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193章 我要,结婴!

第193章 我要,结婴!

  整整10年,碎山重现,秋去春来。

  洞府之中,宁凡一坐10年,终将境界稳固。

  稳固,是为了再一步提升!剩下250年,他的目标是…结婴!

  手持化婴丹,宁凡沉吟不语。以他如今法力,结婴成功率,不足三成。

  对普通修士而言,结婴不仅需法力、境界充盈饱和,还需修士本身对天地五行,有独到领悟。

  法力充和,不易。而感悟五行,往往需要百年甚至数百年。

  结婴之难,远超结丹!

  结丹成功,宁凡法力进一步提升。从23甲暴涨到33甲。

  9枚冥罗果,提升450年心境修为,单论心境,堪比半步元婴!

  境界提升,连带神念提升,已是元婴中期神念。若能结婴成功,神念晋入后期,不难!

  法力足够,心境足够,神念足够,剩下的,只差五行感悟。

  元婴修士,需凝元化婴,那‘元’,是天地元力,五行合一,是为元力!

  元婴修士五行合一,凝结元婴,可同时掌握五系法术,当然,仍以原本仙脉属性为主修炼,其他为辅。

  二灵修士资质之所以高,便因身怀两行,感悟天道可少悟一行。

  宁凡结婴最大优势,便是同时具备四系属性。

  火冰雷木,只缺一土。只需修土,便可开始…结婴!

  一拍储物袋,取出一卷尸气滚滚的魔卷,《尸魔录》!

  《巨骨诀》已彻底练完,之后的替代功法,可修炼…《尸魔录》!此魔功,修炼土系魔脉,化土为尸,正补足宁凡所缺属性。

  功法,需再次提升!

  除《阴阳变》外所有功法,需突破第四层!若如此,结婴成功率可提升两成。

  除了这些,宁凡还需修炼一种秘术——《阴煞诀》!

  此功法,得自紫阴老魔,为极阴门老祖所创秘术,化阴力修法宝阴珠,并最终以阴珠与金丹融合唯一,提升金丹强度,从而提升一成的结婴几率。

  如此,宁凡便有六成几率,化婴成功!

  “六成…加上化婴丹,可达七成…因我丹术五转,此丹品质更高,几率应比七成还略高一些…七成,够多了。不过可惜,若此刻有一枚元婴道果,或能取出鼎炉采补,该是何等美事,必能将法力再次提高…嗯?似乎还有一个方法,提升法力!”

  宁凡目光一闪,一拂袖,身前浮动起一道火焰、两道寒气。

  骷髅形态的森白火焰,白骨炎!

  松针形态的寒气,松寒髓!

  白骨森森的寒气,骨狱息!

  三种天霜地火,若能炼化…宁凡法力提高,结婴几率,足以增加两成!

  即便没有鼎炉、道果,也有九成几率,结婴成功!

  “如此,便先修炼功法,再吞噬天霜地火,最后以化婴丹…结婴!”

  结婴…结成元婴!入塔前,他是融灵,离塔时,他是元婴!

  …

  30年过去,《黑魔决》、《踏雪决》、《山茶经》,各修炼至第4层第1境。

  之后,宁凡便着手修炼《尸魔录》。

  《尸魔录》,记载尸脉的修炼之法,为太古魔功,比《巨骨诀》何止难上万倍。

  除需炼秘药吞服、压制气息,还需大量杀人、收尸,吸取尸气。若不吸尸气,则唯有凝聚土力,转化尸气。

  差不多需要凝聚三道本命尸气,才能修成此功。

  丹药不是问题,唯一的遗憾,是这空旷世界,根本无尸可寻。

  如此,宁凡唯有泯灭呼吸、化作尸身、没入大地,借大地压力锤炼肉身,吸收土元,一丝丝凝聚尸气。

  慢,很慢。宁凡没入地底千丈,巨大的压力,好似将其压垮。

  40年过去,他终于从地底凝出第一道本命尸气,沉入地底两千丈。

  30年过去,第二道本命尸气,成!他沉入地底三千丈!

