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182章 抽你龙筋,又如何!

第182章 抽你龙筋,又如何!

  “嗯?周明道友的脸色,似乎不太好,难道伤势还没好?”二人关切问道。

  “不,没什么。”宁凡总不能告诉二人,我从你们脸上看到死相,你们呆会死定了,会死得很惨…

  有人会信么?说这话,白得罪人吧。

  “哎,听说周明统领身受重伤,不得已辞去晋卫统领之职,我等听说,真是大感可惜。”

  “哪里哪里,周某手段浅薄,剿妖之战竟然受伤,让道友们见笑了。不知这传送阵,为何仍不开启,周某如今可是恨不能立刻离开大晋…”宁凡皱眉,那危机越来越近。让他心神难定。

  “呵呵,周道友有所不知,这太古传送阵,一阵传送数千万里,距离太远,一旦少有差池,我等便会死在虚空之内,无法成功传送,所以需要在传送之前,认真检查数日…对了,说起来,陈某准备传送去‘中州’,参加‘丹会’,而这位杨道友,则是去‘西川’,驰援宗门,敢问周道友又是去哪里,如此急切,莫非有要事在身?呵呵,若是能与我等同行,当真是一场乐事。”

  “可惜了,周某将去极东之地,无尽海,是有些修炼瓶颈,需要去那里突破的…”

  “什么?修炼瓶颈?难道周道友要突破元婴后期了?”

  陈秀与杨朱,二元婴面色一变,前者对宁凡的态度更加尊敬,后者眼中,却浮上一丝嫉妒。

  元婴之上,每一个小境界,都有极大差异,以法力差距而言,元婴中期修士,法力是初期的2倍。而后期修士,则又是中期的3倍,元婴巅峰的大修士,法力却是后期的5倍。

  修真之路,越往上,法力差距越大,实力亦是天壤之别。若宁凡当真要突破元婴后期,则与二人差距更大,二人如何不惊。

  他们倒不知,宁凡根本不是元婴,突破的亦不是后期瓶颈,仅仅是结丹而已。

  只是,便是当面告知,宁凡是融灵,他们多半也不会信的。

  陈秀仍有闲心谈笑风生,杨朱的面色却颇不好看,二人的共同点,却是皆不知自身死期已近。

  宁凡眉头紧皱,这越来越近的危机感,让其心焦。

  “可否立刻进入阵域?”

  “哎,周道友何必如此之急,我等多耽搁一会儿,也是为性命着想,一旦传送有误,我等可都要死于非命的…”陈秀笑道。

  “呃,周某实在有要事,需要立刻遁行…可否要求立刻启动传送阵…”宁凡摇头,若无那危机之感,多耽搁一会儿是自然的,但此刻,宁凡宁愿少费时间,一刻也不愿在晋国待下去。

  “哼,周道友,不是老夫说你,你这人怎如此倔强,老夫等人皆有要事,但总不能因为你一人要事,将我等性命视为儿戏吧…”杨朱不悦道。

  但陈秀立刻干咳几声,止住杨朱话头。

  眼前的宁凡,可是即将突破元婴后期的修士,万万犯不着为一点小事得罪…

  “罢了,陈某想个折衷法子,我等一面进入各自阵域,一面教那些守阵的金丹小辈检查阵式,如此,便减少了之后再入阵域的时间,周道友可满意?”

  陈秀嘿嘿一笑,将杨朱的话头抹掉。而宁凡无奈点头,如此也唯有再等一等了。

  毕竟若不仔细检查传送阵,葬身虚空,亦有危险。陈秀所言,并非无理。

  “如此,周某便再等一等吧…”

  地底之中,诸人在守阵修士的引领下,分别进入了不同阵域。

  这地底大阵,被切分出了十几块镇域,可传送十几个目的地。无尽海镇域,仅有宁凡等三人等候。

  盘膝于地,宁凡仍不放下,取出龟甲,在地面一占,果真是大凶之兆。

  越卜算,卦象越险,让宁凡面色阴晴不定。危机之感越来越剧烈,根本不可在大晋久待,必须立刻横跨数千万里,到达瀛国,方可避此一劫。

  “可是有大事要发生?”景灼眼角一缩,他看出宁凡眼中的顾虑重重。

  “嗯,有些不好的预感。”

  “那不如,快些离去吧…”殷素秋望着宁凡凝重之色,以她的了解,宁凡做事,绝不会无的放矢。

  “也好…”

  宁凡点点头,冷漠问向一名守阵修士,

  “检查阵式,还需多久?”

