鹰鹤未免太猖狂了,以为挡下雷鞭,便能稳杀自己么?

  新神兵,雷鞭。只是宁凡在遗世塔中,新增加的其中一个对敌手段。

  即便没有此手段,他还有数种手段,可杀后期!

  在宁凡收起雷鞭的一刻,他的眼神,变了!

  一丝雨意,化作剑气,在其眼中,一闪!

  风起蓬莱,又是海中升雾的季节。

  宁凡神情淡漠,黑发飞舞,一步步,踏向鹰鹤!

  每一步,都荡起一圈圈的天地波纹。

  每一步,都好似踏在鹰鹤老人的道心之上!

  这是一种势…在这一刻,千里之内,空气好似沉闷,期待一场暴雨倾盆!

  无雨…此为剑式,名为无雨之剑!

  内海周家?封妖殿?这些东西,宁凡不问,杀了鹰鹤,搜魂灭忆,自然全部知晓!

  在鹰鹤看来,宁凡终究只是元婴初期,即便是周家修士,但周家最擅长的雷霆秘术,被自己雷兽法宝所克,如此,则宁凡根本没有什么好畏惧的!

  但此刻,鹰鹤发现,自己错的离谱!

  自己对宁凡实力的评估,错得太多!

  宁凡踏天一步,好似要将鹰鹤的道心给…踏碎!

  三步之后,鹰鹤面色苍白,气血已乱!

  五步之后,鹰鹤法力难凝,竟感觉一丝难以呼吸。

  八步之后,鹰鹤心中警兆大起,在他的眼中,一步步走来的宁凡,好似变作了一柄剑!一柄悬于天地,寸寸逼近的血剑!

  他立刻意识到,这宁凡,竟是在区区踏步之时,施展了某种…剑术!剑融天元,分明是…婴级剑术!

  一旦宁凡踏下第九步,则每一步的气势叠加,将化作一道绝杀之剑,斩杀自己!

  “好诡异的剑术!无剑却可斩敌!”

  鹰鹤大手一挥,毫不犹豫一指日离剑,挡在胸前,便在这一刻,宁凡,踏下了第九步!

  这一刻,宁凡眼神似剑,杀气一动,目光一扬,一股苍茫的雨势之剑,伴着千里之内的茫茫血雨,落下!

  血红之雨,滴滴化剑,千里之内,尽是…血色剑芒!

  “婴剑一式,‘踏天九步’!”

  随着宁凡一言出,所有血剑好似飞蝗一般,刺向鹰鹤!

  那情形,就好似一个蝇虫,落入池塘,立刻引得池塘中无数小鱼,潮水般蜂拥、争抢!

  极品初级法宝,日离剑!几乎在一个照面,被那无穷的血色剑芒,斩碎!

  鹰鹤眼角一缩!此剑术可碎极品初级法宝,无疑说明,凭此剑杀戮元婴初期修士,易如反掌!

  “不可能!周家从无剑修!此人怎习得如此剑术!一剑诛元婴…便是中期,都难以抵挡!”

  他露出疯狂之色,在此祭起小山之印,挡在身前,又一指点在小兽之上,护在身后。

  极品初级法宝,挡不住此剑,中级,又如何!

  但让他始料不及的事情,出现了!

  一道道血色剑芒,竟凭空越过两件法宝的防护,好似鬼物穿墙一般,直接穿过,雨点般,刺入鹰鹤体内!

  此剑,本不是有形之物,而是以天地大势,融雨之神意,创出的无雨之剑,并再此之上,在踏天九步之后,将大势压迫成剑!此非法力之剑,亦非神念之剑,而是类似阵法攻击的…大势之剑!

  剑气入体,鹰鹤方才意识到这一点,但…为时已晚!

  中剑入体,血色在其体内肆虐,将脏腑、经脉一一斩裂,并袭向丹田元婴!

  只一息,鹰鹤已然重伤,并疯狂吐血!

  他面色苍白如纸,但眼光一狠,张口吐出一个红色圆珠!

  此珠名为乱势珠!专为破除化级大阵而用!一颗宝珠炸开,便可乱天地大势,即便是化级下品大阵,也能震碎!

