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185章 疯狂!(第三更)

第185章 疯狂!(第三更)

  宁凡一生,从未有一刻,如此疯狂!

  一步步,他踏足无尽海,这片被称作修坟的危险海域,却完全无法阻碍其步伐!

  命运多舛!

  他在宁家平淡此生,却被卖入他国魔宗!

  他遇恩师,让他平生第一次感到师长温情,但恩师修为全复之际,被孽徒暗算!

  他救宁孤,但宁孤却已再无法问道仙途…

  他破金丹,但心魔,竟是纸鹤…

  他遇殷素秋,此女从无情,到有意,当渐有情意之时,二人分离,在分离之际,更让此女,受此浩劫!

  此女从始至终,没有表露过心意,生怕自己的心意,为宁凡徒增烦恼。

  此女唯一的幸福,不过是趁宁凡沉睡之际,才有勇气相拥。

  但天意,让此女死去?

  天道!命运!

  “若此为宁某命运,我何惜此命!”

  这一刻,他言辞冰冷,双目森森!一丝逆天伐苍之意,在心头,无限增长!

  她,不能出事!

  因为,有我在!

  如同百万惊雷,在深海呼啸而过,这一刻,他的身上,有一种让海兽颤栗的疯狂!

  好似一道黑色疾雷,在海中轰鸣、飞瞬!

  海域之中,一队修士,正涉海而行,各个行色匆忙。

  并非所有修士,都会在海中遁行,便是无尽海外海数千岛屿,也大多有海舟彼此往来。

  敢在海中遁行的,必是高手!

  这一队修士,有十来人,为首的是一位元婴中期的老者,其身后,跟着十余人金丹。

  这一队修士,是玄光仙岛玄霄宗的修士,元婴中期老者,是宗门长老,正带领一些杰出弟子海中试炼。

  但此刻,他们却全无历练之心,只在海中奔逃。

  可怕,太可怕了!

  便是那元婴中期的老者,也是面色骇然!

  竟有近万名鲛人,在数个元婴魔修的引领下,朝着一艘海舟死命进攻!

  能控制近万名鲛人,这种御兽手段,骇然听闻,这些魔修必定是内海之人,外海,没有这种狂魔!

  他们想做什么?这一点,元婴老者连想都不敢想,几乎一探出对方势大,立刻带宗门金丹弟子逃遁。

  而那些魔修,似乎也看出老者元婴中期,难以对付,故而并未追赶。

  “长老大人!那些是什么人,太…太可怕了!一船数百名金丹,数个元婴初期,竟在鲛人围攻之下,溃不成军!”一名金丹弟子惶恐道。

  “莫问!慎言!”元婴老者厉声道。

  必须立刻返回宗门!若那批魔修改变心意,折路斩杀自己,自己挡不住群妖!

  但霍然间,原本急遁的老者,蓦然收住遁光,神情骇然!

  却见千里之外,一道黑色之光,带着滔天杀气,迅速逼近!

  那黑光,一个瞬移,瞬息千里,在众修士身前,轰响一声,震碎千重暗流海浪,化身而出。

  白衣黑氅,黑发如墨,眼神如冰!

  此青年仅仅一人,但出现在此,竟给元婴老者空前的危机之感!

  尤其是刚刚那道瞬移,若老者没看错,竟是这青年自碎识海,在强行遁身!

  疯子,疯子!哪有人会自碎识海瞬移!

  恐怖的实力,加上周身的疯狂,老者心神大震,此人万万不可得罪!

  “可看到万鲛袭船!”青年淡漠的声音,好似一道道雷霆,在所有修士心头齐齐炸响!

  老者面色一白,蹭蹭后退两步,这种神通,比元婴后期修士的声融天地还玄妙,此子是什么修为!难道是元婴巅峰的大修士!

  “东面十万里,确有万鲛袭舟,这是老夫烙印下的留影玉简,道友请看,可是你所寻之舟?”