  20年过去,第三道本命尸气,凝!他离开大地!

  共90年,宁凡终于凝出三道本命尸气,随即闭关,完成最后一步,凝聚三尸!

  三道尸气,需融入阴阳魔脉,才算彻底成功。

  便是宁凡,都微微紧张…阴阳魔脉,能否修炼其他魔功…以此实验!

  他以阴阳锁炼化三尸气,一坐十年!

  十年,失败数百次,但最终,成功!

  这一刻,阴阳魔脉,霸道兼并,将三尸气强横吞噬,融为己用!

  至此…阴阳魔脉中,便多出了尸魔脉的性质变化,并具有一丝土系属性!

  如此,宁凡终于五行皆备。

  而对《阴阳变》的强大,再次震撼!

  在此需要一提,太古仙脉,又称古脉,分神、妖、魔,古脉的类型,共3种!

  第一种,灵法脉!

  灵法修士,如雷脉、火脉、水脉,灵法修士极其难缠,修至极高境界后,甚至可‘身化虚灵’,消弭自身肉体为灵力元素,极其厉害、无解,可免疫大多数物理、法术伤害。当年令雨殿讳莫如深的‘不周雷皇’,一身雷脉,可‘身化雷霆’,完全免疫剑界三皇的剑术斩击。以一人,战三皇不败!灵法修士,注重修法术。

  第二种,尊体脉!

  尊体修士,如尸脉、骨脉、剑脉,又如龙脉、鲤脉、凤脉。这些古脉,注重炼体,一个个或身化万丈巨人,或拥有不朽防御,或演化诸多法相、七十二变。总之,就是以力破天,以身蕴妙法。尊体修士,注重炼体。

  第三种,异灵脉!

  异灵修士,几乎没有任何法术、炼体天赋。这种古脉,威力不大,传承此脉的神魔也往往战力低下。不过这种古脉,一般都是基于特殊原因,才被创出,用以对付特殊群体。

  如阴阳魔脉,没给宁凡杀伤力强横的法术,却对女子,有近乎逆天的克制。

  又如不死魔脉,此魔脉能力,只一点,那便是不死!打不死,砍不死,烧不死…完全不死!即便死去,也会在岁月长河中,返本归元,重生!此魔脉,不擅攻击,但任你是真仙,也不愿得罪这种敌人。若万不得已得罪这种人,杀不死的话,唯有封印、镇压…

  还比如,涅槃脉…魔界‘涅皇’的魔脉!此魔脉,极其恶心,通过受伤提升实力。只要打不死此人,受的伤越重,则恢复伤势后,实力反倒提升越高!

  当日宁凡伤涅皇…若涅皇伤愈,则其伤越重,伤愈实力提升越多!

  这传承,不是老魔给他的…或许,是诱惑他背叛老魔的原因。

  异灵脉功法,《阴阳变》!威力不强,同阶攻防弱势,但有两大玄妙。

  其中一点,被真仙广为所知,是采补之能。

  第二点,此脉可兼并其他古脉能力,融为己用!这一点,罕有人知,便是洛幽,也是偶然知晓。

  杀尸魔,夺功法,修尸脉!

  杀涅皇,夺功法,修涅槃脉!

  《阴阳变》的传人,在过去也有一些,但只能采补双修。想要融合其他古脉,需要阴阳锁。

  身怀阴阳锁…宁凡可谓正统神魔传人,其他人即便获得功法修炼,也非正统。

  小妖女与北小蛮,看不上宁凡,前者不知《阴阳变》的兼并融合之力。

  而北小蛮,则根本是因为修为不高,探查被弥天舍利屏蔽,连宁凡魔脉种类都没看出。

  …

  融合尸脉能力,初步迈入《尸魔录》的门槛,达到第1层第1境。日后宁凡便寻古尸、修功法,可修尸脉神通,但此刻,结婴为先!