  大势之剑,宝物难防,但此物,可碎剑!

  只是此物珍贵无比,一颗便可卖百万仙玉,为求保命,鹰鹤着实无可奈何!!

  “碎!碎!给老子碎!”

  乱势珠,碎!

  一股逆乱之力,长空炸开,并在大势缺口,好似撕开白纸一般,沿着一条裂痕,在千里之内狠狠一撕,将天地大势,一霎撕碎!

  大势乱,剑芒摇摆间,暴散…

  宁凡目光微动,不愧是元婴后期,竟有如此宝物在身,连天地大势都能破上一时半刻。

  只是,鹰鹤虽挡下这踏天九步的剑术,模样,却是太过狼狈。

  碎了日离剑,弃了乱势珠,即便如此,仍是一个不慎,身受重伤!这踏天九步,虽然是婴级初级剑术,但若是不知情的元婴对上,初期,必死!中期,必重伤!后期,一个不慎,亦是重伤!除非是元婴巅峰的大修士,可从天地感悟一丝‘势’,加之于身,否则,绝对无法无伤受剑!

  反观宁凡,这踏天九步,几乎没有动用他一丝法力…此剑,是借势,借天地大势,他仍是全盛姿态。

  而至此,鹰鹤虽还未死,仍有一搏之力,但对宁凡,算是怕到了骨子里…自己压根不是普通后期啊,在内海后期之中,都算佼佼者,但在宁凡区区初期巅峰的修士手中,竟毫无还手之力。

  这便是说,莫看宁凡境界不高,但战力,已可比巅峰大修士!

  “乱势珠,老夫还有几颗!周明,老夫这便走,终生再不与你为敌,请你看在封妖殿面子上,放老夫离去!”

  他藏起眼中厉色,抱拳,便要瞬移而去。

  在他看来,宁凡杀他不难,但没有一照面灭他,便是留情之意。

  “哼?周家修士又如何?仍是惧怕封妖殿的,这周明,不敢杀我!待老夫返回殿中,请数个大修士助阵,必能斩杀此人,以报此恨!”

  鹰鹤却不知,他彻底想错了。

  是,宁凡可以挥手杀他,但目前而止,都还没用真正的杀手锏。但绝不是怕了封妖殿…而是拿鹰鹤,试招!试验自己在遗世塔中,感悟的新手段,如何!

  鹰鹤在他眼中,不过是家畜一般,必杀之,而杀之前,只有试招的价值!

  在遗世塔中,宁凡将自创的无雨之剑、融灵剑气化剑为火、金丹剑气白骨如山,加以改动,凭突破元婴后对天地元力的感悟,将三种剑术,改良成三道婴级剑气!此为婴剑三剑,加上本是婴级的画心一剑,为‘婴剑四剑’!

  见只配给自己试招的鹰鹤,竟想落跑,宁凡眼中浮现出讥讽之色,

  “周某让你走了么!婴剑二式!”

  一指,按在眉心!

  星光之中,斩离在手!

  剑动,元力动!随着斩离剑在空中划过弧度,千里之内,元力逆乱,而正准备借天地元力瞬移逃遁的鹰鹤,其瞬移,被生生中止!

  “周明!老夫是封妖殿之人,你敢杀我!且莫说你敢不敢,你,杀得了老夫么!老夫却是不如你,但蒙尊主厚赐,一身法宝,永远不是你外海修士可以想象!”

  “聒噪!火湮,雷灭,叶缺,山裂,冰绝…婴剑三式,元剑!”

  每一字剑诀,都引动一行之力!

  此剑自化剑为火而生,但非仅火可未剑,天地五行,皆可为剑!

  斩离之上,五行之力化做一层浓白的元力。

  第一剑,为势剑!

  第二剑,为元剑!

  隔空一剑,千里海洋,被一剑斩出一道千里沟壑!

  那元气剑芒,千丈之广,刺耳的剑鸣之中,已不可想象的速度,斩在鹰鹤身上!

  这一剑,为婴级中级剑术,元婴中期之下,一剑可斩!若未重伤,鹰鹤尚可抵挡一二,但重伤之下,更大意以为宁凡不敢斩杀自己,而生生受了此剑!