  不敢有任何迟疑,元婴老者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个玉简,毫不犹豫递给青年,立刻抱拳,领众人离去!

  那玉简,本是其千辛万苦烙下、意欲上交宗门之物,但如今,他却立刻交出,只为让青年满意,放过自己!

  “多谢!”

  青年神念一扫,眼露寒芒,周身再次暴散,重凝,瞬移千里!

  东十万里!那里被袭击海舟,正是第七遁天舟!

  此留影烙印之际,海舟大阵已被攻破,过去这么久,那舟,可还安好!

  瞬移!

  瞬移!

  瞬移!

  宁凡不顾一切在海中疾驰,每瞬移一次,识海就崩碎一些。

  距离老者所说之地,还有三万里!

  一头如山岳大的百丈海兽,散着元婴初期的气势,张开巨口,正吞噬海中死尸,这些死尸,皆是海舟被攻击之时,遁逃下船的修士,但大都已死在海中,少数未死的数人,面对元婴海兽,纷纷露出无力之色。

  “是海王兽…我们必死,必死!”

  海王兽,即海中妖王,每一只都有元婴修为!

  这一头百丈海兽,好似一头硕大的紫色章鱼,无数触手随意摆动死尸,喂入口中,做血食吞噬。

  它的触手,终于伸向重伤存活的几位金丹,但这一刻,一点黑芒,一闪之下,瞬息千里,出现在巨兽身前,并立刻,炸裂!

  “墨流分神术!”

  千万道墨色剑光,刺入巨兽,紫血狂涌!

  剑光炸开,巨兽妖身炸裂,污血散开,而一道紫色小章鱼的妖婴,惊骇欲绝,不顾一切,飞速遁逃!

  可怕,太可怕了!那黑光是什么,一个照面,就把自己妖身绞碎!

  墨念重凝,宁凡现身,面色苍白,但神念一扫,无论是此地死尸、还是巨兽腹中死尸,都没有殷素秋的尸首。

  没有她,就好,就好!

  “前辈!是元婴前辈!前辈救我!晚辈是株洲仙岛的弟子,前辈若救我,晚辈定然…”

  “聒噪!”

  宁凡冷漠一声,好似雷霆,在数个幸存修士心中炸响,个个面色泛白。

  他震碎识海,不顾一切激发神念之力,瞬移而去,这群金丹生死,与他何干!

  近了,近了!

  最后三万里,处处可见舟船残害、修士死尸。

  远处,黑压压的近万名妖物,遮天蔽日!

  这些妖物,皆是鲛人,鱼尾人身,有丑有美,但个个目光空洞,发出呜呜怪叫,好似啼哭。并露出獠牙利齿,随意噬咬人尸,好似鱼虾一般美味!

  偶有修士未死,以法宝攻击鲛人,但这些鲛人,即便头颅被碎,仍可短时间不死,往往徒手撕裂金丹修士!

  在所有鲛人之上,更有三名元婴初期魔修,冷笑不已。

  “这群鲛妖饲养的不错,七长老定会满意!”

  “嘿嘿,我倒是觉得刚才那妞不错,不过可惜了,如今说不定已被这鲛妖撕成碎片了吧…”

  “撕成碎片,就缝起来!制成炼尸,也可在她身上,快活快活!”

  三名魔修齐齐露出淫邪笑容,但这一刻,一道黑点好似惊雷一闪,瞬移千里,带着粉碎一切的气势,出现在鲛群之中。

  鲛人,每一个都足以撕裂金丹修士,但宁凡,何惧!

  剑念一扫,立刻便有数百只堪比金丹的鲛妖,惨叫声声,绞碎而死!

  鲛人断头都可不死,但肉身尽碎,终究无法存活!

  墨剑之内,血海之中,一名冷漠青年,一经现身,便杀戮一片!

  没动用一次剑念,他剑识便崩碎一分,然而其杀意,却是疯狂!

  “大胆狂修!谁给你的胆子,在此杀戮我‘封妖殿’饲养的鲛人!”