  收了心思,宁凡盘膝而坐。前后130年,他功法晋级,五行皆备。

  距离离塔,还剩120年。他可着手,炼化三种天霜地火!

  五品寒气、灵火,最佳吸收时机,应是化神之上。低境界炼化,且不说没有阴阳锁、无法成功,即便成功,也会因境界太低,无法彻底炼化灵火法力。

  炼化黑魔炎时,宁凡是融灵修为,仅吸收了火中千分之一法力,其他,散逸天地。

  如今,金丹巅峰!炼化天霜地火,可吸收其中二十分之一法力,差不多,吞噬一火,增20甲子法力。

  除了宁凡,其他人没有阴阳锁,想在金丹期炼化天霜地火,难。

  此地火山,有冰原,炼化条件,已经满足。

  一旦炼化,宁凡法力,可突破93甲!

  结婴,不再难!

  “我要,结婴!”

  他目光坚毅道。

  …

  遗世塔外,10年过去。

  10年,太短。对修士而言,不过是一次稍长打坐。

  玄武城某客楼内,一个红发老者,盘膝房中,身有伤势,目光震怒!

  两月前,他自遗世塔第三层离开,彻底晋升为元婴修士。

  景灼!

  当年宁凡离开遁天舟,独自去救殷素秋,景灼便自行来到蓬莱,花费钱财,嘱咐一个遗世宫融灵,令其留信。若见到名为周明之人,则告知,景灼已先一步入塔,让其勿忧。

  景灼相信,宁凡诸多手段,即便救不出殷素秋,也自保无碍。而殷素秋,多半会死。他不知如何安慰宁凡…

  他料想,融灵小辈,定不敢违逆自己命令的。

  只是他不知,宁凡不顾一切,救出了殷素秋。

  他更不知,自己嘱托的修士,根本没去通知宁凡,反将烙印周明容貌的玉简,卖给他人,将景灼出卖。

  内海七十二岛势力之一,封妖殿!

  封妖殿七长老,鹰鹤老人,元婴后期!此人设下赏红,四处追寻姓‘周’修士的踪迹!

  那通缉之令,仅提供了姓氏、容貌,并悬赏十万仙玉,捉拿此修。

  而被景灼嘱托的修士,一见景灼与鹰鹤所寻,竟是同一人,立刻为了悬赏,出卖景灼。

  十年闭关,景灼离塔,那小辈告知景灼,并未探知周明下落。

  得知此事,景灼长叹…这便是世事无常,即便殷素秋、宁凡之流的天骄之辈,仍不知何日,竟不幸陨落在孤海之中。

  可叹,可叹。

  他叹罢,决意离开蓬莱仙岛,返回越国,并凭自己身份,将越国升级为中级修真国!

  但想不到,刚刚离开仙岛,竟在岛外受人伏击!那人是元婴后期修士,不问任何缘由,立刻对自己下死手!

  即便结婴,景灼在此人手中,仍无还手之力。危难关头,他放出一丝青鸾火,才惹得此人忌惮重重,趁机逃去。

  …

  岛外,鹰鹤老人面沉如水,一掌,将出卖景灼的融灵毙掉。

  “哼!此人误我!那景灼,虽结婴不久,竟身怀青鸾火的‘子火’…此人莫非与遗世宫有关?传闻蓬莱遗世宫,便掌此火‘主火’…嘿嘿,不过即便有关,又如何…我在此人体内,种下‘灰妖印’,他,跑不掉!”

  “阿大有一事,求长老!若擒下此人后,当真找到周明,请让我击杀周明!”阿大眼中自信、轻蔑,10年前,他是元婴初期、临近突破,10年后,他突破中期!他自忖,即便长老不出手,自己一人便足以,杀周明!

  此人的诛仙令之伤,阿大至今没忘。

  “好!找到周明,交给你杀!不过,还是先要将这景灼处理掉…待此人伤愈之后,离开蓬莱万里之外,老夫便活捉此人,搜魂灭忆,查出周明下落!到时候…嘿嘿!”