  他还来不及反应,已被元剑入体,元婴几乎粉碎!

  必死之际,脖颈之上系的一块金牌,化金光破碎,一股好似寂灭的法力,在其周身一震,竟将足以斩灭元婴中期的元剑剑芒震碎。

  然而鹰鹤却根本没有半分侥幸,只有骇然!

  “元力之剑!唯有大修士才能凭对天地元力的深刻感悟,凝元为剑!此人有此手段,我怎是对手!若非尊主赐下的‘免死金牌’,起了效果,我…已死!”

  这金牌,可挡一次大修士必杀…用过之后,鹰鹤几乎再无手段,防御宁凡!

  “嗯?这一剑都未杀你,如此,只有第三剑…”

  “什么!你还有第三剑!”

  鹰鹤,怕了!

  第一剑,为势剑!婴级下品!

  第二剑,为元剑!婴级中品!

  第三剑,虽不知是什么剑,但必定至少是…婴级上品!

  “必须逃!必须赌一把,施展我未完成的秘术!”

  鹰鹤一面调动元力、瞬移逃遁,一面十指掐决,眼露疯狂!

  宁凡的战力,堪比大修士,不会错!自己万万不是对手,若不拼一次,施展此术,唯有必死!

  此术未完成,若失败,自己会直接术式反噬而死,但左右是死,不如一搏!

  指诀动,妖术生!

  却见两具妖尸,自鹰鹤体内,分离而出,一为百丈鹰尸,一为百丈鹤尸!

  他不要命般喷出一口口精血,疯狂掐决,一丝奇异的感应,在他与二尸之间,升起!

  “妖术,融尸术!”

  精血几乎喷尽,一切都在一搏!

  他一狠之下,将识海斩碎,分成三份,分别没入两具妖尸之中。

  此术不成,则他识海碎,身死法灭!

  却见绝望之际,两具死去已久的元婴妖尸,齐齐睁开沧桑的双目。

  妖光之中,纷纷化作人形,一个鹰袍,一个鹤氅,分立于鹰鹤身旁,赫然竟是两具元婴后期的炼尸!

  说是炼尸,又有不对,这种手段,是将识海剥离,融入妖尸识海,并借以夺舍,这二尸一人,三名后期,从此刻起,都是鹰鹤!

  三尸成,鹰鹤露出狂笑,信心大涨,不再瞬移逃跑!

  “成了!哈哈!这十人九死的融尸术,老夫竟然侥幸成功!哈哈,果然天不亡我!从今日起,老夫便是一体三身,三身皆是元婴后期,便是大修士,都可一战!周明!你受死吧!”

  千里之外,围观修士纷纷骇然!

  这种夺舍妖尸之后,本体还在的法术,实在是他们生平仅见!

  若是有人气运逆天,以元婴后期修士,融出数十个后期妖尸,恐怕便是化神初期的老怪,都要退避锋芒!

  这便是封妖殿最恐怖的法术…

  这便是他们饲养凶狠妖兽的原因!

  这些元婴老怪,在这一刻,对内海封妖殿的忌惮,几乎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宁凡不是鹰鹤之敌。

  他战力再高,终究只是初期,但对方,如今可是三名后期!

  三人合力,可不是简单的加法,融妖术三体一心,配合天衣无缝,大修士也要退避!!

  但宁凡,仍是默然。

  斩离一抖之下,化作白骨巨剑的形态,而他,巨剑一震!

  雷星闪烁,巨剑来势如山。

  而宁凡巨剑一挺,好似化作一道剑光,以凌空之势,惊鸿一闪!

  只瞬息间,那剑光在长空拖着长尾,仍未散逸,群婴更未反应过来,但宁凡,已立在鹰鹤三人之后,轻轻一抖巨剑。

  剑上,血落!

  白骨虚影,暗含虚影化剑的妙理。此剑,自丹级剑术演变。

  一剑,需要将一身气力,凝于双脚,踏空一跃,化作至快至利的剑力。

  “婴剑三式,影剑…此剑几乎将我气力耗损一空,除非我突破银骨第二境,否则倒是不能多用…且这三具后期尸身,可惜了…”

  宁凡淡漠之声刚落,鹰鹤、二尸体,轰然暴成血雾,竟在那惊鸿一闪间,已被宁凡快若无影的巨剑,瞬斩千百次。

  婴级上品剑术,一击,用尽所有气力…但威力,惊人!