  三名元婴魔修,眼光齐齐大惊,但旋即,化作杀机,各自取出骨笛、音贝之物,试图操控鲛妖,围杀宁凡。

  魔音一响,近万鲛妖个个状若疯癫,凄厉哀鸣,双手暴头痛苦,发出尖锐的声波。

  万鲛之音,几乎一个瞬息,便让宁凡肉身一颤,筋骨欲碎。

  鲛人最厉害的,并非撕裂之力,而是那一腔魔音,一鲛之音,不足虑,万鲛之音,便是元婴修士,也要横死!

  凭此魔音,数个魔修硬是将隐蔽之极的遁天舟给震出身形,最终更将阵光震破!

  “滚!”

  宁凡眼如狂魔,一拍储物袋,取出最后一块诛仙令,捏碎!

  一霎,深海之中,现出四剑之影,而一丝诛仙之意,锁定三名魔修其中一人,令其一霎面色大变!

  在此剑气之下,便是无数鲛人,都传出惊惧之色。

  而宁凡捂着胸口,狠狠散出神念,感知到殷素秋的位置后,剑念开路,咬牙瞬移而去。

  千里之外,遁天舟残骸处,仅存的十余个修士,正在苦苦抵御鲛人攻击。

  其中一个女子,法力几乎耗尽,面色苍白,手中执着明晃晃的水晶之环,一环环,灭去围攻鲛妖。

  累,好累…这鲛妖简直杀之不尽…

  死,会死…果真,此一别后,与他再无相见之日了…但他,会有事么?会被鲛人袭击么?

  “应该不会的,他是那么强大…而他,根本不会知晓我死去,毕竟我都不曾对他表露过心意…”

  殷素秋倔强地一咬牙,一环轰灭一只鲛妖后,却被数个鲛妖音波一震,几乎脏腑俱裂!

  ‘噗!’

  她连咳鲜血,这血,更加刺激了鲛人疯狂,朝其嘶吼而来。

  狰狞的妖爪,已然临近,世界都仿佛安静,定格…

  但这一刻,她俏脸一惊,一道强有力的臂弯,将其狠狠一搂,而成千上万道墨色剑念,在海中一处处炸裂!

  “滚!”

  宁凡剑念一扫,灭去群鲛,头也不回,揽着殷素秋奔逃而去!

  “你,你怎么来了!你不该来!快放下我,你快逃…”殷素秋愣住了,惶急了,仿佛比起自己会死的可怕事实,宁凡会死,更让她畏惧。

  “闭嘴!”

  宁凡一口鲜血,咳在殷素秋衣襟之上。

  鲤伴妖将所加之伤,远远没有痊愈。

  一次次强行瞬移,更是让他识海,几乎彻底粉碎。

  如今他勾动一丝丝神念,都是痛楚之极,几乎随时都可能识海彻底破碎、身死于无尽海!

  若非如此重伤,他刚才岂会以诛仙令稍稍阻挡元婴魔修,必以墨流分神术瞬杀三人!

  他已无法施展如此强横的法术…

  身后诛仙令的气息,似乎正在衰减,应是被三名魔修给破去。

  他不敢久留,朝着下一片海域,瞬移!

  “会死么…我们去哪里…”殷素秋的心头,一切都不再重要。

  她曾设想过千百种死法,多是为了扶危济困而死,但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与宁凡一道,死于一处无人知晓的海域。

  若能与宁凡死在一处,或许,比其他死法都好呢…

  “不会死!我送你去碧瑶仙岛!首先,摆脱后面的苍蝇!”