  “禀前辈,还需一个时辰…”

  “这么久!等不了了,速速开阵!”

  “这…”守阵修士,纷纷露出为难的目光,若不仔细检查,一旦此阵传送有个闪失,他们可担当不起责任。

  而那杨朱,更是不满道,

  “周明道友,何苦强人所难!难道你堂堂元婴老怪,连多等一个时辰的定力都没有么!”

  “哎呀,杨道友,慎言,慎言…”陈秀劝住杨朱,哭笑摇头,意思很明显。

  杨道友呀,你不要命了吗?那周明可是元婴中期都能斩的狠人,你为何要得罪他?

  杨朱面色难看,平日在自己国家嚣张惯了,在宁凡面前低头,还真不舒服。

  他重重叹了口气,点头道。

  “罢,罢!速速开启阵光吧,如此,周明道友可算满意了吧!”

  连杨朱等人都同意了,守阵金丹自不敢再违逆,只得提前。

  一切检查阵式的工作,从简进行,在确认无误后,守阵金丹不敢怠慢,立刻开启阵光。

  丝丝虚空之力,将众人环绕,天地波纹回荡。

  宁凡微微闭上眼,如此,或许便可避开危机。

  终于…终于要到无尽海了!结丹,结婴,化神,返虚,碎虚!

  一步步,以最快速度,提升实力!

  而与宁凡不同,殷素秋的心头,却颇有些失落。

  一旦到了无尽海,她与宁凡便要分道扬镳了…此生,还会有相见之日么?

  这一路旅途,难以忘怀。

  此生,还能为他吹一曲箫音么?

  只是如此,大晋似有莫测凶险,早些离去,或许更好…但自己,终究感到失落。

  阵光一动,天地一荡,入阵10人,俱被光华闪烁,再过数息,便要传送向各自目的地。

  杨朱面沉如水,冷哼一声,似乎仍在不满自己向宁凡低头之事。

  但便在阵光亮起的一霎那,一股血腥的妖气,在整座绛州城,肆虐开来,并传出一道冰冷的笑声。

  “杀我伴妖之人,你,逃不掉!本将总算追上你了!”

  一霎,绛州城中所有修士,齐齐心魂大颤!

  而地底之中,陈秀与杨朱二人,更是一个瞬间,齐齐大惊失色!

  “化,化神妖将!不可能!妖将不应在龙梦泽么,为何会在这里!”

  这一刻,便是宁凡心头,都升起一丝震惊。

  他万万想不到,自己已万分小心翼翼,连决战都拒绝,仍避不过妖将的追击!

  不会错,这血腥气息,与收服女妖时斩灭的血鳞虚影,如出一辙!

  不会错,那丝萦绕于心的危机感,果然是此妖带来!

  伴随这妖将追来,一股妖氛,将绛州城笼罩。

  “妖术,血海!”

  在那冷漠之声中,千里绛州城,俱被血光笼罩,一片惨呼,俱化脓血,修士死绝!

  废墟之中,地底万丈被血光震碎,露出青天白日。

  长空中,立着一个红发飞扬的血鳞男子,望着脚下,一片血海!

  眼中带着淡漠,以及不可抗拒的化神之威!

  他眼皮一皱,想不到竟来迟一步,那擒杀自己伴妖的人族,已躲到传送阵中,且阵光已开启,再过数息,就将传送。

  好狡猾的人族…自己自化龙成功,便悄悄离开龙梦泽,潜入人族之地,追踪此人,想不到此人跑得更快,借传送阵横穿无数修城,令自己疲于追赶。

  阵光开启,虚空之力下,便是自己,也不敢轻易闯入阵中,如此看来,唯有在传送之前,以妖术将阵中凶徒灭杀,以阻止传送了。

  他血目一闪,血光更甚,万丈之下,一个个传送阵外修士,早已惊骇欲绝,但凡被血光一笼,立刻化为脓血,死于非命。

  守阵修士,一息死绝!

  入阵10人,5名陌生金丹死于血光!

  杨朱、陈秀二人,各施展极品法宝,苦苦抵御血光,但各自法宝,却在血光之中裂痕密布,随时都会宝碎人亡!

  血光,亦笼向宁凡三人!

  宁凡背心冷汗淋漓!这血光,即便是自己最强法术,也不可抵挡!而自己底牌——化神一击,更不可能用来对付妖将本身的!