  杀人,收宝!

  鹰鹤昏迷的元婴,则被宁凡擒入手中,封入储物袋。

  将鹰鹤储物袋收起,宁凡收起斩离,目光一寒。

  “围观元婴,一人百万仙玉,并让周某种下念禁,否则…死!”

  “什…什么!我等只是外海散修,与封妖殿无关,为何要抢我等仙玉!”

  “种下念禁!即便你是大修士,也不可随意在外海横行、欺凌散修,须知…”

  “聒噪!”

  宁凡周身荡起灰色元气,闪烁灰色瞬移,瞬息千里,出现在那反驳的元婴身前,大手一拍,那元婴初期修士,面色大变,来不及逃遁,已被宁凡一掌拍在天灵,掌力一吐,肉身一震,化作血雾,只剩惊恐的元婴!

  “原来尔等,只是散修,我还以为,是宗门修士,故而手软了…既是散修,尔等,可以死了!”

  宁凡周身暴散,化作墨色剑念,一卷!

  下一刻,剩下5名受伤元婴,齐齐惨呼一声,被剑念入体,绞碎元婴而死,但肉身,却被宁凡保留下来。

  若是宗门修士,往往都有命牌,宁凡也不想肆意杀人,惹化神追杀,抢一番即可。

  但若只是散修…杀便杀了,无尽海的散修,无不是手染血腥之辈,你势大,他便是散修,你势弱,他便是…修匪,反杀于你!

  魔道成,宁凡的性格,冷漠更深。

  鹰鹤、阿大储物袋,加上6名元婴储物袋,应有近2000万仙玉呢。

  这是‘修坟’无尽海的生存之道。

  或是宗门庇护,或是夺宝杀人!

  敢进入无尽海,作为散修,便要有所觉悟!

  但杀罢所有人,宁凡仍未离去,淡漠的眼神一抬,望向天空一朵流云,冷笑。

  “北小姐,好兴致,在此看周某杀人么?”

  “哎呀,好可怕的杀气呢…”云朵之后,一个红衣红丝、龙女髻的娇小少女,显现而出,美眸莫名,望着宁凡。

  “不错,杀人干净利落,没有一丝犹豫…怎么样,要不要做本宫婢子?哎呦,这杀气,难不成,想在此连本宫,一并杀了?”

  “呵呵,周某可没自大到,能在化神傀儡的守护下,杀一个天之娇女…告辞!”

  宁凡灰光一闪,瞬移离去。

  而北小蛮,美眸之中,红光一闪,舔了舔舌头。

  “好美味的杀气…若是吃了此人…我的癸星杀气,便可…”

  “小蛮小姐,不可招惹此人!”一旁,化神修为的山岭石兵,浮现而出。

  “哼,区区一个劣等魔脉,虽然在初期有巅峰战力,但杀了也无妨吧!”

  “不…此人,给我一种危险的感觉…他还有手段,未用…一旦施展,便是我,也无十成手段自保。”

  “嗯?有这等事?难道本宫,小瞧此人了?应该不会吧,便是强大魔脉传人,在元婴初期,也难以抗衡化神呢…此人,难道可以?”

  …

  瞬移而出,立在蓬莱仙岛,宁凡眼露寒光。

  “此女对我,动了杀意,即便很淡…不过此女,倒是一个好鼎炉,若能暗中收服此女,我可凭她身份,随意进出遗世塔,并将这蓬莱,变成我在外海的领地…若是没有那个化神石兵,此女不难捉…”

  入塔前,他可杀中期,离塔后,他可战大修士!

  而这话,从前的宁凡,说不出。

  但以入魔为代价,不斩心魔,如今的宁凡,性格已冷。

  既心入魔,便要做,无上魔君!

  即便自污,即便入魔,也要达成,心中执念!

  只为心头一点执念...席卷无尽海,采补天下,又如何!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