  宁凡念力耗尽,再难瞬移,咬牙催动风雷翅,立刻,背后两道三丈雷翅,狠狠一震,呼啸而逃。

  身后,近万名鲛人,早被自己遁速甩在身后。

  但两名元婴魔修遁光,仍如附骨之蛆,在其后追赶。

  至于另一名魔修,虽然抗下诛仙令,但受伤不轻,并未追赶宁凡。

  这些魔修虽不知宁凡底细,但却看出,宁凡身受重伤,所有手段,不过自损施展,根本没有与他们任何一人一战之力。

  这种人,竟敢在自己等人警告之后,还肆意杀戮鲛人,此人所为,定会害自己等人被长老问罪。

  此子殊为可恨,该杀!

  且其诛杀鲛人的手段,更是让二人魔修砰然心动。

  “此子凝聚剑识剑念,且其剑念远超古籍记载的威力,说不得,此人有修炼剑念的秘术,若是获得此术,献给长老,我等定能立下大功!”

  只是二人未想到,宁凡明显重伤之修,竟然还能保持元婴初期的遁速不减,持续飞遁。

  原本二修心道,待宁凡伤势更重、遁速减弱后,追上此人轻而易举。

  但一连追赶数万里,这宁凡的遁速,竟丝毫不减,倒是二位魔修,法力损耗不小。

  “二哥,怎么办,要不要瞬移追上去?”瘦高魔修厉声问道、

  “不,拖一拖,将此人法力拖尽,更为保险…此人剑念,有些可怕…”矮小魔修目光凝重道。

  又是数万里追击,但宁凡遁速,仍未减少分毫!

  这一刻,矮小魔修终于意识到什么,惊怒道,

  “此人遁速不减,定然有飞遁类灵装,且遁速如此之快,极可能是地玄!我等白耗了这么多法力,此人法力根本一分未耗!”

  “二哥勿怒,嘿嘿,地玄灵装,那可是好东西,此人已是强弩之末,我等一同瞬移追上去,定能斩获此人,夺得灵装!可好!”

  “好是好!抢来的灵装,如何分配!”

  “此人能有地玄灵装,身上宝物还能少么!我等兄弟,害怕不够分么!”

  “不论如何,那女人,归我!”矮小魔修淫笑道。

  “这个自然!”

  二魔修对视一眼,宁凡这重伤的‘元婴修士’,在他们眼中,已是待宰羔羊。

  二人齐齐引动天地元力,黑光齐闪,好似光点连闪,飞速拉近与宁凡的距离。

  “找死!”

  宁凡眼中寒芒闪烁,这不知何处而来的魔修,要在无尽海做什么,他不管!

  但侵犯到自己,则自己,不会留情!

  风雷翅一振,宁凡直朝海面冲去,不远处,一个岛影映在海面。

  冲出海面,海风吹拂,他风雷翅遁速方才最快,直奔那悬空岛上。

  而两名魔修,亦是嘿嘿冷笑,在宁凡、殷素秋落岛的一霎,降落!

  此岛名为横山岛,岛虽悬空,但不过万里地界,岛上横云派,亦不过是个金丹初期坐镇的千人宗门。

  当宁凡、殷素秋及二位元婴魔修降临的一刻,悬空岛阵光一颤,立刻粉碎!灵级大阵,根本连阻碍这些人步伐都做不到!

  横云派老祖,王横!金丹初期修士!

  他此刻,再无平日骄纵之色,眼中却全然是惊骇表情!

  两名元婴魔修,以及一名重伤元婴,一名金丹巅峰的老祖,这些人怎么会跑到自己这小小悬空岛上,想做何事!

  厮杀么?争斗么?

  倒霉,倒霉啊!你们厮杀,干嘛到老夫岛上!元婴之战的波动,岂是这小小岛屿可承受?

  “嘿嘿,小子,不跑了?跑不动了?刚才屠杀本座鲛妖,不是很厉害吗!”矮小魔修冷笑道。

  “不跑了!既然你们相死,我便成全你们!黑甲,杀!”

  一拍储物袋,黑光一闪,化黑甲炼尸,朝瘦高魔修一拳打去,一拳之力,竟将魔修的极品音贝,轰出无数裂痕!