  几乎毫不犹豫,他便一指点出,引动千里地势,一座座山脉,轰然塌陷,化作宁凡一指!

  “剑指,碎岳!”

  一指按下,带着一道半寸粗细的灰色剑芒,一指一剑,却带着山崩地裂的轰响。

  此一指按下,令得千丈之内的血光光幕,狠狠一震,碎裂!

  杨、陈二人侥幸保得性命,而血鳞男子,踏立空中,微微讶异。

  “嗯?融灵小辈,挡我血海之术,倒是不凡呢。但下一次血光袭来,会如何呢?”

  一指剑芒,以宁凡如今境界,远远不足以挡下血光,只能将其微微击散,片刻后,血光重凝,再次袭来,威力不减。但宁凡气力,几乎在一指之中耗尽,再难施展剑指。

  之所以能击散血光,还是因为对方妖术被传送阵的虚空之力削弱的一半…

  这便是自己与化神妖将的巨大差距么…

  宁凡抹去嘴角一丝血迹,眼露寒芒。

  距离阵光彻底传送,还剩两息!必须在这两息之内,挡下血光!

  传送阵已开启,再过两息,自己便能安然传送千万里,便是妖将,也追不上自己!

  两息!便是杨朱与陈秀,也纷纷意识到,这两息,将决定自己二人是否身死!

  杨朱后悔了,大悔!

  难怪那周明一再疑神疑鬼,要求尽快离去,想不到,这绛州城竟被化神妖将给盯上了!

  早知如此,自己岂会阻拦周明早些启阵,说不得,自己还会第一个要求大阵速速开启,早些离去!

  在其大悔之时,第二阵血光,已然袭来!

  杨朱心头一失,法宝错开,立刻被血光一笼,死于非命!这死,却是咎由自取,他本可避开死劫,若他听取宁凡建议!

  而那陈秀,亦是法宝粉碎,肉身葬身血光,但元婴,却侥幸逃出血光,没有任何犹豫,便朝宁凡方向疾驰!

  什么远遁中州,什么参加丹会,都不再重要!

  有什么,比性命更重要!

  在他看来,此次若想脱生,多半还要仰仗宁凡保命了!

  毕竟第一次血光冲击中,宁凡便护下了景灼与殷素秋,未受半点伤害!

  “周道友,救我,救我!事后老夫必定以一生积蓄相赠!”

  陈秀小小的元婴之身,躲在景灼身旁、宁凡身后,颤抖不已。

  护一个也是护,护三人也是护,若无法再拖延两息,什么废话都是徒劳。对陈秀在自己身后避难,宁凡没有异议,一心,只为抵御第二道血光!

  “念守决!”

  墨色剑念,俱在此刻飞逝而出,化作一个墨色黑茧,将众人包裹在茧内。

  念守决,以全部念力,化作一次抵御。以宁凡念力,一日施展一次便是极限,但防御之力,堪称恐怖,可阻挡元婴初期一击,便是中期之术,也可略微阻拦一二!

  但这样的防御,却在血光降临的一刻,立刻消融冰解,并让宁凡识海都受到重创,七窍溢血。

  念守决被破,宁凡满面鲜血,但眼中,却更露狠性。他一咬牙,破碎的黑光,立刻化作一道道墨色剑念,狠狠斩落在血光之上,将残余血光斩灭!

  识海之伤,再重一分!

  但,第二阵血光,总算撑了过去!

  距离传送,还有一息!

  踏天而立的鲤伴,大感意外,宁凡区区融灵,竟挡住自己两阵血光,如此看来,最后一息之内,想凭血光妖术拿下此人,倒是不易了。

  除了血光妖术,自己,有的是手段对付区区融灵!

  “本将说过,你,逃不掉!龙筋现!”

  鲤伴一指按在眉心,指入天灵,狠狠一抽,徐徐抽出一道雷光轰鸣的银色长鞭。

  此物,并非其他之物,而是鲤伴血鲤化龙之时,凝雷而化的一条龙筋!

  这一条龙筋,不需任何祭炼,便堪比极品法宝强横,而诸多妙用,便是法宝也比不了。

  譬如,法宝无法穿透虚空之力,打在宁凡身上,但此龙筋,可以!

  “死!”