  鹰鹤老人,面露狞笑,他根本没将周明放入眼中。

  即便周明,养伤10年,伤势痊愈!

  …

  玄武城客楼,景灼正疗伤,蓦然心神好似受到干扰,心神大乱。

  他霍然睁眼,露出难以置信之色,只觉一道元婴气势,竟凭空出现其身后,毫无征兆可言!

  此客楼房间,可是有婴级大阵防御…此人,如何潜入?!

  且这气势,虽是元婴初期,但法力境界,几乎堪比中期!给景灼的危机感,甚至比鹰鹤老人都深!

  更让其不可置信的,此人出现,不散一丝气息,似死似活,就好似…一具炼尸,没有呼吸!

  景灼面色大变,这神秘高手的强大、诡异,实在是他生平仅见!

  难道此人,与那元婴后期高手同路?

  “你是谁!”景灼冷喝一声,周身一笼元力,便要咬碎舌尖,借精血瞬移逃遁。

  但元力未凝,却骤然间好似空间凝固!

  “定!”

  神秘人一指点出,指尖灰光一闪,旋即,天地元力一震,立刻化作一道道无形之线,将将景灼周身死死束缚,生生定身!

  那灰光,似火,似冰,又似两者皆是!

  这定身,凭景灼元婴初期修为,竟根本无法挣脱半分!

  一指,定身!

  景灼眼露骇然,此人一指定身,这手段,他闻所未闻!

  此人,深不可测!

  他心中一狠,欲自爆肉身,强行挣脱定身。但霎时,那定身又好似轻烟蔓雾,被神秘人解除。

  “景道友,不必担心,是我…”

  “是你?你是?”

  景灼心头大感古怪,此人是熟人?自己的熟人中,有这等高手?

  回头一看,他脖子立刻似深入土的木桩,再难移动,彻底怔住。

  “宁…宁道友,是你?!怎会是你?!”

  “怎么就不会是我…”宁凡微微一笑,仅仅站在这里,天地元力却因他而纷乱。这手段唯有后期修士,才能勉强做到…他,做得到!

  “你不是刚要结丹么…怎么已结婴了?!且这法力,不会错,是元婴初期,且距离中期,都已不远…宁道友,这10年,你究竟做了什么!竟从半步金丹,修炼到了元婴!”

  景灼再探,赫然发现,宁凡骨龄在10年间,竟生生增加了320载!

  不再是20岁青年,而是340岁、货真价实的老怪!

  10年,320载…32倍时间流速,宁凡进入的,难道是遗世塔第五层?

  第五层,唯有化神、五转炼丹师能进入,再无例外。宁凡定不是化神,那便是说,他是以五转炼丹师身份,进入遗世塔?!

  五转…这,这….他不是四转炼丹师么?!怎么凭空多了一转?!

  “你究竟…咳咳…”景灼有太多疑问想问,但尚未开口,却引动伤势,咳出鲜血。

  “你受伤了?嗯?这是…”

  宁凡神念一扫,眼中寒芒一闪,一指点出,自景灼体内,逼出一道隐匿极深的灰气!

  一指,捏碎!

  这灰气,是封妖殿所特有的追踪之术!

  且从种下灰气的法力看,此人竟是元婴后期修士!

  “封妖殿!”

  一丝杀机,在宁凡眼中,升腾…

  封妖殿呢,真是纠缠不休的苍蝇啊,如此,便杀了吧。

  元婴后期,不会很难…

  这是一种淡漠的目光,唯有实力真正强大,才会拥有。

  一入元婴,修为初期,神念后期。百丈巨人,‘婴剑’三剑,一指定身,血色雷霆,极品法宝,灰色瞬移,新太古神兵‘雷鞭’、仿自仙宝打神鞭…

  这漫长的320年…他已今非昔比!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