  而宁凡,则放下怀中女子,将体内残余的狂暴杀气,俱都凝聚在一指指尖!

  “剑指,咳咳咳…”

  一声落,血咳不止,但横山岛上,山崩地裂!

  每一座山峰崩塌,都化作剑气,没入宁凡一指之间!

  这一指,明明隔着百丈距离,但在点向矮小魔修的一刻,他心魂大颤,升起必死之威!

  所有对宁凡的轻蔑情绪,都在这一刻,粉碎!

  “不好!此人身受重伤,竟仍有如此手段!逃!”

  “你,逃不掉!剑指…碎岳!”

  这一指,好似将宁凡所有气力,都点下,化作一指绝世剑光!

  矮小修士面色骇然,这一指之力,唯有七长老那种后期修士,才可施展!

  愚蠢!自己兄弟二人,简直是愚蠢!

  自己兄弟二人追赶的,竟是一个凶神恶煞!是个一指碎岳的狂魔!

  毫不犹豫,矮小修士疯狂极其法宝,骨笛、圆盾、飞针…一件件法宝,不是极品,便是上品巅峰,但在一指之下,天地一震,好似群山镇压,法宝…尽碎!

  而矮小修士的肉身,亦在一震之下,粉碎成血雾!其元婴,露着惶急的小脸,肉身一爆,立刻小手掐决,瞬移狂逃。

  但宁凡眼中冷光,雷星一闪,便有天地雷霆,将其元婴锁定!

  “死!”

  在其一声号令之下,天地雷霆,臣服轰落!

  矮小修士,元婴俱灭!

  而那瘦高魔修,一见二哥身死,根本没有悲戚之色,只有…惊恐!

  二哥虽是元婴初期,可距离突破中期,都不远了,竟在宁凡一指之下,肉身寂灭!

  “你,你是什么人!不…不好!”

  他哪有再战之意,更无追击之心,追悔莫及,自己为何要多此一举,追杀宁凡!

  若是宁凡未伤,他定不追,偏偏看宁凡重伤好欺,才来追杀。偏偏宁凡即便重伤,仍有底牌在身!

  逃…但,逃得掉么!

  他心头一狠,猛然掐决,引爆极品音贝法宝,轰鸣法力之中,炸中黑尸,立刻瞬移而逃。在他看来,那么一炸,多半已炸死黑尸了,但在即将瞬移的一瞬,烟尘之中,一道炼尸铁拳轰响一声,轰散天地元力,阻下瘦高魔修瞬移,并一扯之下,生生扯下对方一臂。

  “啊!”

  瘦高魔修惨叫一声,但宁凡也已振动风雷翅,咬牙飞遁而来,眼露寒芒,一脚踏落,将瘦高魔修的头颅踏碎,脑浆四溢。

  其肉身已死,元婴立刻飞出丹田,立刻便要逃。

  但宁凡眼露讥讽,一掌雷光拍下,立刻将其元婴周身的元力拍散,再难瞬移。

  单手一握,将其小小元婴,捉在掌心。

  瘦高魔修的元婴,恐慌了!他半哀求半威胁的呼号,

  “你,你不能杀我!我乃是无尽海内海七十二岛——封妖殿的‘婴侍’!你若杀我,我封妖殿必将…”

  “聒噪!”

  宁凡掌心雷芒一闪,元婴立刻惨呼一声昏迷,而宁凡则一面收取二人储物袋,一面搜魂灭忆。

  瘦高男子的记忆,被其了然于胸。

  而他立刻,面沉如水。

  “封妖殿婴侍,阿二,阿三…哼,似乎惹祸了,但,封妖殿又如何!”

  自己曾答应殷素秋,无论何时,其陷入险地,自己必救。

  便是封妖殿,要无法让自己违背誓言!

  宁凡的目光,豁然望向横山岛的某个方向,凛声道,

  “此岛主人,十息之内,滚来见我!”

  他杀意未收,暗处围观之修,立刻各个噤若寒蝉!

  ;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