  一鞭抽下,万雷滚落,鞭影雷光中,千里大地被鲤伴一鞭,抽成两半,连地底不少阵眼,都被一鞭毁去,即便传送成功,也无足够的阵力隔绝虚空之力,宁凡等人必死。

  那鞭影,向宁凡抽来,避无可避,若鞭落,他必死,而他的储物袋,则归鲤伴所有。

  东溟钟,古妖祭器,此物鲤伴颇为看重!

  但这一刻,宁凡一拍储物袋,取出东溟钟,金色的小钟,迎风而长,而宁凡眼露寒芒,狠狠一拳,砸在金钟之上!

  “鲤伴!你过了!”

  这一拳,他法力与妖力融合,一身法力,几乎无限接近金丹中期,将东溟钟四成法宝威力,激发!

  音波化作金色光圈,自东溟钟散开,在此光圈一震之下,便是那肆虐的雷霆之鞭,也被生生定住一瞬,甚至因为惧怕,而颤抖了一下。

  “什么!”鲤伴眼角一缩,他早探出宁凡身怀古妖祭器,但只以为是极品法宝,而并未在意,仅因为是古妖祭器而有所看重。岂料此祭器竟如此诡异,那金色音波,莫说龙筋雷鞭,便是自己,都心中畏惧了一霎!

  不是定身之术,而是…妖威慑服,令雷鞭不敢妄动!

  那钟声…带着什么级别的妖族气息,一丝,便让雷鞭几乎想要臣服!令自己,心颤!

  而更让鲤伴震怒之事,出现了!

  却见宁凡一点眉心,一道星光飞出,化作剑影,直斩龙筋!

  龙筋为太古雷龙雷力所凝,本无形,自不会断,所以血麟男子才放心以之为宝,抽打宁凡。

  但星光剑影一斩之下,无形无体的雷鞭,竟被生生斩为两截!

  那剑光,太快,太过锋利!快到鲤伴来不及抽回雷鞭!

  当其一惊之下,狠狠抽回雷鞭之时,龙筋已只剩半条。

  剩下的半条,落在宁凡手中!

  龙筋为无形,不可斩,能斩之物,唯有太古神兵!

  那星光剑影,足斩龙筋,无疑是太古神兵!而那剑中,熔炼了太多星辰!鲤伴眼露杀机,那些太古星辰,皆是自己交给狮妖之物!

  自己的龙筋,竟是被自己的星辰铁,斩去!

  “你,该死!”

  他怒视宁凡,却发现宁凡,同样在怒视他!

  这一刻,宁凡眼中寒芒闪烁,逼视血麟男子,丝毫不惧!

  最后一息,阵光传送,随着阵光一闪,此地再无宁凡等人,只有一片狼藉、废墟,血海、死尸!

  但宁凡之语,却仍在此地,回荡!其中携带的一丝杀机,让鲤伴,都为之一颤!

  “鲤伴!今日你以龙筋打我,我便斩你龙筋!他日若遇,你难逃一死!”

  鲤伴双目圆睁,杀意浮动。

  他万万想不到,区区融灵的宁凡,本是他眼中手到擒来的蝼蚁,竟会自其手中逃脱。

  竟挡自己两次血光,竟斩自己半条龙筋,竟反对自己…放下狠话!

  “此子,可恨!不过,太古传送阵被我毁去无数阵眼,失去阵力保护,他即便可传送,也必定被虚空之力绞碎…只可惜了那件古妖祭器,也将长眠虚空,而我想重塑龙筋,恐怕也要至少百年苦修了…”

  鲤伴恨恨握拳,宁凡虽死,但自己以化神杀融灵,竟受此损失,当真得不偿失。

  不过总算,让此子葬身虚空,也算稍减心头之恨吧…

  鲤伴目光,落在身后大地无数道疾驰而来的修士遁光,其中一道雪光,让其眼角一缩。

  “人族化神,真是缠人…罢了,本将总算化龙成功,这便中止妖潮,前往妖界吧,想必妖界之皇,已支会此界,准备迎接于我了…妖帅任务,总要放在首位…”

  红发飞舞,鲤伴冷笑一声,化血光径直遁去。

  至于大晋妖潮,残余伴妖,是生是死,他竟毫不关心。

  凉薄如此。

  只是他,注定要失望。

  一日后,宁凡一行,伤势虽重,但终究到达了瀛国。

  虚空之力?怕什么?宁凡有东溟钟,可克制虚空之力!

  能安全离开大晋,实在是难得。

  ;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