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194章 这是什么法宝!

第194章 这是什么法宝!

  灰妖印,竟碎了!

  蓬莱之外,流云之上,鹰鹤原本微眯的双目,蓦然一惊!

  “不可能!老夫种于景灼体内的秘法气印——灰妖印,化神之下,无人可解!怎会碎!难道是化神修士,帮景灼解开的?!不可能,蓬莱仙岛之上,仅有一个化神,坐镇遗世宫…难道是,那位化神!不对!若是化神解印,以化神老怪的强横,我根本无法察觉…不是化神!是谁!”

  “长老,出了何事?可是周明来了?”阿大露出兴奋、嗜血的目光。

  “周明…对!是他!另外两道灰妖印,可以感知到了!原来如此,定是这周明,以秘宝为那景灼,解去气印!此人的秘宝,连灰妖印都可解…老夫要定了!哈哈!走,那周明,好像凭灰妖印在逆向感知,想追老夫,真是不知死活。我等便在万里之外、遗世宫地盘外,杀此人!”

  鹰鹤目露一丝精光,大手一抓,抓起阿大,直冲万里外的海域飞遁。

  路过此海域的修士,一个个面色大变!

  鹰鹤的遁术,太过恐怕,赫然竟是元婴后期!

  万里之遥,鹰鹤一收遁光,负手立于长空,身体矮小,但气势,无人可逼视!

  此人气息陌生,并非外海大能,但面容,不少金丹、元婴老怪,都在‘魔鉴榜’见过!

  内海魔头、魔鉴榜排名第342名,元婴后期修为,鹰鹤老人!

  此人魔名,甚是惊人,而此人的背景,更是巨大!

  “嘶!封妖殿七长老,鹰鹤老人!此人不在内海横行,怎跑到我外海了!”

  “封妖殿?很厉害?”

  “岂止厉害!内海七十二岛之中,共有七岛,决不可惹!此七岛岛主,是七名化神巅峰修士,人称‘内海七尊’!其中七尊之一,‘妖尊’,便是封妖殿之主!若非雨殿与内海有过约定,七尊不可擅离内海,单单那妖尊一人,便足以…血洗外海!十宗三岛,所有化神初期一并出手,亦非其敌!”

  “什么!这封妖殿竟如此厉害,但看这架势,此人杀气腾腾,却在此等待,难道要与谁决斗一般?”

  “怎么可能!元婴后期修士,谁敢得罪…”

  诸人议论,惹鹰鹤不耐。

  他鹰目一寒,双手掐决,立刻,一股浩瀚的法力,在千里之内,狠狠一震!

  千里天空,竟被其一震之下,云雾俱碎,并有灰雾弥漫,滋滋的声音传出!

  一震,路过此的数十人金丹、元婴,纷纷一口吐血,面色大变!

  而但凡吸入灰雾者,纷纷气息大乱,吐出的鲜血,更带有一丝灰色妖毒,好似烙印,无法抹消!

  “这是…鹰鹤老人的成名妖术,‘死灰之术’!不好,必须立刻服食三转解毒丹,否则…”

  不少老怪几乎一见此灰血,纷纷见到鬼一般,拼命飞遁,与鹰鹤拉开距离。

  而那些金丹,还未反应过来,只一霎,千里之内,所有死灰之上,蓦然腾起幽蓝火焰,那火焰一现,千里之内如炼狱火海,惨叫一片,金丹修士,根本无法抵挡那火焰,只片刻便化为飞灰而焚!

  婴级上品妖术,死灰复燃!

  一术出,千里死灰复燃,海水滚沸!

  “不想死的,给老子滚!”

  鹰鹤哈哈大笑,魔威之下,再无一人敢在此围观。

  数个元婴,匆匆遁出千里,还未松口气,却又见一道冰光长虹,带着刺耳的呼啸声,气冲霄汉,划破长空,直奔鹰鹤方向而来。

  这些元婴,仅仅被那人遁光一冲,便立刻人人站立不稳,发丝都染上寒霜。

  那冰光一散,化作一个白衣黑氅的青年,立在灰雾中,眉心血星,长发狂舞,眼神冷漠。

  此人一现,那将散未散的灰雾,立刻在鹰鹤操控下,朝青年卷去。

  但那轻易灭金丹、伤元初的灰雾,却连让青年挑动眼皮的资格,也无!

  “碎!”

  一字落,一拳,冰碎!

  那拳芒,银骨!那冰寒,带着一丝悚然惊人的寒力!

  轰隆一声,拳芒打在天空,顿时一股大力掀开,令得虚空好似扭曲一般,凹下下极大一块拳印。

  一震之下,千里冰封,所有灰雾,俱成冰屑,并在一声破碎声中,纷纷碎裂,坠海!

  鹰鹤的成名之术,就这般,轻描淡写地破去!

  只是那拳芒,仍未停止,行到一般,忽然碎开,化作一道道墨色剑念,散冲开来!鹰鹤倒也罢了,被拳芒一震,不过在长空飞退数十步,立刻取出法宝挡下剑念,却面色一变,暗暗震惊这一拳之力、剑念之诡。

  而那阿大,嚣张之色还未收,却已在这一拳之下,身子好似流星一般,被远远抛开,气血翻腾,而那墨色剑念,更似附骨之蛆,朝其一扫,立刻,其伤势加重,竟再次被击飞,并在稳住身形后,吐血不止,已然重伤!

  “封妖殿,不过如此。若尔等只有这点手段...可以死了!”

  震惊,绝对的震惊!

  阿大对宁凡了解不多,唯一的印象,是重伤、剑念、诛仙令。即便阿二、阿三被宁凡所杀,但周明仍未将宁凡放入眼中,只道此人阴谋不浅、害死二人。但想不到自己好歹突破元婴中期,虽境界未稳,但竟连此人的一拳一念,都受不住!

  而鹰鹤,更是面沉如水,自己的死灰之术,绝对不弱,即便银骨修士,拳力含冰,也无法冰封那死灰之火,毕竟死灰之火,可是堂堂四品灵火!但在宁凡一拳之下,运用了四品灵火的死灰之术,竟一个照面,被千里冰封…此人的拳中寒气,是什么!此人的剑念,又有何玄机,怎如此凌厉!

  便是逃离千里的数个围观元婴,都纷纷倒吸冷气。

  不但震惊宁凡实力,更震惊宁凡的语气。

  宁凡,竟浑然未把封妖殿,放入眼中!

  鹰鹤老人面色阴沉,一指阿大,令道,

  “你上,试试这周明底细!”

  “长老,我…”这一刻,阿大竟迟疑,哪有之前半点渴望灭杀宁凡的自信!

  “此宝赐你,可够!”鹰鹤掏出一物,递给阿大。

  一得此物,原本已有怯意的阿大,立刻眼露喜色,不可置信,

  “多谢七长老赐宝!有了此物,我杀此人,易如反掌!”

  话音落,阿大的身影,在这一刻蓦然间冲出,一把祭起一方金色小印。

  那印上,烙印有妖族古文,晦涩难明。一印起,立刻在半空中化作一尊金色小山,每落十丈,便瞬移一次,十余此瞬移后,此山已带震耳之声,降临在宁凡当头十丈处,坠下!

  极品中级的覆压之威,穿透宁凡身体,在其下海浪之上,震出百丈海浪。

  此印镇压之威,便是元婴中期修士撞上,也非死即伤!

  寻常极品法宝,根本承受不住此印一击之力。

  这一刻,非但数个受伤元婴面色震撼,就连宁凡眼中,都闪过一丝奇异之色。

  此金色小印,与东溟钟,倒是极像…此法宝之威不足惧,但那宝上妖文、金光,却颇为厉害。

  “古妖祭器么…法宝不错,使用者却太弱…元婴中期,300年前,我便可杀,如今,更是容易!”

  一指按在眉心血星,狠狠一抽,从血色星光之中,抽出一个泛着红色雷霆的雷光之鞭。

  此鞭,是宁凡以龙筋、太古星辰以及血色雷霆炼制。

  此鞭炼制之初,不过中品法宝,但突破元婴之时,天劫血雷降下,此鞭只一鞭便抽散天劫血雷,并在吸收、融入血雷之后,不断晋级,晋升为极品中级法宝!

  单论品阶,这新炼制的太古神兵,竟是其法宝之中,品质最高之物!

  一鞭抽出,血雷滋滋作响,这声音,竟令得包括鹰鹤在内的所有修士,头皮发麻!

  那血雷,是何物…竟好似,带着天威!

  一鞭!抽在头顶金峰,却带着山河崩溃的巨响!血雷之威,只一鞭,便将小山下坠之势,给抹消,并反震而飞!

  且在这一鞭之威下,苍天都被抽出一道血色裂痕,一旦裂开,其中便是虚空!

  非但如此!

  那一鞭,明明抽在法宝之上,但借由法宝与宿主的一丝联系,竟好似一道血雷,劈在阿大的心头,令他丹田一痛,好端端的元婴,竟从中抽断,几乎…婴碎人亡!

  若有人探查,便会发现,这阿大的丹田元婴上,实际穿了一件虚幻小巧的甲胄。

  这甲胄,是玉玄灵装,护婴甲!是可以为修士元婴装备的珍稀灵装!一旦阿大肉身死亡,元婴穿着护甲、遁速极快,几乎可抗着敌人法术直接逃跑!

  但那堂堂玉玄灵装,就在宁凡威能莫测的一鞭中,粉碎!

  “这,这是什么法宝!打在法宝之上,为何可抽我元婴!”

  “哦?一鞭都未死…看来元婴设有防护呢,但第二鞭,又如何?”

  ‘轰隆!’

  第二鞭,再次抽在化身峰岳的金色小印之上!

  接着那一丝心神联系,血色雷霆,再次直接劈中阿大的元婴!

  这一次,再无任何防护!

  婴死,人亡!仅留下一具惊骇、怨毒表情的尸身!

  此为打神鞭的仿制之宝!

  借由天劫雷霆的锁定元婴之能,只需抽中修士法宝,便可直接打在修士元婴之上!

  只要宁凡持有此太古神兵…任何与他斗法之时使用法宝的修士,都将吃大亏!

  杀人,收尸!

  宁凡眼中寒光闪烁,冷视鹰鹤,狠狠一脚踏在虚空,天地一震、冰封,碎散中,一柄无形无影的极品飞剑,被宁凡一脚,自天地内逼出!

  此极品飞剑,亦是鹰鹤的成名之宝,名为日离剑!在白日施展此剑,借由日光之力,可隐匿剑影,除非修士神念高于施展飞剑之人,否则,绝对感知不出此剑偷袭!

  一鞭,抽在此剑之上!

  而鹰鹤露出震惊之色,疯狂吐血!

  “不可能!”

  他无法理解,那周明,不过元婴初期,为何能识破自己后期神念操控的日离剑!

  他更不解,那血雷之鞭,究竟是何物,竟如此逆天,只抽法宝,便可损伤自己!

  “是了,定是如此!传说内海周家的修士,每一个,都精通攻人元婴的秘术,你果真是周家之人!”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